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系统逼我做驸马(房俊房玄龄)全集在线阅读_大唐:系统逼我做驸马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大唐:系统逼我做驸马》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房俊房玄龄,讲述了​穿越大唐,一不小心被李二陛下赐婚迎娶高阳公主
高阳公主有点浪,我很慌,想跑
可是系统逼我当驸马!
怎么办?
在线等,挺急的!

小说:大唐:系统逼我做驸马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隋大留

角色:房俊房玄龄

小说《大唐:系统逼我做驸马》是著名网文作者“隋大留”所著的一本军事历史小说。主要讲的是:半个时辰后。杜荷的厨子和房俊各自端着美食,前后脚从后院出来。上官仪先来到杜荷的厨子面前。菜盘中摆着切片的烤肉,片片金黄,大小匀称,香气扑鼻。“表皮酥黄,肉色酱红,火候恰到好处啊……

评论专区

在座都是我小号:可惜是咒不是情,可悲是情不是咒。你根本不知道我们有多爱你,永远是欲求而不得,

我真不是魔神:一本抄袭的书,首订过万,没人举报? 只认钱的腾讯企业文化的体现?

宋末之乱臣贼子:本来没看简介,主角的行为已经把我给整懵了,回头看到简介“睡了龙床”我还以为女人已经无法满足男主他要搞给了呢……

大唐:系统逼我做驸马

《大唐:系统逼我做驸马》在线阅读

第4章

半个时辰后。

杜荷的厨子和房俊各自端着美食,前后脚从后院出来。

上官仪先来到杜荷的厨子面前。

菜盘中摆着切片的烤肉,片片金黄,大小匀称,香气扑鼻。

“表皮酥黄,肉色酱红,火候恰到好处啊。”

上官仪称赞一番后,又抄起筷子,夹了一片烤肉放入口中,细嚼慢咽起来,“肉质丰硕膏腴,细嫩甘肥,乃肉中上品!你这烤得应该不是羊肉,而是骆驼背上隆 起的驼峰肉吧?”

此话一出,围观诸人也是纷纷侧目。

因为唐人素来喜食羊肉,少吃猪肉。这些年,大唐跟西域往来频繁后,骆驼肉才在长安城中也慢慢时兴了起来。

不过骆驼肉价钱不菲,货源难寻,普通酒肆里并不容易吃到。尤其是骆驼背上这对驼峰,是全身上下最美味的部位,号称八珍之一,平日里更是难得吃上。

厨子伛着腰,恭声道:“回禀大人,正是烤驼峰!”

在旁侧的杜荷,眉毛微微一扬,对上官仪竖起拇指,由衷赞道:“上官大人真不愧是长安城中金舌头,厉害!”

“杜驸马过誉了!”

上官仪谦虚地挥了挥手,又重新打量起眼前的厨子,道,“驼峰肉乃是难得的珍馐,据我所知,长安城内能将烤驼峰烤到这般水平的,只有东市的曲家食肆。不知你与东市曲家食肆有何渊源啊?”

厨子双肩微微一颤,不敢抬头直视上官仪,口中吞吞吐吐道:“小…小的是,是……”

杜荷赶紧上前,解释道:“上官大人真是目光如炬啊,连这都能看出来!实不相瞒,我这厨丁正是出身曲家,在曲家食肆学了十年的烤肉!”

上官仪轻唔一声,道:“原来如此,难怪能做出这等上品烤肉!”

这时,房贵上前理论道:“上官大人,我家二公子与杜驸马早就有约在先,不得请外人助阵!”

上官仪闻言,看向杜荷,提醒道:“杜驸马,你用曲家食肆的人出战,那的确是你坏规矩在先了。”

杜荷却是半点不慌,一脸笃定地说道:“上官大人,我这厨子的确是出身曲家食肆。但在两天前,我已经将他从曲家食肆高价聘入驸马府中。所以他也算我驸马府之人,何来请外人作弊一说啊?”

如果说临比试前挖光江风肆的厨子,是杜荷的先手。

那么这个就是他的后手!

