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临:妖魔大陆(凌辰苏彬)_《神临:妖魔大陆》完整版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神临:妖魔大陆》,主角分别是凌辰苏彬,作者“九指弹弦”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创世之初,天地间的第一团火,被称为“天照”在“天照”的滋养下,万物生长,生生不息但同时,不断肆虐的妖魔也困扰着王国里的每一个人各方势力暗流涌动,这一切都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这块大陆又将何去何从?

小说:神临:妖魔大陆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九指弹弦

角色:凌辰苏彬

如果你喜欢看奇幻玄幻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九指弹弦”的一本书《神临:妖魔大陆》。讲述了​凌辰醒来的时候,脑海里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完蛋了。一天之内晕了两次,合着这不是往好的方向发展,是要让我变成“睡美人”啊!可转念一想,这是父亲的发明,所谓父不坑子,他的在天之灵一定不会做这么缺德的事。他一边这样安慰自己,一边回到了房间。刚进门,一股睡意袭来,他还没来得及脱衣服,就倒在床上进入了梦乡。就这样,接下来的三天时间,凌辰过着偶尔晕倒,随时犯困的生活,几乎无法离开家里自由行动……

评论专区

武侠世界侠客行:看到有人推书……然后发现作者是《重生之大文学家》的作者。真心投毒……

盘龙:中原五白的书,分别只看一本,足矣。神机或许要多看本。

[HP]请叫我杰克·斯派洛船长:人物还原不错,想想杰克版哈利就很欢乐。

神临:妖魔大陆

《神临:妖魔大陆》在线阅读

第6章 听音辨数

凌辰醒来的时候,脑海里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完蛋了。

一天之内晕了两次,合着这不是往好的方向发展,是要让我变成“睡美人”啊!

可转念一想,这是父亲的发明,所谓父不坑子,他的在天之灵一定不会做这么缺德的事。

他一边这样安慰自己,一边回到了房间。刚进门,一股睡意袭来,他还没来得及脱衣服,就倒在床上进入了梦乡。

就这样,接下来的三天时间,凌辰过着偶尔晕倒,随时犯困的生活,几乎无法离开家里自由行动。

就在凌辰又一次晕倒在床上,一睁眼就是天亮的时候,他绝望地想:完了,真坑儿啊!

可接下来,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的身体突然有了转变,犯困的次数减少了,取而代之的,则是精神感觉出现了一些问题。

有的时候,凌辰感觉自己迷迷糊糊过了半个小时,但一看时间,其实才过了几分钟。而有的时候,他感觉过了几分钟,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

凌辰左思右想,还是无法参透其中的缘由。正当他苦恼之时,窗外传来了苏彬的声音——

“凌辰,这几天都待在家里干嘛呢?再不出来活动,身体都要锈啦!”

于是,凌辰毅然决然,迎来了几日以来的第一次出门。

奥比斯特王国的冬天并不算寒冷,但是奈不住风大,吹得凌辰脑瓜子嗡嗡的。

“几天没出来,这风怎么变得这么猛了?”凌辰哆嗦着问。

“风没有变化,是你变弱了吧?”苏彬一手拿着一个小袋子,另一只手不断从袋中取出圆圆扁扁的零食送进嘴里,还不时发出“嘎嘣”的响声,甚是享受。

这种零食有个名称,叫“酥饼”,香脆适口,油而不腻,恰巧又和苏彬的名字相近,因此它很幸运地成为了苏彬的最爱。

凌辰反击道:“我有没有变弱不知道,我只知道再这么吃下去,你可真就成酥饼了。”

苏彬听出了言外之意,这是在说我胖呐!

她当下就不乐意了,奈何嘴里塞着零食,只能吐出“呜呜呜”几个字,又把她急的呛了几下。

阿南捂脸,看不下去了。

于是他问凌辰:“凌辰,你说上次驱魔司来找你,是因为叛乱分子拿的那枚…石头?”

凌辰点点头:“没错,应该是从王都里偷出来的,听起来挺重要。”

阿南继续追问:“然后,现在那颗石头跑到你身体里去了?”

凌辰“嗯”了一声,关于石头和拳套的事情,他一来就告诉了两个小伙伴,对于他俩,凌辰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

“这就奇怪了,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事情,难不成那石头是活的?”

“你可别吓我!”

凌辰看了看手上戴着的拳套,突然灵机一动:“阿南,你不是很擅长搞些小玩意吗?你帮我看看,这副拳套有啥奥秘没有?”

