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歌南宁荀沥)病里藏娇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病里藏娇》完整版免费阅读

《病里藏娇》,是作者大大“季节柚子皮”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楚歌南宁荀沥。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一场人为车祸,所谓的全才杀手就此消失
一朝穿越,醒来莫名成了未记载王朝的小村姑
酗酒豪赌家暴爹,软弱没主哭泣娘
楚歌:“要不跑?”
金手指大白:“愿望未达成,系统判定失败”
某天,大佬揪着天狗的耳朵说:“剧情是让你推进,没让人推死!”
金盆洗手女vs柔弱病娇男
床塌之上,女人反身压下去,用手抵住男人的脖子
楚歌:说吧,你是不是不行,这么看得我都心动,你有问题吧?
荀沥:???
南宁:我本就是这肮脏池塘里泛着烂臭濒死的鱼……
楚歌:我就是向你而来,人生无光,那我就做你的太阳……

小说:病里藏娇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季节柚子皮

角色:楚歌南宁荀沥

古代言情小说《病里藏娇》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季节柚子皮”十分给力。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内力用的太多了,獐寒之毒复发。尽管南宁发现身后倒下的那批刺客锤死挣扎有了动作,算好了距离可是毒发之后速度被降慢了许多,只能避开让短刃不刺到要害。周围已无兵器可用,陈霍霍抓起靠在墙上的木棍往前掷。楚歌看见白衣男子身后的黑衣人见一击未中竟还要出招,随即就将手里的箩筐朝黑衣人扔了过去,正好跟陈霍霍的木棍一前一后的配合那黑衣人瞬间断了气。“公子……

评论专区

太素:真心不错,虽然是女主但也没大问题,没看到刻意装13打脸情节,这个真心好。

那无限的世界:为什么那么多生化开局的同人都要在楼梯那里来一遍跟郑吒一样的心历路程呢?是不是不这样就不知道怎么写了?

大宋风华:以一个老历史作者来说,太儿戏浮躁了。不到十章,偷看李师师洗澡,说个段子上达天听,逛个街又搭上清明上河图的作者。加上开场一段老掉牙的破除封建迷信,真是令人失望。

病里藏娇

《病里藏娇》在线阅读

第5章 我其实散光的厉害,啥也没看见

内力用的太多了,獐寒之毒复发。尽管南宁发现身后倒下的那批刺客锤死挣扎有了动作,算好了距离可是毒发之后速度被降慢了许多,只能避开让短刃不刺到要害。

周围已无兵器可用,陈霍霍抓起靠在墙上的木棍往前掷。

楚歌看见白衣男子身后的黑衣人见一击未中竟还要出招,随即就将手里的箩筐朝黑衣人扔了过去,正好跟陈霍霍的木棍一前一后的配合那黑衣人瞬间断了气。

“公子。”南宁内力不支,半跪在了血泊中。

“无碍,让葛六到了之后把尸体处理掉。”南宁嘴角向后一咧,擦掉嘴角溢出的血。动作干脆利落像是察觉不到痛似的,妖孽至极。

“是的,公子。那这位姑娘呢……”陈霍霍有点拿不准,本来没人的话这批尸体悄悄处理了就算了,现在有了个目击证人,还是个老面孔难道也要处理了?

南宁抬头看向楚歌,让楚歌也心里一震因为那双漆黑的眸子透出来的眼神太让楚歌熟悉,尽管没有言语,但杀气毕露。

“我什么都没看见。我…就是碰巧路过……”楚歌突然抬起手来捂住自己的眼睛摸索着往胡同外走去。

南宁将手搭在楚歌的肩上借着力把楚歌扭了过来礼貌地作了个揖。“姑娘,刚才的事情还请忘掉,和我们粘上可能周身多是横祸,希望姑娘明白。”

“明白明白。诶,这太阳怎么这么照眼呢,我这眼散光的厉害,这强光一照啥都看不清……你说这年轻轻的。”楚歌立马反应跟上,顺势还像回事儿的在男子身上摸索了一番往前探着走。

南宁见楚歌还算想得明白,巷子里也再看不见身影了之后终于不再强装,呕出了一口血。

“公子!”

