(小姐,那个土匪头子他又来了)尚荞荞虞翊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尚荞荞虞翊全集阅读

书名叫做《小姐,那个土匪头子他又来了》的小说,是作者“眭眭平安”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尚荞荞虞翊,内容详情为:尚荞荞一把火烧了茗悦宫,从里面逃了出来谁曾想,又在这乱人岗里被饿狼扑倒,还遇见了个俊俏土匪
可这土匪不但不丑陋,没有那大胡子,白白净净的,还有八块腹肌,重要的是还待她好
尚荞荞本想着把谎圆到头,借着公主身份,下嫁给他,再靠着美貌诱惑一番两个人和和美美的过日子没想到这个土匪竟然这么不上套
后来,这个土匪又摇身一变,还说要带她回宫去,这一去可不就露馅了
尚荞荞连夜收拾行李给跑路了
不要本姑娘算了,两条腿的男人还多着呢但要带着她去寻死,这可万万要不得
只留下了虞翊气急败坏,竟然被个女人耍的团团转

小说:小姐,那个土匪头子他又来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眭眭平安

角色:尚荞荞虞翊

经典热门小说《小姐,那个土匪头子他又来了》是大神级网文作者“眭眭平安”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尚荞荞自然是不曾忘记,她记得自己顶包了身份,说自己是公主,这若是被发现冒用皇室血脉,是要被拉出去砍头的。那也是她紧急之下说出的话。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现在覆水难收。撒了一个谎,就要用无数个谎去圆。尚荞荞内心忐忑,想着男人无情的模样,若是知道自己撒谎了谎,那只拿捏着杯子的手,说不定就在她脖子上了……

评论专区

红色脊梁:本书就是一本党史传记,强行恢复历史,那你还穿越个屁。前期黄埔还可以,结果后面全部变成了党史,这是小说啊。

网游植物师:以前看的一本网游文,爽点太少,有点干的一本书,整体还是可以

超级预言大师:好看!

小姐,那个土匪头子他又来了

《小姐,那个土匪头子他又来了》在线阅读

第4章 压寨夫人

尚荞荞自然是不曾忘记,她记得自己顶包了身份,说自己是公主,这若是被发现冒用皇室血脉,是要被拉出去砍头的。那也是她紧急之下说出的话。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现在覆水难收。撒了一个谎,就要用无数个谎去圆。

尚荞荞内心忐忑,想着男人无情的模样,若是知道自己撒谎了谎,那只拿捏着杯子的手,说不定就在她脖子上了。轻声着回答道:“自然是不曾忘记。”

“多谢公子……少侠救命之恩,”尚荞荞看着男人雄健的身姿,一身大毛,这怎么也不像是那文质彬彬的公子。

咽了咽口水,又开口,“来世小女当牛做马定当还少侠恩情。”尚荞荞避轻避重的说着。

俞七面无表情,端起桌上的茶盏,随意用茶盖拂去茶沫,优雅地慢慢啜饮了一口。

以前,尚荞荞还是梧州的大小姐时,跟女夫子修习茶道时,曾听夫子说过饮茶的门道,揭盖,拂茶,磨盏,皆有讲究。

俞七优雅的品茶姿态,似乎衬得当初那些文人雅客都稍显粗鄙做作了些,这不像是个土匪能做出来的姿态。

男人抬眼望着尚荞荞,“来世?干嘛要来世呢?今世就可。”

尚荞荞一时有些愣住了,这是真想让她做压寨夫人,虽然这男人模样倒是不错,就是这人……她还不了解,怎么可能就稀里糊涂的就把自己给嫁了呢。

尚荞荞想着屋外女人讨论着她的模样,她赌,不信她现在这副模样他也下的去口。故作娇羞含情脉脉道:“莫非……少侠若是不嫌弃,小女愿伺候少侠……”

俞七抬眼,看了眼女人身上的破布,脸上乌黑,身上看不见多少干净的地方,还矫揉造作的说出这话,真是笑话。俞七毫不客气的直接开口道:“嫌弃。”

尚荞荞暗暗松了一口气,昨天到今天,这男人不曾做过任何不轨之事,这看来是个有原则的土匪。

“但若是当牛做马,也稍许同意。”男人细细品了口茶又懒洋洋的说道。

尚荞荞欲哭无泪,这男人知道什么是客套话吗?她这是怎么也逃不脱丫鬟得命了吗?

