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枢杨小婵《神诡:这个土地是邪神》_神诡:这个土地是邪神全文阅读

《神诡:这个土地是邪神》,是作者大大“以笑山海”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王枢杨小婵。小说精彩内容概述:“想升官发财吗?”
“想武功大进吗?”
“想仇敌皆灭,报仇雪恨吗?”
身怀“因果宝树”,只要完成对方心愿,就可以从对方身上夺取“价值相近”事物的王枢,向跪在脚下的芸芸众生露出獠牙:“只要你们向本神许愿,都可以实现!”

小说:神诡:这个土地是邪神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以笑山海

角色:王枢杨小婵

作者“以笑山海”的热门新书《神诡:这个土地是邪神》火爆上线,是一本奇幻玄幻分类的小说。精彩片段如下:在王枢重新站起来的时候,躲在暗处的独眼幼虎还想扑上来教训一下这个想逃跑的“猎物”,然后直接被王枢一脚踢翻:“滚,要不是答应了你们母亲,今晚高低拿你俩补补。”也在此时,远处杨践悠悠转醒,一看见两只幼虎与杨骄对峙,立马就要张弓解救。这苦练十年的箭术着实快,王枢只觉得眼睛一花,那弓已经挽的如同满月。这是要一箭穿俩啊!“我的神通!!!(破音)”王枢尖叫,心都跳到嗓子眼了。这一箭射出来,母虎的祈愿可就废了!“剥夺!射艺!”下意识的,王枢立刻勾动连接杨践的淡青色枝条,拽住白色光团将其扯出……

评论专区

我在漫威做编辑:题材不错,文笔很干,要求文笔的慎入

回到过去当女神:极度怀疑是女作者,抄书什么的基本算不上毒点,因为整本书对抄书的桥段写得不多,但是悬念设置得感觉不像可以解开的,解开了也绝对是坑爹的解法。

炮灰不想说话:尴尬

神诡:这个土地是邪神

《神诡:这个土地是邪神》在线阅读

第3章 真假土地神

在王枢重新站起来的时候,躲在暗处的独眼幼虎还想扑上来教训一下这个想逃跑的“猎物”,然后直接被王枢一脚踢翻:“滚,要不是答应了你们母亲,今晚高低拿你俩补补。”

也在此时,远处杨践悠悠转醒,一看见两只幼虎与杨骄对峙,立马就要张弓解救。

这苦练十年的箭术着实快,王枢只觉得眼睛一花,那弓已经挽的如同满月。

这是要一箭穿俩啊!

“我的神通!!!(破音)”王枢尖叫,心都跳到嗓子眼了。

这一箭射出来,母虎的祈愿可就废了!

“剥夺!射艺!”下意识的,王枢立刻勾动连接杨践的淡青色枝条,拽住白色光团将其扯出。

“嘣!”弓如霹雳,箭如流星!那玄铁黑光从王枢眼前掠过,“笃”地一声,钉在他脚指头前一厘米处。

歪到姥姥家了。

两只幼虎受此惊吓,掉头就跑,很快没入深林。

也在此时,连接母虎的淡红色枝条才可以收回。

伴随着淡红色光团被纳入“因果宝树”,王枢忽然感受到了天地中,一股玄之又玄的道理。

神通乃是天地间道理最直观,最强大的载体。

掌控神通,才可以直接触摸这天地间无处不在,又不可捉摸的“道”,这种感觉无法言说,又真切存在。

王枢无法理解它,却不妨碍驱使它。

看着陷入游魂状态茫然飘荡的杨骄与母虎魂魄,王枢念头一动,属于他的烙印便铭刻在两道魂魄之上。

“嗯?”杨骄魂魄猛然一震,神识从混沌恢复清明。

他看见杨践站立一旁,迫不及待便走了过去:“二弟!”

