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池时舒《穿书,她拯救了个假病娇男主》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严池时舒全文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穿书,她拯救了个假病娇男主》,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严池时舒,由大神作者“寄彩笺”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男女主双穿书
女主有色心没色胆,男主假疯批病娇
时舒带系统穿书,拯救病娇疯批严池(任务:不让男主kill人,同时也不能让他自kill)
来的时候好好的,却总是活不过一天
……
好不容易活过了第一天,结果,没几天,时舒被男主给关起来了
她问系统,这是什么情况
系统【这不是剧情里的内容,我也不知道呀……】
时舒,“那我现在怎么办,还有拯救男主的必要吗?”
系统小白【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这……】
系统小白看这个世界已经乱了,自己也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跟女主认了个错,还祝福她以后跟病娇男主好好生活,然后就跑路了
……
剧情发生:男主单手抵着她的后腰,迫使她靠近自己……舒适的眼神迷离,这是什么神仙男主,流哈喇子……
没有剧情:
男主:“说,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时舒:“……”
男主:“不说是吧,今天没你的饭吃”
时舒哭唧唧,不是说男主最爱我吗?
……

小说:穿书,她拯救了个假病娇男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寄彩笺

角色:严池时舒

强推热门现代言情小说《穿书,她拯救了个假病娇男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寄彩笺”。书中精彩内容是:时舒在学校后门坐上出租车。她坐在副驾驶,正想着见面了,要怎样跟男主交流。出租车司机的对讲机响了。对讲机的声音,唤起了她的记忆,上一次穿过来,两个司机谈论过一场意外。按照她对这个世界的规律认知,应该它会按时发生……

评论专区

地狱app:男主无限流恐怖闯关,特点一是男主人设是个神经病,混乱邪恶;特点二是恐怖气氛塑造,不是走细思极恐路线,而是断胳膊断腿叉眼珠血肉横飞的恶心恐怖。

千机殿:干粮吧。情节还算紧凑,套路还是那个套路,配角智商下线,主角算计有点想当然。

废土法则:七尺居士降落起点,网游又一力作!

穿书,她拯救了个假病娇男主

《穿书,她拯救了个假病娇男主》在线阅读

第四章 找男主的路上,做了次好人

时舒在学校后门坐上出租车。

她坐在副驾驶,正想着见面了,要怎样跟男主交流。

出租车司机的对讲机响了。

对讲机的声音,唤起了她的记忆,上一次穿过来,两个司机谈论过一场意外。

按照她对这个世界的规律认知,应该它会按时发生。

时舒看了一眼仪表台上的时钟,11点25。上次意外的时间是11点50。现在,应该上次那对夫妻现在还没遇难。

她想了一下,打给了110,

“您好,请问您有什么事?”对方一个民警很快接起了电话。

“您好,是这么个情况,半个小时之后,青年……”

时舒本想说,青年西路即将发生一件意外,一个工地里的塔吊倒了,恰巧砸死了路过车辆里的两个人。

可转念,这段话在自己的立场听来,很合理。可在别人听来,她像是个跳大神的,有什么神预测体质,能直接预测将来要发生的事情,说不通的。

民警要问她,她是怎么知道的?她怎么说,是自己未卜先知?

“对不起,**叔叔,我打错电话了。”

时舒说完,挂了电话。

现在她犹豫了,自己要不要管这件事呢,她怕耽误了时机,去酒店再遇不见严池。

她重新考量了一下,为了不让自己良心不安,最后,还是决定去一趟。

转身问身边的司机师傅。

“师傅,青年西路离这里远吗?”

“不堵车的话,十分钟吧。”

她看向时钟,11点28,现在去还来的及。

“师傅,我们先去青年西路,快点儿,我给你加钱。”

“好的。”

师傅听到加钱,还是挺乐意的。

——

出租车很快到了青年西路这里。

“师傅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工地什么的?”

