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零零苏渊)指上蜻蛉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指上蜻蛉》最新热门小说

现代言情《指上蜻蛉》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天青云舒”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季零零苏渊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这本书讲述了一个浪漫励志的青春故事

青梅竹马,高中同桌,从校服到婚纱,说的正是女主季零零和男主苏渊

大学毕业后的暑假,他们坐在高中校园的看台上
“为什么,那幅画叫指上蜻蛉啊?”季零零歪着头,用她那水灵灵的眼睛看着苏渊
“你猜?”苏渊逗着她
“害,你可真是……我要是还知道……”
“所以,要我告诉你吗?”

小说:指上蜻蛉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天青云舒

角色:季零零苏渊

现代言情小说《指上蜻蛉》的作者是“天青云舒”。其中精彩内容是:1.自从军训后,季零零和打了鸡血一样,励志要在学校好好学习。“我,季零零,上对着这天花板,下对着这沙发垫,天花板就是天,沙发垫就是地,我对着这天,对着这地,我决定,从今天开始,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为祖国尽一份力,建设美丽中国。”她站在沙发上,手里紧抓着手机,拿手机向上对着天花板后又向下对着沙发垫,说完话,她在沙发上来回走动,嘴里念叨着“我能行,我能行……”,这一操作属实像做法事。季妈妈不在家,她可乐疯了,开辟了新天地。“妈妈不在家,没人管我,真好……

评论专区

砸锅卖铁去上学:晋江言情我第一次看到这么无聊的星际打脸文,快逃!!!(据说后面还行,但这个开头,实在天雷滚滚,不愿再看)

术士的星空:摸了摸鼻子…摸了摸鼻子…摸了摸鼻子。请原谅我的强迫症,这动作老让我想起吴三桂……看到一半啃不动了,太干了,人物刻画没有印象,还有一些所谓的**,难道我看的是洁版?觉得还不如网上一些段子手编的带感。

血税:很细腻有古典味道的书 大哥5分拉高下评分 作者加油

指上蜻蛉

《指上蜻蛉》在线阅读

第六章 好好学习

1.

自从军训后,季零零和打了鸡血一样,励志要在学校好好学习。

“我,季零零,上对着这天花板,下对着这沙发垫,天花板就是天,沙发垫就是地,我对着这天,对着这地,我决定,从今天开始,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为祖国尽一份力,建设美丽中国。”她站在沙发上,手里紧抓着手机,拿手机向上对着天花板后又向下对着沙发垫,说完话,她在沙发上来回走动,嘴里念叨着“我能行,我能行……”,这一操作属实像做法事。

季妈妈不在家,她可乐疯了,开辟了新天地。

“妈妈不在家,没人管我,真好。”她一屁股坐了下去,又开始念叨着“我爱学习,学习爱我……天灵灵,地灵灵……各位神仙保佑我……”

好家伙,做了法事后,这又拜上了菩萨了?她的奇奇怪怪,有时让人费解。

学习一般般,心里得有慰藉。

在家疯玩了两天,季零零可算玩开心了。

她拿着新到的稿费,去买了自己最喜欢的作者大大苏七的书《槐夏》,去理了一个发,八字刘海儿变平流海儿。

周三,上学。

天气不错,心情不错。

经过前几天的连绵雨,温度不那么高,不冷也不热,空气也很清新。

雨洗刷过后的街道和商铺,干净整洁,街道旁的榕树葱葱郁郁,密密匝匝,锈褐色气根若发丝垂下,它们相隔有距,宽大树冠连成碧荫,盘根如卧龙。

季零零穿着校服,走在茂密的榕树下。短袖白衬衫,红色蝴蝶结,藏青色百褶裙,白色长袜,白色帆布鞋。她拿着藏青色西服外套,扎着高高的长马尾,好青春洋溢。

她人美衣服也美,一个甜妹!脸润如白瓷,吹弹可破;头发漆黑,顺直,茂密;前额垂下一帘蓬松柔滑的平刘海儿;一对柳叶眉;黑长而卷翘的睫毛下黑白分明的杏眼,眼瞳浅褐色,眼睛清澈透亮;脸颊自带淡淡红晕;鼻子高挺,仔细侧看有微微驼峰;桃心唇,上唇M唇形,下唇饱满,两部分巧妙结合在一起,形成完美桃心;她嘴角上扬时,笑起来尤为好看;耳旁的碎发簌簌;脖颈白皙细长。整体观之,清纯可爱,让人忍不住稀罕她。

