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星星往前走》张柏一白鹭白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让星星往前走》全章节免费阅读

《让星星往前走》是作者“ “白鹭白鹿””的倾心著作,张柏一白鹭白鹿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张柏一14岁那年全家在柏一和澜依生日之际都一夜消失,宋澜依那时才10岁,而松溢12岁,三个月后只剩柏一一人往返,在医院插着管子维持生命,那时候的澜依好害怕,柏一如渔网里的鱼,要从缝里逃脱沾染水才可有生机就像书里写的:“人有了呼吸才是活着”接下来的日子里澜依每每去病房看望时,都会盯着柏一的胸口是否随着她自己的胸口般一下下的跳动,如扑棱棱的飞鱼只有她动着,她才觉得此刻是热乎的就如蜉蝣生命只有一日般,生日祝贺也只有一天,而周而复始的灵魂,像星星般耀眼,只要清醒着,每日都是生日

小说:让星星往前走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白鹭白鹿

角色:张柏一白鹭白鹿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让星星往前走》,作者是“白鹭白鹿”。作品无广告版精彩片段:“海藻是什么组成的呢,蛋白质、多糖类、食物纤维和维他命吗。”今天是澜依的生日,柏一快要被美丽给晃晕了眼,墨绿色的裙摆在暖光灯下摇曳,中卷发乌黑发亮和她明媚的笑容一样漂亮,那双黑曜石般圆圆的眼睛、又带着一丝狡黠,印着柏一那流波暗转的神情和早上烫好的秀发一并反射在身后的镜子里,光彩如灿烂的琉璃。敲门声响起,澜依和柏一相视一笑。“小公主们,我能进来吗。”那是一双洁白修长的手,指甲剪的规规整整,白色衬衫扎在柔顺的浅蓝色牛仔裤里,衬的他愈发干净,额前的刘海也长长了些……

评论专区

我变成了一只雄狮:我还不如看动物世界

闲人日常指南:是油腻中年人而非成年人的故事。读完如果感觉有一股郁结在心头的烦闷发泄不出来,那么恭喜你,起码精神的桃花源仍旧存在。

我没想当影帝:主角的人设前后不一

让星星往前走

《让星星往前走》在线阅读

第1章 呼吸

“海藻是什么组成的呢,蛋白质、多糖类、食物纤维和维他命吗。”

今天是澜依的生日,柏一快要被美丽给晃晕了眼,墨绿色的裙摆在暖光灯下摇曳,中卷发乌黑发亮和她明媚的笑容一样漂亮,那双黑曜石般圆圆的眼睛、又带着一丝狡黠,印着柏一那流波暗转的神情和早上烫好的秀发一并反射在身后的镜子里,光彩如灿烂的琉璃。

敲门声响起,澜依和柏一相视一笑。

“小公主们,我能进来吗。”

那是一双洁白修长的手,指甲剪的规规整整,白色衬衫扎在柔顺的浅蓝色牛仔裤里,衬的他愈发干净,额前的刘海也长长了些。

“喜欢吗。”

松溢笑眯眯的开口道,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他是澜依和柏一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做过最出格的事是16岁时在房间门上只留下一张纸条而后就从松州市徒步走到勿栏市,结果是被父母一顿胖揍,澜依当时听到消息时,身上的裙子都急出皱了,急匆匆的扯着柏一拿着食物和药膏去看望松溢,坐在羽毛般柔软的床上澜依眉毛拧在一起指责的问:“你乱走干嘛,就这么想挨打吗。”

松溢微微笑着说:“没有啊,我只是生病了,哪里有跑出去,你怕不是记错了。”

澜依听完错愕了几分,整理了下裙褶,给他掩了掩被子。

柏一静坐在一旁默默的看着松溢,他青葱的手把玩着他外公送给他的原木摆件,明晃晃**裸的摇摆着香味像松溢无声的呐喊。

而现在成长为所谓是大人的右手里拎着的礼物被层层保护住,黑色丝带绑着墨绿色的礼盒里头是水蓝色的连衣裙,收腰款,斜边波浪衣襟叠了好几层薄纱,后面是开叉的裸背设计,下裙摆的蓝纱顺流而下般的闪着点点,银光色的,前几年去海洋馆里看的水母就是这样,蓝蓝的雾雾的。

