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北钱苏苏《神帅无双》完结版免费阅读_(林北钱苏苏)全本阅读

小说《神帅无双》,超级好看的奇幻玄幻小说,主角是林北钱苏苏,是著名作者“一起发财”打造的,故事梗概:男主是林羽女主是沈卿月的小说《神帅无双》又名《护国利剑》他是北境狼军的首领!叱咤世界的杀神! 十五年前,遭大伯陷害,家破人亡,幸得沈家搭救 十五年后,战神归来!快意恩仇! 沈家的活命之恩,我愿以一生偿还! 林家的破家之恨,提刀纵马灭你满门!

小说:神帅无双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一起发财

角色:林北钱苏苏

热门小说《神帅无双》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一起发财”的又一力作。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山穷水尽龙国,东海一处孤僻岛屿之上,伫立着一座规模庞大的监狱。镇龙狱!此时的一间监舍中,林北迎着阳光,双眼直直盯着手中的一块石英表。直至石英表的时间来到正午12时,林北终于沉吟道:距离我妈上次打电话报平安已经超过一个月了,她老人家不会是出什么意外了吧?”想到这,林北直接跃下松软的床铺,轻轻打开厚重的铁门,径直走出监舍。他这间的门,没有锁。不是狱卒忘了锁,而是不敢锁!因为……

