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子为尊(夏昊柳如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质子为尊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看过很多军事历史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质子为尊》,这是“村野老狐”写的,人物夏昊柳如月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小说:质子为尊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村野老狐

角色:夏昊柳如月

军事历史小说《质子为尊》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村野老狐”。精彩内容:穿越的头一天,就接了两道破圣旨,夏昊一夜难眠!早饭时候,柳如月说郝长史来海棠院有要事禀告,说昨天还有消息没说完,后来忘记说了。海棠院是以前的夏昊工作生活的主要院落,府中事务都由长史跟管家打理,夏昊的工作就剩下发呆跟喝酒。如今夏昊年满十八岁,要自己做主张了,所以长史来禀告事务。“还有些什么消息?拣重要的说!”“是,第一,南蛮国派了使团,正在来东海国的路上,估计明后天就要到武陵城了。第二,我们大兴国和西昌国在边界上打起来了!第三,北胡国倒是没什么动静,有些不正常……

评论专区

博德大世界:书还行,就是文笔有点干

变身之轮回境界:同之前

这世界危在旦夕:作者是愤青,曾因为杀黑人人渣留学生被封书,也曾因为杀绿绿被封书,这次转战有毒这个平台希望能大展手脚。听了上面的介绍,是不是期待值瞬间爆棚?

质子为尊

《质子为尊》在线阅读

第5章 打起了食铁兽的主意

穿越的头一天,就接了两道破圣旨,夏昊一夜难眠!

早饭时候,柳如月说郝长史来海棠院有要事禀告,说昨天还有消息没说完,后来忘记说了。

海棠院是以前的夏昊工作生活的主要院落,府中事务都由长史跟管家打理,夏昊的工作就剩下发呆跟喝酒。

如今夏昊年满十八岁,要自己做主张了,所以长史来禀告事务。

“还有些什么消息?拣重要的说!”

“是,

第一,南蛮国派了使团,正在来东海国的路上,估计明后天就要到武陵城了。

第二,我们大兴国和西昌国在边界上打起来了!

第三,北胡国倒是没什么动静,有些不正常。”说完,揺揺头,露出一幅不可置信的模样。。

“嗯,知道了,管他正常不正常。附近哪座山上野兽多?”

“这个卑职就不清楚了!卑职是文人,是墨客,有好生之德,不做讨伐低等动物之举!单侍卫长常随皇子们出去打猎,要不叫他来问问?”

“嗯,好的,你很有风骨嘛!你见到单将军,叫他过来一下!”

一会儿,单侍卫长小跑而来,夏昊请他坐下吃饭,边吃边聊,侍卫长连连揺头,又不停摆手,后退几步道:

“末将岂敢!长史见了,定会说我无主仆之礼,无尊卑之序,定会参我一本!末将家中还有七十老母!末将还是站着回话的好!”

“哈哈,郝将军,居然搬出你老母,那随你吧!不过不用怕长史,他若参你,我便保你!

“以前你常出去打猎,你见过大熊猫吗?”

“大熊猫?”

“对啊,就是一种很可爱的熊,皮毛黑白相间,圆滚滚的头,胖墩墩的身,以竹为食……”

侍卫长一拍大腿,道:“我想起来了,去年秋末,属下随逸王殿下他们去南面一座山上打猎,在那崇山峻岭,茂林修竹深处,三皇子的一个护卫……”

夏昊饶有兴致,插嘴道:“抓到了一只熊猫?”

侍卫长揺头,道“是熊猫抓到了他!当时,那护卫走在前头,看到了这种动物,正吃竹子,那哥们高兴坏了,手舞足蹈地,要给熊猫表演一段轻歌曼舞,才跳了一会就忍不住了,就想要抱着举高高,刚弯腰蹲下想要抱,被熊猫一掌拍在脸上。脸上顿时血肉淋漓,惨不忍睹,那熊猫趁机溜到竹林深处去了。这护卫,脸上现在还是一幅爪样!”

“哦,很好!去这座山你还认得路吧?”

