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史榜留名》窦辅不老的老顽童完结版在线阅读_(窦辅不老的老顽童)最新章节阅读

窦辅不老的老顽童是军事历史小说《青史榜留名》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不老的老顽童”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姜子牙,我一点也不嫉妒你,
你有【封神榜】,
我有【青史榜】,
窦辅本以为自己可以借此在三国历史上呼风唤雨,
没曾想……

小说:青史榜留名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不老的老顽童

角色:窦辅不老的老顽童

军事历史小说《青史榜留名》的作者是“不老的老顽童”。其中精彩内容是:“陈允,结果如何?”窦辅显得有些迫不及待。目前只有一个顾雍,还是个文官。甘宁还未到位。他对演义中的鲍隆和陈应可谓是“求贤若渴”。更重要的是,顾雍只给他带来5个召唤点,还不够继续召唤人才,窦辅把希望寄托在那两人的身上……

评论专区

掌清:之前就奇怪,满遗的书不少,优书又不是没见过,就算是黑书拉黑名单也应该是断断续续的,怎么优书一窝蜂地出现,LK我也常去,也不见有帖子提起这书……原来是起点的APP的缘故……幸好我不装起点app……顺路给个剧毒。

我的重生不一样啊:还可以。。。。。

将明:看的也就是长孙无垢

青史榜留名

《青史榜留名》在线阅读

第6章 变故不断

“陈允,结果如何?”窦辅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目前只有一个顾雍,还是个文官。

甘宁还未到位。

他对演义中的鲍隆和陈应可谓是“求贤若渴”。

更重要的是,顾雍只给他带来5个召唤点,还不够继续召唤人才,窦辅把希望寄托在那两人的身上。

只是,

现实中,

往往是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陈允并没有带回那两人。

对此,窦辅自然是十分扫兴。

不过,陈允却是提到,鲍隆和陈应虽未应允、却也未拒绝。

意思就是:机会还是有滴,看你能不能把握得住。

窦辅知道,这肯定又是系统搞得鬼。

他现在太过强求也是无用,还是那句话——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安抚住自己的情绪,窦辅便领着陈允出府。

他出去有两个目的,一方面自然是熟悉郴县的环境,

更重要的是,他想探查赵氏兄弟为何阴谋陷害自己。

自古以来,“酒楼”便是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

当然,还有“妓馆”也是。

不过,窦辅可不会去逛妓馆,毕竟他还未成年。

所以,很自然地,他便跟在陈允后面前往城中最大的酒楼——解忧阁。

解忧阁的二楼,几个喝得有些高的地痞正在谈论猥琐之事。

“哥几个,不是我跟你们吹,‘飘仙苑’中的姑娘那才叫一个水灵……”

“王二,你可拉倒吧……要说‘水灵’,那些庸脂俗粉哪里够格,这还得是‘樊氏’……”

“谁说不是呢,只可惜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嘘——你不要命了,那可是胡府的公子……”

“怕个球……就他那孱弱的身子也配得上樊氏这朵灿烂的鲜花……”

却在此时,窦辅从楼梯处走了上来。

他直接来到那群痞子近前,高声道:“刚才那话谁说的……再说一遍……”

方才,他在楼梯间似乎听到了自己、听到了樊氏,

只不过,距离有些远,他听得不是很清楚,故而才叫痞子重复一遍。

不过,这在那些地痞眼里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他们的感觉是:窦辅听到了自己的言语,生气在所难免,前来兴师问罪也是人之常情。

他们虽是地痞流氓,经常干些偷鸡摸狗、欺凌弱小的事。

但是,像窦辅这样豪门士族的子弟,他们可是万万不敢得罪。

刚才那人要不是喝多了,也不敢出此妄言。

现在,看到窦辅就在当面并且带着质问,他们哪还敢继续呆下去,慌忙施礼道歉,而后争先恐后地逃离了酒楼。

“这——”窦辅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就找你们问个话吗,我又不是魔鬼,至于吗,他心中腹诽不已。

无奈之下,他也只好找个空位坐了下来,并且让陈允也入坐,为此还费了好大劲。

窦辅随口道:“他们实在是不像话,不就……”

“可不是,”陈允抢着表现道,“居然敢妄议少主和樊氏的婚事;少主,要不要……”

陈允后面说了些什么,窦辅一句也没听进去。

他已经陷入沉思。

我听到了什么?

