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湖代码)何建国秦海青完整版阅读_《冷湖代码》完整版免费阅读

《冷湖代码》是作者“藏地菩提x子树”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奇幻玄幻,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何建国秦海青,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青海冷湖曾是中国重要的石油基地,鼎盛时期职工及家属等人员多达五六万石油枯竭后人员相继撤走,但有些东西没法搬迁走,需要留人看守秦海青自2019年退休后自告奋勇独自留守2025年9月30日晚,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青海观测站超导SIS接收机监测到不明超强电磁波受超强电磁波影响,无线、有线通讯全部中断,持续时长为183.08秒更为奇怪的是,超导SIS接收机没有接收到任何影像和声频信息与此同时,冷湖粒子物理和天体物理研究基地监测到粒子活动异常……

小说:冷湖代码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藏地菩提x子树

角色:何建国秦海青

经典奇幻玄幻小说《冷湖代码》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藏地菩提x子树”是个网文大神。主要讲的是:​从2019年退休,秦海青已经在这个荒废的石油基地独自一人生活了六年。以前,青海冷湖是中国重要的石油基地,鼎盛时期仅油田职工就超过两万人,再加上家属和后勤机关,以及商贩等一干围着油田讨生活的人,人员多达五六万,相当于青海牧区好几个县的总人口,称得上是繁荣兴旺。然而,石油日益枯竭,人员相继撤往花土沟石油基地或别的油田,直至冷湖基地油井关闭,一切赖以生存的东西像是被突如其来的沙尘暴给淹没,瞬间变得荡然无存。人可以撤走,但房子和长眠于此的四百余名石油人的公墓没法搬迁走,设备更是一时难以带走,需要留人看守。谁愿意待在这种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秦海青……

评论专区

商业三国:独特的视角,把打仗就是打钱写到了极致,在古代三国时期用经济和科技抒写了一曲铁与血的战歌。生产力和民主制度扫平一切。无论文笔、情节、立意都有其独树一帜的风采。

路人的视角:……宅向十级考试题……坑!

寄生王朝:第一章就有逻辑硬伤(⊙﹏⊙)b

冷湖代码

《冷湖代码》在线阅读

第1章 不明飞行物以第四宇宙速度坠落青海冷湖

从2019年退休,秦海青已经在这个荒废的石油基地独自一人生活了六年。

以前,青海冷湖是中国重要的石油基地,鼎盛时期仅油田职工就超过两万人,再加上家属和后勤机关,以及商贩等一干围着油田讨生活的人,人员多达五六万,相当于青海牧区好几个县的总人口,称得上是繁荣兴旺。然而,石油日益枯竭,人员相继撤往花土沟石油基地或别的油田,直至冷湖基地油井关闭,一切赖以生存的东西像是被突如其来的沙尘暴给淹没,瞬间变得荡然无存。

人可以撤走,但房子和长眠于此的四百余名石油人的公墓没法搬迁走,设备更是一时难以带走,需要留人看守。

谁愿意待在这种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

秦海青。

正为即将到来的退休生活而发愁的秦海青自愿留下来。父母已经亡故,陕西老家里虽是还有亲人,却已是极少往来。独生女儿秦晓娟考上大学后,媳妇周丽萍就提出离婚。秦海青知道,周丽萍已经忍让了很多年。这不怪她,自己常年待在冷湖石油基地,媳妇带着女儿待在格尔木生活基地,两地距离好几百公里,再深厚的感情,也经不住时间和空间的摧残。

格尔木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每年八月是四五十岁中年夫妻的离婚高峰期,最为合理的解释竟然是夫妻双方的忍无可忍,终于在子女考上大学后顺理成章地转化为无须再忍。

几乎同时失去工作和家庭的秦海青,决定留下来看守冷湖基地的房子、公墓以及设备。

花土沟石油基地考虑到秦海青一个人待在这里太孤单,就把看守大门的狼狗黑子留给他做伴,还给他上调了一级工资。生活必需品则由几百公里外的花土沟石油基地供给,春冬季节每半个月送一次,夏秋季节每周送一次。

刚开始时,秦海青还能保持上班时的习惯,早早起床,洗漱,吃早餐,然后打着饱嗝走出宿舍,八点准备出现在通勤车乘车点。空旷的乘车点不见半个人影,只有风,以及被风卷起的沙尘。放眼望去,是泛白的苍黄,黄的是沙土,白的是板结的盐。

也没过多少天,秦海青开始习惯一个人的留守生活,睡醒后赖在床上不想起来,垫高枕头靠在床头,顺手往床头的柜子上一摸,就把烟盒和打火机抓在手心。烟是芙蓉王,这是离婚后才开始抽的。以前抽的是黑兰州。打火机是砂轮的,因海拔有点高,电子的难以打着。

抽完一支烟后,秦海青才下床,早饭还是要吃的,但已是九点来钟了,午饭和晚饭就更不准时了,只有等到饿了才开始准备吃的。为了省事,他还要求花土沟石油基地负责送生活必需品的司机小赵送些自热盒饭来。

小赵已经好多次建议秦海青把砖头似的超长待机手机扔了,换一部轻薄的智能大屏手机,可他就是不肯。小赵有自己的小算盘,有几次来送生活必需品,却找不着秦海青帮忙卸货,打电话却是无法接通。为此,小赵有些不快,本来就是跑长途,往返千把公里,夏天还好,日长夜短,赶在天一亮就出发,返回时才不至于跑夜路,但总有半年是两头黑,已经够累的了,还得一个人卸货。有一次,小赵碰见基地党委书记刘天海,就抱怨了一句,可刚一开口,就被刘天海一句“你一个人待在冷湖试试”堵住了嘴。

秦海青每次出门都没有走远,而且每次走着走着就去了公墓。公墓里躺着几代石油人,自然有熟悉的同事,也有不熟悉的,但现在都熟悉了。

墓碑一律向东,那是故乡及亲友的方向。第一代石油人几乎全都来自内地省份,他们响应国家号召奔赴大西北,被称为“油一代”。他们的子女顺理成章成了“油二代”,自然还有“油三代”“油四代”。

