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了个媳妇小说)姚千千程青烁_姚千千程青烁最新热门小说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姚千千”创作的《绑了个媳妇小说》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程青烁盯了他们一眼,工资不要了?请你们来八卦的?一群人不说话了快去干活胖叔提醒大家,小千千,你来这儿坐说的就是你!程青烁没好气看他一眼胖叔吓得扭着身子跑了看我干什么?程青烁转过头看我盯着他,问我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很凶?我站在原地,觉得他也太凶了,他自己的兄弟都怕他我跟他们交代工作,我怎么凶了?你觉得谁不凶?他低下头来好笑地看我…

小说:绑了个媳妇小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姚千千

角色:姚千千程青烁

节试读,是属于言情小说。主要讲的是:第二天,我起得很早。被吓醒的。因为梦里程青烁拿着我的手,放在他的腹部,还笑得很坏,就这点胆子,往下一点?嗯?叔叔。嗯,乖,听话

评论专区

灵气复苏时代的虎:断句弱智,基本看不了。

我在明朝当国公:来回穿越当倒爷的老套路,古代情节又白又傻还能忍受,现代情节简直有毒。买东西被人瞧不起这个十年前的老套路现在还在用,读者都长大了,作者你能用点心吗?

小明星演义:我若在你门下求学,你自然有资格考我;我若有求于你,你也有资格考我。八竿子打不着呢,我还有我自己的发行计划,你突然跳出来考我,通不过身败名裂,不去考全线封杀,你是挑衅吧?

绑了个媳妇小说

《绑了个媳妇小说》在线阅读

绑了个媳妇小说第1章  

《绑了个媳妇小说》这部小说的主角是程青烁姚千千,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下面是章节试读,是属于言情小说。
主要讲的是:第二天,我起得很早。
被吓醒的。
因为梦里程青烁拿着我的手,放在他的腹部,还笑得很坏,就这点胆子,往下一点?
嗯?
叔叔。
嗯,乖,听话。
梦里我像是被蛊惑,糊里糊涂地就乖乖听话了。
醒的时候,我吓出一身冷汗,睁眼一看,旁边的地上空荡荡的,连床单都没剩下。
心底有一种强烈的失落。
照镜子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脸红得彻底。
我肯定是被他昨晚吓出阴影了。
一起来,我就开始做饭,叠被子,拖地。
程青烁一大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回来的时候,看见我躲闪的眼神,很奇怪地看着我。
思来想去,我还是拿着自己写好的一张方案递他面前。
…第二天,我起得很早。
被吓醒的。
因为梦里程青烁拿着我的手,放在他的腹部,还笑得很坏,就这点胆子,往下一点?
嗯?
叔叔。
嗯,乖,听话。
梦里我像是被蛊惑,糊里糊涂地就乖乖听话了。
醒的时候,我吓出一身冷汗,睁眼一看,旁边的地上空荡荡的,连床单都没剩下。
心底有一种强烈的失落。
照镜子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脸红得彻底。
我肯定是被他昨晚吓出阴影了。
一起来,我就开始做饭,叠被子,拖地。
程青烁一大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回来的时候,看见我躲闪的眼神,很奇怪地看着我。
思来想去,我还是拿着自己写好的一张方案递他面前。
这是我写的还钱计划,你看下。
他兴致缺缺地拿起来,瞟了一眼,煮一顿饭 100 块?
洗一次衣服 100 块?
洗一次碗 100 块?
跑一次腿 100 块?
怎么样?
我有些心虚。
不怎样?
他把纸放下,骂骂咧咧,别人一件衣服都没你洗一次衣服贵,真有你的。
啊?
我有些失落,这个就是按照我在家里赚零花钱的模式制定的,很不符合实际吗?
你用赚你爹钱的方法来赚我钱,怎么,我是你爹?
你是我叔叔。
有什么不对?
呵,叔叔,现在知道叫叔叔了,昨晚胆子大得我以为你是我叔叔。
他拿起桌上的纸,算是收下了协议,行吧,你爱怎样就怎样,我也没法反驳,反驳了你又要寻死觅活……算了。
谢谢叔叔。
我乖巧地冲着他笑了笑。
他看了我一眼,神色复杂,草草吃了早饭就要出门。
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
我问他。
你跟着我干什么?
你去干什么,我就去干什么。
我出去赚钱养白眼狼,你能干什么?
我怎么觉得他在骂我?
你是怎么赚钱的,我可以打暑假工吗?
我去修车,你也去?
他好笑地看着我。
那我不可以洗车吗?
我一个人在家也没事做。
我想清楚了,与其天天待在家,思考自己为什么是被抛弃的那一个,不如出去努力赚钱。
这样也能尽快还钱。
带娃上班……靠,要被笑一年。
他打量了我一眼,像是有些自嘲,走吧。
把裙子换了,从今天开始不准穿裙子。
啊,为什么?
大人说话,小孩听着就好,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他说完补充一句,他们那群男人比我还坏,你就当耳旁风吧,迟早有你哭的时候。
哦,好。
其实我的第一反应是,再坏也没他坏吧?
经过昨晚的梦,他在我这里算是一个彻底的坏人了。
程青烁和他的兄弟们开了一家修车厂,在这风景如画的 318 国道。
大家看到我都很惊讶。
小千千,你怎么来了,来看我吗?
说话的是胖叔。
我来这儿两个月,每次在家里打牌的都有他。
去你的,老大带金丝雀出来透透气,关你什么事?
就是,小心老大灭了你。
……程青烁盯了他们一眼,工资不要了?
请你们来八卦的?
一群人不说话了。
快去干活。
胖叔提醒大家,小千千,你来这儿坐。
说的就是你!
程青烁没好气看他一眼。
胖叔吓得扭着身子跑了。
看我干什么?
程青烁转过头看我盯着他,问我。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很凶?
我站在原地,觉得他也太凶了,他自己的兄弟都怕他。
我跟他们交代工作,我怎么凶了?
你觉得谁不凶?
他低下头来好笑地看我。