然而整个人却直接透体而过,再回头,就看见王枢以他的模样站在远处,似笑非笑的望着他。

“你对我做了什么?!”杨骄怒吼。

王枢却不答话,只是眉头微皱,下一秒杨骄只觉得脑袋中忽然有一根烧的火红的烙铁,生生插在脑浆里搅拌一样,整个人痛到瞬间倒地打滚。

而他眉心处,一道铭文正散发着诡异红光,所有的痛苦也正来源于此。

沦为伥鬼,生死只在神通主一念之间。

便是此刻他的神志清明,也是王枢特许,否则如那母虎,依旧似个傀儡一般,呆若木鸡站着。

王枢不理会杨骄满地打滚哀嚎,他知道杨骄是一时难以接受。

可教会杨骄接受现实,这是最快的办法。

换上笑容,他径直走向一脸蒙圈的杨践,“怎么二弟,傻了?”

杨践的确是懵了,他忽然忘了怎么射箭了,甚至差点直接射死“大哥”。

摇摇头不去考虑这些,他说道:“大哥,咱们赶紧下山吧,天快黑了,小妹还在家等着呢。”

“嗯。”王枢点点头,神念一动,解除了对杨骄的惩罚。

以后他还有很多地方用得到杨骄的魂魄,但前提是杨骄乖乖听话。

若是表现好了,日后赏他个鬼修之法,让他重新翻身也未尝不可。

杨践则走到树下,小心翼翼抱起昏迷的黑犬,心疼地将它抱在怀里:“小黑,咱们回家。”

卧虎山下,残阳如血,山体投影下大片阴影,将本就不大的村落吞噬殆尽。

零星几点灯火已经在富贵人家亮起,更多的还是陷入黑暗中沉寂。

等两人磨磨蹭蹭走到村口,天色已经完全暗了,就在此时,伸手不见五指的村落**,陡然亮起大团的火焰。

那火焰腾空,扭曲了空气,令本就阴森的村落平添了一些妖异气氛。

“大哥,祭祀要开始了!咱们快点。”杨践搀扶着王枢,加快了脚步朝祠堂前进。

路过村头破败的土地庙时,王枢目光复杂的掠过破败的白胡子神像。

从此,他将逃脱藩篱,在更高更广的世界翱翔。

“大哥!二哥!”一声惊喜至极的清脆女声将王枢唤回现实,正是在庙旁守望了整天的杨小婵。

“小婵!”杨践同样欣喜。

至于王枢,只能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你们能回来太好了!太好了!呜呜。”杨小婵喜极而泣。

她捂着嘴巴,泪水从眼角滑落,随后似是突然想起什么,朝土地庙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

磕完头的杨小婵擦干泪痕,急切说道:“祭祀‘地公神’的大典快开始了,咱们快些吧,否则村长又得给咱家小鞋穿。”

“呵,那种东西,也配称神?”杨践冷笑,朝地上啐了口唾沫。

转头面露崇敬地望向路边破败的土地庙:“爹活着的时候说的没错,这位才是真正的神明。”

杨小婵赶紧捂住杨践嘴巴:“二哥!少说些,被别人听见了可怎么办,咱们,终究是要活在这杨家村的。”

站在二人身后的王枢听的面露诡异之色:“‘地公神’?另一尊土地神?这就是五年无人拜我的原因吗?倒要看看是谁在装神弄鬼。”

等三人火急火燎赶到祠堂,一位面容阴翳却高大威猛的白须老者背负双手,脸色阴沉注视着三人:“三个废物,还不快点滚进来,耽误吉时,下次祭品就准备好双倍祭品以谢渎神之罪吧。”

也许是积威日久,杨小婵与杨践脸色涨的通红,却不敢反驳老者,垂下头快步走进,而王枢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平淡扫视了村长两眼。

