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国太子》李辰赵清澜_监国太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监国太子》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李辰赵清澜是作者“海东青”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第6章“对啊,但是本宫说了也要抱一下,既然抱着,穿着衣服显得多生分?”李辰埋头在赵蕊温软香滑的脖颈间,用最无辜的语气说着………

小说:监国太子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海东青

角色:李辰赵清澜

大秦帝国,太子东宫寝殿。“殿下,臣妾胸前有一颗痣,您想不想看看?”李辰猛地睁开眼睛,如同溺水的鱼一般大口呼吸。他错愕地看着周围雕龙画栋,古色古香精美无比的房间装饰,还有坐在床边,那美绝人寰的绝代佳人,不敢置信。我,魂穿了!?“殿下,您怎么了?”身边那美得远超自己前世所有所谓女明星的女子呼唤,将李辰的思绪拉回现实,紧接着,潮水般的记忆涌入李辰脑中,疼得他惨叫一声

评论专区

最佳导演:粮草。三观正的美裔华人开公司拍电影,很喜欢每部电影後观众真实的评论,尤其是拍第九区和萤火虫很震撼人心。

从黑山老祖开始:内容太空洞了,已弃书,打两星吧听说是中原五百的?那再降一星

我对钱真没兴趣:鹤顶红的主角设定,一点白手起家的顶级富豪样子都没有,还不如写个系统黑科技弄来的钱,正好配一个屌丝主角。

监国太子

《监国太子》在线阅读

监国太子第1章  第1章

今天给你们带来海东青的小说《监国太子》,叙述精彩的故事。
精彩片段:…第1章大秦帝国,太子东宫寝殿。
“殿下,臣妾胸前有一颗痣,您想不想看看?”
李辰猛地睁开眼睛,如同溺水的鱼一般大口呼吸。
他错愕地看着周围雕龙画栋,古色古香精美无比的房间装饰,还有坐在床边,那美绝人寰的绝代佳人,不敢置信。
我,魂穿了!

