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之见鬼的幸村君)白芸斗芽_《网王之见鬼的幸村君》完整版免费阅读

游戏动漫《网王之见鬼的幸村君》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斗芽”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白芸斗芽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我叫幸村精市,立海大附属中学三年级生,网球部部长兼教练我的目标是带领大家获得全国三连霸,但是…在目标还没完成之时,突如其来的一场病魔让我离开了学校,放下了球拍,我住进了医院
于是检查、吃药是我的常态,我看到护士眼里对我的怜悯,母亲的眼泪、妹妹的小心翼翼…
之后安静的医院天台是我经常会去的地方,因为没有人,我可以一个人呆着
那天,我一如往常去天台散心,推开天台门发现已经有人在,是那个实习女医生和一个小男孩,两人似乎在交流
本着礼貌我对两人点了点头,却见对面两人露出满脸不可思议和惊愕的表情,正当我疑惑之时,就看到男孩激动地向我跑过来,速度很快,我刚想和他打个招呼,却不经意间看到这个男孩似乎没有脚…他…是飘着的….
我面不改色一把关掉了天台门,很冷静地回了病房: 拒绝迷信,相信科学

小说:网王之见鬼的幸村君

类型:游戏动漫

作者:斗芽

角色:白芸斗芽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网王之见鬼的幸村君》,作者是“斗芽”。本书精彩片段:说真的,昨天怀疑依泽先生的她真的有点不讲道理。也怪昨天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那人说的那些信息让她想多了。细想和依泽先生相处的那段时间,他还真没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除了隐瞒了一些事,他对她可谓是耐心纵容。教授医学知识,给她布置功课,准备漂亮的衣服首饰,对她的小要求无一不满足…好像确实挺好!可是为什么呢?因为她一看就特别不一样吗?因为特别好学,所以被他另眼相看!明明一开始他对她也是很凶狠的,南乔憋嘴。记得她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与正常人不一样了,清醒之时正好在停尸房,暗黑的房间,一尊尊盖着白布的尸体,让她成功吓得尖叫起来……

评论专区

极道魔主:跟风极道。写的还可。捕快,妖鬼潜能提升武学,校尉。108

无限幻世录:添狗男主真恶心,人不当当狗。有了金手指还想着去上班,被甩了不知道努力,看一下金手指就在那里颓废。废物男主活该被甩。这猪脚怎么不去死嘞。这猪脚太恶心了。

别跟我讲大道理:开始XJB乱写了……

网王之见鬼的幸村君

《网王之见鬼的幸村君》在线阅读

第4章 这医院真的不对劲

说真的,昨天怀疑依泽先生的她真的有点不讲道理。

也怪昨天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那人说的那些信息让她想多了。

细想和依泽先生相处的那段时间,他还真没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除了隐瞒了一些事,他对她可谓是耐心纵容。

教授医学知识,给她布置功课,准备漂亮的衣服首饰,对她的小要求无一不满足…

好像确实挺好!

可是为什么呢?因为她一看就特别不一样吗?

因为特别好学,所以被他另眼相看!

明明一开始他对她也是很凶狠的,南乔憋嘴。

记得她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与正常人不一样了,清醒之时正好在停尸房,暗黑的房间,一尊尊盖着白布的尸体,让她成功吓得尖叫起来。

惊慌失措之间连自己穿墙而过都没注意,等她猛然反应过来时,满眼不可置信!

她试探把手伸到墙上,如愿看到透过墙壁的手…

她…她是鬼?大惊吓,她居然看到了活的阿飘!

她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阿飘居然是她自己!

又来来回回试探了多次,能无阻穿墙而过,在地面上空飘来飘去,在别人耳边说什么他们都听不见,看他们做事救人,好有意思哦!

等她适应了,她也终于玩累了,开始在这个医院随处飘荡。

看到过各种形形**的病人,每个医生对病人的不同救治方法,那些药物单子,一次偶然她凑近看了看,神奇的是她脑子里居然能清晰记得这些药物的功效和用法。

诶~她怎么记得这些东西,她以前是干什么的呢?

