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逃荒我救荒,有家医馆强到爆(李静欢凤凌霄)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李静欢凤凌霄精彩小说

小说《别人逃荒我救荒,有家医馆强到爆》,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李静欢凤凌霄,也是实力派作者“容逍遥”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中医大拿李静欢一朝穿越成被退婚的童养媳,好不容易自立自强,把医馆开起来了,却流年不利,又是战乱,又是荒年的
什么,缺衣少食?看我如何赚银子奔奔小康
将士们太惨受伤发烧就要死?看我如何在古代研发抗生素
逃荒的太多,无业游民流窜作案,看我如何解决就业问题
……
直到有一天,某人身穿龙袍冠冕,对她说,卿卿,你看女帝这个职业怎么样?

小说:别人逃荒我救荒,有家医馆强到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容逍遥

角色:李静欢凤凌霄

看古代言情分类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容逍遥”写的《别人逃荒我救荒,有家医馆强到爆》。精彩片段:李静欢笑笑,对顾婶子叮嘱道:“现在虽是夏日,二蛋回去也要注意保暖,不然恐怕会落下肺疾。”顾婶子一拍大腿,一副“你真神”的样子,揪了一把顾二蛋的耳朵,把他拉到李静欢的面前道:“可不就是!昨儿个回去,没一会儿他就活蹦乱跳了,晚上还嫌天气太热,就在院子里睡的,结果今天一大早就不停地咳嗽。”顾二蛋委屈地小声辩解,“就是热,在屋里我热得睡不着……”李静欢便道:“今夏确实炎热,你可带些凉茶回去,消消暑气。切忌:二蛋最多只能喝一碗。”顾大叔有些拘谨,自进屋后就一直沉默,现在说到凉茶,才开口道:“咱村里的出去干活,带着你的凉茶,一个中暑的都没有,隔壁村的已经中暑好几个了……

评论专区

大唐2006:无愧于大唐同人巅峰之作。同人作品最重要的不是主角如何如何,而是还原出原著人物的性情,不然就只是套了原著人物的名字自己yy,那同人的意义何在。可惜能做到这点的作品实在太少。

杯雪:令人惊艳的新武侠作品。小椴擅长的就是将情感、理念、意志用文字加持到武打之中,用“武”展现“文”,以“文”升华“武”。营造出虚实相映的意境。

东晋北府一丘八:自行车上架大炮,皮划艇上停战机。别误会,这不是文中的情节,这是本书文笔和架构之间关系的一个小比喻。

别人逃荒我救荒,有家医馆强到爆

《别人逃荒我救荒,有家医馆强到爆》在线阅读

第3章 妖怪?预言?

李静欢笑笑,对顾婶子叮嘱道:“现在虽是夏日,二蛋回去也要注意保暖,不然恐怕会落下肺疾。”

顾婶子一拍大腿,一副“你真神”的样子,揪了一把顾二蛋的耳朵,把他拉到李静欢的面前道:“可不就是!昨儿个回去,没一会儿他就活蹦乱跳了,晚上还嫌天气太热,就在院子里睡的,结果今天一大早就不停地咳嗽。”

顾二蛋委屈地小声辩解,“就是热,在屋里我热得睡不着……”

李静欢便道:“今夏确实炎热,你可带些凉茶回去,消消暑气。切忌:二蛋最多只能喝一碗。”

顾大叔有些拘谨,自进屋后就一直沉默,现在说到凉茶,才开口道:“咱村里的出去干活,带着你的凉茶,一个中暑的都没有,隔壁村的已经中暑好几个了。”

眼看着今年的收成不好,村里有劳动力的人家,抽空就会到镇子上打短工,积攒点儿银钱。

顾婶子听了,也唏嘘道:“听当家的回来说,隔壁村的水牛在镇上热晕了,被人抬了回来, 说是不行了。”

说曹操,曹操到,几人正说着,外面忽然喧闹起来。

一个女人高声叫着,“李大夫在家吗?”

李静欢出门,只见院子里涌进了一大群人,当前一个女人,后面跟着四个抬担架的男人,担架上躺着一人。

顾大叔认了出来,“那不是隔壁村的水牛吗?”

女人见到李静欢,快步上前,着急道:“我是隔壁牛家村的,是水牛她媳妇儿张芳,我男人热晕了,镇上的大夫说没救了,你……你能救救我男人吗?”

但想到张家村的牛婶子说李静欢是个妖怪,要救人就得吸人精气,她哽咽起来,“只要你能救他,你……你对他做什么都行!”

李静欢:……

她一个现代来的大夫,对一个不知道几千年前的糙汉子能干啥?

