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小福妻:王爷,王妃又怀崽崽啦)苏清汪云飞最新章节阅读_(苏清汪云飞)最新章节阅读

长篇古代言情小说《农门小福妻:王爷,王妃又怀崽崽啦》,男女主角苏清汪云飞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书书”所著,主要讲述的是:第6章听到男人这番话的汪云飞,立马满脸愁容神色慌张,没了刚才的半分恼怒“这位大人!您是不是冤枉好人了!在下可不是什么凶………

小说:农门小福妻:王爷,王妃又怀崽崽啦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书书

角色:苏清汪云飞

“臭不要脸的小娼妇,竟然还敢和野男人勾搭,怀上小杂种,就活该被浸猪笼淹死!”“快说,那野男人是谁??”吴氏凶神恶煞瞪着地上被折磨的气息奄奄的人儿,扯着嗓子叫嚷着。尖利刺耳的嗓音震痛耳膜,苏清和蹙紧柳眉,抱着剧痛的脑袋,脑海里零碎的记忆不断闪现。片刻后,她睁开杏眸,理清思绪后,倒吸一口凉气。她竟然穿越了!!原主与她同名,从年少起,便爱慕着邻村秀才汪云飞,嫁过来后一心期望着和丈夫过和和美美的小日子,琴瑟一生。让她想不到的是汪云飞却是天生的不举,更让人绝望的是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新婚当晚,为了讨好书院的夫子,让自己下次科考寻些便利,竟然让别人来同原主同房

评论专区

诸侯争霸:种田文的神作啊,北方骑兵起家,内政外攻才能成就帝国

朱门风流:府天的作品初看惊艳,读了几本,匠气十足,没有诚意。 作品有《朱门风流》《冠盖满精华》。。

我不做神了:《重生卢本伟之秽土转生七月酒仙》

农门小福妻:王爷,王妃又怀崽崽啦

《农门小福妻:王爷,王妃又怀崽崽啦》在线阅读

农门小福妻:王爷,王妃又怀崽崽啦第1章  第1章

《农门小福妻:王爷,王妃又怀崽崽啦》这本小说是由作者书书撰写,和小编一起来看看精彩内容吧!
…第1章“臭不要脸的小娼妇,竟然还敢和野男人勾搭,怀上小杂种,就活该被浸猪笼淹死!”
“快说,那野男人是谁?
?”
吴氏凶神恶煞瞪着地上被折磨的气息奄奄的人儿,扯着嗓子叫嚷着。
尖利刺耳的嗓音震痛耳膜,苏清和蹙紧柳眉,抱着剧痛的脑袋,脑海里零碎的记忆不断闪现。
片刻后,她睁开杏眸,理清思绪后,倒吸一口凉气。
她竟然穿越了!

原主与她同名,从年少起,便爱慕着邻村秀才汪云飞,嫁过来后一心期望着和丈夫过和和美美的小日子,琴瑟一生。
让她想不到的是汪云飞却是天生的不举,更让人绝望的是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新婚当晚,为了讨好书院的夫子,让自己下次科考寻些便利,竟然让别人来同原主同房。
汪云飞站在一侧,看着刚被救上来,浑身湿漉漉的媳妇,眸光闪了闪。
“清和,孩子不是我的,你就喝了这碗堕胎药吧……”现在原主怀了孕,他倒是撇的一干二净,任由原主被蹉跎!
苏清和双眸冒火,心头怒意翻涌。
她真是为原主感到不值,竟把真心错付给这样狼心狗肺的东西!
“还和这个小**多说什么!
她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之前给的彩礼全都要吐出来,然后给她一封休书,让她滚回苏家,去做下堂妇!”
清冷的眸光掠过嚣张的吴氏以及一脸心虚的汪云飞,苏清和深吸一口气,攥紧了拳头,努力平复着心情。
“婆母凭什么说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们汪家的种?”
见苏清和居然还敢反驳,吴氏气的胸前起伏不定,登时也顾不上脸面,指着苏清和的鼻子叫骂道:“贱蹄子,你还敢在这狡辩,我儿子患有隐疾,你一个人,若不是通奸,哪能怀上这个小杂种!”
“你儿子不举?”
“是又怎么样!”
吴氏被苏清和讥讽的态度**到,她暗自咬牙,完全豁出去了的姿态。
她今天不让这个贱蹄子死,也要让她脱层皮下来!
不知想到什么,苏清和苍白的脸庞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饶有兴致的开口:“他要是不举,那苏绮罗是怎么怀孕的呢?”
“前些日子,我去药堂无意撞见汪云飞陪着苏绮罗一起去药堂买保胎药。”
闻言,汪云飞身子僵在原地,不敢置信的瞪大眼。
他们明明刻意避开了苏清和,如何被她撞见了去?