‘嘶!’脑袋轻轻抽痛起来,她捂住头,眼露疑惑:“我是谁来着?”

以前的事她一件都想不起来了,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终于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她似乎丢了以前的记忆!

为了找到自己的身世,她开始在医院找各种资料,并在翻遍整个医院,一个星期之后也没有任何信息的时候准备离开医院,却发现自己怎么也离不开医院这个地方!

怎么回事?她走不了…

又多次尝试无果之后她终于放弃,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现在这样到底算是怎么回事?

是被杀人藏尸埋在了这个医院,她成了地缚灵,所以不能离开这里吗?

脑子里天马行空,越发收不住,于是她又按照这个思路仔细观察这个医院每一个人,尤其是医院院长、副院长,或者是哪些最近要升主任的人都是她主要的观察对象。

电视里不是大部分都是这些人身上才会发生变故吗?

于是观察着观察着,异常没发现什么,她倒是对他们的那些医学知识,急救措施,救治手段产生了兴趣。

她脑子里的医学知识似乎欠缺不少,跟她记忆之中的知识有些出入,这里更为详细一些。

于是,每天学习观摩就成了她的习惯,她也渐渐开始习惯跟在医生后面,装作听课的样子,反正也没人看得见她。

第一次看到依泽洪生这个人时,给她的感觉特别奇怪,对方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息让她特别想要靠近。

听同医院的医生护士说对方是东大的高材生,在校期间就发表过许多言论,以至于后来得到了很多新论点,又有留学经验,还发表过神经外科学术论文,促进了医学研究上的新发现。

再加上人长得帅,医院里喜欢他的护士真的特别多,只是每当别人跟他告白,他那双桃花眼里的深情就会消失,脸上会挂上冷漠假意的笑,对每个表达心意的人都义正言辞地拒绝,似乎觉得特别没意思!

她也凑到他面前仔细瞧过,经过她的观察,这个人绝对是从小到大都特别优秀,学什么东西都特别快,得到一些东西也特别容易,于是就产生了厌世的情绪,简言之就是太厉害了,没什么能让他感兴趣。

看他做事,在医院的每场手术,都像是一场盛宴,华丽,优雅!细致!

他向她直直看过来的时候,她都惊了一下,以为对方看得见她,之后就发现是她的‘错觉’。

生老病死都是人生不可避免,能得一人相守到老,真是一大幸事,她有幸看到了一对老夫妻,老头在离逝之际,老伴牵着老头的手,轻轻呼唤,

“老头,你走慢点,等等我!”

最后两人在医院相拥而逝!

医生护士轻轻掩面哭泣,她心神一荡,不知怎么回事也特别悲伤,这熟悉的感觉,让她整个人情绪起伏不定,灵魂激荡,周围环境渐渐扭曲!

然后她就看到依泽洪生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眼里隐隐透着冷漠,他什么也没说甩手丢了一张符,直直往她身上飞来。

“啊!”

一触碰到符纸,她身体就疼得抽搐,只是她身上突然出现的淡淡的金色光芒慢慢化掉了符纸的力量,让他拧眉!

居然还有功德!

“叫什么名字?”他问她。

她趴在地上,没抬头,咬唇轻轻摇头,“我不记得了。”

声音听起来特别委屈,像是快要哭出来,她这是招谁惹谁了!凭什么无缘无故欺负她,好痛!

他凝神仔细探查她,须臾,他收神静静打量她,给她贴了张温养灵魂的符纸,抬手轻轻托起她,跟她道歉:“抱歉,习惯!”

她红着眼睛抬头,有些惊愕地看着他认真的眼神,半晌然后才楞楞地摇头,“没事!”

居然会给她道歉诶!哼~还算绅士!