曲家食肆的烤肉师傅出马,他还不信赢不了房二。

上官仪蹙眉沉思片刻后,说道:“若是这样,那的确不算作弊!”

房贵:“卑鄙!”

房福:“无耻……”

“这算什么卑鄙无耻,这叫运筹帷幄,对吧,房二?”杜荷眯着眼睛笑着,看向房俊的眼神,更加得意了。

房俊抿嘴一笑道:“呵呵,运筹帷幄也要你能赢了我再说。”

“房二,三天没见,你这嘴皮子倒是比以前厉害了。让本驸马看看,你到底做了什么奇珍美味!”

杜荷说着,跟在上官仪身后,凑近了过来。

这时,上官仪注意到房俊所呈之菜,与他平日所见的蒸煮烤等菜式不同。

菜盘中,肉片肥瘦相连,金黄亮油,青椒、蒜苗清白分明,虽熟仍秀。

尤其是这香味,肉香伴着蒜香,又略带着几分香辣之气,勾人味蕾,令人顿时食指大动。

他有些好奇地抄起筷子夹起一片肉,放入口中,轻轻咀嚼,很快,他又夹起第二片肉,再次回味,随后又夹起第三片……

这个举动,令在场众人有些惊异,上官大人何至于如此失态?

“咳咳,上官大人,房二这菜做得咋样?”杜荷忙不迭地催问道。

“哦哦,一时贪吃,竟忘了正事。”

上官仪放下筷子,意犹未尽地赞道,“咸鲜微辣,略带回甜,入**香,肥而不腻,厉害啊!能将这普通的猪肉,做得如此色香味俱佳,怕是翻遍整个长安城,也找不出第二人了!”

“真的?”杜荷一脸怀疑地拿起筷子,夹起盘中的一片肉,缓缓送入口中。

“敢问房二公子,这菜唤做何名?”

上官仪此时对房俊又换了一副态度,像他这种贪吃老饕,素来都是不敬东家,却敬厨子,能做出好菜的厨子。

房俊不假思索地回道:“此菜名为回锅肉!”

“回锅肉?好奇怪的名字!真是闻所未闻!”

上官仪在口中念叨几次,颇感兴趣地问道:“这菜名可是有什么说头?”

“说头?”

房俊一愣,一个菜名而已,能有什么说头?不就是在炒的过程中,要回几次锅吗?

但话到了房俊口中,却又变成了另外一番说词:“这回锅肉,讲究在炒的过程中几次回锅加热,方能做成美味。其实啊,这做人就跟做菜是一个道理。我辈为人处世,总会遭遇困惑,挫折,乃至失败!

每每心灰意冷时,总会想着放弃。这时,就要回回锅,自省反思,把心加热一番。只有心热了,才能继续坚持做下去,永不放弃,直至成功!

这便是我将此菜取名回锅肉的真正用意!”

话音落罢,整座江风肆里,鸦雀无声,针落可闻。

沉寂。

死一般的沉寂!

随后,上官仪目露震惊,万分感慨道:“好一个做菜如做人啊,房公子能将一道菜肴,赋予如此超凡意境,上官仪拜服!”

说罢,上官仪竟然真的心悦诚服地朝房俊深深一揖!

这一幕,看得杜荷目瞪口呆,隔壁悬在半空,手中筷子还夹着一片回锅肉,一脸的不可置信。

在场所有人,都房俊这番做菜如做人的话,震惊了!

突然,围观人群中有位商贾爆喝一声:“房公子,说的太好了,闻君一盘回锅肉,胜过圣人赋百篇!”

“没想到一盘小小回锅菜,却藏着如此这般惊世醒言!”

“房公子这做得何止是菜,依某家看,这做得是人生啊!”

“房公子,鄙人想尝尝您这道回锅肉,不知是否有此荣幸?”

“某家也想尝尝,房掌柜的,可否让伙计多拿几双筷子?”

“……”

角落里,那位衣着朴素的少年,听完房俊这番话后,竟埋下了头,深思起来。

他想到了自己最近遇到的种种状况……

父皇前阵子派人收杀了自己宠幸的太常乐童,还痛斥自己不务正业,不修品行。

自己的腿疾,最近也越来越严重了。

朝中又有人向父皇谏言,要求废了自己这个太子!

