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柿谷行简(温柔的转学生原来是个疯子)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温柔的转学生原来是个疯子)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温柔的转学生原来是个疯子》,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陶柿谷行简,文章原创作者为“淘沙”,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校园文➕偏执型➕控制欲强➕单项救赎
前期校园——迟钝学渣Vs演技学霸

后期社会——胆小小白vs腹黑霸总

初三那年,班里来个转学生
这个转学生的到来,在班里引起一场不小的轰动
为什么呢?
转学生拥有学霸颜值并存的完美人社,年轻女孩的悸动呀!
谁不愿意多看两眼这种完美人设的男孩

而陶柿与她们不同,她……

小说:温柔的转学生原来是个疯子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淘沙

角色:陶柿谷行简

小说《温柔的转学生原来是个疯子》是由网文作者“淘沙”所著。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郑晓雯从来的那天,就表现出一副单纯可爱的样子,她妈说了已经不止一次了,但她从来不入耳朵,依旧我行我素的,完全表现的一点没有寄人篱下的拘谨和矜持。陶柿默不作声,她心知肚明,郑晓雯敢这样,原因只有一个,自己的视而不见,谷行简的默许。“你听到了没有?”陈姨一副嫌弃的表情说道。郑晓雯嘿嘿一笑,眨着清澈的大眼睛委屈地说,“妈,知道了。”“每次你都说知道,次次都明知故犯…………

评论专区

北玄门:门派流。我感觉现在大多数的门派经营流都是用以往凡人黑社会修仙的那种方式写,表面上看是门派发展,但实际中还是以个人修仙为主。91\u002F201

叛僧:综武里面很一般的水平,干粮带毒 武侠副本感觉就是跟着原著剧情写一写 10年前的水平吧

科技之锤:剧情一开始主角没有金手指被体制黑幕所害,连小民尊严都体会不到。金手指到位后,高唱大国崛起。这真的毒啊,好歹学学其他科技流,普通出生小白无黑幕领取金手指,也就没有这样逻辑硬伤。

温柔的转学生原来是个疯子

《温柔的转学生原来是个疯子》在线阅读

第三章一杯透明的水

郑晓雯从来的那天,就表现出一副单纯可爱的样子,她妈说了已经不止一次了,但她从来不入耳朵,依旧我行我素的,完全表现的一点没有寄人篱下的拘谨和矜持。

陶柿默不作声,她心知肚明,郑晓雯敢这样,原因只有一个,自己的视而不见,谷行简的默许。

“你听到了没有?”陈姨一副嫌弃的表情说道。

郑晓雯嘿嘿一笑,眨着清澈的大眼睛委屈地说,“妈,知道了。”

“每次你都说知道,次次都明知故犯……。”

“陶姐姐。”郑晓雯搂住陶柿胳膊,委屈巴巴说,“你帮帮我,我妈老说我。”

陶柿微微一笑,心想算了,做个顺水推舟的人情,她打断了陈姨,“陈姨,她也就周末过来,平时都在学校,你就别数落她了。”

谷行简嘴角勾起,余光看着她一张一合的薄唇,她倒是很会装善解人意。

郑晓雯有了陶柿的撑腰,朝她母亲得意忘形起来,“陶柿姐姐都说了,妈,您就少说两句吧。”

“……”陈姨叹了口气,“陶小姐,冰粥的味道还可以吧?”

陶柿点了点头,“不错。”

