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扶摇聂凌川《影帝爸爸,你女儿从农村来找你了》精彩小说_《影帝爸爸,你女儿从农村来找你了》完结版免费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影帝爸爸,你女儿从农村来找你了》,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聂扶摇聂凌川,由大神作者“叶叉叉”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 制霸各大奖项的国民影帝突然冒出来一个女儿,粉丝柯南上线,将这个便宜女儿直接扒皮 打架斗殴,抽烟喝酒,初中辍学,爱慕虚荣,可谓当代青年的负面典型,集所有败德于一身 圈内众人都暗搓搓的等着看影帝笑话,影帝却带着女儿上了综艺 直播综艺里,少女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信手拈来,厨艺堪比顶级大厨,多国语言张口就来,上山下海武艺超群,是真正意义上的全能天才 影帝女友粉从最初的担忧,随着直播进度,纷纷晋升妈妈粉 某日,一位神秘大佬突然宣誓主权—— 【@影帝家的小棉袄,女朋友,你好】 结果,近三个亿的妈妈粉集体高潮—— 【我不同意,谁也配不上我的女儿】 全能少女VS医学鬼才 …

小说:影帝爸爸,你女儿从农村来找你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叶叉叉

角色:聂扶摇聂凌川

“**——”一处荒芜的河滩边,清脆的巴掌声有规律的响起。年纪看着不算大的少女,此时屈膝蹲在地上,对着眼前双膝跪地的中年男子,不断的扇着耳光。“打不过就叫爹?有用吗?你爹也打不过我。”少女声音清凌凌的,好似旁边溪流中缓缓流动的溪水,“天色还早,赶紧回去喊你爷爷过来。”每当语气停顿时,一个巴掌就会重重的扇在男人的脸上

评论专区

元狩:这本元狩前几天看了下,老刀文笔不错,干草粮草的水平是有的。不过主角刻画的不讨喜,正的有些过头了。跟道士去灭蛇妖时男主一鱼叉叉中蛇的七寸感觉稍微毒一些,暂弃。

娱乐女教皇:女主导演文,可惜坑了,文笔不错,里面各种电影描写的很好,在民国拍摄电影,传播华夏历史文化。其它的问题除外,就是觉得里面那些电影写的真的很有画面感,挺好看。