到了校门口,她刷着走读卡,慢悠悠走路,身后两个个女生叫住了她。

“零零,早上好!”原来是刚从食堂吃完早饭的王诗琪和陈思念。

“早上好,诗琪,思念。”季零零转身对她们笑着招了招手。

“零零,你穿的校服好好看啊!”王诗琪真诚夸奖。

“你们穿得也好看啊!可漂亮了!诗琪有一种邻家女孩儿的可爱,思念穿着校服,很知性。”这波商业吹捧,可算整明白了。

其实一直这么回答,提问,有时是一种负担,大多数人都很在意别人评价,通过别人的评价来看待自己。有时对方没夸在点子上,自己就很不舒服,有的人会很生气,甚至因为这事绝交什么的。所以说干嘛要在意别人的评价呢?你在意自己,别人或许没有在意你。

“哦,是吗?”王诗琪好奇着。

“谢谢你,大家都好看。”陈思念已然接受了季零零的夸奖。

“嗯,我们一起去教室吧。”王诗琪邀请着。

“好啊!”

早自习上完,教室竟然睡倒一大片。

多数是放假玩够了,就连苏渊也顶着黑眼圈趴着睡觉,她却精神抖擞。

季零零这时才好好注意到苏渊,他们男生的校服,他枕在藏青色西服外套和藏青色领带上,穿着短袖白体恤,藏青色长裤,白色帆布鞋。

“苏公子,我可第一次见你有黑眼圈,还睡觉,你这是……”

“嗯……昨晚谭铭和季逸轩让我和他们一起玩游戏……打赌来着……”苏渊变怨种。

“诶,苏渊别说了,补觉吧……”季逸轩趴在翻开的语文书上,无精打采。

“等会儿,苏渊,你说什么打赌?”季零零疑惑。

“没什么,姑姑……就一个乐子,别理就行。”季逸轩辩解。

苏渊睡得晕晕乎乎,感觉周围一片星星围绕着自己的头。

季零零拿出家里带着的吃的,光明正大的吃着。

还是美食好!就很美滋滋。

读书读得她有些小累,她就奖励自己吃一把坚果。

她“嘣嘣嘣”嚼着,先是一粒一口,后面直接拿起剩下的坚果倒入口中,腮帮子鼓如小仓鼠,可可爱爱。

上午课间操集合。

校领导讲了好多事情,季零零从开始认真听到完全出神。

……

“七班季零零、苏渊。”校领导念着名单。

排着队的季零零发着呆,一直木着。

“叫你呢!季零零。”前面的一位女同学提醒 。

“啊?叫我干什么?”她有些迷糊。

“叫你上台!”站在她后面的一位女生提醒。

什么意思?上什么台?我被校长抓包了?上台点名批评?都怪自己走神了,还有怎么这些同学说话不说清楚啊?

“走吧,别迷糊了,是叫我们上台去领军训奖状。”苏渊从后面走上前找她,和她一起去领奖状。

听了这话,季零零才放下心来,是这么一回事。

他们上台领了奖状,然后在旁边的阶梯上集体拍照。

2.

课间操回来路上。

“诶,你听说没有,我们的校服是上一届部分学长学姐代表和老师们一起看的。”王诗琪对另一位女生说着,不知从哪里打听到消息。

“哦,是吗?”