秦海青是“油二代”,躺在这里的,不是父辈旧识就是曾经的同事。每次来,他都是坐在同事的墓前,对着墓碑说起曾经共同经历的痛苦的悲伤的、欢喜的快活的事,当然也会说起后来的事,譬如同事父母妻儿的现状和自己的现状。尽管是对着墓碑说,但他还是有所隐瞒,对同事妻子带着孩子拿着抚恤金改嫁的事只字不提,只是说依然过得很好,可说着说着就流泪了。

闲居的日子很无聊,也格外漫长。秦海青除了跟墓碑说说话,还四处走走,可身体内的骨骼像是都变成了一块块磁铁似的,被那些锈迹斑斑的铁家伙吸引着,走着走着就到了曾经工作的油井。

当秦海青开始习惯了一个人的留守生活,日子就过得飞快,一晃六年过去,房子开始倒塌,那一堆堆铁家伙被沙尘层层包裹住,就连铁锈都失去了兴趣。花土沟石油基地以及格尔木生活基地,似乎除了小赵和刘天海,以及周丽萍、秦晓娟母女,已经没有人记得秦海青这个人,也许有人记得,只是没人提起。

小赵对秦海青早已是见怪不怪。倘若是以前的同事或熟人见了他,肯定是认不出来了,认出来也得大吃一惊,披头散发胡子拉茬的,脸上还有手掌这些裸露的部位早就是油黑油黑的了。其实,他的身上也是油黑油黑的了,只是看不见,就连他自己也看不见。晚上睡觉,他只脱掉外套,有时连裤子和袜子都懒得脱,自然看不见。小赵也渐渐习惯了他的这些变化,包括他的沉默寡言,以及身上散发出来的异味。那是石油与人体混合的气味,刺激着鼻腔,以及胃,让人忍不住想吐。秦海青本来就话不多,现在更少了,即便是开口说话,听起来也是自言自语。小赵每次来,就是见面了也说不上半句话,有时点一下头算是打招呼了。小赵也不劝他换手机了,却要逗一下黑子,卸完货就走。

秦海青的手机早就不能超长待机了,一天至少得充一次,自动化程度倒是高了起来,动不动就自动关机自动开机。好在他基本不用手机,刚开始时,女儿在寒暑假里玩得无聊了还能想起来打个电话,毕业后有了男朋友就很难想起了,基地领导也是逢年过节时才想起这个废弃的基地还有人在留守。别看一年到头也接不了几个电话,垃圾短信却是不少,刚开始时,听到手机响他还打开来看一下,后来就当作没听见。准确地说,他的手机不再是通讯工具,而是时间工具。

小赵尽管对秦海青不待见,但给他送生活必需品还是挺按时的。也是,一个大活人,能在这种地方一待就是六年,而且毫无怨言,还是值得尊敬的。十一国庆长假的前一天,离规定的日期还有两天,小赵临时调整一下,提前把生活必需品送来,还给老秦打了个电话,竟然通了,说是在公墓。小赵没催他回来帮忙,一个人卸完货走了。

那天晚上,秦海青准备上床睡觉时才想起要把送来的物品归纳整理,忙完时已是晚上九点多快十点了,正靠着床头抽烟,床头柜子上的手机突然发出吱吱的异常声响,抓起来一看,屏幕是亮着的,却不是有电话打进来,也没有短信。

秦海青记得,以前手机有过这种现象,那是和同事们在一起喝酒吹牛时,一旦同事的手机有电话或信息进来,自己的手机就会吱吱响。同事说,那是电磁波干扰。可每次只是吱吱响几声,而这次却是持续在响,直到手机屏幕变黑了还在响。

紧接着,门被黑子挠得嚓嚓响,还呜咽不止。秦海青打开门,黑子就扑进来,钻进床底下,眼睛却是惊恐地看着门外。

秦海青扶着门框朝外张望一眼,什么也看不清,只是感觉有风沙扑面而来。揉了揉眼睛,这才感觉出来,外面起沙尘暴了。

手机的吱吱声突然变大了。秦海青回过头看时,吱吱声已经断了,手机正冒着淡淡的白烟,似乎还抖动了一下。他扑过去抓起手机正要细看,感觉手机十分烫手,只得往床上扔。床上有被褥,不至于摔坏。

“难道,这就是常说的手机被打爆了?”

秦海青自言自语地说,忽而有些担心手机爆炸可能会烧坏被褥,赶紧伸出大拇指和食指,想把手机夹起来放在床头的柜子上,可刚夹起手机,整个人像是被低压电击中,手机掉在了地上。只是一瞬间,根本不到半秒,秦海青觉得是脑子里的哪根弦短路了。一个人待久了,出现这种现象也是很正常的。他把手机捡起来,还是感觉热,只是没那么烫手了。

秦海青的手机还真有可能是被打爆的,也有可能是受到异常强烈的电磁波干扰。

2

“你呼叫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您呼叫的用户正在通话中。”

“您呼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

在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的州府所在地德令哈,一干人正忙成一团,尤其是德令哈天文台的值班人员。

德令哈天文台的规范用名叫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青海观测站,始建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海拔高度3200米,具**置为东经97º33.6,北纬37º22.4。天文台设有13.7米直径的天文望远镜,是中国唯一的毫米波观测站,还装备了超导SIS接收机,用于对银河系及河外星系的观测研究。天文台因地势较高,空气透明度好,是亚洲最理想的天文观测点之一,已对全世界研究机构开放,日本、俄罗斯、德国、荷兰等国家相关部门都与天文台建立战略合作关系。

“联系上了没有?”天文台负责人何建国将手举过头顶,手掌握成拳,却跷起大拇指,用指甲轻轻地刮了一下满是白发的鬓角,指甲有点泛光。

何建国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兼任紫金山天文台青海观测站首席科学家。

“正在联系,老师。”研究员巴雅尔说着,正要偏过头看何建国,突然怔住了,耳机里传来“您呼叫的用户已关机”的语音提示。

“还是联系不上秦海青。”巴雅尔侧仰着头看着何建国说。

“继续联系。”何建国感觉额头上有点痒,便用大拇指的指甲刮了一下额头。

“已经联系不上了,关机了。”巴雅尔说。

“立即通过通信基站,启用智能手机自动开机程序,务必联系上秦海青。”何建国说。

“秦海青用的不是智能手机。”巴雅尔无奈地说。

“他……”何建国急得想爆粗口,可张开嘴还是忍住了。

何建国的确有些焦急,实在是太突然,观测仪记录的时间是公元2025年9月30日21时47分55秒,超导SIS接收机监测到不明超强电磁波。受超强电磁波影响,无线、有线通讯全部中断,持续时长为183.08秒。影响范围尚在计算之中。更为奇怪的是,超导SIS接收机没有接收到任何影像和声频信息。

