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太子妃只想生崽崽》林晚晚陌言_(农门太子妃只想生崽崽)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农门太子妃只想生崽崽》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凤凰于飞”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林晚晚陌言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村花林晚晚被毁容的消息,还不出一个晚上,便传遍了十里八亲!先是未婚夫吓得立刻退了

小说:农门太子妃只想生崽崽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凤凰于飞

角色:林晚晚陌言

热门小说《农门太子妃只想生崽崽》是作者“凤凰于飞”所著。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评论专区

哈利波特之超级法神:从结果看,这书属于拳打幼儿园的类型。 但主角那种D&D法师的研究风格令我很喜欢。

巨星来了:设定强j世界系列

骑士的愉悦征途:文笔情节节奏都不错,但我觉得一个绝症穿越者刚穿越过来就凭着身体素质大杀四方?融合灵魂就能这么厉害,这可是有巫师的世界。。有点牵强

农门太子妃只想生崽崽

《农门太子妃只想生崽崽》在线阅读

第1章 谁对不起谁了

林晚晚醒来的时候,只感到左边脸火辣辣的痛,入目的是黑黄廉价的帐顶和破旧的的窗户。
再加上脑子那乱糟糟的记忆……她竟然穿越了!
“啧啧,怪可怜见的。”
房间外是吵杂的人声,这都是来看热闹的村民。
“好好的,咋就这么想不开呢?”
“咋叫想不开?”
一个尖锐妇人道:“脸上长出这么丑的大黑斑!
赵少爷又要退亲,换我,也跳水里淹死算了!”
林晚晚听着,脑子一阵剧痛,很多记忆终于串联起来了。
这具身子也叫林晚晚,是大鹏村的村花,长得娇媚无双,十里八乡也找不着的标志,因此被镇上的赵少爷看中了,要娶为赵家少奶奶。
原主这只小土鸡,马上便要“噗”地一声,飞上技头变凤凰了,平时傲得跟只孔雀一样。
哪料,半个月前上山捡菌子,吃完痛得死去活来,左边脸长了一大块紫黑色大斑,毁容了!
治了半个月也不见好,赵少爷见她治疗无望,今天过来退亲。
原主受不住打击,冲出家门,“咚”地一声,投河自尽了。
“唔……”林晚晚挣扎着要起来。
但却有股不知名力量禁固着她,让她动弹不得。
左边脸的大斑火辣辣的痛,痛得她意识都快模糊了。
她不会瘫了吧…… 屋子外—— 林二富坐在小板凳上,佝偻的身子,啪嗒啪嗒地抽着旱烟,想着房里躺着的闺女心事重重。
于氏在一边抹泪,低声啜泣,几个与她相好的村妇安慰她: “郎中都说了,只是晕过去,让她静静睡一会吧!
没事了!”
“二富,你娘和大富来了!”
不知哪个村民嚷了一嗓子。
林二富抬头,只见自己的娘钱氏绷着脸甩开院子的阑珊门,身后跟着大哥林大富。
“娘,大哥。”
林二富和于氏忙站起来,“坐吧!”
钱氏冷着老脸:“坐啥坐,三丫咋了?”
“大夫说,只是晕过去,好好休息就好。”
