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苟下去,末世都要结束了(林玉魁柯楠)全文阅读_林玉魁柯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再苟下去,末世都要结束了》,现已完本,主角是林玉魁柯楠,由作者“青铜葫芦”书写完成,文章简述:林玉魁从小和姥姥相依为命
以卖猪肉为生
相貌丑,性格狗人送外号“刀哥”
在相亲的道路上屡战屡败却在末世降临之后,遇到了眼瞎的柯楠
从此在丧尸横行的末世中,走上了拖家带口的求生之路
无穿越 无重生 无系统 无异能

小说:再苟下去,末世都要结束了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青铜葫芦

角色:林玉魁柯楠

小说《再苟下去,末世都要结束了》是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说文,它的作者是“青铜葫芦”。详情概述:丧尸对气味和声音异常敏感。老王媳妇听到轻微的声响后,立即扭过头来。可那里只有一块床单。林玉魁一动不动地高举床单,把自己遮挡得严严实实。过了一会儿,趁老王媳妇的注意力回到老王尸体上……

评论专区

仙傲:部分仙草。仙秦的设定,修炼方法和流派的设定。其中,以主角入仙之前的生活描写很有趣。视乎不入仙门,也能很好。可惜不得长生。

重生之风流仕途:作者英年早逝,遗留半卷残书,实是憾事,愿低手安息。

猎者天下:是我最喜欢的一本网游小说,看过这本小说后,网游类的基本就看不下去了,女主重生,技术流,可能会有人觉得感情戏比较少

再苟下去,末世都要结束了

《再苟下去,末世都要结束了》在线阅读

第6章 爆捶丧尸

丧尸对气味和声音异常敏感。

老王媳妇听到轻微的声响后,立即扭过头来。

可那里只有一块床单。

林玉魁一动不动地高举床单,把自己遮挡得严严实实。

过了一会儿,趁老王媳妇的注意力回到老王尸体上。

赶忙又靠近两步。

当老王媳妇看过来时,再一次变成静止状态。

这让他想起了小孩子玩的“一二三木头人。”

他从小相貌清奇,没有孩子愿意和他玩。

如今亲身体验才发现,这个游戏竟如此刺激。

等老王媳妇再次扭头时,床单已经近在咫尺了。

“呵……”

老王媳妇凑上前嗅了嗅。

可床单上的香水味掩盖了林玉魁的气息。

老王媳妇想绕到床单后面看看。

于是林玉魁也跟着它转了起来。

“啪嗒!”

林玉魁本想转到厨房的方向,去找武器。结果没注意脚下。踢翻了一个满是油污的小马扎。

老王媳妇的脚步一顿,歪着头打量起床单。

突然张开满是血污的大嘴,一口咬了下去。

林玉魁透过床单的光线,发现老王媳妇要强行壁咚他。脸色发狠,大吼一声:“去你妈的!”

一把将床单蒙在老王媳妇的头上。

用力缠绕几下之后,操起小马扎就朝它头上砸去。

“嘭!嘭!嘭!卡啦!”

实木制成的小马扎没砸几下就散架了。可是老王媳妇的挣扎一点都没有减弱。

林玉魁没有迟疑,抓过掉落在身旁的烟灰缸,就要继续。

结果他手心都是汗。

刚一抬手,烟灰缸就“呲溜”一下飞了出去。

“卧槽!”

老王媳妇挣扎得更加厉害了。大有撕碎床单和他双宿双飞的趋势。

林玉魁的视线在客厅飞快扫视一圈。

手边能摸到的武器有拖鞋、指甲刀、空易拉罐、会震动的忍者刀……

没有一样能用的。

正骑尸难下,只听“撕拉”一声,床单被老王媳妇扯碎。

对着林玉魁的胸口就来了一记龙爪手。

“嗷……”

林玉魁的嘴巴顿时张成了“O”型。

连忙撒手后撤。

胸前的衣服被扯掉两块布料,指甲在他胸前留下十道指痕。

宛如两朵盛开的小雏菊。

完了!

不但刚换的衣服报废,而且debuff还重置了。

绝望的情绪从林玉魁心头升起。

虽说在扭打中,老王媳妇那宽松的忍者服歪到了一边。

可林玉魁完全没有心情欣赏大自然的雄伟。

而且老王媳妇的脸遭受马扎洗礼之后,已经变得更加狰狞恐怖了。

一颗眼珠被生生打爆,鼻梁也塌陷下去。豁开半边的嘴唇耷拉在嘴角。

淡粉色的血水中透着一股令人反胃的古怪气味。

林玉魁一阵干呕。

转身冲进厨房。

看了一眼案板上的菜刀,又瞄上了倚在门后的镐把。

操起镐把就狠狠砸在老王媳妇的头上。

“嘭!”