评论专区

拳镇山河:中二病气息。。。男主简直有病第二章那男配,动不动就身后偷袭还死穴。。。练武连武德都不要了。。。简直垃圾小说典型

西游直播间:什么玩意儿

火影之琉璃刃:文笔一流,感情细腻动人,主角坚韧强大,少见的变百文能达到这种水准的,个人仙草,另外,和红在一起了好评

神帅无双

《神帅无双》在线阅读

第1章

第1章 山穷水尽龙国,东海一处孤僻岛屿之上,伫立着一座规模庞大的监狱。
镇龙狱!
此时的一间监舍中,林北迎着阳光,双眼直直盯着手中的一块石英表。
直至石英表的时间来到正午12时,林北终于沉吟道:距离我妈上次打电话报平安已经超过一个月了,她老人家不会是出什么意外了吧?”
想到这,林北直接跃下松软的床铺,轻轻打开厚重的铁门,径直走出监舍。
他这间的门,没有锁。
不是狱卒忘了锁,而是不敢锁!
因为。
林北,就是这座镇龙狱的王!
三年前,林北还是一个正在医学院读大三的医学生,但他的好兄弟吴洛,在一次夜间飙车的时候,不慎撞上一位走夜路的女孩,造成对方当场重伤,双腿瘫痪。
吴洛是江城有名的纨绔子弟,家里更是当地的地头蛇,但因为他还有一起案子背在身上,不适合再多生事端,便拜托同在一辆车上的林北顶下这件事情。
吴洛答应林北,如果他因此要坐牢的话,出狱就给他五十万现金,外加一家KTV一半的股份,并且会好好照顾他体弱多病的母亲,以及到谈婚论嫁地步的未婚妻。
林北念在兄弟情深,又因为吴洛的开价实在太高,当时脑子一热,便答应了下来。
于是,他因为酒驾肇事,被判三年牢狱,所分配的,恰好就是这座人称食人岛的镇龙狱。
镇龙狱里,关押的凡人层次不一,高低上限差距非常大,上至穷凶极恶的海外杀手雇佣兵,下至偷鸡摸狗的小流氓,这里都有。
而林北一个初入社会的大学生进入这里,绝对会被啃得连渣都不剩。
万幸,他随身携带的一个祖传葫芦里,居然藏着一份上古传承,让林北一夜间习得仙鸿神术,自此眼能入肉观五脏,手可银针判生死。
凭借这般本事,林北靠一手医术治遍整个镇龙狱,小到囚犯,上至狱卒,哪怕是典狱长,都来找林北看过病。
至于那些不找林北看病,还敢冒犯他的,不是在监舍中暴毙,就是变成疯子,被送进了残障人士专用的特殊监房。
典狱长办公室前。
林北一路走来,所有见到他的人,不论是囚犯和狱卒,全都会微微点头,礼貌道一声:林先生好!”
而在林北刚到门口,办公室大门就被打开,一个身着军服,体态端正的中年人,主动迎着林北走了进去。
林先生,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他就是镇龙狱的典狱长,万从龙。
但他在林北面前,却只能点头哈腰,一片恭敬,只因两年前万从龙被投毒,他们一家的性命,都是林北救下的。
林北没有客气,走进办公室直接说道:我要出狱。”
万从龙一惊:林先生,这里呆得好好的,您的刑期也还差半年,怎么突然就要提前出去了?”
林北淡淡道:三年来,我妈每个月都会给我打一次电话报平安,这个月她没打,我要回去看看。”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万从龙点点头,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待电话接通,他的语气变得严厉:把所有的减刑手续都给林先生过一遍,十分钟后,我要送他出狱。”
交代完这一切,万从龙收起电话,客气道:林先生,还有什么需要吗?”
林北考虑一番,说道:我听说坐牢出来的人,很多都会被安排一份工作,给我也安排一个吧。”
万从龙顿时更加摸不着头脑:倒是有一份医院清洁工的工作。
但是林先生,那都是出于人道关怀,为了让表现好的囚犯更好融入社会才安排的,以您的能力,根本就不需要这些吧?”
林北淡笑道:有份工作,我妈看到也能安心一些,你尽管安排就好,去不去那是我的事。”
我明白了,这就给您安排。”
万从龙恭敬应下。
十分钟后,林北在整个镇龙狱的盛大欢送下,离开了东海。
江城。
一身干净的林北,踏足在一处老旧的街道上。
三年了,我终于回来了。”
感慨一声,林北依照记忆,走过陈旧的街道,来到一处陈旧的老楼之前。
这座油漆脱落,墙面满是裂纹的房子,就是他住了二十多年的地方。
只是,如今的老楼却有些不一样了。
印象中,老楼虽旧,但母亲会在楼前种植很多花草,哪怕是昏暗的小巷,也永远都是春意盎然,生机勃勃,二十多年都不间断。
可如今,老楼前却是一片荒芜,甚至窗前的花盆,里面的花草尽数枯萎,从干裂的泥土可以看出,这里已经有许久没有人打理了。
心系母亲的林北,心头升起一股不安,拿出钥匙推门而入。
可映入眼帘的一幕,却让他直接愣在原地。
昏暗的房间内,家具杂乱不堪,角落遍布灰尘。
一个身形枯瘦,面容憔悴的妇人,此时正坐在正对大门的沙发上,一双老眼直直望着大门,望眼欲穿。
对着林北,老妇人直接说道:我家也没什么好东西,想要拿什么就尽管拿吧。
只是门口那双鞋子不要拿走,我儿子最喜欢那双鞋子了,他回来了……要穿的……”说到这,林北才终于发现,妇人虽然紧盯着大门,但她的双眼却是一片无神。
她瞎了!
见此,林北再也按耐不住,直接扑向妇人。
妈!
我回来了!”
妇人,正是林北的母亲,秦惠兰。
林北?”
秦惠兰听到声音后顿时浑身一滞,老眼里滚落点点泪花,抱住了林北。