“我昨晚上听三班一个同学说的,她姐姐是学生代表之一,听说选了很久,学生们想选藏青色的校服,老师们想选白蓝运动校服,最后在一个学姐的全力争取下,老师们支持学生,选择了藏青色校服。”

“我觉得挺好啊,好看还实用!学校也尊重了学生的选择,不像有些学校叫学生去,就是装个样子,早就定好了。”

“这倒是,我们南华就是不错!”

季零零在后面听着,窃喜着,那个全力争取的学姐就是自己的表姐。

那时她去四楼帮舅舅跑腿拿黑板用的笔。正听见一间会议室里在讨论着什么,一看才了解,是学生和老师在挑选校服。

她好奇,透过会议室窗户的缝隙看。

“老师们,请容我说一句:老师们选择白蓝运动校服……”

季零零在短短的几分钟里,被震撼到。

好好学习真的很重要,说话兼顾各方,有理有据,巧舌如簧。

她坐在位置上,将标兵奖状沿着窄边卷成圆筒,再用包里的一次性发绳捆住,塞入自己的帆布包里,挂在书桌旁的挂钩上。

苏渊把标兵奖状放入他买的辅导书里。放好后继续枕着补觉。

真是开心的一天。

铃声响起,这是上午的最后一节,老师上的课。

“同学们,上课。”语文老师秦老师挺着他的啤酒肚,穿着他的短袖条纹polo衫,已经站在讲台上。他每次都会提前一两分钟到教室,然后放好语文课本、教辅,喝上一杯茶,和七班同学聊天。最后再等铃声响起。

“起立!”季逸轩这个高音喇叭,给季零零吓了一跳。

“秦老师好!”七班同学站立弯腰。

“同学们好,请坐下。”秦老师声音温柔。

“今天我们学习诗两首,雨巷和再别康桥。”

“请同学们打开课本xx页,大家先朗读一遍,预备起。”

“《雨巷》戴望舒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撑着油纸伞……”

……

秦老师拿着书来回走动着,从苏渊位置旁经过。

……

苏渊试了掐自己,可依旧没效果。

苏渊读着读着,快挺不住了,他的眼睛没有光,布满血丝,眼闭耷拉着,不想分家,他用右手支撑着仅有的倔强。

“铃铛。”苏渊盯着课本小声喊着。

奈何季零零全神贯注拿着课本读课文。“ 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

没有办法,他用左胳膊肘轻轻碰了一下季零零的右胳膊肘。

季零零注意到他一脸困样,点了点头。

她假装张嘴读着课文,两手从课桌上放下,摸索着书包里的东西。

她悄咪咪将东西放在他的手里然后继续读。

“ 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这时秦老师放下课本,拿起讲桌上的手机,急冲冲出门接了一个电话。

苏渊努力睁开眼睛,一看,手里一小瓶风油精。

他也学着季零零张口无声读着课本。

他涂了一点在太阳穴,没一会儿人就清醒了。

只是风油精清凉是清凉,太熏人了,他的眼睛睁不开,根根分明,细长卷翘得睫毛死死抵住风油精的侵扰。

季逸轩用面前堆积特别整齐的书籍挡着自己,低着头,右手撑着,却一动也不动。

成诚用他的秀发也掩饰着自己睡觉的事实。

季零零专心读课文。

课文读完后,一阵呼噜声传来。“呼……呼……呼……”

苏渊拍了拍他的背,睡如死猪。

季零零小声叫着季逸轩名字,更是不行。

两人相看无奈。

秦老师站在讲台上,放下课本,“哪里来的雷震子?”

