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满级大佬的养崽日常)姜榆山榆_《快穿之满级大佬的养崽日常》完整版在线阅读

姜榆山榆是现代言情小说《快穿之满级大佬的养崽日常》中出场的关键人物,“山榆”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无固定CP,有的世界无CP,总世界无CP,介意勿入!)
姜榆,绿源之界的神主,因为万年前的一场大战绿源之界不复生机,本是花团锦簇,绿意盎然的族地寸草不生,为了恢复族地,姜榆带领族人穿梭于三千世界,完成各种任务,获得生机之力,重筑家园

小说:快穿之满级大佬的养崽日常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山榆

角色:姜榆山榆

现代言情小说《快穿之满级大佬的养崽日常》的作者是“山榆”。梗概:云雾之间,一巨型荷叶上静静的躺着一身穿红色襦裙的少女。乌发如墨,随风轻轻浮动的额尖发,更应称的少女唇红齿白。两岸的梨花随风摇曳,风带来阵阵清香。花瓣掉在少女犹如美瓷的肌肤上,睡着的人儿轻皱了下眉头,又继续沐浴在阳光中。从远处望去,荷叶荷花,两岸梨花与少女好似一幅美轮美奂的画卷……

评论专区

重活之肆意人生:毒的不能再毒的小白。可是这本书让我三观受伤害了。为什么公众榜第一,而且居然三万字就有了十几个盟主,也是没谁了

火影之恶魔法则:书的内容和作者的名字很相称呢,10年看到可能会读的津津有味,现在怕是要吐了

抗战之草莽英雄:还行,看过瘾就完事,逻辑别深究就是讲大团结的情理,真土匪人打劫还饶人家命了早没了,村里口角之争就招来土匪,齐二爷还留着土匪命和那家人命真就不怕人恩将仇报,是,你不报复人家但人家不会害怕主动来搞你吗

快穿之满级大佬的养崽日常

《快穿之满级大佬的养崽日常》在线阅读

第1章 抛夫弃子的恨心娘(1)

云雾之间,一巨型荷叶上静静的躺着一身穿红色襦裙的少女。

乌发如墨,随风轻轻浮动的额尖发,更应称的少女唇红齿白。

两岸的梨花随风摇曳,风带来阵阵清香。

花瓣掉在少女犹如美瓷的肌肤上,睡着的人儿轻皱了下眉头,又继续沐浴在阳光中。

从远处望去,荷叶荷花,两岸梨花与少女好似一幅美轮美奂的画卷。

“榆榆,醒醒,我们该继续任务了。”

一只雪白的小狐狸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纵身一跃,跳到荷叶上,用肉乎乎的小爪子推了推眼前的少女。

“唔~好。”

不知穿梭了多少世界,才获得的生机之力,重塑了族地的小小一角,姜榆还没有享受够。

又要开始任务了,不过感受到族地抚面的微风,姜榆便动力满满。

……

“阿娘~”

“阿娘,醒醒,二宝饿了。”

姜榆耳边响起两道稚嫩的声音,不过声音有些有气无力。

缓缓睁眼,入目的是发黄的屋顶,姜愉还来不及思考。

一只黑呦呦的小爪子,便伸进蚊帐里,轻轻的推了推她的胳膊:“阿娘,二宝饿。”

“大宝也饿。”

“好,阿娘知道了,你们先去玩一会,我先去做饭。”姜榆起身,转头对着两个小家伙说道。

两个小家伙愣了一下,便猛的一下跑出去了。

两人一直跑到门外才停下来,还回头看看,里面的人有没有追出来。

“大宝,你说娘是不是中邪了!”

“我也不知道。”

毕竟平时娘凶的不行,才不会那么轻声细语对他们说话,记得上一次两人不小心吵醒了阿娘。

两人直接被阿娘骂了一顿,还被罚一天不许吃饭。

这次因为实在饿的不行,两人才鼓起勇气去叫娘。

“大宝,我好饿。”

“我也饿。”

……

姜榆不知道两个小崽子在讨论她的变化,简单洗漱了下,便到厨房做饭。

这次的任务对象便是刚刚的那两个小家伙才四岁。

现在是1976年,剧情也刚开始不久。

原主是隔壁杏花村姜家的闺女,上哥哥,下有弟弟,就她一个女孩。

因为就一个女孩,家里面也比较宠。

以至于原主从小到大也没干过农活,一直读到了高中,这在70年代的农村来说,是非常罕见的。

原主是有些小聪明,但不多!

