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诡事)陈浩唐雪芸_(岭南诡事)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岭南诡事》是由创作的关于主人公“地狱修罗”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天生阴阳眼,从小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脏东西,我十八岁邪祟找上门,爷爷为了救我的命,开始传授我道术从此,我踏入道门,开始了我传奇之路……

小说:岭南诡事

类型:悬疑

作者:地狱修罗

角色:陈浩唐雪芸

如果你喜欢看悬疑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地狱修罗”的一本书《岭南诡事》。简要概述:我和师姐在旅店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我们便收拾好行李出发了。清源山的景色很好,这里草木茂盛,四处开满了花,犹如人间仙境一般。穿过茂密的丛林,我们便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府邸,门口两个下人模样的人站着,我和师姐走了过去问道:“这里是陈家吗?”其中一个下人打量了我们一番问道:“你们是?”师姐道:“你们的族长在吗?我们是来找他的!”其中一个下人说道:“还请你们二位在这稍微等一下,我进去通报一声!”说完,便走了进去。过了几分钟,便走了出来对我们说道:“族长请你们进去,请跟我来!”走进陈家的院子,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大,下人带我们来到大厅,大厅的两边坐着五个老人,中间则是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虽然我跟父亲很早就分开了,但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他就是我的父亲:陈百川!父亲看到我以后眼角有些泛红,然后朝我跑了过来一把将我抱在怀里,其他人看到以后,纷纷离开了大厅,唐雪芸则是一直站在大厅的外面一直没有进来。父亲我把抱在怀里双手在不停的发抖,过了一会儿才把我松开,对我说道:“这些年你跟你爷爷过得好吗?对了你爷爷为什么没有跟你一起来?”我说道:“我跟爷爷在常落镇开了一家棺材铺,本来过得好好的,可是前不久棺材铺,突然遭到了袭击,爷爷把我送到了一家草药馆,让我拜了那里的胡馆主为师,自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爷爷……

评论专区

法术痕迹鉴定科:DND类小说成绩都不是太好,希望这本能坚持下来

黑山老妖:较为压抑 在看到亩产10万斤的超级稻时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老道姓袁 话说王征南照应的是那位总设计师吧

横推武道:有什么好说的,无非就是加点打爆而已,人生就是这么寂寞如雪

岭南诡事

《岭南诡事》在线阅读

第6章 到达陈家

我和师姐在旅店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我们便收拾好行李出发了。

清源山的景色很好,这里草木茂盛,四处开满了花,犹如人间仙境一般。

穿过茂密的丛林,我们便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府邸,门口两个下人模样的人站着,我和师姐走了过去问道:“这里是陈家吗?”

其中一个下人打量了我们一番问道:“你们是?”师姐道:“你们的族长在吗?我们是来找他的!”

其中一个下人说道:“还请你们二位在这稍微等一下,我进去通报一声!”说完,便走了进去。

过了几分钟,便走了出来对我们说道:“族长请你们进去,请跟我来!”

走进陈家的院子,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大,下人带我们来到大厅,大厅的两边坐着五个老人,中间则是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虽然我跟父亲很早就分开了,但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他就是我的父亲:陈百川!

父亲看到我以后眼角有些泛红,然后朝我跑了过来一把将我抱在怀里,其他人看到以后,纷纷离开了大厅,唐雪芸则是一直站在大厅的外面一直没有进来。

父亲我把抱在怀里双手在不停的发抖,过了一会儿才把我松开,对我说道:“这些年你跟你爷爷过得好吗?对了你爷爷为什么没有跟你一起来?”

我说道:“我跟爷爷在常落镇开了一家棺材铺,本来过得好好的,可是前不久棺材铺,突然遭到了袭击,爷爷把我送到了一家草药馆,让我拜了那里的胡馆主为师,自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爷爷。”

父亲问道:“那你知道是谁对你们下手的吗?”

“刚开始我并不知道,后来我们住的别墅也被袭击了,我师父和师姐分析是孟家的人干的。”

父亲的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孩子,都怪父亲当年没有留住你们,让你们受了那么多苦。”

我问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爷爷为什么要带我离开陈家?”