谁知阿南摆摆手道:“这我可不行,我之前看过,从外面看就是一副普通的拳套,除非把拳套拆开,不然真的搞不清楚它里面的运作机制,但那样拳套可能就坏了,你舍得吗?”

“当然不!”凌辰斩钉截铁地拒绝。

“老实说,我要是有你爸那样的才能,也不会整体琢磨这些不入眼的小玩意了。”阿南摸了摸裤兜里露出的一个木质手柄,叹气道。

“这是什么啊?”此时的苏彬也吃完了酥饼,加入了话题中,她好奇地打量起那个木质手柄,想把它拿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玩意。

“使不得使不得!”阿南吓得赶忙捂住口袋,躲到了一边,“这东西叫‘枪’,很危险,弄不好会伤到自己,可得小心点。”

“枪?枪是啥?既然这么厉害,那我偏要看一看!”苏彬兴趣来了,谁也挡不住她,就见她和阿南绕着凌辰转圈,一个追,一个躲。

这回换凌辰捂脸,看不下去了。

这时,凌辰无意中瞥见了一块招牌,上面写着“如意赌坊”,他灵机一动,拉开苏彬和阿南,带着他俩一起向赌坊走去。

“凌辰,等等!你看清楚了,这是赌坊,一旦进去,弄不好裤衩子都不剩啦!”阿南一看招牌上的字,立马明白这是什么地方,全身都在抗拒。

凌辰却不以为然,他从裤袋里摸出两枚铜板,在俩人面前晃了一圈,说道:“怕什么,咱都已经成年了,又不是不能进。况且,小赌怡情,大赌才伤身,我就是去赚点零花钱,不碍事。”

“可是,我们都没有经验,不会一些技巧就进去,岂不是任人宰割了?”苏彬也犹豫不决,想进行劝阻。

听到这话,凌辰眯起眼睛,洋洋自得道:“你别说,我还真知道一个不需要技巧的游戏,以我现在的状态,没准还真能成。怎么样?想见识见识吗?”

阿南向后退了两步,依旧拒绝:“我不去,我可不想被带坏。”

凌辰露出鄙夷的眼光,说道:“瞧你那怂样,一会赚了钱,我可不给你买东西。”

说完,头也不会地走了进去。

苏彬见状,也赶忙紧随其后。一进门,她就看见大厅内摆满了桌子,每张桌子旁边都围满了人,有的地方人多,有的地方人少。呼喊声此起彼伏,每次结果的开启,都有人欢喜,有人忧。

苏彬努力忍受着震耳欲聋的噪声和令人难受的空气,一边寻找着凌辰的踪影,终于在**的一张长方形木桌旁找到了他。

凌辰正闭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苏彬好奇地张望了一下,只见**正拿着一个杯子奋力地摇动着,瓶子里还不时传来“叮叮当当”的响声。而后**将杯子往桌上一扣,周围的人就纷纷将钱币投入桌上写有“大”和“小”两个区域,算是押注。

苏彬听见凌辰小声说了句:“应该是大。”

她正疑惑是什么意思,就看见**将杯盖一掀,看到朝上的三个数字后喊了声:“是大!”就将赌输的人所押的钱币尽数收入囊中,而那些亏钱的人则爆发出一阵唉声叹气,有些人甚至亏得两手空空,愤而离去。

凌辰看见苏彬的模样,凑到她耳边解释道:“这个游戏叫‘赌大小’,你看杯子里那三颗正方形小木块没?那个叫‘骰子’,有6个面,分别写着1到6这6个数字。**每次摇晃后,我们就要下注,赌朝上的数字之和是大还是小。数字总和为4至10称作小,11至17为大,若出现3和18,不管押哪边,我们都算输。”

苏彬听懂了规则,但又马上有了新的疑问:“那这是个赌运气的游戏啊,你又是怎么知道点数的大小呢?”

凌辰指着那三颗骰子说:“你看那骰子的形状,明显做过了手脚,这种骰子在摇晃的时候,发出的声音是有区别的,我能通过声音判断朝上的大致点数。不过这还不够,你还得根据他是否动手脚,再做最后的判断才行。”

苏彬瞪大了眼睛:“这些你都能判断出来?”