自己的魏王弟弟,主编完稿了《括地志》后,父皇对他越来越喜爱了。

种种不快,宛如冰锥,扎在他内心深处,让他最近倍感凉薄和绝望。

但是听闻房俊这番做菜如做人的话,他突然有些拨开乌云见青天的顿悟。

“是啊,孤真的该多回回锅,反省自思,让凉透的心再热起来!不然,只会遂那些人的觊觎之心!”

“今日这趟,孤算是没有白来!”

心结拔除,阴霾驱散,少年瞬间豁然开朗。

他从地上微微站起,迈着有些不便的腿,钻入了喧闹的人群中,走出了江风肆。

他的东宫扈从,在江风肆外静静地候着他。

不过,他并没有注意到,其实人群中有两人已经早早察觉到了他的存在。

这两人都是年逾四旬的中年男子,都是头戴幞头,衣着袍衫。

一位身材魁梧,相貌平平,着实普通平凡。

另一位身材瘦削,面容清癯,眉宇间却透着精明能干。

面容清癯的男子说道:“陛…老爷,我看到…大公子离开了!”

相貌平平的男子笑道:“看来他在这食肆中有所收获啊,以后要让他多出来走走。”

清癯男子犹豫了一下,随后又点点头称是。

相貌平平的男子又道:“整天闷在里头,不如出来走走啊。你看我们今天偶然出来走走,竟能看到这精彩一幕,不也是卓有收获吗?”

清癯男子道:“是啊,本以为是场黄口小儿的闹剧,没想到却有几分治大国若烹小鲜的境界啊。”

“哈哈,你就莫要捧杀房家小儿了!依我看,上官仪还是不会吃,他应该让人去买几张面饼,然后就着这回锅肉吃,绝对是另一番滋味!”

相貌平平男子说着说着,忍不住笑了:“辅机,我们也回吧!”

清癯男子嗯了一声,又瞥了一眼房俊和杜荷这边,笑道:“老爷,马上就分出胜负了!”

相貌平平男子莞尔一笑,道:“都已经这样了,你觉得杜荷还能保住他家那座田庄?快些回吧,这回锅肉,馋得我哟,竟然也有些饿了!”

                       

小说:大唐:系统逼我做驸马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隋大留

角色:房俊房玄龄

小说《大唐:系统逼我做驸马》是著名网文作者“隋大留”所著的一本军事历史小说。主要讲的是:半个时辰后。杜荷的厨子和房俊各自端着美食,前后脚从后院出来。上官仪先来到杜荷的厨子面前。菜盘中摆着切片的烤肉,片片金黄,大小匀称,香气扑鼻。“表皮酥黄,肉色酱红,火候恰到好处啊……

评论专区

在座都是我小号:可惜是咒不是情,可悲是情不是咒。你根本不知道我们有多爱你,永远是欲求而不得,

我真不是魔神:一本抄袭的书,首订过万,没人举报? 只认钱的腾讯企业文化的体现?

宋末之乱臣贼子:本来没看简介,主角的行为已经把我给整懵了,回头看到简介“睡了龙床”我还以为女人已经无法满足男主他要搞给了呢……

大唐:系统逼我做驸马

《大唐:系统逼我做驸马》在线阅读

第4章

半个时辰后。

杜荷的厨子和房俊各自端着美食,前后脚从后院出来。

上官仪先来到杜荷的厨子面前。

菜盘中摆着切片的烤肉,片片金黄,大小匀称,香气扑鼻。

“表皮酥黄,肉色酱红,火候恰到好处啊。”

上官仪称赞一番后,又抄起筷子,夹了一片烤肉放入口中,细嚼慢咽起来,“肉质丰硕膏腴,细嫩甘肥,乃肉中上品!你这烤得应该不是羊肉,而是骆驼背上隆 起的驼峰肉吧?”

