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朱元璋模拟曝光我多重人格)朱樉朱元璋全集免费阅读_朱樉朱元璋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水是白的”创作的《大明:朱元璋模拟曝光我多重人格》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洪武十年,朱樉穿越而来,成为了朱元璋的嫡次子
本想做个纨绔子弟,治好大哥和大侄儿的病,好安心的逍遥自在
没想到朱樉自己脑海里还产生人格,霸王项羽,兵仙韩信,始皇帝嬴政,诸葛亮,霍去病……
当朱樉以为自己要起飞的时刻,朱元璋也觉醒了金手指,可以模拟大明国运,模拟人生!
模拟朱标,发现英年早逝
模拟朱雄英,发现八岁夭折
模拟朱允炆,发现逼死叔叔,被四叔朱棣夺得江山
朱元璋悲伤欲绝:“难道咱早先年做下的恶事要报应在咱子孙上!老天爷你开开眼,有什么事冲咱来,别祸害了咱的好大孙,和儿子啊!!!”
直到朱元璋发现无论他模拟谁,都有秦王朱樉的身影在!
秦王朱樉!霸王再世!运筹帷幄!治国平乱!

小说:大明:朱元璋模拟曝光我多重人格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水是白的

角色:朱樉朱元璋

经典军事历史小说《大明:朱元璋模拟曝光我多重人格》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水是白的”是个网文大神。剧情精彩片段:此刻朱元璋看着:天帝—朱樉这几个字愣愣的。(||゚Д゚)“咱的儿子以后能有这么大能耐?”“这,你确定?不会是在骗咱吧!”“滴!请宿主放心,一切都是真的。”此时,大殿内朱樉看着自己的父皇,脸色一直变幻无穷。从刚开始的面无表情(눈_눈)——悲伤欲绝(ㄟ(θ﹏θ)厂)——愤怒((▼皿▼#))——开心欣慰((ಡωಡ)hiahiahia)朱樉内心心想:“难不成,老朱老年痴呆了?他不会等下要来打我吧!”“小朱子,你老爹好像有那个什么大病吧!”“要不叫太医来看看?别到时候挂了还要赖你身上,那就尴尬了!”脑海里的霍去病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玩味地讲道。此时朱樉也没理霍去病,上前一步走到朱元璋面前……

评论专区

调戏诸天:损人不利己,为了黑而黑,故事整体主线从目前看到的章节是重生复仇的模式,阅读过程中感觉不到趣味

从观众席走向娱乐圈:古装爬。“为了避免这样的尴尬许阳决定带两套古装,以后头发要是长了,自己穿着古装走在街上,最多会被别人当做是古装爱好者,而不是以关爱智障的眼光去看待自己。”?????我就是长头发你再骂?

法相仙途:《法相仙途》是我遇见的第一本写出大宗弟子与散修之间有何差别的书,必须给个仙草。

大明:朱元璋模拟曝光我多重人格

《大明:朱元璋模拟曝光我多重人格》在线阅读

第4章 商议就藩

此刻朱元璋看着:天帝—朱樉 这几个字愣愣的。(|| ゚Д゚)

“咱的儿子以后能有这么大能耐?”

“这,你确定?不会是在骗咱吧!”

“滴!请宿主放心,一切都是真的。”

此时,大殿内朱樉看着自己的父皇,脸色一直变幻无穷。

从刚开始的面无表情(눈_눈)——悲伤欲绝(ㄟ( θ﹏θ)厂)——愤怒((▼皿▼#))——开心欣慰((ಡωಡ)hiahiahia )

朱樉内心心想:“难不成,老朱老年痴呆了?他不会等下要来打我吧!”

“小朱子,你老爹好像有那个什么大病吧!”

“要不叫太医来看看?别到时候挂了还要赖你身上,那就尴尬了!”

脑海里的霍去病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玩味地讲道。

此时朱樉也没理霍去病,上前一步走到朱元璋面前。

“父皇?父皇?”

“老爹!,老爹!”

朱元璋回过神来,看着这个被模拟器称之为天帝的儿子。

总感觉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上来。收复下心情随即开口道

“滚犊子,你不在你王府呆着来找咱有什么事情?”

“有屁就放,看着你我就来气!”

“老爹,怎么说我也是你儿子啊!想你了,我来看看您还不好吗!”

