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小武会当凌绝顶)我的刀想飞一会儿_(丁小武会当凌绝顶)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我的刀想飞一会儿》,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丁小武会当凌绝顶,文章原创作者为“会当凌绝顶”,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为什么要穿越?
为什么一出刀便无敌?
我只是个卖早餐炸油条的,只想平平安安一辈子呀!
让我的刀飞一会儿吧!
丁小武悲催的念叨着

小说:我的刀想飞一会儿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会当凌绝顶

角色:丁小武会当凌绝顶

经典热门小说《我的刀想飞一会儿》是大神级网文作者“会当凌绝顶”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丁小武的这一刀震撼了在场每一个人,纵是他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议。我的刀法这么厉害吗?切个油条也能切出无与伦比的刀法?他怔怔的盯着向他愤怒而视的黑衣人柳信,居然一时忍不住,“哈哈”大笑。笑声里充满了舒畅,欢快与彻底的自信。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除了苦恼,他还有些卑微,所以他只想做一个平平凡凡的人,不求富贵,不求功名,因为他觉得自己除了油条豆腐脑,一无所长,他只想凭着这点前世没有遗忘的小技术安身立命,自给自足。但是这一刀出去,似乎是一切都变了,变的眼界忽然远了,格局也打开了……

评论专区

综漫之牛魔王:穿越阿拉德大陆牛头怪,前期春野樱牌肉便器刻画的不错,看在这点给个干粮,感谢龙空老司机,之后很水很一般,先养养看。

文坛救世主:我要吐了…实在啃不下去,套路不是不行,可您老这:抄书-销量一般-打脸销量暴增-抄书,也玩的tm太直接了,咱委婉点行不?抄一本书前奏水他10来万字,**200字完事再抄别的,真让人无语……

从一击男开始:老师的感觉应该是这样,要收徒弟啊,好麻烦啊,我拒绝

我的刀想飞一会儿

《我的刀想飞一会儿》在线阅读

第5章 加持

丁小武的这一刀震撼了在场每一个人,纵是他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议。

我的刀法这么厉害吗?

切个油条也能切出无与伦比的刀法?

他怔怔的盯着向他愤怒而视的黑衣人柳信,居然一时忍不住,“哈哈”大笑。

笑声里充满了舒畅,欢快与彻底的自信。

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除了苦恼,他还有些卑微,所以他只想做一个平平凡凡的人,不求富贵,不求功名,因为他觉得自己除了油条豆腐脑,一无所长,他只想凭着这点前世没有遗忘的小技术安身立命,自给自足。

但是这一刀出去,似乎是一切都变了,变的眼界忽然远了,格局也打开了。

一句话,他的自信在这刹那间充实了起来。

这种自信,不只是因为这一刀够快,更重要的是让他想到了金手指。

和穿越相依相伴的金手指。

自己的刀法,在前世是不可能这么厉害的,除非是因为金手指的加持。

想通了这一节,丁小武的心情更上一层楼,当即敛了笑声,大步从面案上走了出来,步近柳信,淡淡的道:“柳兄,不要这么夸我,更不要如此愤怒。

吿诉我,适才的笑声何人所发?

你可别告诉我是你的声音,否则我会很看不起你。”

柳信的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烦乱。

他不明白为什么仅仅是丁小武的一句话,他冰冷自傲的心态会忽然十分烦闷,似乎对方的言语之间,神情之间给他一种极强的压迫感,让他极不舒服。

他当然知道适才的笑声不是自己所发,但他又绝不愿服从对方的安排。

他是个骄傲的人,不但剑术造诣深厚,诗歌更是独具匠心。

像他文武双绝,且家世雄厚的年轻人,又怎么会甘心听从别人的安排,更何况眼前这小子是世人眼中极为不屑的荒唐纨绔子弟。

所以尽管心情烦躁,他的神情依旧是冰冷与不屑,说话更是刺中带刺:“是吗?

既然丁公子深藏不露,刀法神奇,为什么不自己把刚才的笑声找出来?”

丁小武微微一笑,淡淡的道:“柳公子以为我找不出来?”

“来”字未完,他的手中忽地又是刀光一闪。

刀光微寒,却给人一种刺骨的感觉。

柳信直到见到丁小武手中的刀后才感觉腿部有剧烈的疼痛。

丁小武竟在眨眼间以闪电的手法拔出了他腿上的刀,而且在拔出的刹那,他竟然没有觉察丝毫的疼痛,更不用说看到了。

他的手法简直是太快,快到了极点。

柳信的心里更加烦躁。

如果说刚才是因为对方的出其不意自己才中了刀,那么现在呢?