10月1日是国庆节,七天长假,几乎所有的机关单位从9月30日下班之后就开始进入休假模式。青海还有个特殊情况,每到节假日,各州县的公职人员大多数回西宁甚至外地居住或旅游。德令哈天文台也不例外,巴雅尔、吴海燕是10月1日值班,何建国是总值班领导,这才没有离开德令哈。

“何总,”研究员吴海燕推门进来,说,“军方已经出动了,首批人员正乘起直升机赶往冷湖。”

“布周那边监测到了什么?”何建国问。

布周是冷湖基地粒子物理研究项目的负责人。

六年前,由中国科学院牵头、多国合作建设大型中微子探测阵列(GRAND)科研项目。当时,各国科学家在考察多地后,一致认为冷湖地区空气质量好,光污染小,无线电波干扰低,符合GRAND项目要求。GRAND的通俗说法就是粒子物理和天体物理研究基地,知道它的人都称为冷湖基地。这里架设中国首个中微子望远镜,也是目前世界上最灵敏的中微子射电天文望远镜,主要用于粒子物理和天体物理研究领域。

“监测到粒子活动异常,详细数据正在上传。”吴海燕答道。

“超强电磁波影响范围计算出来了没有?”何建国问道。

“通讯部门刚回复说正在计算。”吴海燕回答说。

“还在回避问题。”何建国生气地说,“都说得清清楚楚的了,这次通讯中断是受外来超强电磁波的严重干扰,而不是通讯部门自身的原因,此次事件的严重性也讲得一清二楚,可他们还在遮遮掩掩。”

“这是他们的一贯作风。”吴海燕说。

“立即联系军方,说不定他们已经有结果了。”何建国说。

“好的,我这就去。”吴海燕说着,转身就走。

“小吴,”何建国叫住吴海燕,“同时上报中科院。还有,我们的人都通知到了吗?”

“都通知到了,有的人已经在赶回德令哈的路上了。”吴海燕说着,人已经到了门外。

何建国点了点头,目光却是瞟了一眼时间显示屏,22时48分32秒,受超强电磁波干扰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仍是毫无头绪。

“算了,我们自己动手。”何建国说着,坐到了巴雅尔身边,自己操作起来,还说,“我们自己根据超强电磁波的出现轨迹,也是可以把超强电磁波的大致运行轨道编制出来。”

很快,从超导SIS接收机接收到的信号,超强电磁波的大致运行轨道就编制出来,从图形上看呈对勾形。定位后,发现对勾的右上端直指俄罗斯西北边境,勾底在中国青海海西境内,左上端是直线距离好几百公里外的冷湖。

“冷湖,正是超强电磁波消失的地方。”何建国判断,这个运行轨道虽然并不十分精准,但还是比较准确的。

“可为什么呈现对勾形而不是直线或弧线的规则运动轨迹呢?”巴雅尔问。

“应该是发出超强电磁波的不明物体原本是直线运动,在监测到天文台的接收信号时,迅速调整运行轨道所致。”何建国分析认为。

“它是在躲避我们的监测?”巴雅尔说。

“应该是。”何建国说。

“如果您的分析成立,说明对方与我们是敌对的。”巴雅尔说。

“不一定,对方也许只是自动躲避我们的监测。”何建国停顿片刻,说,“不明飞行物肯定有自动躲避任何监测设施的装置。”

“飞行物?”巴雅尔虽然一直在猜测而且能断定发出超强电磁波的不明物体是飞行物,却又不敢相信。

超导SIS接收机在接收到超强电磁波的信号后,也把信号强度完整记录下来,从运行轨道上看,勾底的信号强度为最大值,波段范围少于1毫米,频率范围超过300吉赫,属于微波频段中的超极高频。而根据超强电磁波信号编制出来的大致运行轨道,从接收到信号,再到信号消失,这段距离为11597公里,误差不超过1公里。这段距离,飞行物只耗时183.08秒,算下来,飞行速度为每秒63.34公里,即时速超过22.80万公里。

这种速度是不可思议的。

巴雅尔知道,物体绕地球作圆周运动的最高速度为每秒7.9公里,被称之为第一宇宙速度,多级火箭可以达到;第二宇宙速度为每秒11.2公里,是物体摆脱地球引力束缚,飞离地球才能达到的速度。另外,陨石在坠落时,受地球引力作用,速度能达到每秒10至15公里,但在进入大气层后,速度就会衰减下来。

“每秒超过六十三公里的速度,理论上都是无法达到的。”巴雅尔忍不住说了一声,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何建国,“会是什么样的飞行物呢?”

“第四”,何建国刚要说出来又打住了,继而改口说,“其实,真正的理论速度远不止这个速度,我们常说的光速,难道不是实际速度?”

“……也对。”巴雅尔想了一下说。

3

何建国之所以改口,因为第四宇宙速度的研究尚处于绝密阶段。

十年前,国家召开了一次机密会议,参会的主要有中国科学院、国家航天局以及军方等有关部门和机构,讨论的内容至今没有对外公开。何建国作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和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青海观测站的首席科学家,参加了这次机密会议。

后来,联合国也组织召开过一次会议,主要讨论气候问题,但没有结果。根据观测,地球与太阳的距离正在加速缩短,导致地球不断升温。后来,世界各国统一对外发布消息,称是由于人类活动频繁导致全球变暖。

在此后的几年中,科学家发现,受太阳磁力影响,地球向太阳靠拢的速度明显加快,以前大约每年15公里,现在已经超过50公里。据此速度测算,一百年之内,地球表面温度至少要升高3摄氏度以上。

就在全球变暖趋势难以扭转之际,美国单方面退出《巴黎协议》,气候治理规则一旦遭到破坏,就会在世界各国引发连锁反应,导致全球污染物排放不降反升。美国最先尝到恶果,2019年初,位于北半球的美国中西部地区气温创出寒冷新纪录,低到零下38摄氏度,迫使多个州进入紧急状态,美国邮政总局还暂停了中西部各州的邮政服务。