“可不么?”凌辰揉了揉太阳穴,用略带迷离的眼神说道,“我现在的感觉可灵敏了,这些小声音在我这里,就像放大了一百倍似的,我可听得清清楚楚。”

见苏彬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凌辰一拍胸脯:“你就看我的吧。”随后挤进人群,来到最前方,可**面对面对视着。

**是个瘦瘦的男人,看见凌辰进来依然面不改色,拿起杯子就朝着各个方向一顿摇晃。

凌辰闭上眼睛,在他此刻的感知里,时间被无限拉长,骰子与杯壁碰撞而产生的声音接连传来,他竟然能分辨出其中的细微差别。更神奇的是,在杯子盖下后,他的脑海中似乎出现了骰子落地的画面,是大是小,一清二楚。

周围的人纷纷叫嚷着下注,然而凌辰却没有那么着急,和**一样,他也在等那个时机。直至听见“咔—”的一声后,凌辰笑了。

结果翻转了。

“等一等,我这还有几枚钱呢,别急别急。”凌辰无视**那不耐烦的眼神,掏出几枚铜板,丢到写着“小”字样的区域里。

“开!开!开!”在赌徒热情的呼喊声中,**缓缓挪开了杯盖。

1、3、4,总和为8,是小!

凌辰表面淡定,心里却乐开了花。一边往自己这边扒拉着钱,一边计算着下次该投入多少钱币。

第二次,凌辰故技重施,又赚到一笔。

**默默地骂了一句:“真是狗屎运。”但也没有太放在心上,继续拿起杯子,进行下一**作。

直到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凌辰都一一猜中,面前的铜币也越来越多,把他乐得合不拢嘴。

**终于起疑心了。

这小子,难道不是靠运气赌赢的?

**心生一计,拿出一个银色的小鸟状物件,递到凌辰跟前,对他说:“小哥手气如此之好,按**的规矩,需送您一个小礼物。您只需要朝它吹一口气就能激活它,您看如何?”

“这是什么东西?我为啥要吹?我不干。”凌辰断然拒绝。

**仍旧不依不饶,嬉皮笑脸道:“小哥,这您就不识相了,这只是我们的小小心意,别无他念。您要是不吹,我们可就没法继续陪您玩了;相反,如果您要是吹了,那接下来赢钱,我们三倍赠送,如何?”

三倍?

凌辰听到这个数字后,确实心动了。

我赢钱靠的是实力,又不是运气,我可不信这么玄而又玄的玩意能把我咋的!

再看那个小物件,除了外表比较精巧以外,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一番思索后,凌辰心一横,朝着小鸟吹了一口气。

**顿时喜笑颜开,他把小鸟放到凌辰面前,开启了下一轮赌局。

凌辰再次闭上眼,刚想听听骰子的声音。

突然,小鸟发出尖锐的鸣叫声,吓得众人都不自觉地后退了几步。

**瞬间变脸,指着凌辰大骂道:“你这混蛋,竟然出老千!”

                       

小说:神临:妖魔大陆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九指弹弦

角色:凌辰苏彬

如果你喜欢看奇幻玄幻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九指弹弦”的一本书《神临:妖魔大陆》。讲述了​凌辰醒来的时候,脑海里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完蛋了。一天之内晕了两次,合着这不是往好的方向发展,是要让我变成“睡美人”啊!可转念一想,这是父亲的发明,所谓父不坑子,他的在天之灵一定不会做这么缺德的事。他一边这样安慰自己,一边回到了房间。刚进门,一股睡意袭来,他还没来得及脱衣服,就倒在床上进入了梦乡。就这样,接下来的三天时间,凌辰过着偶尔晕倒,随时犯困的生活,几乎无法离开家里自由行动……

评论专区

武侠世界侠客行:看到有人推书……然后发现作者是《重生之大文学家》的作者。真心投毒……

盘龙:中原五白的书,分别只看一本,足矣。神机或许要多看本。

[HP]请叫我杰克·斯派洛船长:人物还原不错,想想杰克版哈利就很欢乐。

神临:妖魔大陆

《神临:妖魔大陆》在线阅读

第6章 听音辨数

凌辰醒来的时候,脑海里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完蛋了。

一天之内晕了两次,合着这不是往好的方向发展,是要让我变成“睡美人”啊!

可转念一想,这是父亲的发明,所谓父不坑子,他的在天之灵一定不会做这么缺德的事。

他一边这样安慰自己,一边回到了房间。刚进门,一股睡意袭来,他还没来得及脱衣服,就倒在床上进入了梦乡。

就这样,接下来的三天时间,凌辰过着偶尔晕倒,随时犯困的生活,几乎无法离开家里自由行动。

就在凌辰又一次晕倒在床上,一睁眼就是天亮的时候,他绝望地想:完了,真坑儿啊!

