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秋江以湛)虞秋江以湛小说_虞秋江以湛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虞秋江以湛小说》,是作者“虞秋”笔下的一部​现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虞秋江以湛,小说详细内容介绍:紫色的闪电划过天边,像是要将这黑夜撕成两截,巨大的雷声掩盖住了屋内痛苦的叫声…

小说:虞秋江以湛小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虞秋

角色:虞秋江以湛

小说《虞秋江以湛》是作者的原创小说,讲述了虞秋江以湛的故事。现已上线,一起来阅读吧:男人捏着女人的下颌,一双狭长的双眸微微的眯起,略带沙哑的低沉嗓音响起:“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午夜。紫色的闪电划过天边,像是要将这黑夜撕成两截,巨大的雷声掩盖住了屋内痛苦的叫声。昏黄的灯光下。男人捏着女人的下颌,一双狭长的双眸微微的眯起,略带沙哑的低沉嗓音响起:“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虞秋被迫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双哭过眼睛润湿异常

评论专区

大国医:写《金鳞开》的罗宋汤,和写其它作品的罗宋汤,不是同一个人吧?

绝对牧师:我发现啰嗦的书点、推、字数、比率都不高、、看来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作者废话个没完也许十个人里面就有7-8个点了右上角的X、还有1-2个看到毒点也会点X、、因为耐心是有限的、

无限之最终恶魔:动漫中二病晚期

虞秋江以湛小说

《虞秋江以湛小说》在线阅读

虞秋江以湛小说第1章  

小说《虞秋江以湛》是作者的原创小说,讲述了虞秋江以湛的故事。
现已上线,一起来阅读吧:男人捏着女人的下颌,一双狭长的双眸微微的眯起,略带沙哑的低沉嗓音响起:“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午夜。
紫色的闪电划过天边,像是要将这黑夜撕成两截,巨大的雷声掩盖住了屋内痛苦的叫声。
昏黄的灯光下。
男人捏着女人的下颌,一双狭长的双眸微微的眯起,略带沙哑的低沉嗓音响起:“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虞秋被迫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双哭过眼睛润湿异常。
明明是楚楚可怜的一副表情,可配上她这张浓郁艳丽的脸蛋却又变成了另外一种风情。
然而,男人的眼神却更加的阴鸷,“说话!”虞秋动了动干涸的嘴唇,“知道。”
“那就出去给我跪着。”
男人将手松开,下床就进了浴室。
虞秋动了动,身上像是被车子碾过一样,她无力的跌了回去。
可还是咬了咬牙,强撑着爬了起来。
地上的衣服已经被撕的粉碎再不能穿,她只好捡起他的衬衫裹在了身上。
然后扶着墙,虚弱的回到属于她的地下室,在贫瘠的衣柜里找了自己的衣服换上。
可是才一动,一股暖流突然涌了出来。
算了算日子,应该是那个提前了。
从卫生间里出来只觉得头昏脑胀,遍体生寒,到床上将自己蜷成一团,用被子将自己紧紧的裹住。
明明额头烫的厉害,可是小腹以下却是如坠冰窑,寒热交织在一起,难受得想吐,她觉得她就快要死了。
正睡的昏昏沉沉,突然‘嘭’的一声,厚实的门板被人生生的踹开了!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一把掀开她身上的被子。
“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不是?”虞秋下意识的攥住枕头的一角,虚弱地说道:“江以湛,我好像病了。”
她的脸色红的异样,呼吸粗重,明显是发烧了。
