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玫李斯祁)今天的她是草莓味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徐玫李斯祁完整版免费阅读

《今天的她是草莓味》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徐玫李斯祁,讲述了​影帝李斯祁专门在微博官宣自己在追一个女生,让所有网友都大吃一惊
网友:“什么玩意?”
粉丝:“我看到什么,我不相信,这不是我哥哥!!!”
可没过几分钟,娱乐圈当红顶流艾特李斯祁:【哥哥,我不好追哦】
瞬间蝉联一天的热搜
那过后的不久,影帝又亲自放出大料,发博【今天的她很甜,草莓味的】
网友:什么玩意,狗仔了,在哪,滚出来,业务不行啊
粉丝:泪崩,我不信,这不是真的

小说:今天的她是草莓味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包子有点烫

角色:徐玫李斯祁

经典热门小说《今天的她是草莓味》是大神级网文作者“包子有点烫”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一中是个有100年的老学校,据说是抗战时期就创办的,学校风景优美,校风纯良,校门处高高挂起的燕京一中还是当年的某个很有名的学者专门为学校提的字。而一中的校服则是统一的蓝白校服校裤,学校的纪律很严苛,跟所有中学都一样的禁止早恋。但还是会有学生偷偷的在学校沿湖边的凉亭私会,也有被抓的。学校有个湖边是挨着凉亭,凉亭旁边不远处种着一棵跟学校年纪一般大的百年樱桃树,每年的高三学子都会往树上挂红丝带以求保佑自己前途无量,另外一边是个小池塘挨着食堂,池塘里种着荷花,和喂了小鱼小虾,养鱼也是一中的传统,大抵的意思是年年有余,虾则是考试不要摸瞎考零分。每年一中都会有大批的学子被保送或者考上清华北大,李斯祁进这所学校是初中竞赛时保送的,而徐玫则是自己没日没夜日以继赴的学习考进来的……

评论专区

最强教皇:这是以前看的一本书,也无限流的意思

仙府之缘:典型的凡人流,不过真的有点干了点

二次元王座:太多动漫人物太杂了 主角第一本小说还没出版就去出漫画还帮LL做偶像活动 还想做游戏 每天还玩VR网游网游的背景是从零 看到作者好像还想让主角去做甘城辉煌乐园就弃了 主角不嫌累我都嫌累

今天的她是草莓味

《今天的她是草莓味》在线阅读

Chapter5前传(高中篇)

一中是个有100年的老学校,据说是抗战时期就创办的,学校风景优美,校风纯良,校门处高高挂起的燕京一中还是当年的某个很有名的学者专门为学校提的字。

而一中的校服则是统一的蓝白校服校裤,学校的纪律很严苛,跟所有中学都一样的禁止早恋。

但还是会有学生偷偷的在学校沿湖边的凉亭私会,也有被抓的。

学校有个湖边是挨着凉亭,凉亭旁边不远处种着一棵跟学校年纪一般大的百年樱桃树,每年的高三学子都会往树上挂红丝带以求保佑自己前途无量,另外一边是个小池塘挨着食堂,池塘里种着荷花,和喂了小鱼小虾,养鱼也是一中的传统,大抵的意思是年年有余,虾则是考试不要摸瞎考零分。

每年一中都会有大批的学子被保送或者考上清华北大,李斯祁进这所学校是初中竞赛时保送的,而徐玫则是自己没日没夜日以继赴的学习考进来的。

家长们都说能进一中那么将近百分之五十的几率是踏进清华的学府了,大学是无忧的。

学校的食堂分为大食堂和小食堂,大食堂是专门供早中晚的餐食,而小食堂是专门供夏季冬季的小甜品和消暑的冷饮,大食堂的餐食几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不会重样的,还因为餐食好吃被送上某浪热搜的。

入秋后的学校,到处都是**嫩的樱花遍地,美不胜收。

徐玫跟着李斯祁进到教学楼里,在高一一班的教学走廊处,两人便分别。

徐玫望着李斯祁的背影越走越远,愈发的舍不得,突然背后一双手重重的拍在自己的肩头。

一转头,徐玫便发现是自己的那个小弟张裕。

张裕是徐玫打篮球收下的小弟,对徐玫那叫一个跟屁虫,走哪跟哪。

暑假时,经常跑来叫徐玫一起打篮球,也是他打扰徐玫一整个暑假都没把那还珠格格看完的。

徐玫对此还有一些怨恨。

徐玫赶紧把张裕的手拿开,怒瞪他“要死啊,是不是想跟你老大我烧香啊?”