此话一出,围观诸人也是纷纷侧目。

因为唐人素来喜食羊肉,少吃猪肉。这些年,大唐跟西域往来频繁后,骆驼肉才在长安城中也慢慢时兴了起来。

不过骆驼肉价钱不菲,货源难寻,普通酒肆里并不容易吃到。尤其是骆驼背上这对驼峰,是全身上下最美味的部位,号称八珍之一,平日里更是难得吃上。

厨子伛着腰,恭声道:“回禀大人,正是烤驼峰!”

在旁侧的杜荷,眉毛微微一扬,对上官仪竖起拇指,由衷赞道:“上官大人真不愧是长安城中金舌头,厉害!”

“杜驸马过誉了!”

上官仪谦虚地挥了挥手,又重新打量起眼前的厨子,道,“驼峰肉乃是难得的珍馐,据我所知,长安城内能将烤驼峰烤到这般水平的,只有东市的曲家食肆。不知你与东市曲家食肆有何渊源啊?”

厨子双肩微微一颤,不敢抬头直视上官仪,口中吞吞吐吐道:“小…小的是,是……”

杜荷赶紧上前,解释道:“上官大人真是目光如炬啊,连这都能看出来!实不相瞒,我这厨丁正是出身曲家,在曲家食肆学了十年的烤肉!”

上官仪轻唔一声,道:“原来如此,难怪能做出这等上品烤肉!”

这时,房贵上前理论道:“上官大人,我家二公子与杜驸马早就有约在先,不得请外人助阵!”

上官仪闻言,看向杜荷,提醒道:“杜驸马,你用曲家食肆的人出战,那的确是你坏规矩在先了。”

杜荷却是半点不慌,一脸笃定地说道:“上官大人,我这厨子的确是出身曲家食肆。但在两天前,我已经将他从曲家食肆高价聘入驸马府中。所以他也算我驸马府之人,何来请外人作弊一说啊?”

如果说临比试前挖光江风肆的厨子,是杜荷的先手。

那么这个就是他的后手!

曲家食肆的烤肉师傅出马,他还不信赢不了房二。

上官仪蹙眉沉思片刻后,说道:“若是这样,那的确不算作弊!”

房贵:“卑鄙!”

房福:“无耻……”

“这算什么卑鄙无耻,这叫运筹帷幄,对吧,房二?”杜荷眯着眼睛笑着,看向房俊的眼神,更加得意了。

房俊抿嘴一笑道:“呵呵,运筹帷幄也要你能赢了我再说。”

“房二,三天没见,你这嘴皮子倒是比以前厉害了。让本驸马看看,你到底做了什么奇珍美味!”

杜荷说着,跟在上官仪身后,凑近了过来。

这时,上官仪注意到房俊所呈之菜,与他平日所见的蒸煮烤等菜式不同。

菜盘中,肉片肥瘦相连,金黄亮油,青椒、蒜苗清白分明,虽熟仍秀。

尤其是这香味,肉香伴着蒜香,又略带着几分香辣之气,勾人味蕾,令人顿时食指大动。

他有些好奇地抄起筷子夹起一片肉,放入口中,轻轻咀嚼,很快,他又夹起第二片肉,再次回味,随后又夹起第三片……

这个举动,令在场众人有些惊异,上官大人何至于如此失态?

“咳咳,上官大人,房二这菜做得咋样?”杜荷忙不迭地催问道。

“哦哦,一时贪吃,竟忘了正事。”

上官仪放下筷子,意犹未尽地赞道,“咸鲜微辣,略带回甜,入**香,肥而不腻,厉害啊!能将这普通的猪肉,做得如此色香味俱佳,怕是翻遍整个长安城,也找不出第二人了!”

“真的?”杜荷一脸怀疑地拿起筷子,夹起盘中的一片肉,缓缓送入口中。

“敢问房二公子,这菜唤做何名?”

上官仪此时对房俊又换了一副态度,像他这种贪吃老饕,素来都是不敬东家,却敬厨子,能做出好菜的厨子。

房俊不假思索地回道:“此菜名为回锅肉!”

“回锅肉?好奇怪的名字!真是闻所未闻!”

上官仪在口中念叨几次,颇感兴趣地问道:“这菜名可是有什么说头?”

“说头?”

房俊一愣,一个菜名而已,能有什么说头?不就是在炒的过程中,要回几次锅吗?