“殿下,您怎么了?”
身边那美得远超自己前世所有所谓女明星的女子呼唤,将李辰的思绪拉回现实,紧接着,潮水般的记忆涌入李辰脑中,疼得他惨叫一声。
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李辰明白了过来。
这一世,我不再是那个视996为福报的社畜,乃是大秦帝国太子,国之储君,大秦帝国万里疆域的唯一合法继承人!
这一世,我不再是那个唯唯诺诺的吊丝,江山美人,天下最大的权柄,一握在手!
“我…本宫想看,当然想看。”
缓过神来的李辰看着昏黄烛光下,娇艳动人的赵蕊,李辰只觉得胸腹内一阵火热。
这样的女人,前世自己就是舔屏都排不上队。
而现在,却是如此娇柔可人,一副任君采摘的乖巧模样,实在是撩人心魄。
可笑自己那个前身,赵蕊嫁入东宫半年,可这半年,前身懦弱还把赵蕊奉做神女,不敢亵渎,甚至连手都没碰过。
不过这样正好,冰清玉洁的赵蕊彻底是自己独享了。
才穿越过来就有这样的福利,简直等同开了一个极品新手大礼包。
不过,融合了前身的记忆,李辰知道这份美人恩可不是那么好享的。
“你这样的美人儿,要是能一心一意对待本宫,该多好?”
李辰的话,让赵蕊脸上妩媚的笑容一僵,眼神慌乱的她说道:“殿下,臣妾肯定一心一意对你啊,你的话,臣妾不明白。”
“不明白?”
“那本宫就说得明白一点,赵玄机是当朝首辅,更是国丈,皇后娘娘是他的女儿,而你,是赵玄机的远房侄女,你与赵玄机、皇后之间有一个阴谋,就是要你诱惑本宫,让本宫荒废文治武功,继而赵玄机在前朝配合皇后在后宫一起开展下一步计划,让父皇废了本宫的太子位,他赵玄机好扶持自己的傀儡当太子,是不是?”
此话一出,前一秒还千娇百媚的赵蕊僵硬在当场。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李辰,内心掀起惊涛骇浪。
太子,太子竟然什么都知道!
“太,太子殿下,你说什么,臣妾,臣妾听不懂…”“听不懂没关系。”
李辰嘿嘿一笑,一把拉扯过赵蕊的身子,让她趴在自己身上,反手搂住了她细嫩的柳腰,看着近在咫尺美得惊心动魄的盛世美颜,说道:“你不是要本宫做和荒婬无道的太子吗?
本宫做给你看就是了。”
注意到李辰那豺狼一般贪婪的眼神,赵蕊本能地有些畏惧。
“殿下,臣妾,臣妾怕…”赵蕊本能地挣扎抗拒,可这时候,李辰的大手已经蛮横无理地攀上了她腰间。
“怕什么?
你给本宫下毒,让本宫的身体和精神日渐萎靡都不怕,现在让你伺候本宫,却怕了?”
李辰一个翻身将赵蕊压在身下。
赵蕊惊呼一声,又羞又急地说:“殿下,不,不行的,臣妾还没准备好…”李辰把整张脸都埋藏在赵蕊的脖颈之间,嗅着鼻尖萦绕的芳香,李辰按捺着内心的狂躁和冲动说道:“你嫁入东宫半年有余,还没准备好么?
你放心,本宫会好好怜惜你的。”
说话间,李辰已经张嘴轻咬在赵蕊的耳垂上。
赵蕊有心抗拒,一双**嫩的小手不断地推搡着李辰,但李辰身为一个成年男人,还是一个火焰焚身的男人,有哪是她那点力气能推得动的。
“你越是反抗,本宫越是兴奋,既然已经决定听从赵玄机的命令来勾引本宫,这点事情,不是迟早要发生的么,要勾引就勾引得彻底点,舍不得自己身子,哪能让本宫为你真正痴迷?”
喘着粗气,李辰不顾赵蕊的反抗,一把撕扯开了她身上精致的宫装。
撕拉一声,精美无比的苏绣宫装被撕扯开,露出衣衫下奶白的衣服,昏黄灯光下,女子娇柔惊慌的体态,是如此绝美。
李辰两眼发红,只觉得体内躁动无比,这样的美人,天底下哪个男人能抗拒?
“不要,不要啊…”赵蕊惊慌失措。
她是故意勾引李辰,让他荒废的,但她从没想过要真正**,更何况再心思歹毒,赵蕊也始终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子,从未经历过人事的她猝不及防之下被李辰撕掉了衣服,本能地想要抗拒和逃离。
温情过后,昏黄的烛光下,暧昧气息在这座精美无比的寝宫内无限蔓延。
守在殿门外的两名宫女面色纷纷大变。
“快,你快去皇宫禀报皇后娘娘,就说东宫有变,快请她来!”
一名宫女听见同伴的话,顾不得许多,立刻提起裙摆冲入了黑暗中。
半个多时辰之后,看了一眼床单上的嫣红血迹,李辰心满意足地起床穿衣。
已验货,原装,冰清玉洁!
床上,赵蕊光洁的肩头**在外,此时正抱着被子嘤嘤哭泣。
“哭什么,现在还有什么好哭的。”
李辰的话让赵蕊羞恼到了极致,她看向李辰的眼神蕴含一丝冷意。
“本宫很喜欢你的眼神。”
抬手抚摸着赵蕊柔滑的脸蛋,顺着她的耳边将手指滑入她的秀发中,大拇指缓缓摩挲过她的嘴唇,李辰轻笑道:“继续保持,你越是憎恨本宫,本宫越高兴。”
话说完,不顾赵蕊刻骨的仇恨,李辰大跨步走出寝宫外。
才出门,李辰便见到急促的大队马蹄声和车马声传来。
一队威风凛凛的羽林卫勒马在寝殿门前,他们一个个杀气腾腾地盯着李辰,其中以一名首领眼神最为仇恨刻骨,几乎恨不能把李辰给生吞活剥了。
然后两侧依仗分左右让开,露出中间美轮美奂雍容高贵无比,代表着母仪天下风范的凤撵。
一声尖锐的太监唱喏声,响彻东宫。
“皇后娘娘驾到!”
“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整个殿前,跪倒了一片人。
凤撵上,门帘挑开,一名身穿凤袍,母仪天下尊贵到了极点,也美到了极点的女人踩着太监跪下的身体走下凤撵。
“儿臣问母后安。”
李辰见到气质天下无双,容貌更是美绝人寰的皇后赵清澜,抬手行礼道。
“你还知道本宫是你母后?”
赵清澜凤眸瞪了李辰一眼,冷哼一声,拂袖跨入殿内。
跟在她身后的,是之前用满含杀气盯着李辰的羽林卫侍卫。
“站住。”
李辰淡淡地开口,盯着那名侍卫,冷声道:“东宫乃是本宫居所,等同于禁宫,你一个小小侍卫,也敢进入殿内?
活腻了?”
被拦住的陈智闻言面色涨得通红,羞恼道:“本将乃是大内侍卫指挥使,负责保护皇后娘娘安全…”“大内侍卫指挥使?
不过是个高级点的看门狗罢了,可也还是看门狗。”
陈智闻言勃然大怒,双眼凶狠地盯着李辰,手已经按到了腰刀的刀柄上。
李辰眼神冷漠得吓人,他冷声道:“这天下江山都是我李家的,是我父皇的,本宫乃是太子,帝国储君,你不过是我皇室豢养的一条看门狗,也敢对主人龇牙?”
冷笑一声,李辰说道:“你敢亮刀?
本宫敢保证,你这刀拔出哪怕一寸,也是欲意刺杀太子,罪同谋反,你**一个给本宫看看?”