她用满是老茧,皮肉开裂的粗糙手掌,抚摸在林北的脸上,最后终于放心道:儿子,终于你回来了!
回来就好啊!”
林北扶住母亲,悲痛道:妈!
这几年发生什么了?
家里怎么变成这样了!”
说来话长。”
秦惠兰叹了一口气,娓娓道来:自从三年前你被判入狱之后,我们家的日子就大变样了。
你撞的那个女孩子,需要赔偿两百多万。
可我们家,哪里有这两百万啊!
最后我没办法,只能变卖家里所有的东西,再打工换钱,以此来偿还赔偿款。”
林北听后一愣:赔偿?
怎么还要你来赔?
吴洛难道没来吗?”
一提到吴洛,秦惠兰紧皱的眉头稍稍舒缓了一些:吴洛他有来看过我一次,但应该是工作忙,最后也就没来了。”
就来看过一次,一点忙也没帮?”
林北顿时眉眼倒竖。
这和吴洛当初承诺的可不一样啊!
当年入狱前,吴洛可是说一切赔偿款都由他来出,而且还拍着胸脯保证,他会好好照顾秦惠兰的!
可现在秦惠兰的模样,显然吴洛是半点都没有做到!
妈,那你的眼睛……?”
林北有些担忧。
秦惠兰露出一抹勉强的笑容,解释道:只是我年纪大了,老花而已,不用担心。”
但精通医理的林北,一眼就看出了这不是老花,而是营养不良,再加上过度疲劳所造成的失明!
老花再眼中,也不至于眼睛浑浊,连他进门都看不到吧?
吴洛就算了,那陈燕燕呢?
她好歹是我的未婚妻,你眼睛看不到,她和她父母多少该来帮你一下吧?”
林北有些恼怒。
陈燕燕是他的未婚妻,入狱前二人就谈了三年恋爱,林北家连二十万彩礼都给了,本来是打算一毕业就结婚的。
虽没有办婚礼,但两家也算是一家人了。
陈家啊……”听到陈燕燕,秦惠兰又叹了一口气:当时你出事,我找陈燕燕帮忙,他父母却说不会把女儿嫁给一个坐过牢的人,连彩礼都不肯退,最后连门都没让我进。
我没办法,只能把你外公留给我的家底都卖了,以此来偿还债务。”
林北一听,眼中都快要喷出火来了。
当年事发的时候,陈燕燕也在场,她还信誓旦旦保证,要等林北出来就跟他结婚的,现在却是截然不同的态度。
不嫁就算了,彩礼不还不说,三年连看一眼秦惠兰都没有,林北的胸膛都要被气炸了!
他没见过外公,但却从母亲口中知道外公是个中医,虽然过世早,但也留给母亲不少嫁妆。
但这些嫁妆,秦惠兰平常都当做珍宝,根本就不舍得拿出来,如今为了林北,居然全部卖了,以此来偿还赔偿。
怪不得家里这么破败,原来能卖的东西,基本都被卖光了!
不行!
我要去找他们问个清楚!”
林北松开母亲,打算去找吴洛和陈燕燕理论。
这时,秦惠兰忽然一阵猛烈咳嗽,居然吐出一口血来,最后终于是支持不住,晕倒在林北的怀里!
妈!”
林北抱住秦惠兰,这才发现,母亲的身子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瘦,简直就是皮包骨头,跟迟暮的老人一样。
原本的秦惠兰虽然身子不好,但也不至于瘦到现在这般皮包骨的地步,可见她这三年过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日子!
林北惊怒交加,施展神通一看,顿时又吓了一跳。
秦惠兰的身体,已经完全不是健康人的样子了,里面经脉阻塞,五脏衰竭,肺部甚至都已经癌变,病入膏肓了!
如果林北再晚来两天,恐怕连母亲的面都见不到了!
这时林北才幡然醒悟。
三年来,母亲的报平安电话都是假的,为了不让牢里的林北担心,秦惠兰默默抗下了这一切,以至于身体支撑不住,才终于断了这善意的谎言。
妈!
我对不起你!”
但你不用担心了。”
从现在开始,谁也不能欺负你!”
林北的眼中迸射出一抹神光,单手一招,兜里就有一套银针被牵引出来,落进他的手掌。
只见林北取过银针,迅速扎在秦惠兰身上的八处大穴,随着他的仙鸿诀运转,银针纷纷受到牵动,上方被一层淡淡的青芒笼罩,开始微微震动。
而秦惠兰的脸色,也在震动之下,逐渐有了血色,竟开始好转起来!
林北?
我这是怎么了?”
秦惠兰逐渐醒转,满是疑惑。
妈,你醒了。”
林北露出一抹笑意:你生病了,不过没关系,我这几年在狱中学会了中医岐黄,我现在就帮你治病,连你的眼睛也一起治好!”
你会中医了?”
秦惠兰一愣,随即露出一脸自豪,激动道:好!
好!
不愧是我的儿子,到哪里都不会差!”
她摊开手,再也不过问身上的银针,任由林北放手施为,脸上只有绝对的信任。
林北又在秦惠兰的百会,四白,阳白三穴入针,一阵刺激之后,秦惠兰的双眼逐渐恢复清明。
我看见了!
我又看见了!”
秦惠兰惊喜欢呼,双眼立刻来到林北的脸上,双眼湿润道:好孩子,快让妈好好看看你。”
林北没有拒绝,快速收回银针,任由母亲注视打量。
秦惠兰摸着林北的脸,心疼道:孩子,三年了,你瘦了。”
你瘦的更多。”
感受着母亲满是老茧,却又枯瘦粗糙的手掌,林北心如刀绞。
儿子无恙出狱,自己的眼睛也已恢复,多重刺激之下,秦惠兰好像累了,坐在椅子上,沉沉睡去。
林北找来一层薄被为母亲盖上,静悄悄走出家门。
待大门合上,林北的眼中已经满是冷意:三年光阴,三年折磨。
吴洛,我会让你给我一个交待!”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小说:神帅无双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一起发财