渎神?那可不是增加祭品就可以赎罪的。

进入祠堂,里面乌压压全是人,再加上天气炎热,嘈杂喧嚣声辅以刺鼻汗臭味,让人多待一秒都觉得是折磨。

狩猎队的人见到杨骄虎口脱险,纷纷围上来寒暄。

一方面是惊讶于杨骄运气,另一方面则是不得不开始重新审视杨家两兄弟的实力。

若是让他们知道杨践甚至杀了那头猛虎,只怕更是难以置信。

“肃静!”村长不知何时走上高台,脚步踏在青石上发出“咚咚”闷响。

里面似有奇异韵律,让所有人心头也跟着震颤,上一秒还乌泱泱吵个不停的人群,此刻个个安静如鹌鹑。

“请!神!”待人群寂静,村长长吸口气,洪亮声音回荡。

那种奇异的韵律重新又浮现在众人心头,令人情不自禁就要拜服。

人群开始跪伏,以额触地,迎接神明人前显圣。

王枢驱使杨骄显形代替他跪在人群之中,而自身则隐于黑暗,静静观察。

只见等村长焚香祷告之后,祠堂最高处一尊铜镀神像缓缓扭曲,变形,化作一头披毛散发,鼠首人身的精怪。

那鼠精狭长的鼻尖在空气中胡乱嗅着,两只利爪在胸前不断抓挠,似乎已经迫不及待享受贡品了。

“吱吱,又没有活人?就没个生病快老死的嘛!”鼠精刺耳尖锐的声音响起,似是在抱怨祭品不够丰盛。

然而它手上的动作却不慢,左手抓住上午刚猎的野猪大口撕咬,右手握住酒壶仰天倒灌,粗野咀嚼声响个不停。

底下跪拜的人群不时响起阵阵吞咽口水的声音。

这些美食,他们根本享受不到,献祭给了这贪得无厌的老鼠精,还要被抱怨。

“吱吱,距离上次献祭活人都过半年了,下次,必须要有个活人,最好是细皮嫩肉的,否则本神必定降灾,吱吱。”

吃干抹净,鼠精眯起眼睛,浑浊眼珠滴溜溜在人群中乱转。

忽然,它瞧见了刚刚哭的梨花带雨的杨小婵。

杨小婵本就形貌出众,此刻脸上尤带着未干的泪痕,分外惹人怜爱,这娇俏模样,令鼠精百爪挠心:“就她了,下次的祭品!吱吱。”

杨践面色大变,却被一旁跪着的“杨骄”拉住,微微摇头示意,他这才忍住一刀劈了这伪神的冲动。

只是,大哥的手为何这般冰冷?

村长见杨践杨骄动作,冷哼一声:“神明法旨已下,到下次祭祀还有一月时间,你们可以到村里每日多领一些米粮,必须将贡品养的白胖点。”

鼠精呲牙露出满意神色:“吱吱,这个月,杨家村风调雨顺,我说的。”

说罢眼神望向杨践,逐渐转冷:“区区凡人,也敢心生杀念,该罚。”

话音刚落,青石板铺就的院落忽然砖石爆裂,从地底凭空钻出一具泥人,挥拳朝杨践砸去!

其速度快若闪电,所有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便瞧见杨践宛若一具破布偶生生被砸飞出去,人还未落地,已血洒长空。

“轰!!”朱漆大门直接化为木屑,被撞出个人形大洞出来。

面对依旧跪伏一动不动的杨骄,鼠精满意点点头:“吱吱,不错,这才有贱民的样子。”

杨小婵早在杨践受袭的一刹那追出去,但对于下个月的贡品,无论是村长还是鼠精,都抱有更大的宽容。

教训完不知天高地厚的贱民,鼠精散去妖力,重新变成一尊鼠头铜雕。

这并不是它的真身,只是用来承载它元神的法器罢了。

而之前接受供奉吸纳的血食与香火,则随着刚刚的记忆一起,化作黑气返回真身所在。

村长弯着的腰重新抬起,面对鼠精的谄媚模样再次变为威严:“本次祭祀,除了个别捣乱者,还算取得圆满成功,我们杨家村,将再度风调雨顺,人旺平安!”