                       

小说:监国太子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海东青

角色:李辰赵清澜

大秦帝国,太子东宫寝殿。“殿下,臣妾胸前有一颗痣,您想不想看看?”李辰猛地睁开眼睛,如同溺水的鱼一般大口呼吸。他错愕地看着周围雕龙画栋,古色古香精美无比的房间装饰,还有坐在床边,那美绝人寰的绝代佳人,不敢置信。我,魂穿了!?“殿下,您怎么了?”身边那美得远超自己前世所有所谓女明星的女子呼唤,将李辰的思绪拉回现实,紧接着,潮水般的记忆涌入李辰脑中,疼得他惨叫一声

评论专区

最佳导演:粮草。三观正的美裔华人开公司拍电影,很喜欢每部电影後观众真实的评论,尤其是拍第九区和萤火虫很震撼人心。

从黑山老祖开始:内容太空洞了,已弃书,打两星吧听说是中原五百的?那再降一星

我对钱真没兴趣:鹤顶红的主角设定,一点白手起家的顶级富豪样子都没有,还不如写个系统黑科技弄来的钱,正好配一个屌丝主角。

监国太子

《监国太子》在线阅读

监国太子第1章  第1章

今天给你们带来海东青的小说《监国太子》,叙述精彩的故事。
精彩片段:…第1章大秦帝国,太子东宫寝殿。
“殿下,臣妾胸前有一颗痣,您想不想看看?”
李辰猛地睁开眼睛,如同溺水的鱼一般大口呼吸。
他错愕地看着周围雕龙画栋,古色古香精美无比的房间装饰,还有坐在床边,那美绝人寰的绝代佳人,不敢置信。
我,魂穿了!

