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文美摆烂的不方《照渊》全集免费阅读_(照渊)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奇幻玄幻《照渊》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摆烂的不方”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耿文美摆烂的不方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天地裂开一道口子,便是深渊深渊孕育和葬灭着无数生灵
葬灭在深渊中的神灵留下传承,培养出了三位圣人,他们改天换地,抗衡深渊
三圣人的天地中走出一个少年,带着万丈神光走入无尽深渊,但当他审视深渊,所看到的,究竟是极致阴暗的罪恶,还是更为玄奥的天地之道?

小说:照渊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摆烂的不方

角色:耿文美摆烂的不方

看奇幻玄幻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摆烂的不方”写的《照渊》。主要讲述的是:“第二关——玄龙州诛胡斟。耿文美,战斗吧!”画面突变,耿文美来到一座酒馆。“这位客官,这是本店最为上乘的灵琼酿,又称神心醉,乃是取仙龙界的上古仙山——仙龙山的灵植酿制千年而成,连神灵饮下都会身心迷醉!”一个小二恭恭敬敬地给耿文美倒了一杯酒,“请您品尝。”耿文美端起酒杯放在鼻下轻轻嗅了嗅,顿时一股香气沁入心脾,转而是一种复杂的糅合的香气,仿佛将他带往了那座神秘的仙山,耳畔仿佛响起仙鹤长鸣,仙泉流淌,仙人轻吟的神妙合奏。饮上一口,清凉和温热交织的奇妙感受流淌在四肢百骸之中,思绪更加深入仙山,眼前浮现出仙人论道弈棋共饮仙酿的画面,云雾流水间,逍遥不老仙……

评论专区

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超好看,这个作者的文都超棒的!我能看下去的年代文只有她的,虽然是幼苗,但提前仙草预定!

诸界末日在线:13章 捡到魔族的调度密令 哦 天啦 魔族一次机密行动 不懂得加密 捡起来就听到魔族命令 这样的魔族靠什么打赢人类

科技之锤:低质量学霸文开始保研被刷掉,主角靠金手指发论文,中间夹渣这同学间的日常,真是又啰嗦又烦。变身学神后的科研,装逼之路,写的毫无妙趣,很不爽利。

照渊

《照渊》在线阅读

第5章 神域何人曾见仙

“第二关——玄龙州诛胡斟。耿文美,战斗吧!”

画面突变,耿文美来到一座酒馆。

“这位客官,这是本店最为上乘的灵琼酿,又称神心醉,乃是取仙龙界的上古仙山——仙龙山的灵植酿制千年而成,连神灵饮下都会身心迷醉!”一个小二恭恭敬敬地给耿文美倒了一杯酒,“请您品尝。”

耿文美端起酒杯放在鼻下轻轻嗅了嗅,顿时一股香气沁入心脾,转而是一种复杂的糅合的香气,仿佛将他带往了那座神秘的仙山,耳畔仿佛响起仙鹤长鸣,仙泉流淌,仙人轻吟的神妙合奏。

饮上一口,清凉和温热交织的奇妙感受流淌在四肢百骸之中,思绪更加深入仙山,眼前浮现出仙人论道弈棋共饮仙酿的画面,云雾流水间,逍遥不老仙。

“这可比师父那又酸又苦的黑药汤好喝多了,他竟然还好意思美其名曰‘永夜霖’,呸!”

耿文美不禁想到了这十六年来在那座永夜的山岭里每天喝的一种东西,忍不住腹诽。

“你说这酒取自上古仙山,这世间,莫非真有仙人存在?”

半晌,耿文美才双眼迷离地看向小二,问道。

“有没有仙人,客官您都不知道,我们这些小人物哪里知道,只是知晓一些传说,道听途说,道听途说而已。”小二恭敬答道。

“哦?什么传说,说来听听?”