没有欢呼,人群开始冷漠散开,杨骄走进黑暗,王枢则从黑暗中走出。

刚刚那鼠精的实力,远超现在的他,至少达到了元神境,他需要建立属于他的信仰,从而变得更强,才能打败鼠精夺回土地神之香火。

而时间,只有一个月,他可不知道如果不能庇护杨小婵杨践二人,会不会引起某种因果律上的反噬。

                       

小说:神诡:这个土地是邪神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以笑山海

角色:王枢杨小婵

作者“以笑山海”的热门新书《神诡:这个土地是邪神》火爆上线,是一本奇幻玄幻分类的小说。精彩片段如下:在王枢重新站起来的时候,躲在暗处的独眼幼虎还想扑上来教训一下这个想逃跑的“猎物”,然后直接被王枢一脚踢翻:“滚,要不是答应了你们母亲,今晚高低拿你俩补补。”也在此时,远处杨践悠悠转醒,一看见两只幼虎与杨骄对峙,立马就要张弓解救。这苦练十年的箭术着实快,王枢只觉得眼睛一花,那弓已经挽的如同满月。这是要一箭穿俩啊!“我的神通!!!(破音)”王枢尖叫,心都跳到嗓子眼了。这一箭射出来,母虎的祈愿可就废了!“剥夺!射艺!”下意识的,王枢立刻勾动连接杨践的淡青色枝条,拽住白色光团将其扯出……

评论专区

我在漫威做编辑:题材不错,文笔很干,要求文笔的慎入

回到过去当女神:极度怀疑是女作者,抄书什么的基本算不上毒点,因为整本书对抄书的桥段写得不多,但是悬念设置得感觉不像可以解开的,解开了也绝对是坑爹的解法。

炮灰不想说话:尴尬

神诡:这个土地是邪神

《神诡:这个土地是邪神》在线阅读

第3章 真假土地神

在王枢重新站起来的时候,躲在暗处的独眼幼虎还想扑上来教训一下这个想逃跑的“猎物”,然后直接被王枢一脚踢翻:“滚,要不是答应了你们母亲,今晚高低拿你俩补补。”

也在此时,远处杨践悠悠转醒,一看见两只幼虎与杨骄对峙,立马就要张弓解救。

这苦练十年的箭术着实快,王枢只觉得眼睛一花,那弓已经挽的如同满月。

这是要一箭穿俩啊!

“我的神通!!!(破音)”王枢尖叫,心都跳到嗓子眼了。

这一箭射出来,母虎的祈愿可就废了!

“剥夺!射艺!”下意识的,王枢立刻勾动连接杨践的淡青色枝条,拽住白色光团将其扯出。

“嘣!”弓如霹雳,箭如流星!那玄铁黑光从王枢眼前掠过,“笃”地一声,钉在他脚指头前一厘米处。

歪到姥姥家了。

两只幼虎受此惊吓,掉头就跑,很快没入深林。

也在此时,连接母虎的淡红色枝条才可以收回。

伴随着淡红色光团被纳入“因果宝树”,王枢忽然感受到了天地中,一股玄之又玄的道理。

神通乃是天地间道理最直观,最强大的载体。

掌控神通,才可以直接触摸这天地间无处不在,又不可捉摸的“道”,这种感觉无法言说,又真切存在。

王枢无法理解它,却不妨碍驱使它。

看着陷入游魂状态茫然飘荡的杨骄与母虎魂魄,王枢念头一动,属于他的烙印便铭刻在两道魂魄之上。

“嗯?”杨骄魂魄猛然一震,神识从混沌恢复清明。

他看见杨践站立一旁,迫不及待便走了过去:“二弟!”