澜依看到裙子的那一刻尖叫着的抱住松溢,“我的天啊!多漂亮的一条裙子呀,你真的很会挑礼物啊。”

澜依俏皮又戏谑的朝松溢挑眉,又开心的举着裙子转圈圈,差点把桌上的杯子甩到地上,就像在后花园里追着蝴蝶飞乱打滚的卷毛小狗,活蹦乱跳的。松溢见状连忙把杯子放好,抱着手无奈的笑看着她。

这杯子可不便宜,是一套中古,紫蓝色的细致卷花边雕刻着串串紫藤花一簇簇的往白底杯垫下长去,生生不息的绵延着,按澜依的话说就是现在买个杯子往里埋也能这个价,她在柏一和松溢面前永远是放松的。

澜依抱着裙子轻快的说:“等下我噢,我去试下裙子~”打开音乐间的门就钻进了另一个朦朦胧胧的花园里。

松溢往桌上拿了罐啤酒坐在柏一旁碰了下她的手肘道:“你可别吃醋噢。”

这次轮到柏一好笑的看着松溢了,柏一故摇摇头又噘着嘴叹气道:“唉,那可不嘛,多漂亮的一条裙啊,可惜我是无福拥有了。”

松溢看着柏一这副小孩模样没忍住绷笑,手摩挲着嘴巴,柏一也笑了笑,起身拿了杯果汁说:“你上次送的那个台灯我放在床头了,很漂亮,特别是白天有光照射进来的时候,琉璃被淋浴的十分绚烂。”说罢抿了抿嘴微微笑着,低头放了首柚子乐队的《海平面》,是一众单曲里最冷门的,也是柏一最喜欢的。

顶上的暖光灯懒洋洋的照射着柏一,和辰光里的柏树一样静谧,乐曲的旋律像一阵风把柏一吹的摇摇摆摆,松溢单撑着头手指跟着柏一 1、2、3、4…的敲击着那只喝了一口的啤酒。

“柏一。”

松溢手支着下巴对着柏一说,柏一抬头望着他,松溢随即又开口轻轻的说:“朋友跟我说,那间店铺开了好几百年了,是一代代传承下来的,那里长年种着小苍兰,听说以前本来是只种植着鸢尾花,但是因为战争的因素,那片颜色被烧的一干二净,所以后人为了祈愿,也是一种期望,又种了花语是幸福生活的小苍兰,那片花地…很干净。”松溢抿了一口啤酒又说道:“雪白雪白的,我当时看到那片花一眼就想到你,所以…”松溢停顿了下,抬头盯看着柏一,眼神闪烁着却又深幽幽的暗光,跟山崖里的山洞没有分别。

“所以你喜欢那个台灯我很开心。”

那个眼神太刺眼,柏一猛然低下头默默的拿着果汁杯沿磨着牙齿,那是柏一紧张时下意识的举动,松溢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赶忙嘴角扬起笑说道:“诶,那首你很喜欢的民谣。”边说边起身走到架子旁,翻找着柚子乐队的《夜袭》唱片,在架子的右上角找到了那个封面是流星的唱片,“找到了诶。”为了不沾染指纹,松溢小心翼翼的把浅蓝色透明唱片放到唱片机上。

柏一看着唱片说:“啊…我记得那灯上面好像…是紫藤花?那紫藤花的花语是什么。”

“这个…嗯…有点不记得了,下次记起了告诉你吧。”松溢转身对着柏一笑眯眯的,高挑的身形把柏一笼罩在了松溢的身躯下。

“行。”柏一吊着脸稍往后退了一步。

她抬头看着这个从云雾里拉着她奔跑的男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成长为了比她高大的男人。高鼻、凤眼、浓密的眉毛、皮肤的白皙而稍显出的脆弱也被松溢的宽肩削弱了几分。

“嗨!瞧瞧我多美~”门被刷啦一下打开,看到澜依,柏一悄然的松了口气。

澜依把裙摆左右摇晃了起来,洁白光滑的背和深深腰线在水蓝色的衬托下更显仙气。

“天啊,太漂亮了呀澜依。”柏一转身快步走到澜依旁拍手激动的叫着。

“澜依真的是大姑娘了,水灵水灵的,好像林边的小茸鹿。” 松溢笑着走到澜依的面前赞叹道。

澜依俏皮的挽着柏一和松溢的胳膊昂着头脸蛋红扑扑的激动又雀跃地说道:“走吧,派对要开始了。”