“回南桥村”

“是”陈霍霍见情况不妙,立马带着南宁走小路赶回南桥村。

“娘,我回来了。”

楚歌看见在路旁呆呆等着她的楚林氏,女人脸上的淤青已经淡了下去,成了黑紫状态。

“歌儿,卖完了啊。”楚林氏看见女儿已经回来了,脸颊动了动,带着柔柔的笑望向女儿,可是看到女儿空空的两手,楚林氏不解。

“是卖完了么,咱们的箩筐呢?”

“坏了!忘拿回来了!”

“呃……娘,路上不知道哪儿窜出来一条大白狗,他死命追我……我害怕……我就把油饼跟筐子都扔了。”为了赶紧把这个事情圆过去,楚歌使劲掐了掐大腿,哭的很是真切。

楚林氏本来还在心疼好好的油饼跟没用多久的筐子就这么白送了狗,可是看见平日鲜少有表情的女儿,哭的这么梨花带雨,楚林氏心里更是觉得孩子当时一定害怕极了。

“算了,算了。还好人没事啊。”楚林氏拍了拍女儿的肩膀,“你啊,平日你爹不比那狗可怕,这次筐子丢了,少不了你爹又是一顿骂。”

“娘,你放心,我看咱们来的路上有不少小贩在卖编筐,咱们再买一个不就行了?都是新的应该看不出来。”

“傻丫头,那不得花钱,咱们卖鸡蛋的钱都是有数的,能富余出的钱都让你去买油饼了,咱们哪里还有钱?”

“诺,娘,你看。”楚歌掏出一个小小的钱袋把它拿给楚林氏。

楚林氏看钱袋里足足有二十贯钱,心里猛然一惊。“歌儿,你哪来的这么多钱?你万万不能做偷抢之事啊!”

“娘,你想什么呢,还记得昨天我从爹那里收回的钱袋么?咱们先用用,等我赚了钱,我再补上。”

“下次卖鸡蛋怎么也得呆五六天,你爹要是拿钱怎么办……”

“把心放肚子里,娘,就这么几文钱,还能赚不出来,钱我来想办法。”楚歌口气十分肯定。

楚林氏还是犹豫,可是眼下也拿不出什么办法。

又买完筐子母女二人才加快脚步回南桥村。

过桥时,迎面正好碰见一个从村子方向出来的老郎中和药童。

“陈大夫,出诊完啦。”

“呦,楚夫人。”

“又是老猎户那个媳侄子么?”

“嗯嗯,老毛病了,没啥大事。”

“哎,这孩子也是可怜,好好地小伙子三天两头的生病…….”

楚林氏碰上陈大夫两人寒暄了一阵。

看着楚林氏倒是和陈大夫比较熟络,可是楚歌对二人倒没什么印象,只是挺意外,古代美男还真挺多,这个陈大夫身边的药童倒是清俊的很,秀挺的五官本应该是清冷的面相,但是这药童却长了一张娃娃脸整体搭配下来就没有那么不平易近人了。

周时伦感受到楚歌的打量,也往楚歌身上瞧去。

周时伦觉得这楚家的女儿又点不一样了,但又说不上来哪里变了,不过应该没什么威胁,便没放在心上转头提醒自家师父道:“师父,前桥村李裁缝家昨天也约了今天问诊,咱们不如一起去了?”

“也好,正好也算顺路了。对了,楚夫人,你家小女是不是要嫁给前桥李裁缝家对门的那屠户啊?”