冷冷的瞥着汪云飞脸上惊慌失措的神色,苏清和小脸上的笑意加深。
汪云飞急急的看着苏清和,辩驳道:“我只是恰巧碰到……好心陪她一起去拿药而已,你可不要多想!”
“哦?”
苏清和挑了挑眉,慢悠悠开口:“那大伯不在家数月,苏绮罗又是怎么怀孕的呢,既然你不承认,那倒不如我们一起去找她对峙一番?”
汪云飞心里一慌,赶紧伸手拦住苏清和,脸色像是吞了苍蝇一般难看。
他原本以为自己会一辈子这样下去,直到与绮罗一夜荒唐后。
可没想到,却意外让绮罗有孕。
现在苏清和已然是知晓的他们之间的事,万不能让她把这件事抖露出来,要不然他这辈子就彻彻底底毁了,再无考取功名的可能。
思至此,汪云飞立刻拉起苏清和的衣袖,软下嗓音柔声哄着:“清和,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母亲弄岔了,求求你原谅我这一次,我以后保证和她断的干干净净,一心一意和你过日子。”
苏清和心口一窒,铺天盖地的恨意袭来。
明白这是原主在提醒她,她攥紧粉拳,在心里默默发誓。
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他们把欠你的通通偿还回来!
恨意弥散,苏清和一把扯回自己的衣袖,一巴掌甩在汪云飞的脸上。
啪——汪云飞的脸被打偏过去,脸上泛起**辣的痛意,他错愕的瞪大双眼,一脸的不敢置信。
苏清和不是爱他爱到死去活来吗?

怎么会舍得……打他!

“你根本不配得到我的原谅!”
苏清和一字一句道,态度决绝而又坚定。
吴氏心疼的看着自家儿子脸上清晰可见的巴掌印,怒不可遏的嚷着:“我们家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娶了你这种悍妇,我的儿啊,真是可怜……”“那便和离好了。”
苏清和无所谓的扯了扯唇,像这种渣男不趁早一脚踹开,难道还留着当个宝贝一样过年吗!
“不行!”
汪云飞生怕自己的丑事败露,赶紧出声拒绝。
“不和离,那我们就衙门见。”
“你不能这么没良心,云飞对你这么好,你-”话还没说完,苏清和打断了她:“对我好?
对我好任由你磋磨我,对我好就跟我堂姐搞在一起去,我若是去告官,汪云飞不仅功名没了,等他大伯回来,看到他睡了自己的女人,看他会不会打算汪云飞的腿?”
看着苏清和一副无所畏惧,大不了玉石俱焚的模样,汪云飞觉得当初那个唯唯诺诺的小女人不见了,惊惧的退了两步。
吴氏也被苏清和最后一句话吓破了胆,嗷的一声晕过去了。
看着身后二人人仰马翻的叫大夫,苏清和收拾了包裹离开,到外面雇了一辆牛车,强忍着一路的颠簸,回到了苏家。
几间破败的茅草屋前,秦氏正辛苦的和着猪食。
听到外面的动静,抬眼一瞧,欣喜若狂的迎了出去。
“和儿,怎的今个突然回来了,也不通知娘一声。”
苏清和满脸的疲惫,她扫了一眼正房里那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唇角扯起讥讽的弧度,她握住秦氏的手道:“娘,咱们进屋说。”
秦氏接过苏清和沉甸甸的包袱,心里虽然疑窦丛丛,却还是拉着女儿点点头,进了屋。
“娘,我要与汪云飞和离。”