可江以湛却是视而不见,语气比刚刚还要凌厉,“起来!”鸦羽般的睫毛动了动,她想动,可是身体却完全不听使唤。
江以湛自亲动手,攥着她的手腕,一把将她从床上拽了起来。
“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在,你就得给我去跪着!”虞秋无力争辩,更无力逃脱,只能任由他强行的把自己拖到了外面。
暴雨如注,她刚刚换好的干燥的衣服瞬间浇透。
“跪好!”虞秋慢慢的爬了起来,一双手掌撑着地面,用尽了力气强撑着不让自己再倒下去,像是费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抬头看着他。
“江以湛,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满意?把命赔给你够不够?”“人死不能复生,我要你的命有什么用?”冰冷的声音砸下来,比这雨水还冷。
“那你想怎么样?”江以湛站在廊下,近190的身高遮住了他身后大半的灯光,倾盆的大雨模糊了她的视线,却偏将他那浸满寒霜的眉眼看得一清二楚。
“我要你日日忏悔,我要你用一辈子来赎你和你爸爸造下的孽!”看着这双带着仇恨的眼睛,虞秋忍不住全身颤抖。
雨,一直下。
她跪趴在大雨中,渐渐的失去了意识***一夜的雷电暴雨扫光了多日来的闷气,空气清爽了许多。
不到五点,大宅里的佣人们已经无声无息的开始忙碌起来了,来来往往,似乎没有人看到门口晕着的不省人事的女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太阳升高了一些,刚好洒在廊前。
地上的人终于有了一点反应,她动作不大,被雨水泡的起褶的手指在地面上抓了抓,似乎是想要撑着起来,但最后还是无力的趴了回去。
熟悉的脚步声逐渐靠近,最后在她身边停了下来。
虞秋抬不起头来,只能看得到那锃亮的鞋头,不用猜也知道它的主人是谁。
低沉阴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却不是对她说的。
“找人看看,别让她死了。”
“好的,少爷。”
脚步声渐行渐远,虞秋趴在那里,一颗心如坠冰窖。
她在江家十二年,距离那场车祸也有四年了,四年前她就该离开江家的,他却将她留了下来。
世人皆知,江以湛以德报怨,照江老佣留下的可怜子女。
可除了江家人之外,没有人知道她在这里受着怎样地狱般的折磨。
她曾经无数次想到过死,如果死了,就不用再承受这些了。
可是,她不能!她还有被江以湛送到外国不知下落的弟弟,她还要查明四年前车祸的真相!就算所有人都认为那场车祸是她爸爸被人收买之后故意造成的,但她却坚信,她爸爸是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的。
她要活着,她要好好的活着!只要活着,才有希望!这是他爸爸从前经常对她说过的话,那时候她经常住院,她爸爸就一直这样告诉她,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现在的她的病好了,可是那个会给她温暖臂弯的人却已经不在了。
“爸爸……”这两个字像是一种信念,虚弱的身体被灌注了力量,强撑着慢慢坐了起来。
“醒了?”送走了少爷之后的佟管家又停在了她身边,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厌弃,“看来是死不了了,既然死不了,那就别再杵着了,否则被外人看到,还以为江家虐待你呢。”
虞秋垂着头,艰难的站了起来,晃着身子回了自己的房间,换了衣服后背着书包就出了门,走了半截又转进了厨房。
厨房里的东西不少,可很多东西都不是她能碰的,放在角落的置物架上有早上吃剩下的东西。
东西早就凉透了,她也不在意,拿了两个包子就要出门。
“这包子也是你能吃的?”一个中年女人横眉竖眼的走了过来,一把夺过她手里的包子,从冰箱里拿出了一个放了不知道多少天的馒头,一把砸进了她人怀里。
“吃这个!江家还能给你一口饭吃你就应该感恩戴德了,还想吃好的?呵,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身份!”虞秋依然是面无表情,只是捏着馒头的手指指节已经泛了白。
?