可接下来,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的身体突然有了转变,犯困的次数减少了,取而代之的,则是精神感觉出现了一些问题。

有的时候,凌辰感觉自己迷迷糊糊过了半个小时,但一看时间,其实才过了几分钟。而有的时候,他感觉过了几分钟,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

凌辰左思右想,还是无法参透其中的缘由。正当他苦恼之时,窗外传来了苏彬的声音——

“凌辰,这几天都待在家里干嘛呢?再不出来活动,身体都要锈啦!”

于是,凌辰毅然决然,迎来了几日以来的第一次出门。

奥比斯特王国的冬天并不算寒冷,但是奈不住风大,吹得凌辰脑瓜子嗡嗡的。

“几天没出来,这风怎么变得这么猛了?”凌辰哆嗦着问。

“风没有变化,是你变弱了吧?”苏彬一手拿着一个小袋子,另一只手不断从袋中取出圆圆扁扁的零食送进嘴里,还不时发出“嘎嘣”的响声,甚是享受。

这种零食有个名称,叫“酥饼”,香脆适口,油而不腻,恰巧又和苏彬的名字相近,因此它很幸运地成为了苏彬的最爱。

凌辰反击道:“我有没有变弱不知道,我只知道再这么吃下去,你可真就成酥饼了。”

苏彬听出了言外之意,这是在说我胖呐!

她当下就不乐意了,奈何嘴里塞着零食,只能吐出“呜呜呜”几个字,又把她急的呛了几下。

阿南捂脸,看不下去了。

于是他问凌辰:“凌辰,你说上次驱魔司来找你,是因为叛乱分子拿的那枚…石头?”

凌辰点点头:“没错,应该是从王都里偷出来的,听起来挺重要。”

阿南继续追问:“然后,现在那颗石头跑到你身体里去了?”

凌辰“嗯”了一声,关于石头和拳套的事情,他一来就告诉了两个小伙伴,对于他俩,凌辰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

“这就奇怪了,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事情,难不成那石头是活的?”

“你可别吓我!”

凌辰看了看手上戴着的拳套,突然灵机一动:“阿南,你不是很擅长搞些小玩意吗?你帮我看看,这副拳套有啥奥秘没有?”

谁知阿南摆摆手道:“这我可不行,我之前看过,从外面看就是一副普通的拳套,除非把拳套拆开,不然真的搞不清楚它里面的运作机制,但那样拳套可能就坏了,你舍得吗?”

“当然不!”凌辰斩钉截铁地拒绝。

“老实说,我要是有你爸那样的才能,也不会整体琢磨这些不入眼的小玩意了。”阿南摸了摸裤兜里露出的一个木质手柄,叹气道。

“这是什么啊?”此时的苏彬也吃完了酥饼,加入了话题中,她好奇地打量起那个木质手柄,想把它拿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玩意。

“使不得使不得!”阿南吓得赶忙捂住口袋,躲到了一边,“这东西叫‘枪’,很危险,弄不好会伤到自己,可得小心点。”

“枪?枪是啥?既然这么厉害,那我偏要看一看!”苏彬兴趣来了,谁也挡不住她,就见她和阿南绕着凌辰转圈,一个追,一个躲。

这回换凌辰捂脸,看不下去了。

这时,凌辰无意中瞥见了一块招牌,上面写着“如意赌坊”,他灵机一动,拉开苏彬和阿南,带着他俩一起向赌坊走去。

“凌辰,等等!你看清楚了,这是赌坊,一旦进去,弄不好裤衩子都不剩啦!”阿南一看招牌上的字,立马明白这是什么地方,全身都在抗拒。

凌辰却不以为然,他从裤袋里摸出两枚铜板,在俩人面前晃了一圈,说道:“怕什么,咱都已经成年了,又不是不能进。况且,小赌怡情,大赌才伤身,我就是去赚点零花钱,不碍事。”

“可是,我们都没有经验,不会一些技巧就进去,岂不是任人宰割了?”苏彬也犹豫不决,想进行劝阻。

听到这话,凌辰眯起眼睛,洋洋自得道:“你别说,我还真知道一个不需要技巧的游戏,以我现在的状态,没准还真能成。怎么样?想见识见识吗?”