“再说了,我明年就要去西安了,咱就是想来问问能不能再给点钱,和兵。”

朱樉一脸赔笑着对他的老爹朱元璋讲。

“滚!还想要钱和兵,没有!怎么要那么多东西想去封地秣兵厉马造反嘛?”

朱元璋一脸不善的盯着朱樉

“哪敢啊!我对您和大哥那可是最尊敬和爱戴的了。”

“就算是给我一百,一千个胆子我也不敢啊!父皇您是知道我的呀!”

“再说了,我也舍不得父皇和母后啊!”

朱樉装作一脸委屈的模样道,又同时心里在想

“不是吧!这您也能猜出来,该说不说不愧是开局一个碗就当皇帝的人。”

“不得不说,这朱元璋当皇帝是实至名归的。不愧是后世得皇位最正之人。”

始皇帝在脑海里附声应道。

“好了,别装了!知子莫若父,你那点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

“想着离开了老子,天高皇帝远的你做什么都没人管着。可以开始你声色犬马的生活了对不对?”

“如今天下刚刚统一,老百姓饱受战乱之苦,正需要休养生息。

等你到了封地后,如果宫殿已建好,千万不要再大兴土木,劳民伤财了。”

朱元璋语重心长的告诫他。

“孩儿必不负父皇教诲!”

“那,孩儿先退下了?”

“嗯!下去吧,别忘了去你那母后那里请安。”

“这孩儿是不会忘的,那儿臣就退下了。”

朱元璋看着朱樉慢慢地退出大殿,眼里复杂的看着这个他喜爱的嫡次子。

“毛骧!去将那几个乱扯舌根的人处死。”

“遵旨!”

毛骧退出大殿,这宫里又要死一些无关紧要的人了。

此刻朱元璋面容复杂的道

“天帝~”

“天帝~”

————

秦王府

刚从皇宫里回来的朱樉坐在椅子上,回味着朱元璋和他讲的话。

他察觉朱元璋怀疑或者说他在试探些什么。

“若是你能吞了我,你将获得我全部的实力,又有何惧这些场面。”

这时,项羽的声音从脑海里传来。

因为他现在已经不在意是否可以活着了,他现在在意的是尽快的将自己一身的能力尽数的传给朱樉。

单凭借时间的慢慢融合,速度实在是太慢了。

这六年来,朱樉也就全部的接收了他的全部传承与体魄。但知道怎么做与做不全是两码事。

他的九重霸王劲朱樉才练到第三重,单手十八挑也才学了个皮毛。

想当年他是何等的威武霸气,以至于传出:羽之神勇,天下无双这句话。

不过自乌江一战,兄弟战死,心爱的女人也死在乱箭之下,心灰意冷之下。

他也不在意自己是否还存不存在,只想将自己的全部实力都给了朱樉,好解脱罢了。

“老师,此事莫要再提,我还想着你等我孩子出生给我孩儿取个名呐。”

朱樉打断项羽的沉思,他心里已有了结果。

朱元璋在大殿能问出那样的话,说明他知道了点,朱樉在这六年间的一些布置。

现在的耽误之急是就藩,无论如何也一定要隐忍到明年。

等待西安之时就是龙入大海,之后一切的一切都将推倒重来。

“这次,朕支持项羽,你得了他那天下无双的体魄却不会用。拿时间融合,却又不知道要多久。”

“只要你得了他九重霸王劲,与他的绝世武学,这大内皇宫又有谁是你的对手。”

“到那时,只要等朱元璋一死,你直接杀入皇宫,杀了反对你当皇帝的所有人。”

“那你不就是皇帝了嘛!”

嬴政那目空一切的话响起。

“始皇帝,慎言!人伦大事岂能如此,胡作非为!”

诸葛亮提醒道。

“是说呐!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此人伦五常,若真的杀父杀兄囚禁侄儿。这天下也必乱”

此时就连许久不出声的霍去病也忍不住开了口。

这始皇帝怎么什么都目空一切啊,连礼法都不顾了。

下一秒,朱樉就将始皇帝屏蔽,关进了小黑屋里。

“哈哈哈,活该!让你………..”

