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奶奶为了养蛊,55年没结婚)张精致张精致_《老家奶奶为了养蛊,55年没结婚》全文阅读

书名叫做《老家奶奶为了养蛊,55年没结婚》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现代言情,作者“银花火树1”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张精致张精致,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这男的刚跟我回市区,就知道离市区六十公里外,还有个叫下马镇的医院里有人中蛊了!他是神仙吗?!这种事情如果不是我自己亲眼所………

小说:老家奶奶为了养蛊,55年没结婚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银花火树1

角色:张精致张精致

《老家奶奶为了养蛊,55年没结婚》是作者银花火树1的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读到这本精彩的小说。一起来看下吧:…“啊!”我吓得大声尖叫了一声:“爸,奶奶,快来救我,我床上有蛇!”这蛇被我吵醒,对我吐出一根尖长鲜红的蛇信子,嘴巴里发出那种恐怖的嘶嘶嘶的声音!我都快被吓傻了,窝在被子里不敢动,生怕这大黑蛇会咬我!我爸我奶奶听到了我的声音,赶紧的推门进来!当他们看见一条这么大的蛇盘在我身上的时候,我爸怕的脸都白了,倒是我奶奶,直接操起门脚边的一根棍子,对着我身上的大黑蛇喊道:“黑虾子,你咋大半夜的出来吓唬人,还不快回去!”这条蛇就叫黑虾子?!我有点懵了。我身上的蛇似乎听得懂我奶奶的话,立起身子,转过一个尖尖的脑袋,向着我奶奶看过去,但是并不理会我奶奶。“反了你了!”我奶奶有点生气,尽管她手里拿着棍子,却也不敢过来,像是十分忌惮我身上趴着的这条黑蛇。现在我奶奶也没办法了,我慌得一下子就哭了

评论专区

一人之力:看了几章 还算有趣 还可以看就是有些地方很弱智,不懂健身就别写,卧推个80公斤就一片起哄,这是帕金森的体质?

第一序列:呵呵,又一次证明了现在想要成大神,宣传比文笔重要~~~~~~~~~~~~~~~~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无钩钓江山,进人间司之后,作者的氛围渲染与湖海情怀字里行间俯拾皆是。仙草!

老家奶奶为了养蛊,55年没结婚

《老家奶奶为了养蛊,55年没结婚》在线阅读

老家奶奶为了养蛊,55年没结婚第2章  继承衣钵

《老家奶奶为了养蛊,55年没结婚》是作者银花火树1的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读到这本精彩的小说。
一起来看下吧:…“啊!”
我吓得大声尖叫了一声:“爸,奶奶,快来救我,我床上有蛇!”
这蛇被我吵醒,对我吐出一根尖长鲜红的蛇信子,嘴巴里发出那种恐怖的嘶嘶嘶的声音!
我都快被吓傻了,窝在被子里不敢动,生怕这大黑蛇会咬我!
我爸我奶奶听到了我的声音,赶紧的推门进来!
当他们看见一条这么大的蛇盘在我身上的时候,我爸怕的脸都白了,倒是我奶奶,直接操起门脚边的一根棍子,对着我身上的大黑蛇喊道:“黑虾子,你咋大半夜的出来吓唬人,还不快回去!”
这条蛇就叫黑虾子?

我有点懵了。
我身上的蛇似乎听得懂我奶奶的话,立起身子,转过一个尖尖的脑袋,向着我奶奶看过去,但是并不理会我奶奶。
“反了你了!”
我奶奶有点生气,尽管她手里拿着棍子,却也不敢过来,像是十分忌惮我身上趴着的这条黑蛇。
现在我奶奶也没办法了,我慌得一下子就哭了。
而这条蛇见我哭的眼泪横流,整个身子往下一俯,竟然一瞬间在我身上消失了!
这一时间,我有些不敢相信我自己的眼睛!
一条活生生的蛇,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
我慌忙的掀开被子,想寻找那条蛇哪去了!
可蛇没看见,却看见了我光秃的身子上,全都是密密麻麻的斑驳吻痕!
我愣住了,我想起了刚才那个没穿衣服的男人,难道我以为是幻觉的事情,竟然是真的吗?