于氏说到闺女又掉泪。
“二弟和弟妹也真是的!”
林大富责怪道,“明知三丫毁容了,天天寻死觅活的,也不在家好好盯着。
忙啥忙,瞧,出事了!”
林二富夫妇更自责了:“我们哪知赵少爷会突然来退亲!”
早上赵家来退亲时,林二富夫妇正在地里忙活,听得同村嚎了一嗓子,跑过去就见林晚晚躺河边了。
“赵少爷那边咋说?”
林二富道。
当时他们只顾着林晚晚,混乱中只见林大富和钱氏拉着赵家到老宅去了。
“还能咋说?
你想咋说!”
钱氏尖削的脸带着狰狞:“像咱们这样的柴火妞,本来就配不起赵少爷,能被赵少爷看中,已经是天大的恩赐!”
“这贱丫头竟然不惜福,嘴咋这么馋呢?
啥都乱吃!
瞧,脸上都长啥东西了!
刚才我们一直在赔礼道歉,磨了大半天,人家才肯原谅。”
“呜……”于氏被说得狠狠咬着牙。
“唉……”林二富一脸自责地叹气,“现在咋办?”
“还能咋办!”
钱氏怒吼,“瞧她这脸简直腌臜死人了,娶她,不就等于往赵少爷嘴里糊屎吗?
所以,我们得赔赵家一个完好无损的闺女——让秋艳替她赎罪,代她嫁给赵少爷吧!”
林秋艳是林大富的闺女,比林晚晚大半年。
“这这……”于氏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里不满,但却不敢吱声。
“唉……”林二富叹着,“晚晚不懂事,是我们对不起赵少爷啊!”
啪嗒一声,抽了口旱烟,发出灵魂一叹,满满都是自责和自卑。
房间里—— “卧槽!
这都是些什么神奇脑回路啊!
谁对不起谁呀?”
床上的林晚晚听着这些,一股怒火直冲脑门,似冲破了什么,整个人弹跳而起。
她能动了!
想着,她三步并两步冲出房门,甩起帘子,就见院子里坐满看热闹的村民。
她的爹娘正蔫头蔫脑地蹲坐在小板凳上,林大富叹着气,但眉宇间难掩得意和欢喜之色。
一个脸部瘦削的老妇人掐着腰,站在院子中间,正是奶奶钱氏,正叭叭叭地喷着话: “事情只能这样解决了!
老二,你得空好好管管你的几个闺女,见天儿作妖!
作完,还得秋艳替她赎罪!”
周围的村民点着头。
“谁对不起谁了?”
一个冷喝声响起,冷森森的,大日头下,愣是让人浑身一个激凌。
众人一惊,回头,接着全都倒抽一口气。
只见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女站在屋子门槛前,原本娇媚动人的小脸,愣是在左边脸覆盖着一大块黑紫斑,别提多丑陋了。
“晚晚,你醒了,你咋出来了!”
于氏连忙冲上去,扶着她,“有没有哪不舒服?”
“娘,你先边上坐着。”
林晚晚轻拂开她的手,冷冷地凝视着林大富,“大伯你们厉害了,趁着我昏迷,不但给我爹娘洗脑,还把我的未婚夫扒拉到你们家,叫林秋艳抢我的未婚夫。”
“啥?”
此言一出,整个院子的村民都怔了怔。
“你个死丫头,啥叫抢!”
钱氏冷喝一声,“那是替你赎罪!”
“晚晚,你误会了,你咋这么不懂事呢!”
林大富狠狠一叹:当初你被赵公子看中,已是恩赐,是咱们林家几辈子的福气叠到你身上,哪想,你一点也不珍惜,嘴馋乱吃东西,把自己整成这幅模样。”
“我们咋也不能腌臜了赵公子吧?
赵公子也是换个人的意思!
咱们只能补偿他,让秋艳替你还债,替你嫁。”
“我呸!
这是我跟赵公子的婚事 ,跟你们大房有个毛线关系!
用得着她替我还债,替我嫁?
替我嫁就是还债?
别得了便宜卖乖!”
林晚晚呵呵冷笑。
 