老王媳妇的脸就像被人踩过的烂网站。

碎肉和血水四溅。

摇晃着后退两步,摔倒在地。

可它刚一倒地,又立刻爬了起来。

“呵……”

老王媳妇露出参差不齐的牙齿,发出一声低吼。

林玉魁抡圆镐把,当头砸了下去:“嫂子,求你了,快点下去陪老王吧!”

“嘭!”

老王媳妇的头顶被砸出一个凹下去的坑。

可它只是身子歪了歪,又不依不饶地扑了上来。

林玉魁心头发狠,继续砸下去:“求你了,快去死吧!”

“嘭!嘭!嘭!”

他机械地挥舞着镐把,不知砸了多少下。

直到镐把打在门框上,断成两截。这才喘着粗气停手。

老王媳妇再也爬不起来了。

只剩下两条腿抽搐个不停。

整个脑袋就像是被血水糊住的肿瘤。

完全看不出五官。

一口牙齿都被乱棍打没了。就算它还能爬起来,也无法对林玉魁造成什么威胁。

林玉魁颤巍巍地摸到卫生间,拼命冲洗身上的血迹。

就像一个刚犯下灭门惨案的变态。

刘大爷在他身上留下的挠痕刚过一个小时。心中升起的一点侥幸又被胸前两处抓伤彻底湮灭了。

要是说刘大爷挠他那一下,可能没有感染。

那么老王媳妇就完全不同了。

在林玉魁胸口抓出两朵小雏菊。

都破皮了!

而且老王媳妇发病的时候正在和老王深入交流。

手指很可能抠过一些不干不净的东西。

指甲肯定没有消毒。

林玉魁手忙脚乱地找出碘伏和酒精,全都倒在伤口上。

疼得他眼泪都出来了。

可他除了拼命冲洗伤口,只能听天由命。

不知过了多久。

老王家的各种消毒喷雾被他糟蹋个精光。

林玉魁也逐渐冷静下来。

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

他先是和老王打斗,然后又和老王媳妇做了那么剧烈的运动。除了精神紧张导致的脱力外,居然没有肌肉拉伤的酸痛感。

略微休息一会,疲惫感就完全消失了。

咋回事?

感觉还能和老王媳妇再来一次。

林玉魁扭头看了一眼时间。

从被抓伤到现在,已经过去二十多分钟了。

还没出现精神恍惚,体温升高的迹象。

心头不由升起一丝侥幸。

就在这时,从自己家传来了单萍压低的嗓音:“大魁,大魁!”

林玉魁忙从窗户探出头去:“姥,我在呢。”

单萍看到林玉魁之后明显松了一口气:“老王两口子咋样了?你咋把人家阳台整那么乱?”

林玉魁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盖住老王尸体的床单。无奈道:“我跳过来的时候摔了一跤。”

单萍没好气地瞪了林玉魁一眼:“毛手毛脚的!那边啥情况?”

林玉魁嘿嘿一笑:“家里没人。可能是一早出去了。我收拾一些吃的就回来。”

单萍叮嘱道:“世道再乱,也不能乱了规矩。你给他们留一张字条。拿了多少东西,把钱留给人家。”

“好!”

林玉魁刚点头应下,又听单萍叫道:“只拿吃的东西啊。别乱翻人家的柜子。咱们是买东西,不是贼!”

“呃……”

林玉魁顿时想起那一整柜的奇装异服了。连连点头:“知道了。还不相信你外孙的人品吗?”

单萍瞪了林玉魁一眼:“单身那么久,做出什么事都不奇怪!动作快一点。忙完了回来吃饭。”

“好!”

林玉魁答应一声就缩回了身子。

率先从药箱里找到两瓶降压药和一些其他药品。

然后就去了厨房。

老王是做熟食生意的。

把厨房和次卧打通,改成了一个大号厨房。

冰柜里装着扣肉、烧鸡、猪头肉、酱牛肉、酱肘子、香肠、鸭脖和五香豆干。另外一个冷藏柜里有七八种凉拌菜。

窗户上还挂着几串腊肉和腊肠。

量都挺足。

搬!

林玉魁宁愿多往家里倒腾几趟,也不愿把食物放在这边储存。

万一停电或者房间被别的幸存者光顾,那就全浪费了。

他先把药品和熟食搬回去一趟。

趁单萍不在他的房间。换上一套新衣服,又从家里翻出几个大包袱。

再次回到老王家里,林玉魁已经不那么急了。

先把夫妻二人的尸体连同浸满血的被褥卷到一起。

拖到大门外。

发现楼道的下方有丧尸,于是把尸体搬到三楼。

这样可以减轻尸体腐烂的麻烦。

给手消毒之后,用塑封机把剩余的食物一样样抽成真空包装。

如此一来,就算再停电,也不至于一下子全坏掉。

做完这些之后,他又把屋里的容器都装满水。

虽然不打算霸占老王的房子,但是在困难时期多出一手准备总是没毛病的。

等所有事情都忙活完,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

“我没尸变!”,林玉魁看了一下时间,心中大喜。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连忙掏出手机,连上自家的WIFI。