我奶奶向我走了过来,往我身上一看,奇怪的问我说:“你跟黑虾子睡过觉了?”
我心里一紧,但嘴上倔道:“什么嘛?
我怎么可能跟一条蛇睡觉?
!”
我奶奶看了我一会,坐到我身边,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不过也不怪你,黑虾子已经入了你的身,以后你就要接奶奶的衣钵,自立门户,以后就要给别人看蛊收蛊了。”
我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一脸懵逼的看着我奶奶。
我奶奶见我不开窍,对我翻了个白眼:“你这孩子看着机灵咋脑子就这么不灵光呢?
黑虾子是我养的蛇蛊,它现在不仅在你肚子里安了家,还跟你好上了,你以后必须要好好供养它,定时给他喂血和精气,不然的话,死翘翘的就是你了!”
黑虾子在我肚子里?
我惊得赶紧摸肚子,我手覆盖下去的地方,果然有一个硬物拱了下身子。
这一瞬间我的世界观都快炸裂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什么玄门异术,放蛊害人的事情吗?
而且一旦当蛊婆就意味着跟我奶奶一样孤独终老。
我连男朋友都没谈过,我不想一辈子当单身狗啊!
我吓得眼泪吧啦吧啦的往下掉。
见我哭了,我奶奶摸了摸我的手:“孙女啊,虽然蛊婆名声不好,你也别担心,黑虾子是经过数代草鬼婆传下来的蛇蛊,已经有一定修为了,只要你把它养好了,以后可有享不尽的福。”
要是能享福,我奶奶她养蛊这么出名,还不是在这山疙瘩里穷苦了一辈子?
见我油盐不进的就知道哭,我奶奶终于生气了:“小妩你可别不知好歹,这黑虾子性情十分凶残,他要是不开心了,反噬也十分霸道,你要是再哭哭啼啼的,一会他就在你肚子里把你闹得生不如死!”
我小时候也听过不少我们这边山寨里有蛊闹人的事情,通常都是把人闹的都是满肚子虫卵,把人慢慢的折磨死。
我顿时就吓得连眼泪都不敢流了。
“这才对嘛!”
我奶奶满意的对我笑了起来,一拍大腿,悠哉哉的从床边起身,哼着小曲出去了。
在我奶奶走了之后,我爸这才敢向我探过身,问我说:“小妩,你真被你奶奶下了蛊啊?
!”
看到我爸这窝囊模样就来气。
就怪我爸,非要带我来看我奶奶,我身上的黑虾子,就是我奶奶故意下的。
搞不好当年我爷爷,还真的就是被我奶奶下蛊给害死的。
想到这,我又难过起来,总感觉下一个死的就是我。
当夜无眠,第二天一早,家里就没看见我奶奶的人了,她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收拾走了,像是出了远门。
我爸找了一会我奶奶无果后,悻悻的带我回家。
到家后,我妈听说我中蛊了,立马破口大骂,说我奶奶一定是把蛊放在我吃的那碗鸡蛋面里头了,这死老太婆,连自己的亲孙女都舍得下手。
说着又骂我,不是早就交代过了叫我别吃我奶奶给我吃的东西了吗?
“是我爸逼我吃的。”
我哭哭啼啼的回答我妈。
我妈是母老虎,听我说这话后,气的抡起巴掌就往我爸的脸上扇。
看着他们两人打起来了,我进了房间,躺在床上。
这时,忽然一阵略微带着嘶哑阴沉的男人声音传了过来。
“去把窗帘给拉上,我怕光。”
谁在跟我说话?
我惊得赶紧起身,往周围看!
房间里除了我之外,一个人也没有。
但当我看向窗外的时候,莫名觉得这阳光有些刺眼,于是就去把窗帘拉上了。
屋里一暗,有个东西从我身上滚了下来,还没等我站稳脚,那东西整个身体就抵着我向着床上压了下去!
我惊得还没来得及发声,我唇上立即被一片冰凉覆盖,是昨晚的那个男人!
“怎么又是你啊!”
我吓得赶紧推开这人,惊恐的站在门边,昨晚我都还没找他算账呢!
只不过今天这男人穿了件黑色的衣服,昏暗的房间里,我只能依稀的看见这男人的脸面很白皙,五官轮廓十分英气秀美,有点像是古代的谦谦公子。
不过他此时被我推倒在床上,佝偻着腰,看起来有点弱不禁风。
“你奶奶应该把该说的都已经和你说了,既然你是我的主人,就要负责养我,你若是三日之内不放我出去吸食别人的精血,那我只能害你。”
有病吧!
这人心眼咋这么坏!
我虽心有不满,但也知道这黑虾子绝不是善类。
草鬼婆养蛊,一般都是先害自己身边的人,于是我装出一副哭丧的脸,对这男人说:“可是我朋友很少,没人可以害啊?
!”
男人听罢,从床上起身,向着我走了过来。
此时我才发现他身形修长,比我高出一个多脑袋。
“不想害你身边人也可以,你们城西六十公里外,在一个叫下马镇的一个诊所里,有个男人浑身长满了脓包,他是害了蛊,医生治不好的,你要是不想死,就带我去找他,把他身上蛊收来给我吃了,我就放过你。”