                       

小说:虞秋江以湛小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虞秋

角色:虞秋江以湛

小说《虞秋江以湛》是作者的原创小说,讲述了虞秋江以湛的故事。现已上线,一起来阅读吧:男人捏着女人的下颌,一双狭长的双眸微微的眯起,略带沙哑的低沉嗓音响起:“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午夜。紫色的闪电划过天边,像是要将这黑夜撕成两截,巨大的雷声掩盖住了屋内痛苦的叫声。昏黄的灯光下。男人捏着女人的下颌,一双狭长的双眸微微的眯起,略带沙哑的低沉嗓音响起:“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虞秋被迫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双哭过眼睛润湿异常

评论专区

大国医:写《金鳞开》的罗宋汤,和写其它作品的罗宋汤,不是同一个人吧?

绝对牧师:我发现啰嗦的书点、推、字数、比率都不高、、看来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作者废话个没完也许十个人里面就有7-8个点了右上角的X、还有1-2个看到毒点也会点X、、因为耐心是有限的、

无限之最终恶魔:动漫中二病晚期

虞秋江以湛小说

《虞秋江以湛小说》在线阅读

虞秋江以湛小说第1章  

小说《虞秋江以湛》是作者的原创小说,讲述了虞秋江以湛的故事。
现已上线,一起来阅读吧:男人捏着女人的下颌,一双狭长的双眸微微的眯起,略带沙哑的低沉嗓音响起:“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午夜。
紫色的闪电划过天边,像是要将这黑夜撕成两截,巨大的雷声掩盖住了屋内痛苦的叫声。
昏黄的灯光下。
男人捏着女人的下颌,一双狭长的双眸微微的眯起,略带沙哑的低沉嗓音响起:“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虞秋被迫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双哭过眼睛润湿异常。
明明是楚楚可怜的一副表情,可配上她这张浓郁艳丽的脸蛋却又变成了另外一种风情。
然而,男人的眼神却更加的阴鸷,“说话!”虞秋动了动干涸的嘴唇,“知道。”
“那就出去给我跪着。”
男人将手松开,下床就进了浴室。
虞秋动了动,身上像是被车子碾过一样,她无力的跌了回去。
可还是咬了咬牙,强撑着爬了起来。
地上的衣服已经被撕的粉碎再不能穿,她只好捡起他的衬衫裹在了身上。
然后扶着墙,虚弱的回到属于她的地下室,在贫瘠的衣柜里找了自己的衣服换上。
可是才一动,一股暖流突然涌了出来。
算了算日子,应该是那个提前了。
从卫生间里出来只觉得头昏脑胀,遍体生寒,到床上将自己蜷成一团,用被子将自己紧紧的裹住。
明明额头烫的厉害,可是小腹以下却是如坠冰窑,寒热交织在一起,难受得想吐,她觉得她就快要死了。
正睡的昏昏沉沉,突然‘嘭’的一声,厚实的门板被人生生的踹开了!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一把掀开她身上的被子。
“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不是?”虞秋下意识的攥住枕头的一角,虚弱地说道:“江以湛,我好像病了。”
她的脸色红的异样,呼吸粗重,明显是发烧了。
可江以湛却是视而不见,语气比刚刚还要凌厉,“起来!”鸦羽般的睫毛动了动,她想动,可是身体却完全不听使唤。
江以湛自亲动手,攥着她的手腕,一把将她从床上拽了起来。
“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在,你就得给我去跪着!”虞秋无力争辩,更无力逃脱,只能任由他强行的把自己拖到了外面。
暴雨如注,她刚刚换好的干燥的衣服瞬间浇透。
“跪好!”虞秋慢慢的爬了起来,一双手掌撑着地面,用尽了力气强撑着不让自己再倒下去,像是费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抬头看着他。
“江以湛,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满意?把命赔给你够不够?”“人死不能复生,我要你的命有什么用?”冰冷的声音砸下来,比这雨水还冷。
“那你想怎么样?”江以湛站在廊下,近190的身高遮住了他身后大半的灯光,倾盆的大雨模糊了她的视线,却偏将他那浸满寒霜的眉眼看得一清二楚。
“我要你日日忏悔,我要你用一辈子来赎你和你爸爸造下的孽!”看着这双带着仇恨的眼睛,虞秋忍不住全身颤抖。
雨,一直下。
她跪趴在大雨中,渐渐的失去了意识***一夜的雷电暴雨扫光了多日来的闷气,空气清爽了许多。
不到五点,大宅里的佣人们已经无声无息的开始忙碌起来了,来来往往,似乎没有人看到门口晕着的不省人事的女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太阳升高了一些,刚好洒在廊前。
地上的人终于有了一点反应,她动作不大,被雨水泡的起褶的手指在地面上抓了抓,似乎是想要撑着起来,但最后还是无力的趴了回去。
熟悉的脚步声逐渐靠近,最后在她身边停了下来。
虞秋抬不起头来,只能看得到那锃亮的鞋头,不用猜也知道它的主人是谁。
低沉阴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却不是对她说的。
“找人看看,别让她死了。”
“好的,少爷。”
脚步声渐行渐远,虞秋趴在那里,一颗心如坠冰窖。
她在江家十二年,距离那场车祸也有四年了,四年前她就该离开江家的,他却将她留了下来。
世人皆知,江以湛以德报怨,照江老佣留下的可怜子女。
可除了江家人之外,没有人知道她在这里受着怎样地狱般的折磨。
她曾经无数次想到过死,如果死了,就不用再承受这些了。
可是,她不能!她还有被江以湛送到外国不知下落的弟弟,她还要查明四年前车祸的真相!就算所有人都认为那场车祸是她爸爸被人收买之后故意造成的,但她却坚信,她爸爸是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的。
她要活着,她要好好的活着!只要活着,才有希望!这是他爸爸从前经常对她说过的话,那时候她经常住院,她爸爸就一直这样告诉她,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现在的她的病好了,可是那个会给她温暖臂弯的人却已经不在了。
“爸爸……”这两个字像是一种信念,虚弱的身体被灌注了力量,强撑着慢慢坐了起来。
“醒了?”送走了少爷之后的佟管家又停在了她身边,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厌弃,“看来是死不了了,既然死不了,那就别再杵着了,否则被外人看到,还以为江家虐待你呢。”
虞秋垂着头,艰难的站了起来,晃着身子回了自己的房间,换了衣服后背着书包就出了门,走了半截又转进了厨房。
厨房里的东西不少,可很多东西都不是她能碰的,放在角落的置物架上有早上吃剩下的东西。
东西早就凉透了,她也不在意,拿了两个包子就要出门。
“这包子也是你能吃的?”一个中年女人横眉竖眼的走了过来,一把夺过她手里的包子,从冰箱里拿出了一个放了不知道多少天的馒头,一把砸进了她人怀里。
“吃这个!江家还能给你一口饭吃你就应该感恩戴德了,还想吃好的?呵,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身份!”虞秋依然是面无表情,只是捏着馒头的手指指节已经泛了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