                       

小说:农门小福妻:王爷,王妃又怀崽崽啦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书书

角色:苏清汪云飞

“臭不要脸的小娼妇,竟然还敢和野男人勾搭,怀上小杂种,就活该被浸猪笼淹死!”“快说,那野男人是谁??”吴氏凶神恶煞瞪着地上被折磨的气息奄奄的人儿,扯着嗓子叫嚷着。尖利刺耳的嗓音震痛耳膜,苏清和蹙紧柳眉,抱着剧痛的脑袋,脑海里零碎的记忆不断闪现。片刻后,她睁开杏眸,理清思绪后,倒吸一口凉气。她竟然穿越了!!原主与她同名,从年少起,便爱慕着邻村秀才汪云飞,嫁过来后一心期望着和丈夫过和和美美的小日子,琴瑟一生。让她想不到的是汪云飞却是天生的不举,更让人绝望的是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新婚当晚,为了讨好书院的夫子,让自己下次科考寻些便利,竟然让别人来同原主同房

评论专区

诸侯争霸:种田文的神作啊,北方骑兵起家,内政外攻才能成就帝国

朱门风流:府天的作品初看惊艳,读了几本,匠气十足,没有诚意。 作品有《朱门风流》《冠盖满精华》。。

我不做神了:《重生卢本伟之秽土转生七月酒仙》

农门小福妻:王爷,王妃又怀崽崽啦

《农门小福妻:王爷,王妃又怀崽崽啦》在线阅读

农门小福妻:王爷,王妃又怀崽崽啦第1章  第1章

《农门小福妻:王爷,王妃又怀崽崽啦》这本小说是由作者书书撰写,和小编一起来看看精彩内容吧!
…第1章“臭不要脸的小娼妇,竟然还敢和野男人勾搭,怀上小杂种,就活该被浸猪笼淹死!”
“快说,那野男人是谁?
?”
吴氏凶神恶煞瞪着地上被折磨的气息奄奄的人儿,扯着嗓子叫嚷着。
尖利刺耳的嗓音震痛耳膜,苏清和蹙紧柳眉,抱着剧痛的脑袋,脑海里零碎的记忆不断闪现。
片刻后,她睁开杏眸,理清思绪后,倒吸一口凉气。
她竟然穿越了!

原主与她同名,从年少起,便爱慕着邻村秀才汪云飞,嫁过来后一心期望着和丈夫过和和美美的小日子,琴瑟一生。
让她想不到的是汪云飞却是天生的不举,更让人绝望的是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新婚当晚,为了讨好书院的夫子,让自己下次科考寻些便利,竟然让别人来同原主同房。
汪云飞站在一侧,看着刚被救上来,浑身湿漉漉的媳妇,眸光闪了闪。
“清和,孩子不是我的,你就喝了这碗堕胎药吧……”现在原主怀了孕,他倒是撇的一干二净,任由原主被蹉跎!
苏清和双眸冒火,心头怒意翻涌。
她真是为原主感到不值,竟把真心错付给这样狼心狗肺的东西!
“还和这个小**多说什么!
她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之前给的彩礼全都要吐出来,然后给她一封休书,让她滚回苏家,去做下堂妇!”
清冷的眸光掠过嚣张的吴氏以及一脸心虚的汪云飞,苏清和深吸一口气,攥紧了拳头,努力平复着心情。
“婆母凭什么说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们汪家的种?”
见苏清和居然还敢反驳,吴氏气的胸前起伏不定,登时也顾不上脸面,指着苏清和的鼻子叫骂道:“贱蹄子,你还敢在这狡辩,我儿子患有隐疾,你一个人,若不是通奸,哪能怀上这个小杂种!”
“你儿子不举?”
“是又怎么样!”
吴氏被苏清和讥讽的态度**到,她暗自咬牙,完全豁出去了的姿态。
她今天不让这个贱蹄子死,也要让她脱层皮下来!
不知想到什么,苏清和苍白的脸庞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饶有兴致的开口:“他要是不举,那苏绮罗是怎么怀孕的呢?”
“前些日子,我去药堂无意撞见汪云飞陪着苏绮罗一起去药堂买保胎药。”
闻言,汪云飞身子僵在原地,不敢置信的瞪大眼。
他们明明刻意避开了苏清和,如何被她撞见了去?

