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意欢林茵茵《从嫁给他,她每天都在作天作地》全集免费阅读_从嫁给他,她每天都在作天作地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从嫁给他,她每天都在作天作地》,是作者“大可十三”笔下的一部​古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沈意欢林茵茵,小说详细内容介绍:翌日沈意欢醒来时,司时予已经不在身边了她按压着眉心,扫视着周围的陈设,慢慢理清思绪她再也不是那个眼瞎心盲的沈意欢了………

小说:从嫁给他,她每天都在作天作地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大可十三

角色:沈意欢林茵茵

《从嫁给他,她每天都在作天作地》由大可十三所写的一本精彩小说。下面为大家带来精彩内容:…“还敢吗?”沈意欢睁开眼,对上的,是一双冰冷幽沉的黑眸。鼻尖萦绕着的血腥味,刺激着她的全部感官。男人指节分明的手指抵住了她的下巴,用力往上抬。沈意欢撞进他深不见底的狠眸中,心,一抽抽的疼,像是被人用刀剜一样,痛得她快喘不过气

评论专区

罪孽深重的男人:嗯,只是来表白黄泉姐姐~~

 这地球的画风有些不对:我铁血倒是有钱。但是我账号密码是啥子啊?

重生之武神大主播:打五星的骂打一星的父母,还有骂书评垃圾都是什么玩意的,必须高分才行。这都什么受众,这书不看也罢。

从嫁给他,她每天都在作天作地

《从嫁给他,她每天都在作天作地》在线阅读

从嫁给他,她每天都在作天作地第2章  重生

《从嫁给他,她每天都在作天作地》由大可十三所写的一本精彩小说。
下面为大家带来精彩内容:…“还敢吗?”
沈意欢睁开眼,对上的,是一双冰冷幽沉的黑眸。
鼻尖萦绕着的血腥味,刺激着她的全部感官。
男人指节分明的手指抵住了她的下巴,用力往上抬。
沈意欢撞进他深不见底的狠眸中,心,一抽抽的疼,像是被人用刀剜一样,痛得她快喘不过气。
司时予?他不是被她害死了吗?
为什么……沈意欢还未理清思绪,司时予猛地用力。
“哐当。”
她疼得握紧了手上的刀,钳铐在她脚踝的锁链也发出了刺耳的脆响。
血顺着司时予的背部,不断地往下流,狠狠地抢占着沈意欢的视线。
“沈意欢,要是再敢在我的酒里加料,我一定会把你的腿,一根一根的敲断……”司时予像是被触碰了逆鳞,嗜血的俊容上阴云密布,凉薄低沉的声线,像是最锋利的刀片,要把她的身上的皮肉,一点一点地切割下来。
沈意欢乱了心神。
这熟悉的话,还有脚下冷冰冰的触感……她重生了?回到了四年前?
那时,她受林茵茵唆使,给司时予下药,还要把他和林茵茵关在一间房间里,好污蔑他婚内出轨,和他离婚。
结果把司时予惹毛了,他彻底爆发,给她戴上脚铐。
而在当时,她为了防他,早早就在枕头下放了一把刀,现在,这把刀正被她刺入他的后背……沈意欢的心一阵绞痛。
即便重生,她还是伤了他?她的眼睫轻颤,眼泪滴滴答答地往下流。
司时予见她走神,把她抱了起来,走向了阳台。
沈意欢看着他,恍若隔世。
沈意欢染满鲜血的手,颤抖着,抚上了司时予的脸颊。
“司时予,我欠你的那句话,来还你了。”
“我爱你。”
男人顿住了,有一刻的心动,但转瞬,清亮的瞳眸间只剩下一片灰冷。
“小骗子。”
为了逃跑,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他拥着她,低头,“沈意欢,你的心怎么都捂不热的……”沈意欢流着泪,紧拥着他。
司时予拧了拧眉。
在他眼里,沈意欢从来就不在乎他。
他没有去纠结她突如其来的关心,他只要她的心里眼里有他就行。
他握住了她的手,把刀从他的后背抽离,鲜血翻涌。
沈意欢的眼泪决堤,“你这个疯子!”
她手上的刀“哐当”落下,白皙的纤手堵住了他源源不断流血的伤口。
他堵住她的唇,“沈意欢,你逃不掉的……”

