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明灼荆瓷《下饭菜》最新热门小说_陶明灼荆瓷全集在线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下饭菜》,由网络作家“芥菜糊糊”近期更新完结,主角陶明灼荆瓷,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下饭菜》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下饭菜》小说主要讲述了陶明灼荆瓷的故事,同时,陶明灼荆瓷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小说:下饭菜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芥菜糊糊

角色:陶明灼荆瓷

《下饭菜》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下饭菜》小说主要讲述了陶明灼荆瓷的故事,同时,陶明灼荆瓷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陶明灼

评论专区

英雄之国:英雄无敌类型。世界观基于H3的末日之刃与寒冰之剑之后的大灾变。。魔法比较没落的时代主角是一名法师兼炼金术师。更新不太稳定 。干粮

君九龄:女主金手指就是神医,超能力般的医术。然后重复 神经病似的装逼——打脸 这个循环,越看越无聊的一篇文吧。

主神世界设计师:不吸引人,从第十五章那个岛出来的时候就弃书了,世界同时出现三个岛屿,这怕不是要捅破天,剧情开展太快了,如果我是当局掌权人,恐怕考虑的是外星人要入侵世界了?

下饭菜

《下饭菜》在线阅读

下饭菜第1章  

《下饭菜》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
《下饭菜》小说主要讲述了陶明灼荆瓷的故事,同时,陶明灼荆瓷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
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
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陶明灼。”
杨可柠说,“我知道你本人可能没怎么注意到,但是我真的觉得荆副总好像在偷偷看你。”
一开始陶明灼并没有反应过来这丫头说什么,因为他正在专注于剥手头的虾。
公司食堂的冬阴功虾一直做得很绝,汤汁清爽酸甜,虾肉弹牙可口,出现的频率大概是每两周一次。
所以陶明灼今天的目标也很明确,他干脆连米饭都没有盛,打了一大盘子虾就开始埋头苦炫。
意识到杨可柠刚才说了些什么,陶明灼拿筷子的手顿了一下。
他笑了笑,说:“怎么可能,瞎说什么呢?”
“我没说笑,我很认真。”
杨可柠急了,“我知道你是我们这里每天干饭最认真的,所以你可能一直没有注意到,但是至少刚才我看得很清楚,荆总视线的落点绝对就在你的身上——”“没有的事。”
陶明灼打断了她,说,“打住,吃你的菜。”
杨可柠:“可是——”“小柠。”
身旁的许奕突然开口,“我袖口沾到了点儿菜汤,能帮我拿张纸吗?”
杨可柠“哎呀”了一声,扭头帮他去拿桌子上的纸抽:“沾哪儿了?
给我看看。”
许奕接过纸巾在袖口胡乱抹了半天,半晌慢吞吞道:“欸?
好像没沾到,我看错了。”
杨可柠:“你逗我呢?”
许奕是个挺腼腆老实的小伙子,平时很少会主动开口,基本都是乐呵呵地坐在一旁听他们聊天。
陶明灼知道他之所以诈了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出,八成是因为看出来自己不想回答杨可柠的问题,想要为自己解围罢了。