                       

小说:农门太子妃只想生崽崽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凤凰于飞

角色:林晚晚陌言

热门小说《农门太子妃只想生崽崽》是作者“凤凰于飞”所著。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评论专区

哈利波特之超级法神:从结果看,这书属于拳打幼儿园的类型。 但主角那种D&D法师的研究风格令我很喜欢。

巨星来了:设定强j世界系列

骑士的愉悦征途:文笔情节节奏都不错,但我觉得一个绝症穿越者刚穿越过来就凭着身体素质大杀四方?融合灵魂就能这么厉害,这可是有巫师的世界。。有点牵强

农门太子妃只想生崽崽

《农门太子妃只想生崽崽》在线阅读

第1章 谁对不起谁了

林晚晚醒来的时候,只感到左边脸火辣辣的痛,入目的是黑黄廉价的帐顶和破旧的的窗户。
再加上脑子那乱糟糟的记忆……她竟然穿越了!
“啧啧,怪可怜见的。”
房间外是吵杂的人声,这都是来看热闹的村民。
“好好的,咋就这么想不开呢?”
“咋叫想不开?”
一个尖锐妇人道:“脸上长出这么丑的大黑斑!
赵少爷又要退亲,换我,也跳水里淹死算了!”
林晚晚听着,脑子一阵剧痛,很多记忆终于串联起来了。
这具身子也叫林晚晚,是大鹏村的村花,长得娇媚无双,十里八乡也找不着的标志,因此被镇上的赵少爷看中了,要娶为赵家少奶奶。
原主这只小土鸡,马上便要“噗”地一声,飞上技头变凤凰了,平时傲得跟只孔雀一样。
哪料,半个月前上山捡菌子,吃完痛得死去活来,左边脸长了一大块紫黑色大斑,毁容了!
治了半个月也不见好,赵少爷见她治疗无望,今天过来退亲。
原主受不住打击,冲出家门,“咚”地一声,投河自尽了。
“唔……”林晚晚挣扎着要起来。
但却有股不知名力量禁固着她,让她动弹不得。
左边脸的大斑火辣辣的痛,痛得她意识都快模糊了。
她不会瘫了吧…… 屋子外—— 林二富坐在小板凳上,佝偻的身子,啪嗒啪嗒地抽着旱烟,想着房里躺着的闺女心事重重。
于氏在一边抹泪,低声啜泣,几个与她相好的村妇安慰她: “郎中都说了,只是晕过去,让她静静睡一会吧!
没事了!”
“二富,你娘和大富来了!”
不知哪个村民嚷了一嗓子。
林二富抬头,只见自己的娘钱氏绷着脸甩开院子的阑珊门,身后跟着大哥林大富。
“娘,大哥。”
林二富和于氏忙站起来,“坐吧!”
钱氏冷着老脸:“坐啥坐,三丫咋了?”
“大夫说,只是晕过去,好好休息就好。”
于氏说到闺女又掉泪。
“二弟和弟妹也真是的!”
林大富责怪道,“明知三丫毁容了,天天寻死觅活的,也不在家好好盯着。
忙啥忙,瞧,出事了!”
林二富夫妇更自责了:“我们哪知赵少爷会突然来退亲!”
早上赵家来退亲时,林二富夫妇正在地里忙活,听得同村嚎了一嗓子,跑过去就见林晚晚躺河边了。
“赵少爷那边咋说?”
林二富道。
当时他们只顾着林晚晚,混乱中只见林大富和钱氏拉着赵家到老宅去了。
“还能咋说?
你想咋说!”
钱氏尖削的脸带着狰狞:“像咱们这样的柴火妞,本来就配不起赵少爷,能被赵少爷看中,已经是天大的恩赐!”
“这贱丫头竟然不惜福,嘴咋这么馋呢?
啥都乱吃!
瞧,脸上都长啥东西了!
刚才我们一直在赔礼道歉,磨了大半天,人家才肯原谅。”
“呜……”于氏被说得狠狠咬着牙。
“唉……”林二富一脸自责地叹气,“现在咋办?”
“还能咋办!”
钱氏怒吼,“瞧她这脸简直腌臜死人了,娶她,不就等于往赵少爷嘴里糊屎吗?
所以,我们得赔赵家一个完好无损的闺女——让秋艳替她赎罪,代她嫁给赵少爷吧!”
林秋艳是林大富的闺女,比林晚晚大半年。
“这这……”于氏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里不满,但却不敢吱声。
“唉……”林二富叹着,“晚晚不懂事,是我们对不起赵少爷啊!”
啪嗒一声,抽了口旱烟,发出灵魂一叹,满满都是自责和自卑。
房间里—— “卧槽!
这都是些什么神奇脑回路啊!
谁对不起谁呀?”
床上的林晚晚听着这些,一股怒火直冲脑门,似冲破了什么,整个人弹跳而起。
她能动了!
想着,她三步并两步冲出房门,甩起帘子,就见院子里坐满看热闹的村民。
她的爹娘正蔫头蔫脑地蹲坐在小板凳上,林大富叹着气,但眉宇间难掩得意和欢喜之色。
一个脸部瘦削的老妇人掐着腰,站在院子中间,正是奶奶钱氏,正叭叭叭地喷着话: “事情只能这样解决了!
老二,你得空好好管管你的几个闺女,见天儿作妖!
作完,还得秋艳替她赎罪!”
周围的村民点着头。
“谁对不起谁了?”
一个冷喝声响起,冷森森的,大日头下,愣是让人浑身一个激凌。
众人一惊,回头,接着全都倒抽一口气。
只见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女站在屋子门槛前,原本娇媚动人的小脸,愣是在左边脸覆盖着一大块黑紫斑,别提多丑陋了。
“晚晚,你醒了,你咋出来了!”
于氏连忙冲上去,扶着她,“有没有哪不舒服?”
“娘,你先边上坐着。”
林晚晚轻拂开她的手,冷冷地凝视着林大富,“大伯你们厉害了,趁着我昏迷,不但给我爹娘洗脑,还把我的未婚夫扒拉到你们家,叫林秋艳抢我的未婚夫。”
“啥?”
此言一出,整个院子的村民都怔了怔。
“你个死丫头,啥叫抢!”
钱氏冷喝一声,“那是替你赎罪!”
“晚晚,你误会了,你咋这么不懂事呢!”
林大富狠狠一叹:当初你被赵公子看中,已是恩赐,是咱们林家几辈子的福气叠到你身上,哪想,你一点也不珍惜,嘴馋乱吃东西,把自己整成这幅模样。”
“我们咋也不能腌臜了赵公子吧?
赵公子也是换个人的意思!
咱们只能补偿他,让秋艳替你还债,替你嫁。”
“我呸!
这是我跟赵公子的婚事 ,跟你们大房有个毛线关系!
用得着她替我还债,替我嫁?
替我嫁就是还债?
别得了便宜卖乖!”
林晚晚呵呵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