角色:林北钱苏苏

热门小说《神帅无双》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一起发财”的又一力作。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山穷水尽龙国,东海一处孤僻岛屿之上,伫立着一座规模庞大的监狱。镇龙狱!此时的一间监舍中,林北迎着阳光,双眼直直盯着手中的一块石英表。直至石英表的时间来到正午12时,林北终于沉吟道:距离我妈上次打电话报平安已经超过一个月了,她老人家不会是出什么意外了吧?”想到这,林北直接跃下松软的床铺,轻轻打开厚重的铁门,径直走出监舍。他这间的门,没有锁。不是狱卒忘了锁,而是不敢锁!因为……

评论专区

拳镇山河:中二病气息。。。男主简直有病第二章那男配,动不动就身后偷袭还死穴。。。练武连武德都不要了。。。简直垃圾小说典型

西游直播间:什么玩意儿

火影之琉璃刃:文笔一流,感情细腻动人,主角坚韧强大,少见的变百文能达到这种水准的,个人仙草,另外,和红在一起了好评

神帅无双

《神帅无双》在线阅读

第1章

第1章 山穷水尽龙国,东海一处孤僻岛屿之上,伫立着一座规模庞大的监狱。
镇龙狱!
此时的一间监舍中,林北迎着阳光,双眼直直盯着手中的一块石英表。
直至石英表的时间来到正午12时,林北终于沉吟道:距离我妈上次打电话报平安已经超过一个月了,她老人家不会是出什么意外了吧?”
想到这,林北直接跃下松软的床铺,轻轻打开厚重的铁门,径直走出监舍。
他这间的门,没有锁。
不是狱卒忘了锁,而是不敢锁!
因为。
林北,就是这座镇龙狱的王!
三年前,林北还是一个正在医学院读大三的医学生,但他的好兄弟吴洛,在一次夜间飙车的时候,不慎撞上一位走夜路的女孩,造成对方当场重伤,双腿瘫痪。
吴洛是江城有名的纨绔子弟,家里更是当地的地头蛇,但因为他还有一起案子背在身上,不适合再多生事端,便拜托同在一辆车上的林北顶下这件事情。
吴洛答应林北,如果他因此要坐牢的话,出狱就给他五十万现金,外加一家KTV一半的股份,并且会好好照顾他体弱多病的母亲,以及到谈婚论嫁地步的未婚妻。
林北念在兄弟情深,又因为吴洛的开价实在太高,当时脑子一热,便答应了下来。
于是,他因为酒驾肇事,被判三年牢狱,所分配的,恰好就是这座人称食人岛的镇龙狱。
镇龙狱里,关押的凡人层次不一,高低上限差距非常大,上至穷凶极恶的海外杀手雇佣兵,下至偷鸡摸狗的小流氓,这里都有。
而林北一个初入社会的大学生进入这里,绝对会被啃得连渣都不剩。
万幸,他随身携带的一个祖传葫芦里,居然藏着一份上古传承,让林北一夜间习得仙鸿神术,自此眼能入肉观五脏,手可银针判生死。
凭借这般本事,林北靠一手医术治遍整个镇龙狱,小到囚犯,上至狱卒,哪怕是典狱长,都来找林北看过病。
至于那些不找林北看病,还敢冒犯他的,不是在监舍中暴毙,就是变成疯子,被送进了残障人士专用的特殊监房。
典狱长办公室前。
林北一路走来,所有见到他的人,不论是囚犯和狱卒,全都会微微点头,礼貌道一声:林先生好!”
而在林北刚到门口,办公室大门就被打开,一个身着军服,体态端正的中年人,主动迎着林北走了进去。
林先生,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他就是镇龙狱的典狱长,万从龙。
但他在林北面前,却只能点头哈腰,一片恭敬,只因两年前万从龙被投毒,他们一家的性命,都是林北救下的。
林北没有客气,走进办公室直接说道:我要出狱。”
万从龙一惊:林先生,这里呆得好好的,您的刑期也还差半年,怎么突然就要提前出去了?”
