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的公主》丫丫俞启淮_《皇室的公主》最新章节阅读

热门小说《皇室的公主》是作者“俞启淮”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丫丫俞启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居然孟婆汤过敏孟婆脸都黑了她的汤出现质量问题,可是孟婆职业生涯的巨大考验我在身上一通胡挠,嚷嚷着要去找阎王告状孟婆拉住我:「别!你不喝汤就是了带着记忆投胎,岂不美哉?」…

小说:皇室的公主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俞启淮

角色:丫丫俞启淮

节生动充实,文笔极佳,实力推荐,精彩内容:我刚一见天,就被稳婆掰开双腿,看了一眼:「是位公主。」立马有丫鬟抱来一位男婴:「瞎说!娘娘明明为大齐添了位皇子!」我被白布襁褓裹着带出宫,负责处理掉我的丫鬟心软,没把我扔到乱葬岗,而是丢在了大街上。…我居然孟婆汤过敏。孟婆脸都黑了

评论专区

宋阀:可惜没结尾,绝对仙草。

第七颗头骨:2019年了,过了10年,20年,与这本一样好看的国产奇幻小说,还是用两只手的手指就数得过来。

我的帝国无双:一箭射出五百步,狙击枪一样命中目标,现在还这么写的,很少见了,大约还有高月也这么写,且看且珍惜

皇室的公主

《皇室的公主》在线阅读

皇室的公主第1章  

《皇室的公主》男女主角是俞启淮是小说写手俞启淮所写。
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文笔极佳,实力推荐,精彩内容:我刚一见天,就被稳婆掰开双腿,看了一眼:「是位公主。
」立马有丫鬟抱来一位男婴:「瞎说!
娘娘明明为大齐添了位皇子!
」我被白布襁褓裹着带出宫,负责处理掉我的丫鬟心软,没把我扔到乱葬岗,而是丢在了大街上。
…我居然孟婆汤过敏。
孟婆脸都黑了。
她的汤出现质量问题,可是孟婆职业生涯的巨大考验。
我在身上一通胡挠,嚷嚷着要去找阎王告状。
孟婆拉住我:「别!
你不喝汤就是了。
带着记忆投胎,岂不美哉?
」确实美。
我威胁孟婆找后门,让我投个好胎。
孟婆不得不妥协。
我出生皇室,投胎在贵妃肚子里,本应是尊贵的公主。
奈何……1.我刚一见天,就被稳婆掰开双腿,看了一眼:「是位公主。
」立马有丫鬟抱来一位男婴:「瞎说!
娘娘明明为大齐添了位皇子!
」我被白布襁褓裹着带出宫,负责处理掉我的丫鬟心软,没把我扔到乱葬岗,而是丢在了大街上。
他们重男轻女,他们换孩子,他们无耻。
我恨不得俯地长啸。
呜呼!
孟婆坑我。
一双涂着鲜红豆蔻的手将我拎了起来。
三四位穿着花花绿绿的美娇娘围到我身边。
一位佩着大紫花的掀开襁褓看了看:「哟!
是个女娃。
」声音娇滴滴的,嗲出我一身鸡皮疙瘩。
「哪家父母这么狠心,把女娃娃扔到咱们怡红院?
」美女姐姐们嬉笑着开些玩笑话,簇拥着将我抱进屋子。
我满脑子只剩三个字,怡!
红!
院!
投胎是公主,一朝降级到青楼。
我好憋屈,但我能怎么办?
我只不过是个屎尿失禁的大废物罢了。

                       

小说:皇室的公主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俞启淮

角色:丫丫俞启淮

节生动充实,文笔极佳,实力推荐,精彩内容:我刚一见天,就被稳婆掰开双腿,看了一眼:「是位公主。」立马有丫鬟抱来一位男婴:「瞎说!娘娘明明为大齐添了位皇子!」我被白布襁褓裹着带出宫,负责处理掉我的丫鬟心软,没把我扔到乱葬岗,而是丢在了大街上。…我居然孟婆汤过敏。孟婆脸都黑了

评论专区

宋阀:可惜没结尾,绝对仙草。

第七颗头骨:2019年了,过了10年,20年,与这本一样好看的国产奇幻小说,还是用两只手的手指就数得过来。

我的帝国无双:一箭射出五百步,狙击枪一样命中目标,现在还这么写的,很少见了,大约还有高月也这么写,且看且珍惜

皇室的公主

《皇室的公主》在线阅读

皇室的公主第1章  

《皇室的公主》男女主角是俞启淮是小说写手俞启淮所写。
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文笔极佳,实力推荐,精彩内容:我刚一见天,就被稳婆掰开双腿,看了一眼:「是位公主。
」立马有丫鬟抱来一位男婴:「瞎说!
娘娘明明为大齐添了位皇子!
」我被白布襁褓裹着带出宫,负责处理掉我的丫鬟心软,没把我扔到乱葬岗,而是丢在了大街上。
…我居然孟婆汤过敏。
孟婆脸都黑了。
她的汤出现质量问题,可是孟婆职业生涯的巨大考验。
我在身上一通胡挠,嚷嚷着要去找阎王告状。
孟婆拉住我:「别!
你不喝汤就是了。
带着记忆投胎,岂不美哉?
」确实美。
我威胁孟婆找后门,让我投个好胎。
孟婆不得不妥协。
我出生皇室,投胎在贵妃肚子里,本应是尊贵的公主。
奈何……1.我刚一见天,就被稳婆掰开双腿,看了一眼:「是位公主。
」立马有丫鬟抱来一位男婴:「瞎说!
娘娘明明为大齐添了位皇子!
」我被白布襁褓裹着带出宫,负责处理掉我的丫鬟心软,没把我扔到乱葬岗,而是丢在了大街上。
他们重男轻女,他们换孩子,他们无耻。
我恨不得俯地长啸。
呜呼!
孟婆坑我。
一双涂着鲜红豆蔻的手将我拎了起来。
三四位穿着花花绿绿的美娇娘围到我身边。
一位佩着大紫花的掀开襁褓看了看:「哟!
是个女娃。
」声音娇滴滴的,嗲出我一身鸡皮疙瘩。
「哪家父母这么狠心,把女娃娃扔到咱们怡红院?
」美女姐姐们嬉笑着开些玩笑话,簇拥着将我抱进屋子。
我满脑子只剩三个字,怡!
红!
院!
投胎是公主,一朝降级到青楼。
我好憋屈,但我能怎么办?
我只不过是个屎尿失禁的大废物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