然而整个人却直接透体而过,再回头,就看见王枢以他的模样站在远处,似笑非笑的望着他。

“你对我做了什么?!”杨骄怒吼。

王枢却不答话,只是眉头微皱,下一秒杨骄只觉得脑袋中忽然有一根烧的火红的烙铁,生生插在脑浆里搅拌一样,整个人痛到瞬间倒地打滚。

而他眉心处,一道铭文正散发着诡异红光,所有的痛苦也正来源于此。

沦为伥鬼,生死只在神通主一念之间。

便是此刻他的神志清明,也是王枢特许,否则如那母虎,依旧似个傀儡一般,呆若木鸡站着。

王枢不理会杨骄满地打滚哀嚎,他知道杨骄是一时难以接受。

可教会杨骄接受现实,这是最快的办法。

换上笑容,他径直走向一脸蒙圈的杨践,“怎么二弟,傻了?”

杨践的确是懵了,他忽然忘了怎么射箭了,甚至差点直接射死“大哥”。

摇摇头不去考虑这些,他说道:“大哥,咱们赶紧下山吧,天快黑了,小妹还在家等着呢。”

“嗯。”王枢点点头,神念一动,解除了对杨骄的惩罚。

以后他还有很多地方用得到杨骄的魂魄,但前提是杨骄乖乖听话。

若是表现好了,日后赏他个鬼修之法,让他重新翻身也未尝不可。

杨践则走到树下,小心翼翼抱起昏迷的黑犬,心疼地将它抱在怀里:“小黑,咱们回家。”

卧虎山下,残阳如血,山体投影下大片阴影,将本就不大的村落吞噬殆尽。

零星几点灯火已经在富贵人家亮起,更多的还是陷入黑暗中沉寂。

等两人磨磨蹭蹭走到村口,天色已经完全暗了,就在此时,伸手不见五指的村落**,陡然亮起大团的火焰。

那火焰腾空,扭曲了空气,令本就阴森的村落平添了一些妖异气氛。

“大哥,祭祀要开始了!咱们快点。”杨践搀扶着王枢,加快了脚步朝祠堂前进。

路过村头破败的土地庙时,王枢目光复杂的掠过破败的白胡子神像。

从此,他将逃脱藩篱,在更高更广的世界翱翔。

“大哥!二哥!”一声惊喜至极的清脆女声将王枢唤回现实,正是在庙旁守望了整天的杨小婵。

“小婵!”杨践同样欣喜。

至于王枢,只能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你们能回来太好了!太好了!呜呜。”杨小婵喜极而泣。

她捂着嘴巴,泪水从眼角滑落,随后似是突然想起什么,朝土地庙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

磕完头的杨小婵擦干泪痕,急切说道:“祭祀‘地公神’的大典快开始了,咱们快些吧,否则村长又得给咱家小鞋穿。”

“呵,那种东西,也配称神?”杨践冷笑,朝地上啐了口唾沫。

转头面露崇敬地望向路边破败的土地庙:“爹活着的时候说的没错,这位才是真正的神明。”

杨小婵赶紧捂住杨践嘴巴:“二哥!少说些,被别人听见了可怎么办,咱们,终究是要活在这杨家村的。”

站在二人身后的王枢听的面露诡异之色:“‘地公神’?另一尊土地神?这就是五年无人拜我的原因吗?倒要看看是谁在装神弄鬼。”

等三人火急火燎赶到祠堂,一位面容阴翳却高大威猛的白须老者背负双手,脸色阴沉注视着三人:“三个废物,还不快点滚进来,耽误吉时,下次祭品就准备好双倍祭品以谢渎神之罪吧。”

也许是积威日久,杨小婵与杨践脸色涨的通红,却不敢反驳老者,垂下头快步走进,而王枢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平淡扫视了村长两眼。