陶明灼冲许奕笑着点了点头。
嘴里的虾越嚼越没味儿,陶明灼有点心不在焉,他的视线越过人群,最后落在了窗边的一个身影上。
他看到了正在剥虾的荆瓷。
荆瓷剥虾的动作很缓慢,就好像他正在处理的不是沾着酱汁的虾壳,而是一件容易破损的艺术品。
像是感受到了陶明灼的视线,荆瓷抬起了眼。
陶明灼立刻收紧了下颌,故作镇定地将视线平移开。
其实陶明灼心里比谁都清楚,杨可柠刚才说的话并不假。
只不过她使用的形容词与事实存在一定的偏差,那就是荆瓷从来都不是在“偷偷地”看自己。
他是一直在明目张胆地观察陶明灼。
事实上,这样大胆的注视已经持续了快一个月,已经发展到了让陶明灼有些无法忽视的地步了。
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陶明灼是这家游戏公司的原画设计师,他参与设计的这款游戏流水成绩不俗且讨论度高,加上团队氛围也很轻松,总体的就职体验可以说是非常不错。
就是公司最近天降的这位副总……让陶明灼有点摸不着头脑。
两个月前,公司总经理喜气洋洋地宣布自己将进行无期限的休假,随即将所有权力递交给了这位新来的常务副总。
听传闻说荆瓷似乎是老总的熟人,总之是海外名校毕业,能力卓越,上任后版本首次更新后的流水也印证了这人确实决策高明。
总之像荆瓷这样职位的高层,理应和陶明灼这种研发部门的画师是产生不了什么交集的。
哪怕荆瓷某天心血来潮地想要管理美术组,直接和他对话的人也应该是主美才对。
所以发现荆瓷在观察自己的时候,陶明灼以为自己是看错了。
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陶明灼记得很清楚,发现荆瓷偷看自己的那天中午,他嗦了一碗牛肉粉。
他个子高,从小饭量就大,所以吃饭时拿出的态度也比别人端正得多,基本是全神贯注埋头干饭的状态。
当时的他把粉嗦到一半,感觉有点咸了,于是抬起头吨了口水,刚把水瓶放下,就发现有个人正在盯着自己看。
陶明灼噎了一下。
荆瓷坐在餐厅的角落,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他在安静地看着陶明灼。
那天的阳光很好,是好到有点晃眼的程度,荆瓷又坐在窗边,周身都被一层暖色调的光晕笼罩着。
于是陶明灼愣了一下,他怀疑自己可能是看差了。
低头又迟疑地吃了几口粉,再抬起头时,窗外的云层已经将阳光挡住了。
视野在刹那之间变得清晰了很多,随即陶明灼的心跳顿时又漏了一拍——荆瓷还在注视着自己。
这下陶明灼就有点心里发毛了。
哪怕再迟钝的人,被自己的上司用如此“尖锐”的目光注视着,也没办法做到继续若无其事地干饭。
陶明灼以为是自己那天穿的红卫衣太招摇了,第二天他换了个低调的白色T恤,准备和餐厅的墙面融为一体。
然后他发现,荆瓷还是照样盯着自己的脸看。
而且就这么一连持续两周,每天中午的时候荆瓷都会坐在同样的位置,以同样的神情注视着陶明灼的脸。
他从未起身主动和陶明灼进行任何对话,他只是在无声无息地观察陶明灼。
陶明灼不知道荆瓷为什么要这般盯着自己,更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好看的,他只知道这种底裤快要被看透的感觉真的是折磨人于无形。
陶明灼心中郁结,他开始有些食不下咽。
他不可能直接头铁地上去问“您能别盯着我看了吗?
我有点炫不动饭了”,游戏公司虽然大多是比较扁平化的管理,但对方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上司,陶明灼不想自己第二天因为呼吸被开除。
陶明灼最后只能找了个借口和杨可柠换座。
他选择让自己坐到一个不会一抬眼就看到荆瓷的位置,却没想到换座之后,反倒被杨可柠这个眼尖的丫头给看出了端倪。