现在对方明明便在眼前,明明拔出了自己腿上的刀,自己不但没有见到,甚至是连感应也后知后觉。

这又怎么说?

这岂非正是说自己和对方的差距岂止是一星半点?

对方太强,强大到自己和对方根本不是一个境界上。

柳信的自信立刻一落千丈,但他还是硬着头皮冷冷的道:“请便。”

丁小武神秘的一笑,目望远处的夜色,自言自语道:“既然是从小的冤家,便注定了我们要有个彻底的了断。

赵家的姑娘,你的声音我早已铭记于心,又怎会听不出来?

你还要躲到几时?”

这一番假惺惺的深情告白,弄得一旁的老大丁武差一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虽然惊叹于三弟的变化莫测,深藏不露,但更多的还是欢喜。

三弟能有如此天赋,他是真心的高兴,但这样一番表白,深情中带着滑稽,又令他实在忍俊不禁。

同时也想知道,这笑声是不是真如三弟所说,是坚决退婚,毫不留情的赵雪梅。

老二丁文没有任何的表情,神色显出无与伦比的平静。

丁鹏却是一脸的沉重。

儿子的表现固然使他高兴,但想到今夜的复杂,又令他极度警惕。

如果真如老三所说,适才发出笑声的是赵家的女儿赵雪梅,那么今晚注定是一个诡异莫测的夜晚。

夜色轻迷,暗月里有雾渐起。

绣衣长裙的美人自夜色中款款走来,她的神情却充满了恍惚。

赵雪梅不能不现身。

既然丁小武听出了自己的声音,他的刀又那么快,况且丁家又有丁鹏坐阵,自己是躲不了,也走不了的。

既然走不了,不如索性大大方方出来,但她的心是乱的。

为什么这丁小武忽然之间变的这么强大?

强大的连鬼才柳信也不是一合之敌?

这个荒唐的家伙为什么要藏拙,迷惑世人?

她的心里是有一些乱,但绝没有后悔。

她甚至想,丁小武不过是瞎猫遇见死耗子,巧罢了,纵是他有些本事,充其量也不过是个武夫。

武夫而已,又怎么能和诗剑双绝的柳公子相比?

所以当她走近丁小武,原本恍惚的眼神忽然变的坚定起来,绝美的容颜上也展露了一丝不屑,不屑的道:“是本姑娘又如何?

丁家已遭到全兰城的反对,更是兰院重点关注的对像,难道丁公子想犯错误,授人以柄?”

她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屑与威胁,仿佛是根本不把丁小武当一回事。

丁小武笑着摸了摸鼻子,冷冷的道:“赵小姐是有恃无恐么?

是我们柳公子给你撑的腰?”

赵雪梅回眸柳信,却见柳信目光冰冷,不以为然,不由心头一黯,但依旧是倔强的道:“本小姐又需要谁来撑腰?

你丁小武不过是玩了一手好刀法,充其量也不过是个武夫。

但当今天下,帝国皇帝看重的是文采,你有什么文采?

小人得志罢了。”

这话说的…

丁小武轻皱眉头,再一次摸了摸鼻子。

这女人声东击西,不说偷窥别人家事,却是胡搅蛮缠。

有点意思。

不过既然你想玩文的,本公子就陪你玩两把。

不但要把你玩趴下,也要把这姓柳的彻底玩死。

姓柳的之所以到现在还保持一份高傲,必然是因为自鸣清高,不肯落面。

症结既然在这里,我丁小武便从根本上先击垮你们,然后再套出你们此行的目的。

当下轻轻一笑,淡淡的道:“赵小姐自认为文采斐然,诗作碾压本公子,是也不是?”

赵雪梅冷哼一声,嗤笑道:“难道不是?”

丁小武点了点头,认真的道:“既然如此,就请赵小姐划下道来,咱们比试一番,如何?”

赵雪梅不由一愣。

这小子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敢与我比试文彩?

随即心头狂喜,眼珠一转,嘴上淡淡的道:“输了如何,赢了又如何?”

丁小武认真的道:“倘若本公子输了,赵小姐和柳公子大大方方的出我丁家,绝不会有任何人阻拦。”

这条件…

纵是清高如柳信,此刻也忍不住疑惑的盯向丁小武。

这小子说的是真的?

