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青烁姚千千《只为靠近叔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_(只为靠近叔小说)全集阅读

《只为靠近叔小说》是作者“姚千千”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程青烁姚千千,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我被我爹的仇人绑了要价一千万没想到我爹一千块都不愿意给,直接把我送他当媳妇「你爹不还钱,你信不信我弄死你」他扬言要把我扔到海里去我牙齿打战,「信」一年后,我爹电话来了,男人对着我爹一顿吼:「钱不要了,把人接回去,老子不是给你带娃的!」男人挂了电话,咬着烟,一脸暴躁地搓洗我的小可爱…

小说:只为靠近叔小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姚千千

角色:程青烁姚千千

破烂的出租屋里,男人黑色帽檐压得很低,肌肉有些发达,手臂上还文着一只鹰。「记住怎么说了?」「嗯。」我——命悬一线。电话拨通了「你闺女姚千千在我手上……」「爸……」啪,对方一听到我的名字就挂了。他又打过去

评论专区

武田家的明国武士:剧毒天雷不解释,宁愿看福星前期的太阁攻略和五更萝莉的书也绝不再碰这本了

变身咸鱼少女:主角格调好低,为何总要向愚蠢的本位面地球人解释,然后被对方丰富的经验搞得焦头烂额。一只慵懒的咸鱼都做不好。

多重入侵:tj

只为靠近叔小说

《只为靠近叔小说》在线阅读

只为靠近叔小说第1章  

破烂的出租屋里,男人黑色帽檐压得很低,肌肉有些发达,手臂上还文着一只鹰。
「记住怎么说了?
」「嗯。
」我——命悬一线。
电话拨通了「你闺女姚千千在我手上……」「爸……」啪,对方一听到我的名字就挂了。
他又打过去。
「要钱没有,人你拿去。
」再打,我爸的电话关机了。
一屋子人盯着我。
…我被我爹的仇人绑了。
要价一千万。
没想到我爹一千块都不愿意给,直接把我送他当媳妇。
「你爹不还钱,你信不信我弄死你。
」他扬言要把我扔到海里去。
我牙齿打战,「信。
」一年后,我爹电话来了,男人对着我爹一顿吼:「钱不要了,把人接回去,老子不是给你带娃的!
」男人挂了电话,咬着烟,一脸暴躁地搓洗我的小可爱。
1破烂的出租屋里,男人黑色帽檐压得很低,肌肉有些发达,手臂上还文着一只鹰。
「记住怎么说了?
」「嗯。
」我——命悬一线。
电话拨通了「你闺女姚千千在我手上……」「爸……」啪,对方一听到我的名字就挂了。
他又打过去。
「要钱没有,人你拿去。
」再打,我爸的电话关机了。
一屋子人盯着我。
「烁哥,现在怎么办?
」大家望着他。
后来我才知道,他叫程青烁。
程青烁看了看我,灭了烟,嗓音干涩,「扔海里。
」结果,我被扔到泳池里了。
这里荒山野岭,哪来的海。
半小时后,我湿淋淋地爬起来,回到原来的位置,坐好,等候发落。
他们在打牌。
程青烁瞟了一眼我,闲闲地扔了一张牌,但没理我。
其他人看到我,开始议论。
「老大,她可是从城里来的,这样湿透了会不会感冒?
」「对,城里来的,划个手指都得去医院。
」我如坐针毡,大气都不敢喘。
「这么关心,送你当媳妇好不好?
」「老大……」「我看你们不是来要钱的,倒像是来泡妞的。
」他没好气地暼了那群人一眼。
大家不敢出声了。
他收回目光,又看了看我,「杵这儿干什么?
」「啊。
」我一脸无措地站起来,换到旁边的凳子坐下。
「去洗澡啊,病了这里可没医院。
」他站起来点了一支烟往外走,骂骂咧咧,「真难伺候,前面左拐,不许穿我的衣服!
」我委屈地带着哭腔,「好。
」他好凶。

                       

小说:只为靠近叔小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姚千千

角色:程青烁姚千千

破烂的出租屋里,男人黑色帽檐压得很低,肌肉有些发达,手臂上还文着一只鹰。「记住怎么说了?」「嗯。」我——命悬一线。电话拨通了「你闺女姚千千在我手上……」「爸……」啪,对方一听到我的名字就挂了。他又打过去

评论专区

武田家的明国武士:剧毒天雷不解释,宁愿看福星前期的太阁攻略和五更萝莉的书也绝不再碰这本了

变身咸鱼少女:主角格调好低,为何总要向愚蠢的本位面地球人解释,然后被对方丰富的经验搞得焦头烂额。一只慵懒的咸鱼都做不好。

多重入侵:tj

只为靠近叔小说

《只为靠近叔小说》在线阅读

只为靠近叔小说第1章  

破烂的出租屋里,男人黑色帽檐压得很低,肌肉有些发达,手臂上还文着一只鹰。
「记住怎么说了?
」「嗯。
」我——命悬一线。
电话拨通了「你闺女姚千千在我手上……」「爸……」啪,对方一听到我的名字就挂了。
他又打过去。
「要钱没有,人你拿去。
」再打,我爸的电话关机了。
一屋子人盯着我。
…我被我爹的仇人绑了。
要价一千万。
没想到我爹一千块都不愿意给,直接把我送他当媳妇。
「你爹不还钱,你信不信我弄死你。
」他扬言要把我扔到海里去。
我牙齿打战,「信。
」一年后,我爹电话来了,男人对着我爹一顿吼:「钱不要了,把人接回去,老子不是给你带娃的!
」男人挂了电话,咬着烟,一脸暴躁地搓洗我的小可爱。
1破烂的出租屋里,男人黑色帽檐压得很低,肌肉有些发达,手臂上还文着一只鹰。
「记住怎么说了?
」「嗯。
」我——命悬一线。
电话拨通了「你闺女姚千千在我手上……」「爸……」啪,对方一听到我的名字就挂了。
他又打过去。
「要钱没有,人你拿去。
」再打,我爸的电话关机了。
一屋子人盯着我。
「烁哥,现在怎么办?
」大家望着他。
后来我才知道,他叫程青烁。
程青烁看了看我,灭了烟,嗓音干涩,「扔海里。
」结果,我被扔到泳池里了。
这里荒山野岭,哪来的海。
半小时后,我湿淋淋地爬起来,回到原来的位置,坐好,等候发落。
他们在打牌。
程青烁瞟了一眼我,闲闲地扔了一张牌,但没理我。
其他人看到我,开始议论。
「老大,她可是从城里来的,这样湿透了会不会感冒?
」「对,城里来的,划个手指都得去医院。
」我如坐针毡,大气都不敢喘。
「这么关心,送你当媳妇好不好?
」「老大……」「我看你们不是来要钱的,倒像是来泡妞的。
」他没好气地暼了那群人一眼。
大家不敢出声了。
他收回目光,又看了看我,「杵这儿干什么?
」「啊。
」我一脸无措地站起来,换到旁边的凳子坐下。
「去洗澡啊,病了这里可没医院。
」他站起来点了一支烟往外走,骂骂咧咧,「真难伺候,前面左拐,不许穿我的衣服!
」我委屈地带着哭腔,「好。
」他好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