“这传说啊,上古诸神时代,除了神灵,还有仙灵的存在,神灵与仙灵说不上孰强孰弱,他们之间的关系呢,也说不上是敌是友,害,说白了,就是他们几乎不来往,各自守着领地,神灵在神之领域,仙灵在仙山,大家各自忙活各自的事情。”

“但后来深渊入侵,再到上古大劫发生,仙灵似乎突然从世间消失了,没听说过他们出手抗击深渊,也没听说过深渊袭击仙山,仙山本来还有迹可寻,在那时却是一点踪迹也不得见,神灵中的几位皇者想向仙灵求助都无门可进……”

“但是仙灵消失了许久之后,当三圣人改天换地,神域处于比较安定的时期时,仙山又出现了,一共三座仙山,出现在三大神域,每个神域各一座,仙山一出现,就有很多人涌入仙山,想寻找传说中的上古仙灵,但是没有人找到,有人说看到仙人,还受到了仙人指点,不过后来一群人把他围起来,逼问仙人宝藏时,他才跪下来哭着说,遇到仙人是假的,是他说谎吹嘘的……不过虽不见仙人,但仙山上的仙草仙泉还是非常宝贵有价值的,这不,这一壶灵琼酿,就是极佳的证明啊!”

“原来是这样……”耿文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这位兄弟,这小二的话你也能信啊,”邻桌的一名锦衣男子忍不住提醒耿文美,“这只是他们为哄人买酒编的故事罢了!”

“嘿嘿,您信则有不信则无,”小二无奈地笑笑,“其实这些故事都是酿酒的胡师傅告诉小人的,小人觉得很有趣味,就分享给您各位。”

“哈哈哈,不管真假,我喝得开心,听得也开心,小二,再斟一杯!”

“这位客官,识货!”

“哈哈,也是!”锦衣男子点点头,“小二,给我也再来一杯灵琼酿!”

“实在对不住,两位客官,这壶里没有酒了,我给您拿去。”小二走进了后厨,但是拿着酒壶出来的却是另一个人,这人双颊微红,似是刚饮过酒,但神情却看不出恍惚的状态,双目之中闪烁着别样的神采。

“二位客官,在下名叫胡斟,是这里的酿酒师,听闻二位欣赏我的灵琼酿,特意来给二位敬上一杯。”

胡斟说着,给耿文美和锦衣男子各斟上一杯,又给自己斟了一杯。

“哈哈,刚才饮下一杯,正想着能不能见一见酿出如此佳酿的人,没想到你就来了!在下耿文美,谢过胡师傅的佳酿了。”

“我不懂酒,但这灵琼酿确实令人迷醉!在下玄青武,谢过胡师傅了。”

“哈哈哈,二位喜欢就好,那咱们,共饮一杯?”

“好!”“好!”

三人端着空杯,正闭上眼睛体会奇妙境界之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却忽然响起。

“这是什么狗屁灵琼酿,寡淡无味!你们是不是随便打了一壶灵泉水就来糊弄我?!”

“这位客官,您消消气,我给您换一种够味的酒,包您满意!”

小二连忙赔罪。

“两位您看,”胡斟无奈苦笑,“这灵琼酿不是谁都能欣赏的,所以您二位是多么难得呀。”

耿文美和玄青武也无奈地笑了笑。

“两位,我有一个问题想问问你们,还请二位不要笑话我。”犹豫了片刻,胡斟低声说道。

“尽管问,有什么可笑话的!”玄青武大大咧咧地摆了摆手。

“是啊,尽管问便是。”耿文美也附和道。

“是这样,刚刚小二应当给你们二位讲了仙灵的故事,”胡斟的声音更低了,“不知你们是否相信仙山和仙灵的存在呢?”

