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炉星光》沈星河宁曦全文阅读_(一炉星光)全章节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一炉星光》,由网络作家“九天天”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星河宁曦,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一个是中华传统文化-香道文化的继承人,一个是自闭症康复机构的负责人,他们本没有任何交集,却因为一场特殊的租赁关系被捆绑在一起

公司破产,被迫从商的宁曦一开始只想着赚钱,而当沈星河租了她家的香道场馆,这个充满“铜臭味”的场馆里被孩子的欢声笑语充盈,宁曦也开始慢慢明白,所谓文化继承的意义所在

入坑说明:依旧是现实向题材,温馨居多

灵感来源:曾经因工作原因接触过一位自闭症康复中心的老师,被其大爱所感动,也了解了一些自闭症的事情,很受触动

今日,心中萌发写一篇关于自闭症儿童的小说,希望能让更多的人关注到自闭症这块

 当然,为了尽量不落俗套,女主设置的身份为传统文化的继承人,希望在这里,我们的女主可以利用她的力量帮助男主和孩子们重建美好世界
特别说明:有原型考究但不带入真人真事!!

小说:一炉星光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九天天

角色:沈星河宁曦

现代言情小说《一炉星光》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九天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看着宁安原变了脸色,宁曦不解。“为什么,为什么不能接?”“都是催债的,工人的,银行的,解约的合作商的……都想把我们给逼死啊!家里的房子车子变卖了,给了他们,可这远远不够,只有卖了宁氏,把债还了,才能保住宁氏的声誉。”“不行!”宁氏凝香坊可是宁家几辈人的心血,怎么能卖给别人!“哎……”宁安原躺在躺椅上,突然就泄了气,像是被人抽了魂魄一般,凹陷的眼中噙满泪,“爷爷老了,干不动了,你爸又昏迷不醒,这时候有一家公司同意收购,给我们大笔资金,这是最好的方法了……”“哪里好了!”宁曦半跪在爷爷身边,“我是宁家第28代传承人,宁氏要卖,我第一个不同意。”宁安原面露讶异,摸着孙女的头:“好孙女,你呀,别安慰我这个老头子了。”“我没有安慰您,我接手,我接手还不行吗,我说不准卖就不准卖!”“你不是不喜欢做生意,何况宁氏这个烂摊子,爷爷怎么能忍心让你来扛……”见爷爷愁眉不展的,宁曦朝爷爷扯出一抹笑……

评论专区

文娱帝国:开了新书成绩不佳果断弃之转回文娱,冲这波如此果断的TJ也得追一下这本新书

武侠开端:败退了,因为连城诀顿悟到某种武学真谛……还能不能做一个单纯的文抄公了?

霸皇纪:我的敌人只有两种,一种是跪着的,一种是躺着的。 我的朋友也只有两种,一种睡过的,一种不想睡的。 我叫高正阳,蛮荒世界里,最霸道最任性的那个。

一炉星光

《一炉星光》在线阅读

第3章 接手公司

看着宁安原变了脸色,宁曦不解。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接?”

“都是催债的,工人的,银行的,解约的合作商的……都想把我们给逼死啊!家里的房子车子变卖了,给了他们,可这远远不够,只有卖了宁氏,把债还了,才能保住宁氏的声誉。”

“不行!”宁氏凝香坊可是宁家几辈人的心血,怎么能卖给别人!

“哎……”宁安原躺在躺椅上,突然就泄了气,像是被人抽了魂魄一般,凹陷的眼中噙满泪,“爷爷老了,干不动了,你爸又昏迷不醒,这时候有一家公司同意收购,给我们大笔资金,这是最好的方法了……”

“哪里好了!”宁曦半跪在爷爷身边,“我是宁家第28代传承人,宁氏要卖,我第一个不同意。”

宁安原面露讶异,摸着孙女的头:“好孙女,你呀,别安慰我这个老头子了。”

“我没有安慰您,我接手,我接手还不行吗,我说不准卖就不准卖!”

“你不是不喜欢做生意,何况宁氏这个烂摊子,爷爷怎么能忍心让你来扛……”

见爷爷愁眉不展的,宁曦朝爷爷扯出一抹笑。

“爷爷,我可是著名的企业家宁安原的孙女,宁国誉的女儿!你这么小看我可太过分了吧。”

“宁氏竟然要靠一个小娃娃……”

“爷爷!我姓宁!爸爸中风不醒,您也到了颐养天年的年纪,我是宁家的子女,我再不站出来岂不成小白眼狼啦!”