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杨可柠沉默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开口道:“千真万确,荆总现在又在看你了,真的,你不信你自己回头看看……”陶明灼头痛欲裂,随即又听到杨可柠突然“欸”了一声,说:“等等等等,不对不对……他站起来了!”
陶明灼无奈:“你能不能别总盯着别人的一举一动瞎琢磨,人家饭吃完了,想走还不行吗?”
杨可柠提高了一个音调:“他朝你走过来了!”
陶明灼突然就笑不太出来了。
他有些茫然地侧过脸,就看见荆瓷端着餐盘,径直向自己走了过来。
其实这么多天下来,陶明灼的心理防线早就已经濒临崩溃。
所以就在荆瓷在自己的面前站住的那一刻,陶明灼甚至感到了一丝难以言喻的轻松。
陶明灼有点不知道自己该看向哪里,他只能装作茫然的样子,下意识地望向了荆瓷手里的餐盘。
冬阴功虾应该是真的很好吃。
因为陶明灼发现荆瓷只把盘子里的虾吃掉了,并没有去动其他的菜。
然后他听到荆瓷问:“陶明灼,对吗?”
陶明灼回过神,应了一声。
“我一直想单独找个机会和你聊一聊。”
荆瓷笑了一下,说,“只不过前两次路过你的工位时,看到你比较忙碌,就没有去打扰你。”
坐在对面的杨可柠直接张大了嘴巴,许奕也露出了茫然的神色。
这话其实是怎么听怎么不对的。
因为从一个上司的角度来看,这样的行为实在是有些过于体贴了。
陶明灼也愣了一下,解释道:“最近大家都在忙着夏日活动的皮肤设计,进度有点赶,所以……”荆瓷很轻地“嗯”了一声。
“我可以坐吗?”
他指了指陶明灼身旁的空位子。
话音刚落,杨可柠就立刻主动把桌面上的食物腾开,陶明灼就没见过这丫头能在打音游之外展示出这么快的手速。
荆瓷道谢,同时并落了座。
“陶先生。”
他温和地对陶明灼说,“我有一个请求,希望你可以考虑一下。”
短短的十几秒内,陶明灼在脑子里把自己这阵子的工作状态回忆了一遍。
没有明目张胆地在工位摸过鱼,之前参与的几款主题皮肤卖得也挺好的,陶明灼感觉自己坦荡荡,没什么可心虚的。
于是他定了定心神,镇定道:“您说。”
荆瓷注视着陶明灼的眼睛。
“请问明天中午十二点半左右,你愿意和我单独吃一次午饭吗?”
荆瓷问。
陶明灼:“……啊?”
陶明灼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可,可以啊。”
荆瓷很轻地吐出了一口气。
然而他的话好像并没有说完,像是在犹豫着什么,陶明灼看到荆瓷抿了一下嘴,又一次开了口。
荆瓷说:“其实除了吃饭之外,我还有另外一个比较特别的请求,因为有可能会冒犯到你,所以想先问一下你的想法。”
陶明灼很少遇到说话如此客气且有分寸的人,再加上荆瓷的声线温润,令人感到莫名的舒服。
陶明灼怔了一下:“你说。”
荆瓷却并没有继续开口,他注视着陶明灼的脸,眨了一下眼睛,错开了视线。
这是陶明灼第一次和这位新上司坐得这么近。
荆瓷刚来公司的那一阵子,以杨可柠为首的几个研发部的小姑娘们就热衷于讨论他的容貌。
陶明灼和许奕偶尔也会旁听一耳朵,发现她们一开始聊的还是比较正常的“脸帅”“好腰”,到后来就逐渐变成了“美女”“苦茶籽飞飞”。
当时的陶明灼只觉得自己的耳朵快要流血了。
现在两人面对面地坐着,靠设计人物当饭碗的陶明灼才不得不承认,荆瓷确实生了一张近似纸片人的脸。
脸好看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这样温和干净、不浮不躁的气质实在是少见。
画师看到好看的事物总是想要记录下来,更何况眼前的还是三次元里难得一见的儒雅温柔挂的帅哥素材。
荆瓷的唇形也很漂亮,只是唇色有一些浅淡,不知道是不是陶明灼的错觉,他感觉荆瓷的气色并不是很好。
就在陶明灼走神的这一刹那,荆瓷已经抬起了眼,重新看向了陶明灼的眼睛。
他弯了一下眼睛,露出一个抱歉的笑。
“请问你介不介意我在吃饭的时候,一直看着你的脸呢?”
荆瓷问。