“哈哈哈哈,就这事儿啊,相信,肯定相信,浩瀚神域,无奇不有,有仙灵和仙山存在,也绝非不可能,更何况如果不存在,怎么会有如此有模有样的传说流传呢,你们说是吧?”耿文美笑着说道。

“是啊,我觉得也是这么回事!”玄青武点头附和。

“那你们有没有听说过,祭灵升仙阵?”胡斟的声音压得更低,还带着些许颤抖。

“这是什么阵法,闻所未闻,”玄青武皱眉,“我出身州府,又在界内界外各地游历多年,听过见过的阵法无数,却从未听说这个阵法的名字。”

“祭灵……听起来有点像是一种邪恶的阵法啊,”耿文美看向胡斟,“胡师傅为何问起这个?”

“这是我在采集酿酒的灵草时偶然寻得的一本古籍上记载的,上面只记载,这是一种能够使凡灵晋升为仙灵,并且飞入仙山的上古阵法,我一向对仙山仙灵之事比较好奇,就忍不住向二位打听打听,还请二位不要笑话我是个疯子。”胡斟无奈一笑,神情带着些许乞求。

“哈哈,怎么会是疯子,人人都有向往或者痴迷的东西,就像我,一心只想游历神域,见识神域各色风景,连修炼都搁下了,为了四处游历差点把家底都败光了!”玄青武自嘲地笑起来。

“胡师傅不是疯子,是痴人,”不远处有客人听到了三人的对话,当即掺和道,“这痴人啊,好说梦!”

“哈哈哈哈哈……”

那人一语顿时激起一阵笑声。

“我还要去酒窖照看酒,就不陪二位了。”胡斟就在一阵笑声中尴尬地告辞了。

“刚回到玄龙城,就听说这家酒馆有两奇,一是别处喝不到的美酒,二是幻想升仙的酿酒师傅,”玄青武嗅着酒杯里的余香,“今个儿倒是都见识到了。”

耿文美没有回话,而是一边思考着什么,一边默默坐回了桌旁。

我来这里是干什么的来着?

便在此时,一段话浮现在耿文美脑海中:

一万年前,玄龙州玄龙城有一恶徒胡斟,将毒药加入酒中,使人喝下之后行动被其控制,而后自动走入他布好的阵法中,成为养阵祭品。百年间害人无数,如今更欲广播毒药,屠城祭阵。闯关者,请你阻止其恶行,并击杀恶徒,为龙光界除害!

“什么,这酒有毒?!你怎么不早说?!”

耿文美眉头一跳,想吐却又吐不出来,只得一边干呕一边骂幻境阵法。

希望只喝这两杯不会有事……等等,师父好像说过,他的永夜霖可以让人万毒不侵,对付这种级别的毒药应该不在话下吧?

“咦,耿兄弟,这酒如此美妙,你怎么还想吐啊?”玄青武注意到了耿文美的异状,饶有兴趣地凑过去,而后压低了声音,“是不是感觉酒里有东西?”

耿文美吃惊地看向他。

“耿兄,你应当听说过玄龙城最近百年间有很多人离奇失踪吧?”玄青武神情严肃起来,说话间布置了一道隔音的元力屏障,“实不相瞒,我这次回到玄龙城,就是为了查明这件事。”

“哦?”耿文美面露惊喜之色,“那可太巧了,其实我也是来调查此事的。”

“看来你也怀疑这里,其实不止咱们俩,此前也有很多人怀疑这里,怀疑胡斟。因为那些失踪者失踪前多数都常来这里,不怎么来的多半也常喝这酒馆送到别处去卖的酒,但这里都被查了数遍,也一无所获,再加上城中不少身份不凡之人也爱在这里饮酒,所以后来对这里的调查也就不了了之了。”

“不过幸好我在龙光界最大的炼药宗门修习过一段时间,翻过一些古籍,所以我发现,这里的酒里,有一种奇毒,叫‘失魂醉’,加入酒中,几乎无人能发现异常,反而会感觉酒醇香无比,服下者平时无异常,但若经某种秘法催动,就会被施法者控制。我猜他们都是被控制之后去到了什么地方,怕是都凶多吉少了。”

“什么地方呢……祭灵升仙阵?!”