父亲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沉默了一会儿才对我说道:“孩子,这件事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答案。”

这时候师姐从门外走了进来,对我父亲说道:“ 为什么不能告诉他?他可是你儿子!”

父亲并没有回答师姐的问题,我能感觉到父亲不说一定是有他的苦衷。

过了一会儿父亲说道:“你们赶了这么远的路一定饿了吧,我让下人去厨房给你们弄点吃的,这段时间你们就先在陈家住下吧,至于是不是孟家搞的鬼,我一定会帮你们调查清楚,孟家现在是岭南地区的第一大势力,里面高手数不胜数,所以你们现在先不要去找他们的麻烦。”

父亲给我和唐雪芸各安排了一间房子,我们暂时在陈家住了下来,父亲给我安排好房间以后告诉我们没事不要乱走动,随后又给我们安排了一个丫鬟小倩负责照顾我们的起居。

到了晚上,我拿出朱砂和毛笔自己画了张符纸,觉得有些无聊便打算去找我师姐。

我来到唐雪芸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里面并没有人回应,屋子里的灯也没有开,我以为师姐休息了,便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睡觉。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刚睡下,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我起身打开门一看,原来是师姐,师姐见我打开门,便鬼鬼祟祟的跑了进来,我有些疑惑的问道:“师姐,你这大晚上的不睡觉,去哪了?”

唐雪芸说道:“你先别问,跟我去个地方。”唐雪芸拉着我小心翼翼的走出房间,然后把房门从里面锁好,然后带着我快速朝后山跑去。

大概跑了十几分钟,唐雪芸才停了下来,然后从包里拿出一副罗盘,嘴里念念有词,我看见罗盘开始动了起来,不一会儿罗盘上的针朝我们的西南方向停了下来,师姐便带着我朝西南方向一路小跑。

跑了一会儿,突然我感觉周围刮起了一阵风,这阵风很凉,我似乎还听到风里面还夹杂着惨叫和哀嚎声,听的我浑身不舒服。

唐雪芸突然转过头来对我说道:“浩子,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声音?”我说道:“我听到了一些惨叫和哀嚎声。”

“你跟着我念。”师姐,一边一走一边念起了清心咒:“

太上台星 应变无停 驱邪缚魅 保命护身 智慧明净 心神安宁三魂永久 魄无丧倾。

我跟着师姐默念了一遍,周围那些哀嚎声果然不见了。

这时一直在我前面的唐雪芸突然停了下来,我连忙跟上去,看到我眼前的一幕我跟师姐都感到无比震惊,因为在我们前面不远处竟然摆满了上百副棺材,棺材里有一股红色的液体流出夹杂着一股难闻的血腥味。

师姐惊讶的说道:“没想到陈家的后山竟然还有这样的一片养尸地!”

我好奇的问道:“什么是养尸地?”

师姐跟我解释道:“养尸地就是指埋葬在该地的尸体不会自然腐坏,天长日久后即变成僵尸的地方。在中国历代的笔记体小说中,均有许多这类“养尸地”和僵尸等相关的传奇记载。”

听师姐这么一说,我对养尸地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随后师姐又跟我说道:“养尸人身上往往带有阴气,因为这些人常年跟尸体接触,以至于体内阴阳失衡,而且养尸是一种比较危险的行业,因为一旦养尸人养出来的僵尸自己无法控制,那么养尸人就会成为僵尸口中的食物。”

“对了,浩子你今天跟你爸拥抱的时候有没有觉得他身上很冷?”我说道:“没有啊,我感觉很正常。”

师姐听后眉头微微一皱:“这就奇怪了,陈家的后山出有人养尸难道你父亲作为陈家的族长会不知道?”

这时候我听到远处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我和师姐赶紧藏了起来,我看见那些棺材附近出现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老人我见过,正是白天坐在我父亲身边的那五个老人之一。还有一个青年,我没有见过。

那青年对老者说道:“厉长老,他可是你的亲外甥你真的要对他下手?”老者说道:“他那族长的位置本来就是我的!”