就在北半球遭遇极寒天气的同时,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却是遭遇前所未有的高温天气,最高气温打破历史纪录,超过49摄氏度。高温天气造成大量野生动物死亡,其中眼镜狐蝠两天内死亡三分之一。野生动物难以生存,人类也好不到哪去,部分国家因高温天气致死人数不断攀升,2019年夏季,仅法国因高温死亡人数高达1500人,发展中国家高温死亡人数更为惊人。

有科学家说,如果气温持续升高3摄氏度,多数沿海城市将不复存在,升高4摄氏度,欧洲将永远干旱,中国、印度大部分地区将变成沙漠,美国将不再适合人类居住。科学家认为,如果地球升温5摄氏度,人类文明将终结。

于是,中国科学家开始加紧对外星球的探测及登陆体验,发现距离地球5500公里至4亿公里外、表面最高温度维持在27摄氏度左右的火星更适合人类居住。2022年,中国宇航员成功登陆火星,证实了之前的探测发现。中国**决定,以火星作为人类新的栖息地进行重点研究,初步规划是在月球建立基地,推动月球向火星靠拢,再以月球为中转站,实现人类登陆火星的目标。

地球距离月球只有38.4万公里,最快只需要十几个小时就能抵达。但距离火星最近点为5500万公里,假设最近点为登陆点,以第二宇宙速度前往登陆点,最快也需要57天。如果只是科学研究还是可以实现,但如果是人类向火星迁移就难以实现。但如果在月球建立大型基地,并通过科学手段将月球推向至地球与火星的中间位置,完全可能实现人类向火星迁移的目标。从科学角度上讲,这个目标是可以实现的。但从人文方面来讲,一旦将月球推向预定轨道,人类将无法看到月亮。

中国科学家最终形成两套方案,一套方案是推动月球向火星靠拢并建立中转站实现移居火星,二套方案是加快生态治理和生态建设以降低地球表面温度。根据测算,在全球现有的3万亿棵树的基础上,通过人工造林再增加2万亿棵树,即可达到预期目标。最终,国家批准实施第二套方案,开始铁腕治理生态和大规模植树造林。

几年下来,中国**成为全球生态建设和气候治理的典范。然而,在全球范围内,气候治理规则被打破后,生态建设也开始倒退,热带雨林和海洋生物的多样性被持续破坏,中国的局部好转无法阻止全球范围内的持续恶化,人类生存环境面临挑战。

在全球持续升温态势无可避免的情况下,中国**联合俄罗斯宇航局、欧洲航天局等合作机构,加快对火星的联合研究,以期实现移居火星的目标。当然,移居火星工程仍处于国家机密,一旦条件成熟,在对外公布的同时,自动启动第一套方案,并将月球推向火星轨道,成为火星的行星。届时,即便是生活在火星上,仍能看到月亮。

这几年中,中国科学家通过对火星的持续观测与登陆研究,发现火星地质活动较不活跃,地形特征较为独特,南半球是古老的高原,北半球则是较为年轻的平原,更为重要的是,火星上也有河流和湖泊。

而且,通过联合研究与试验,已经在每秒飞行速度超过60公里的第四宇宙速度研究方面取得重大突破。

那么,消失在冷湖的飞行器(假设发出超强电磁**信号的是一个飞行器),是人类自己研发出来的正处于试验阶段的飞行器,还是来自外星球的飞行器,何建国也搞不清楚。军方也没有给出明确的回复。当吴海燕前往天文台外联控制室与军方取得联系时,还出现一段小插曲。

军方负责对外联络的上尉张子涵试图查找相关资料时,意外发现了权限限制,要求上传查询单位信息。张子涵略加思索后输入德令哈天文台,显示无权限。吴海燕急了,请对方输入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青海观测站试试,这才获得通过,可弹出来的对话框要求单位负责人信息。吴海燕报上何建国的名字及身份证号码,又弹出对话框,要求输入代码,并转为自动接收控制。

张子涵这才发现,上级已经将密级提高到最高等级。吴海燕不清楚还有什么代码,只得请示何建国。

何建国一时想不起自己还有什么代码,脑子突然闪过十年前参加的那次机密会议,与会人员都要求设定一个代码,仅限于本人知道。代码除开头字母规定以大写CA(C应该是代表国别,A应该是代表秘密等级)开头外,其余不少于11位数的字母或数字由个人自行编制。那是外孙女琪琪刚出生没多久,何建国就以琪琪姓名的第一个字母及出生年月日为自己编制了一个代码。

“难道……”何建国不禁猜测是不是已经启动移居火星工程,匆匆赶往天文台外联控制室,进门时还摆了摆手,示意吴海燕不要跟进来。

再次接通军方外联控制室的电话后,何建国报出自己的身份证号码后,输入代码的对话框再次弹出,并转为自动接收控制。何建国输入代码后,军方系统显示,代码已获得通过。

紧接着,何建国的手机响了,对方在确认是本人接听后转入自动语音提示,要求何建国通过手机键盘再次输入代码。随后,何建国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第一方案已部分启动,请注意保密,下次登录时请在CA后插入LH。

LH,应该是冷湖的首个拼音字母。

像何建国这样关键岗位的工作人员,使用的手机及电脑都是国产的,而且经过特殊保密处理。

何建国通过手机进入系统平台后,屏幕上弹出来一条提示信息:已启用量子通信通道,原通信通道已关闭。他知道,量子通信是保密级别最高的通信通道。

这时,量子通信平台上已经载入大量的信息,而且还在不断更新。在输入“冷湖”后点击搜索,弹出数十个有关的页面,第一条信息的载入时间显示为1分23秒前,显然是最新一条信息,点开一看,是冷湖基地监测到的信息,还有图片。

冷湖基地监测信息显示,冷湖地区存在超强粒子活动,与宇宙暗物质粒子特征十分接近。点开图片后,何建国发现清晰度还不错,左上角有GF的标记,是高分卫星拍摄的。放大图片,初步判断是一种飞行器,呈规则的多面形状。

何建国的判断没有错。军方从搜集到的有限信息中得出结论,这是一个疑似来自外星球的飞行器,只要进入一定范围内,飞行器所发射出来的超强电磁波产生的强烈干扰,令所有电子设备都无法正常工作,就连雷达及导弹跟踪系统都受到严重干扰。