樊氏是我的未婚妻?

这是怎么回事?

樊氏不是赵范的嫂子吗?

难道此“樊氏”并非彼“樊氏”?

……

窦辅心中疑惑重重。

陈允见他好似没有听到自己的话,下意识地喊了声“少主”。

窦辅这才回过神来。

他直接拒绝了陈允的提议,有着两千年后的灵魂,“言论自由”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陈允见状,便不再出声、不再自找没趣。

窦辅则是隐隐感到自己的婚事似乎与赵氏兄弟陷害自己之事有关。

这趟酒楼还真不是白来的。

他后面又听到了两条重要的信息。

第一,懿、范两兄弟的父亲是桂阳郡现任太守;

第二,赵懿那日从林中回去后,便一病不起。

怪不得后来赵范做到了桂阳太守,原来是继承来的,

窦辅不由想到。

按理,太守是有任期、并且不可传承的,

只不过……

东汉末年这个乱世也就那么回事了。

赵懿还没死,那就好了,

窦辅心中本就微不足道的负罪感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然,酒楼之行他绝不只听到这么些事,只是那些不重要的听完便被他抛诸脑后。

回到胡府,窦辅直接来到自己的卧室。

现在顾雍已经不住这里。

他拜师后,胡腾便给他安排了另外的住处。

这样最好不过,窦辅可不想学刘备,时不时来个“抵足而眠”。

他直接躺到床榻上,闭目思索。

之前他已经从陈允口中探听到,这郴州县中只有一家樊姓,

而樊家中只有樊氏一名容貌脱俗的女子。

如此基本可以断定自己的未婚妻就是历史上赵范的嫂子——赵懿的妻子。

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莫不是自己的穿越产生了“蝴蝶效应”?