青年拿出一副铃铛开始摇,那些棺材瞬间开始抖动起来,不一会儿一具具僵尸从棺材里跳了出来,朝陈家的方向跳了过去!

                       

小说:岭南诡事

类型:悬疑

作者:地狱修罗

角色:陈浩唐雪芸

如果你喜欢看悬疑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地狱修罗”的一本书《岭南诡事》。简要概述:我和师姐在旅店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我们便收拾好行李出发了。清源山的景色很好,这里草木茂盛,四处开满了花,犹如人间仙境一般。穿过茂密的丛林,我们便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府邸,门口两个下人模样的人站着,我和师姐走了过去问道:“这里是陈家吗?”其中一个下人打量了我们一番问道:“你们是?”师姐道:“你们的族长在吗?我们是来找他的!”其中一个下人说道:“还请你们二位在这稍微等一下,我进去通报一声!”说完,便走了进去。过了几分钟,便走了出来对我们说道:“族长请你们进去,请跟我来!”走进陈家的院子,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大,下人带我们来到大厅,大厅的两边坐着五个老人,中间则是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虽然我跟父亲很早就分开了,但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他就是我的父亲:陈百川!父亲看到我以后眼角有些泛红,然后朝我跑了过来一把将我抱在怀里,其他人看到以后,纷纷离开了大厅,唐雪芸则是一直站在大厅的外面一直没有进来。父亲我把抱在怀里双手在不停的发抖,过了一会儿才把我松开,对我说道:“这些年你跟你爷爷过得好吗?对了你爷爷为什么没有跟你一起来?”我说道:“我跟爷爷在常落镇开了一家棺材铺,本来过得好好的,可是前不久棺材铺,突然遭到了袭击,爷爷把我送到了一家草药馆,让我拜了那里的胡馆主为师,自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爷爷……

评论专区

法术痕迹鉴定科:DND类小说成绩都不是太好,希望这本能坚持下来

黑山老妖:较为压抑 在看到亩产10万斤的超级稻时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老道姓袁 话说王征南照应的是那位总设计师吧

横推武道:有什么好说的,无非就是加点打爆而已,人生就是这么寂寞如雪

岭南诡事

《岭南诡事》在线阅读

第6章 到达陈家

我和师姐在旅店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我们便收拾好行李出发了。

清源山的景色很好,这里草木茂盛,四处开满了花,犹如人间仙境一般。

穿过茂密的丛林,我们便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府邸,门口两个下人模样的人站着,我和师姐走了过去问道:“这里是陈家吗?”

其中一个下人打量了我们一番问道:“你们是?”师姐道:“你们的族长在吗?我们是来找他的!”

其中一个下人说道:“还请你们二位在这稍微等一下,我进去通报一声!”说完,便走了进去。

过了几分钟,便走了出来对我们说道:“族长请你们进去,请跟我来!”

走进陈家的院子,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大,下人带我们来到大厅,大厅的两边坐着五个老人,中间则是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虽然我跟父亲很早就分开了,但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他就是我的父亲:陈百川!

父亲看到我以后眼角有些泛红,然后朝我跑了过来一把将我抱在怀里,其他人看到以后,纷纷离开了大厅,唐雪芸则是一直站在大厅的外面一直没有进来。

父亲我把抱在怀里双手在不停的发抖,过了一会儿才把我松开,对我说道:“这些年你跟你爷爷过得好吗?对了你爷爷为什么没有跟你一起来?”

我说道:“我跟爷爷在常落镇开了一家棺材铺,本来过得好好的,可是前不久棺材铺,突然遭到了袭击,爷爷把我送到了一家草药馆,让我拜了那里的胡馆主为师,自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爷爷。”

父亲问道:“那你知道是谁对你们下手的吗?”

“刚开始我并不知道,后来我们住的别墅也被袭击了,我师父和师姐分析是孟家的人干的。”

父亲的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孩子,都怪父亲当年没有留住你们,让你们受了那么多苦。”

我问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爷爷为什么要带我离开陈家?”

父亲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沉默了一会儿才对我说道:“孩子,这件事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答案。”

这时候师姐从门外走了进来,对我父亲说道:“ 为什么不能告诉他?他可是你儿子!”