这时,何建国的手机响了,屏幕上没有电话号码,按下接听键后,听到的却是语音提示,已启用量子通信频道,请输入个人代码。输入个人代码后,才转为人工呼叫。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没有问候语:请您做好出行准备工作,半小时内H基地的专车来接您,前往机杨乘机前往冷湖中微子探测阵列科研项目基地。

                       

小说:冷湖代码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藏地菩提x子树

角色:何建国秦海青

经典奇幻玄幻小说《冷湖代码》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藏地菩提x子树”是个网文大神。主要讲的是:​从2019年退休,秦海青已经在这个荒废的石油基地独自一人生活了六年。以前,青海冷湖是中国重要的石油基地,鼎盛时期仅油田职工就超过两万人,再加上家属和后勤机关,以及商贩等一干围着油田讨生活的人,人员多达五六万,相当于青海牧区好几个县的总人口,称得上是繁荣兴旺。然而,石油日益枯竭,人员相继撤往花土沟石油基地或别的油田,直至冷湖基地油井关闭,一切赖以生存的东西像是被突如其来的沙尘暴给淹没,瞬间变得荡然无存。人可以撤走,但房子和长眠于此的四百余名石油人的公墓没法搬迁走,设备更是一时难以带走,需要留人看守。谁愿意待在这种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秦海青……

评论专区

商业三国:独特的视角,把打仗就是打钱写到了极致,在古代三国时期用经济和科技抒写了一曲铁与血的战歌。生产力和民主制度扫平一切。无论文笔、情节、立意都有其独树一帜的风采。

路人的视角:……宅向十级考试题……坑!

寄生王朝:第一章就有逻辑硬伤(⊙﹏⊙)b

冷湖代码

《冷湖代码》在线阅读

第1章 不明飞行物以第四宇宙速度坠落青海冷湖

从2019年退休,秦海青已经在这个荒废的石油基地独自一人生活了六年。

以前,青海冷湖是中国重要的石油基地,鼎盛时期仅油田职工就超过两万人,再加上家属和后勤机关,以及商贩等一干围着油田讨生活的人,人员多达五六万,相当于青海牧区好几个县的总人口,称得上是繁荣兴旺。然而,石油日益枯竭,人员相继撤往花土沟石油基地或别的油田,直至冷湖基地油井关闭,一切赖以生存的东西像是被突如其来的沙尘暴给淹没,瞬间变得荡然无存。

人可以撤走,但房子和长眠于此的四百余名石油人的公墓没法搬迁走,设备更是一时难以带走,需要留人看守。

谁愿意待在这种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

秦海青。

正为即将到来的退休生活而发愁的秦海青自愿留下来。父母已经亡故,陕西老家里虽是还有亲人,却已是极少往来。独生女儿秦晓娟考上大学后,媳妇周丽萍就提出离婚。秦海青知道,周丽萍已经忍让了很多年。这不怪她,自己常年待在冷湖石油基地,媳妇带着女儿待在格尔木生活基地,两地距离好几百公里,再深厚的感情,也经不住时间和空间的摧残。

格尔木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每年八月是四五十岁中年夫妻的离婚高峰期,最为合理的解释竟然是夫妻双方的忍无可忍,终于在子女考上大学后顺理成章地转化为无须再忍。

几乎同时失去工作和家庭的秦海青,决定留下来看守冷湖基地的房子、公墓以及设备。

花土沟石油基地考虑到秦海青一个人待在这里太孤单,就把看守大门的狼狗黑子留给他做伴,还给他上调了一级工资。生活必需品则由几百公里外的花土沟石油基地供给,春冬季节每半个月送一次,夏秋季节每周送一次。

刚开始时,秦海青还能保持上班时的习惯,早早起床,洗漱,吃早餐,然后打着饱嗝走出宿舍,八点准备出现在通勤车乘车点。空旷的乘车点不见半个人影,只有风,以及被风卷起的沙尘。放眼望去,是泛白的苍黄,黄的是沙土,白的是板结的盐。

也没过多少天,秦海青开始习惯一个人的留守生活,睡醒后赖在床上不想起来,垫高枕头靠在床头,顺手往床头的柜子上一摸,就把烟盒和打火机抓在手心。烟是芙蓉王,这是离婚后才开始抽的。以前抽的是黑兰州。打火机是砂轮的,因海拔有点高,电子的难以打着。

抽完一支烟后,秦海青才下床,早饭还是要吃的,但已是九点来钟了,午饭和晚饭就更不准时了,只有等到饿了才开始准备吃的。为了省事,他还要求花土沟石油基地负责送生活必需品的司机小赵送些自热盒饭来。

小赵已经好多次建议秦海青把砖头似的超长待机手机扔了,换一部轻薄的智能大屏手机,可他就是不肯。小赵有自己的小算盘,有几次来送生活必需品,却找不着秦海青帮忙卸货,打电话却是无法接通。为此,小赵有些不快,本来就是跑长途,往返千把公里,夏天还好,日长夜短,赶在天一亮就出发,返回时才不至于跑夜路,但总有半年是两头黑,已经够累的了,还得一个人卸货。有一次,小赵碰见基地党委书记刘天海,就抱怨了一句,可刚一开口,就被刘天海一句“你一个人待在冷湖试试”堵住了嘴。

秦海青每次出门都没有走远,而且每次走着走着就去了公墓。公墓里躺着几代石油人,自然有熟悉的同事,也有不熟悉的,但现在都熟悉了。

墓碑一律向东,那是故乡及亲友的方向。第一代石油人几乎全都来自内地省份,他们响应国家号召奔赴大西北,被称为“油一代”。他们的子女顺理成章成了“油二代”,自然还有“油三代”“油四代”。

秦海青是“油二代”,躺在这里的,不是父辈旧识就是曾经的同事。每次来,他都是坐在同事的墓前,对着墓碑说起曾经共同经历的痛苦的悲伤的、欢喜的快活的事,当然也会说起后来的事,譬如同事父母妻儿的现状和自己的现状。尽管是对着墓碑说,但他还是有所隐瞒,对同事妻子带着孩子拿着抚恤金改嫁的事只字不提,只是说依然过得很好,可说着说着就流泪了。