冷冷的瞥着汪云飞脸上惊慌失措的神色,苏清和小脸上的笑意加深。
汪云飞急急的看着苏清和,辩驳道:“我只是恰巧碰到……好心陪她一起去拿药而已,你可不要多想!”
“哦?”
苏清和挑了挑眉,慢悠悠开口:“那大伯不在家数月,苏绮罗又是怎么怀孕的呢,既然你不承认,那倒不如我们一起去找她对峙一番?”
汪云飞心里一慌,赶紧伸手拦住苏清和,脸色像是吞了苍蝇一般难看。
他原本以为自己会一辈子这样下去,直到与绮罗一夜荒唐后。
可没想到,却意外让绮罗有孕。
现在苏清和已然是知晓的他们之间的事,万不能让她把这件事抖露出来,要不然他这辈子就彻彻底底毁了,再无考取功名的可能。
思至此,汪云飞立刻拉起苏清和的衣袖,软下嗓音柔声哄着:“清和,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母亲弄岔了,求求你原谅我这一次,我以后保证和她断的干干净净,一心一意和你过日子。”
苏清和心口一窒,铺天盖地的恨意袭来。
明白这是原主在提醒她,她攥紧粉拳,在心里默默发誓。
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他们把欠你的通通偿还回来!
恨意弥散,苏清和一把扯回自己的衣袖,一巴掌甩在汪云飞的脸上。
啪——汪云飞的脸被打偏过去,脸上泛起**辣的痛意,他错愕的瞪大双眼,一脸的不敢置信。
苏清和不是爱他爱到死去活来吗?

怎么会舍得……打他!

“你根本不配得到我的原谅!”
苏清和一字一句道,态度决绝而又坚定。
吴氏心疼的看着自家儿子脸上清晰可见的巴掌印,怒不可遏的嚷着:“我们家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娶了你这种悍妇,我的儿啊,真是可怜……”“那便和离好了。”
苏清和无所谓的扯了扯唇,像这种渣男不趁早一脚踹开,难道还留着当个宝贝一样过年吗!
“不行!”
汪云飞生怕自己的丑事败露,赶紧出声拒绝。
“不和离,那我们就衙门见。”
“你不能这么没良心,云飞对你这么好,你-”话还没说完,苏清和打断了她:“对我好?
对我好任由你磋磨我,对我好就跟我堂姐搞在一起去,我若是去告官,汪云飞不仅功名没了,等他大伯回来,看到他睡了自己的女人,看他会不会打算汪云飞的腿?”
看着苏清和一副无所畏惧,大不了玉石俱焚的模样,汪云飞觉得当初那个唯唯诺诺的小女人不见了,惊惧的退了两步。
吴氏也被苏清和最后一句话吓破了胆,嗷的一声晕过去了。
看着身后二人人仰马翻的叫大夫,苏清和收拾了包裹离开,到外面雇了一辆牛车,强忍着一路的颠簸,回到了苏家。
几间破败的茅草屋前,秦氏正辛苦的和着猪食。
听到外面的动静,抬眼一瞧,欣喜若狂的迎了出去。
“和儿,怎的今个突然回来了,也不通知娘一声。”
苏清和满脸的疲惫,她扫了一眼正房里那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唇角扯起讥讽的弧度,她握住秦氏的手道:“娘,咱们进屋说。”
秦氏接过苏清和沉甸甸的包袱,心里虽然疑窦丛丛,却还是拉着女儿点点头,进了屋。
“娘,我要与汪云飞和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