                       

小说:绑了个媳妇小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姚千千

角色:姚千千程青烁

节试读,是属于言情小说。主要讲的是:第二天,我起得很早。被吓醒的。因为梦里程青烁拿着我的手,放在他的腹部,还笑得很坏,就这点胆子,往下一点?嗯?叔叔。嗯,乖,听话

评论专区

灵气复苏时代的虎:断句弱智,基本看不了。

我在明朝当国公:来回穿越当倒爷的老套路,古代情节又白又傻还能忍受,现代情节简直有毒。买东西被人瞧不起这个十年前的老套路现在还在用,读者都长大了,作者你能用点心吗?

小明星演义:我若在你门下求学,你自然有资格考我;我若有求于你,你也有资格考我。八竿子打不着呢,我还有我自己的发行计划,你突然跳出来考我,通不过身败名裂,不去考全线封杀,你是挑衅吧?

绑了个媳妇小说

《绑了个媳妇小说》在线阅读

绑了个媳妇小说第1章  

《绑了个媳妇小说》这部小说的主角是程青烁姚千千,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下面是章节试读,是属于言情小说。
主要讲的是:第二天,我起得很早。
被吓醒的。
因为梦里程青烁拿着我的手,放在他的腹部,还笑得很坏,就这点胆子,往下一点?
嗯?
叔叔。
嗯,乖,听话。
梦里我像是被蛊惑,糊里糊涂地就乖乖听话了。
醒的时候,我吓出一身冷汗,睁眼一看,旁边的地上空荡荡的,连床单都没剩下。
心底有一种强烈的失落。
照镜子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脸红得彻底。
我肯定是被他昨晚吓出阴影了。
一起来,我就开始做饭,叠被子,拖地。
程青烁一大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回来的时候,看见我躲闪的眼神,很奇怪地看着我。
思来想去,我还是拿着自己写好的一张方案递他面前。
…第二天,我起得很早。
被吓醒的。
因为梦里程青烁拿着我的手,放在他的腹部,还笑得很坏,就这点胆子,往下一点?
嗯?
叔叔。
嗯,乖,听话。
梦里我像是被蛊惑,糊里糊涂地就乖乖听话了。
醒的时候,我吓出一身冷汗,睁眼一看,旁边的地上空荡荡的,连床单都没剩下。
心底有一种强烈的失落。
照镜子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脸红得彻底。
我肯定是被他昨晚吓出阴影了。
一起来,我就开始做饭,叠被子,拖地。
程青烁一大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回来的时候,看见我躲闪的眼神,很奇怪地看着我。
思来想去,我还是拿着自己写好的一张方案递他面前。
这是我写的还钱计划,你看下。
他兴致缺缺地拿起来,瞟了一眼,煮一顿饭 100 块?
洗一次衣服 100 块?
洗一次碗 100 块?
跑一次腿 100 块?
怎么样?
我有些心虚。
不怎样?
他把纸放下,骂骂咧咧,别人一件衣服都没你洗一次衣服贵,真有你的。
啊?
我有些失落,这个就是按照我在家里赚零花钱的模式制定的,很不符合实际吗?
你用赚你爹钱的方法来赚我钱,怎么,我是你爹?
你是我叔叔。
有什么不对?
呵,叔叔,现在知道叫叔叔了,昨晚胆子大得我以为你是我叔叔。
他拿起桌上的纸,算是收下了协议,行吧,你爱怎样就怎样,我也没法反驳,反驳了你又要寻死觅活……算了。
谢谢叔叔。
我乖巧地冲着他笑了笑。
他看了我一眼,神色复杂,草草吃了早饭就要出门。
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
我问他。
你跟着我干什么?
你去干什么,我就去干什么。
我出去赚钱养白眼狼,你能干什么?
我怎么觉得他在骂我?
你是怎么赚钱的,我可以打暑假工吗?
我去修车,你也去?
他好笑地看着我。
那我不可以洗车吗?
我一个人在家也没事做。
我想清楚了,与其天天待在家,思考自己为什么是被抛弃的那一个,不如出去努力赚钱。
这样也能尽快还钱。
带娃上班……靠,要被笑一年。
他打量了我一眼,像是有些自嘲,走吧。
把裙子换了,从今天开始不准穿裙子。
啊,为什么?
大人说话,小孩听着就好,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他说完补充一句,他们那群男人比我还坏,你就当耳旁风吧,迟早有你哭的时候。
哦,好。
其实我的第一反应是,再坏也没他坏吧?
经过昨晚的梦,他在我这里算是一个彻底的坏人了。
程青烁和他的兄弟们开了一家修车厂,在这风景如画的 318 国道。
大家看到我都很惊讶。
小千千,你怎么来了,来看我吗?
说话的是胖叔。
我来这儿两个月,每次在家里打牌的都有他。
去你的,老大带金丝雀出来透透气,关你什么事?
就是,小心老大灭了你。
……程青烁盯了他们一眼,工资不要了?
请你们来八卦的?
一群人不说话了。
快去干活。
胖叔提醒大家,小千千,你来这儿坐。
说的就是你!
程青烁没好气看他一眼。
胖叔吓得扭着身子跑了。
看我干什么?
程青烁转过头看我盯着他,问我。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很凶?
我站在原地,觉得他也太凶了,他自己的兄弟都怕他。
我跟他们交代工作,我怎么凶了?
你觉得谁不凶?
他低下头来好笑地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