没等项羽说完,也一样进了小黑屋。

“总算是安静了。”

朱樉暗暗的松了口气,脑子里人格太多了也未必是件好事。

缓缓走出阁楼,远望着北方。

一年,最多再等一年,我们的计划就可以开始了。

可朱元璋已经有所察觉了,让他担心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也许得加快速度了。

在朱元璋面前多多表现,争取早日尽快的就藩。

“那要不要去你那母后那里说一说,只要你撒撒娇,你母后心一软就同意了呢!”

张良略带调侃的声音响起

“算了!母后还巴不得我不走留在这应天府里陪她呢!”

“再说了!父皇明文规定:后宫不得干政!”

“去找母后,那不是找死嘛!”

朱樉没好气的回答道。

——————

                       

小说:大明:朱元璋模拟曝光我多重人格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水是白的

角色:朱樉朱元璋

经典军事历史小说《大明:朱元璋模拟曝光我多重人格》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水是白的”是个网文大神。剧情精彩片段:此刻朱元璋看着:天帝—朱樉这几个字愣愣的。(||゚Д゚)“咱的儿子以后能有这么大能耐?”“这,你确定?不会是在骗咱吧!”“滴!请宿主放心,一切都是真的。”此时,大殿内朱樉看着自己的父皇,脸色一直变幻无穷。从刚开始的面无表情(눈_눈)——悲伤欲绝(ㄟ(θ﹏θ)厂)——愤怒((▼皿▼#))——开心欣慰((ಡωಡ)hiahiahia)朱樉内心心想:“难不成,老朱老年痴呆了?他不会等下要来打我吧!”“小朱子,你老爹好像有那个什么大病吧!”“要不叫太医来看看?别到时候挂了还要赖你身上,那就尴尬了!”脑海里的霍去病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玩味地讲道。此时朱樉也没理霍去病,上前一步走到朱元璋面前……

评论专区

调戏诸天:损人不利己,为了黑而黑,故事整体主线从目前看到的章节是重生复仇的模式,阅读过程中感觉不到趣味

从观众席走向娱乐圈:古装爬。“为了避免这样的尴尬许阳决定带两套古装,以后头发要是长了,自己穿着古装走在街上,最多会被别人当做是古装爱好者,而不是以关爱智障的眼光去看待自己。”?????我就是长头发你再骂?

法相仙途:《法相仙途》是我遇见的第一本写出大宗弟子与散修之间有何差别的书,必须给个仙草。

大明:朱元璋模拟曝光我多重人格

《大明:朱元璋模拟曝光我多重人格》在线阅读

第4章 商议就藩

此刻朱元璋看着:天帝—朱樉 这几个字愣愣的。(|| ゚Д゚)

“咱的儿子以后能有这么大能耐?”

“这,你确定?不会是在骗咱吧!”

“滴!请宿主放心,一切都是真的。”

此时,大殿内朱樉看着自己的父皇,脸色一直变幻无穷。

从刚开始的面无表情(눈_눈)——悲伤欲绝(ㄟ( θ﹏θ)厂)——愤怒((▼皿▼#))——开心欣慰((ಡωಡ)hiahiahia )

朱樉内心心想:“难不成,老朱老年痴呆了?他不会等下要来打我吧!”

“小朱子,你老爹好像有那个什么大病吧!”

“要不叫太医来看看?别到时候挂了还要赖你身上,那就尴尬了!”

脑海里的霍去病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玩味地讲道。

此时朱樉也没理霍去病,上前一步走到朱元璋面前。

“父皇?父皇?”

“老爹!,老爹!”

朱元璋回过神来,看着这个被模拟器称之为天帝的儿子。

总感觉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上来。收复下心情随即开口道

“滚犊子,你不在你王府呆着来找咱有什么事情?”

“有屁就放,看着你我就来气!”

“老爹,怎么说我也是你儿子啊!想你了,我来看看您还不好吗!”

“再说了,我明年就要去西安了,咱就是想来问问能不能再给点钱,和兵。”

朱樉一脸赔笑着对他的老爹朱元璋讲。

“滚!还想要钱和兵,没有!怎么要那么多东西想去封地秣兵厉马造反嘛?”

朱元璋一脸不善的盯着朱樉

“哪敢啊!我对您和大哥那可是最尊敬和爱戴的了。”

“就算是给我一百,一千个胆子我也不敢啊!父皇您是知道我的呀!”

“再说了,我也舍不得父皇和母后啊!”