但话到了房俊口中,却又变成了另外一番说词:“这回锅肉,讲究在炒的过程中几次回锅加热,方能做成美味。其实啊,这做人就跟做菜是一个道理。我辈为人处世,总会遭遇困惑,挫折,乃至失败!

每每心灰意冷时,总会想着放弃。这时,就要回回锅,自省反思,把心加热一番。只有心热了,才能继续坚持做下去,永不放弃,直至成功!

这便是我将此菜取名回锅肉的真正用意!”

话音落罢,整座江风肆里,鸦雀无声,针落可闻。

沉寂。

死一般的沉寂!

随后,上官仪目露震惊,万分感慨道:“好一个做菜如做人啊,房公子能将一道菜肴,赋予如此超凡意境,上官仪拜服!”

说罢,上官仪竟然真的心悦诚服地朝房俊深深一揖!

这一幕,看得杜荷目瞪口呆,隔壁悬在半空,手中筷子还夹着一片回锅肉,一脸的不可置信。

在场所有人,都房俊这番做菜如做人的话,震惊了!

突然,围观人群中有位商贾爆喝一声:“房公子,说的太好了,闻君一盘回锅肉,胜过圣人赋百篇!”

“没想到一盘小小回锅菜,却藏着如此这般惊世醒言!”

“房公子这做得何止是菜,依某家看,这做得是人生啊!”

“房公子,鄙人想尝尝您这道回锅肉,不知是否有此荣幸?”

“某家也想尝尝,房掌柜的,可否让伙计多拿几双筷子?”

“……”

角落里,那位衣着朴素的少年,听完房俊这番话后,竟埋下了头,深思起来。

他想到了自己最近遇到的种种状况……

父皇前阵子派人收杀了自己宠幸的太常乐童,还痛斥自己不务正业,不修品行。

自己的腿疾,最近也越来越严重了。

朝中又有人向父皇谏言,要求废了自己这个太子!

自己的魏王弟弟,主编完稿了《括地志》后,父皇对他越来越喜爱了。

种种不快,宛如冰锥,扎在他内心深处,让他最近倍感凉薄和绝望。

但是听闻房俊这番做菜如做人的话,他突然有些拨开乌云见青天的顿悟。

“是啊,孤真的该多回回锅,反省自思,让凉透的心再热起来!不然,只会遂那些人的觊觎之心!”

“今日这趟,孤算是没有白来!”

心结拔除,阴霾驱散,少年瞬间豁然开朗。

他从地上微微站起,迈着有些不便的腿,钻入了喧闹的人群中,走出了江风肆。

他的东宫扈从,在江风肆外静静地候着他。

不过,他并没有注意到,其实人群中有两人已经早早察觉到了他的存在。

这两人都是年逾四旬的中年男子,都是头戴幞头,衣着袍衫。

一位身材魁梧,相貌平平,着实普通平凡。

另一位身材瘦削,面容清癯,眉宇间却透着精明能干。

面容清癯的男子说道:“陛…老爷,我看到…大公子离开了!”

相貌平平的男子笑道:“看来他在这食肆中有所收获啊,以后要让他多出来走走。”

清癯男子犹豫了一下,随后又点点头称是。

相貌平平的男子又道:“整天闷在里头,不如出来走走啊。你看我们今天偶然出来走走,竟能看到这精彩一幕,不也是卓有收获吗?”

清癯男子道:“是啊,本以为是场黄口小儿的闹剧,没想到却有几分治大国若烹小鲜的境界啊。”

“哈哈,你就莫要捧杀房家小儿了!依我看,上官仪还是不会吃,他应该让人去买几张面饼,然后就着这回锅肉吃,绝对是另一番滋味!”

相貌平平男子说着说着,忍不住笑了:“辅机,我们也回吧!”

清癯男子嗯了一声,又瞥了一眼房俊和杜荷这边,笑道:“老爷,马上就分出胜负了!”

相貌平平男子莞尔一笑,道:“都已经这样了,你觉得杜荷还能保住他家那座田庄?快些回吧,这回锅肉,馋得我哟,竟然也有些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