眼高于顶,自以为跟村里面的人不一样,是要吃商品粮的。

可是在这个年代,没有点关系,仅凭自身太难了,况且考上高中后就没有认真学习过。

成绩也一般般。

所以高中毕业找工作四处碰壁的原气馁了。

回到家里待着,既然找不到工作,原主便想嫁个城里人也是好的。

谁曾想原主意外掉到杏花村与桃花村之间一条大河,被水流冲走,刚好被休假回家的陆长风救了。

七十年代民风淳朴,原主跟陆长风有了肌肤之亲,名声也受到影响。

陆长风是个有担当的男人,立马找媒人到姜家说亲。

原主不想嫁,陆长风根本就不是她的理想型,而且还是个孤儿,吃百家饭长大的。

可再怎么不乐意,奈何名声受影响,再嫁他人,心里也有疙瘩,无奈捏着鼻子嫁了。

不过要求必须有100块钱彩礼,外加四大件其中一样。

这些陆长风都满足了原主,还花钱把屋子重新修缮好。

之前是孤身一人,暂不考虑人生大事,偶尔回家能住就行。

但现在不行了,毕竟不可能把人娶回家,住一个时不时漏点风雨的屋子。

修缮房屋的同时,还在院子里打了一口井,毕竟自己经常不在家,一个女人在家挑水也不方便。

就这样,陆长风把房子修缮好,后面便跟原主结婚了。

结完婚还没过两天,就被车队里急召回去,这让本就不满的原主,更加怨念。

原主是易孕体质,新婚夜那一次,原主便怀孕了,而且一下子怀俩。

得知消息的陆长风高兴疯了,虽然结婚是意外促成的。

可陆长风是真心希望有一个自己的家,自从10岁的时候父母过世,他便没有再感受到家的温暖。

所以,陆长风是很期待孩子的到来。

但原主却极其厌烦,尤其是村里面一直跟原主不对付的王招娣竟然嫁到城里。

还到自己跟前来嘲讽,嫁一个不着家的男人,怀了娃人也不在身边,这不就是守活寡嘛。

原主越想越气,自己哪哪不比那王招娣好,结果嫁的人比不上她王招娣的男人。

孩子到来只会提醒她,嫁的男人不好,提醒自己不幸福。

所以两个孩子一生下来便不受原主待见,平日里只要饿不死就行了。

虽然没有打两个孩子,却经常辱骂,动不动就罚不许吃饭。

陆长风在车队一个月回家就四天,常年在外,好不容易回家放假回家,看俩孩子瘦的不行。

心疼的很,跟原主说道。

可这一说,原主当时是听了,也就好那么几天。

过后还是照样,说村里谁家孩子不这样。

是这样没错,可自己一个月工资有40。

就留几块急用,剩下的全部寄回来,孩子不可能这么瘦,倒是她的衣服不少。

明知道她不待见孩子,可天高皇帝远,自己也照顾不到两个孩子。

只能拜托岳父岳母多照顾,自己则是更努力的工作,争取能分上单位房,带着孩子、媳妇来城里住。

等到终于有机会分房了,便得到原主跟人跑的消息,又有车队加急任务,担心两个孩子的陆长风在任务中分神。

翻车受了重伤,抢救无效去了。

剩下两个孩子,原主家人觉的羞愧也心疼孩子便带回家养。

谁知道农忙的时候,村里来了拐子,村里面有几个孩子都被拐,这其中便包括兄弟俩。

两个孩子被卖到深山里的一户人家,刚开始对孩子还是不错的,可不久那户人家便生了自己的孩子。

本来多年都没有孩子,已经不抱希望,谁知道孩子又突然来了。

两兄弟的处境可想而知,每天都干的最多,吃的最少。

还天天挨打,终究是抵不住。

两个小家伙逃跑了,天不遂人愿,很快便被发现,两人慌不择路,下着雨,天又黑,路滑。

两人掉到山崖下,死在了一个无人知的冬夜里,死的时候一直念叨着回家,想爹娘。

而原主的父母也因为外孙被拐,愧疚难当,最后郁郁而终。

当然原主也讨不到什么好果子,后半辈子天天活在家暴中,逃也逃不掉,不到50岁便死了。

……

姜榆一边梳理剧情,一边巡视厨房。

厨房里的东西也不多,有几斤精米,其他都是粗粮,坛子里装着四五个鸡蛋,还有一些调料。

姜愉从随身洞府拿出两袋精米精面,也不多一共一百来斤,再拿一些粗粮。

把精米精面放在一个小一点的米缸里,粗粮放另一个大一点的米缸。

还有一些鸡蛋和调料,暂时就这些,不够再添。

姜榆穿梭的世界太多了,也早就学会了做饭,而且味道还不错。

姜榆打算煮粥,炒个西红柿鸡蛋就好。

去院子后面的自留地摘几棵青菜和一两个西红柿洗干净备用。

把灶生上火,淘米下锅。

……

粥熬了10分钟香气已经出来,姜榆把切好的青菜放进去,又打了两个鸡蛋,放盐。

等了两分钟左右,便用一个大碗盛了出来。

用清水刷了下锅,姜愉挖了点猪油简单炒了西红柿鸡蛋。

可能是猪油炒菜香,姜榆闻着有些饿了。

把饭端到堂屋桌上,看两个孩子还没有回来,姜榆便想出去找找。

谁知道一打开大门,便看到两个小家伙小鸡啄米似的在门外坐着。

                       