张裕人就是一个乐呵的人,经常开玩笑,听到徐玫的话,他就笑着打趣“也不是不可以老大。”

徐玫作势要打他,他就赶紧躲开,“略略略,老大,你追不上。哈哈哈”

“张裕,你给我等着,你看你被我追上,我不打你见你泉下祖宗都不叫徐玫。”

“略略略,老大,你来追我啊!你追不上,哈哈哈,来呀来呀。”张裕一边拍拍自己的小臀部,一边回头朝着徐玫做鬼脸。

“张裕!你死了,你给我等着。”

于是两人在教室里上演了一场猫捉老鼠,你追我赶的,就着教室不停。

原本因为开学气氛,教室里的同学都在互相客套的问候暑假去哪玩的啊,这个衣服好好看啊,用什么护肤品啊感觉那个人又白了,或者就是听说娱乐圈又发生什么大事的八卦之类的,都突然被徐玫跟张裕两人打断了,不得不转头看着教室里的两个人。

这两人的声音是真的很大,震耳欲聋,堪堪入云霄,恐怕菜市场的买菜的都不如他们两个人,不对都不可能是他们两个人的对手,恐怕还得败下阵来,将武林第一给他们。

高熏一进教室就看到这个场面。

她是又无奈又好笑的摇摇头,赶紧上前去把两个人分开。

徐玫一见到高熏就开心得像三岁孩子,直接抱住她就是一顿猛亲“宝,我想死你了。”

高熏摸摸她的头,把她放下来“我也想你,宝。”说完就转头看向张裕。

“你啊,你,你明知道妹妹是个暴脾气你还惹她?”

张裕嘿嘿的傻笑,挠挠头“这不是老大好玩吗,逗逗她呗,新学期新气象呗。”

徐玫走到张裕面前,就是一顿暴揍,才解气“那我这个新学期新气象,你记住没?”

“老大,不知道打脑袋越打越笨吗?”张裕委屈巴巴的,转头就跟高熏告状“姐,你看看老大,好过分啊。”

张裕这声姐还是因为高熏帮他付了饭钱开始就不停的对高熏说从此以后,你就是我姐了。

徐玫怼张裕“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确实不聪明。”

张裕有点不高兴,“我还是很聪明的,我考试都是前一百名的。”

“才前一百啊,我每次都能进年级红榜第一的。”徐玫说。

其实这很凡尔赛的 ,就像家长老跟亲戚夸没有没有,我家孩子也就期末小努力了一把,我们也是没怎么管,她也挺笨的一个道理。

不过说到年级红榜,一中有个传统就是上学期考的期末成绩会在第二个开学第一天公布,成绩前一百的会受到表彰,后两百的则是公开在操场讲台上指名说记住人家前一百名,他们是你们学习的榜样,不学习不努力以后只能挖煤搬砖。

两人好不容易不闹了,却因为成绩又闹起来,不过很快老班就来了。

老班是个30的帅气小伙子,打扮潮流,喜欢国潮,上课也风趣,班里很多同学都很喜欢他,而老班每次下课都会给班上的同学讲讲八卦,追追星这些,有时候还会请班上同学吃好吃的,为人也是很大方,同学们跟他相处起来也是很像朋友。

老班叫施诗,很有诗情画意的一个名字,据说当时施诗没出生前,他的父母就以为是个女孩于是就取了这个名字,直到出生知道是个男孩,后悔不已。

而施诗每次都跟班里的同学打趣自黑“我就后悔自己怎么就不是个小姑娘了,不然也是水出芙蓉。”

当时班里的同学集体就作呕。

但施诗跟高一一班的氛围要比别班自由轻松,也因为这样的氛围,一班的成绩总是比高一年级其他班高百分之二十的点。

施诗也因为班里成绩好,更是被评为市里优秀教师的称号。

张裕见施诗进来,就赶紧走过去,诉说自己的老大如何如何的“虐待”他。

施诗就笑得不行,“那人家说得也不错啊。我就很认同徐玫同学。”