不会玩什么阴谋吧?

赵雪梅却是立刻答道:“成交!”

“慢着。”

丁小武抱臂入怀,轻笑着道:“如果赵小姐输了呢?”

                       

小说:我的刀想飞一会儿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会当凌绝顶

角色:丁小武会当凌绝顶

经典热门小说《我的刀想飞一会儿》是大神级网文作者“会当凌绝顶”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丁小武的这一刀震撼了在场每一个人,纵是他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议。我的刀法这么厉害吗?切个油条也能切出无与伦比的刀法?他怔怔的盯着向他愤怒而视的黑衣人柳信,居然一时忍不住,“哈哈”大笑。笑声里充满了舒畅,欢快与彻底的自信。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除了苦恼,他还有些卑微,所以他只想做一个平平凡凡的人,不求富贵,不求功名,因为他觉得自己除了油条豆腐脑,一无所长,他只想凭着这点前世没有遗忘的小技术安身立命,自给自足。但是这一刀出去,似乎是一切都变了,变的眼界忽然远了,格局也打开了……

评论专区

综漫之牛魔王:穿越阿拉德大陆牛头怪,前期春野樱牌肉便器刻画的不错,看在这点给个干粮,感谢龙空老司机,之后很水很一般,先养养看。

文坛救世主:我要吐了…实在啃不下去,套路不是不行,可您老这:抄书-销量一般-打脸销量暴增-抄书,也玩的tm太直接了,咱委婉点行不?抄一本书前奏水他10来万字,**200字完事再抄别的,真让人无语……

从一击男开始:老师的感觉应该是这样,要收徒弟啊,好麻烦啊,我拒绝

我的刀想飞一会儿

《我的刀想飞一会儿》在线阅读

第5章 加持

丁小武的这一刀震撼了在场每一个人,纵是他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议。

我的刀法这么厉害吗?

切个油条也能切出无与伦比的刀法?

他怔怔的盯着向他愤怒而视的黑衣人柳信,居然一时忍不住,“哈哈”大笑。

笑声里充满了舒畅,欢快与彻底的自信。

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除了苦恼,他还有些卑微,所以他只想做一个平平凡凡的人,不求富贵,不求功名,因为他觉得自己除了油条豆腐脑,一无所长,他只想凭着这点前世没有遗忘的小技术安身立命,自给自足。

但是这一刀出去,似乎是一切都变了,变的眼界忽然远了,格局也打开了。

一句话,他的自信在这刹那间充实了起来。

这种自信,不只是因为这一刀够快,更重要的是让他想到了金手指。

和穿越相依相伴的金手指。

自己的刀法,在前世是不可能这么厉害的,除非是因为金手指的加持。

想通了这一节,丁小武的心情更上一层楼,当即敛了笑声,大步从面案上走了出来,步近柳信,淡淡的道:“柳兄,不要这么夸我,更不要如此愤怒。

吿诉我,适才的笑声何人所发?

你可别告诉我是你的声音,否则我会很看不起你。”

柳信的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烦乱。

他不明白为什么仅仅是丁小武的一句话,他冰冷自傲的心态会忽然十分烦闷,似乎对方的言语之间,神情之间给他一种极强的压迫感,让他极不舒服。

他当然知道适才的笑声不是自己所发,但他又绝不愿服从对方的安排。

他是个骄傲的人,不但剑术造诣深厚,诗歌更是独具匠心。

像他文武双绝,且家世雄厚的年轻人,又怎么会甘心听从别人的安排,更何况眼前这小子是世人眼中极为不屑的荒唐纨绔子弟。

所以尽管心情烦躁,他的神情依旧是冰冷与不屑,说话更是刺中带刺:“是吗?

既然丁公子深藏不露,刀法神奇,为什么不自己把刚才的笑声找出来?”

丁小武微微一笑,淡淡的道:“柳公子以为我找不出来?”

“来”字未完,他的手中忽地又是刀光一闪。

刀光微寒,却给人一种刺骨的感觉。

柳信直到见到丁小武手中的刀后才感觉腿部有剧烈的疼痛。

丁小武竟在眨眼间以闪电的手法拔出了他腿上的刀,而且在拔出的刹那,他竟然没有觉察丝毫的疼痛,更不用说看到了。

他的手法简直是太快,快到了极点。

柳信的心里更加烦躁。

如果说刚才是因为对方的出其不意自己才中了刀,那么现在呢?