餐桌上,陶柿故意吃的很慢,因为在这里有个规矩,就是谷行简不放筷子,她不可以放下筷子,不可以离开饭桌。

谷行简无理的要求很多,这算是最好完成的一项。

谷行简饭量向来不错,可吃饭的速度,和他做事的风格很不相像,他吃东西很慢,细嚼慢咽,会说的是餐桌礼仪标准。

可在陶柿眼里,实际说他是个大姑娘矫情,一点都不为过。

谷行简吃完饭后,只是说了一句,“回房间等我,”便头也不回的直接去了书房,到了晚上陈姨问他要不要把饭送上来,他才从书房出来。

见到陶柿后,一句解释的话也没有,仿佛等他是理所应当,让你等就等,别管我会不会去找你。

晚饭的时候,陶柿低头还在想怎么帮那个求助自己的女孩。

其实这事情说起来很简单,就是借个手机,给她父母打个电话,传个话的事情。

听起来多简单的事情,但她没有手机,常年的囚禁在这套房子里,她压根就没有手机,逃出去后,为了不让谷行简找到她,也没有买。

陶柿本想问郑晓雯要的,但这个姑娘却是和谷行简一路的,不会给她不说,反而可能添油加醋,让事情变得复杂了。

陶柿和她的一年多的相处下来,早就发现郑晓雯没有表面看上去天真可爱,她陶柿不是傻子,看得出来,毕竟爱慕一个人的眼神,就算特意去藏,也总会有不经意间的一瞬破绽。

郑晓雯围着谷行简一个劲儿转悠,谷行简却没有一丝的不耐烦。

郑晓雯围着他问东问西,甚至说……

“谷哥哥,我今年暑假,能不能去你公司实习?”

谷行简答应了,而且很痛快。

郑晓雯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先不说有更多机会接近谷行简,就是能进入大公司实习这件事,就是很多没毕业的大学生梦寐以求的。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暑假一定会去的,到时候,谷哥哥一定要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

“好。”

陶柿余光关注两人,眼前两人的对话很轻松,虽然谷行简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的,但眼里并未漏出一丝的不耐烦。

陶柿不自觉的紧握筷子,相对于对她来说,每次谷行简和她的谈话,陶柿都能在谷行简眼里,看到的都是鄙夷和厌恶。

夜晚,落地窗前,陶柿此刻还在苦思冥想怎么帮人的事情,这件事情就像一块石头,压的她都没时间去想,接下来如何面对让人惧怕到会噩梦不断的谷行简。

想了半天。

陶柿决定明天去刑侦大队一趟的时候,也许能和别人借用一下手机。

前提是只要谷行简不一直跟着她就行。

身后卧室门这时被人推开,陶柿身体猛的一僵,目光死死盯着玻璃倒影出的高大身影。

不……准确说,是他手里的那杯水。

谷行简手里举着一杯透明的水杯,慢慢走来,陶柿眼神死死盯着那杯水,心脏随着他一步步靠近,越发窒息起来。

又来了,最终还是要这样对她吗?

陶柿垂下眼帘,深深吸了一口气,想平复一下内心的恐惧,但谷行简给她带来的多年阴影,怎么可能靠几个呼吸就能平复的呢。

陶柿浑身开始颤抖起来,一双藏在睡衣袖子下的手,慢慢握紧,她咬着不停打颤的牙齿,艰难转过头。

瞳孔凝聚轻颤,胆怯的目光对上那双凌厉的眸子时,她本能的后退了一步,后背贴上了退无可退的玻璃窗。

谷行简走近,温声道:“渴了吧,喝吧,水温刚刚好。”

陶柿想说明天还要去刑侦大队一趟,但颤抖声音刚说出一个“我”字,谷行简便没给她说出下一个字的机会。

谷行简冷声打断,音调却又平淡无波道:“你渴了,喝了它。”

陶柿紧紧握住拳头,看着五指下的透明水杯,她的懦弱无能让她不敢反驳,不敢再说接下来任何一个字。

谷行简是个性格很极端的人,他说过,不准顶嘴,不准不听话,更不准求他,也不让她掉眼泪,多委屈,都得给憋着,导致每天活的就像一台没有感情的机器人。

陶柿认为自己就是披着一副人皮,人皮下面都是冰冷的金属零件。

陶柿接过水杯,因为控制不住的手抖,水溢出了一点,“我,渴了,我喝。”

谷行简瞬间眉头一皱,声线变的更加没有温度,“怎么?你很冷吗?”

陶柿身子一抖,害怕的拼命摇头否认。

“如果冷,把空调调一下温度。”话音一落,便拄杖回身从去找空调遥控器。

“不是,我……我…不冷。”陶柿胆怯害怕到语不成句。

谷行简闻声转过头,一副笑眯眯表情握住她颤抖的手,亲自把水杯送到了嘴边,“那很好,喝吧。”

陶柿就这么被迫喝了一杯看似透明无害且清澈甘甜的水。

谷行简满意的勾唇一笑,摸了摸她柔软的秀发,俯身亲吻她额头的同时接过空水杯。

“很乖。”