————

是夜,月明星稀。

胡斟正坐在酒馆后面的院子里,身前的桌子上,摆着几壶酒,几个酒杯。他小心翼翼地把壶里的酒按照不同的比例分别倒进每个杯子里,待每个杯子都倒满,一股前所未有的酒香扑鼻而来。胡斟的神情亢奋起来,用力地嗅着空气中逸散的酒香。

但正当他想端起一杯来细细品尝时,突然感觉两股寒气逼向他的脖颈,而后脊背便有些发凉。

“两位夜访,可是被我的酒香吸引而来?”胡斟强压恐惧,声音平静中带着颤抖,“那就坐下来一同品尝吧,这是我刚调配的新酒,滋味美极了。”

“我们可不敢喝,怕里面有毒啊,啧啧啧,‘失魂醉’,可怕呀。”耿文美嘲讽道。

胡斟沉默片刻,声音低沉:“既然知道是失魂醉,怎么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幸好我翻的古籍比较多,找到了解毒之法。”玄青武得意道,“束手就擒吧,你这恶徒!”

“既然你看过很多古籍,”胡斟的语气忽然变得十分诚恳,“那么古籍上有没有记载,有人访过仙山,见过仙人呢?”

“没有。”玄青武心中忽然升起些许担忧,于是暗暗运转元力,锋利的刀锋直接割开了胡斟脖颈的皮肤,然后强横的元力侵入其体内,欲在最短时间内摧断其所有经脉,破环其窍穴,使其无法运转元力反抗。

耿文美也做着同样的事,但他们感觉打出去的元力忽然消失,如石沉大海。

“没有用的。”

胡斟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气势,竟然直接把耿文美二人震开。

玄青武迅速稳住身形,然后持刀前冲,刀身燃起炽热的火焰,那并不是元素之力,而是元力在燃烧,当元力燃烧起来,其产生的狂暴破坏力是极其恐怖的。

带着元力火焰的一刀毫无保留地砍在胡斟肩膀上,后者顿时皮开肉绽,一股焦糊味儿飘起,耿文美也瞅准机会,飞身坠下,蕴含强横元力的一刀砍在了胡斟另一侧肩膀,想要故技重施,摧断其经脉!

胡斟则神色平静,直接用双手握住刀刃,然后将一股白色的元力灌入刀身,直接顺着两人手臂侵入体内。

元力本无色,功法赋予之。

显然这是一种极其特殊而且狠毒的功法,在他的加持下,耿文美甚至感觉到那股白色元力所到之处,自己的经脉和血肉在失血干枯,就像草木枯萎。

他只能用气海内浩瀚如海的元力将其强逼出去!

这一边耿文美在体内与那股白色元力进行着激烈的对抗,另一边玄青武显然战斗经验更丰富,角逐之余还有余裕掏出一把短刀,径直**胡斟胸口。

现在胡斟与两人僵持着,正面的大多数部位都无暇防守,正是突袭的绝佳时机。

胡斟吐出一口血来,却并未慌张,而是闭上了双眼。

两人感觉不妙,同时加大了元力的输出,只为攻破其防线,一举制敌。

炼气境的战斗没有什么新鲜花样,就是元力的碰撞,针对炼气境设置的幻境试炼很好地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耿文美如海一般的气海变得十分有优势,僵持了片刻,便已率先逼退了白色元力,重新冲入胡斟体内。

另一边玄青武也面露喜色。

元力的涌入到达了某个临界点。

“轰!”

爆炸声响起,胡斟的胸口炸开了一个大洞,元力浪潮席卷,耿文美和玄青武倒飞出去,口里吐着血,显然受伤也不轻。

但是,胡斟依然直直地立在那里!

“我体内有上古阵法祭灵升仙阵,蕴含仙灵之力!凡灵之力只能破坏我的肉身罢了,不能伤及我的根基,你们的身体和血脉都是极其难得的养料,待我炼化了你们二人,我将向飞升成仙迈进一大步!”