张裕“老班,你变了。哼~”

打趣了一番后,施诗就让张裕回到座位上去,他要宣布上学期的消息。

同学们顿时鸦雀无声,乖乖的坐在座位等待着属于他们成果的宣判当然也可能是死刑哈。

施诗清清嗓子,恢复一脸正派的样子,说“有两个消息,你们要听哪个,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同学们都异口同声,“好消息。”

施诗直接宣布坏消息“坏消息是,你们下学期可能有些同学就要跟我们班分道扬镳了,你们要面临分班了。”

是的高一下学期开始就正式要填写高二的分班信息,也就要面临理科还是文科的选择,在期末考试前,高一的学生将会有一场分班考试。

而施诗高二即将带领的高二一班的理科实验班。

一中一共有12个班,一到六是实验班,七到十二则是普通班,实验班寓意着教学资质更好更优质,但也是压力更大的,每隔一周就有一个周考,周考过后就是月考,月考过后就是半期期末的到临,而普通班虽然教学资质不行,但学习氛围相比实验班轻松简单,只需要参加半期和期末考就行。

底下的同学们瞬间叽叽喳喳的讨论起,关于下学期选文选理,施诗让徐玫把分班前的选文选理的表拿下去发给同学们。

徐玫是当初施诗一走进班级就指定的班长,当时他以为徐玫成绩不好,想让她锻炼一下,结果谁知道她是第一。

施诗说“这个表了,你们拿回去,与父母商议后,再填写 ,下周星期一,我让徐玫收上来,知道没。”

同学们回应好后,施诗接着才说“好啦,接下来,我要讲好消息啦?”

底下同学们立刻高兴起来,眼里都是星星,纷纷期待起来。

可施诗却在关键时刻打了关子,“所以你们猜是什么好消息?”

底下的同学们就像被猫抓了般,心痒痒的,都摇头不知道,却还是在等待那个好消息的到来。

隔了好几分钟,施诗见底下的同学们难耐起来,才缓缓开口“好消息是,我们班在上学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而我也多亏你们拿到了市区优秀教师,是有**的哈,不过……”

“不过什么啊,老班,快说啊!”

“就是,老班别卖关子了,快讲吧。”

“老班啊,求求你啦,快讲好消息吧”

……

施诗终于说“不过了,我打算用这笔**带你们出去玩一天,你们觉得怎么样啊?”

“好,就知道老班对我们最好啦!”

“老班,万岁!!!”

“老班,老班,天下第一好!”

“老班,老班,天下第一帅!”

“哇哦!!!”

……

高熏推了一把旁边有心事的徐玫,“怎么了,有心事?”

徐玫还在想怎么把药给李斯祁,因这个事情陷入思绪中。

心里的小人,一边说“你就大大方方说这是你给他买的呗?”

徐玫:“不行,那样哥哥会怀疑。”

小人:“就是妹妹送给哥哥的,能怀疑什么?”

徐玫:“你不懂,哥哥肯定会猜到的!”

小人:“猜到就猜到呗,猜到你就告白呗!”

徐玫:“不可以,猜到的话,我跟哥哥的距离就越来越远了,他就越来越不会允许我的出现了,我……我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见不到,我就会伤心。

见不到,我又该怎么办。

徐玫双手撑着脸在课桌上,愁眉不展的,几番交流都无果,最后她叹气“哎”

突然她被高熏打断了思绪,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皮眨巴眨巴几下,有点呆滞“啊?”

高熏问她“你怎么心不在焉的?”

徐玫想了一下,还是决定问问高熏“哥哥,生病了,我给他买了药,可是我不知道怎么给他?”

高熏是知道徐玫暗恋李斯祁的,青春时期谁没个暗恋对象喜欢的人了,很正常。

但她也知道徐玫愁什么。

徐玫愁的就是怕把药给李斯祁了,李斯祁会知道她的心思,会因为她的暗恋而选择忽视她,最后逐渐淡忘。

可不把药给他,又怕他生病了发烧,毕竟李斯祁已经高三了,是最重要的时期。

可是以什么名义给,以什么身份给呢?