“快把病人抬进来,其他人不要进屋,不然影响救人。”

担架进屋,李静欢只看一眼,就知道病情紧急,必须立刻采取降温措施。

吩咐人去打了两盆水进来,李静欢把一大一小两盆水放好,然后肉痛地从药柜里拿出硝石,放进了小盆里,只见大盆里的水迅速冒起了水汽,等水汽散去,大盆里的水竟然结冰了,屋子里的温度也瞬间降了下来。

张芳看得都呆了。

这个妖怪太厉害了,竟然能在夏天里凭空变出冰来!

李静欢看到张芳发呆,微微皱眉,“别发愣了,快把你男人衣服脱下来,用湿毛巾给他擦擦头,还有手心脚心。”

她说完,便去拿银针,准备给病人扎针。

病人中暑程度较重,需要辅助理气凉血,不然体内的热气散不去,很可能引起器官病变,最终死亡。

而张芳只听见了一句,“快把你男人衣服脱下来……”

难道这妖怪真的要……她看着李静欢动作时曼妙的身形,心情复杂。

李静欢准备好银针,见张芳还愣愣地,眉头皱得更紧了。

而这落在张芳眼里,便是妖怪不高兴了。

想到妖怪要和自己男人那样,她就心中钝痛。

但为了自家男人的性命,她只能强忍着心痛,哽咽道:“你别急,我……这就给他脱!”

李静欢:……

这女的怎么表现得好像自己要强迫她似的?不是她也有什么大饼吧?

然而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就见那张芳伸手在扯男人身上最后一件衣服。

她连忙抓住张芳的手阻止,“这就够了,我施针,你给他擦身子。”

说完,便开始下针。

张芳一愣,见李静欢开始认真扎针,心头一喜,连忙擦了眼泪,用冰水给自己男人擦拭。

一刻钟后,躺在担架上的男人终于吐出一口热浊之气,缓缓睁开了眼。

张芳欢喜得趴在他身上嚎啕大哭,“水牛,你终于醒了!”

水牛醒了之后,先是茫然地看了一眼四周,再看看自己胸口的媳妇,才回过神来。

“不哭,不哭啊,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听到丈夫干哑的声音,张芳心疼极了。

李静欢此时递到她手边一碗凉茶,“把这茶喝了。”

张芳闻着凉茶苦甜的味道,赶紧递到丈夫嘴边。

水牛咕咚咕咚喝完,一抹嘴,道:“就是这个味儿! 张家村的人去干活,每人都带着一大壶这凉茶,我每日里蹭几口,喝了之后,就算再热,心里也舒坦。

“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他们村竟谁都没有带这种凉茶,我蹭不到喝的,热得胸闷气短,这不就中暑了。”

那可不是,昨日李静欢发威之后,免费蹭凉茶的户今天都没来。

张芳听了,也真诚地对李静欢道:“真是太感谢你了!”

水牛这才去看李静欢,只一眼,就被她的容貌晃了眼,他连忙别开眼,道:“大夫,我就是个糙汉子,不会说话,但我水牛这条命是你救的,以后你就是我的恩人,但凡你有吩咐,只要我水牛能做到,没有不从的!”

听了水牛两口子感激的话,李静欢心中松快,只觉得全身都轻盈了起来,同时还有一种玄妙的感觉萦绕在心头,无法言说。

水牛听不到李静欢的回应,抬头看去,只见李静欢浑身似乎笼着一层若有若无的金光,好似天神下凡一般,让人忍不住想要膜拜。

他心头一跳,待仔细看时,那金光和让自己心头肉跳的感觉都没有了。

而张芳也觉得,眼前的妖大概是个好妖吧?不然的话,为什么看上去仙气飘飘的,还不吸自己丈夫的精气呢?

院子外,众人只见小木屋房门打开,喜气洋洋的张芳和大牛相携走了出来。

众人纷纷感叹李静欢医术高超,院子里惊叹声此起彼伏,充满着轻快的气氛。

在人群隐秘的角落,一个三角眼,吊梢眉,嘴角有着深深法令纹的妇女,在无人注意时,狠狠朝地上啐了一口。

“吸人精的东西,总有一天不会有你的好下场!”

而人群中的李兰花,则悄然摸着自己的脸,怎么都笑不起来。

她没有想到,和自己一样没有出过村子的李静欢,竟然真的会医术,还接二连三地救人。院子里这轻快的气氛,仿佛是对她的嘲笑。

她看着站在小屋门口,风姿绰约的李静欢,眼神充满怨毒,总有一天,她也要把李静欢踩在脚下,当众羞辱她!

与此同时,大凤朝皇宫。

钦天监司监在皇宫中无状奔跑,甚至连帽子歪了,鞋子掉了,都顾不上,他一边跑一边欢喜大叫,“陛下,凤之力觉醒了,我大凤朝有救了!凤之力觉醒了,我大凤朝有救了!”