“有的,你看,前面过了红绿灯就是。”

时舒顺着司机指的地方看去,看见了高耸的塔吊,“对,就是这里,我就去那儿。”

时舒指挥司机让他把车停在,离工地稍远的地方。

“师傅,你在这里等我会儿,我一会儿就回来,打表,我给钱。”

她现在有钱,不心疼。放在以前,是会心疼的。

时舒下了车,看着不远处的工地,毫无头绪。

完了,那车是从哪一边过来的,她不知道呀。

时舒顾不了那么多,手握着手机,把时间的界面调成长亮,11点40分,她朝着发生意外的路段跑去。

——

11点45分,她站在路边四处张望,努力回忆上次那个对讲机里出租师傅说的细节。

车辆是黑色的迈巴赫,塔吊倒下来的时候,出租车在它后面两个车的距离,差一点儿就被殃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时舒焦急的站在路**的隔离栅栏旁边。

眼看着时间快到了,她想起了系统。

“系统,你出来。”

【主人】

“你说那辆黑色的车是从哪边过来的?”

【主人,这不是我能观察到的范围。】

“你不是说你什么都知道吗?”

【关于小说里的提及到的情节我都知道,但这一情节是你自己临时起意,请梁琪吃饭的时候,拓展出来的,不受我控制。对不起,主人我也想帮你,但无能为力。】

“要你何用!”

时舒预料到系统帮不了她,但这次她没有跟系统说gun,她现在害怕极了,有个不是“人”的,陪着她,也是种安慰。

11点49了,怎么办,左边还是右边。

时舒急的跺脚,在哪里,在哪里。

她不断的两边观看。

犹豫之间,时间马上就要到了。

——

【主人,按照红绿灯通行的时间来看,现在的情形,应该是右边的车道会有车辆陆续过来排队等红路灯,而左边的车道到时应该没有车辆经过。】

“对呀!你怎么不早说!”时舒有些激动。

【……】

在最后的时刻,她爬过中间的护栏,去了右边的车道。

两只脚刚站稳,就看见了那辆黑色迈巴赫朝着她这边驶来,后面两辆车之后,正是一辆出租车。

错不了了,就是它,时舒三步并做两步,冲了上去,挡在迈巴赫面前,截断了车流。

一阵刺耳的急刹车,空气中弥漫着轮胎的焦味。

时舒紧闭着眼睛,双手张开,挡在车前。

“小姑娘,你不要命的,半路突然窜出来!”

一个中年男人探出身子,呵斥她。

时舒知道快了,紧闭的眼睛没有睁开。

三,二,一……

轰隆隆,巨物从天而降,在她身后不足5米的地方落下,地面都跟着颤抖。

激起她身后一阵灰色的烟尘。

时舒回头,惊险真的就在她身后发生了!

她成功的预测了这场事故,还阻止了它的发生。

她拦下的一众车里,司机都探出了脑袋。

“这怎么也能倒了,好惊险!”

“多亏了那个小姑娘!”

“她是怎么知道的?”

“是呀!”

后面不明所以的司机,“前面的什么情况?”

……

时舒看没有人受伤,没有多停留,翻过护栏,朝着等自己的出租车走去。

【主人,你好样的!虽然改变世界的剧情,在系统这里是不被提倡的,但作为我个人,我给你比赞。】

时舒知道它刚才一直都在。

“什么呀,你不就代表系统?”

【也不完全,说到底,我也是个打工的。】

“那我以后,不叫你系统,叫你打工的?”

时舒现在心情轻松了不少,还开起了玩笑。

【……,要是你非要区分的话,可以叫我小白。】

时舒心想:小白球叫小白,它还真是初级系统里的,一点儿新意也没有。

“好吧,小白。也谢谢你刚才在危急时刻提醒我。”

这次,时舒没有让它gun。

她快步的朝着还在等她的出租车走去。

身后有人叫她。

“姑娘,你留个联系方式,今天这事儿,我得感谢你!”

迈巴赫司机在塔吊倒塌那刻,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再转头,发现刚才那姑娘已走远,才从车里出来,朝着时舒喊。

时舒心想,这事儿,也不怎么好跟别人解释,事情的缘由。

况且,她今天能不能活过去还说不定呢?一会儿再来了**,跟她做个例行调查什么的,时间自然是,把握不好。说不定,等她去了酒店,就碰不到男主严池了。

“不用了,大哥,我刚才也只是碰巧路过,我还有事儿,再见!”