“是有媒人说了日子…..可是……”还没等楚林氏说完,周时论就应着话突然说道:“难怪,对了楚夫人,我们看见张媒人从楚家出来,想必是过亲去了,就是媒人走后楚家爹爹发了好大火……你跟楚姑娘……还是留意一下。”周时论说着还抬头看了一眼楚歌,眼里倒流露出几分同情。

“谢谢二位大人挂念,时候不早了,我们就先回去了。”楚林氏拉着楚歌同陈大夫二人简单告别之后就继续往家的方向走。

果然,回到家看见的是一片狼藉。

“你个臭婆娘还敢回来,好啊,我说歌儿平日里那么听老子话的人,怎么突然寻思觅活的跟我对着干,原来都是你这个婆娘在背后搞的鬼。”楚渣爹一下子拽过楚林氏的头往门上撞去。

看见楚林氏头上的血,楚歌突然心口感觉到一阵刺痛,突然呕出了一口血晕了过去。

                       

小说:病里藏娇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季节柚子皮

角色:楚歌南宁荀沥

古代言情小说《病里藏娇》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季节柚子皮”十分给力。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内力用的太多了,獐寒之毒复发。尽管南宁发现身后倒下的那批刺客锤死挣扎有了动作,算好了距离可是毒发之后速度被降慢了许多,只能避开让短刃不刺到要害。周围已无兵器可用,陈霍霍抓起靠在墙上的木棍往前掷。楚歌看见白衣男子身后的黑衣人见一击未中竟还要出招,随即就将手里的箩筐朝黑衣人扔了过去,正好跟陈霍霍的木棍一前一后的配合那黑衣人瞬间断了气。“公子……

评论专区

太素:真心不错,虽然是女主但也没大问题,没看到刻意装13打脸情节,这个真心好。

那无限的世界:为什么那么多生化开局的同人都要在楼梯那里来一遍跟郑吒一样的心历路程呢?是不是不这样就不知道怎么写了?

大宋风华:以一个老历史作者来说,太儿戏浮躁了。不到十章,偷看李师师洗澡,说个段子上达天听,逛个街又搭上清明上河图的作者。加上开场一段老掉牙的破除封建迷信,真是令人失望。

病里藏娇

《病里藏娇》在线阅读

第5章 我其实散光的厉害,啥也没看见

内力用的太多了,獐寒之毒复发。尽管南宁发现身后倒下的那批刺客锤死挣扎有了动作,算好了距离可是毒发之后速度被降慢了许多,只能避开让短刃不刺到要害。

周围已无兵器可用,陈霍霍抓起靠在墙上的木棍往前掷。

楚歌看见白衣男子身后的黑衣人见一击未中竟还要出招,随即就将手里的箩筐朝黑衣人扔了过去,正好跟陈霍霍的木棍一前一后的配合那黑衣人瞬间断了气。

“公子。”南宁内力不支,半跪在了血泊中。

“无碍,让葛六到了之后把尸体处理掉。”南宁嘴角向后一咧,擦掉嘴角溢出的血。动作干脆利落像是察觉不到痛似的,妖孽至极。

“是的,公子。那这位姑娘呢……”陈霍霍有点拿不准,本来没人的话这批尸体悄悄处理了就算了,现在有了个目击证人,还是个老面孔难道也要处理了?

南宁抬头看向楚歌,让楚歌也心里一震因为那双漆黑的眸子透出来的眼神太让楚歌熟悉,尽管没有言语,但杀气毕露。

“我什么都没看见。我…就是碰巧路过……”楚歌突然抬起手来捂住自己的眼睛摸索着往胡同外走去。

南宁将手搭在楚歌的肩上借着力把楚歌扭了过来礼貌地作了个揖。“姑娘,刚才的事情还请忘掉,和我们粘上可能周身多是横祸,希望姑娘明白。”

“明白明白。诶,这太阳怎么这么照眼呢,我这眼散光的厉害,这强光一照啥都看不清……你说这年轻轻的。”楚歌立马反应跟上,顺势还像回事儿的在男子身上摸索了一番往前探着走。

南宁见楚歌还算想得明白,巷子里也再看不见身影了之后终于不再强装,呕出了一口血。

“公子!”

“回南桥村”

“是”陈霍霍见情况不妙,立马带着南宁走小路赶回南桥村。

“娘,我回来了。”

楚歌看见在路旁呆呆等着她的楚林氏,女人脸上的淤青已经淡了下去,成了黑紫状态。

“歌儿,卖完了啊。”楚林氏看见女儿已经回来了,脸颊动了动,带着柔柔的笑望向女儿,可是看到女儿空空的两手,楚林氏不解。

“是卖完了么,咱们的箩筐呢?”