不过,樊氏是自己的未婚妻,我怎么就这么开心呢。

她可是三国美女排行榜上进入前十的尤物啊。

……

接下来的一段时日,窦辅的心情非常美丽。

他的脑中不时跳出自己臆造出来樊氏的绝美容颜。

如果可以见她一面就好了,

窦辅对此如饥似渴。

不过,他还没有丧失理智,

他还知道封建时代未出阁的女子是不会轻易出门的。

所以,与樊氏邂逅的事,他并未强求。

况且,早晚都是自己的人,他也不必急于一时。

现实往往总喜欢不经意间给人一个大嘴把子。

几日后的一天,变故突然来临——

樊家单方面退婚了。

窦辅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便感觉他不是历史类小说的男主角,而是玄幻小说的。

“退婚”,

曾经这个词对他来说是多么得熟悉,又是多么得遥远。

现在,

它就站在窦辅面前向他问好。

窦辅问过父亲其中的原因。

胡腾告诉他:赵懿命不久矣,赵家急需“冲喜”,于是强令樊家退婚、并且强娶樊氏。

窦辅还未从此事中反应过来,

变故又来。

未等和樊氏完婚,

赵懿便和这个世界说拜拜了。

短时间内接二连三的变故,让窦辅有些措手不及。

外在,他不知该如何行事,

心里,同样不知该产生何种滋味。

樊家退婚,按理他该愤怒、难过、不甘……

可是他没有,只是有些可惜。

赵懿去世,按照他该内疚、悲悯、兴奋……

可是他也没有,只是有些恍然。

不过,有一件事他倒是明确、着急想去办,

那便是给赵懿吊丧。

要说他为何要这般做,

只因他需要“召唤点”。

说到这个,他不得不吐槽“系统”一个操蛋的地方。

按理,他见过赵懿、赵范的容貌,又知道他俩的姓名。

如此,赵氏兄弟早该入住【卡牌册】,为他带来召唤点。

可是,史灵却告诉他,这两人的容貌并非他亲眼所见,而是通过老虎的眼睛看到的,因此并不作数。

窦辅听到这么牵强附会的解释,自然是不能接受,当即便找史灵理论。

不过,史灵只轻飘飘说了一句,窦辅便当场败下阵来。

那句话便是:一切解释权归系统所有。

正因为如此,窦辅才要“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对,应该是“孔明给周瑜吊唁”。

“你说什么?”胡腾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要去赵家吊丧。”窦辅重复了一遍。

吊丧可不是小事,他如果要去,必然代表着胡府的脸面。

这就必须要取得胡腾的首肯才行。

胡腾顿时火冒三丈,当场把窦辅臭骂了一顿,而后扔下一句“不允”便拂袖而去。

并且,他还严令门口守卫不许放窦辅出府。

窦辅感到莫名其妙。

他本以为只要随便打个招呼,胡腾便会轻易同意。

没曾想……

胡腾非但没有同意,反而因此大发雷霆。

窦辅实在是不明白其中的道道。

虽说樊家退婚的始作俑者是赵家,胡家也因此被落了脸面,愤怒是应当的,

但,俗话说得好——人死为大。

作为被退婚的当事人,窦辅都能“原谅”赵懿。

胡腾的举动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不管怎么说,胡腾不允,

窦辅也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退下。

胡府大门口,一个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男子正从府中往外走。

“少主你还是回去吧,别为难我们这些小的了。”其中一个守卫无奈道。

他们刚刚接到胡腾禁止窦辅出府的命令,

这会便看到戴着头罩只露出两只眼睛的年轻男子急着出府,

又怎么会联想不到他是窦辅呢。

“是啊,少主,别以为你戴个头罩我就不认识你了。”另一个胆大的守卫附和道。

只见面罩男子并未止步,反而来到近前,而后取下面罩,露出一张年轻的面容。

“顾公子,原来是你啊。”一个守卫讶异道。

“正是顾某,”顾雍解析道:“我突发伤寒,出府求医,担心此病传给他人,故而做此装扮。”

他的话还未说完,那几个守卫便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

“公子快请!”守卫语气中带有强烈的催促色彩。

顾雍也不啰嗦,重新戴上面罩,径自走出胡府大门。

他离开后,那几个守卫便聊开了。

“方才真是吓死宝宝我了。”

“没错,伤寒可是会传染的。”

“方三,袁四,你们两个倒是胆大,居然敢那样说话……幸好他不是少主,不然,呵呵……”

守卫们还未聊过瘾,顾雍便回来了。

方三随口问道:“公子,你怎又回来了?”

“哎……别提了,我这脑袋病糊涂了,居然忘了带诊金。”顾雍边说边往里走。

只一会,他就回返。

接近门口时主动问道:“面罩是否需要取下?”

“却是不必。”袁四急着回道。

“如此甚为不妥。”顾雍边说边取下面罩并且朝那些守卫靠近,继续道:“如若你们因我受罚,我于心何忍。”

那些守卫再一次后退,并且催促顾雍离开。

顾雍也不在意,戴上面罩便走。

一刻钟后,他从外回来。

“顾公子,病瞧好了?”袁四招呼道。

“嗯,医者说没有大碍,用上两剂药便可痊愈,只是……”顾雍回道,“诊金和药费实在太贵,方才所领钱两不足;这不,回来取过还要送去,不然,药材便拿不到手……”

顾雍说完便往里走。

五分钟后,他又经过大门口。

正当他做出取下面罩的动作时,方三阻止了。

“公子,你自行出府,我们信你。”

顾雍也不回话,只是颔了颔首,便离开了。

他转过一个街角,摘下面罩,露出年轻的脸庞。

令人惊奇的是,这张面孔并不是顾雍,

而是窦辅。

赵府,

赵懿过世,满府内外全都挂着白布,府中人员俱是身着丧服。

窦辅来到赵府门前时被守卫拦住。

那些守卫可是知道自家两位少爷、尤其是二少爷跟窦辅不对付。

其中一个守卫早在见到窦辅的第一时间已去通报。

只一会,身着丧服的赵范便是到来。

他走到窦辅面前,直接怒喝道:

“胡辅,你这个杀人凶手竟然还敢前来!”

只见窦辅一脸平静看着赵范,缓缓道:“赵范,你身怀丧兄之痛,心情我可以理解;不过,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怎么就成杀人凶手了;那日你可是在现场,可不好睁着眼睛说瞎话啊!”