松溢笑嘻嘻的回复:“遵命,小公主。”

松溢推开门,花园两边种着蔷薇,那些蔷薇一直延伸到另一条通道口处,但现在还未开,只有明黄的、娇粉的、艳红的和纯白的花骨朵及枝条,每次花开时,澜依都会叫上柏一一起捡花瓣玩,把花瓣做成香包,挂在房口,澜依最喜欢山谷百合的,味道淡雅,柏一则是最喜欢丁香花。

而花园下边的两侧种着玫瑰花丛,春天最适合淡粉色的花了,虽然现在还只是花苞。穿过小蜗牛的盆栽家,荡秋千正被洒下的月光轻轻抚摸着,纯白色的羽毛垫上摆着刺绣花抱枕和一张粉色的毛绒毯,中间则安置着个白色铁艺圆桌,压铸的是蝴蝶镂空样式,乳白色釉底的丁香花茶具下是小雏菊底桌布和复古刺绣蕾丝的叠铺,土陶白茶卷边花盆里种着可爱小巧的风铃,微微垂吊着娇嫩的花蕊,大块石子道上飘落着几片快枯黄的树叶,跟澜依三姨染的发色差不多。 她们说,这叫什么落叶黄。澜依反正是欣赏不来一阵风的审美,上上次,二姨大姨一起染了个鸭血红和涂着红到快要发紫的口红在宴席上吃着糕点,染着糕点一阵一阵都是红的,比结婚时的红包还要艳。张着口子牙齿白的发光看的让人发慌。

走进宴厅里,耳边响起那比瓜子仁还尖的声音,那是澜依的二舅舅,油肚挺立,收紧的裤腰带艰难的维固着,耳垂长长却长到天边去,眼尾炸开,活像个大只的烟花爆竹,双腿纤细,在12、3岁的时候她们三个人对大肚子下的细腿能不能快步走这个问题好奇了很久,二舅舅的声音很薄,比小孩子的还细薄,但又因不动听,在孩童时代常常被嘲笑,被说是宦官。

笑而堆起的褶子在脸上咧嘴挂着,肥大的手拍着身穿黑色中山装,额高面阔,声音沉稳有力,眉尾叉着几根毛,有点像白虎,1.8的身高,腰有点长,但腿不够长,因此他穿衣每每都会拉高一截反正胸口,那便是澜依的爸爸,宋厢章。

他旁边梳着大黑发,身形挺拔犹如一个站桩的是他的妻子,澜依的妈妈,有刚劲的女人,张寅引。

她比宋厢章高半个头,如被山林里白雪般覆盖的干树枝,那树枝一般细长的弯眉、野石般锋利的唇和山崖似陡峭的山根,只需一眼便被眼神里的那股傲气给震慑住。

外头人都说宋厢章配不上张寅引,但他们俩人也不说什么,仅凭着几十年的默契和智慧堵旁人的嘴。

“诶,澜依啊,来,这是你二舅舅,好久没见过了吧。” 澜依爸爸柔声招呼着澜依。

澜依举着脖颈走了过去。

“噢,澜依真是越发水灵啦!上次见你你还只在我裤腰带附近,这回都赶着我了要。”澜依堪堪笑着,二舅舅举着高高窄窄的装着茅台的酒杯,美其名曰 ‘中西合璧’

松溢和柏一在一旁和澜依的表姐扬亦清打招呼,他们曾是一个中学,扬亦清为人有风骨,看不惯其他人霸道的行事作风,把那些为首的人都一一的打招呼了一遍,得罪了不少人,可她不怕,她的不怕不是有靠山,而是持着一身傲骨,她长着坚挺的鼻子,圆圆的眼睛,娇嫩的嘴巴吐出的话是犀利的狠,手指纤长,爱在思考时挠脸蛋子,她很漂亮,至少在柏一的眼里出于欣赏的态度时她是非常迷人的,裙摆缝着蕾丝边跟着风吹呀风,那窗外的小鸟扑棱着风,大钟指着7点一刻。