同学们大笑不止,“哈哈哈”“鹅鹅鹅”各种奇葩笑声特别大。

季逸轩这时竟然摸了摸头换了一个姿势睡,他换了一只手撑着。

秦老师看了看讲台上的座次表,走下讲台,在他耳旁。

一声中气十足的“季逸轩。”,让他惊醒。

他有些生气,以为是哪一个同学逗他玩,但他抬头看了看秦老师,都快吓死人了。

“季逸轩,你后面的同学都在提醒你,你没反应,以后早点睡。”

秦老师看了看他的同桌,说着:“你学学你同桌,你看他多认真。”

“等会儿,你让开。”季逸轩把椅子端起往前坐,秦老师拨开成诚的头发。

只见成诚头发遮着部分眼镜,秦老师轻轻摘下他的眼镜,发现又是一双眼睛,成诚撑着右手,低着头,闭着眼睛,口水直流。

好家伙,眼睛是画的!他在眼镜上画了一对眼睛,又在眼皮上在画了一对眼睛,睡仙啊!藏的最深。

秦老师边喊着他的名字,边拍了拍成诚的肩,成诚依旧不动。

秦老师已经放弃叫醒他,让他继续睡。

秦老师不得不感叹:“季逸轩,成诚,你两真是卧龙凤雏,一个睡灵,一个睡仙。”

其他同学狂笑。

秦老师背着双手,摇着头走向讲台。

“以后想睡觉,就在最后一排同学的座位后站着,特别想睡觉,控制不住,就去办公室去睡。”

“季逸轩等成诚醒了,和他说一下。”

“现在,我们继续上课。”

……

成诚一觉睡到了中午,大家都离开教室去吃饭了。

他揉了眼睛,“人呢?”

3.

季零零今天过得特别充实,上午、下午、晚上,老师一上完课,她就会在十分钟课间好好休息,在窗户边看着雪松;看高考作文等摘抄;小憩一会儿;和同学聊聊天;拟着网文大纲;她练着英语衡水字体。

自习课时,她翻着课本和辅导书,在笔记本上做好学习总结;她提前预习下一课,在不懂的地方打上问号,留着回家上网查,或者问老师,问同学;她做着各科课后作业;她做着辅导书上的习题。

晚上有二十分钟课间,她一个人跑下楼梯,去操场跑步,迎着风,先走一段,跑一段,再连跑两圈,然后拉伸。

回家后休息好,带着季泡泡转小区,散散步。

接着继续做她自己喜欢的事情,写网文,投杂志社,投出版社等。

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勇敢尝试,像自己喜欢的作者大大一样,像自己喜欢的表姐一样,努力努力再努力,优秀优秀再优秀,成为自己所喜欢的自己,成为自己想成为的自己,去见更多优秀的人,去见更多优美的风景……

世界那么大,她想去看看。

                       

小说:指上蜻蛉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天青云舒

角色:季零零苏渊

现代言情小说《指上蜻蛉》的作者是“天青云舒”。其中精彩内容是:1.自从军训后,季零零和打了鸡血一样,励志要在学校好好学习。“我,季零零,上对着这天花板,下对着这沙发垫,天花板就是天,沙发垫就是地,我对着这天,对着这地,我决定,从今天开始,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为祖国尽一份力,建设美丽中国。”她站在沙发上,手里紧抓着手机,拿手机向上对着天花板后又向下对着沙发垫,说完话,她在沙发上来回走动,嘴里念叨着“我能行,我能行……”,这一操作属实像做法事。季妈妈不在家,她可乐疯了,开辟了新天地。“妈妈不在家,没人管我,真好……

评论专区

砸锅卖铁去上学:晋江言情我第一次看到这么无聊的星际打脸文,快逃!!!(据说后面还行,但这个开头,实在天雷滚滚,不愿再看)

术士的星空:摸了摸鼻子…摸了摸鼻子…摸了摸鼻子。请原谅我的强迫症,这动作老让我想起吴三桂……看到一半啃不动了,太干了,人物刻画没有印象,还有一些所谓的**,难道我看的是洁版?觉得还不如网上一些段子手编的带感。

血税:很细腻有古典味道的书 大哥5分拉高下评分 作者加油

指上蜻蛉

《指上蜻蛉》在线阅读

第六章 好好学习

1.