给老王转了一万块钱……

                       

小说:再苟下去,末世都要结束了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青铜葫芦

角色:林玉魁柯楠

小说《再苟下去,末世都要结束了》是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说文,它的作者是“青铜葫芦”。详情概述:丧尸对气味和声音异常敏感。老王媳妇听到轻微的声响后,立即扭过头来。可那里只有一块床单。林玉魁一动不动地高举床单,把自己遮挡得严严实实。过了一会儿,趁老王媳妇的注意力回到老王尸体上……

评论专区

仙傲:部分仙草。仙秦的设定,修炼方法和流派的设定。其中,以主角入仙之前的生活描写很有趣。视乎不入仙门,也能很好。可惜不得长生。

重生之风流仕途:作者英年早逝,遗留半卷残书,实是憾事,愿低手安息。

猎者天下:是我最喜欢的一本网游小说,看过这本小说后,网游类的基本就看不下去了,女主重生,技术流,可能会有人觉得感情戏比较少

再苟下去,末世都要结束了

《再苟下去,末世都要结束了》在线阅读

第6章 爆捶丧尸

丧尸对气味和声音异常敏感。

老王媳妇听到轻微的声响后,立即扭过头来。

可那里只有一块床单。

林玉魁一动不动地高举床单,把自己遮挡得严严实实。

过了一会儿,趁老王媳妇的注意力回到老王尸体上。

赶忙又靠近两步。

当老王媳妇看过来时,再一次变成静止状态。

这让他想起了小孩子玩的“一二三木头人。”

他从小相貌清奇,没有孩子愿意和他玩。

如今亲身体验才发现,这个游戏竟如此刺激。

等老王媳妇再次扭头时,床单已经近在咫尺了。

“呵……”

老王媳妇凑上前嗅了嗅。

可床单上的香水味掩盖了林玉魁的气息。

老王媳妇想绕到床单后面看看。

于是林玉魁也跟着它转了起来。

“啪嗒!”

林玉魁本想转到厨房的方向,去找武器。结果没注意脚下。踢翻了一个满是油污的小马扎。

老王媳妇的脚步一顿,歪着头打量起床单。

突然张开满是血污的大嘴,一口咬了下去。

林玉魁透过床单的光线,发现老王媳妇要强行壁咚他。脸色发狠,大吼一声:“去你妈的!”

一把将床单蒙在老王媳妇的头上。

用力缠绕几下之后,操起小马扎就朝它头上砸去。

“嘭!嘭!嘭!卡啦!”

实木制成的小马扎没砸几下就散架了。可是老王媳妇的挣扎一点都没有减弱。

林玉魁没有迟疑,抓过掉落在身旁的烟灰缸,就要继续。

结果他手心都是汗。

刚一抬手,烟灰缸就“呲溜”一下飞了出去。

“卧槽!”

老王媳妇挣扎得更加厉害了。大有撕碎床单和他双宿双飞的趋势。

林玉魁的视线在客厅飞快扫视一圈。

手边能摸到的武器有拖鞋、指甲刀、空易拉罐、会震动的忍者刀……

没有一样能用的。

正骑尸难下,只听“撕拉”一声,床单被老王媳妇扯碎。

对着林玉魁的胸口就来了一记龙爪手。

“嗷……”

林玉魁的嘴巴顿时张成了“O”型。

连忙撒手后撤。

胸前的衣服被扯掉两块布料,指甲在他胸前留下十道指痕。

宛如两朵盛开的小雏菊。

完了!

不但刚换的衣服报废,而且debuff还重置了。

绝望的情绪从林玉魁心头升起。

虽说在扭打中,老王媳妇那宽松的忍者服歪到了一边。

可林玉魁完全没有心情欣赏大自然的雄伟。

而且老王媳妇的脸遭受马扎洗礼之后,已经变得更加狰狞恐怖了。

一颗眼珠被生生打爆,鼻梁也塌陷下去。豁开半边的嘴唇耷拉在嘴角。

淡粉色的血水中透着一股令人反胃的古怪气味。

林玉魁一阵干呕。

转身冲进厨房。

看了一眼案板上的菜刀,又瞄上了倚在门后的镐把。

操起镐把就狠狠砸在老王媳妇的头上。

“嘭!”

老王媳妇的脸就像被人踩过的烂网站。

碎肉和血水四溅。

摇晃着后退两步,摔倒在地。

可它刚一倒地,又立刻爬了起来。

“呵……”

老王媳妇露出参差不齐的牙齿,发出一声低吼。

林玉魁抡圆镐把,当头砸了下去:“嫂子,求你了,快点下去陪老王吧!”