渎神?那可不是增加祭品就可以赎罪的。

进入祠堂,里面乌压压全是人,再加上天气炎热,嘈杂喧嚣声辅以刺鼻汗臭味,让人多待一秒都觉得是折磨。

狩猎队的人见到杨骄虎口脱险,纷纷围上来寒暄。

一方面是惊讶于杨骄运气,另一方面则是不得不开始重新审视杨家两兄弟的实力。

若是让他们知道杨践甚至杀了那头猛虎,只怕更是难以置信。

“肃静!”村长不知何时走上高台,脚步踏在青石上发出“咚咚”闷响。

里面似有奇异韵律,让所有人心头也跟着震颤,上一秒还乌泱泱吵个不停的人群,此刻个个安静如鹌鹑。

“请!神!”待人群寂静,村长长吸口气,洪亮声音回荡。

那种奇异的韵律重新又浮现在众人心头,令人情不自禁就要拜服。

人群开始跪伏,以额触地,迎接神明人前显圣。

王枢驱使杨骄显形代替他跪在人群之中,而自身则隐于黑暗,静静观察。

只见等村长焚香祷告之后,祠堂最高处一尊铜镀神像缓缓扭曲,变形,化作一头披毛散发,鼠首人身的精怪。

那鼠精狭长的鼻尖在空气中胡乱嗅着,两只利爪在胸前不断抓挠,似乎已经迫不及待享受贡品了。

“吱吱,又没有活人?就没个生病快老死的嘛!”鼠精刺耳尖锐的声音响起,似是在抱怨祭品不够丰盛。

然而它手上的动作却不慢,左手抓住上午刚猎的野猪大口撕咬,右手握住酒壶仰天倒灌,粗野咀嚼声响个不停。

底下跪拜的人群不时响起阵阵吞咽口水的声音。

这些美食,他们根本享受不到,献祭给了这贪得无厌的老鼠精,还要被抱怨。

“吱吱,距离上次献祭活人都过半年了,下次,必须要有个活人,最好是细皮嫩肉的,否则本神必定降灾,吱吱。”

吃干抹净,鼠精眯起眼睛,浑浊眼珠滴溜溜在人群中乱转。

忽然,它瞧见了刚刚哭的梨花带雨的杨小婵。

杨小婵本就形貌出众,此刻脸上尤带着未干的泪痕,分外惹人怜爱,这娇俏模样,令鼠精百爪挠心:“就她了,下次的祭品!吱吱。”

杨践面色大变,却被一旁跪着的“杨骄”拉住,微微摇头示意,他这才忍住一刀劈了这伪神的冲动。

只是,大哥的手为何这般冰冷?

村长见杨践杨骄动作,冷哼一声:“神明法旨已下,到下次祭祀还有一月时间,你们可以到村里每日多领一些米粮,必须将贡品养的白胖点。”

鼠精呲牙露出满意神色:“吱吱,这个月,杨家村风调雨顺,我说的。”

说罢眼神望向杨践,逐渐转冷:“区区凡人,也敢心生杀念,该罚。”

话音刚落,青石板铺就的院落忽然砖石爆裂,从地底凭空钻出一具泥人,挥拳朝杨践砸去!

其速度快若闪电,所有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便瞧见杨践宛若一具破布偶生生被砸飞出去,人还未落地,已血洒长空。

“轰!!”朱漆大门直接化为木屑,被撞出个人形大洞出来。

面对依旧跪伏一动不动的杨骄,鼠精满意点点头:“吱吱,不错,这才有贱民的样子。”

杨小婵早在杨践受袭的一刹那追出去,但对于下个月的贡品,无论是村长还是鼠精,都抱有更大的宽容。

教训完不知天高地厚的贱民,鼠精散去妖力,重新变成一尊鼠头铜雕。

这并不是它的真身,只是用来承载它元神的法器罢了。

而之前接受供奉吸纳的血食与香火,则随着刚刚的记忆一起,化作黑气返回真身所在。

村长弯着的腰重新抬起,面对鼠精的谄媚模样再次变为威严:“本次祭祀,除了个别捣乱者,还算取得圆满成功,我们杨家村,将再度风调雨顺,人旺平安!”

没有欢呼,人群开始冷漠散开,杨骄走进黑暗,王枢则从黑暗中走出。

刚刚那鼠精的实力,远超现在的他,至少达到了元神境,他需要建立属于他的信仰,从而变得更强,才能打败鼠精夺回土地神之香火。

而时间,只有一个月,他可不知道如果不能庇护杨小婵杨践二人,会不会引起某种因果律上的反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