我当上帝那些事儿:轻扫一眼,剧情文笔就先不吐槽了,私活夹杂太多。物理不太懂不敢说,其他的涉及社科乃至生物的领域各种硬伤……简直是为夹私货而强行装B的感觉

影帝爸爸,你女儿从农村来找你了

《影帝爸爸,你女儿从农村来找你了》在线阅读

《影帝爸爸,你女儿从农村来找你了》第1章  倒霉死了

小编最近看了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影帝爸爸,你女儿从农村来找你了》》,是叶叉叉所写,书中的精彩故事:…第1章“**——”一处荒芜的河滩边,清脆的巴掌声有规律的响起。
年纪看着不算大的少女,此时屈膝蹲在地上,对着眼前双膝跪地的中年男子,不断的扇着耳光。
“打不过就叫爹?
有用吗?
你爹也打不过我。”
少女声音清凌凌的,好似旁边溪流中缓缓流动的溪水,“天色还早,赶紧回去喊你爷爷过来。”
每当语气停顿时,一个巴掌就会重重的扇在男人的脸上。
旁边十三四岁的少年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他想冲上去解救自己的老子,可回忆之前被少女打的凄惨的模样,双脚犹如生了根一般,愣是无法挪动分毫。
聂扶摇盯着眼前被打成猪头的男人,冷笑道:“你儿子欺负我被打了,做人家老子的,怎么好意思替他出头?
就他这个废物,应该打断他的腿。”
“打了小的出来老的,是非黑白都不分,有种把你祖坟里的老祖宗也请出来,正好姑奶奶我一块儿收拾了,省的一个个的来找晦气。”
前一秒还在研究所里熬了个夜,刚睡下没多久,再睁眼就被眼前的男人拎着拇指粗的棍条,疾风骤雨般的抽打。
出身豪门,自小顺风顺水的她,何曾受过这般屈辱。
原主不满周岁便失去了母亲,之后跟在奶奶身边生活。
架不住奶奶是个偏心的,她将原主母亲留下的一笔钱给儿子在城里买了一套房,反倒是让原主跟着她吃尽苦头。
更甚者把原主给彻底养歪了,初中辍学后,那老太太就拍拍屁股去城里和儿子一起生活,直接把不到十四岁的外孙女仍在这个村子中自生自灭。
从小,原主就是在村民的辱骂和白眼中长大,再加上奶奶不管不问,让她整个如同一只小刺猬,浑身都带着刺,也更加让周围的人厌恶。
因她的母亲是未婚先孕,在这个相对落后的村子里,名声不是一般的差。
纵然那个女人死了,周围的人也没有给予她半分的怜悯和关照,反而欺负的更甚。
随着年龄的增长,原主相貌日渐出色,惹来了好些男人异样的目光。
若非原主脾气火爆,性格跋扈,说不定早就被糟蹋了。
就这样日复一日,小姑娘的心理彻底扭曲,变得人嫌狗憎。
心里积攒着一股怒火,抓起旁边的棍条,狠狠地在中年男人身上抽了下去。
衣衫破裂,一股殷红的血条骤然浮现,疼的男人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日后看见姑奶奶躲着点,再敢对我不尊重,我杀了你。”
厌恶的撇开眼,看着瑟瑟发抖的少年,不耐烦的啐了一口。
“还有你,贱不贱呐,真以为在这一亩三分地,你就是土皇帝了,想欺负谁就欺负谁?
你现在还小,不懂得社会险恶,日后但凡走出这个村子,就算是跪在人家面前,人家也嫌你脏了眼睛。
什么东西,欺软怕硬的垃圾。”
抬脚在男人的膝盖上提了两下,那男人瞬间哀嚎起来,捂着伤口在河滩碎石上不断打滚。
“你这个小杂种,给我等着……啊!”
刚想呈口舌之快,却看到本想离开的少女,再次折返,挥舞着手里的棍条,不断鞭打。
“小贱人……”“小杂种……”“啊啊啊,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很显然,能纵容自己儿子欺负旁人的爹,还指望这样的废物有骨气?
这小子是欺负原主的主力军,但凡是在村子里遇到,哪怕是隔着很远,也会追上去喊她“杂种”。
似乎欺负这个非婚生子的小姑娘,已经成了这个村子里最正确的事情。
谁若是对她照拂三分,都要被打上“不正经”的标签。
远处,几个男女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久久回不过神。
这几个人穿着得体,衣着打扮一看便是价值不菲,其中两个女人脸上画着精致淡雅的妆容,一套衣服加首饰,起码也得几万块。
对于年收入不过万的当地人来说,这些已经算是绝对的有钱人了。
在他们旁边,有个灰扑扑的中年男人,看穿着打扮应该是本地人。
此时,他尴尬的咧开嘴,露出两排大黄牙,“那什么,这就是方家的聂丫头。”
众人:“……”眼珠子都要凸出来了。
若非有着极好的自制力,宁桑真的想转头就走。
这就是聂凌川的女儿?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宁桑拒绝相信。
制霸娱乐圈所有奖项的国民影帝聂凌川,怎么可能有这样粗鲁恶劣的女儿。
一旦把她带回去,那对聂凌川将会是毁灭性的打击。
圈里圈外多少同行都对聂凌川虎视眈眈,恨不得将其扳倒取而代之,她的出现或许将成为毁掉聂凌川的突破口。
作为聂凌川专属经纪人,宁桑此刻欲哭无泪。
聂扶摇拎着棍条走过来,经过几人身边时,被那本地男人叫住。
“聂丫头,又打人啦?”
“又?”
宁桑此刻的表情几乎要裂开了,“感情这还不是第一次?”
老天爷啊,他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聂扶摇淡淡的撇了几人一眼,冷着脸点点头,“拉投资的?”
此人是县里的某部门主任,别看人长得不咋地,工作还是比较尽职尽责的,每年都要来村子里视察好几次。
杨建国笑着摇头,“拉什么投资啊,这些人是来找你的。”
“……”聂扶摇静静的扫视几人两圈,略显烦躁的啧了一声,“我是哪个富豪千金,还是你们家千金器官衰竭需要我捐献?”
宁桑还没有从破碎的世界观缓过神来,倒是其中一个女子正细细的打量着她。
见她脖子和手腕处似乎带着伤,微微拧眉,道:“你这是怎么了?”
聂扶摇撸起衣袖,露出斑驳的伤口,有带着血的新伤,有已经结痂的旧伤,还有早已变作淡淡疤痕的陈年老伤,看的人心惊肉跳。
“皮外伤,耽误捐血捐髓捐器官?”
她微微歪头反问。
女人摇头,或许是独属于女性的柔软,她此时心里微微泛酸。
“我叫陈静,身边这位是宁桑,他是你父亲的经纪人,此次我们受你父亲之托,来带你回家的。”
聂扶摇敛眉,遮住眼底的暗光,甩动着手里的棍条。
“在这里等着。”
说罢,抬脚离开。
陈静见状,忙上前几步,喊道:“你要去哪里?”
“还能去哪,回家取身份证户口本,然后跟你们回去做亲子鉴定。”
还真是够戏剧化的,刚穿过来就点亮了一个新身份。
就是不知道这位未曾谋面的“生父”家中,有没有其他的子女。
若是如此的话,她断不会凑上去,不过可以谈条件。
凭白的被拉到这个世界,她的损失可太大了,没点精神损失费可不行。
她可不欠原主什么,相反是原主欠她的。
睡得好好的,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开局就是一身伤,还有不堪回首的童年。
作为豪门出身的她,找谁说理去。