之后,她时不时就会跟着他,带着好奇和探索,也有终于找到能和她说话的人的喜悦。而他也允许她跟在身后,有时他兴致来了也会问她一些医学知识,给她准备好专用纸张,以备记录学习考教,他还在办公室施术,让她能够随意进入他的办公室,能使用他办公室里的所有东西。

他给她取名南乔,承诺会帮她找她的身世,还给她他从小带在身上的戒指,给她准备了一些衣服鞋子,还依她的要求给她准备了一套医院白大褂,上面还有她的名字。

她也渐渐习惯用双脚走路,他经常能看到她跟在医生后面,跃跃欲试、兴致勃勃或是参与讨论…

现在的她也是有资格的‘医生’!依泽洪生亲口认证!

“这个医院真的不对劲!”

嗯~,南乔转头,看到并排走过来的前段时间新入院的三个实习生疑惑,听到唯一妹子说的话,她突然警觉!

不会是发现她了吧!

“你休想套路我,上次我这么说,你们两人什么表情,我才不上当!”

妹子看了看四周,低声开口:“你上回说的那个护士小刘,我一开始是觉得你在故意搞怪,但是那次手术,她的行动…和视频差别太大,宛如两个人!”

“你看,我当时就这么说了吧!你们非不信…”

“…前几天我耳边经常能听到孩子的声音,不太真切,虚虚幻幻,就像靡靡之音从远处而来…”

眼镜男推了推眼镜,有些犹豫地看向妹子,“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

知道对方什么意思,妹子叹口气,“我一开始也觉得是自己最近太累,但是昨天我放在桌子上的杯子突然就掉到了地上,吓了我一跳,当时办公室只有我一个人,杯子怎么会突然掉了呢?”

“嘶!”黑发男生做了个搞怪的表情,迟疑道:“怎么越说越玄乎了!”

南乔在旁边越听越不对劲,这可不是她干的,是谁?

她带着疑惑,按照那个女孩子提供的线索,一路找过去,果然看到一个大约五六岁的小男孩,趴在办公室窗口,四处张望,不知道在找什么!

小男孩看到了她,像是吓到了一样‘咻!’的一下就没影了。

南乔赶忙追上去,最后在医院天台堵住了他。

“为什么要捣乱?”

“我没有,我不是故意的。”男孩大声否认,连连后退,“我只是…”

“那你跑什么?”

“你是医生,我见到能你不跑吗?”小男孩气鼓鼓地,偏头不看她,“我不想吃药了!”

南乔走过去,摸摸他的脑袋,让他坐在她旁边,温声对他说:“我又不抓你去吃药。”

“真的?”孩子仰起头看她,许是经常被医生这么哄,他眼里带着些许怀疑。

“我不骗小孩。”

“真哥哥也是这么骗我的!”

“那你想要怎么样?”南乔没辙了,这孩子真难哄!

“你带我去见小离姐姐,我就信你!”

“小离?”南乔迟疑道:“花野真离?”

这个孩子前两天已经出院了。

“你认识小离姐姐!”

“嗯!”面对孩子的纯真期望的眼神,她点头,“她经常会去你幸村哥哥的病房里玩耍!”

她当然记得了,每次路过幸村精市病房,都能看到一大群孩子赖在他床上,护士找不到孩子一去幸村精市病房准能找到。

突然想起依泽先生也这么找过她,那个时候她才穿上新的白大褂,特别开心,还专门跑到别人面前显摆,“我也是医生了!”

虽然那些人根本就看不见她,她还是玩得特别开心,没想到她作为阿飘还能当一回医生。

“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还这么调皮!”

她记得那个时候依泽先生找到她后这么和她说的。

“幸村哥哥!”

“对啊!”南乔点头,“就是你们特别喜欢的精市哥哥。”

“小离姐姐特别喜欢他,我没去过幸村哥哥房里,妈妈说我太虚弱了,要养好身体才行。”孩子的心情明显低落下来,“我只有那次化疗之后远远见过幸村哥哥一次,不过他不认识我!”