正在批改奏折的大凤皇帝也神情一震,一把推开了奏折,慌张地跑了出去,丝毫不顾帝王威严。

那个束缚在他身上,束缚在大凤王朝之上的毁灭预言,终于要破了!

                       

小说:别人逃荒我救荒,有家医馆强到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容逍遥

角色:李静欢凤凌霄

看古代言情分类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容逍遥”写的《别人逃荒我救荒,有家医馆强到爆》。精彩片段:李静欢笑笑,对顾婶子叮嘱道:“现在虽是夏日,二蛋回去也要注意保暖,不然恐怕会落下肺疾。”顾婶子一拍大腿,一副“你真神”的样子,揪了一把顾二蛋的耳朵,把他拉到李静欢的面前道:“可不就是!昨儿个回去,没一会儿他就活蹦乱跳了,晚上还嫌天气太热,就在院子里睡的,结果今天一大早就不停地咳嗽。”顾二蛋委屈地小声辩解,“就是热,在屋里我热得睡不着……”李静欢便道:“今夏确实炎热,你可带些凉茶回去,消消暑气。切忌:二蛋最多只能喝一碗。”顾大叔有些拘谨,自进屋后就一直沉默,现在说到凉茶,才开口道:“咱村里的出去干活,带着你的凉茶,一个中暑的都没有,隔壁村的已经中暑好几个了……

评论专区

大唐2006:无愧于大唐同人巅峰之作。同人作品最重要的不是主角如何如何,而是还原出原著人物的性情,不然就只是套了原著人物的名字自己yy,那同人的意义何在。可惜能做到这点的作品实在太少。

杯雪:令人惊艳的新武侠作品。小椴擅长的就是将情感、理念、意志用文字加持到武打之中,用“武”展现“文”,以“文”升华“武”。营造出虚实相映的意境。

东晋北府一丘八:自行车上架大炮,皮划艇上停战机。别误会,这不是文中的情节,这是本书文笔和架构之间关系的一个小比喻。

别人逃荒我救荒,有家医馆强到爆

《别人逃荒我救荒,有家医馆强到爆》在线阅读

第3章 妖怪?预言?

李静欢笑笑,对顾婶子叮嘱道:“现在虽是夏日,二蛋回去也要注意保暖,不然恐怕会落下肺疾。”

顾婶子一拍大腿,一副“你真神”的样子,揪了一把顾二蛋的耳朵,把他拉到李静欢的面前道:“可不就是!昨儿个回去,没一会儿他就活蹦乱跳了,晚上还嫌天气太热,就在院子里睡的,结果今天一大早就不停地咳嗽。”

顾二蛋委屈地小声辩解,“就是热,在屋里我热得睡不着……”

李静欢便道:“今夏确实炎热,你可带些凉茶回去,消消暑气。切忌:二蛋最多只能喝一碗。”

顾大叔有些拘谨,自进屋后就一直沉默,现在说到凉茶,才开口道:“咱村里的出去干活,带着你的凉茶,一个中暑的都没有,隔壁村的已经中暑好几个了。”

眼看着今年的收成不好,村里有劳动力的人家,抽空就会到镇子上打短工,积攒点儿银钱。

顾婶子听了,也唏嘘道:“听当家的回来说,隔壁村的水牛在镇上热晕了,被人抬了回来, 说是不行了。”

说曹操,曹操到,几人正说着,外面忽然喧闹起来。

一个女人高声叫着,“李大夫在家吗?”

李静欢出门,只见院子里涌进了一大群人,当前一个女人,后面跟着四个抬担架的男人,担架上躺着一人。

顾大叔认了出来,“那不是隔壁村的水牛吗?”

女人见到李静欢,快步上前,着急道:“我是隔壁牛家村的,是水牛她媳妇儿张芳,我男人热晕了,镇上的大夫说没救了,你……你能救救我男人吗?”

但想到张家村的牛婶子说李静欢是个妖怪,要救人就得吸人精气,她哽咽起来,“只要你能救他,你……你对他做什么都行!”

李静欢:……

她一个现代来的大夫,对一个不知道几千年前的糙汉子能干啥?

“快把病人抬进来,其他人不要进屋,不然影响救人。”

担架进屋,李静欢只看一眼,就知道病情紧急,必须立刻采取降温措施。

吩咐人去打了两盆水进来,李静欢把一大一小两盆水放好,然后肉痛地从药柜里拿出硝石,放进了小盆里,只见大盆里的水迅速冒起了水汽,等水汽散去,大盆里的水竟然结冰了,屋子里的温度也瞬间降了下来。

张芳看得都呆了。

这个妖怪太厉害了,竟然能在夏天里凭空变出冰来!