时间差不多了, 宋厢章理了理衣领子,昂头挺胸的挽着张寅引和宋澜依走上台,柏一看着不知怎么有些悲壮,松溢悄悄观察着柏一的神色,往她边上靠近了些。

“首先,谢谢大家来参加我女儿宋澜依的成人礼,在这意义非凡的时刻,我和我的妻子都有些感慨。”宋厢章从叉着眉的白虎变成了淋湿的白猫,看着松溢和柏一有点忍俊不禁,宋厢章泪眼婆娑的拍了拍女儿的手又看了看妻子的脸,张寅引微点了点头,对着麦克说:“我们漂亮的女儿,健康平安的长到了现在,我很满足,希望以后也如我般得偿所愿,有自己爱的人,爱她的人,做自己理想里的事,这是一个母亲最大的放心。”

澜依也有些动容的看着父母亲,一路来,父母亲都很宽容对她,从不曾说什么,但却时时给她道路上的指引。

柏一抬头看着听着,水晶吊灯照射的光让她有点晕乎,宋厢章的说话声也愈来愈远,耳朵如听雷般闷响,松溢察觉不对劲,立刻把她从人群里穿出来,让她靠在窗边呼吸新鲜空气,松溢什么也没说,就默默的搂着她。

澜依也不知何时结束了讲话,朝着两个人走了过来,就这么静静的握着柏一。

在澜依10岁的时候,柏一14岁,松溢12岁,那时候她们俩人只记得从小一起玩的柏一姐姐和澜依是同一天生日,每每这时候,都会一起吃着鸡蛋面条和大蛋糕庆祝生日,两个人分享着生日礼物,也是澜依最喜欢的时刻,后来这一年生日的时候,不知道怎么了,偌大一个蛋糕,柏一姐姐竟没来,她给她的礼物也没人拆,张寅引和宋厢章看此情况心头一紧。叫着人看着澜依,便出门小心打探消息去了。

再去时,院子干净依旧,海棠花也开的红艳艳,可家中空无一人,张寅引和宋厢章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先打道回府,在见人时,却也是三个月后了。

澜依只记得,14岁的柏一姐姐一个人在病房里插着管子,胸口起起伏伏,好可怕,松溢抱着澜依安慰她,看着柏一如渔网里的鱼,要从缝里逃脱沾染水才可有生机。

接下来的日子里澜依每每去病房看望时,都会盯着柏一的胸口是否随着她自己的胸口般一下下的跳动,如扑棱棱的飞鱼。

就像书里写的:“人有了呼吸才是活着。”

只有她动着,她才觉得此刻是热乎的。

后来长大了,才明白三个月后醒来的柏一姐姐为什么第一句话就是祝她生日快乐,并在每年生日时分依旧送上礼物,可却从不曾给自己过,松溢和澜依至此也再没提起过她的生日。

不过那时候,柏一姐姐也不叫柏一,性子却依旧如从前般。

                       

小说:让星星往前走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白鹭白鹿

角色:张柏一白鹭白鹿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让星星往前走》,作者是“白鹭白鹿”。作品无广告版精彩片段:“海藻是什么组成的呢,蛋白质、多糖类、食物纤维和维他命吗。”今天是澜依的生日,柏一快要被美丽给晃晕了眼,墨绿色的裙摆在暖光灯下摇曳,中卷发乌黑发亮和她明媚的笑容一样漂亮,那双黑曜石般圆圆的眼睛、又带着一丝狡黠,印着柏一那流波暗转的神情和早上烫好的秀发一并反射在身后的镜子里,光彩如灿烂的琉璃。敲门声响起,澜依和柏一相视一笑。“小公主们,我能进来吗。”那是一双洁白修长的手,指甲剪的规规整整,白色衬衫扎在柔顺的浅蓝色牛仔裤里,衬的他愈发干净,额前的刘海也长长了些……

评论专区

我变成了一只雄狮:我还不如看动物世界

闲人日常指南:是油腻中年人而非成年人的故事。读完如果感觉有一股郁结在心头的烦闷发泄不出来,那么恭喜你,起码精神的桃花源仍旧存在。

我没想当影帝:主角的人设前后不一

让星星往前走

《让星星往前走》在线阅读

第1章 呼吸

“海藻是什么组成的呢,蛋白质、多糖类、食物纤维和维他命吗。”

今天是澜依的生日,柏一快要被美丽给晃晕了眼,墨绿色的裙摆在暖光灯下摇曳,中卷发乌黑发亮和她明媚的笑容一样漂亮,那双黑曜石般圆圆的眼睛、又带着一丝狡黠,印着柏一那流波暗转的神情和早上烫好的秀发一并反射在身后的镜子里,光彩如灿烂的琉璃。