自从军训后,季零零和打了鸡血一样,励志要在学校好好学习。

“我,季零零,上对着这天花板,下对着这沙发垫,天花板就是天,沙发垫就是地,我对着这天,对着这地,我决定,从今天开始,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为祖国尽一份力,建设美丽中国。”她站在沙发上,手里紧抓着手机,拿手机向上对着天花板后又向下对着沙发垫,说完话,她在沙发上来回走动,嘴里念叨着“我能行,我能行……”,这一操作属实像做法事。

季妈妈不在家,她可乐疯了,开辟了新天地。

“妈妈不在家,没人管我,真好。”她一屁股坐了下去,又开始念叨着“我爱学习,学习爱我……天灵灵,地灵灵……各位神仙保佑我……”

好家伙,做了法事后,这又拜上了菩萨了?她的奇奇怪怪,有时让人费解。

学习一般般,心里得有慰藉。

在家疯玩了两天,季零零可算玩开心了。

她拿着新到的稿费,去买了自己最喜欢的作者大大苏七的书《槐夏》,去理了一个发,八字刘海儿变平流海儿。

周三,上学。

天气不错,心情不错。

经过前几天的连绵雨,温度不那么高,不冷也不热,空气也很清新。

雨洗刷过后的街道和商铺,干净整洁,街道旁的榕树葱葱郁郁,密密匝匝,锈褐色气根若发丝垂下,它们相隔有距,宽大树冠连成碧荫,盘根如卧龙。

季零零穿着校服,走在茂密的榕树下。短袖白衬衫,红色蝴蝶结,藏青色百褶裙,白色长袜,白色帆布鞋。她拿着藏青色西服外套,扎着高高的长马尾,好青春洋溢。

她人美衣服也美,一个甜妹!脸润如白瓷,吹弹可破;头发漆黑,顺直,茂密;前额垂下一帘蓬松柔滑的平刘海儿;一对柳叶眉;黑长而卷翘的睫毛下黑白分明的杏眼,眼瞳浅褐色,眼睛清澈透亮;脸颊自带淡淡红晕;鼻子高挺,仔细侧看有微微驼峰;桃心唇,上唇M唇形,下唇饱满,两部分巧妙结合在一起,形成完美桃心;她嘴角上扬时,笑起来尤为好看;耳旁的碎发簌簌;脖颈白皙细长。整体观之,清纯可爱,让人忍不住稀罕她。

到了校门口,她刷着走读卡,慢悠悠走路,身后两个个女生叫住了她。

“零零,早上好!”原来是刚从食堂吃完早饭的王诗琪和陈思念。

“早上好,诗琪,思念。”季零零转身对她们笑着招了招手。

“零零,你穿的校服好好看啊!”王诗琪真诚夸奖。

“你们穿得也好看啊!可漂亮了!诗琪有一种邻家女孩儿的可爱,思念穿着校服,很知性。”这波商业吹捧,可算整明白了。

其实一直这么回答,提问,有时是一种负担,大多数人都很在意别人评价,通过别人的评价来看待自己。有时对方没夸在点子上,自己就很不舒服,有的人会很生气,甚至因为这事绝交什么的。所以说干嘛要在意别人的评价呢?你在意自己,别人或许没有在意你。

“哦,是吗?”王诗琪好奇着。

“谢谢你,大家都好看。”陈思念已然接受了季零零的夸奖。

“嗯,我们一起去教室吧。”王诗琪邀请着。

“好啊!”

早自习上完,教室竟然睡倒一大片。

多数是放假玩够了,就连苏渊也顶着黑眼圈趴着睡觉,她却精神抖擞。

季零零这时才好好注意到苏渊,他们男生的校服,他枕在藏青色西服外套和藏青色领带上,穿着短袖白体恤,藏青色长裤,白色帆布鞋。

“苏公子,我可第一次见你有黑眼圈,还睡觉,你这是……”