                       

小说:老家奶奶为了养蛊,55年没结婚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银花火树1

角色:张精致张精致

《老家奶奶为了养蛊,55年没结婚》是作者银花火树1的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读到这本精彩的小说。一起来看下吧:…“啊!”我吓得大声尖叫了一声:“爸,奶奶,快来救我,我床上有蛇!”这蛇被我吵醒,对我吐出一根尖长鲜红的蛇信子,嘴巴里发出那种恐怖的嘶嘶嘶的声音!我都快被吓傻了,窝在被子里不敢动,生怕这大黑蛇会咬我!我爸我奶奶听到了我的声音,赶紧的推门进来!当他们看见一条这么大的蛇盘在我身上的时候,我爸怕的脸都白了,倒是我奶奶,直接操起门脚边的一根棍子,对着我身上的大黑蛇喊道:“黑虾子,你咋大半夜的出来吓唬人,还不快回去!”这条蛇就叫黑虾子?!我有点懵了。我身上的蛇似乎听得懂我奶奶的话,立起身子,转过一个尖尖的脑袋,向着我奶奶看过去,但是并不理会我奶奶。“反了你了!”我奶奶有点生气,尽管她手里拿着棍子,却也不敢过来,像是十分忌惮我身上趴着的这条黑蛇。现在我奶奶也没办法了,我慌得一下子就哭了

评论专区

一人之力:看了几章 还算有趣 还可以看就是有些地方很弱智,不懂健身就别写,卧推个80公斤就一片起哄,这是帕金森的体质?

第一序列:呵呵,又一次证明了现在想要成大神,宣传比文笔重要~~~~~~~~~~~~~~~~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无钩钓江山,进人间司之后,作者的氛围渲染与湖海情怀字里行间俯拾皆是。仙草!

老家奶奶为了养蛊,55年没结婚

《老家奶奶为了养蛊,55年没结婚》在线阅读

老家奶奶为了养蛊,55年没结婚第2章  继承衣钵

《老家奶奶为了养蛊,55年没结婚》是作者银花火树1的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读到这本精彩的小说。
一起来看下吧:…“啊!”
我吓得大声尖叫了一声:“爸,奶奶,快来救我,我床上有蛇!”
这蛇被我吵醒,对我吐出一根尖长鲜红的蛇信子,嘴巴里发出那种恐怖的嘶嘶嘶的声音!
我都快被吓傻了,窝在被子里不敢动,生怕这大黑蛇会咬我!
我爸我奶奶听到了我的声音,赶紧的推门进来!
当他们看见一条这么大的蛇盘在我身上的时候,我爸怕的脸都白了,倒是我奶奶,直接操起门脚边的一根棍子,对着我身上的大黑蛇喊道:“黑虾子,你咋大半夜的出来吓唬人,还不快回去!”
这条蛇就叫黑虾子?

我有点懵了。
我身上的蛇似乎听得懂我奶奶的话,立起身子,转过一个尖尖的脑袋,向着我奶奶看过去,但是并不理会我奶奶。
“反了你了!”
我奶奶有点生气,尽管她手里拿着棍子,却也不敢过来,像是十分忌惮我身上趴着的这条黑蛇。
现在我奶奶也没办法了,我慌得一下子就哭了。
而这条蛇见我哭的眼泪横流,整个身子往下一俯,竟然一瞬间在我身上消失了!
这一时间,我有些不敢相信我自己的眼睛!
一条活生生的蛇,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
我慌忙的掀开被子,想寻找那条蛇哪去了!
可蛇没看见,却看见了我光秃的身子上,全都是密密麻麻的斑驳吻痕!
我愣住了,我想起了刚才那个没穿衣服的男人,难道我以为是幻觉的事情,竟然是真的吗?