尚荞荞不知道男人骨子里买的什么棺材,也不敢多言,低头看了看手,乌黑黑的,还带着灰尘泥土,脏的不像样。犹豫着还是开了口。“少侠,能否让先让小女去洗漱一番。”

男人看了眼女人,也就只有那双眼睛是能看的,喊了声。不一会屋外的唐虎儿便进来了,“三爷。”

“去给她弄水来。”

奔波了一夜,且又经历了不少事,尚荞荞实在难以忍受身上的气味。

尚荞荞被带进了里屋。这才发现,这屋里还有个浴房。

屋里传来嘀嗒嘀嗒的水声,俞七坐着,手里摸索着令牌,这是从尚荞荞那拿来的。

令牌精致,摸着上面的花纹,字体。正面写了宫牌二字,背面则是一个悦字,是宫里的令牌不假。

俞七轻皱着眉,不知在想些什么,又轻声开口道“麻烦”。

尚荞荞望着镜子中的女人,面露尴尬,怪不得别人都说丑,怪不得那个男人说嫌弃,这这这…确实会让人很嫌弃。

尚荞荞泡在桶里,使劲搓洗着身体,边考虑日后该怎么办。

水中的女子腰肢窈窕,丰姿娉婷,流泻而下的墨发如丝缎一般柔顺。微微俯身时微低的颈项白净得好似一截玉藕。眼前的璧人如玉,尤其是那泡在木盆里的长腿半露,莹白晃得人移不开眼……

眉眼垂下时,长长的眼睫轻轻颤动,谁见了不得说一句狐狸精转世,与刚刚的人判若两人。

“洗完了,就滚出来。”外室的男人传来不耐烦的声音。

尚荞荞嘟了嘟嘴,不情不愿的从桶里爬起来,穿上小衣,但那些在外面的衣服有的沾了泥土,有的沾了碳,乌黑一片,尚荞荞真的不想再穿了。

“少侠,能否给拿我件衣服,还有…鞋子。”尚荞荞窘迫开口。

俞七叹了口气,起身出去,吩咐了唐虎儿,不过一会,一个小丫鬟进来了。

这小丫鬟本是大夫人的婢女,不曾想,这冷面的三寨主有一天竟然主动问大夫人要女人的衣服。

大夫人今日也听闻了他昨夜带回来个女人,想必就是给她送的了。

大夫人自然是会给俞七面子,忙派丫鬟给人衣服送来。

浴房内烟雾缭绕,屏风后,尚荞荞等的无聊,用手攉着水,好似那山野里的精灵,俏皮可爱。

那是一张少女的面庞,眸若秋水,琼鼻红唇,冬日里细碎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衬得她肌肤凝脂般玉润,似有流光从肌肤下缓缓流淌过,让一旁的小丫鬟都看痴了。

少女伸出白嫩的胳膊接过衣服,轻声说了句“谢谢”。

似乎刚沐浴过的原因,声音中带着几分慵懒,如同那勾人的妖精一般。

小丫鬟不知道后来怎么离开的,仿佛失了魂一般,脑海中不停涌现那妖精般的脸庞。

尚荞荞穿好衣服,感觉现在才是真正活了过来。

少女步伐轻曼,穿着身淡鹅黄的直裾,外罩一层雾色小夹袄,如同一朵婉约而清丽的黄花,没由来地让人移不开眼。普通的衣服在她的映衬下也艳丽起来。

俞七再进屋,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人儿,也难免一恍惚。又后知后觉,感觉头疼。真没想到是带了个大麻烦回来。

俞七看着眼前的女人,将手里的东西扔在桌子上,发出“哐”的一响。

仿佛砸到了她的心里一般,尚荞荞当然知道这个东西,是令牌!怎么会落在了这个男人手里,现在他证据也确凿,自己撒下的谎,怎么也要圆下去。

尚荞荞心里一紧,手紧紧撰着裙摆,恨不得抠个洞出来。

俞七又将那令牌从桌子上拾起来,拿在手里晃动着,徐徐开口道:“我这可没什么公主,既然想留下伺候我,那就是先从丫鬟做起。你只管记住,你现在就是我的贴身丫鬟,可不是那什么公主。”

男人说罢,那双鹰眼直勾勾的看向了尚荞荞,又道:“不然……”。说着,抬手将一个飞镖直接扎进了几米外的柱子上。

看着那东西从眼前飞过,尚荞荞瞪大了眼,身体剧烈抖动,再差一指就扎在了她脖子上,身上开始冒着冷汗,腿也开始发软。想着真是给自己挖了个洞,现在寄人篱下,又无可奈何。连忙开口:“是,我知道….奴婢知道了。”

俞七漫不经心,看着女人娇柔如画般的面孔发白,又道:“若是别人问起你的身世呢?”