在李斯祁那,徐玫就只能是妹妹,可徐玫不是他亲妹妹,怕自己的举动惊住李斯祁,吓到他,但……

高熏就说“所以你是怕直接给他,他会想多,又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给他对吧?可又实在很担心他,又怕直接给了他知道你心里的想法?”

不愧是闺蜜,一猜一个准。

徐玫愁啊,苦啊“对啊,我不知道怎么办啊?”

这时张裕从前面转了过来,大家都在讨论,老班也是认可讨论的,他也没事,于是就转过头来问两位女孩“你们在讨论什么啊,什么怎么办?”手里还抓了一大把的薯片往嘴里放,嚼的嘎吱嘎吱响。

徐玫一把逮过他的长胳膊,把薯片抢过来,顺手抓了一把放进嘴里,把薯片递给高熏问她“吃不?”

高熏不喜欢零食这些,便笑着拒绝。

徐玫嚼着薯片,直到舌尖已经有黄瓜味在,便问“啥时候,换口味的?”

张裕把薯片抢回来“新口味,才买的。”

然后朝徐玫挤眉弄眼,“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口腔顿时有了青草的味道。”

徐玫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撇嘴“没有。”

张裕“切,不知道羊村里的羊都是吃草的吗?”

徐玫回他“那你不知道,羊村里的羊要是没有喜羊羊恐怕早就进了灰太狼的肚子里吗?”

张裕这人,也不知道是什么兴趣爱好,翻来覆去看了喜羊羊与灰太狼N遍都不觉得腻。

张裕却说“就是因为有喜羊羊,所以这不没被抓,所以我就想体验一下青草是什么味道啊!”

徐玫又给了他一个白眼“那学校花坛那么多的草,你直接扯一把不就体验啦?”

两人又因为这个事情争论起来,高熏无奈扶额,也不晓得这两人的智商到底多少,怎么可以幼稚成这样。

施诗让底下的同学讨论了一番后,就开始宣布新学期的规矩,又让班干部留下来开了会。

等开完会,徐玫才把书包里那盒药拿出来,又是愁眉不展,最后抱着视死而归的决心,去往高三。

高三的楼层比高一多了好几楼,徐玫也是很久没爬那么高的楼层了。

好不容到达高三一班,徐玫却停在了走廊停滞不前。

久久不敢上前,她又陷入犹豫。

刚刚那个抱着视死而归的她,此刻壮烈牺牲。

                       

小说:今天的她是草莓味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包子有点烫

角色:徐玫李斯祁

经典热门小说《今天的她是草莓味》是大神级网文作者“包子有点烫”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一中是个有100年的老学校,据说是抗战时期就创办的,学校风景优美,校风纯良,校门处高高挂起的燕京一中还是当年的某个很有名的学者专门为学校提的字。而一中的校服则是统一的蓝白校服校裤,学校的纪律很严苛,跟所有中学都一样的禁止早恋。但还是会有学生偷偷的在学校沿湖边的凉亭私会,也有被抓的。学校有个湖边是挨着凉亭,凉亭旁边不远处种着一棵跟学校年纪一般大的百年樱桃树,每年的高三学子都会往树上挂红丝带以求保佑自己前途无量,另外一边是个小池塘挨着食堂,池塘里种着荷花,和喂了小鱼小虾,养鱼也是一中的传统,大抵的意思是年年有余,虾则是考试不要摸瞎考零分。每年一中都会有大批的学子被保送或者考上清华北大,李斯祁进这所学校是初中竞赛时保送的,而徐玫则是自己没日没夜日以继赴的学习考进来的……

评论专区

最强教皇:这是以前看的一本书,也无限流的意思

仙府之缘:典型的凡人流,不过真的有点干了点

二次元王座:太多动漫人物太杂了 主角第一本小说还没出版就去出漫画还帮LL做偶像活动 还想做游戏 每天还玩VR网游网游的背景是从零 看到作者好像还想让主角去做甘城辉煌乐园就弃了 主角不嫌累我都嫌累

今天的她是草莓味

《今天的她是草莓味》在线阅读

Chapter5前传(高中篇)