玄青武想要起身再出击,却发现已经无法调动元力。

“你们刚走进酒馆,我就注意到了,都是无比珍稀的血脉!”

胡斟一步步走向二人。

“所以我亲自给你们斟酒,就是为了亲眼看着你们喝下我的‘枯元殇’,当你们剧烈运转元力之后,元力就会瞬间枯竭了,没有元力,你们还如何反抗?”

“另外你埋伏在外面的那些州府的人,也都中了我提前藏好的毒药了。”胡斟露出一个有些癫狂的笑容,“所以没有人能阻止我吞掉你们了!”

“等等。”

一直沉默的耿文美忽然开口了。

“嗯?你还想做什么无谓挣扎吗?”

“刚刚你说,凡灵之力杀不了你,是吗?”

“当然!”胡斟十分骄傲。

“那么,”耿文美站起身来,眉心处有一点红色分外显眼,而随着胡斟的目光看向那个红点,耿文美的眉心忽然燃烧起来了。

那是夺目的赤红色火焰。

“神灵之力呢?”

…………

                       

小说:照渊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摆烂的不方

角色:耿文美摆烂的不方

看奇幻玄幻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摆烂的不方”写的《照渊》。主要讲述的是:“第二关——玄龙州诛胡斟。耿文美,战斗吧!”画面突变,耿文美来到一座酒馆。“这位客官,这是本店最为上乘的灵琼酿,又称神心醉,乃是取仙龙界的上古仙山——仙龙山的灵植酿制千年而成,连神灵饮下都会身心迷醉!”一个小二恭恭敬敬地给耿文美倒了一杯酒,“请您品尝。”耿文美端起酒杯放在鼻下轻轻嗅了嗅,顿时一股香气沁入心脾,转而是一种复杂的糅合的香气,仿佛将他带往了那座神秘的仙山,耳畔仿佛响起仙鹤长鸣,仙泉流淌,仙人轻吟的神妙合奏。饮上一口,清凉和温热交织的奇妙感受流淌在四肢百骸之中,思绪更加深入仙山,眼前浮现出仙人论道弈棋共饮仙酿的画面,云雾流水间,逍遥不老仙……

评论专区

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超好看,这个作者的文都超棒的!我能看下去的年代文只有她的,虽然是幼苗,但提前仙草预定!

诸界末日在线:13章 捡到魔族的调度密令 哦 天啦 魔族一次机密行动 不懂得加密 捡起来就听到魔族命令 这样的魔族靠什么打赢人类

科技之锤:低质量学霸文开始保研被刷掉,主角靠金手指发论文,中间夹渣这同学间的日常,真是又啰嗦又烦。变身学神后的科研,装逼之路,写的毫无妙趣,很不爽利。

照渊

《照渊》在线阅读

第5章 神域何人曾见仙

“第二关——玄龙州诛胡斟。耿文美,战斗吧!”

画面突变,耿文美来到一座酒馆。

“这位客官,这是本店最为上乘的灵琼酿,又称神心醉,乃是取仙龙界的上古仙山——仙龙山的灵植酿制千年而成,连神灵饮下都会身心迷醉!”一个小二恭恭敬敬地给耿文美倒了一杯酒,“请您品尝。”

耿文美端起酒杯放在鼻下轻轻嗅了嗅,顿时一股香气沁入心脾,转而是一种复杂的糅合的香气,仿佛将他带往了那座神秘的仙山,耳畔仿佛响起仙鹤长鸣,仙泉流淌,仙人轻吟的神妙合奏。

饮上一口,清凉和温热交织的奇妙感受流淌在四肢百骸之中,思绪更加深入仙山,眼前浮现出仙人论道弈棋共饮仙酿的画面,云雾流水间,逍遥不老仙。

“这可比师父那又酸又苦的黑药汤好喝多了,他竟然还好意思美其名曰‘永夜霖’,呸!”