                       

小说:影帝爸爸,你女儿从农村来找你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叶叉叉

角色:聂扶摇聂凌川

“**——”一处荒芜的河滩边,清脆的巴掌声有规律的响起。年纪看着不算大的少女,此时屈膝蹲在地上,对着眼前双膝跪地的中年男子,不断的扇着耳光。“打不过就叫爹?有用吗?你爹也打不过我。”少女声音清凌凌的,好似旁边溪流中缓缓流动的溪水,“天色还早,赶紧回去喊你爷爷过来。”每当语气停顿时,一个巴掌就会重重的扇在男人的脸上

评论专区

元狩:这本元狩前几天看了下,老刀文笔不错,干草粮草的水平是有的。不过主角刻画的不讨喜,正的有些过头了。跟道士去灭蛇妖时男主一鱼叉叉中蛇的七寸感觉稍微毒一些,暂弃。

娱乐女教皇:女主导演文,可惜坑了,文笔不错,里面各种电影描写的很好,在民国拍摄电影,传播华夏历史文化。其它的问题除外,就是觉得里面那些电影写的真的很有画面感,挺好看。

我当上帝那些事儿:轻扫一眼,剧情文笔就先不吐槽了,私活夹杂太多。物理不太懂不敢说,其他的涉及社科乃至生物的领域各种硬伤……简直是为夹私货而强行装B的感觉

影帝爸爸,你女儿从农村来找你了

《影帝爸爸,你女儿从农村来找你了》在线阅读

《影帝爸爸,你女儿从农村来找你了》第1章  倒霉死了

小编最近看了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影帝爸爸,你女儿从农村来找你了》》,是叶叉叉所写,书中的精彩故事:…第1章“**——”一处荒芜的河滩边,清脆的巴掌声有规律的响起。
年纪看着不算大的少女,此时屈膝蹲在地上,对着眼前双膝跪地的中年男子,不断的扇着耳光。
“打不过就叫爹?
有用吗?
你爹也打不过我。”
少女声音清凌凌的,好似旁边溪流中缓缓流动的溪水,“天色还早,赶紧回去喊你爷爷过来。”
每当语气停顿时,一个巴掌就会重重的扇在男人的脸上。
旁边十三四岁的少年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他想冲上去解救自己的老子,可回忆之前被少女打的凄惨的模样,双脚犹如生了根一般,愣是无法挪动分毫。
聂扶摇盯着眼前被打成猪头的男人,冷笑道:“你儿子欺负我被打了,做人家老子的,怎么好意思替他出头?
就他这个废物,应该打断他的腿。”
“打了小的出来老的,是非黑白都不分,有种把你祖坟里的老祖宗也请出来,正好姑奶奶我一块儿收拾了,省的一个个的来找晦气。”
前一秒还在研究所里熬了个夜,刚睡下没多久,再睁眼就被眼前的男人拎着拇指粗的棍条,疾风骤雨般的抽打。
出身豪门,自小顺风顺水的她,何曾受过这般屈辱。
原主不满周岁便失去了母亲,之后跟在奶奶身边生活。
架不住奶奶是个偏心的,她将原主母亲留下的一笔钱给儿子在城里买了一套房,反倒是让原主跟着她吃尽苦头。
更甚者把原主给彻底养歪了,初中辍学后,那老太太就拍拍屁股去城里和儿子一起生活,直接把不到十四岁的外孙女仍在这个村子中自生自灭。
从小,原主就是在村民的辱骂和白眼中长大,再加上奶奶不管不问,让她整个如同一只小刺猬,浑身都带着刺,也更加让周围的人厌恶。
因她的母亲是未婚先孕,在这个相对落后的村子里,名声不是一般的差。
纵然那个女人死了,周围的人也没有给予她半分的怜悯和关照,反而欺负的更甚。
随着年龄的增长,原主相貌日渐出色,惹来了好些男人异样的目光。
若非原主脾气火爆,性格跋扈,说不定早就被糟蹋了。
就这样日复一日,小姑娘的心理彻底扭曲,变得人嫌狗憎。
心里积攒着一股怒火,抓起旁边的棍条,狠狠地在中年男人身上抽了下去。
衣衫破裂,一股殷红的血条骤然浮现,疼的男人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日后看见姑奶奶躲着点,再敢对我不尊重,我杀了你。”
厌恶的撇开眼,看着瑟瑟发抖的少年,不耐烦的啐了一口。
“还有你,贱不贱呐,真以为在这一亩三分地,你就是土皇帝了,想欺负谁就欺负谁?
