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折夏温景琛《林折夏顾屿》_林折夏顾屿最新热门小说

《林折夏顾屿》是由创作的关于主人公“夏顾屿”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林折夏顾屿》的主角是夏顾屿林折,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章节节选:直到车子停在她家楼下,他没有立刻开车门,让她回过味来但凡想避嫌的男人,送完人早就走了不走,就说明有点想法她余光打量了男人片刻,不得不承认,…

小说:林折夏顾屿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夏顾屿

角色:林折夏温景琛

小说主人公是夏顾屿林折的书名叫《林折夏顾屿》,是最新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节选:林折夏跟姜泽分手的第一天晚上,就去钓凯子了。喝醉了以后,搂着个帅哥不肯放。被搂的男人没阻止,反而是有些漫不经心的说:“你挺大胆。”林折夏彻底贴在了男人身上,扬起这会儿水光潋滟的眼睛,“我们上楼?”…林折夏跟姜泽分手的第一天晚上,就去钓凯子了

评论专区

变身咸鱼少女:一口气看完,喜欢主角的性格

不朽凡人:这本书真好看,妈的就适合我们这种小学3年纪的学生

僵尸医生:应宽怀应宽怀

林折夏顾屿

《林折夏顾屿》在线阅读

林折夏顾屿第1章  

小说主人公是夏顾屿林折的书名叫《林折夏顾屿》,是最新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小说精彩节选:林折夏跟姜泽分手的第一天晚上,就去钓凯子了。
喝醉了以后,搂着个帅哥不肯放。
被搂的男人没阻止,反而是有些漫不经心的说:“你挺大胆。”
林折夏彻底贴在了男人身上,扬起这会儿水光潋滟的眼睛,“我们上楼?”
…林折夏跟姜泽分手的第一天晚上,就去钓凯子了。
喝醉了以后,搂着个帅哥不肯放。
被搂的男人没阻止,反而是有些漫不经心的说:“你挺大胆。”
林折夏彻底贴在了男人身上,扬起这会儿水光潋滟的眼睛,“我们上楼?”
男人这才稍微将她推开了一点,说:“我是姜泽表弟。”
林折夏一顿,认真的抬起头来看着男人,那张五官分明并且有几分眼熟的脸,让她瞬间就反应过来,这位是她前男友的那位高材生表弟。
温景琛。
学医的,年纪轻轻就在a市最牛逼的医院混得风生水起。
是乳腺方面的专家。
上回她胸疼,他就是她的主治医生。
只不过他给她检查的那天,戴着口罩,整个人显得异常冷漠。
双手在她身上某个部位检查时,眼神半分波动都没有。
检查完,也没有跟她多浪费半个字的口舌,只碍于姜泽的情面,朝她点了点头。
他像是一尊大佛,无欲无求,让人只可远观。
林折夏本着对医生的敬畏之心,瞬间清醒了,站直身子说:“哦,你好。”
温景琛扯扯领带,说:“我给姜泽打个电话,让他过来接你。”
林折夏如实道:“分手了。”
温景琛的眉毛又几不可查的挑了一下,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后他才慢条斯理说:“那我送你回去。”
林折夏觉得他这眼神有些意味深长,但一开始也没有多想。
直到车子停在她家楼下,他没有立刻开车门,让她回过味来。
但凡想避嫌的男人,送完人早就走了。
不走,就说明有点想法。
她余光打量了男人片刻,不得不承认,

                       

小说:林折夏顾屿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夏顾屿

角色:林折夏温景琛

小说主人公是夏顾屿林折的书名叫《林折夏顾屿》,是最新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节选:林折夏跟姜泽分手的第一天晚上,就去钓凯子了。喝醉了以后,搂着个帅哥不肯放。被搂的男人没阻止,反而是有些漫不经心的说:“你挺大胆。”林折夏彻底贴在了男人身上,扬起这会儿水光潋滟的眼睛,“我们上楼?”…林折夏跟姜泽分手的第一天晚上,就去钓凯子了

评论专区

变身咸鱼少女:一口气看完,喜欢主角的性格

不朽凡人:这本书真好看,妈的就适合我们这种小学3年纪的学生

僵尸医生:应宽怀应宽怀

林折夏顾屿

《林折夏顾屿》在线阅读

林折夏顾屿第1章  

小说主人公是夏顾屿林折的书名叫《林折夏顾屿》,是最新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小说精彩节选:林折夏跟姜泽分手的第一天晚上,就去钓凯子了。
喝醉了以后,搂着个帅哥不肯放。
被搂的男人没阻止,反而是有些漫不经心的说:“你挺大胆。”
林折夏彻底贴在了男人身上,扬起这会儿水光潋滟的眼睛,“我们上楼?”
…林折夏跟姜泽分手的第一天晚上,就去钓凯子了。
喝醉了以后,搂着个帅哥不肯放。
被搂的男人没阻止,反而是有些漫不经心的说:“你挺大胆。”
林折夏彻底贴在了男人身上,扬起这会儿水光潋滟的眼睛,“我们上楼?”
男人这才稍微将她推开了一点,说:“我是姜泽表弟。”
林折夏一顿,认真的抬起头来看着男人,那张五官分明并且有几分眼熟的脸,让她瞬间就反应过来,这位是她前男友的那位高材生表弟。
温景琛。
学医的,年纪轻轻就在a市最牛逼的医院混得风生水起。
是乳腺方面的专家。
上回她胸疼,他就是她的主治医生。
只不过他给她检查的那天,戴着口罩,整个人显得异常冷漠。
双手在她身上某个部位检查时,眼神半分波动都没有。
检查完,也没有跟她多浪费半个字的口舌,只碍于姜泽的情面,朝她点了点头。
他像是一尊大佛,无欲无求,让人只可远观。
林折夏本着对医生的敬畏之心,瞬间清醒了,站直身子说:“哦,你好。”
温景琛扯扯领带,说:“我给姜泽打个电话,让他过来接你。”
林折夏如实道:“分手了。”
温景琛的眉毛又几不可查的挑了一下,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后他才慢条斯理说:“那我送你回去。”
林折夏觉得他这眼神有些意味深长,但一开始也没有多想。
直到车子停在她家楼下,他没有立刻开车门,让她回过味来。
但凡想避嫌的男人,送完人早就走了。
不走,就说明有点想法。
她余光打量了男人片刻,不得不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