我奶奶向我走了过来,往我身上一看,奇怪的问我说:“你跟黑虾子睡过觉了?”
我心里一紧,但嘴上倔道:“什么嘛?
我怎么可能跟一条蛇睡觉?
!”
我奶奶看了我一会,坐到我身边,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不过也不怪你,黑虾子已经入了你的身,以后你就要接奶奶的衣钵,自立门户,以后就要给别人看蛊收蛊了。”
我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一脸懵逼的看着我奶奶。
我奶奶见我不开窍,对我翻了个白眼:“你这孩子看着机灵咋脑子就这么不灵光呢?
黑虾子是我养的蛇蛊,它现在不仅在你肚子里安了家,还跟你好上了,你以后必须要好好供养它,定时给他喂血和精气,不然的话,死翘翘的就是你了!”
黑虾子在我肚子里?
我惊得赶紧摸肚子,我手覆盖下去的地方,果然有一个硬物拱了下身子。
这一瞬间我的世界观都快炸裂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什么玄门异术,放蛊害人的事情吗?
而且一旦当蛊婆就意味着跟我奶奶一样孤独终老。
我连男朋友都没谈过,我不想一辈子当单身狗啊!
我吓得眼泪吧啦吧啦的往下掉。
见我哭了,我奶奶摸了摸我的手:“孙女啊,虽然蛊婆名声不好,你也别担心,黑虾子是经过数代草鬼婆传下来的蛇蛊,已经有一定修为了,只要你把它养好了,以后可有享不尽的福。”
要是能享福,我奶奶她养蛊这么出名,还不是在这山疙瘩里穷苦了一辈子?
见我油盐不进的就知道哭,我奶奶终于生气了:“小妩你可别不知好歹,这黑虾子性情十分凶残,他要是不开心了,反噬也十分霸道,你要是再哭哭啼啼的,一会他就在你肚子里把你闹得生不如死!”
我小时候也听过不少我们这边山寨里有蛊闹人的事情,通常都是把人闹的都是满肚子虫卵,把人慢慢的折磨死。
我顿时就吓得连眼泪都不敢流了。
“这才对嘛!”
我奶奶满意的对我笑了起来,一拍大腿,悠哉哉的从床边起身,哼着小曲出去了。
在我奶奶走了之后,我爸这才敢向我探过身,问我说:“小妩,你真被你奶奶下了蛊啊?
!”
看到我爸这窝囊模样就来气。
就怪我爸,非要带我来看我奶奶,我身上的黑虾子,就是我奶奶故意下的。
搞不好当年我爷爷,还真的就是被我奶奶下蛊给害死的。
想到这,我又难过起来,总感觉下一个死的就是我。
当夜无眠,第二天一早,家里就没看见我奶奶的人了,她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收拾走了,像是出了远门。
我爸找了一会我奶奶无果后,悻悻的带我回家。
到家后,我妈听说我中蛊了,立马破口大骂,说我奶奶一定是把蛊放在我吃的那碗鸡蛋面里头了,这死老太婆,连自己的亲孙女都舍得下手。
说着又骂我,不是早就交代过了叫我别吃我奶奶给我吃的东西了吗?
“是我爸逼我吃的。”
我哭哭啼啼的回答我妈。
我妈是母老虎,听我说这话后,气的抡起巴掌就往我爸的脸上扇。
看着他们两人打起来了,我进了房间,躺在床上。
这时,忽然一阵略微带着嘶哑阴沉的男人声音传了过来。
“去把窗帘给拉上,我怕光。”
谁在跟我说话?
我惊得赶紧起身,往周围看!
房间里除了我之外,一个人也没有。
但当我看向窗外的时候,莫名觉得这阳光有些刺眼,于是就去把窗帘拉上了。
屋里一暗,有个东西从我身上滚了下来,还没等我站稳脚,那东西整个身体就抵着我向着床上压了下去!
我惊得还没来得及发声,我唇上立即被一片冰凉覆盖,是昨晚的那个男人!
“怎么又是你啊!”
我吓得赶紧推开这人,惊恐的站在门边,昨晚我都还没找他算账呢!
只不过今天这男人穿了件黑色的衣服,昏暗的房间里,我只能依稀的看见这男人的脸面很白皙,五官轮廓十分英气秀美,有点像是古代的谦谦公子。
不过他此时被我推倒在床上,佝偻着腰,看起来有点弱不禁风。
“你奶奶应该把该说的都已经和你说了,既然你是我的主人,就要负责养我,你若是三日之内不放我出去吸食别人的精血,那我只能害你。”
有病吧!
这人心眼咋这么坏!
我虽心有不满,但也知道这黑虾子绝不是善类。
草鬼婆养蛊,一般都是先害自己身边的人,于是我装出一副哭丧的脸,对这男人说:“可是我朋友很少,没人可以害啊?
!”
男人听罢,从床上起身,向着我走了过来。
此时我才发现他身形修长,比我高出一个多脑袋。
“不想害你身边人也可以,你们城西六十公里外,在一个叫下马镇的一个诊所里,有个男人浑身长满了脓包,他是害了蛊,医生治不好的,你要是不想死,就带我去找他,把他身上蛊收来给我吃了,我就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