闲居的日子很无聊,也格外漫长。秦海青除了跟墓碑说说话,还四处走走,可身体内的骨骼像是都变成了一块块磁铁似的,被那些锈迹斑斑的铁家伙吸引着,走着走着就到了曾经工作的油井。

当秦海青开始习惯了一个人的留守生活,日子就过得飞快,一晃六年过去,房子开始倒塌,那一堆堆铁家伙被沙尘层层包裹住,就连铁锈都失去了兴趣。花土沟石油基地以及格尔木生活基地,似乎除了小赵和刘天海,以及周丽萍、秦晓娟母女,已经没有人记得秦海青这个人,也许有人记得,只是没人提起。

小赵对秦海青早已是见怪不怪。倘若是以前的同事或熟人见了他,肯定是认不出来了,认出来也得大吃一惊,披头散发胡子拉茬的,脸上还有手掌这些裸露的部位早就是油黑油黑的了。其实,他的身上也是油黑油黑的了,只是看不见,就连他自己也看不见。晚上睡觉,他只脱掉外套,有时连裤子和袜子都懒得脱,自然看不见。小赵也渐渐习惯了他的这些变化,包括他的沉默寡言,以及身上散发出来的异味。那是石油与人体混合的气味,刺激着鼻腔,以及胃,让人忍不住想吐。秦海青本来就话不多,现在更少了,即便是开口说话,听起来也是自言自语。小赵每次来,就是见面了也说不上半句话,有时点一下头算是打招呼了。小赵也不劝他换手机了,却要逗一下黑子,卸完货就走。

秦海青的手机早就不能超长待机了,一天至少得充一次,自动化程度倒是高了起来,动不动就自动关机自动开机。好在他基本不用手机,刚开始时,女儿在寒暑假里玩得无聊了还能想起来打个电话,毕业后有了男朋友就很难想起了,基地领导也是逢年过节时才想起这个废弃的基地还有人在留守。别看一年到头也接不了几个电话,垃圾短信却是不少,刚开始时,听到手机响他还打开来看一下,后来就当作没听见。准确地说,他的手机不再是通讯工具,而是时间工具。

小赵尽管对秦海青不待见,但给他送生活必需品还是挺按时的。也是,一个大活人,能在这种地方一待就是六年,而且毫无怨言,还是值得尊敬的。十一国庆长假的前一天,离规定的日期还有两天,小赵临时调整一下,提前把生活必需品送来,还给老秦打了个电话,竟然通了,说是在公墓。小赵没催他回来帮忙,一个人卸完货走了。

那天晚上,秦海青准备上床睡觉时才想起要把送来的物品归纳整理,忙完时已是晚上九点多快十点了,正靠着床头抽烟,床头柜子上的手机突然发出吱吱的异常声响,抓起来一看,屏幕是亮着的,却不是有电话打进来,也没有短信。

秦海青记得,以前手机有过这种现象,那是和同事们在一起喝酒吹牛时,一旦同事的手机有电话或信息进来,自己的手机就会吱吱响。同事说,那是电磁波干扰。可每次只是吱吱响几声,而这次却是持续在响,直到手机屏幕变黑了还在响。

紧接着,门被黑子挠得嚓嚓响,还呜咽不止。秦海青打开门,黑子就扑进来,钻进床底下,眼睛却是惊恐地看着门外。

秦海青扶着门框朝外张望一眼,什么也看不清,只是感觉有风沙扑面而来。揉了揉眼睛,这才感觉出来,外面起沙尘暴了。

手机的吱吱声突然变大了。秦海青回过头看时,吱吱声已经断了,手机正冒着淡淡的白烟,似乎还抖动了一下。他扑过去抓起手机正要细看,感觉手机十分烫手,只得往床上扔。床上有被褥,不至于摔坏。

“难道,这就是常说的手机被打爆了?”

秦海青自言自语地说,忽而有些担心手机爆炸可能会烧坏被褥,赶紧伸出大拇指和食指,想把手机夹起来放在床头的柜子上,可刚夹起手机,整个人像是被低压电击中,手机掉在了地上。只是一瞬间,根本不到半秒,秦海青觉得是脑子里的哪根弦短路了。一个人待久了,出现这种现象也是很正常的。他把手机捡起来,还是感觉热,只是没那么烫手了。

秦海青的手机还真有可能是被打爆的,也有可能是受到异常强烈的电磁波干扰。

2

“你呼叫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您呼叫的用户正在通话中。”

“您呼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

在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的州府所在地德令哈,一干人正忙成一团,尤其是德令哈天文台的值班人员。

德令哈天文台的规范用名叫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青海观测站,始建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海拔高度3200米,具**置为东经97º33.6,北纬37º22.4。天文台设有13.7米直径的天文望远镜,是中国唯一的毫米波观测站,还装备了超导SIS接收机,用于对银河系及河外星系的观测研究。天文台因地势较高,空气透明度好,是亚洲最理想的天文观测点之一,已对全世界研究机构开放,日本、俄罗斯、德国、荷兰等国家相关部门都与天文台建立战略合作关系。

“联系上了没有?”天文台负责人何建国将手举过头顶,手掌握成拳,却跷起大拇指,用指甲轻轻地刮了一下满是白发的鬓角,指甲有点泛光。

何建国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兼任紫金山天文台青海观测站首席科学家。

“正在联系,老师。”研究员巴雅尔说着,正要偏过头看何建国,突然怔住了,耳机里传来“您呼叫的用户已关机”的语音提示。

“还是联系不上秦海青。”巴雅尔侧仰着头看着何建国说。

“继续联系。”何建国感觉额头上有点痒,便用大拇指的指甲刮了一下额头。

“已经联系不上了,关机了。”巴雅尔说。

“立即通过通信基站,启用智能手机自动开机程序,务必联系上秦海青。”何建国说。

“秦海青用的不是智能手机。”巴雅尔无奈地说。

“他……”何建国急得想爆粗口,可张开嘴还是忍住了。

何建国的确有些焦急,实在是太突然,观测仪记录的时间是公元2025年9月30日21时47分55秒,超导SIS接收机监测到不明超强电磁波。受超强电磁波影响,无线、有线通讯全部中断,持续时长为183.08秒。影响范围尚在计算之中。更为奇怪的是,超导SIS接收机没有接收到任何影像和声频信息。