“嗯……昨晚谭铭和季逸轩让我和他们一起玩游戏……打赌来着……”苏渊变怨种。

“诶,苏渊别说了,补觉吧……”季逸轩趴在翻开的语文书上,无精打采。

“等会儿,苏渊,你说什么打赌?”季零零疑惑。

“没什么,姑姑……就一个乐子,别理就行。”季逸轩辩解。

苏渊睡得晕晕乎乎,感觉周围一片星星围绕着自己的头。

季零零拿出家里带着的吃的,光明正大的吃着。

还是美食好!就很美滋滋。

读书读得她有些小累,她就奖励自己吃一把坚果。

她“嘣嘣嘣”嚼着,先是一粒一口,后面直接拿起剩下的坚果倒入口中,腮帮子鼓如小仓鼠,可可爱爱。

上午课间操集合。

校领导讲了好多事情,季零零从开始认真听到完全出神。

……

“七班季零零、苏渊。”校领导念着名单。

排着队的季零零发着呆,一直木着。

“叫你呢!季零零。”前面的一位女同学提醒 。

“啊?叫我干什么?”她有些迷糊。

“叫你上台!”站在她后面的一位女生提醒。

什么意思?上什么台?我被校长抓包了?上台点名批评?都怪自己走神了,还有怎么这些同学说话不说清楚啊?

“走吧,别迷糊了,是叫我们上台去领军训奖状。”苏渊从后面走上前找她,和她一起去领奖状。

听了这话,季零零才放下心来,是这么一回事。

他们上台领了奖状,然后在旁边的阶梯上集体拍照。

2.

课间操回来路上。

“诶,你听说没有,我们的校服是上一届部分学长学姐代表和老师们一起看的。”王诗琪对另一位女生说着,不知从哪里打听到消息。

“哦,是吗?”

“我昨晚上听三班一个同学说的,她姐姐是学生代表之一,听说选了很久,学生们想选藏青色的校服,老师们想选白蓝运动校服,最后在一个学姐的全力争取下,老师们支持学生,选择了藏青色校服。”

“我觉得挺好啊,好看还实用!学校也尊重了学生的选择,不像有些学校叫学生去,就是装个样子,早就定好了。”

“这倒是,我们南华就是不错!”

季零零在后面听着,窃喜着,那个全力争取的学姐就是自己的表姐。

那时她去四楼帮舅舅跑腿拿黑板用的笔。正听见一间会议室里在讨论着什么,一看才了解,是学生和老师在挑选校服。

她好奇,透过会议室窗户的缝隙看。

“老师们,请容我说一句:老师们选择白蓝运动校服……”

季零零在短短的几分钟里,被震撼到。

好好学习真的很重要,说话兼顾各方,有理有据,巧舌如簧。

她坐在位置上,将标兵奖状沿着窄边卷成圆筒,再用包里的一次性发绳捆住,塞入自己的帆布包里,挂在书桌旁的挂钩上。

苏渊把标兵奖状放入他买的辅导书里。放好后继续枕着补觉。

真是开心的一天。

铃声响起,这是上午的最后一节,老师上的课。

“同学们,上课。”语文老师秦老师挺着他的啤酒肚,穿着他的短袖条纹polo衫,已经站在讲台上。他每次都会提前一两分钟到教室,然后放好语文课本、教辅,喝上一杯茶,和七班同学聊天。最后再等铃声响起。

“起立!”季逸轩这个高音喇叭,给季零零吓了一跳。

“秦老师好!”七班同学站立弯腰。

“同学们好,请坐下。”秦老师声音温柔。

“今天我们学习诗两首,雨巷和再别康桥。”

“请同学们打开课本xx页,大家先朗读一遍,预备起。”

“《雨巷》戴望舒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撑着油纸伞……”

……

秦老师拿着书来回走动着,从苏渊位置旁经过。

……

苏渊试了掐自己,可依旧没效果。

苏渊读着读着,快挺不住了,他的眼睛没有光,布满血丝,眼闭耷拉着,不想分家,他用右手支撑着仅有的倔强。

“铃铛。”苏渊盯着课本小声喊着。

奈何季零零全神贯注拿着课本读课文。“ 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

没有办法,他用左胳膊肘轻轻碰了一下季零零的右胳膊肘。

季零零注意到他一脸困样,点了点头。

她假装张嘴读着课文,两手从课桌上放下,摸索着书包里的东西。

她悄咪咪将东西放在他的手里然后继续读。

“ 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这时秦老师放下课本,拿起讲桌上的手机,急冲冲出门接了一个电话。