小说:快穿之满级大佬的养崽日常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山榆

角色:姜榆山榆

现代言情小说《快穿之满级大佬的养崽日常》的作者是“山榆”。梗概:云雾之间,一巨型荷叶上静静的躺着一身穿红色襦裙的少女。乌发如墨,随风轻轻浮动的额尖发,更应称的少女唇红齿白。两岸的梨花随风摇曳,风带来阵阵清香。花瓣掉在少女犹如美瓷的肌肤上,睡着的人儿轻皱了下眉头,又继续沐浴在阳光中。从远处望去,荷叶荷花,两岸梨花与少女好似一幅美轮美奂的画卷……

评论专区

重活之肆意人生:毒的不能再毒的小白。可是这本书让我三观受伤害了。为什么公众榜第一,而且居然三万字就有了十几个盟主,也是没谁了

火影之恶魔法则:书的内容和作者的名字很相称呢,10年看到可能会读的津津有味,现在怕是要吐了

抗战之草莽英雄:还行,看过瘾就完事,逻辑别深究就是讲大团结的情理,真土匪人打劫还饶人家命了早没了,村里口角之争就招来土匪,齐二爷还留着土匪命和那家人命真就不怕人恩将仇报,是,你不报复人家但人家不会害怕主动来搞你吗

快穿之满级大佬的养崽日常

《快穿之满级大佬的养崽日常》在线阅读

第1章 抛夫弃子的恨心娘(1)

云雾之间,一巨型荷叶上静静的躺着一身穿红色襦裙的少女。

乌发如墨,随风轻轻浮动的额尖发,更应称的少女唇红齿白。

两岸的梨花随风摇曳,风带来阵阵清香。

花瓣掉在少女犹如美瓷的肌肤上,睡着的人儿轻皱了下眉头,又继续沐浴在阳光中。

从远处望去,荷叶荷花,两岸梨花与少女好似一幅美轮美奂的画卷。

“榆榆,醒醒,我们该继续任务了。”

一只雪白的小狐狸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纵身一跃,跳到荷叶上,用肉乎乎的小爪子推了推眼前的少女。

“唔~好。”

不知穿梭了多少世界,才获得的生机之力,重塑了族地的小小一角,姜榆还没有享受够。

又要开始任务了,不过感受到族地抚面的微风,姜榆便动力满满。

……

“阿娘~”

“阿娘,醒醒,二宝饿了。”

姜榆耳边响起两道稚嫩的声音,不过声音有些有气无力。

缓缓睁眼,入目的是发黄的屋顶,姜愉还来不及思考。

一只黑呦呦的小爪子,便伸进蚊帐里,轻轻的推了推她的胳膊:“阿娘,二宝饿。”

“大宝也饿。”

“好,阿娘知道了,你们先去玩一会,我先去做饭。”姜榆起身,转头对着两个小家伙说道。

两个小家伙愣了一下,便猛的一下跑出去了。

两人一直跑到门外才停下来,还回头看看,里面的人有没有追出来。

“大宝,你说娘是不是中邪了!”

“我也不知道。”

毕竟平时娘凶的不行,才不会那么轻声细语对他们说话,记得上一次两人不小心吵醒了阿娘。

两人直接被阿娘骂了一顿,还被罚一天不许吃饭。

这次因为实在饿的不行,两人才鼓起勇气去叫娘。

“大宝,我好饿。”

“我也饿。”

……

姜榆不知道两个小崽子在讨论她的变化,简单洗漱了下,便到厨房做饭。

这次的任务对象便是刚刚的那两个小家伙才四岁。

现在是1976年,剧情也刚开始不久。

原主是隔壁杏花村姜家的闺女,上哥哥,下有弟弟,就她一个女孩。

因为就一个女孩,家里面也比较宠。

以至于原主从小到大也没干过农活,一直读到了高中,这在70年代的农村来说,是非常罕见的。

原主是有些小聪明,但不多!