侍卫长点头,悠悠说道“出城,往南,差不多一百二三十里地罢!到了慧稽县就好找了。”

夏昊喜形于色,高兴的拍了一拍手,道“嗯,你们护卫队这两天准备准备,准备好马匹,干粮,苹果,萝卜,木薯,嫩竹笋,大网兜,可以网人的那种。当然弓箭刀枪剑戟也不可少……”

侍卫长急道:“公子是要出去打猎,捕捉这大熊猫?这熊猫虽然可爱,可是惹不得,它吃竹子,就像人吃面条……”

夏昊点头道:“你是说得没错,但熊猫也是可以驯化的,就像狗一样!”

侍卫长惊疑不定:“还能驯化?公子如何得知?”

夏昊哈哈一笑:“此乃天机,不可泄露!”

侍卫长又道:“公子还在圈禁期中,怎么出的去呢?”

“不管那么多,过两天还不解禁,咱们就偷偷出去!”

侍卫长一脸茫然!

公子何时变得如此胆大妄为?

侍卫长出去准备了。

上吊的旨意还没取消,吊床看来还得继续躺啊!

夏昊带着柳如月走出海棠院,穿过梅院,来到了槐院。

公子府庭院深深,前后七进院落。

从海棠院之后向北,依次是四进院到七进院,四进院有两棵百年老桂树,因而又叫桂院,桂院之后是梨院,然后是榕院,最后一进,乃是一座园林,内有亭台假山,柳絮池塘,名花异草,无边风月。看来当年郑王还真是个风雅谐趣之人!

柳如月一众丫鬟婆子平时都在内院,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很少走出二进院即梅院的垂花门。

看到槐下的吊床,柳如月望向夏昊,露出跃跃欲试之态!

夏昊看在眼里,自然要成美人之美,微微笑道:“想躺就躺吧,槐花树下,清风微拂,花气袭人,正好做春梦哩!”

柳如月娇羞:“这么高,怎么上去呢?我去搬把凳子来!”

夏昊把手一拦,“哪用那么麻烦!”

弯腰就把柳如月横抱起来,柳如月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花枝乱颤,羞涩道:“快放我下来!别人看见,羞死了!”

夏昊说声“好的”,轻轻把柳如月放上吊床,说道:“咱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何羞之有?”

在大兴国时,这柳如月就是三皇子的近身丫鬟,到了东海国,柳如月也一直跟随在身边,照顾夏昊的饮食起居。不像府中其它人,包括郝长史,云管家,单侍卫长,都是大兴国朝廷选派,三年一轮换,只是轮换时间彼此错开,不致出现府中尽是新人的情况。

而柳如月就一直没被轮换过。

夏昊说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也是实情,并非夏昊出言轻薄。只是此夏昊非彼夏昊而已。

想着大兴国皇室的安排,柳如月也是冰雪聪明的姑娘,自然知道皇室的意思,今生或许不能当夏昊的正妻,妾室是一定的了。

所以夏昊偶尔言语轻薄,柳如月也不是十分愤恨反感,只是不愿在其它下人面前失了分寸,损了形象。

夏昊扶着吊床,往前一推,柳如月“啊”地一声,吊床就来回晃荡起来!

柳如月微笑不语,看着夏昊,温情脉脉,一脸甜蜜。

夏昊看着,不免心动神揺,情不自禁咿呀咿呀唱起来: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

朝飞暮卷,云霞翠轩

雨丝风片,烟波画船。

锦屏人忒看得这韶光贱!”

这段唱腔是女声,夏昊是男儿,自然不及女声细腻婉转,但也唱得百折转千回,韵味悠扬,加上文字清新优美,柳如月不禁也听得如痴如醉!

柳如月许久回过神来,问道:“这般唱腔,以前从未听到过,公子怎么会唱?”

夏昊一愣,暗道,不好,露馅了!

这年头,既没昆曲,也没越剧,怎么把这马脚遮过去呢?