阿南向后退了两步,依旧拒绝:“我不去,我可不想被带坏。”

凌辰露出鄙夷的眼光,说道:“瞧你那怂样,一会赚了钱,我可不给你买东西。”

说完,头也不会地走了进去。

苏彬见状,也赶忙紧随其后。一进门,她就看见大厅内摆满了桌子,每张桌子旁边都围满了人,有的地方人多,有的地方人少。呼喊声此起彼伏,每次结果的开启,都有人欢喜,有人忧。

苏彬努力忍受着震耳欲聋的噪声和令人难受的空气,一边寻找着凌辰的踪影,终于在**的一张长方形木桌旁找到了他。

凌辰正闭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苏彬好奇地张望了一下,只见**正拿着一个杯子奋力地摇动着,瓶子里还不时传来“叮叮当当”的响声。而后**将杯子往桌上一扣,周围的人就纷纷将钱币投入桌上写有“大”和“小”两个区域,算是押注。

苏彬听见凌辰小声说了句:“应该是大。”

她正疑惑是什么意思,就看见**将杯盖一掀,看到朝上的三个数字后喊了声:“是大!”就将赌输的人所押的钱币尽数收入囊中,而那些亏钱的人则爆发出一阵唉声叹气,有些人甚至亏得两手空空,愤而离去。

凌辰看见苏彬的模样,凑到她耳边解释道:“这个游戏叫‘赌大小’,你看杯子里那三颗正方形小木块没?那个叫‘骰子’,有6个面,分别写着1到6这6个数字。**每次摇晃后,我们就要下注,赌朝上的数字之和是大还是小。数字总和为4至10称作小,11至17为大,若出现3和18,不管押哪边,我们都算输。”

苏彬听懂了规则,但又马上有了新的疑问:“那这是个赌运气的游戏啊,你又是怎么知道点数的大小呢?”

凌辰指着那三颗骰子说:“你看那骰子的形状,明显做过了手脚,这种骰子在摇晃的时候,发出的声音是有区别的,我能通过声音判断朝上的大致点数。不过这还不够,你还得根据他是否动手脚,再做最后的判断才行。”

苏彬瞪大了眼睛:“这些你都能判断出来?”

“可不么?”凌辰揉了揉太阳穴,用略带迷离的眼神说道,“我现在的感觉可灵敏了,这些小声音在我这里,就像放大了一百倍似的,我可听得清清楚楚。”

见苏彬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凌辰一拍胸脯:“你就看我的吧。”随后挤进人群,来到最前方,可**面对面对视着。

**是个瘦瘦的男人,看见凌辰进来依然面不改色,拿起杯子就朝着各个方向一顿摇晃。

凌辰闭上眼睛,在他此刻的感知里,时间被无限拉长,骰子与杯壁碰撞而产生的声音接连传来,他竟然能分辨出其中的细微差别。更神奇的是,在杯子盖下后,他的脑海中似乎出现了骰子落地的画面,是大是小,一清二楚。

周围的人纷纷叫嚷着下注,然而凌辰却没有那么着急,和**一样,他也在等那个时机。直至听见“咔—”的一声后,凌辰笑了。

结果翻转了。

“等一等,我这还有几枚钱呢,别急别急。”凌辰无视**那不耐烦的眼神,掏出几枚铜板,丢到写着“小”字样的区域里。

“开!开!开!”在赌徒热情的呼喊声中,**缓缓挪开了杯盖。

1、3、4,总和为8,是小!

凌辰表面淡定,心里却乐开了花。一边往自己这边扒拉着钱,一边计算着下次该投入多少钱币。

第二次,凌辰故技重施,又赚到一笔。

**默默地骂了一句:“真是狗屎运。”但也没有太放在心上,继续拿起杯子,进行下一**作。

直到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凌辰都一一猜中,面前的铜币也越来越多,把他乐得合不拢嘴。

**终于起疑心了。

这小子,难道不是靠运气赌赢的?

**心生一计,拿出一个银色的小鸟状物件,递到凌辰跟前,对他说:“小哥手气如此之好,按**的规矩,需送您一个小礼物。您只需要朝它吹一口气就能激活它,您看如何?”

“这是什么东西?我为啥要吹?我不干。”凌辰断然拒绝。

**仍旧不依不饶,嬉皮笑脸道:“小哥,这您就不识相了,这只是我们的小小心意,别无他念。您要是不吹,我们可就没法继续陪您玩了;相反,如果您要是吹了,那接下来赢钱,我们三倍赠送,如何?”

三倍?

凌辰听到这个数字后,确实心动了。

我赢钱靠的是实力,又不是运气,我可不信这么玄而又玄的玩意能把我咋的!

再看那个小物件,除了外表比较精巧以外,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一番思索后,凌辰心一横,朝着小鸟吹了一口气。

**顿时喜笑颜开,他把小鸟放到凌辰面前,开启了下一轮赌局。

凌辰再次闭上眼,刚想听听骰子的声音。

突然,小鸟发出尖锐的鸣叫声,吓得众人都不自觉地后退了几步。

**瞬间变脸,指着凌辰大骂道:“你这混蛋,竟然出老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