                       

小说:下饭菜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芥菜糊糊

角色:陶明灼荆瓷

《下饭菜》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下饭菜》小说主要讲述了陶明灼荆瓷的故事,同时,陶明灼荆瓷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陶明灼

评论专区

英雄之国:英雄无敌类型。世界观基于H3的末日之刃与寒冰之剑之后的大灾变。。魔法比较没落的时代主角是一名法师兼炼金术师。更新不太稳定 。干粮

君九龄:女主金手指就是神医,超能力般的医术。然后重复 神经病似的装逼——打脸 这个循环,越看越无聊的一篇文吧。

主神世界设计师:不吸引人,从第十五章那个岛出来的时候就弃书了,世界同时出现三个岛屿,这怕不是要捅破天,剧情开展太快了,如果我是当局掌权人,恐怕考虑的是外星人要入侵世界了?

下饭菜

《下饭菜》在线阅读

下饭菜第1章  

《下饭菜》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
《下饭菜》小说主要讲述了陶明灼荆瓷的故事,同时,陶明灼荆瓷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
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
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陶明灼。”
杨可柠说,“我知道你本人可能没怎么注意到,但是我真的觉得荆副总好像在偷偷看你。”
一开始陶明灼并没有反应过来这丫头说什么,因为他正在专注于剥手头的虾。
公司食堂的冬阴功虾一直做得很绝,汤汁清爽酸甜,虾肉弹牙可口,出现的频率大概是每两周一次。
所以陶明灼今天的目标也很明确,他干脆连米饭都没有盛,打了一大盘子虾就开始埋头苦炫。
意识到杨可柠刚才说了些什么,陶明灼拿筷子的手顿了一下。
他笑了笑,说:“怎么可能,瞎说什么呢?”
“我没说笑,我很认真。”
杨可柠急了,“我知道你是我们这里每天干饭最认真的,所以你可能一直没有注意到,但是至少刚才我看得很清楚,荆总视线的落点绝对就在你的身上——”“没有的事。”
陶明灼打断了她,说,“打住,吃你的菜。”
杨可柠:“可是——”“小柠。”
身旁的许奕突然开口,“我袖口沾到了点儿菜汤,能帮我拿张纸吗?”
杨可柠“哎呀”了一声,扭头帮他去拿桌子上的纸抽:“沾哪儿了?
给我看看。”
许奕接过纸巾在袖口胡乱抹了半天,半晌慢吞吞道:“欸?
好像没沾到,我看错了。”
杨可柠:“你逗我呢?”
许奕是个挺腼腆老实的小伙子,平时很少会主动开口,基本都是乐呵呵地坐在一旁听他们聊天。
陶明灼知道他之所以诈了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出,八成是因为看出来自己不想回答杨可柠的问题,想要为自己解围罢了。
陶明灼冲许奕笑着点了点头。
嘴里的虾越嚼越没味儿,陶明灼有点心不在焉,他的视线越过人群,最后落在了窗边的一个身影上。
他看到了正在剥虾的荆瓷。
荆瓷剥虾的动作很缓慢,就好像他正在处理的不是沾着酱汁的虾壳,而是一件容易破损的艺术品。
像是感受到了陶明灼的视线,荆瓷抬起了眼。
陶明灼立刻收紧了下颌,故作镇定地将视线平移开。
其实陶明灼心里比谁都清楚,杨可柠刚才说的话并不假。
只不过她使用的形容词与事实存在一定的偏差,那就是荆瓷从来都不是在“偷偷地”看自己。
他是一直在明目张胆地观察陶明灼。
事实上,这样大胆的注视已经持续了快一个月,已经发展到了让陶明灼有些无法忽视的地步了。
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陶明灼是这家游戏公司的原画设计师,他参与设计的这款游戏流水成绩不俗且讨论度高,加上团队氛围也很轻松,总体的就职体验可以说是非常不错。
就是公司最近天降的这位副总……让陶明灼有点摸不着头脑。
两个月前,公司总经理喜气洋洋地宣布自己将进行无期限的休假,随即将所有权力递交给了这位新来的常务副总。
听传闻说荆瓷似乎是老总的熟人,总之是海外名校毕业,能力卓越,上任后版本首次更新后的流水也印证了这人确实决策高明。
总之像荆瓷这样职位的高层,理应和陶明灼这种研发部门的画师是产生不了什么交集的。
哪怕荆瓷某天心血来潮地想要管理美术组,直接和他对话的人也应该是主美才对。
所以发现荆瓷在观察自己的时候,陶明灼以为自己是看错了。
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陶明灼记得很清楚,发现荆瓷偷看自己的那天中午,他嗦了一碗牛肉粉。
他个子高,从小饭量就大,所以吃饭时拿出的态度也比别人端正得多,基本是全神贯注埋头干饭的状态。
当时的他把粉嗦到一半,感觉有点咸了,于是抬起头吨了口水,刚把水瓶放下,就发现有个人正在盯着自己看。
陶明灼噎了一下。
荆瓷坐在餐厅的角落,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他在安静地看着陶明灼。
那天的阳光很好,是好到有点晃眼的程度,荆瓷又坐在窗边,周身都被一层暖色调的光晕笼罩着。
于是陶明灼愣了一下,他怀疑自己可能是看差了。