就这样,宁曦接手了宁氏。

这刚上任,公司就一堆烂摊子等着她收拾,高层管理的各怀鬼胎,合作客户的被迫解约,捉襟见肘的资金……

宁曦变卖了自己名下的房、车。这些资金,她分出部分把欠员工的工资先发了,剩下的用来购买香料,保证工厂先运转起来。

为了节省成本,她只召回了部分员工,被辞退的那部分员工,宁曦也做足了一个企业家该有的体面,给他们多发两个月工资。

钱的问题是解决了,可宁曦在做同行调查时,却发现了一个更大的问题。

……

在凝香坊停业期间,市场上突然出现一家新公司——香雅公司。该公司所推出的【月下眠】不论从功能还是从香味上,甚至连广告语,都是精准对标凝香坊的爆款【帐中暖】的,价格却比【帐中暖】低上两倍。

一直以来,凝香坊的【帐中暖】走的是中端市场,而【月下眠】的出现,无疑是香市场的一大平替,以低价迅速将凝香坊的中低端客户人群席扫过去。

停业期出现一款高度相似的竞品香,敏感细心的宁曦不得不心生怀疑。

宁曦拿起手机,给父亲身边的老员工——祁大勇打去电话。

对方也接的很快:“曦曦啊,怎么想起给干爸打电话了?”

“干爸。你在哪了?我有些事要找你!”

祁大勇是个聪明的人,他瞬间明白公司易主的事,连忙改了称呼:“小宁总,你干爷爷啊他做了个手术,小川和只只他们都是体制内,不好请长假,我这不就回乡下照顾他了,请了两个月假。”

“那您什么时候能回来?”祁大勇是宁曦干爸,又是公司她唯一熟悉的老员工,她只信任他。

“小宁总,怎么了?是出什么事了吗?我这几天可以回来。”

“出了好多事,”宁曦叹了口气,“您先别回安城,去一趟苏州,去查一下香雅公司。”

挂了电话,宁曦打开电脑,在百度搜索香雅公司,简单地了解了一下,发信息给助理晓燕。

——去市场上买一款【月下眠】回来。

市面上出现相似的竞品,可以理解。

可在这个节骨眼挤进市场,对方的每一步,都精准打中凝香坊的要害,这个香雅公司,不简单……

她心情复杂的看着一旁香炉里,燃着的【帐中暖】,连进来一个人都没有发现。

“曦曦。”

“小曦。”

“宁曦?!”

直到对方提了提声调,宁曦才回过神来。

眼前的人化着精致的淡妆,柳叶细眉,瓜子脸,活脱脱的东方美人儿,手里还拖着一个硕大的粉色行李箱。

祁大勇的亲女儿,也是她前男友的亲妹妹——李只只。

当初,她和祁川谈恋爱,后来两人分手,她天天萎靡不振,连学也不想上了,是李只只陪在她身边安慰她,结果就是,她和前男友老死不相往来,而和前男友的亲妹妹成了最好的闺蜜。

后来,李只只的父亲祁大勇失业,也是宁曦给他安排到了自家的公司。

“梨子,你怎么来了?”

说不惊讶是假的,宁氏落难,旁人都是落井下石的,没见到还有人拖着箱子来陪她一起跳井里去的。

“听我爸说公司出事了,我来看看你。”李只只将箱子平放在地面上,拉开了大箱子,“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来。”

宁曦看到,她从箱子里拿出了新上市的那款【月下眠】。

“这半个月突然窜出来的高仿品。”

“我知道,我刚和干爸打完电话。”

“哦,他不知道我回安城了。”

“你那么忙,回来……”

“辞了。”李只只做了个‘嘘’的动作,“先别告诉我爸,我怕我会缺胳膊少腿。”

辞了,故作轻松的一句话,却让宁曦起了疑,李只只向来是个父母口中的“乖乖女”,主动辞去银行的岗位对她来说几乎是不可能,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宁曦担心的询问:“为什么好好地辞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哎呀,没有,怎么可能!银行能有啥事!”李只只轻笑了一声,提高了音调,“你都不知道,一天天的那工作有多枯燥,我也想叛逆一把,正好回来休息休息,我这失业了,暂时又不能让我爸知道,我可赖你这了啊!”

李只只从箱子里拿出一张银行卡,往宁曦手里塞。

“诺,给你。”

“梨子,”看着眼前的银行卡,宁曦鼻子酸酸的,“我……我不要你的钱,我卖了房子车子,我有钱的。”

“想什么呢,我这是房租!”