一中是个有100年的老学校,据说是抗战时期就创办的,学校风景优美,校风纯良,校门处高高挂起的燕京一中还是当年的某个很有名的学者专门为学校提的字。

而一中的校服则是统一的蓝白校服校裤,学校的纪律很严苛,跟所有中学都一样的禁止早恋。

但还是会有学生偷偷的在学校沿湖边的凉亭私会,也有被抓的。

学校有个湖边是挨着凉亭,凉亭旁边不远处种着一棵跟学校年纪一般大的百年樱桃树,每年的高三学子都会往树上挂红丝带以求保佑自己前途无量,另外一边是个小池塘挨着食堂,池塘里种着荷花,和喂了小鱼小虾,养鱼也是一中的传统,大抵的意思是年年有余,虾则是考试不要摸瞎考零分。

每年一中都会有大批的学子被保送或者考上清华北大,李斯祁进这所学校是初中竞赛时保送的,而徐玫则是自己没日没夜日以继赴的学习考进来的。

家长们都说能进一中那么将近百分之五十的几率是踏进清华的学府了,大学是无忧的。

学校的食堂分为大食堂和小食堂,大食堂是专门供早中晚的餐食,而小食堂是专门供夏季冬季的小甜品和消暑的冷饮,大食堂的餐食几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不会重样的,还因为餐食好吃被送上某浪热搜的。

入秋后的学校,到处都是**嫩的樱花遍地,美不胜收。

徐玫跟着李斯祁进到教学楼里,在高一一班的教学走廊处,两人便分别。

徐玫望着李斯祁的背影越走越远,愈发的舍不得,突然背后一双手重重的拍在自己的肩头。

一转头,徐玫便发现是自己的那个小弟张裕。

张裕是徐玫打篮球收下的小弟,对徐玫那叫一个跟屁虫,走哪跟哪。

暑假时,经常跑来叫徐玫一起打篮球,也是他打扰徐玫一整个暑假都没把那还珠格格看完的。

徐玫对此还有一些怨恨。

徐玫赶紧把张裕的手拿开,怒瞪他“要死啊,是不是想跟你老大我烧香啊?”

张裕人就是一个乐呵的人,经常开玩笑,听到徐玫的话,他就笑着打趣“也不是不可以老大。”

徐玫作势要打他,他就赶紧躲开,“略略略,老大,你追不上。哈哈哈”

“张裕,你给我等着,你看你被我追上,我不打你见你泉下祖宗都不叫徐玫。”

“略略略,老大,你来追我啊!你追不上,哈哈哈,来呀来呀。”张裕一边拍拍自己的小臀部,一边回头朝着徐玫做鬼脸。

“张裕!你死了,你给我等着。”

于是两人在教室里上演了一场猫捉老鼠,你追我赶的,就着教室不停。

原本因为开学气氛,教室里的同学都在互相客套的问候暑假去哪玩的啊,这个衣服好好看啊,用什么护肤品啊感觉那个人又白了,或者就是听说娱乐圈又发生什么大事的八卦之类的,都突然被徐玫跟张裕两人打断了,不得不转头看着教室里的两个人。

这两人的声音是真的很大,震耳欲聋,堪堪入云霄,恐怕菜市场的买菜的都不如他们两个人,不对都不可能是他们两个人的对手,恐怕还得败下阵来,将武林第一给他们。

高熏一进教室就看到这个场面。

她是又无奈又好笑的摇摇头,赶紧上前去把两个人分开。

徐玫一见到高熏就开心得像三岁孩子,直接抱住她就是一顿猛亲“宝,我想死你了。”

高熏摸摸她的头,把她放下来“我也想你,宝。”说完就转头看向张裕。

“你啊,你,你明知道妹妹是个暴脾气你还惹她?”

张裕嘿嘿的傻笑,挠挠头“这不是老大好玩吗,逗逗她呗,新学期新气象呗。”

徐玫走到张裕面前,就是一顿暴揍,才解气“那我这个新学期新气象,你记住没?”