“殿下,您怎么了?”
身边那美得远超自己前世所有所谓女明星的女子呼唤,将李辰的思绪拉回现实,紧接着,潮水般的记忆涌入李辰脑中,疼得他惨叫一声。
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李辰明白了过来。
这一世,我不再是那个视996为福报的社畜,乃是大秦帝国太子,国之储君,大秦帝国万里疆域的唯一合法继承人!
这一世,我不再是那个唯唯诺诺的吊丝,江山美人,天下最大的权柄,一握在手!
“我…本宫想看,当然想看。”
缓过神来的李辰看着昏黄烛光下,娇艳动人的赵蕊,李辰只觉得胸腹内一阵火热。
这样的女人,前世自己就是舔屏都排不上队。
而现在,却是如此娇柔可人,一副任君采摘的乖巧模样,实在是撩人心魄。
可笑自己那个前身,赵蕊嫁入东宫半年,可这半年,前身懦弱还把赵蕊奉做神女,不敢亵渎,甚至连手都没碰过。
不过这样正好,冰清玉洁的赵蕊彻底是自己独享了。
才穿越过来就有这样的福利,简直等同开了一个极品新手大礼包。
不过,融合了前身的记忆,李辰知道这份美人恩可不是那么好享的。
“你这样的美人儿,要是能一心一意对待本宫,该多好?”
李辰的话,让赵蕊脸上妩媚的笑容一僵,眼神慌乱的她说道:“殿下,臣妾肯定一心一意对你啊,你的话,臣妾不明白。”
“不明白?”
“那本宫就说得明白一点,赵玄机是当朝首辅,更是国丈,皇后娘娘是他的女儿,而你,是赵玄机的远房侄女,你与赵玄机、皇后之间有一个阴谋,就是要你诱惑本宫,让本宫荒废文治武功,继而赵玄机在前朝配合皇后在后宫一起开展下一步计划,让父皇废了本宫的太子位,他赵玄机好扶持自己的傀儡当太子,是不是?”
此话一出,前一秒还千娇百媚的赵蕊僵硬在当场。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李辰,内心掀起惊涛骇浪。
太子,太子竟然什么都知道!
“太,太子殿下,你说什么,臣妾,臣妾听不懂…”“听不懂没关系。”
李辰嘿嘿一笑,一把拉扯过赵蕊的身子,让她趴在自己身上,反手搂住了她细嫩的柳腰,看着近在咫尺美得惊心动魄的盛世美颜,说道:“你不是要本宫做和荒婬无道的太子吗?
本宫做给你看就是了。”
注意到李辰那豺狼一般贪婪的眼神,赵蕊本能地有些畏惧。
“殿下,臣妾,臣妾怕…”赵蕊本能地挣扎抗拒,可这时候,李辰的大手已经蛮横无理地攀上了她腰间。
“怕什么?
你给本宫下毒,让本宫的身体和精神日渐萎靡都不怕,现在让你伺候本宫,却怕了?”
李辰一个翻身将赵蕊压在身下。
赵蕊惊呼一声,又羞又急地说:“殿下,不,不行的,臣妾还没准备好…”李辰把整张脸都埋藏在赵蕊的脖颈之间,嗅着鼻尖萦绕的芳香,李辰按捺着内心的狂躁和冲动说道:“你嫁入东宫半年有余,还没准备好么?
你放心,本宫会好好怜惜你的。”
说话间,李辰已经张嘴轻咬在赵蕊的耳垂上。
赵蕊有心抗拒,一双**嫩的小手不断地推搡着李辰,但李辰身为一个成年男人,还是一个火焰焚身的男人,有哪是她那点力气能推得动的。
“你越是反抗,本宫越是兴奋,既然已经决定听从赵玄机的命令来勾引本宫,这点事情,不是迟早要发生的么,要勾引就勾引得彻底点,舍不得自己身子,哪能让本宫为你真正痴迷?”
喘着粗气,李辰不顾赵蕊的反抗,一把撕扯开了她身上精致的宫装。
撕拉一声,精美无比的苏绣宫装被撕扯开,露出衣衫下奶白的衣服,昏黄灯光下,女子娇柔惊慌的体态,是如此绝美。
李辰两眼发红,只觉得体内躁动无比,这样的美人,天底下哪个男人能抗拒?
“不要,不要啊…”赵蕊惊慌失措。
她是故意勾引李辰,让他荒废的,但她从没想过要真正**,更何况再心思歹毒,赵蕊也始终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子,从未经历过人事的她猝不及防之下被李辰撕掉了衣服,本能地想要抗拒和逃离。
温情过后,昏黄的烛光下,暧昧气息在这座精美无比的寝宫内无限蔓延。
守在殿门外的两名宫女面色纷纷大变。
“快,你快去皇宫禀报皇后娘娘,就说东宫有变,快请她来!”
一名宫女听见同伴的话,顾不得许多,立刻提起裙摆冲入了黑暗中。
半个多时辰之后,看了一眼床单上的嫣红血迹,李辰心满意足地起床穿衣。
已验货,原装,冰清玉洁!
床上,赵蕊光洁的肩头**在外,此时正抱着被子嘤嘤哭泣。
“哭什么,现在还有什么好哭的。”
李辰的话让赵蕊羞恼到了极致,她看向李辰的眼神蕴含一丝冷意。
“本宫很喜欢你的眼神。”
抬手抚摸着赵蕊柔滑的脸蛋,顺着她的耳边将手指滑入她的秀发中,大拇指缓缓摩挲过她的嘴唇,李辰轻笑道:“继续保持,你越是憎恨本宫,本宫越高兴。”
话说完,不顾赵蕊刻骨的仇恨,李辰大跨步走出寝宫外。
才出门,李辰便见到急促的大队马蹄声和车马声传来。
一队威风凛凛的羽林卫勒马在寝殿门前,他们一个个杀气腾腾地盯着李辰,其中以一名首领眼神最为仇恨刻骨,几乎恨不能把李辰给生吞活剥了。
然后两侧依仗分左右让开,露出中间美轮美奂雍容高贵无比,代表着母仪天下风范的凤撵。
一声尖锐的太监唱喏声,响彻东宫。
“皇后娘娘驾到!”
“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整个殿前,跪倒了一片人。
凤撵上,门帘挑开,一名身穿凤袍,母仪天下尊贵到了极点,也美到了极点的女人踩着太监跪下的身体走下凤撵。
“儿臣问母后安。”
李辰见到气质天下无双,容貌更是美绝人寰的皇后赵清澜,抬手行礼道。
“你还知道本宫是你母后?”
赵清澜凤眸瞪了李辰一眼,冷哼一声,拂袖跨入殿内。
跟在她身后的,是之前用满含杀气盯着李辰的羽林卫侍卫。
“站住。”
李辰淡淡地开口,盯着那名侍卫,冷声道:“东宫乃是本宫居所,等同于禁宫,你一个小小侍卫,也敢进入殿内?
活腻了?”
被拦住的陈智闻言面色涨得通红,羞恼道:“本将乃是大内侍卫指挥使,负责保护皇后娘娘安全…”“大内侍卫指挥使?
不过是个高级点的看门狗罢了,可也还是看门狗。”
陈智闻言勃然大怒,双眼凶狠地盯着李辰,手已经按到了腰刀的刀柄上。
李辰眼神冷漠得吓人,他冷声道:“这天下江山都是我李家的,是我父皇的,本宫乃是太子,帝国储君,你不过是我皇室豢养的一条看门狗,也敢对主人龇牙?”
冷笑一声,李辰说道:“你敢亮刀?
本宫敢保证,你这刀拔出哪怕一寸,也是欲意刺杀太子,罪同谋反,你**一个给本宫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