尚荞荞小心翼翼看着男人,这是何意?有些摸不着头脑,顺着男人的意思,轻声开口:“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心甘情愿留下伺候您。”

俞七收起东西,看着眼前的人儿,弯了弯嘴角,脸上笑意似乎也带了几分真了。

倒是个聪明的,留下就留下吧,可莫要惹麻烦才好。不然,哪怕是那天王老子的女儿,他也不救。

尚荞荞偷瞄着男人的神态,松了口气。

做贴身丫鬟也比做土匪头子的压寨夫人好,她可不愿意不清不楚的就嫁个男人。

尚荞荞低垂着眼眸,心里哀叹着,也不知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刚逃了老虎笼,又进了这狼窝。

                       

小说:小姐,那个土匪头子他又来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眭眭平安

角色:尚荞荞虞翊

经典热门小说《小姐,那个土匪头子他又来了》是大神级网文作者“眭眭平安”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尚荞荞自然是不曾忘记,她记得自己顶包了身份,说自己是公主,这若是被发现冒用皇室血脉,是要被拉出去砍头的。那也是她紧急之下说出的话。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现在覆水难收。撒了一个谎,就要用无数个谎去圆。尚荞荞内心忐忑,想着男人无情的模样,若是知道自己撒谎了谎,那只拿捏着杯子的手,说不定就在她脖子上了……

评论专区

红色脊梁:本书就是一本党史传记,强行恢复历史,那你还穿越个屁。前期黄埔还可以,结果后面全部变成了党史,这是小说啊。

网游植物师:以前看的一本网游文,爽点太少,有点干的一本书,整体还是可以

超级预言大师:好看!

小姐,那个土匪头子他又来了

《小姐,那个土匪头子他又来了》在线阅读

第4章 压寨夫人

尚荞荞自然是不曾忘记,她记得自己顶包了身份,说自己是公主,这若是被发现冒用皇室血脉,是要被拉出去砍头的。那也是她紧急之下说出的话。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现在覆水难收。撒了一个谎,就要用无数个谎去圆。

尚荞荞内心忐忑,想着男人无情的模样,若是知道自己撒谎了谎,那只拿捏着杯子的手,说不定就在她脖子上了。轻声着回答道:“自然是不曾忘记。”

“多谢公子……少侠救命之恩,”尚荞荞看着男人雄健的身姿,一身大毛,这怎么也不像是那文质彬彬的公子。

咽了咽口水,又开口,“来世小女当牛做马定当还少侠恩情。”尚荞荞避轻避重的说着。

俞七面无表情,端起桌上的茶盏,随意用茶盖拂去茶沫,优雅地慢慢啜饮了一口。

以前,尚荞荞还是梧州的大小姐时,跟女夫子修习茶道时,曾听夫子说过饮茶的门道,揭盖,拂茶,磨盏,皆有讲究。

俞七优雅的品茶姿态,似乎衬得当初那些文人雅客都稍显粗鄙做作了些,这不像是个土匪能做出来的姿态。

男人抬眼望着尚荞荞,“来世?干嘛要来世呢?今世就可。”

尚荞荞一时有些愣住了,这是真想让她做压寨夫人,虽然这男人模样倒是不错,就是这人……她还不了解,怎么可能就稀里糊涂的就把自己给嫁了呢。

尚荞荞想着屋外女人讨论着她的模样,她赌,不信她现在这副模样他也下的去口。故作娇羞含情脉脉道:“莫非……少侠若是不嫌弃,小女愿伺候少侠……”

俞七抬眼,看了眼女人身上的破布,脸上乌黑,身上看不见多少干净的地方,还矫揉造作的说出这话,真是笑话。俞七毫不客气的直接开口道:“嫌弃。”

尚荞荞暗暗松了一口气,昨天到今天,这男人不曾做过任何不轨之事,这看来是个有原则的土匪。

“但若是当牛做马,也稍许同意。”男人细细品了口茶又懒洋洋的说道。

尚荞荞欲哭无泪,这男人知道什么是客套话吗?她这是怎么也逃不脱丫鬟得命了吗?

尚荞荞不知道男人骨子里买的什么棺材,也不敢多言,低头看了看手,乌黑黑的,还带着灰尘泥土,脏的不像样。犹豫着还是开了口。“少侠,能否让先让小女去洗漱一番。”

男人看了眼女人,也就只有那双眼睛是能看的,喊了声。不一会屋外的唐虎儿便进来了,“三爷。”

“去给她弄水来。”