“坏了!忘拿回来了!”

“呃……娘,路上不知道哪儿窜出来一条大白狗,他死命追我……我害怕……我就把油饼跟筐子都扔了。”为了赶紧把这个事情圆过去,楚歌使劲掐了掐大腿,哭的很是真切。

楚林氏本来还在心疼好好的油饼跟没用多久的筐子就这么白送了狗,可是看见平日鲜少有表情的女儿,哭的这么梨花带雨,楚林氏心里更是觉得孩子当时一定害怕极了。

“算了,算了。还好人没事啊。”楚林氏拍了拍女儿的肩膀,“你啊,平日你爹不比那狗可怕,这次筐子丢了,少不了你爹又是一顿骂。”

“娘,你放心,我看咱们来的路上有不少小贩在卖编筐,咱们再买一个不就行了?都是新的应该看不出来。”

“傻丫头,那不得花钱,咱们卖鸡蛋的钱都是有数的,能富余出的钱都让你去买油饼了,咱们哪里还有钱?”

“诺,娘,你看。”楚歌掏出一个小小的钱袋把它拿给楚林氏。

楚林氏看钱袋里足足有二十贯钱,心里猛然一惊。“歌儿,你哪来的这么多钱?你万万不能做偷抢之事啊!”

“娘,你想什么呢,还记得昨天我从爹那里收回的钱袋么?咱们先用用,等我赚了钱,我再补上。”

“下次卖鸡蛋怎么也得呆五六天,你爹要是拿钱怎么办……”

“把心放肚子里,娘,就这么几文钱,还能赚不出来,钱我来想办法。”楚歌口气十分肯定。

楚林氏还是犹豫,可是眼下也拿不出什么办法。

又买完筐子母女二人才加快脚步回南桥村。

过桥时,迎面正好碰见一个从村子方向出来的老郎中和药童。

“陈大夫,出诊完啦。”

“呦,楚夫人。”

“又是老猎户那个媳侄子么?”

“嗯嗯,老毛病了,没啥大事。”

“哎,这孩子也是可怜,好好地小伙子三天两头的生病…….”

楚林氏碰上陈大夫两人寒暄了一阵。

看着楚林氏倒是和陈大夫比较熟络,可是楚歌对二人倒没什么印象,只是挺意外,古代美男还真挺多,这个陈大夫身边的药童倒是清俊的很,秀挺的五官本应该是清冷的面相,但是这药童却长了一张娃娃脸整体搭配下来就没有那么不平易近人了。

周时伦感受到楚歌的打量,也往楚歌身上瞧去。

周时伦觉得这楚家的女儿又点不一样了,但又说不上来哪里变了,不过应该没什么威胁,便没放在心上转头提醒自家师父道:“师父,前桥村李裁缝家昨天也约了今天问诊,咱们不如一起去了?”

“也好,正好也算顺路了。对了,楚夫人,你家小女是不是要嫁给前桥李裁缝家对门的那屠户啊?”

“是有媒人说了日子…..可是……”还没等楚林氏说完,周时论就应着话突然说道:“难怪,对了楚夫人,我们看见张媒人从楚家出来,想必是过亲去了,就是媒人走后楚家爹爹发了好大火……你跟楚姑娘……还是留意一下。”周时论说着还抬头看了一眼楚歌,眼里倒流露出几分同情。

“谢谢二位大人挂念,时候不早了,我们就先回去了。”楚林氏拉着楚歌同陈大夫二人简单告别之后就继续往家的方向走。

果然,回到家看见的是一片狼藉。

“你个臭婆娘还敢回来,好啊,我说歌儿平日里那么听老子话的人,怎么突然寻思觅活的跟我对着干,原来都是你这个婆娘在背后搞的鬼。”楚渣爹一下子拽过楚林氏的头往门上撞去。

看见楚林氏头上的血,楚歌突然心口感觉到一阵刺痛,突然呕出了一口血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