你现在还小,不懂得社会险恶,日后但凡走出这个村子,就算是跪在人家面前,人家也嫌你脏了眼睛。
什么东西,欺软怕硬的垃圾。”
抬脚在男人的膝盖上提了两下,那男人瞬间哀嚎起来,捂着伤口在河滩碎石上不断打滚。
“你这个小杂种,给我等着……啊!”
刚想呈口舌之快,却看到本想离开的少女,再次折返,挥舞着手里的棍条,不断鞭打。
“小贱人……”“小杂种……”“啊啊啊,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很显然,能纵容自己儿子欺负旁人的爹,还指望这样的废物有骨气?
这小子是欺负原主的主力军,但凡是在村子里遇到,哪怕是隔着很远,也会追上去喊她“杂种”。
似乎欺负这个非婚生子的小姑娘,已经成了这个村子里最正确的事情。
谁若是对她照拂三分,都要被打上“不正经”的标签。
远处,几个男女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久久回不过神。
这几个人穿着得体,衣着打扮一看便是价值不菲,其中两个女人脸上画着精致淡雅的妆容,一套衣服加首饰,起码也得几万块。
对于年收入不过万的当地人来说,这些已经算是绝对的有钱人了。
在他们旁边,有个灰扑扑的中年男人,看穿着打扮应该是本地人。
此时,他尴尬的咧开嘴,露出两排大黄牙,“那什么,这就是方家的聂丫头。”
众人:“……”眼珠子都要凸出来了。
若非有着极好的自制力,宁桑真的想转头就走。
这就是聂凌川的女儿?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宁桑拒绝相信。
制霸娱乐圈所有奖项的国民影帝聂凌川,怎么可能有这样粗鲁恶劣的女儿。
一旦把她带回去,那对聂凌川将会是毁灭性的打击。
圈里圈外多少同行都对聂凌川虎视眈眈,恨不得将其扳倒取而代之,她的出现或许将成为毁掉聂凌川的突破口。
作为聂凌川专属经纪人,宁桑此刻欲哭无泪。
聂扶摇拎着棍条走过来,经过几人身边时,被那本地男人叫住。
“聂丫头,又打人啦?”
“又?”
宁桑此刻的表情几乎要裂开了,“感情这还不是第一次?”
老天爷啊,他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聂扶摇淡淡的撇了几人一眼,冷着脸点点头,“拉投资的?”
此人是县里的某部门主任,别看人长得不咋地,工作还是比较尽职尽责的,每年都要来村子里视察好几次。
杨建国笑着摇头,“拉什么投资啊,这些人是来找你的。”
“……”聂扶摇静静的扫视几人两圈,略显烦躁的啧了一声,“我是哪个富豪千金,还是你们家千金器官衰竭需要我捐献?”
宁桑还没有从破碎的世界观缓过神来,倒是其中一个女子正细细的打量着她。
见她脖子和手腕处似乎带着伤,微微拧眉,道:“你这是怎么了?”
聂扶摇撸起衣袖,露出斑驳的伤口,有带着血的新伤,有已经结痂的旧伤,还有早已变作淡淡疤痕的陈年老伤,看的人心惊肉跳。
“皮外伤,耽误捐血捐髓捐器官?”
她微微歪头反问。
女人摇头,或许是独属于女性的柔软,她此时心里微微泛酸。
“我叫陈静,身边这位是宁桑,他是你父亲的经纪人,此次我们受你父亲之托,来带你回家的。”
聂扶摇敛眉,遮住眼底的暗光,甩动着手里的棍条。
“在这里等着。”
说罢,抬脚离开。
陈静见状,忙上前几步,喊道:“你要去哪里?”
“还能去哪,回家取身份证户口本,然后跟你们回去做亲子鉴定。”
还真是够戏剧化的,刚穿过来就点亮了一个新身份。
就是不知道这位未曾谋面的“生父”家中,有没有其他的子女。
若是如此的话,她断不会凑上去,不过可以谈条件。
凭白的被拉到这个世界,她的损失可太大了,没点精神损失费可不行。
她可不欠原主什么,相反是原主欠她的。
睡得好好的,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开局就是一身伤,还有不堪回首的童年。
作为豪门出身的她,找谁说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