打定主意,她头也没回,朝着那等她的出租车跑去。

刚上车,车租车司机就跟她说,“姑娘,你没事吧?刚才那边……”

他听到巨响,才发现后面出了事,还在车里担心时舒刚朝着那边去了,会不会出了意外。

“没事,师傅,我们去酒店。快点儿,加——钱。”

                       

小说:穿书,她拯救了个假病娇男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寄彩笺

角色:严池时舒

强推热门现代言情小说《穿书,她拯救了个假病娇男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寄彩笺”。书中精彩内容是:时舒在学校后门坐上出租车。她坐在副驾驶,正想着见面了,要怎样跟男主交流。出租车司机的对讲机响了。对讲机的声音,唤起了她的记忆,上一次穿过来,两个司机谈论过一场意外。按照她对这个世界的规律认知,应该它会按时发生……

评论专区

地狱app:男主无限流恐怖闯关,特点一是男主人设是个神经病,混乱邪恶;特点二是恐怖气氛塑造,不是走细思极恐路线,而是断胳膊断腿叉眼珠血肉横飞的恶心恐怖。

千机殿:干粮吧。情节还算紧凑,套路还是那个套路,配角智商下线,主角算计有点想当然。

废土法则:七尺居士降落起点,网游又一力作!

穿书,她拯救了个假病娇男主

《穿书,她拯救了个假病娇男主》在线阅读

第四章 找男主的路上,做了次好人

时舒在学校后门坐上出租车。

她坐在副驾驶,正想着见面了,要怎样跟男主交流。

出租车司机的对讲机响了。

对讲机的声音,唤起了她的记忆,上一次穿过来,两个司机谈论过一场意外。

按照她对这个世界的规律认知,应该它会按时发生。

时舒看了一眼仪表台上的时钟,11点25。上次意外的时间是11点50。现在,应该上次那对夫妻现在还没遇难。

她想了一下,打给了110,

“您好,请问您有什么事?”对方一个民警很快接起了电话。

“您好,是这么个情况,半个小时之后,青年……”

时舒本想说,青年西路即将发生一件意外,一个工地里的塔吊倒了,恰巧砸死了路过车辆里的两个人。

可转念,这段话在自己的立场听来,很合理。可在别人听来,她像是个跳大神的,有什么神预测体质,能直接预测将来要发生的事情,说不通的。

民警要问她,她是怎么知道的?她怎么说,是自己未卜先知?

“对不起,**叔叔,我打错电话了。”

时舒说完,挂了电话。

现在她犹豫了,自己要不要管这件事呢,她怕耽误了时机,去酒店再遇不见严池。

她重新考量了一下,为了不让自己良心不安,最后,还是决定去一趟。

转身问身边的司机师傅。

“师傅,青年西路离这里远吗?”

“不堵车的话,十分钟吧。”

她看向时钟,11点28,现在去还来的及。

“师傅,我们先去青年西路,快点儿,我给你加钱。”

“好的。”

师傅听到加钱,还是挺乐意的。

——

出租车很快到了青年西路这里。

“师傅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工地什么的?”

“有的,你看,前面过了红绿灯就是。”

时舒顺着司机指的地方看去,看见了高耸的塔吊,“对,就是这里,我就去那儿。”

时舒指挥司机让他把车停在,离工地稍远的地方。

“师傅,你在这里等我会儿,我一会儿就回来,打表,我给钱。”

她现在有钱,不心疼。放在以前,是会心疼的。

时舒下了车,看着不远处的工地,毫无头绪。

完了,那车是从哪一边过来的,她不知道呀。

时舒顾不了那么多,手握着手机,把时间的界面调成长亮,11点40分,她朝着发生意外的路段跑去。

——

11点45分,她站在路边四处张望,努力回忆上次那个对讲机里出租师傅说的细节。

车辆是黑色的迈巴赫,塔吊倒下来的时候,出租车在它后面两个车的距离,差一点儿就被殃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时舒焦急的站在路**的隔离栅栏旁边。

眼看着时间快到了,她想起了系统。

“系统,你出来。”

【主人】

“你说那辆黑色的车是从哪边过来的?”