南乔沉默,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默默摸了摸他的头,希望他来生再无病痛。

‘嘎吱!’

天台门被打开,注意到天台已经有人,幸村少年站在门口向两人点头以示打招呼。

南乔睁大眼,一副特别惊讶的样子,幸村精市他…

旁边的孩子转头看到眼熟的人,早就开心地一下跑过去了,速度之快她没拦住。

然后…她就看到幸村少年望着孩子悬空的脚愣住,温润的表情逐渐凝重,两秒,就见他一把关上了天台的门,徒留懵逼不知所措的孩子。

雾草!他真的…看到我们了!

                       

小说:网王之见鬼的幸村君

类型:游戏动漫

作者:斗芽

角色:白芸斗芽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网王之见鬼的幸村君》,作者是“斗芽”。本书精彩片段:说真的,昨天怀疑依泽先生的她真的有点不讲道理。也怪昨天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那人说的那些信息让她想多了。细想和依泽先生相处的那段时间,他还真没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除了隐瞒了一些事,他对她可谓是耐心纵容。教授医学知识,给她布置功课,准备漂亮的衣服首饰,对她的小要求无一不满足…好像确实挺好!可是为什么呢?因为她一看就特别不一样吗?因为特别好学,所以被他另眼相看!明明一开始他对她也是很凶狠的,南乔憋嘴。记得她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与正常人不一样了,清醒之时正好在停尸房,暗黑的房间,一尊尊盖着白布的尸体,让她成功吓得尖叫起来……

评论专区

极道魔主:跟风极道。写的还可。捕快,妖鬼潜能提升武学,校尉。108

无限幻世录:添狗男主真恶心,人不当当狗。有了金手指还想着去上班,被甩了不知道努力,看一下金手指就在那里颓废。废物男主活该被甩。这猪脚怎么不去死嘞。这猪脚太恶心了。

别跟我讲大道理:开始XJB乱写了……

网王之见鬼的幸村君

《网王之见鬼的幸村君》在线阅读

第4章 这医院真的不对劲

说真的,昨天怀疑依泽先生的她真的有点不讲道理。

也怪昨天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那人说的那些信息让她想多了。

细想和依泽先生相处的那段时间,他还真没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除了隐瞒了一些事,他对她可谓是耐心纵容。

教授医学知识,给她布置功课,准备漂亮的衣服首饰,对她的小要求无一不满足…

好像确实挺好!

可是为什么呢?因为她一看就特别不一样吗?

因为特别好学,所以被他另眼相看!

明明一开始他对她也是很凶狠的,南乔憋嘴。

记得她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与正常人不一样了,清醒之时正好在停尸房,暗黑的房间,一尊尊盖着白布的尸体,让她成功吓得尖叫起来。

惊慌失措之间连自己穿墙而过都没注意,等她猛然反应过来时,满眼不可置信!

她试探把手伸到墙上,如愿看到透过墙壁的手…

她…她是鬼?大惊吓,她居然看到了活的阿飘!

她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阿飘居然是她自己!

又来来回回试探了多次,能无阻穿墙而过,在地面上空飘来飘去,在别人耳边说什么他们都听不见,看他们做事救人,好有意思哦!

等她适应了,她也终于玩累了,开始在这个医院随处飘荡。

看到过各种形形**的病人,每个医生对病人的不同救治方法,那些药物单子,一次偶然她凑近看了看,神奇的是她脑子里居然能清晰记得这些药物的功效和用法。

诶~她怎么记得这些东西,她以前是干什么的呢?

‘嘶!’脑袋轻轻抽痛起来,她捂住头,眼露疑惑:“我是谁来着?”

以前的事她一件都想不起来了,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终于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她似乎丢了以前的记忆!

为了找到自己的身世,她开始在医院找各种资料,并在翻遍整个医院,一个星期之后也没有任何信息的时候准备离开医院,却发现自己怎么也离不开医院这个地方!