敲门声响起,澜依和柏一相视一笑。

“小公主们,我能进来吗。”

那是一双洁白修长的手,指甲剪的规规整整,白色衬衫扎在柔顺的浅蓝色牛仔裤里,衬的他愈发干净,额前的刘海也长长了些。

“喜欢吗。”

松溢笑眯眯的开口道,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他是澜依和柏一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做过最出格的事是16岁时在房间门上只留下一张纸条而后就从松州市徒步走到勿栏市,结果是被父母一顿胖揍,澜依当时听到消息时,身上的裙子都急出皱了,急匆匆的扯着柏一拿着食物和药膏去看望松溢,坐在羽毛般柔软的床上澜依眉毛拧在一起指责的问:“你乱走干嘛,就这么想挨打吗。”

松溢微微笑着说:“没有啊,我只是生病了,哪里有跑出去,你怕不是记错了。”

澜依听完错愕了几分,整理了下裙褶,给他掩了掩被子。

柏一静坐在一旁默默的看着松溢,他青葱的手把玩着他外公送给他的原木摆件,明晃晃**裸的摇摆着香味像松溢无声的呐喊。

而现在成长为所谓是大人的右手里拎着的礼物被层层保护住,黑色丝带绑着墨绿色的礼盒里头是水蓝色的连衣裙,收腰款,斜边波浪衣襟叠了好几层薄纱,后面是开叉的裸背设计,下裙摆的蓝纱顺流而下般的闪着点点,银光色的,前几年去海洋馆里看的水母就是这样,蓝蓝的雾雾的。

澜依看到裙子的那一刻尖叫着的抱住松溢,“我的天啊!多漂亮的一条裙子呀,你真的很会挑礼物啊。”

澜依俏皮又戏谑的朝松溢挑眉,又开心的举着裙子转圈圈,差点把桌上的杯子甩到地上,就像在后花园里追着蝴蝶飞乱打滚的卷毛小狗,活蹦乱跳的。松溢见状连忙把杯子放好,抱着手无奈的笑看着她。

这杯子可不便宜,是一套中古,紫蓝色的细致卷花边雕刻着串串紫藤花一簇簇的往白底杯垫下长去,生生不息的绵延着,按澜依的话说就是现在买个杯子往里埋也能这个价,她在柏一和松溢面前永远是放松的。

澜依抱着裙子轻快的说:“等下我噢,我去试下裙子~”打开音乐间的门就钻进了另一个朦朦胧胧的花园里。

松溢往桌上拿了罐啤酒坐在柏一旁碰了下她的手肘道:“你可别吃醋噢。”

这次轮到柏一好笑的看着松溢了,柏一故摇摇头又噘着嘴叹气道:“唉,那可不嘛,多漂亮的一条裙啊,可惜我是无福拥有了。”

松溢看着柏一这副小孩模样没忍住绷笑,手摩挲着嘴巴,柏一也笑了笑,起身拿了杯果汁说:“你上次送的那个台灯我放在床头了,很漂亮,特别是白天有光照射进来的时候,琉璃被淋浴的十分绚烂。”说罢抿了抿嘴微微笑着,低头放了首柚子乐队的《海平面》,是一众单曲里最冷门的,也是柏一最喜欢的。

顶上的暖光灯懒洋洋的照射着柏一,和辰光里的柏树一样静谧,乐曲的旋律像一阵风把柏一吹的摇摇摆摆,松溢单撑着头手指跟着柏一 1、2、3、4…的敲击着那只喝了一口的啤酒。

“柏一。”

松溢手支着下巴对着柏一说,柏一抬头望着他,松溢随即又开口轻轻的说:“朋友跟我说,那间店铺开了好几百年了,是一代代传承下来的,那里长年种着小苍兰,听说以前本来是只种植着鸢尾花,但是因为战争的因素,那片颜色被烧的一干二净,所以后人为了祈愿,也是一种期望,又种了花语是幸福生活的小苍兰,那片花地…很干净。”松溢抿了一口啤酒又说道:“雪白雪白的,我当时看到那片花一眼就想到你,所以…”松溢停顿了下,抬头盯看着柏一,眼神闪烁着却又深幽幽的暗光,跟山崖里的山洞没有分别。