眼高于顶,自以为跟村里面的人不一样,是要吃商品粮的。

可是在这个年代,没有点关系,仅凭自身太难了,况且考上高中后就没有认真学习过。

成绩也一般般。

所以高中毕业找工作四处碰壁的原气馁了。

回到家里待着,既然找不到工作,原主便想嫁个城里人也是好的。

谁曾想原主意外掉到杏花村与桃花村之间一条大河,被水流冲走,刚好被休假回家的陆长风救了。

七十年代民风淳朴,原主跟陆长风有了肌肤之亲,名声也受到影响。

陆长风是个有担当的男人,立马找媒人到姜家说亲。

原主不想嫁,陆长风根本就不是她的理想型,而且还是个孤儿,吃百家饭长大的。

可再怎么不乐意,奈何名声受影响,再嫁他人,心里也有疙瘩,无奈捏着鼻子嫁了。

不过要求必须有100块钱彩礼,外加四大件其中一样。

这些陆长风都满足了原主,还花钱把屋子重新修缮好。

之前是孤身一人,暂不考虑人生大事,偶尔回家能住就行。

但现在不行了,毕竟不可能把人娶回家,住一个时不时漏点风雨的屋子。

修缮房屋的同时,还在院子里打了一口井,毕竟自己经常不在家,一个女人在家挑水也不方便。

就这样,陆长风把房子修缮好,后面便跟原主结婚了。

结完婚还没过两天,就被车队里急召回去,这让本就不满的原主,更加怨念。

原主是易孕体质,新婚夜那一次,原主便怀孕了,而且一下子怀俩。

得知消息的陆长风高兴疯了,虽然结婚是意外促成的。

可陆长风是真心希望有一个自己的家,自从10岁的时候父母过世,他便没有再感受到家的温暖。

所以,陆长风是很期待孩子的到来。

但原主却极其厌烦,尤其是村里面一直跟原主不对付的王招娣竟然嫁到城里。

还到自己跟前来嘲讽,嫁一个不着家的男人,怀了娃人也不在身边,这不就是守活寡嘛。

原主越想越气,自己哪哪不比那王招娣好,结果嫁的人比不上她王招娣的男人。

孩子到来只会提醒她,嫁的男人不好,提醒自己不幸福。

所以两个孩子一生下来便不受原主待见,平日里只要饿不死就行了。

虽然没有打两个孩子,却经常辱骂,动不动就罚不许吃饭。

陆长风在车队一个月回家就四天,常年在外,好不容易回家放假回家,看俩孩子瘦的不行。

心疼的很,跟原主说道。

可这一说,原主当时是听了,也就好那么几天。

过后还是照样,说村里谁家孩子不这样。

是这样没错,可自己一个月工资有40。

就留几块急用,剩下的全部寄回来,孩子不可能这么瘦,倒是她的衣服不少。

明知道她不待见孩子,可天高皇帝远,自己也照顾不到两个孩子。

只能拜托岳父岳母多照顾,自己则是更努力的工作,争取能分上单位房,带着孩子、媳妇来城里住。

等到终于有机会分房了,便得到原主跟人跑的消息,又有车队加急任务,担心两个孩子的陆长风在任务中分神。

翻车受了重伤,抢救无效去了。

剩下两个孩子,原主家人觉的羞愧也心疼孩子便带回家养。

谁知道农忙的时候,村里来了拐子,村里面有几个孩子都被拐,这其中便包括兄弟俩。

两个孩子被卖到深山里的一户人家,刚开始对孩子还是不错的,可不久那户人家便生了自己的孩子。

本来多年都没有孩子,已经不抱希望,谁知道孩子又突然来了。

两兄弟的处境可想而知,每天都干的最多,吃的最少。

还天天挨打,终究是抵不住。

两个小家伙逃跑了,天不遂人愿,很快便被发现,两人慌不择路,下着雨,天又黑,路滑。

两人掉到山崖下,死在了一个无人知的冬夜里,死的时候一直念叨着回家,想爹娘。

而原主的父母也因为外孙被拐,愧疚难当,最后郁郁而终。

当然原主也讨不到什么好果子,后半辈子天天活在家暴中,逃也逃不掉,不到50岁便死了。

……

姜榆一边梳理剧情,一边巡视厨房。

厨房里的东西也不多,有几斤精米,其他都是粗粮,坛子里装着四五个鸡蛋,还有一些调料。

姜愉从随身洞府拿出两袋精米精面,也不多一共一百来斤,再拿一些粗粮。

把精米精面放在一个小一点的米缸里,粗粮放另一个大一点的米缸。

还有一些鸡蛋和调料,暂时就这些,不够再添。

姜榆穿梭的世界太多了,也早就学会了做饭,而且味道还不错。

姜榆打算煮粥,炒个西红柿鸡蛋就好。

去院子后面的自留地摘几棵青菜和一两个西红柿洗干净备用。

把灶生上火,淘米下锅。

……

粥熬了10分钟香气已经出来,姜榆把切好的青菜放进去,又打了两个鸡蛋,放盐。

等了两分钟左右,便用一个大碗盛了出来。

用清水刷了下锅,姜愉挖了点猪油简单炒了西红柿鸡蛋。

可能是猪油炒菜香,姜榆闻着有些饿了。

把饭端到堂屋桌上,看两个孩子还没有回来,姜榆便想出去找找。

谁知道一打开大门,便看到两个小家伙小鸡啄米似的在门外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