“嘭!”

老王媳妇的头顶被砸出一个凹下去的坑。

可它只是身子歪了歪,又不依不饶地扑了上来。

林玉魁心头发狠,继续砸下去:“求你了,快去死吧!”

“嘭!嘭!嘭!”

他机械地挥舞着镐把,不知砸了多少下。

直到镐把打在门框上,断成两截。这才喘着粗气停手。

老王媳妇再也爬不起来了。

只剩下两条腿抽搐个不停。

整个脑袋就像是被血水糊住的肿瘤。

完全看不出五官。

一口牙齿都被乱棍打没了。就算它还能爬起来,也无法对林玉魁造成什么威胁。

林玉魁颤巍巍地摸到卫生间,拼命冲洗身上的血迹。

就像一个刚犯下灭门惨案的变态。

刘大爷在他身上留下的挠痕刚过一个小时。心中升起的一点侥幸又被胸前两处抓伤彻底湮灭了。

要是说刘大爷挠他那一下,可能没有感染。

那么老王媳妇就完全不同了。

在林玉魁胸口抓出两朵小雏菊。

都破皮了!

而且老王媳妇发病的时候正在和老王深入交流。

手指很可能抠过一些不干不净的东西。

指甲肯定没有消毒。

林玉魁手忙脚乱地找出碘伏和酒精,全都倒在伤口上。

疼得他眼泪都出来了。

可他除了拼命冲洗伤口,只能听天由命。

不知过了多久。

老王家的各种消毒喷雾被他糟蹋个精光。

林玉魁也逐渐冷静下来。

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

他先是和老王打斗,然后又和老王媳妇做了那么剧烈的运动。除了精神紧张导致的脱力外,居然没有肌肉拉伤的酸痛感。

略微休息一会,疲惫感就完全消失了。

咋回事?

感觉还能和老王媳妇再来一次。

林玉魁扭头看了一眼时间。

从被抓伤到现在,已经过去二十多分钟了。

还没出现精神恍惚,体温升高的迹象。

心头不由升起一丝侥幸。

就在这时,从自己家传来了单萍压低的嗓音:“大魁,大魁!”

林玉魁忙从窗户探出头去:“姥,我在呢。”

单萍看到林玉魁之后明显松了一口气:“老王两口子咋样了?你咋把人家阳台整那么乱?”

林玉魁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盖住老王尸体的床单。无奈道:“我跳过来的时候摔了一跤。”

单萍没好气地瞪了林玉魁一眼:“毛手毛脚的!那边啥情况?”

林玉魁嘿嘿一笑:“家里没人。可能是一早出去了。我收拾一些吃的就回来。”

单萍叮嘱道:“世道再乱,也不能乱了规矩。你给他们留一张字条。拿了多少东西,把钱留给人家。”

“好!”

林玉魁刚点头应下,又听单萍叫道:“只拿吃的东西啊。别乱翻人家的柜子。咱们是买东西,不是贼!”

“呃……”

林玉魁顿时想起那一整柜的奇装异服了。连连点头:“知道了。还不相信你外孙的人品吗?”

单萍瞪了林玉魁一眼:“单身那么久,做出什么事都不奇怪!动作快一点。忙完了回来吃饭。”

“好!”

林玉魁答应一声就缩回了身子。

率先从药箱里找到两瓶降压药和一些其他药品。

然后就去了厨房。

老王是做熟食生意的。

把厨房和次卧打通,改成了一个大号厨房。

冰柜里装着扣肉、烧鸡、猪头肉、酱牛肉、酱肘子、香肠、鸭脖和五香豆干。另外一个冷藏柜里有七八种凉拌菜。

窗户上还挂着几串腊肉和腊肠。

量都挺足。

搬!

林玉魁宁愿多往家里倒腾几趟,也不愿把食物放在这边储存。

万一停电或者房间被别的幸存者光顾,那就全浪费了。

他先把药品和熟食搬回去一趟。

趁单萍不在他的房间。换上一套新衣服,又从家里翻出几个大包袱。

再次回到老王家里,林玉魁已经不那么急了。

先把夫妻二人的尸体连同浸满血的被褥卷到一起。

拖到大门外。

发现楼道的下方有丧尸,于是把尸体搬到三楼。

这样可以减轻尸体腐烂的麻烦。

给手消毒之后,用塑封机把剩余的食物一样样抽成真空包装。

如此一来,就算再停电,也不至于一下子全坏掉。

做完这些之后,他又把屋里的容器都装满水。

虽然不打算霸占老王的房子,但是在困难时期多出一手准备总是没毛病的。

等所有事情都忙活完,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

“我没尸变!”,林玉魁看了一下时间,心中大喜。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连忙掏出手机,连上自家的WIFI。

给老王转了一万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