耿文美不禁想到了这十六年来在那座永夜的山岭里每天喝的一种东西,忍不住腹诽。

“你说这酒取自上古仙山,这世间,莫非真有仙人存在?”

半晌,耿文美才双眼迷离地看向小二,问道。

“有没有仙人,客官您都不知道,我们这些小人物哪里知道,只是知晓一些传说,道听途说,道听途说而已。”小二恭敬答道。

“哦?什么传说,说来听听?”

“这传说啊,上古诸神时代,除了神灵,还有仙灵的存在,神灵与仙灵说不上孰强孰弱,他们之间的关系呢,也说不上是敌是友,害,说白了,就是他们几乎不来往,各自守着领地,神灵在神之领域,仙灵在仙山,大家各自忙活各自的事情。”

“但后来深渊入侵,再到上古大劫发生,仙灵似乎突然从世间消失了,没听说过他们出手抗击深渊,也没听说过深渊袭击仙山,仙山本来还有迹可寻,在那时却是一点踪迹也不得见,神灵中的几位皇者想向仙灵求助都无门可进……”

“但是仙灵消失了许久之后,当三圣人改天换地,神域处于比较安定的时期时,仙山又出现了,一共三座仙山,出现在三大神域,每个神域各一座,仙山一出现,就有很多人涌入仙山,想寻找传说中的上古仙灵,但是没有人找到,有人说看到仙人,还受到了仙人指点,不过后来一群人把他围起来,逼问仙人宝藏时,他才跪下来哭着说,遇到仙人是假的,是他说谎吹嘘的……不过虽不见仙人,但仙山上的仙草仙泉还是非常宝贵有价值的,这不,这一壶灵琼酿,就是极佳的证明啊!”

“原来是这样……”耿文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这位兄弟,这小二的话你也能信啊,”邻桌的一名锦衣男子忍不住提醒耿文美,“这只是他们为哄人买酒编的故事罢了!”

“嘿嘿,您信则有不信则无,”小二无奈地笑笑,“其实这些故事都是酿酒的胡师傅告诉小人的,小人觉得很有趣味,就分享给您各位。”

“哈哈哈,不管真假,我喝得开心,听得也开心,小二,再斟一杯!”

“这位客官,识货!”

“哈哈,也是!”锦衣男子点点头,“小二,给我也再来一杯灵琼酿!”

“实在对不住,两位客官,这壶里没有酒了,我给您拿去。”小二走进了后厨,但是拿着酒壶出来的却是另一个人,这人双颊微红,似是刚饮过酒,但神情却看不出恍惚的状态,双目之中闪烁着别样的神采。

“二位客官,在下名叫胡斟,是这里的酿酒师,听闻二位欣赏我的灵琼酿,特意来给二位敬上一杯。”

胡斟说着,给耿文美和锦衣男子各斟上一杯,又给自己斟了一杯。

“哈哈,刚才饮下一杯,正想着能不能见一见酿出如此佳酿的人,没想到你就来了!在下耿文美,谢过胡师傅的佳酿了。”

“我不懂酒,但这灵琼酿确实令人迷醉!在下玄青武,谢过胡师傅了。”

“哈哈哈,二位喜欢就好,那咱们,共饮一杯?”

“好!”“好!”

三人端着空杯,正闭上眼睛体会奇妙境界之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却忽然响起。

“这是什么狗屁灵琼酿,寡淡无味!你们是不是随便打了一壶灵泉水就来糊弄我?!”

“这位客官,您消消气,我给您换一种够味的酒,包您满意!”

小二连忙赔罪。

“两位您看,”胡斟无奈苦笑,“这灵琼酿不是谁都能欣赏的,所以您二位是多么难得呀。”

耿文美和玄青武也无奈地笑了笑。

“两位,我有一个问题想问问你们,还请二位不要笑话我。”犹豫了片刻,胡斟低声说道。

“尽管问,有什么可笑话的!”玄青武大大咧咧地摆了摆手。

“是啊,尽管问便是。”耿文美也附和道。

“是这样,刚刚小二应当给你们二位讲了仙灵的故事,”胡斟的声音更低了,“不知你们是否相信仙山和仙灵的存在呢?”

