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文越阮慧(月光捕获)完结版阅读_禹文越阮慧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月光捕获》,是以禹文越阮慧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长珂”,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我穿成了阴鸷少年的白月光,意识到这个问题以后,我看着对面正低着头、动作轻柔地为我擦手的男孩,哆哆嗦嗦地往墙角缩了缩…

小说:月光捕获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长珂

角色:禹文越阮慧

「我说,你有必要这么怂吗?」系统在我脑中嘲讽。我咬牙切齿挤出一个笑:「你试试。」系统:「谢邀,不试。」我说:「那你去狗那桌。」系统说:「你先别生气嘛,跟你说的剧情都记住了吗?」当然记住了

评论专区

我在东京当剑仙:感觉是霸道总裁傻白甜模版

国势:和另外两本比差太多了。

死神垂钓:脑洞大开的一部科幻小说,比较有意思,至于败笔?感情线描写的不太好,不过可以忽略,这样一来有助于加深主线那啥,,,后期写的有点崩了!养肥中!

月光捕获

《月光捕获》在线阅读

月光捕获第1章  

「我说,你有必要这么怂吗?
」系统在我脑中嘲讽。
我咬牙切齿挤出一个笑:「你试试。
」系统:「谢邀,不试。
」我说:「那你去狗那桌。
」系统说:「你先别生气嘛,跟你说的剧情都记住了吗?
」当然记住了。
按照系统的说法,我是男主禹文越的白月光,只因为在他八岁被几个皇兄戏弄推进枯井里时,是我恰好路过,喊来父亲将他救了上来。
…我穿成了阴鸷少年的白月光,意识到这个问题以后,我看着对面正低着头、动作轻柔地为我擦手的男孩,哆哆嗦嗦地往墙角缩了缩。
1「我说,你有必要这么怂吗?
」系统在我脑中嘲讽。
我咬牙切齿挤出一个笑:「你试试。
」系统:「谢邀,不试。
」我说:「那你去狗那桌。
」系统说:「你先别生气嘛,跟你说的剧情都记住了吗?
」当然记住了。
按照系统的说法,我是男主禹文越的白月光,只因为在他八岁被几个皇兄戏弄推进枯井里时,是我恰好路过,喊来父亲将他救了上来。
只是很快我父亲就调任去南方就职,我和男主并没有太多接触。
多年后回京,我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不仅不像小时候那样善良纯真,反而仗着男主的偏爱恃宠而骄、在宫里作威作福,还试图拆散他和女主。
当然结局也是非常地尽如人意哈,死得翘翘的,不能更翘那种。
「所以你现在的任务是什么?
」系统提问。
我思索着,小声回答:「陷害女主?
」「没错,加油,上!
」我张了张口,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禹文越的声音先响起来了。
他察觉到了我后缩的动作,轻声问:「弄疼你了?
」我摇摇头,把手重新伸出去,放在他摊平的掌心中。
禹文越唇角微扬,重新低下头给我擦药,然后安抚我:「太医说这个药效很好,但是会有点疼。
忍一忍,啊。
」我点点头。
想起自己的任务,我又观察着他的神情,开口问:「殿下不问我怎么落水的吗?
」「嗯?
」禹文越不明显地笑了一下,他状似好奇,「是因为什么呢?
」我知道撒谎不好,但是为了任务,我还是硬着嘴说:「是阮小姐……」我实在说不出是她推我下水的这种话,那真的有点丧良心,无冤无仇的……说到这里就已经说不下去了。
如果他多问一句,我肯定要后悔了。
好在禹文越的滤镜太厚,根本没有多问也没有怀疑。
他好像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低着头替我吹了吹伤口,绑好绷带。
「知道了。
本殿下为你出气。
」他捏了捏我的脸:「这下开心了吧?
笑一笑?
」我仰着头看他,明明没想,但真的露出一个笑来。
他满意了,替我盖好被子才去外间换下湿漉漉的衣服。

                       

小说:月光捕获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长珂

角色:禹文越阮慧

「我说,你有必要这么怂吗?」系统在我脑中嘲讽。我咬牙切齿挤出一个笑:「你试试。」系统:「谢邀,不试。」我说:「那你去狗那桌。」系统说:「你先别生气嘛,跟你说的剧情都记住了吗?」当然记住了

评论专区

我在东京当剑仙:感觉是霸道总裁傻白甜模版

国势:和另外两本比差太多了。

死神垂钓:脑洞大开的一部科幻小说,比较有意思,至于败笔?感情线描写的不太好,不过可以忽略,这样一来有助于加深主线那啥,,,后期写的有点崩了!养肥中!

月光捕获

《月光捕获》在线阅读

月光捕获第1章  

「我说,你有必要这么怂吗?
」系统在我脑中嘲讽。
我咬牙切齿挤出一个笑:「你试试。
」系统:「谢邀,不试。
」我说:「那你去狗那桌。
」系统说:「你先别生气嘛,跟你说的剧情都记住了吗?
」当然记住了。
按照系统的说法,我是男主禹文越的白月光,只因为在他八岁被几个皇兄戏弄推进枯井里时,是我恰好路过,喊来父亲将他救了上来。
…我穿成了阴鸷少年的白月光,意识到这个问题以后,我看着对面正低着头、动作轻柔地为我擦手的男孩,哆哆嗦嗦地往墙角缩了缩。
1「我说,你有必要这么怂吗?
」系统在我脑中嘲讽。
我咬牙切齿挤出一个笑:「你试试。
」系统:「谢邀,不试。
」我说:「那你去狗那桌。
」系统说:「你先别生气嘛,跟你说的剧情都记住了吗?
」当然记住了。
按照系统的说法,我是男主禹文越的白月光,只因为在他八岁被几个皇兄戏弄推进枯井里时,是我恰好路过,喊来父亲将他救了上来。
只是很快我父亲就调任去南方就职,我和男主并没有太多接触。
多年后回京,我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不仅不像小时候那样善良纯真,反而仗着男主的偏爱恃宠而骄、在宫里作威作福,还试图拆散他和女主。
当然结局也是非常地尽如人意哈,死得翘翘的,不能更翘那种。
「所以你现在的任务是什么?
」系统提问。
我思索着,小声回答:「陷害女主?
」「没错,加油,上!
」我张了张口,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禹文越的声音先响起来了。
他察觉到了我后缩的动作,轻声问:「弄疼你了?
」我摇摇头,把手重新伸出去,放在他摊平的掌心中。
禹文越唇角微扬,重新低下头给我擦药,然后安抚我:「太医说这个药效很好,但是会有点疼。
忍一忍,啊。
」我点点头。
想起自己的任务,我又观察着他的神情,开口问:「殿下不问我怎么落水的吗?
」「嗯?
」禹文越不明显地笑了一下,他状似好奇,「是因为什么呢?
」我知道撒谎不好,但是为了任务,我还是硬着嘴说:「是阮小姐……」我实在说不出是她推我下水的这种话,那真的有点丧良心,无冤无仇的……说到这里就已经说不下去了。
如果他多问一句,我肯定要后悔了。
好在禹文越的滤镜太厚,根本没有多问也没有怀疑。
他好像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低着头替我吹了吹伤口,绑好绷带。
「知道了。
本殿下为你出气。
」他捏了捏我的脸:「这下开心了吧?
笑一笑?
」我仰着头看他,明明没想,但真的露出一个笑来。
他满意了,替我盖好被子才去外间换下湿漉漉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