“所以你喜欢那个台灯我很开心。”

那个眼神太刺眼,柏一猛然低下头默默的拿着果汁杯沿磨着牙齿,那是柏一紧张时下意识的举动,松溢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赶忙嘴角扬起笑说道:“诶,那首你很喜欢的民谣。”边说边起身走到架子旁,翻找着柚子乐队的《夜袭》唱片,在架子的右上角找到了那个封面是流星的唱片,“找到了诶。”为了不沾染指纹,松溢小心翼翼的把浅蓝色透明唱片放到唱片机上。

柏一看着唱片说:“啊…我记得那灯上面好像…是紫藤花?那紫藤花的花语是什么。”

“这个…嗯…有点不记得了,下次记起了告诉你吧。”松溢转身对着柏一笑眯眯的,高挑的身形把柏一笼罩在了松溢的身躯下。

“行。”柏一吊着脸稍往后退了一步。

她抬头看着这个从云雾里拉着她奔跑的男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成长为了比她高大的男人。高鼻、凤眼、浓密的眉毛、皮肤的白皙而稍显出的脆弱也被松溢的宽肩削弱了几分。

“嗨!瞧瞧我多美~”门被刷啦一下打开,看到澜依,柏一悄然的松了口气。

澜依把裙摆左右摇晃了起来,洁白光滑的背和深深腰线在水蓝色的衬托下更显仙气。

“天啊,太漂亮了呀澜依。”柏一转身快步走到澜依旁拍手激动的叫着。

“澜依真的是大姑娘了,水灵水灵的,好像林边的小茸鹿。” 松溢笑着走到澜依的面前赞叹道。

澜依俏皮的挽着柏一和松溢的胳膊昂着头脸蛋红扑扑的激动又雀跃地说道:“走吧,派对要开始了。”

松溢笑嘻嘻的回复:“遵命,小公主。”

松溢推开门,花园两边种着蔷薇,那些蔷薇一直延伸到另一条通道口处,但现在还未开,只有明黄的、娇粉的、艳红的和纯白的花骨朵及枝条,每次花开时,澜依都会叫上柏一一起捡花瓣玩,把花瓣做成香包,挂在房口,澜依最喜欢山谷百合的,味道淡雅,柏一则是最喜欢丁香花。

而花园下边的两侧种着玫瑰花丛,春天最适合淡粉色的花了,虽然现在还只是花苞。穿过小蜗牛的盆栽家,荡秋千正被洒下的月光轻轻抚摸着,纯白色的羽毛垫上摆着刺绣花抱枕和一张粉色的毛绒毯,中间则安置着个白色铁艺圆桌,压铸的是蝴蝶镂空样式,乳白色釉底的丁香花茶具下是小雏菊底桌布和复古刺绣蕾丝的叠铺,土陶白茶卷边花盆里种着可爱小巧的风铃,微微垂吊着娇嫩的花蕊,大块石子道上飘落着几片快枯黄的树叶,跟澜依三姨染的发色差不多。 她们说,这叫什么落叶黄。澜依反正是欣赏不来一阵风的审美,上上次,二姨大姨一起染了个鸭血红和涂着红到快要发紫的口红在宴席上吃着糕点,染着糕点一阵一阵都是红的,比结婚时的红包还要艳。张着口子牙齿白的发光看的让人发慌。

走进宴厅里,耳边响起那比瓜子仁还尖的声音,那是澜依的二舅舅,油肚挺立,收紧的裤腰带艰难的维固着,耳垂长长却长到天边去,眼尾炸开,活像个大只的烟花爆竹,双腿纤细,在12、3岁的时候她们三个人对大肚子下的细腿能不能快步走这个问题好奇了很久,二舅舅的声音很薄,比小孩子的还细薄,但又因不动听,在孩童时代常常被嘲笑,被说是宦官。

笑而堆起的褶子在脸上咧嘴挂着,肥大的手拍着身穿黑色中山装,额高面阔,声音沉稳有力,眉尾叉着几根毛,有点像白虎,1.8的身高,腰有点长,但腿不够长,因此他穿衣每每都会拉高一截反正胸口,那便是澜依的爸爸,宋厢章。