现在对方明明便在眼前,明明拔出了自己腿上的刀,自己不但没有见到,甚至是连感应也后知后觉。

这又怎么说?

这岂非正是说自己和对方的差距岂止是一星半点?

对方太强,强大到自己和对方根本不是一个境界上。

柳信的自信立刻一落千丈,但他还是硬着头皮冷冷的道:“请便。”

丁小武神秘的一笑,目望远处的夜色,自言自语道:“既然是从小的冤家,便注定了我们要有个彻底的了断。

赵家的姑娘,你的声音我早已铭记于心,又怎会听不出来?

你还要躲到几时?”

这一番假惺惺的深情告白,弄得一旁的老大丁武差一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虽然惊叹于三弟的变化莫测,深藏不露,但更多的还是欢喜。

三弟能有如此天赋,他是真心的高兴,但这样一番表白,深情中带着滑稽,又令他实在忍俊不禁。

同时也想知道,这笑声是不是真如三弟所说,是坚决退婚,毫不留情的赵雪梅。

老二丁文没有任何的表情,神色显出无与伦比的平静。

丁鹏却是一脸的沉重。

儿子的表现固然使他高兴,但想到今夜的复杂,又令他极度警惕。

如果真如老三所说,适才发出笑声的是赵家的女儿赵雪梅,那么今晚注定是一个诡异莫测的夜晚。

夜色轻迷,暗月里有雾渐起。

绣衣长裙的美人自夜色中款款走来,她的神情却充满了恍惚。

赵雪梅不能不现身。

既然丁小武听出了自己的声音,他的刀又那么快,况且丁家又有丁鹏坐阵,自己是躲不了,也走不了的。

既然走不了,不如索性大大方方出来,但她的心是乱的。

为什么这丁小武忽然之间变的这么强大?

强大的连鬼才柳信也不是一合之敌?

这个荒唐的家伙为什么要藏拙,迷惑世人?

她的心里是有一些乱,但绝没有后悔。

她甚至想,丁小武不过是瞎猫遇见死耗子,巧罢了,纵是他有些本事,充其量也不过是个武夫。

武夫而已,又怎么能和诗剑双绝的柳公子相比?

所以当她走近丁小武,原本恍惚的眼神忽然变的坚定起来,绝美的容颜上也展露了一丝不屑,不屑的道:“是本姑娘又如何?

丁家已遭到全兰城的反对,更是兰院重点关注的对像,难道丁公子想犯错误,授人以柄?”

她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屑与威胁,仿佛是根本不把丁小武当一回事。

丁小武笑着摸了摸鼻子,冷冷的道:“赵小姐是有恃无恐么?

是我们柳公子给你撑的腰?”

赵雪梅回眸柳信,却见柳信目光冰冷,不以为然,不由心头一黯,但依旧是倔强的道:“本小姐又需要谁来撑腰?

你丁小武不过是玩了一手好刀法,充其量也不过是个武夫。

但当今天下,帝国皇帝看重的是文采,你有什么文采?

小人得志罢了。”

这话说的…

丁小武轻皱眉头,再一次摸了摸鼻子。

这女人声东击西,不说偷窥别人家事,却是胡搅蛮缠。

有点意思。

不过既然你想玩文的,本公子就陪你玩两把。

不但要把你玩趴下,也要把这姓柳的彻底玩死。

姓柳的之所以到现在还保持一份高傲,必然是因为自鸣清高,不肯落面。

症结既然在这里,我丁小武便从根本上先击垮你们,然后再套出你们此行的目的。

当下轻轻一笑,淡淡的道:“赵小姐自认为文采斐然,诗作碾压本公子,是也不是?”

赵雪梅冷哼一声,嗤笑道:“难道不是?”

丁小武点了点头,认真的道:“既然如此,就请赵小姐划下道来,咱们比试一番,如何?”

赵雪梅不由一愣。

这小子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敢与我比试文彩?

随即心头狂喜,眼珠一转,嘴上淡淡的道:“输了如何,赢了又如何?”

丁小武认真的道:“倘若本公子输了,赵小姐和柳公子大大方方的出我丁家,绝不会有任何人阻拦。”

这条件…

纵是清高如柳信,此刻也忍不住疑惑的盯向丁小武。

这小子说的是真的?

不会玩什么阴谋吧?

赵雪梅却是立刻答道:“成交!”

“慢着。”

丁小武抱臂入怀,轻笑着道:“如果赵小姐输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