嗯,有了,反问柳如玉:“你夜里睡觉做梦吗?梦里都干些什么呢?”

                       

小说:质子为尊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村野老狐

角色:夏昊柳如月

军事历史小说《质子为尊》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村野老狐”。精彩内容:穿越的头一天,就接了两道破圣旨,夏昊一夜难眠!早饭时候,柳如月说郝长史来海棠院有要事禀告,说昨天还有消息没说完,后来忘记说了。海棠院是以前的夏昊工作生活的主要院落,府中事务都由长史跟管家打理,夏昊的工作就剩下发呆跟喝酒。如今夏昊年满十八岁,要自己做主张了,所以长史来禀告事务。“还有些什么消息?拣重要的说!”“是,第一,南蛮国派了使团,正在来东海国的路上,估计明后天就要到武陵城了。第二,我们大兴国和西昌国在边界上打起来了!第三,北胡国倒是没什么动静,有些不正常……

评论专区

博德大世界:书还行,就是文笔有点干

变身之轮回境界:同之前

这世界危在旦夕:作者是愤青,曾因为杀黑人人渣留学生被封书,也曾因为杀绿绿被封书,这次转战有毒这个平台希望能大展手脚。听了上面的介绍,是不是期待值瞬间爆棚?

质子为尊

《质子为尊》在线阅读

第5章 打起了食铁兽的主意

穿越的头一天,就接了两道破圣旨,夏昊一夜难眠!

早饭时候,柳如月说郝长史来海棠院有要事禀告,说昨天还有消息没说完,后来忘记说了。

海棠院是以前的夏昊工作生活的主要院落,府中事务都由长史跟管家打理,夏昊的工作就剩下发呆跟喝酒。

如今夏昊年满十八岁,要自己做主张了,所以长史来禀告事务。

“还有些什么消息?拣重要的说!”

“是,

第一,南蛮国派了使团,正在来东海国的路上,估计明后天就要到武陵城了。

第二,我们大兴国和西昌国在边界上打起来了!

第三,北胡国倒是没什么动静,有些不正常。”说完,揺揺头,露出一幅不可置信的模样。。

“嗯,知道了,管他正常不正常。附近哪座山上野兽多?”

“这个卑职就不清楚了!卑职是文人,是墨客,有好生之德,不做讨伐低等动物之举!单侍卫长常随皇子们出去打猎,要不叫他来问问?”

“嗯,好的,你很有风骨嘛!你见到单将军,叫他过来一下!”

一会儿,单侍卫长小跑而来,夏昊请他坐下吃饭,边吃边聊,侍卫长连连揺头,又不停摆手,后退几步道:

“末将岂敢!长史见了,定会说我无主仆之礼,无尊卑之序,定会参我一本!末将家中还有七十老母!末将还是站着回话的好!”

“哈哈,郝将军,居然搬出你老母,那随你吧!不过不用怕长史,他若参你,我便保你!

“以前你常出去打猎,你见过大熊猫吗?”

“大熊猫?”

“对啊,就是一种很可爱的熊,皮毛黑白相间,圆滚滚的头,胖墩墩的身,以竹为食……”

侍卫长一拍大腿,道:“我想起来了,去年秋末,属下随逸王殿下他们去南面一座山上打猎,在那崇山峻岭,茂林修竹深处,三皇子的一个护卫……”

夏昊饶有兴致,插嘴道:“抓到了一只熊猫?”

侍卫长揺头,道“是熊猫抓到了他!当时,那护卫走在前头,看到了这种动物,正吃竹子,那哥们高兴坏了,手舞足蹈地,要给熊猫表演一段轻歌曼舞,才跳了一会就忍不住了,就想要抱着举高高,刚弯腰蹲下想要抱,被熊猫一掌拍在脸上。脸上顿时血肉淋漓,惨不忍睹,那熊猫趁机溜到竹林深处去了。这护卫,脸上现在还是一幅爪样!”

“哦,很好!去这座山你还认得路吧?”