李只只永远是最懂得安慰人,最懂得保护别人自尊的。

“对了,宁叔叔怎么样了?”

“这几天好多了,有意识了,我和他说话他偶尔也会有点反应,医生说接下来要严格做好康复训练,后期恢复的怎么样还得看平时的训练。”

“那就好,我去看看宁叔叔。”

宁曦一把拉住李只只。

“别急,先陪我去一趟商场,那附近有家卖医疗器械挺别急,先陪我去一趟商场,那附近有家卖医疗器械挺有名的,我去给爸爸买一套康复器材。”

                       

小说:一炉星光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九天天

角色:沈星河宁曦

现代言情小说《一炉星光》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九天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看着宁安原变了脸色,宁曦不解。“为什么,为什么不能接?”“都是催债的,工人的,银行的,解约的合作商的……都想把我们给逼死啊!家里的房子车子变卖了,给了他们,可这远远不够,只有卖了宁氏,把债还了,才能保住宁氏的声誉。”“不行!”宁氏凝香坊可是宁家几辈人的心血,怎么能卖给别人!“哎……”宁安原躺在躺椅上,突然就泄了气,像是被人抽了魂魄一般,凹陷的眼中噙满泪,“爷爷老了,干不动了,你爸又昏迷不醒,这时候有一家公司同意收购,给我们大笔资金,这是最好的方法了……”“哪里好了!”宁曦半跪在爷爷身边,“我是宁家第28代传承人,宁氏要卖,我第一个不同意。”宁安原面露讶异,摸着孙女的头:“好孙女,你呀,别安慰我这个老头子了。”“我没有安慰您,我接手,我接手还不行吗,我说不准卖就不准卖!”“你不是不喜欢做生意,何况宁氏这个烂摊子,爷爷怎么能忍心让你来扛……”见爷爷愁眉不展的,宁曦朝爷爷扯出一抹笑……

评论专区

文娱帝国:开了新书成绩不佳果断弃之转回文娱,冲这波如此果断的TJ也得追一下这本新书

武侠开端:败退了,因为连城诀顿悟到某种武学真谛……还能不能做一个单纯的文抄公了?

霸皇纪:我的敌人只有两种,一种是跪着的,一种是躺着的。 我的朋友也只有两种,一种睡过的,一种不想睡的。 我叫高正阳,蛮荒世界里,最霸道最任性的那个。

一炉星光

《一炉星光》在线阅读

第3章 接手公司

看着宁安原变了脸色,宁曦不解。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接?”

“都是催债的,工人的,银行的,解约的合作商的……都想把我们给逼死啊!家里的房子车子变卖了,给了他们,可这远远不够,只有卖了宁氏,把债还了,才能保住宁氏的声誉。”

“不行!”宁氏凝香坊可是宁家几辈人的心血,怎么能卖给别人!

“哎……”宁安原躺在躺椅上,突然就泄了气,像是被人抽了魂魄一般,凹陷的眼中噙满泪,“爷爷老了,干不动了,你爸又昏迷不醒,这时候有一家公司同意收购,给我们大笔资金,这是最好的方法了……”

“哪里好了!”宁曦半跪在爷爷身边,“我是宁家第28代传承人,宁氏要卖,我第一个不同意。”

宁安原面露讶异,摸着孙女的头:“好孙女,你呀,别安慰我这个老头子了。”

“我没有安慰您,我接手,我接手还不行吗,我说不准卖就不准卖!”

“你不是不喜欢做生意,何况宁氏这个烂摊子,爷爷怎么能忍心让你来扛……”

见爷爷愁眉不展的,宁曦朝爷爷扯出一抹笑。

“爷爷,我可是著名的企业家宁安原的孙女,宁国誉的女儿!你这么小看我可太过分了吧。”

“宁氏竟然要靠一个小娃娃……”

“爷爷!我姓宁!爸爸中风不醒,您也到了颐养天年的年纪,我是宁家的子女,我再不站出来岂不成小白眼狼啦!”