低头又迟疑地吃了几口粉,再抬起头时,窗外的云层已经将阳光挡住了。
视野在刹那之间变得清晰了很多,随即陶明灼的心跳顿时又漏了一拍——荆瓷还在注视着自己。
这下陶明灼就有点心里发毛了。
哪怕再迟钝的人,被自己的上司用如此“尖锐”的目光注视着,也没办法做到继续若无其事地干饭。
陶明灼以为是自己那天穿的红卫衣太招摇了,第二天他换了个低调的白色T恤,准备和餐厅的墙面融为一体。
然后他发现,荆瓷还是照样盯着自己的脸看。
而且就这么一连持续两周,每天中午的时候荆瓷都会坐在同样的位置,以同样的神情注视着陶明灼的脸。
他从未起身主动和陶明灼进行任何对话,他只是在无声无息地观察陶明灼。
陶明灼不知道荆瓷为什么要这般盯着自己,更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好看的,他只知道这种底裤快要被看透的感觉真的是折磨人于无形。
陶明灼心中郁结,他开始有些食不下咽。
他不可能直接头铁地上去问“您能别盯着我看了吗?
我有点炫不动饭了”,游戏公司虽然大多是比较扁平化的管理,但对方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上司,陶明灼不想自己第二天因为呼吸被开除。
陶明灼最后只能找了个借口和杨可柠换座。
他选择让自己坐到一个不会一抬眼就看到荆瓷的位置,却没想到换座之后,反倒被杨可柠这个眼尖的丫头给看出了端倪。
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杨可柠沉默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开口道:“千真万确,荆总现在又在看你了,真的,你不信你自己回头看看……”陶明灼头痛欲裂,随即又听到杨可柠突然“欸”了一声,说:“等等等等,不对不对……他站起来了!”
陶明灼无奈:“你能不能别总盯着别人的一举一动瞎琢磨,人家饭吃完了,想走还不行吗?”
杨可柠提高了一个音调:“他朝你走过来了!”
陶明灼突然就笑不太出来了。
他有些茫然地侧过脸,就看见荆瓷端着餐盘,径直向自己走了过来。
其实这么多天下来,陶明灼的心理防线早就已经濒临崩溃。
所以就在荆瓷在自己的面前站住的那一刻,陶明灼甚至感到了一丝难以言喻的轻松。
陶明灼有点不知道自己该看向哪里,他只能装作茫然的样子,下意识地望向了荆瓷手里的餐盘。
冬阴功虾应该是真的很好吃。
因为陶明灼发现荆瓷只把盘子里的虾吃掉了,并没有去动其他的菜。
然后他听到荆瓷问:“陶明灼,对吗?”
陶明灼回过神,应了一声。
“我一直想单独找个机会和你聊一聊。”
荆瓷笑了一下,说,“只不过前两次路过你的工位时,看到你比较忙碌,就没有去打扰你。”
坐在对面的杨可柠直接张大了嘴巴,许奕也露出了茫然的神色。
这话其实是怎么听怎么不对的。
因为从一个上司的角度来看,这样的行为实在是有些过于体贴了。
陶明灼也愣了一下,解释道:“最近大家都在忙着夏日活动的皮肤设计,进度有点赶,所以……”荆瓷很轻地“嗯”了一声。
“我可以坐吗?”
他指了指陶明灼身旁的空位子。
话音刚落,杨可柠就立刻主动把桌面上的食物腾开,陶明灼就没见过这丫头能在打音游之外展示出这么快的手速。
荆瓷道谢,同时并落了座。
“陶先生。”
他温和地对陶明灼说,“我有一个请求,希望你可以考虑一下。”
短短的十几秒内,陶明灼在脑子里把自己这阵子的工作状态回忆了一遍。
没有明目张胆地在工位摸过鱼,之前参与的几款主题皮肤卖得也挺好的,陶明灼感觉自己坦荡荡,没什么可心虚的。
于是他定了定心神,镇定道:“您说。”
荆瓷注视着陶明灼的眼睛。
“请问明天中午十二点半左右,你愿意和我单独吃一次午饭吗?”
荆瓷问。
陶明灼:“……啊?”
陶明灼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可,可以啊。”
荆瓷很轻地吐出了一口气。
然而他的话好像并没有说完,像是在犹豫着什么,陶明灼看到荆瓷抿了一下嘴,又一次开了口。
荆瓷说:“其实除了吃饭之外,我还有另外一个比较特别的请求,因为有可能会冒犯到你,所以想先问一下你的想法。”
陶明灼很少遇到说话如此客气且有分寸的人,再加上荆瓷的声线温润,令人感到莫名的舒服。
陶明灼怔了一下:“你说。”
荆瓷却并没有继续开口,他注视着陶明灼的脸,眨了一下眼睛,错开了视线。
这是陶明灼第一次和这位新上司坐得这么近。
荆瓷刚来公司的那一阵子,以杨可柠为首的几个研发部的小姑娘们就热衷于讨论他的容貌。
陶明灼和许奕偶尔也会旁听一耳朵,发现她们一开始聊的还是比较正常的“脸帅”“好腰”,到后来就逐渐变成了“美女”“苦茶籽飞飞”。
当时的陶明灼只觉得自己的耳朵快要流血了。
现在两人面对面地坐着,靠设计人物当饭碗的陶明灼才不得不承认,荆瓷确实生了一张近似纸片人的脸。
脸好看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这样温和干净、不浮不躁的气质实在是少见。
画师看到好看的事物总是想要记录下来,更何况眼前的还是三次元里难得一见的儒雅温柔挂的帅哥素材。
荆瓷的唇形也很漂亮,只是唇色有一些浅淡,不知道是不是陶明灼的错觉,他感觉荆瓷的气色并不是很好。
就在陶明灼走神的这一刹那,荆瓷已经抬起了眼,重新看向了陶明灼的眼睛。
他弯了一下眼睛,露出一个抱歉的笑。
“请问你介不介意我在吃饭的时候,一直看着你的脸呢?”
荆瓷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