                       

小说:从嫁给他,她每天都在作天作地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大可十三

角色:沈意欢林茵茵

《从嫁给他,她每天都在作天作地》由大可十三所写的一本精彩小说。下面为大家带来精彩内容:…“还敢吗?”沈意欢睁开眼,对上的,是一双冰冷幽沉的黑眸。鼻尖萦绕着的血腥味,刺激着她的全部感官。男人指节分明的手指抵住了她的下巴,用力往上抬。沈意欢撞进他深不见底的狠眸中,心,一抽抽的疼,像是被人用刀剜一样,痛得她快喘不过气

评论专区

罪孽深重的男人:嗯,只是来表白黄泉姐姐~~

 这地球的画风有些不对:我铁血倒是有钱。但是我账号密码是啥子啊?

重生之武神大主播:打五星的骂打一星的父母,还有骂书评垃圾都是什么玩意的,必须高分才行。这都什么受众,这书不看也罢。

从嫁给他,她每天都在作天作地

《从嫁给他,她每天都在作天作地》在线阅读

从嫁给他,她每天都在作天作地第2章  重生

《从嫁给他,她每天都在作天作地》由大可十三所写的一本精彩小说。
下面为大家带来精彩内容:…“还敢吗?”
沈意欢睁开眼,对上的,是一双冰冷幽沉的黑眸。
鼻尖萦绕着的血腥味,刺激着她的全部感官。
男人指节分明的手指抵住了她的下巴,用力往上抬。
沈意欢撞进他深不见底的狠眸中,心,一抽抽的疼,像是被人用刀剜一样,痛得她快喘不过气。
司时予?他不是被她害死了吗?
为什么……沈意欢还未理清思绪,司时予猛地用力。
“哐当。”
她疼得握紧了手上的刀,钳铐在她脚踝的锁链也发出了刺耳的脆响。
血顺着司时予的背部,不断地往下流,狠狠地抢占着沈意欢的视线。
“沈意欢,要是再敢在我的酒里加料,我一定会把你的腿,一根一根的敲断……”司时予像是被触碰了逆鳞,嗜血的俊容上阴云密布,凉薄低沉的声线,像是最锋利的刀片,要把她的身上的皮肉,一点一点地切割下来。
沈意欢乱了心神。
这熟悉的话,还有脚下冷冰冰的触感……她重生了?回到了四年前?
那时,她受林茵茵唆使,给司时予下药,还要把他和林茵茵关在一间房间里,好污蔑他婚内出轨,和他离婚。
结果把司时予惹毛了,他彻底爆发,给她戴上脚铐。
而在当时,她为了防他,早早就在枕头下放了一把刀,现在,这把刀正被她刺入他的后背……沈意欢的心一阵绞痛。
即便重生,她还是伤了他?她的眼睫轻颤,眼泪滴滴答答地往下流。
司时予见她走神,把她抱了起来,走向了阳台。
沈意欢看着他,恍若隔世。
沈意欢染满鲜血的手,颤抖着,抚上了司时予的脸颊。
“司时予,我欠你的那句话,来还你了。”
“我爱你。”
男人顿住了,有一刻的心动,但转瞬,清亮的瞳眸间只剩下一片灰冷。
“小骗子。”
为了逃跑,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他拥着她,低头,“沈意欢,你的心怎么都捂不热的……”沈意欢流着泪,紧拥着他。
司时予拧了拧眉。
在他眼里,沈意欢从来就不在乎他。
他没有去纠结她突如其来的关心,他只要她的心里眼里有他就行。
他握住了她的手,把刀从他的后背抽离,鲜血翻涌。
沈意欢的眼泪决堤,“你这个疯子!”
她手上的刀“哐当”落下,白皙的纤手堵住了他源源不断流血的伤口。
他堵住她的唇,“沈意欢,你逃不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