朱樉装作一脸委屈的模样道,又同时心里在想

“不是吧!这您也能猜出来,该说不说不愧是开局一个碗就当皇帝的人。”

“不得不说,这朱元璋当皇帝是实至名归的。不愧是后世得皇位最正之人。”

始皇帝在脑海里附声应道。

“好了,别装了!知子莫若父,你那点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

“想着离开了老子,天高皇帝远的你做什么都没人管着。可以开始你声色犬马的生活了对不对?”

“如今天下刚刚统一,老百姓饱受战乱之苦,正需要休养生息。

等你到了封地后,如果宫殿已建好,千万不要再大兴土木,劳民伤财了。”

朱元璋语重心长的告诫他。

“孩儿必不负父皇教诲!”

“那,孩儿先退下了?”

“嗯!下去吧,别忘了去你那母后那里请安。”

“这孩儿是不会忘的,那儿臣就退下了。”

朱元璋看着朱樉慢慢地退出大殿,眼里复杂的看着这个他喜爱的嫡次子。

“毛骧!去将那几个乱扯舌根的人处死。”

“遵旨!”

毛骧退出大殿,这宫里又要死一些无关紧要的人了。

此刻朱元璋面容复杂的道

“天帝~”

“天帝~”

————

秦王府

刚从皇宫里回来的朱樉坐在椅子上,回味着朱元璋和他讲的话。

他察觉朱元璋怀疑或者说他在试探些什么。

“若是你能吞了我,你将获得我全部的实力,又有何惧这些场面。”

这时,项羽的声音从脑海里传来。

因为他现在已经不在意是否可以活着了,他现在在意的是尽快的将自己一身的能力尽数的传给朱樉。

单凭借时间的慢慢融合,速度实在是太慢了。

这六年来,朱樉也就全部的接收了他的全部传承与体魄。但知道怎么做与做不全是两码事。

他的九重霸王劲朱樉才练到第三重,单手十八挑也才学了个皮毛。

想当年他是何等的威武霸气,以至于传出:羽之神勇,天下无双这句话。

不过自乌江一战,兄弟战死,心爱的女人也死在乱箭之下,心灰意冷之下。

他也不在意自己是否还存不存在,只想将自己的全部实力都给了朱樉,好解脱罢了。

“老师,此事莫要再提,我还想着你等我孩子出生给我孩儿取个名呐。”

朱樉打断项羽的沉思,他心里已有了结果。

朱元璋在大殿能问出那样的话,说明他知道了点,朱樉在这六年间的一些布置。

现在的耽误之急是就藩,无论如何也一定要隐忍到明年。

等待西安之时就是龙入大海,之后一切的一切都将推倒重来。

“这次,朕支持项羽,你得了他那天下无双的体魄却不会用。拿时间融合,却又不知道要多久。”

“只要你得了他九重霸王劲,与他的绝世武学,这大内皇宫又有谁是你的对手。”

“到那时,只要等朱元璋一死,你直接杀入皇宫,杀了反对你当皇帝的所有人。”

“那你不就是皇帝了嘛!”

嬴政那目空一切的话响起。

“始皇帝,慎言!人伦大事岂能如此,胡作非为!”

诸葛亮提醒道。

“是说呐!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此人伦五常,若真的杀父杀兄囚禁侄儿。这天下也必乱”

此时就连许久不出声的霍去病也忍不住开了口。

这始皇帝怎么什么都目空一切啊,连礼法都不顾了。

下一秒,朱樉就将始皇帝屏蔽,关进了小黑屋里。

“哈哈哈,活该!让你………..”

没等项羽说完,也一样进了小黑屋。

“总算是安静了。”

朱樉暗暗的松了口气,脑子里人格太多了也未必是件好事。

缓缓走出阁楼,远望着北方。

一年,最多再等一年,我们的计划就可以开始了。

可朱元璋已经有所察觉了,让他担心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也许得加快速度了。

在朱元璋面前多多表现,争取早日尽快的就藩。

“那要不要去你那母后那里说一说,只要你撒撒娇,你母后心一软就同意了呢!”

张良略带调侃的声音响起

“算了!母后还巴不得我不走留在这应天府里陪她呢!”

“再说了!父皇明文规定:后宫不得干政!”

“去找母后,那不是找死嘛!”

朱樉没好气的回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