陶柿眼神绝望,悲伤的看着他,谷行简却用手掌蒙上了她的眼睛。

须臾间,陶柿整个人浑身开始失了力气,瘫软的整个人跪倒在谷行简脚下。

熟悉的感觉又来了。

此刻陶柿除了意识还在,仿佛一切感官都消失了。

仿佛所有一切离开肉体,飘进黑暗的空洞,身体悬浮在黑洞里,那里除了黑暗,再无其它。

谷行简清冷的声音仿佛从宇宙的另一头传来,“好好休息几天,逃了那么久,你累了。”话落,他扔掉手中的手杖,蹲下身将人轻手轻脚的抱起,仿佛抱着一块翡翠。

谷行简的脚步声一轻一重声响起,将人抱到床上,而就这么一小段的距离,却因为腿脚不便,让他有些很吃力,心里那股压抑不住的躁郁因子,开始蠢蠢欲动。

他看着静静躺在床上的女人,试图让自己安静下来,他抚摸她的脸颊,鼻梁,眼睛,苍白的唇瓣,将所有的五官细细摩挲一遍后,俯身在她唇上浅浅亲吻了一下。

“下次如果再逃那么久,我只能挑断你的脚筋了,”声音温柔极了,“睡吧,我陪着你睡。”说完便脱衣躺了下来,手臂环上侧身人多的细腰,搂着她沉沉睡去。

一切看似那么自然。

陶柿想睁开眼睛,眼珠子转了又转,眼皮挑了又挑,最后放弃了。

谷行简经常会拿一杯这样的水给她,喝了后,整个人动弹不得,却还保留清晰的意识。

她能听到,感受到,却没有能力反抗,那种滋味让人好想逃,付出任何代价都可以。

她一开始还反抗的,后来也就不反抗了。

几次的反抗后,陶柿发现根本没有用,谷行简一米九多的身高,身体强壮结实,这和他从小就接受高强度训练有关系。

相反陶柿,她一个一米六多的个子,在他眼里,就是个随手提来提去的人偶,毫无反抗力。

每次都会被强行暴力灌下去,把自己弄的浑身是伤,后来也就学乖了。

陶柿眼角落了一滴泪水,她无法入睡,无法就这么躺着,她答应那个女孩的事情,还有明天要去刑事侦查大队,还要见家人,很多事情都要去做。

可看似简单的事情,到她这里,怎么就变得那么难呢。

陶柿感受着身边人逐渐均匀的呼吸,温热的体温,强壮的胸膛。

说起她和谷行简的相识,要倒退到她上初三那年。

                       

小说:温柔的转学生原来是个疯子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淘沙

角色:陶柿谷行简

小说《温柔的转学生原来是个疯子》是由网文作者“淘沙”所著。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郑晓雯从来的那天,就表现出一副单纯可爱的样子,她妈说了已经不止一次了,但她从来不入耳朵,依旧我行我素的,完全表现的一点没有寄人篱下的拘谨和矜持。陶柿默不作声,她心知肚明,郑晓雯敢这样,原因只有一个,自己的视而不见,谷行简的默许。“你听到了没有?”陈姨一副嫌弃的表情说道。郑晓雯嘿嘿一笑,眨着清澈的大眼睛委屈地说,“妈,知道了。”“每次你都说知道,次次都明知故犯…………

评论专区

北玄门:门派流。我感觉现在大多数的门派经营流都是用以往凡人黑社会修仙的那种方式写,表面上看是门派发展,但实际中还是以个人修仙为主。91\u002F201

叛僧:综武里面很一般的水平,干粮带毒 武侠副本感觉就是跟着原著剧情写一写 10年前的水平吧

科技之锤:剧情一开始主角没有金手指被体制黑幕所害,连小民尊严都体会不到。金手指到位后,高唱大国崛起。这真的毒啊,好歹学学其他科技流,普通出生小白无黑幕领取金手指,也就没有这样逻辑硬伤。

温柔的转学生原来是个疯子

《温柔的转学生原来是个疯子》在线阅读

第三章一杯透明的水

郑晓雯从来的那天,就表现出一副单纯可爱的样子,她妈说了已经不止一次了,但她从来不入耳朵,依旧我行我素的,完全表现的一点没有寄人篱下的拘谨和矜持。

陶柿默不作声,她心知肚明,郑晓雯敢这样,原因只有一个,自己的视而不见,谷行简的默许。

“你听到了没有?”陈姨一副嫌弃的表情说道。

郑晓雯嘿嘿一笑,眨着清澈的大眼睛委屈地说,“妈,知道了。”