“你——”赵范气得说不上话来。

那日的事实在太过怪异,他也不敢保证窦辅牵扯其中。

不过,能够败坏胡辅的名声,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他可不会就此放弃。

于是,他刻意提高声量,道:“胡辅,那日恶虎骤临,我们兄弟与其相距甚远;而你却在虎口下,并且已然吓晕;可那恶虎竟舍近求远,不以你为食,转而袭击我们兄弟,你敢说这不是你的诡计。”

赵范的话语立时引来在场的吊丧者围观。

他们全都窃窃私语,对窦辅指指点点……

                       

小说:青史榜留名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不老的老顽童

角色:窦辅不老的老顽童

军事历史小说《青史榜留名》的作者是“不老的老顽童”。其中精彩内容是:“陈允,结果如何?”窦辅显得有些迫不及待。目前只有一个顾雍,还是个文官。甘宁还未到位。他对演义中的鲍隆和陈应可谓是“求贤若渴”。更重要的是,顾雍只给他带来5个召唤点,还不够继续召唤人才,窦辅把希望寄托在那两人的身上……

评论专区

掌清:之前就奇怪,满遗的书不少,优书又不是没见过,就算是黑书拉黑名单也应该是断断续续的,怎么优书一窝蜂地出现,LK我也常去,也不见有帖子提起这书……原来是起点的APP的缘故……幸好我不装起点app……顺路给个剧毒。

我的重生不一样啊:还可以。。。。。

将明:看的也就是长孙无垢

青史榜留名

《青史榜留名》在线阅读

第6章 变故不断

“陈允,结果如何?”窦辅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目前只有一个顾雍,还是个文官。

甘宁还未到位。

他对演义中的鲍隆和陈应可谓是“求贤若渴”。

更重要的是,顾雍只给他带来5个召唤点,还不够继续召唤人才,窦辅把希望寄托在那两人的身上。

只是,

现实中,

往往是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陈允并没有带回那两人。

对此,窦辅自然是十分扫兴。

不过,陈允却是提到,鲍隆和陈应虽未应允、却也未拒绝。

意思就是:机会还是有滴,看你能不能把握得住。

窦辅知道,这肯定又是系统搞得鬼。

他现在太过强求也是无用,还是那句话——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安抚住自己的情绪,窦辅便领着陈允出府。

他出去有两个目的,一方面自然是熟悉郴县的环境,

更重要的是,他想探查赵氏兄弟为何阴谋陷害自己。

自古以来,“酒楼”便是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

当然,还有“妓馆”也是。

不过,窦辅可不会去逛妓馆,毕竟他还未成年。

所以,很自然地,他便跟在陈允后面前往城中最大的酒楼——解忧阁。

解忧阁的二楼,几个喝得有些高的地痞正在谈论猥琐之事。

“哥几个,不是我跟你们吹,‘飘仙苑’中的姑娘那才叫一个水灵……”

“王二,你可拉倒吧……要说‘水灵’,那些庸脂俗粉哪里够格,这还得是‘樊氏’……”

“谁说不是呢,只可惜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嘘——你不要命了,那可是胡府的公子……”

“怕个球……就他那孱弱的身子也配得上樊氏这朵灿烂的鲜花……”

却在此时,窦辅从楼梯处走了上来。

他直接来到那群痞子近前,高声道:“刚才那话谁说的……再说一遍……”

方才,他在楼梯间似乎听到了自己、听到了樊氏,

只不过,距离有些远,他听得不是很清楚,故而才叫痞子重复一遍。

不过,这在那些地痞眼里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他们的感觉是:窦辅听到了自己的言语,生气在所难免,前来兴师问罪也是人之常情。

他们虽是地痞流氓,经常干些偷鸡摸狗、欺凌弱小的事。

但是,像窦辅这样豪门士族的子弟,他们可是万万不敢得罪。

刚才那人要不是喝多了,也不敢出此妄言。

现在,看到窦辅就在当面并且带着质问,他们哪还敢继续呆下去,慌忙施礼道歉,而后争先恐后地逃离了酒楼。

“这——”窦辅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就找你们问个话吗,我又不是魔鬼,至于吗,他心中腹诽不已。

无奈之下,他也只好找个空位坐了下来,并且让陈允也入坐,为此还费了好大劲。

窦辅随口道:“他们实在是不像话,不就……”

“可不是,”陈允抢着表现道,“居然敢妄议少主和樊氏的婚事;少主,要不要……”

陈允后面说了些什么,窦辅一句也没听进去。

他已经陷入沉思。

我听到了什么?

樊氏是我的未婚妻?

这是怎么回事?

樊氏不是赵范的嫂子吗?

难道此“樊氏”并非彼“樊氏”?