“老大,不知道打脑袋越打越笨吗?”张裕委屈巴巴的,转头就跟高熏告状“姐,你看看老大,好过分啊。”

张裕这声姐还是因为高熏帮他付了饭钱开始就不停的对高熏说从此以后,你就是我姐了。

徐玫怼张裕“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确实不聪明。”

张裕有点不高兴,“我还是很聪明的,我考试都是前一百名的。”

“才前一百啊,我每次都能进年级红榜第一的。”徐玫说。

其实这很凡尔赛的 ,就像家长老跟亲戚夸没有没有,我家孩子也就期末小努力了一把,我们也是没怎么管,她也挺笨的一个道理。

不过说到年级红榜,一中有个传统就是上学期考的期末成绩会在第二个开学第一天公布,成绩前一百的会受到表彰,后两百的则是公开在操场讲台上指名说记住人家前一百名,他们是你们学习的榜样,不学习不努力以后只能挖煤搬砖。

两人好不容易不闹了,却因为成绩又闹起来,不过很快老班就来了。

老班是个30的帅气小伙子,打扮潮流,喜欢国潮,上课也风趣,班里很多同学都很喜欢他,而老班每次下课都会给班上的同学讲讲八卦,追追星这些,有时候还会请班上同学吃好吃的,为人也是很大方,同学们跟他相处起来也是很像朋友。

老班叫施诗,很有诗情画意的一个名字,据说当时施诗没出生前,他的父母就以为是个女孩于是就取了这个名字,直到出生知道是个男孩,后悔不已。

而施诗每次都跟班里的同学打趣自黑“我就后悔自己怎么就不是个小姑娘了,不然也是水出芙蓉。”

当时班里的同学集体就作呕。

但施诗跟高一一班的氛围要比别班自由轻松,也因为这样的氛围,一班的成绩总是比高一年级其他班高百分之二十的点。

施诗也因为班里成绩好,更是被评为市里优秀教师的称号。

张裕见施诗进来,就赶紧走过去,诉说自己的老大如何如何的“虐待”他。

施诗就笑得不行,“那人家说得也不错啊。我就很认同徐玫同学。”

张裕“老班,你变了。哼~”

打趣了一番后,施诗就让张裕回到座位上去,他要宣布上学期的消息。

同学们顿时鸦雀无声,乖乖的坐在座位等待着属于他们成果的宣判当然也可能是死刑哈。

施诗清清嗓子,恢复一脸正派的样子,说“有两个消息,你们要听哪个,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同学们都异口同声,“好消息。”

施诗直接宣布坏消息“坏消息是,你们下学期可能有些同学就要跟我们班分道扬镳了,你们要面临分班了。”

是的高一下学期开始就正式要填写高二的分班信息,也就要面临理科还是文科的选择,在期末考试前,高一的学生将会有一场分班考试。

而施诗高二即将带领的高二一班的理科实验班。

一中一共有12个班,一到六是实验班,七到十二则是普通班,实验班寓意着教学资质更好更优质,但也是压力更大的,每隔一周就有一个周考,周考过后就是月考,月考过后就是半期期末的到临,而普通班虽然教学资质不行,但学习氛围相比实验班轻松简单,只需要参加半期和期末考就行。

底下的同学们瞬间叽叽喳喳的讨论起,关于下学期选文选理,施诗让徐玫把分班前的选文选理的表拿下去发给同学们。

徐玫是当初施诗一走进班级就指定的班长,当时他以为徐玫成绩不好,想让她锻炼一下,结果谁知道她是第一。

施诗说“这个表了,你们拿回去,与父母商议后,再填写 ,下周星期一,我让徐玫收上来,知道没。”

同学们回应好后,施诗接着才说“好啦,接下来,我要讲好消息啦?”

底下同学们立刻高兴起来,眼里都是星星,纷纷期待起来。

可施诗却在关键时刻打了关子,“所以你们猜是什么好消息?”

底下的同学们就像被猫抓了般,心痒痒的,都摇头不知道,却还是在等待那个好消息的到来。

隔了好几分钟,施诗见底下的同学们难耐起来,才缓缓开口“好消息是,我们班在上学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而我也多亏你们拿到了市区优秀教师,是有**的哈,不过……”

“不过什么啊,老班,快说啊!”

“就是,老班别卖关子了,快讲吧。”

“老班啊,求求你啦,快讲好消息吧”

……

施诗终于说“不过了,我打算用这笔**带你们出去玩一天,你们觉得怎么样啊?”