“每次你都说知道,次次都明知故犯……。”

“陶姐姐。”郑晓雯搂住陶柿胳膊,委屈巴巴说,“你帮帮我,我妈老说我。”

陶柿微微一笑,心想算了,做个顺水推舟的人情,她打断了陈姨,“陈姨,她也就周末过来,平时都在学校,你就别数落她了。”

谷行简嘴角勾起,余光看着她一张一合的薄唇,她倒是很会装善解人意。

郑晓雯有了陶柿的撑腰,朝她母亲得意忘形起来,“陶柿姐姐都说了,妈,您就少说两句吧。”

“……”陈姨叹了口气,“陶小姐,冰粥的味道还可以吧?”

陶柿点了点头,“不错。”

餐桌上,陶柿故意吃的很慢,因为在这里有个规矩,就是谷行简不放筷子,她不可以放下筷子,不可以离开饭桌。

谷行简无理的要求很多,这算是最好完成的一项。

谷行简饭量向来不错,可吃饭的速度,和他做事的风格很不相像,他吃东西很慢,细嚼慢咽,会说的是餐桌礼仪标准。

可在陶柿眼里,实际说他是个大姑娘矫情,一点都不为过。

谷行简吃完饭后,只是说了一句,“回房间等我,”便头也不回的直接去了书房,到了晚上陈姨问他要不要把饭送上来,他才从书房出来。

见到陶柿后,一句解释的话也没有,仿佛等他是理所应当,让你等就等,别管我会不会去找你。

晚饭的时候,陶柿低头还在想怎么帮那个求助自己的女孩。

其实这事情说起来很简单,就是借个手机,给她父母打个电话,传个话的事情。

听起来多简单的事情,但她没有手机,常年的囚禁在这套房子里,她压根就没有手机,逃出去后,为了不让谷行简找到她,也没有买。

陶柿本想问郑晓雯要的,但这个姑娘却是和谷行简一路的,不会给她不说,反而可能添油加醋,让事情变得复杂了。

陶柿和她的一年多的相处下来,早就发现郑晓雯没有表面看上去天真可爱,她陶柿不是傻子,看得出来,毕竟爱慕一个人的眼神,就算特意去藏,也总会有不经意间的一瞬破绽。

郑晓雯围着谷行简一个劲儿转悠,谷行简却没有一丝的不耐烦。

郑晓雯围着他问东问西,甚至说……

“谷哥哥,我今年暑假,能不能去你公司实习?”

谷行简答应了,而且很痛快。

郑晓雯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先不说有更多机会接近谷行简,就是能进入大公司实习这件事,就是很多没毕业的大学生梦寐以求的。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暑假一定会去的,到时候,谷哥哥一定要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

“好。”

陶柿余光关注两人,眼前两人的对话很轻松,虽然谷行简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的,但眼里并未漏出一丝的不耐烦。

陶柿不自觉的紧握筷子,相对于对她来说,每次谷行简和她的谈话,陶柿都能在谷行简眼里,看到的都是鄙夷和厌恶。

夜晚,落地窗前,陶柿此刻还在苦思冥想怎么帮人的事情,这件事情就像一块石头,压的她都没时间去想,接下来如何面对让人惧怕到会噩梦不断的谷行简。

想了半天。

陶柿决定明天去刑侦大队一趟的时候,也许能和别人借用一下手机。

前提是只要谷行简不一直跟着她就行。

身后卧室门这时被人推开,陶柿身体猛的一僵,目光死死盯着玻璃倒影出的高大身影。

不……准确说,是他手里的那杯水。

谷行简手里举着一杯透明的水杯,慢慢走来,陶柿眼神死死盯着那杯水,心脏随着他一步步靠近,越发窒息起来。

又来了,最终还是要这样对她吗?