苏渊努力睁开眼睛,一看,手里一小瓶风油精。

他也学着季零零张口无声读着课本。

他涂了一点在太阳穴,没一会儿人就清醒了。

只是风油精清凉是清凉,太熏人了,他的眼睛睁不开,根根分明,细长卷翘得睫毛死死抵住风油精的侵扰。

季逸轩用面前堆积特别整齐的书籍挡着自己,低着头,右手撑着,却一动也不动。

成诚用他的秀发也掩饰着自己睡觉的事实。

季零零专心读课文。

课文读完后,一阵呼噜声传来。“呼……呼……呼……”

苏渊拍了拍他的背,睡如死猪。

季零零小声叫着季逸轩名字,更是不行。

两人相看无奈。

秦老师站在讲台上,放下课本,“哪里来的雷震子?”

同学们大笑不止,“哈哈哈”“鹅鹅鹅”各种奇葩笑声特别大。

季逸轩这时竟然摸了摸头换了一个姿势睡,他换了一只手撑着。

秦老师看了看讲台上的座次表,走下讲台,在他耳旁。

一声中气十足的“季逸轩。”,让他惊醒。

他有些生气,以为是哪一个同学逗他玩,但他抬头看了看秦老师,都快吓死人了。

“季逸轩,你后面的同学都在提醒你,你没反应,以后早点睡。”

秦老师看了看他的同桌,说着:“你学学你同桌,你看他多认真。”

“等会儿,你让开。”季逸轩把椅子端起往前坐,秦老师拨开成诚的头发。

只见成诚头发遮着部分眼镜,秦老师轻轻摘下他的眼镜,发现又是一双眼睛,成诚撑着右手,低着头,闭着眼睛,口水直流。

好家伙,眼睛是画的!他在眼镜上画了一对眼睛,又在眼皮上在画了一对眼睛,睡仙啊!藏的最深。

秦老师边喊着他的名字,边拍了拍成诚的肩,成诚依旧不动。

秦老师已经放弃叫醒他,让他继续睡。

秦老师不得不感叹:“季逸轩,成诚,你两真是卧龙凤雏,一个睡灵,一个睡仙。”

其他同学狂笑。

秦老师背着双手,摇着头走向讲台。

“以后想睡觉,就在最后一排同学的座位后站着,特别想睡觉,控制不住,就去办公室去睡。”

“季逸轩等成诚醒了,和他说一下。”

“现在,我们继续上课。”

……

成诚一觉睡到了中午,大家都离开教室去吃饭了。

他揉了眼睛,“人呢?”

3.

季零零今天过得特别充实,上午、下午、晚上,老师一上完课,她就会在十分钟课间好好休息,在窗户边看着雪松;看高考作文等摘抄;小憩一会儿;和同学聊聊天;拟着网文大纲;她练着英语衡水字体。

自习课时,她翻着课本和辅导书,在笔记本上做好学习总结;她提前预习下一课,在不懂的地方打上问号,留着回家上网查,或者问老师,问同学;她做着各科课后作业;她做着辅导书上的习题。

晚上有二十分钟课间,她一个人跑下楼梯,去操场跑步,迎着风,先走一段,跑一段,再连跑两圈,然后拉伸。

回家后休息好,带着季泡泡转小区,散散步。

接着继续做她自己喜欢的事情,写网文,投杂志社,投出版社等。

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勇敢尝试,像自己喜欢的作者大大一样,像自己喜欢的表姐一样,努力努力再努力,优秀优秀再优秀,成为自己所喜欢的自己,成为自己想成为的自己,去见更多优秀的人,去见更多优美的风景……

世界那么大,她想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