李静欢看到张芳发呆,微微皱眉,“别发愣了,快把你男人衣服脱下来,用湿毛巾给他擦擦头,还有手心脚心。”

她说完,便去拿银针,准备给病人扎针。

病人中暑程度较重,需要辅助理气凉血,不然体内的热气散不去,很可能引起器官病变,最终死亡。

而张芳只听见了一句,“快把你男人衣服脱下来……”

难道这妖怪真的要……她看着李静欢动作时曼妙的身形,心情复杂。

李静欢准备好银针,见张芳还愣愣地,眉头皱得更紧了。

而这落在张芳眼里,便是妖怪不高兴了。

想到妖怪要和自己男人那样,她就心中钝痛。

但为了自家男人的性命,她只能强忍着心痛,哽咽道:“你别急,我……这就给他脱!”

李静欢:……

这女的怎么表现得好像自己要强迫她似的?不是她也有什么大饼吧?

然而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就见那张芳伸手在扯男人身上最后一件衣服。

她连忙抓住张芳的手阻止,“这就够了,我施针,你给他擦身子。”

说完,便开始下针。

张芳一愣,见李静欢开始认真扎针,心头一喜,连忙擦了眼泪,用冰水给自己男人擦拭。

一刻钟后,躺在担架上的男人终于吐出一口热浊之气,缓缓睁开了眼。

张芳欢喜得趴在他身上嚎啕大哭,“水牛,你终于醒了!”

水牛醒了之后,先是茫然地看了一眼四周,再看看自己胸口的媳妇,才回过神来。

“不哭,不哭啊,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听到丈夫干哑的声音,张芳心疼极了。

李静欢此时递到她手边一碗凉茶,“把这茶喝了。”

张芳闻着凉茶苦甜的味道,赶紧递到丈夫嘴边。

水牛咕咚咕咚喝完,一抹嘴,道:“就是这个味儿! 张家村的人去干活,每人都带着一大壶这凉茶,我每日里蹭几口,喝了之后,就算再热,心里也舒坦。

“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他们村竟谁都没有带这种凉茶,我蹭不到喝的,热得胸闷气短,这不就中暑了。”

那可不是,昨日李静欢发威之后,免费蹭凉茶的户今天都没来。

张芳听了,也真诚地对李静欢道:“真是太感谢你了!”

水牛这才去看李静欢,只一眼,就被她的容貌晃了眼,他连忙别开眼,道:“大夫,我就是个糙汉子,不会说话,但我水牛这条命是你救的,以后你就是我的恩人,但凡你有吩咐,只要我水牛能做到,没有不从的!”

听了水牛两口子感激的话,李静欢心中松快,只觉得全身都轻盈了起来,同时还有一种玄妙的感觉萦绕在心头,无法言说。

水牛听不到李静欢的回应,抬头看去,只见李静欢浑身似乎笼着一层若有若无的金光,好似天神下凡一般,让人忍不住想要膜拜。

他心头一跳,待仔细看时,那金光和让自己心头肉跳的感觉都没有了。

而张芳也觉得,眼前的妖大概是个好妖吧?不然的话,为什么看上去仙气飘飘的,还不吸自己丈夫的精气呢?

院子外,众人只见小木屋房门打开,喜气洋洋的张芳和大牛相携走了出来。

众人纷纷感叹李静欢医术高超,院子里惊叹声此起彼伏,充满着轻快的气氛。

在人群隐秘的角落,一个三角眼,吊梢眉,嘴角有着深深法令纹的妇女,在无人注意时,狠狠朝地上啐了一口。

“吸人精的东西,总有一天不会有你的好下场!”

而人群中的李兰花,则悄然摸着自己的脸,怎么都笑不起来。

她没有想到,和自己一样没有出过村子的李静欢,竟然真的会医术,还接二连三地救人。院子里这轻快的气氛,仿佛是对她的嘲笑。

她看着站在小屋门口,风姿绰约的李静欢,眼神充满怨毒,总有一天,她也要把李静欢踩在脚下,当众羞辱她!

与此同时,大凤朝皇宫。

钦天监司监在皇宫中无状奔跑,甚至连帽子歪了,鞋子掉了,都顾不上,他一边跑一边欢喜大叫,“陛下,凤之力觉醒了,我大凤朝有救了!凤之力觉醒了,我大凤朝有救了!”

正在批改奏折的大凤皇帝也神情一震,一把推开了奏折,慌张地跑了出去,丝毫不顾帝王威严。

那个束缚在他身上,束缚在大凤王朝之上的毁灭预言,终于要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