陶柿垂下眼帘,深深吸了一口气,想平复一下内心的恐惧,但谷行简给她带来的多年阴影,怎么可能靠几个呼吸就能平复的呢。

陶柿浑身开始颤抖起来,一双藏在睡衣袖子下的手,慢慢握紧,她咬着不停打颤的牙齿,艰难转过头。

瞳孔凝聚轻颤,胆怯的目光对上那双凌厉的眸子时,她本能的后退了一步,后背贴上了退无可退的玻璃窗。

谷行简走近,温声道:“渴了吧,喝吧,水温刚刚好。”

陶柿想说明天还要去刑侦大队一趟,但颤抖声音刚说出一个“我”字,谷行简便没给她说出下一个字的机会。

谷行简冷声打断,音调却又平淡无波道:“你渴了,喝了它。”

陶柿紧紧握住拳头,看着五指下的透明水杯,她的懦弱无能让她不敢反驳,不敢再说接下来任何一个字。

谷行简是个性格很极端的人,他说过,不准顶嘴,不准不听话,更不准求他,也不让她掉眼泪,多委屈,都得给憋着,导致每天活的就像一台没有感情的机器人。

陶柿认为自己就是披着一副人皮,人皮下面都是冰冷的金属零件。

陶柿接过水杯,因为控制不住的手抖,水溢出了一点,“我,渴了,我喝。”

谷行简瞬间眉头一皱,声线变的更加没有温度,“怎么?你很冷吗?”

陶柿身子一抖,害怕的拼命摇头否认。

“如果冷,把空调调一下温度。”话音一落,便拄杖回身从去找空调遥控器。

“不是,我……我…不冷。”陶柿胆怯害怕到语不成句。

谷行简闻声转过头,一副笑眯眯表情握住她颤抖的手,亲自把水杯送到了嘴边,“那很好,喝吧。”

陶柿就这么被迫喝了一杯看似透明无害且清澈甘甜的水。

谷行简满意的勾唇一笑,摸了摸她柔软的秀发,俯身亲吻她额头的同时接过空水杯。

“很乖。”

陶柿眼神绝望,悲伤的看着他,谷行简却用手掌蒙上了她的眼睛。

须臾间,陶柿整个人浑身开始失了力气,瘫软的整个人跪倒在谷行简脚下。

熟悉的感觉又来了。

此刻陶柿除了意识还在,仿佛一切感官都消失了。

仿佛所有一切离开肉体,飘进黑暗的空洞,身体悬浮在黑洞里,那里除了黑暗,再无其它。

谷行简清冷的声音仿佛从宇宙的另一头传来,“好好休息几天,逃了那么久,你累了。”话落,他扔掉手中的手杖,蹲下身将人轻手轻脚的抱起,仿佛抱着一块翡翠。

谷行简的脚步声一轻一重声响起,将人抱到床上,而就这么一小段的距离,却因为腿脚不便,让他有些很吃力,心里那股压抑不住的躁郁因子,开始蠢蠢欲动。

他看着静静躺在床上的女人,试图让自己安静下来,他抚摸她的脸颊,鼻梁,眼睛,苍白的唇瓣,将所有的五官细细摩挲一遍后,俯身在她唇上浅浅亲吻了一下。

“下次如果再逃那么久,我只能挑断你的脚筋了,”声音温柔极了,“睡吧,我陪着你睡。”说完便脱衣躺了下来,手臂环上侧身人多的细腰,搂着她沉沉睡去。

一切看似那么自然。

陶柿想睁开眼睛,眼珠子转了又转,眼皮挑了又挑,最后放弃了。

谷行简经常会拿一杯这样的水给她,喝了后,整个人动弹不得,却还保留清晰的意识。

她能听到,感受到,却没有能力反抗,那种滋味让人好想逃,付出任何代价都可以。

她一开始还反抗的,后来也就不反抗了。

几次的反抗后,陶柿发现根本没有用,谷行简一米九多的身高,身体强壮结实,这和他从小就接受高强度训练有关系。

相反陶柿,她一个一米六多的个子,在他眼里,就是个随手提来提去的人偶,毫无反抗力。

每次都会被强行暴力灌下去,把自己弄的浑身是伤,后来也就学乖了。

陶柿眼角落了一滴泪水,她无法入睡,无法就这么躺着,她答应那个女孩的事情,还有明天要去刑事侦查大队,还要见家人,很多事情都要去做。

可看似简单的事情,到她这里,怎么就变得那么难呢。

陶柿感受着身边人逐渐均匀的呼吸,温热的体温,强壮的胸膛。

说起她和谷行简的相识,要倒退到她上初三那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