奔波了一夜,且又经历了不少事,尚荞荞实在难以忍受身上的气味。

尚荞荞被带进了里屋。这才发现,这屋里还有个浴房。

屋里传来嘀嗒嘀嗒的水声,俞七坐着,手里摸索着令牌,这是从尚荞荞那拿来的。

令牌精致,摸着上面的花纹,字体。正面写了宫牌二字,背面则是一个悦字,是宫里的令牌不假。

俞七轻皱着眉,不知在想些什么,又轻声开口道“麻烦”。

尚荞荞望着镜子中的女人,面露尴尬,怪不得别人都说丑,怪不得那个男人说嫌弃,这这这…确实会让人很嫌弃。

尚荞荞泡在桶里,使劲搓洗着身体,边考虑日后该怎么办。

水中的女子腰肢窈窕,丰姿娉婷,流泻而下的墨发如丝缎一般柔顺。微微俯身时微低的颈项白净得好似一截玉藕。眼前的璧人如玉,尤其是那泡在木盆里的长腿半露,莹白晃得人移不开眼……

眉眼垂下时,长长的眼睫轻轻颤动,谁见了不得说一句狐狸精转世,与刚刚的人判若两人。

“洗完了,就滚出来。”外室的男人传来不耐烦的声音。

尚荞荞嘟了嘟嘴,不情不愿的从桶里爬起来,穿上小衣,但那些在外面的衣服有的沾了泥土,有的沾了碳,乌黑一片,尚荞荞真的不想再穿了。

“少侠,能否给拿我件衣服,还有…鞋子。”尚荞荞窘迫开口。

俞七叹了口气,起身出去,吩咐了唐虎儿,不过一会,一个小丫鬟进来了。

这小丫鬟本是大夫人的婢女,不曾想,这冷面的三寨主有一天竟然主动问大夫人要女人的衣服。

大夫人今日也听闻了他昨夜带回来个女人,想必就是给她送的了。

大夫人自然是会给俞七面子,忙派丫鬟给人衣服送来。

浴房内烟雾缭绕,屏风后,尚荞荞等的无聊,用手攉着水,好似那山野里的精灵,俏皮可爱。

那是一张少女的面庞,眸若秋水,琼鼻红唇,冬日里细碎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衬得她肌肤凝脂般玉润,似有流光从肌肤下缓缓流淌过,让一旁的小丫鬟都看痴了。

少女伸出白嫩的胳膊接过衣服,轻声说了句“谢谢”。

似乎刚沐浴过的原因,声音中带着几分慵懒,如同那勾人的妖精一般。

小丫鬟不知道后来怎么离开的,仿佛失了魂一般,脑海中不停涌现那妖精般的脸庞。

尚荞荞穿好衣服,感觉现在才是真正活了过来。

少女步伐轻曼,穿着身淡鹅黄的直裾,外罩一层雾色小夹袄,如同一朵婉约而清丽的黄花,没由来地让人移不开眼。普通的衣服在她的映衬下也艳丽起来。

俞七再进屋,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人儿,也难免一恍惚。又后知后觉,感觉头疼。真没想到是带了个大麻烦回来。

俞七看着眼前的女人,将手里的东西扔在桌子上,发出“哐”的一响。

仿佛砸到了她的心里一般,尚荞荞当然知道这个东西,是令牌!怎么会落在了这个男人手里,现在他证据也确凿,自己撒下的谎,怎么也要圆下去。

尚荞荞心里一紧,手紧紧撰着裙摆,恨不得抠个洞出来。

俞七又将那令牌从桌子上拾起来,拿在手里晃动着,徐徐开口道:“我这可没什么公主,既然想留下伺候我,那就是先从丫鬟做起。你只管记住,你现在就是我的贴身丫鬟,可不是那什么公主。”

男人说罢,那双鹰眼直勾勾的看向了尚荞荞,又道:“不然……”。说着,抬手将一个飞镖直接扎进了几米外的柱子上。

看着那东西从眼前飞过,尚荞荞瞪大了眼,身体剧烈抖动,再差一指就扎在了她脖子上,身上开始冒着冷汗,腿也开始发软。想着真是给自己挖了个洞,现在寄人篱下,又无可奈何。连忙开口:“是,我知道….奴婢知道了。”

俞七漫不经心,看着女人娇柔如画般的面孔发白,又道:“若是别人问起你的身世呢?”

尚荞荞小心翼翼看着男人,这是何意?有些摸不着头脑,顺着男人的意思,轻声开口:“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心甘情愿留下伺候您。”

俞七收起东西,看着眼前的人儿,弯了弯嘴角,脸上笑意似乎也带了几分真了。

倒是个聪明的,留下就留下吧,可莫要惹麻烦才好。不然,哪怕是那天王老子的女儿,他也不救。

尚荞荞偷瞄着男人的神态,松了口气。

做贴身丫鬟也比做土匪头子的压寨夫人好,她可不愿意不清不楚的就嫁个男人。

尚荞荞低垂着眼眸,心里哀叹着,也不知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刚逃了老虎笼,又进了这狼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