10月1日是国庆节,七天长假,几乎所有的机关单位从9月30日下班之后就开始进入休假模式。青海还有个特殊情况,每到节假日,各州县的公职人员大多数回西宁甚至外地居住或旅游。德令哈天文台也不例外,巴雅尔、吴海燕是10月1日值班,何建国是总值班领导,这才没有离开德令哈。

“何总,”研究员吴海燕推门进来,说,“军方已经出动了,首批人员正乘起直升机赶往冷湖。”

“布周那边监测到了什么?”何建国问。

布周是冷湖基地粒子物理研究项目的负责人。

六年前,由中国科学院牵头、多国合作建设大型中微子探测阵列(GRAND)科研项目。当时,各国科学家在考察多地后,一致认为冷湖地区空气质量好,光污染小,无线电波干扰低,符合GRAND项目要求。GRAND的通俗说法就是粒子物理和天体物理研究基地,知道它的人都称为冷湖基地。这里架设中国首个中微子望远镜,也是目前世界上最灵敏的中微子射电天文望远镜,主要用于粒子物理和天体物理研究领域。

“监测到粒子活动异常,详细数据正在上传。”吴海燕答道。

“超强电磁波影响范围计算出来了没有?”何建国问道。

“通讯部门刚回复说正在计算。”吴海燕回答说。

“还在回避问题。”何建国生气地说,“都说得清清楚楚的了,这次通讯中断是受外来超强电磁波的严重干扰,而不是通讯部门自身的原因,此次事件的严重性也讲得一清二楚,可他们还在遮遮掩掩。”

“这是他们的一贯作风。”吴海燕说。

“立即联系军方,说不定他们已经有结果了。”何建国说。

“好的,我这就去。”吴海燕说着,转身就走。

“小吴,”何建国叫住吴海燕,“同时上报中科院。还有,我们的人都通知到了吗?”

“都通知到了,有的人已经在赶回德令哈的路上了。”吴海燕说着,人已经到了门外。

何建国点了点头,目光却是瞟了一眼时间显示屏,22时48分32秒,受超强电磁波干扰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仍是毫无头绪。

“算了,我们自己动手。”何建国说着,坐到了巴雅尔身边,自己操作起来,还说,“我们自己根据超强电磁波的出现轨迹,也是可以把超强电磁波的大致运行轨道编制出来。”

很快,从超导SIS接收机接收到的信号,超强电磁波的大致运行轨道就编制出来,从图形上看呈对勾形。定位后,发现对勾的右上端直指俄罗斯西北边境,勾底在中国青海海西境内,左上端是直线距离好几百公里外的冷湖。

“冷湖,正是超强电磁波消失的地方。”何建国判断,这个运行轨道虽然并不十分精准,但还是比较准确的。

“可为什么呈现对勾形而不是直线或弧线的规则运动轨迹呢?”巴雅尔问。

“应该是发出超强电磁波的不明物体原本是直线运动,在监测到天文台的接收信号时,迅速调整运行轨道所致。”何建国分析认为。

“它是在躲避我们的监测?”巴雅尔说。

“应该是。”何建国说。

“如果您的分析成立,说明对方与我们是敌对的。”巴雅尔说。

“不一定,对方也许只是自动躲避我们的监测。”何建国停顿片刻,说,“不明飞行物肯定有自动躲避任何监测设施的装置。”

“飞行物?”巴雅尔虽然一直在猜测而且能断定发出超强电磁波的不明物体是飞行物,却又不敢相信。

超导SIS接收机在接收到超强电磁波的信号后,也把信号强度完整记录下来,从运行轨道上看,勾底的信号强度为最大值,波段范围少于1毫米,频率范围超过300吉赫,属于微波频段中的超极高频。而根据超强电磁波信号编制出来的大致运行轨道,从接收到信号,再到信号消失,这段距离为11597公里,误差不超过1公里。这段距离,飞行物只耗时183.08秒,算下来,飞行速度为每秒63.34公里,即时速超过22.80万公里。

这种速度是不可思议的。

巴雅尔知道,物体绕地球作圆周运动的最高速度为每秒7.9公里,被称之为第一宇宙速度,多级火箭可以达到;第二宇宙速度为每秒11.2公里,是物体摆脱地球引力束缚,飞离地球才能达到的速度。另外,陨石在坠落时,受地球引力作用,速度能达到每秒10至15公里,但在进入大气层后,速度就会衰减下来。

“每秒超过六十三公里的速度,理论上都是无法达到的。”巴雅尔忍不住说了一声,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何建国,“会是什么样的飞行物呢?”

“第四”,何建国刚要说出来又打住了,继而改口说,“其实,真正的理论速度远不止这个速度,我们常说的光速,难道不是实际速度?”

“……也对。”巴雅尔想了一下说。

3

何建国之所以改口,因为第四宇宙速度的研究尚处于绝密阶段。

十年前,国家召开了一次机密会议,参会的主要有中国科学院、国家航天局以及军方等有关部门和机构,讨论的内容至今没有对外公开。何建国作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和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青海观测站的首席科学家,参加了这次机密会议。

后来,联合国也组织召开过一次会议,主要讨论气候问题,但没有结果。根据观测,地球与太阳的距离正在加速缩短,导致地球不断升温。后来,世界各国统一对外发布消息,称是由于人类活动频繁导致全球变暖。

在此后的几年中,科学家发现,受太阳磁力影响,地球向太阳靠拢的速度明显加快,以前大约每年15公里,现在已经超过50公里。据此速度测算,一百年之内,地球表面温度至少要升高3摄氏度以上。

就在全球变暖趋势难以扭转之际,美国单方面退出《巴黎协议》,气候治理规则一旦遭到破坏,就会在世界各国引发连锁反应,导致全球污染物排放不降反升。美国最先尝到恶果,2019年初,位于北半球的美国中西部地区气温创出寒冷新纪录,低到零下38摄氏度,迫使多个州进入紧急状态,美国邮政总局还暂停了中西部各州的邮政服务。

就在北半球遭遇极寒天气的同时,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却是遭遇前所未有的高温天气,最高气温打破历史纪录,超过49摄氏度。高温天气造成大量野生动物死亡,其中眼镜狐蝠两天内死亡三分之一。野生动物难以生存,人类也好不到哪去,部分国家因高温天气致死人数不断攀升,2019年夏季,仅法国因高温死亡人数高达1500人,发展中国家高温死亡人数更为惊人。