就这样,宁曦接手了宁氏。

这刚上任,公司就一堆烂摊子等着她收拾,高层管理的各怀鬼胎,合作客户的被迫解约,捉襟见肘的资金……

宁曦变卖了自己名下的房、车。这些资金,她分出部分把欠员工的工资先发了,剩下的用来购买香料,保证工厂先运转起来。

为了节省成本,她只召回了部分员工,被辞退的那部分员工,宁曦也做足了一个企业家该有的体面,给他们多发两个月工资。

钱的问题是解决了,可宁曦在做同行调查时,却发现了一个更大的问题。

……

在凝香坊停业期间,市场上突然出现一家新公司——香雅公司。该公司所推出的【月下眠】不论从功能还是从香味上,甚至连广告语,都是精准对标凝香坊的爆款【帐中暖】的,价格却比【帐中暖】低上两倍。

一直以来,凝香坊的【帐中暖】走的是中端市场,而【月下眠】的出现,无疑是香市场的一大平替,以低价迅速将凝香坊的中低端客户人群席扫过去。

停业期出现一款高度相似的竞品香,敏感细心的宁曦不得不心生怀疑。

宁曦拿起手机,给父亲身边的老员工——祁大勇打去电话。

对方也接的很快:“曦曦啊,怎么想起给干爸打电话了?”

“干爸。你在哪了?我有些事要找你!”

祁大勇是个聪明的人,他瞬间明白公司易主的事,连忙改了称呼:“小宁总,你干爷爷啊他做了个手术,小川和只只他们都是体制内,不好请长假,我这不就回乡下照顾他了,请了两个月假。”

“那您什么时候能回来?”祁大勇是宁曦干爸,又是公司她唯一熟悉的老员工,她只信任他。

“小宁总,怎么了?是出什么事了吗?我这几天可以回来。”

“出了好多事,”宁曦叹了口气,“您先别回安城,去一趟苏州,去查一下香雅公司。”

挂了电话,宁曦打开电脑,在百度搜索香雅公司,简单地了解了一下,发信息给助理晓燕。

——去市场上买一款【月下眠】回来。

市面上出现相似的竞品,可以理解。

可在这个节骨眼挤进市场,对方的每一步,都精准打中凝香坊的要害,这个香雅公司,不简单……

她心情复杂的看着一旁香炉里,燃着的【帐中暖】,连进来一个人都没有发现。

“曦曦。”

“小曦。”

“宁曦?!”

直到对方提了提声调,宁曦才回过神来。

眼前的人化着精致的淡妆,柳叶细眉,瓜子脸,活脱脱的东方美人儿,手里还拖着一个硕大的粉色行李箱。

祁大勇的亲女儿,也是她前男友的亲妹妹——李只只。

当初,她和祁川谈恋爱,后来两人分手,她天天萎靡不振,连学也不想上了,是李只只陪在她身边安慰她,结果就是,她和前男友老死不相往来,而和前男友的亲妹妹成了最好的闺蜜。

后来,李只只的父亲祁大勇失业,也是宁曦给他安排到了自家的公司。

“梨子,你怎么来了?”

说不惊讶是假的,宁氏落难,旁人都是落井下石的,没见到还有人拖着箱子来陪她一起跳井里去的。

“听我爸说公司出事了,我来看看你。”李只只将箱子平放在地面上,拉开了大箱子,“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来。”

宁曦看到,她从箱子里拿出了新上市的那款【月下眠】。

“这半个月突然窜出来的高仿品。”

“我知道,我刚和干爸打完电话。”

“哦,他不知道我回安城了。”

“你那么忙,回来……”

“辞了。”李只只做了个‘嘘’的动作,“先别告诉我爸,我怕我会缺胳膊少腿。”

辞了,故作轻松的一句话,却让宁曦起了疑,李只只向来是个父母口中的“乖乖女”,主动辞去银行的岗位对她来说几乎是不可能,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宁曦担心的询问:“为什么好好地辞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哎呀,没有,怎么可能!银行能有啥事!”李只只轻笑了一声,提高了音调,“你都不知道,一天天的那工作有多枯燥,我也想叛逆一把,正好回来休息休息,我这失业了,暂时又不能让我爸知道,我可赖你这了啊!”

李只只从箱子里拿出一张银行卡,往宁曦手里塞。

“诺,给你。”

“梨子,”看着眼前的银行卡,宁曦鼻子酸酸的,“我……我不要你的钱,我卖了房子车子,我有钱的。”

“想什么呢,我这是房租!”

李只只永远是最懂得安慰人,最懂得保护别人自尊的。

“对了,宁叔叔怎么样了?”

“这几天好多了,有意识了,我和他说话他偶尔也会有点反应,医生说接下来要严格做好康复训练,后期恢复的怎么样还得看平时的训练。”

“那就好,我去看看宁叔叔。”

宁曦一把拉住李只只。

“别急,先陪我去一趟商场,那附近有家卖医疗器械挺别急,先陪我去一趟商场,那附近有家卖医疗器械挺有名的,我去给爸爸买一套康复器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