侍卫长点头,悠悠说道“出城,往南,差不多一百二三十里地罢!到了慧稽县就好找了。”

夏昊喜形于色,高兴的拍了一拍手,道“嗯,你们护卫队这两天准备准备,准备好马匹,干粮,苹果,萝卜,木薯,嫩竹笋,大网兜,可以网人的那种。当然弓箭刀枪剑戟也不可少……”

侍卫长急道:“公子是要出去打猎,捕捉这大熊猫?这熊猫虽然可爱,可是惹不得,它吃竹子,就像人吃面条……”

夏昊点头道:“你是说得没错,但熊猫也是可以驯化的,就像狗一样!”

侍卫长惊疑不定:“还能驯化?公子如何得知?”

夏昊哈哈一笑:“此乃天机,不可泄露!”

侍卫长又道:“公子还在圈禁期中,怎么出的去呢?”

“不管那么多,过两天还不解禁,咱们就偷偷出去!”

侍卫长一脸茫然!

公子何时变得如此胆大妄为?

侍卫长出去准备了。

上吊的旨意还没取消,吊床看来还得继续躺啊!

夏昊带着柳如月走出海棠院,穿过梅院,来到了槐院。

公子府庭院深深,前后七进院落。

从海棠院之后向北,依次是四进院到七进院,四进院有两棵百年老桂树,因而又叫桂院,桂院之后是梨院,然后是榕院,最后一进,乃是一座园林,内有亭台假山,柳絮池塘,名花异草,无边风月。看来当年郑王还真是个风雅谐趣之人!

柳如月一众丫鬟婆子平时都在内院,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很少走出二进院即梅院的垂花门。

看到槐下的吊床,柳如月望向夏昊,露出跃跃欲试之态!

夏昊看在眼里,自然要成美人之美,微微笑道:“想躺就躺吧,槐花树下,清风微拂,花气袭人,正好做春梦哩!”

柳如月娇羞:“这么高,怎么上去呢?我去搬把凳子来!”

夏昊把手一拦,“哪用那么麻烦!”

弯腰就把柳如月横抱起来,柳如月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花枝乱颤,羞涩道:“快放我下来!别人看见,羞死了!”

夏昊说声“好的”,轻轻把柳如月放上吊床,说道:“咱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何羞之有?”

在大兴国时,这柳如月就是三皇子的近身丫鬟,到了东海国,柳如月也一直跟随在身边,照顾夏昊的饮食起居。不像府中其它人,包括郝长史,云管家,单侍卫长,都是大兴国朝廷选派,三年一轮换,只是轮换时间彼此错开,不致出现府中尽是新人的情况。

而柳如月就一直没被轮换过。

夏昊说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也是实情,并非夏昊出言轻薄。只是此夏昊非彼夏昊而已。

想着大兴国皇室的安排,柳如月也是冰雪聪明的姑娘,自然知道皇室的意思,今生或许不能当夏昊的正妻,妾室是一定的了。

所以夏昊偶尔言语轻薄,柳如月也不是十分愤恨反感,只是不愿在其它下人面前失了分寸,损了形象。

夏昊扶着吊床,往前一推,柳如月“啊”地一声,吊床就来回晃荡起来!

柳如月微笑不语,看着夏昊,温情脉脉,一脸甜蜜。

夏昊看着,不免心动神揺,情不自禁咿呀咿呀唱起来: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

朝飞暮卷,云霞翠轩

雨丝风片,烟波画船。

锦屏人忒看得这韶光贱!”

这段唱腔是女声,夏昊是男儿,自然不及女声细腻婉转,但也唱得百折转千回,韵味悠扬,加上文字清新优美,柳如月不禁也听得如痴如醉!

柳如月许久回过神来,问道:“这般唱腔,以前从未听到过,公子怎么会唱?”

夏昊一愣,暗道,不好,露馅了!

这年头,既没昆曲,也没越剧,怎么把这马脚遮过去呢?

嗯,有了,反问柳如玉:“你夜里睡觉做梦吗?梦里都干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