【主人,这不是我能观察到的范围。】

“你不是说你什么都知道吗?”

【关于小说里的提及到的情节我都知道,但这一情节是你自己临时起意,请梁琪吃饭的时候,拓展出来的,不受我控制。对不起,主人我也想帮你,但无能为力。】

“要你何用!”

时舒预料到系统帮不了她,但这次她没有跟系统说gun,她现在害怕极了,有个不是“人”的,陪着她,也是种安慰。

11点49了,怎么办,左边还是右边。

时舒急的跺脚,在哪里,在哪里。

她不断的两边观看。

犹豫之间,时间马上就要到了。

——

【主人,按照红绿灯通行的时间来看,现在的情形,应该是右边的车道会有车辆陆续过来排队等红路灯,而左边的车道到时应该没有车辆经过。】

“对呀!你怎么不早说!”时舒有些激动。

【……】

在最后的时刻,她爬过中间的护栏,去了右边的车道。

两只脚刚站稳,就看见了那辆黑色迈巴赫朝着她这边驶来,后面两辆车之后,正是一辆出租车。

错不了了,就是它,时舒三步并做两步,冲了上去,挡在迈巴赫面前,截断了车流。

一阵刺耳的急刹车,空气中弥漫着轮胎的焦味。

时舒紧闭着眼睛,双手张开,挡在车前。

“小姑娘,你不要命的,半路突然窜出来!”

一个中年男人探出身子,呵斥她。

时舒知道快了,紧闭的眼睛没有睁开。

三,二,一……

轰隆隆,巨物从天而降,在她身后不足5米的地方落下,地面都跟着颤抖。

激起她身后一阵灰色的烟尘。

时舒回头,惊险真的就在她身后发生了!

她成功的预测了这场事故,还阻止了它的发生。

她拦下的一众车里,司机都探出了脑袋。

“这怎么也能倒了,好惊险!”

“多亏了那个小姑娘!”

“她是怎么知道的?”

“是呀!”

后面不明所以的司机,“前面的什么情况?”

……

时舒看没有人受伤,没有多停留,翻过护栏,朝着等自己的出租车走去。

【主人,你好样的!虽然改变世界的剧情,在系统这里是不被提倡的,但作为我个人,我给你比赞。】

时舒知道它刚才一直都在。

“什么呀,你不就代表系统?”

【也不完全,说到底,我也是个打工的。】

“那我以后,不叫你系统,叫你打工的?”

时舒现在心情轻松了不少,还开起了玩笑。

【……,要是你非要区分的话,可以叫我小白。】

时舒心想:小白球叫小白,它还真是初级系统里的,一点儿新意也没有。

“好吧,小白。也谢谢你刚才在危急时刻提醒我。”

这次,时舒没有让它gun。

她快步的朝着还在等她的出租车走去。

身后有人叫她。

“姑娘,你留个联系方式,今天这事儿,我得感谢你!”

迈巴赫司机在塔吊倒塌那刻,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再转头,发现刚才那姑娘已走远,才从车里出来,朝着时舒喊。

时舒心想,这事儿,也不怎么好跟别人解释,事情的缘由。

况且,她今天能不能活过去还说不定呢?一会儿再来了**,跟她做个例行调查什么的,时间自然是,把握不好。说不定,等她去了酒店,就碰不到男主严池了。

“不用了,大哥,我刚才也只是碰巧路过,我还有事儿,再见!”

打定主意,她头也没回,朝着那等她的出租车跑去。

刚上车,车租车司机就跟她说,“姑娘,你没事吧?刚才那边……”

他听到巨响,才发现后面出了事,还在车里担心时舒刚朝着那边去了,会不会出了意外。

“没事,师傅,我们去酒店。快点儿,加——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