父亲并没有回答师姐的问题,我能感觉到父亲不说一定是有他的苦衷。

过了一会儿父亲说道:“你们赶了这么远的路一定饿了吧,我让下人去厨房给你们弄点吃的,这段时间你们就先在陈家住下吧,至于是不是孟家搞的鬼,我一定会帮你们调查清楚,孟家现在是岭南地区的第一大势力,里面高手数不胜数,所以你们现在先不要去找他们的麻烦。”

父亲给我和唐雪芸各安排了一间房子,我们暂时在陈家住了下来,父亲给我安排好房间以后告诉我们没事不要乱走动,随后又给我们安排了一个丫鬟小倩负责照顾我们的起居。

到了晚上,我拿出朱砂和毛笔自己画了张符纸,觉得有些无聊便打算去找我师姐。

我来到唐雪芸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里面并没有人回应,屋子里的灯也没有开,我以为师姐休息了,便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睡觉。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刚睡下,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我起身打开门一看,原来是师姐,师姐见我打开门,便鬼鬼祟祟的跑了进来,我有些疑惑的问道:“师姐,你这大晚上的不睡觉,去哪了?”

唐雪芸说道:“你先别问,跟我去个地方。”唐雪芸拉着我小心翼翼的走出房间,然后把房门从里面锁好,然后带着我快速朝后山跑去。

大概跑了十几分钟,唐雪芸才停了下来,然后从包里拿出一副罗盘,嘴里念念有词,我看见罗盘开始动了起来,不一会儿罗盘上的针朝我们的西南方向停了下来,师姐便带着我朝西南方向一路小跑。

跑了一会儿,突然我感觉周围刮起了一阵风,这阵风很凉,我似乎还听到风里面还夹杂着惨叫和哀嚎声,听的我浑身不舒服。

唐雪芸突然转过头来对我说道:“浩子,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声音?”我说道:“我听到了一些惨叫和哀嚎声。”

“你跟着我念。”师姐,一边一走一边念起了清心咒:“

太上台星 应变无停 驱邪缚魅 保命护身 智慧明净 心神安宁三魂永久 魄无丧倾。

我跟着师姐默念了一遍,周围那些哀嚎声果然不见了。

这时一直在我前面的唐雪芸突然停了下来,我连忙跟上去,看到我眼前的一幕我跟师姐都感到无比震惊,因为在我们前面不远处竟然摆满了上百副棺材,棺材里有一股红色的液体流出夹杂着一股难闻的血腥味。

师姐惊讶的说道:“没想到陈家的后山竟然还有这样的一片养尸地!”

我好奇的问道:“什么是养尸地?”

师姐跟我解释道:“养尸地就是指埋葬在该地的尸体不会自然腐坏,天长日久后即变成僵尸的地方。在中国历代的笔记体小说中,均有许多这类“养尸地”和僵尸等相关的传奇记载。”

听师姐这么一说,我对养尸地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随后师姐又跟我说道:“养尸人身上往往带有阴气,因为这些人常年跟尸体接触,以至于体内阴阳失衡,而且养尸是一种比较危险的行业,因为一旦养尸人养出来的僵尸自己无法控制,那么养尸人就会成为僵尸口中的食物。”

“对了,浩子你今天跟你爸拥抱的时候有没有觉得他身上很冷?”我说道:“没有啊,我感觉很正常。”

师姐听后眉头微微一皱:“这就奇怪了,陈家的后山出有人养尸难道你父亲作为陈家的族长会不知道?”

这时候我听到远处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我和师姐赶紧藏了起来,我看见那些棺材附近出现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老人我见过,正是白天坐在我父亲身边的那五个老人之一。还有一个青年,我没有见过。

那青年对老者说道:“厉长老,他可是你的亲外甥你真的要对他下手?”老者说道:“他那族长的位置本来就是我的!”

青年拿出一副铃铛开始摇,那些棺材瞬间开始抖动起来,不一会儿一具具僵尸从棺材里跳了出来,朝陈家的方向跳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