“好,就知道老班对我们最好啦!”

“老班,万岁!!!”

“老班,老班,天下第一好!”

“老班,老班,天下第一帅!”

“哇哦!!!”

……

高熏推了一把旁边有心事的徐玫,“怎么了,有心事?”

徐玫还在想怎么把药给李斯祁,因这个事情陷入思绪中。

心里的小人,一边说“你就大大方方说这是你给他买的呗?”

徐玫:“不行,那样哥哥会怀疑。”

小人:“就是妹妹送给哥哥的,能怀疑什么?”

徐玫:“你不懂,哥哥肯定会猜到的!”

小人:“猜到就猜到呗,猜到你就告白呗!”

徐玫:“不可以,猜到的话,我跟哥哥的距离就越来越远了,他就越来越不会允许我的出现了,我……我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见不到,我就会伤心。

见不到,我又该怎么办。

徐玫双手撑着脸在课桌上,愁眉不展的,几番交流都无果,最后她叹气“哎”

突然她被高熏打断了思绪,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皮眨巴眨巴几下,有点呆滞“啊?”

高熏问她“你怎么心不在焉的?”

徐玫想了一下,还是决定问问高熏“哥哥,生病了,我给他买了药,可是我不知道怎么给他?”

高熏是知道徐玫暗恋李斯祁的,青春时期谁没个暗恋对象喜欢的人了,很正常。

但她也知道徐玫愁什么。

徐玫愁的就是怕把药给李斯祁了,李斯祁会知道她的心思,会因为她的暗恋而选择忽视她,最后逐渐淡忘。

可不把药给他,又怕他生病了发烧,毕竟李斯祁已经高三了,是最重要的时期。

可是以什么名义给,以什么身份给呢?

在李斯祁那,徐玫就只能是妹妹,可徐玫不是他亲妹妹,怕自己的举动惊住李斯祁,吓到他,但……

高熏就说“所以你是怕直接给他,他会想多,又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给他对吧?可又实在很担心他,又怕直接给了他知道你心里的想法?”

不愧是闺蜜,一猜一个准。

徐玫愁啊,苦啊“对啊,我不知道怎么办啊?”

这时张裕从前面转了过来,大家都在讨论,老班也是认可讨论的,他也没事,于是就转过头来问两位女孩“你们在讨论什么啊,什么怎么办?”手里还抓了一大把的薯片往嘴里放,嚼的嘎吱嘎吱响。

徐玫一把逮过他的长胳膊,把薯片抢过来,顺手抓了一把放进嘴里,把薯片递给高熏问她“吃不?”

高熏不喜欢零食这些,便笑着拒绝。

徐玫嚼着薯片,直到舌尖已经有黄瓜味在,便问“啥时候,换口味的?”

张裕把薯片抢回来“新口味,才买的。”

然后朝徐玫挤眉弄眼,“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口腔顿时有了青草的味道。”

徐玫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撇嘴“没有。”

张裕“切,不知道羊村里的羊都是吃草的吗?”

徐玫回他“那你不知道,羊村里的羊要是没有喜羊羊恐怕早就进了灰太狼的肚子里吗?”

张裕这人,也不知道是什么兴趣爱好,翻来覆去看了喜羊羊与灰太狼N遍都不觉得腻。

张裕却说“就是因为有喜羊羊,所以这不没被抓,所以我就想体验一下青草是什么味道啊!”

徐玫又给了他一个白眼“那学校花坛那么多的草,你直接扯一把不就体验啦?”

两人又因为这个事情争论起来,高熏无奈扶额,也不晓得这两人的智商到底多少,怎么可以幼稚成这样。

施诗让底下的同学讨论了一番后,就开始宣布新学期的规矩,又让班干部留下来开了会。

等开完会,徐玫才把书包里那盒药拿出来,又是愁眉不展,最后抱着视死而归的决心,去往高三。

高三的楼层比高一多了好几楼,徐玫也是很久没爬那么高的楼层了。

好不容到达高三一班,徐玫却停在了走廊停滞不前。

久久不敢上前,她又陷入犹豫。

刚刚那个抱着视死而归的她,此刻壮烈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