怎么回事?她走不了…

又多次尝试无果之后她终于放弃,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现在这样到底算是怎么回事?

是被杀人藏尸埋在了这个医院,她成了地缚灵,所以不能离开这里吗?

脑子里天马行空,越发收不住,于是她又按照这个思路仔细观察这个医院每一个人,尤其是医院院长、副院长,或者是哪些最近要升主任的人都是她主要的观察对象。

电视里不是大部分都是这些人身上才会发生变故吗?

于是观察着观察着,异常没发现什么,她倒是对他们的那些医学知识,急救措施,救治手段产生了兴趣。

她脑子里的医学知识似乎欠缺不少,跟她记忆之中的知识有些出入,这里更为详细一些。

于是,每天学习观摩就成了她的习惯,她也渐渐开始习惯跟在医生后面,装作听课的样子,反正也没人看得见她。

第一次看到依泽洪生这个人时,给她的感觉特别奇怪,对方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息让她特别想要靠近。

听同医院的医生护士说对方是东大的高材生,在校期间就发表过许多言论,以至于后来得到了很多新论点,又有留学经验,还发表过神经外科学术论文,促进了医学研究上的新发现。

再加上人长得帅,医院里喜欢他的护士真的特别多,只是每当别人跟他告白,他那双桃花眼里的深情就会消失,脸上会挂上冷漠假意的笑,对每个表达心意的人都义正言辞地拒绝,似乎觉得特别没意思!

她也凑到他面前仔细瞧过,经过她的观察,这个人绝对是从小到大都特别优秀,学什么东西都特别快,得到一些东西也特别容易,于是就产生了厌世的情绪,简言之就是太厉害了,没什么能让他感兴趣。

看他做事,在医院的每场手术,都像是一场盛宴,华丽,优雅!细致!

他向她直直看过来的时候,她都惊了一下,以为对方看得见她,之后就发现是她的‘错觉’。

生老病死都是人生不可避免,能得一人相守到老,真是一大幸事,她有幸看到了一对老夫妻,老头在离逝之际,老伴牵着老头的手,轻轻呼唤,

“老头,你走慢点,等等我!”

最后两人在医院相拥而逝!

医生护士轻轻掩面哭泣,她心神一荡,不知怎么回事也特别悲伤,这熟悉的感觉,让她整个人情绪起伏不定,灵魂激荡,周围环境渐渐扭曲!

然后她就看到依泽洪生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眼里隐隐透着冷漠,他什么也没说甩手丢了一张符,直直往她身上飞来。

“啊!”

一触碰到符纸,她身体就疼得抽搐,只是她身上突然出现的淡淡的金色光芒慢慢化掉了符纸的力量,让他拧眉!

居然还有功德!

“叫什么名字?”他问她。

她趴在地上,没抬头,咬唇轻轻摇头,“我不记得了。”

声音听起来特别委屈,像是快要哭出来,她这是招谁惹谁了!凭什么无缘无故欺负她,好痛!

他凝神仔细探查她,须臾,他收神静静打量她,给她贴了张温养灵魂的符纸,抬手轻轻托起她,跟她道歉:“抱歉,习惯!”

她红着眼睛抬头,有些惊愕地看着他认真的眼神,半晌然后才楞楞地摇头,“没事!”

居然会给她道歉诶!哼~还算绅士!

之后,她时不时就会跟着他,带着好奇和探索,也有终于找到能和她说话的人的喜悦。而他也允许她跟在身后,有时他兴致来了也会问她一些医学知识,给她准备好专用纸张,以备记录学习考教,他还在办公室施术,让她能够随意进入他的办公室,能使用他办公室里的所有东西。

他给她取名南乔,承诺会帮她找她的身世,还给她他从小带在身上的戒指,给她准备了一些衣服鞋子,还依她的要求给她准备了一套医院白大褂,上面还有她的名字。

她也渐渐习惯用双脚走路,他经常能看到她跟在医生后面,跃跃欲试、兴致勃勃或是参与讨论…

现在的她也是有资格的‘医生’!依泽洪生亲口认证!