……

窦辅心中疑惑重重。

陈允见他好似没有听到自己的话,下意识地喊了声“少主”。

窦辅这才回过神来。

他直接拒绝了陈允的提议,有着两千年后的灵魂,“言论自由”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陈允见状,便不再出声、不再自找没趣。

窦辅则是隐隐感到自己的婚事似乎与赵氏兄弟陷害自己之事有关。

这趟酒楼还真不是白来的。

他后面又听到了两条重要的信息。

第一,懿、范两兄弟的父亲是桂阳郡现任太守;

第二,赵懿那日从林中回去后,便一病不起。

怪不得后来赵范做到了桂阳太守,原来是继承来的,

窦辅不由想到。

按理,太守是有任期、并且不可传承的,

只不过……

东汉末年这个乱世也就那么回事了。

赵懿还没死,那就好了,

窦辅心中本就微不足道的负罪感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然,酒楼之行他绝不只听到这么些事,只是那些不重要的听完便被他抛诸脑后。

回到胡府,窦辅直接来到自己的卧室。

现在顾雍已经不住这里。

他拜师后,胡腾便给他安排了另外的住处。

这样最好不过,窦辅可不想学刘备,时不时来个“抵足而眠”。

他直接躺到床榻上,闭目思索。

之前他已经从陈允口中探听到,这郴州县中只有一家樊姓,

而樊家中只有樊氏一名容貌脱俗的女子。

如此基本可以断定自己的未婚妻就是历史上赵范的嫂子——赵懿的妻子。

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莫不是自己的穿越产生了“蝴蝶效应”?