有科学家说,如果气温持续升高3摄氏度,多数沿海城市将不复存在,升高4摄氏度,欧洲将永远干旱,中国、印度大部分地区将变成沙漠,美国将不再适合人类居住。科学家认为,如果地球升温5摄氏度,人类文明将终结。

于是,中国科学家开始加紧对外星球的探测及登陆体验,发现距离地球5500公里至4亿公里外、表面最高温度维持在27摄氏度左右的火星更适合人类居住。2022年,中国宇航员成功登陆火星,证实了之前的探测发现。中国**决定,以火星作为人类新的栖息地进行重点研究,初步规划是在月球建立基地,推动月球向火星靠拢,再以月球为中转站,实现人类登陆火星的目标。

地球距离月球只有38.4万公里,最快只需要十几个小时就能抵达。但距离火星最近点为5500万公里,假设最近点为登陆点,以第二宇宙速度前往登陆点,最快也需要57天。如果只是科学研究还是可以实现,但如果是人类向火星迁移就难以实现。但如果在月球建立大型基地,并通过科学手段将月球推向至地球与火星的中间位置,完全可能实现人类向火星迁移的目标。从科学角度上讲,这个目标是可以实现的。但从人文方面来讲,一旦将月球推向预定轨道,人类将无法看到月亮。

中国科学家最终形成两套方案,一套方案是推动月球向火星靠拢并建立中转站实现移居火星,二套方案是加快生态治理和生态建设以降低地球表面温度。根据测算,在全球现有的3万亿棵树的基础上,通过人工造林再增加2万亿棵树,即可达到预期目标。最终,国家批准实施第二套方案,开始铁腕治理生态和大规模植树造林。

几年下来,中国**成为全球生态建设和气候治理的典范。然而,在全球范围内,气候治理规则被打破后,生态建设也开始倒退,热带雨林和海洋生物的多样性被持续破坏,中国的局部好转无法阻止全球范围内的持续恶化,人类生存环境面临挑战。

在全球持续升温态势无可避免的情况下,中国**联合俄罗斯宇航局、欧洲航天局等合作机构,加快对火星的联合研究,以期实现移居火星的目标。当然,移居火星工程仍处于国家机密,一旦条件成熟,在对外公布的同时,自动启动第一套方案,并将月球推向火星轨道,成为火星的行星。届时,即便是生活在火星上,仍能看到月亮。

这几年中,中国科学家通过对火星的持续观测与登陆研究,发现火星地质活动较不活跃,地形特征较为独特,南半球是古老的高原,北半球则是较为年轻的平原,更为重要的是,火星上也有河流和湖泊。

而且,通过联合研究与试验,已经在每秒飞行速度超过60公里的第四宇宙速度研究方面取得重大突破。

那么,消失在冷湖的飞行器(假设发出超强电磁**信号的是一个飞行器),是人类自己研发出来的正处于试验阶段的飞行器,还是来自外星球的飞行器,何建国也搞不清楚。军方也没有给出明确的回复。当吴海燕前往天文台外联控制室与军方取得联系时,还出现一段小插曲。

军方负责对外联络的上尉张子涵试图查找相关资料时,意外发现了权限限制,要求上传查询单位信息。张子涵略加思索后输入德令哈天文台,显示无权限。吴海燕急了,请对方输入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青海观测站试试,这才获得通过,可弹出来的对话框要求单位负责人信息。吴海燕报上何建国的名字及身份证号码,又弹出对话框,要求输入代码,并转为自动接收控制。

张子涵这才发现,上级已经将密级提高到最高等级。吴海燕不清楚还有什么代码,只得请示何建国。

何建国一时想不起自己还有什么代码,脑子突然闪过十年前参加的那次机密会议,与会人员都要求设定一个代码,仅限于本人知道。代码除开头字母规定以大写CA(C应该是代表国别,A应该是代表秘密等级)开头外,其余不少于11位数的字母或数字由个人自行编制。那是外孙女琪琪刚出生没多久,何建国就以琪琪姓名的第一个字母及出生年月日为自己编制了一个代码。

“难道……”何建国不禁猜测是不是已经启动移居火星工程,匆匆赶往天文台外联控制室,进门时还摆了摆手,示意吴海燕不要跟进来。

再次接通军方外联控制室的电话后,何建国报出自己的身份证号码后,输入代码的对话框再次弹出,并转为自动接收控制。何建国输入代码后,军方系统显示,代码已获得通过。

紧接着,何建国的手机响了,对方在确认是本人接听后转入自动语音提示,要求何建国通过手机键盘再次输入代码。随后,何建国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第一方案已部分启动,请注意保密,下次登录时请在CA后插入LH。

LH,应该是冷湖的首个拼音字母。

像何建国这样关键岗位的工作人员,使用的手机及电脑都是国产的,而且经过特殊保密处理。

何建国通过手机进入系统平台后,屏幕上弹出来一条提示信息:已启用量子通信通道,原通信通道已关闭。他知道,量子通信是保密级别最高的通信通道。

这时,量子通信平台上已经载入大量的信息,而且还在不断更新。在输入“冷湖”后点击搜索,弹出数十个有关的页面,第一条信息的载入时间显示为1分23秒前,显然是最新一条信息,点开一看,是冷湖基地监测到的信息,还有图片。

冷湖基地监测信息显示,冷湖地区存在超强粒子活动,与宇宙暗物质粒子特征十分接近。点开图片后,何建国发现清晰度还不错,左上角有GF的标记,是高分卫星拍摄的。放大图片,初步判断是一种飞行器,呈规则的多面形状。

何建国的判断没有错。军方从搜集到的有限信息中得出结论,这是一个疑似来自外星球的飞行器,只要进入一定范围内,飞行器所发射出来的超强电磁波产生的强烈干扰,令所有电子设备都无法正常工作,就连雷达及导弹跟踪系统都受到严重干扰。

这时,何建国的手机响了,屏幕上没有电话号码,按下接听键后,听到的却是语音提示,已启用量子通信频道,请输入个人代码。输入个人代码后,才转为人工呼叫。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没有问候语:请您做好出行准备工作,半小时内H基地的专车来接您,前往机杨乘机前往冷湖中微子探测阵列科研项目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