“这个医院真的不对劲!”

嗯~,南乔转头,看到并排走过来的前段时间新入院的三个实习生疑惑,听到唯一妹子说的话,她突然警觉!

不会是发现她了吧!

“你休想套路我,上次我这么说,你们两人什么表情,我才不上当!”

妹子看了看四周,低声开口:“你上回说的那个护士小刘,我一开始是觉得你在故意搞怪,但是那次手术,她的行动…和视频差别太大,宛如两个人!”

“你看,我当时就这么说了吧!你们非不信…”

“…前几天我耳边经常能听到孩子的声音,不太真切,虚虚幻幻,就像靡靡之音从远处而来…”

眼镜男推了推眼镜,有些犹豫地看向妹子,“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

知道对方什么意思,妹子叹口气,“我一开始也觉得是自己最近太累,但是昨天我放在桌子上的杯子突然就掉到了地上,吓了我一跳,当时办公室只有我一个人,杯子怎么会突然掉了呢?”

“嘶!”黑发男生做了个搞怪的表情,迟疑道:“怎么越说越玄乎了!”

南乔在旁边越听越不对劲,这可不是她干的,是谁?

她带着疑惑,按照那个女孩子提供的线索,一路找过去,果然看到一个大约五六岁的小男孩,趴在办公室窗口,四处张望,不知道在找什么!

小男孩看到了她,像是吓到了一样‘咻!’的一下就没影了。

南乔赶忙追上去,最后在医院天台堵住了他。

“为什么要捣乱?”

“我没有,我不是故意的。”男孩大声否认,连连后退,“我只是…”

“那你跑什么?”

“你是医生,我见到能你不跑吗?”小男孩气鼓鼓地,偏头不看她,“我不想吃药了!”

南乔走过去,摸摸他的脑袋,让他坐在她旁边,温声对他说:“我又不抓你去吃药。”

“真的?”孩子仰起头看她,许是经常被医生这么哄,他眼里带着些许怀疑。

“我不骗小孩。”

“真哥哥也是这么骗我的!”

“那你想要怎么样?”南乔没辙了,这孩子真难哄!

“你带我去见小离姐姐,我就信你!”

“小离?”南乔迟疑道:“花野真离?”

这个孩子前两天已经出院了。

“你认识小离姐姐!”

“嗯!”面对孩子的纯真期望的眼神,她点头,“她经常会去你幸村哥哥的病房里玩耍!”

她当然记得了,每次路过幸村精市病房,都能看到一大群孩子赖在他床上,护士找不到孩子一去幸村精市病房准能找到。

突然想起依泽先生也这么找过她,那个时候她才穿上新的白大褂,特别开心,还专门跑到别人面前显摆,“我也是医生了!”

虽然那些人根本就看不见她,她还是玩得特别开心,没想到她作为阿飘还能当一回医生。

“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还这么调皮!”

她记得那个时候依泽先生找到她后这么和她说的。

“幸村哥哥!”

“对啊!”南乔点头,“就是你们特别喜欢的精市哥哥。”

“小离姐姐特别喜欢他,我没去过幸村哥哥房里,妈妈说我太虚弱了,要养好身体才行。”孩子的心情明显低落下来,“我只有那次化疗之后远远见过幸村哥哥一次,不过他不认识我!”

南乔沉默,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默默摸了摸他的头,希望他来生再无病痛。

‘嘎吱!’

天台门被打开,注意到天台已经有人,幸村少年站在门口向两人点头以示打招呼。

南乔睁大眼,一副特别惊讶的样子,幸村精市他…

旁边的孩子转头看到眼熟的人,早就开心地一下跑过去了,速度之快她没拦住。

然后…她就看到幸村少年望着孩子悬空的脚愣住,温润的表情逐渐凝重,两秒,就见他一把关上了天台的门,徒留懵逼不知所措的孩子。

雾草!他真的…看到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