不过,樊氏是自己的未婚妻,我怎么就这么开心呢。

她可是三国美女排行榜上进入前十的尤物啊。

……

接下来的一段时日,窦辅的心情非常美丽。

他的脑中不时跳出自己臆造出来樊氏的绝美容颜。

如果可以见她一面就好了,

窦辅对此如饥似渴。

不过,他还没有丧失理智,

他还知道封建时代未出阁的女子是不会轻易出门的。

所以,与樊氏邂逅的事,他并未强求。

况且,早晚都是自己的人,他也不必急于一时。

现实往往总喜欢不经意间给人一个大嘴把子。

几日后的一天,变故突然来临——

樊家单方面退婚了。

窦辅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便感觉他不是历史类小说的男主角,而是玄幻小说的。

“退婚”,

曾经这个词对他来说是多么得熟悉,又是多么得遥远。

现在,

它就站在窦辅面前向他问好。

窦辅问过父亲其中的原因。

胡腾告诉他:赵懿命不久矣,赵家急需“冲喜”,于是强令樊家退婚、并且强娶樊氏。

窦辅还未从此事中反应过来,

变故又来。

未等和樊氏完婚,

赵懿便和这个世界说拜拜了。

短时间内接二连三的变故,让窦辅有些措手不及。

外在,他不知该如何行事,

心里,同样不知该产生何种滋味。

樊家退婚,按理他该愤怒、难过、不甘……

可是他没有,只是有些可惜。

赵懿去世,按照他该内疚、悲悯、兴奋……

可是他也没有,只是有些恍然。

不过,有一件事他倒是明确、着急想去办,

那便是给赵懿吊丧。

要说他为何要这般做,

只因他需要“召唤点”。

说到这个,他不得不吐槽“系统”一个操蛋的地方。

按理,他见过赵懿、赵范的容貌,又知道他俩的姓名。

如此,赵氏兄弟早该入住【卡牌册】,为他带来召唤点。

可是,史灵却告诉他,这两人的容貌并非他亲眼所见,而是通过老虎的眼睛看到的,因此并不作数。

窦辅听到这么牵强附会的解释,自然是不能接受,当即便找史灵理论。

不过,史灵只轻飘飘说了一句,窦辅便当场败下阵来。

那句话便是:一切解释权归系统所有。

正因为如此,窦辅才要“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对,应该是“孔明给周瑜吊唁”。

“你说什么?”胡腾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要去赵家吊丧。”窦辅重复了一遍。

吊丧可不是小事,他如果要去,必然代表着胡府的脸面。

这就必须要取得胡腾的首肯才行。

胡腾顿时火冒三丈,当场把窦辅臭骂了一顿,而后扔下一句“不允”便拂袖而去。

并且,他还严令门口守卫不许放窦辅出府。

窦辅感到莫名其妙。

他本以为只要随便打个招呼,胡腾便会轻易同意。

没曾想……

胡腾非但没有同意,反而因此大发雷霆。

窦辅实在是不明白其中的道道。

虽说樊家退婚的始作俑者是赵家,胡家也因此被落了脸面,愤怒是应当的,

但,俗话说得好——人死为大。

作为被退婚的当事人,窦辅都能“原谅”赵懿。

胡腾的举动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不管怎么说,胡腾不允,

窦辅也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退下。

胡府大门口,一个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男子正从府中往外走。

“少主你还是回去吧,别为难我们这些小的了。”其中一个守卫无奈道。

他们刚刚接到胡腾禁止窦辅出府的命令,

这会便看到戴着头罩只露出两只眼睛的年轻男子急着出府,

又怎么会联想不到他是窦辅呢。

“是啊,少主,别以为你戴个头罩我就不认识你了。”另一个胆大的守卫附和道。

只见面罩男子并未止步,反而来到近前,而后取下面罩,露出一张年轻的面容。

“顾公子,原来是你啊。”一个守卫讶异道。

“正是顾某,”顾雍解析道:“我突发伤寒,出府求医,担心此病传给他人,故而做此装扮。”

他的话还未说完,那几个守卫便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

“公子快请!”守卫语气中带有强烈的催促色彩。

顾雍也不啰嗦,重新戴上面罩,径自走出胡府大门。

他离开后,那几个守卫便聊开了。

“方才真是吓死宝宝我了。”

“没错,伤寒可是会传染的。”

“方三,袁四,你们两个倒是胆大,居然敢那样说话……幸好他不是少主,不然,呵呵……”

守卫们还未聊过瘾,顾雍便回来了。

方三随口问道:“公子,你怎又回来了?”

“哎……别提了,我这脑袋病糊涂了,居然忘了带诊金。”顾雍边说边往里走。

只一会,他就回返。

接近门口时主动问道:“面罩是否需要取下?”

“却是不必。”袁四急着回道。

“如此甚为不妥。”顾雍边说边取下面罩并且朝那些守卫靠近,继续道:“如若你们因我受罚,我于心何忍。”

那些守卫再一次后退,并且催促顾雍离开。

顾雍也不在意,戴上面罩便走。

一刻钟后,他从外回来。

“顾公子,病瞧好了?”袁四招呼道。

“嗯,医者说没有大碍,用上两剂药便可痊愈,只是……”顾雍回道,“诊金和药费实在太贵,方才所领钱两不足;这不,回来取过还要送去,不然,药材便拿不到手……”

顾雍说完便往里走。

五分钟后,他又经过大门口。

正当他做出取下面罩的动作时,方三阻止了。

“公子,你自行出府,我们信你。”

顾雍也不回话,只是颔了颔首,便离开了。

他转过一个街角,摘下面罩,露出年轻的脸庞。

令人惊奇的是,这张面孔并不是顾雍,

而是窦辅。

赵府,

赵懿过世,满府内外全都挂着白布,府中人员俱是身着丧服。

窦辅来到赵府门前时被守卫拦住。

那些守卫可是知道自家两位少爷、尤其是二少爷跟窦辅不对付。

其中一个守卫早在见到窦辅的第一时间已去通报。

只一会,身着丧服的赵范便是到来。

他走到窦辅面前,直接怒喝道:

“胡辅,你这个杀人凶手竟然还敢前来!”

只见窦辅一脸平静看着赵范,缓缓道:“赵范,你身怀丧兄之痛,心情我可以理解;不过,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怎么就成杀人凶手了;那日你可是在现场,可不好睁着眼睛说瞎话啊!”

“你——”赵范气得说不上话来。

那日的事实在太过怪异,他也不敢保证窦辅牵扯其中。

不过,能够败坏胡辅的名声,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他可不会就此放弃。

于是,他刻意提高声量,道:“胡辅,那日恶虎骤临,我们兄弟与其相距甚远;而你却在虎口下,并且已然吓晕;可那恶虎竟舍近求远,不以你为食,转而袭击我们兄弟,你敢说这不是你的诡计。”

赵范的话语立时引来在场的吊丧者围观。

他们全都窃窃私语,对窦辅指指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