他旁边梳着大黑发,身形挺拔犹如一个站桩的是他的妻子,澜依的妈妈,有刚劲的女人,张寅引。

她比宋厢章高半个头,如被山林里白雪般覆盖的干树枝,那树枝一般细长的弯眉、野石般锋利的唇和山崖似陡峭的山根,只需一眼便被眼神里的那股傲气给震慑住。

外头人都说宋厢章配不上张寅引,但他们俩人也不说什么,仅凭着几十年的默契和智慧堵旁人的嘴。

“诶,澜依啊,来,这是你二舅舅,好久没见过了吧。” 澜依爸爸柔声招呼着澜依。

澜依举着脖颈走了过去。

“噢,澜依真是越发水灵啦!上次见你你还只在我裤腰带附近,这回都赶着我了要。”澜依堪堪笑着,二舅舅举着高高窄窄的装着茅台的酒杯,美其名曰 ‘中西合璧’

松溢和柏一在一旁和澜依的表姐扬亦清打招呼,他们曾是一个中学,扬亦清为人有风骨,看不惯其他人霸道的行事作风,把那些为首的人都一一的打招呼了一遍,得罪了不少人,可她不怕,她的不怕不是有靠山,而是持着一身傲骨,她长着坚挺的鼻子,圆圆的眼睛,娇嫩的嘴巴吐出的话是犀利的狠,手指纤长,爱在思考时挠脸蛋子,她很漂亮,至少在柏一的眼里出于欣赏的态度时她是非常迷人的,裙摆缝着蕾丝边跟着风吹呀风,那窗外的小鸟扑棱着风,大钟指着7点一刻。

时间差不多了, 宋厢章理了理衣领子,昂头挺胸的挽着张寅引和宋澜依走上台,柏一看着不知怎么有些悲壮,松溢悄悄观察着柏一的神色,往她边上靠近了些。

“首先,谢谢大家来参加我女儿宋澜依的成人礼,在这意义非凡的时刻,我和我的妻子都有些感慨。”宋厢章从叉着眉的白虎变成了淋湿的白猫,看着松溢和柏一有点忍俊不禁,宋厢章泪眼婆娑的拍了拍女儿的手又看了看妻子的脸,张寅引微点了点头,对着麦克说:“我们漂亮的女儿,健康平安的长到了现在,我很满足,希望以后也如我般得偿所愿,有自己爱的人,爱她的人,做自己理想里的事,这是一个母亲最大的放心。”

澜依也有些动容的看着父母亲,一路来,父母亲都很宽容对她,从不曾说什么,但却时时给她道路上的指引。

柏一抬头看着听着,水晶吊灯照射的光让她有点晕乎,宋厢章的说话声也愈来愈远,耳朵如听雷般闷响,松溢察觉不对劲,立刻把她从人群里穿出来,让她靠在窗边呼吸新鲜空气,松溢什么也没说,就默默的搂着她。

澜依也不知何时结束了讲话,朝着两个人走了过来,就这么静静的握着柏一。

在澜依10岁的时候,柏一14岁,松溢12岁,那时候她们俩人只记得从小一起玩的柏一姐姐和澜依是同一天生日,每每这时候,都会一起吃着鸡蛋面条和大蛋糕庆祝生日,两个人分享着生日礼物,也是澜依最喜欢的时刻,后来这一年生日的时候,不知道怎么了,偌大一个蛋糕,柏一姐姐竟没来,她给她的礼物也没人拆,张寅引和宋厢章看此情况心头一紧。叫着人看着澜依,便出门小心打探消息去了。

再去时,院子干净依旧,海棠花也开的红艳艳,可家中空无一人,张寅引和宋厢章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先打道回府,在见人时,却也是三个月后了。

澜依只记得,14岁的柏一姐姐一个人在病房里插着管子,胸口起起伏伏,好可怕,松溢抱着澜依安慰她,看着柏一如渔网里的鱼,要从缝里逃脱沾染水才可有生机。

接下来的日子里澜依每每去病房看望时,都会盯着柏一的胸口是否随着她自己的胸口般一下下的跳动,如扑棱棱的飞鱼。

就像书里写的:“人有了呼吸才是活着。”

只有她动着,她才觉得此刻是热乎的。

后来长大了,才明白三个月后醒来的柏一姐姐为什么第一句话就是祝她生日快乐,并在每年生日时分依旧送上礼物,可却从不曾给自己过,松溢和澜依至此也再没提起过她的生日。

不过那时候,柏一姐姐也不叫柏一,性子却依旧如从前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