林北淡淡道:三年来,我妈每个月都会给我打一次电话报平安,这个月她没打,我要回去看看。”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万从龙点点头,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待电话接通,他的语气变得严厉:把所有的减刑手续都给林先生过一遍,十分钟后,我要送他出狱。”
交代完这一切,万从龙收起电话,客气道:林先生,还有什么需要吗?”
林北考虑一番,说道:我听说坐牢出来的人,很多都会被安排一份工作,给我也安排一个吧。”
万从龙顿时更加摸不着头脑:倒是有一份医院清洁工的工作。
但是林先生,那都是出于人道关怀,为了让表现好的囚犯更好融入社会才安排的,以您的能力,根本就不需要这些吧?”
林北淡笑道:有份工作,我妈看到也能安心一些,你尽管安排就好,去不去那是我的事。”
我明白了,这就给您安排。”
万从龙恭敬应下。
十分钟后,林北在整个镇龙狱的盛大欢送下,离开了东海。
江城。
一身干净的林北,踏足在一处老旧的街道上。
三年了,我终于回来了。”
感慨一声,林北依照记忆,走过陈旧的街道,来到一处陈旧的老楼之前。
这座油漆脱落,墙面满是裂纹的房子,就是他住了二十多年的地方。
只是,如今的老楼却有些不一样了。
印象中,老楼虽旧,但母亲会在楼前种植很多花草,哪怕是昏暗的小巷,也永远都是春意盎然,生机勃勃,二十多年都不间断。
可如今,老楼前却是一片荒芜,甚至窗前的花盆,里面的花草尽数枯萎,从干裂的泥土可以看出,这里已经有许久没有人打理了。
心系母亲的林北,心头升起一股不安,拿出钥匙推门而入。
可映入眼帘的一幕,却让他直接愣在原地。
昏暗的房间内,家具杂乱不堪,角落遍布灰尘。
一个身形枯瘦,面容憔悴的妇人,此时正坐在正对大门的沙发上,一双老眼直直望着大门,望眼欲穿。
对着林北,老妇人直接说道:我家也没什么好东西,想要拿什么就尽管拿吧。
只是门口那双鞋子不要拿走,我儿子最喜欢那双鞋子了,他回来了……要穿的……”说到这,林北才终于发现,妇人虽然紧盯着大门,但她的双眼却是一片无神。
她瞎了!
见此,林北再也按耐不住,直接扑向妇人。
妈!
我回来了!”
妇人,正是林北的母亲,秦惠兰。
林北?”
秦惠兰听到声音后顿时浑身一滞,老眼里滚落点点泪花,抱住了林北。
她用满是老茧,皮肉开裂的粗糙手掌,抚摸在林北的脸上,最后终于放心道:儿子,终于你回来了!
回来就好啊!”
林北扶住母亲,悲痛道:妈!
这几年发生什么了?
家里怎么变成这样了!”
说来话长。”
秦惠兰叹了一口气,娓娓道来:自从三年前你被判入狱之后,我们家的日子就大变样了。
你撞的那个女孩子,需要赔偿两百多万。
可我们家,哪里有这两百万啊!
最后我没办法,只能变卖家里所有的东西,再打工换钱,以此来偿还赔偿款。”
林北听后一愣:赔偿?
怎么还要你来赔?
吴洛难道没来吗?”
一提到吴洛,秦惠兰紧皱的眉头稍稍舒缓了一些:吴洛他有来看过我一次,但应该是工作忙,最后也就没来了。”
就来看过一次,一点忙也没帮?”
林北顿时眉眼倒竖。
这和吴洛当初承诺的可不一样啊!
当年入狱前,吴洛可是说一切赔偿款都由他来出,而且还拍着胸脯保证,他会好好照顾秦惠兰的!
可现在秦惠兰的模样,显然吴洛是半点都没有做到!
妈,那你的眼睛……?”
林北有些担忧。
秦惠兰露出一抹勉强的笑容,解释道:只是我年纪大了,老花而已,不用担心。”
但精通医理的林北,一眼就看出了这不是老花,而是营养不良,再加上过度疲劳所造成的失明!
老花再眼中,也不至于眼睛浑浊,连他进门都看不到吧?
吴洛就算了,那陈燕燕呢?
她好歹是我的未婚妻,你眼睛看不到,她和她父母多少该来帮你一下吧?”
林北有些恼怒。
陈燕燕是他的未婚妻,入狱前二人就谈了三年恋爱,林北家连二十万彩礼都给了,本来是打算一毕业就结婚的。
虽没有办婚礼,但两家也算是一家人了。
陈家啊……”听到陈燕燕,秦惠兰又叹了一口气:当时你出事,我找陈燕燕帮忙,他父母却说不会把女儿嫁给一个坐过牢的人,连彩礼都不肯退,最后连门都没让我进。
我没办法,只能把你外公留给我的家底都卖了,以此来偿还债务。”
林北一听,眼中都快要喷出火来了。
当年事发的时候,陈燕燕也在场,她还信誓旦旦保证,要等林北出来就跟他结婚的,现在却是截然不同的态度。
不嫁就算了,彩礼不还不说,三年连看一眼秦惠兰都没有,林北的胸膛都要被气炸了!
他没见过外公,但却从母亲口中知道外公是个中医,虽然过世早,但也留给母亲不少嫁妆。
但这些嫁妆,秦惠兰平常都当做珍宝,根本就不舍得拿出来,如今为了林北,居然全部卖了,以此来偿还赔偿。
怪不得家里这么破败,原来能卖的东西,基本都被卖光了!
不行!
我要去找他们问个清楚!”
林北松开母亲,打算去找吴洛和陈燕燕理论。
这时,秦惠兰忽然一阵猛烈咳嗽,居然吐出一口血来,最后终于是支持不住,晕倒在林北的怀里!
妈!”
林北抱住秦惠兰,这才发现,母亲的身子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瘦,简直就是皮包骨头,跟迟暮的老人一样。
原本的秦惠兰虽然身子不好,但也不至于瘦到现在这般皮包骨的地步,可见她这三年过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日子!
林北惊怒交加,施展神通一看,顿时又吓了一跳。
秦惠兰的身体,已经完全不是健康人的样子了,里面经脉阻塞,五脏衰竭,肺部甚至都已经癌变,病入膏肓了!
如果林北再晚来两天,恐怕连母亲的面都见不到了!
这时林北才幡然醒悟。
三年来,母亲的报平安电话都是假的,为了不让牢里的林北担心,秦惠兰默默抗下了这一切,以至于身体支撑不住,才终于断了这善意的谎言。
妈!
我对不起你!”
但你不用担心了。”
从现在开始,谁也不能欺负你!”
林北的眼中迸射出一抹神光,单手一招,兜里就有一套银针被牵引出来,落进他的手掌。
只见林北取过银针,迅速扎在秦惠兰身上的八处大穴,随着他的仙鸿诀运转,银针纷纷受到牵动,上方被一层淡淡的青芒笼罩,开始微微震动。
而秦惠兰的脸色,也在震动之下,逐渐有了血色,竟开始好转起来!
林北?
我这是怎么了?”
秦惠兰逐渐醒转,满是疑惑。
妈,你醒了。”
林北露出一抹笑意:你生病了,不过没关系,我这几年在狱中学会了中医岐黄,我现在就帮你治病,连你的眼睛也一起治好!”
你会中医了?”
秦惠兰一愣,随即露出一脸自豪,激动道:好!
好!
不愧是我的儿子,到哪里都不会差!”
她摊开手,再也不过问身上的银针,任由林北放手施为,脸上只有绝对的信任。
林北又在秦惠兰的百会,四白,阳白三穴入针,一阵刺激之后,秦惠兰的双眼逐渐恢复清明。
我看见了!
我又看见了!”
秦惠兰惊喜欢呼,双眼立刻来到林北的脸上,双眼湿润道:好孩子,快让妈好好看看你。”
林北没有拒绝,快速收回银针,任由母亲注视打量。
秦惠兰摸着林北的脸,心疼道:孩子,三年了,你瘦了。”
你瘦的更多。”
感受着母亲满是老茧,却又枯瘦粗糙的手掌,林北心如刀绞。
儿子无恙出狱,自己的眼睛也已恢复,多重刺激之下,秦惠兰好像累了,坐在椅子上,沉沉睡去。
林北找来一层薄被为母亲盖上,静悄悄走出家门。
待大门合上,林北的眼中已经满是冷意:三年光阴,三年折磨。
吴洛,我会让你给我一个交待!”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