“哈哈哈哈,就这事儿啊,相信,肯定相信,浩瀚神域,无奇不有,有仙灵和仙山存在,也绝非不可能,更何况如果不存在,怎么会有如此有模有样的传说流传呢,你们说是吧?”耿文美笑着说道。

“是啊,我觉得也是这么回事!”玄青武点头附和。

“那你们有没有听说过,祭灵升仙阵?”胡斟的声音压得更低,还带着些许颤抖。

“这是什么阵法,闻所未闻,”玄青武皱眉,“我出身州府,又在界内界外各地游历多年,听过见过的阵法无数,却从未听说这个阵法的名字。”

“祭灵……听起来有点像是一种邪恶的阵法啊,”耿文美看向胡斟,“胡师傅为何问起这个?”

“这是我在采集酿酒的灵草时偶然寻得的一本古籍上记载的,上面只记载,这是一种能够使凡灵晋升为仙灵,并且飞入仙山的上古阵法,我一向对仙山仙灵之事比较好奇,就忍不住向二位打听打听,还请二位不要笑话我是个疯子。”胡斟无奈一笑,神情带着些许乞求。

“哈哈,怎么会是疯子,人人都有向往或者痴迷的东西,就像我,一心只想游历神域,见识神域各色风景,连修炼都搁下了,为了四处游历差点把家底都败光了!”玄青武自嘲地笑起来。

“胡师傅不是疯子,是痴人,”不远处有客人听到了三人的对话,当即掺和道,“这痴人啊,好说梦!”

“哈哈哈哈哈……”

那人一语顿时激起一阵笑声。

“我还要去酒窖照看酒,就不陪二位了。”胡斟就在一阵笑声中尴尬地告辞了。

“刚回到玄龙城,就听说这家酒馆有两奇,一是别处喝不到的美酒,二是幻想升仙的酿酒师傅,”玄青武嗅着酒杯里的余香,“今个儿倒是都见识到了。”

耿文美没有回话,而是一边思考着什么,一边默默坐回了桌旁。

我来这里是干什么的来着?

便在此时,一段话浮现在耿文美脑海中:

一万年前,玄龙州玄龙城有一恶徒胡斟,将毒药加入酒中,使人喝下之后行动被其控制,而后自动走入他布好的阵法中,成为养阵祭品。百年间害人无数,如今更欲广播毒药,屠城祭阵。闯关者,请你阻止其恶行,并击杀恶徒,为龙光界除害!

“什么,这酒有毒?!你怎么不早说?!”

耿文美眉头一跳,想吐却又吐不出来,只得一边干呕一边骂幻境阵法。

希望只喝这两杯不会有事……等等,师父好像说过,他的永夜霖可以让人万毒不侵,对付这种级别的毒药应该不在话下吧?

“咦,耿兄弟,这酒如此美妙,你怎么还想吐啊?”玄青武注意到了耿文美的异状,饶有兴趣地凑过去,而后压低了声音,“是不是感觉酒里有东西?”

耿文美吃惊地看向他。

“耿兄,你应当听说过玄龙城最近百年间有很多人离奇失踪吧?”玄青武神情严肃起来,说话间布置了一道隔音的元力屏障,“实不相瞒,我这次回到玄龙城,就是为了查明这件事。”

“哦?”耿文美面露惊喜之色,“那可太巧了,其实我也是来调查此事的。”

“看来你也怀疑这里,其实不止咱们俩,此前也有很多人怀疑这里,怀疑胡斟。因为那些失踪者失踪前多数都常来这里,不怎么来的多半也常喝这酒馆送到别处去卖的酒,但这里都被查了数遍,也一无所获,再加上城中不少身份不凡之人也爱在这里饮酒,所以后来对这里的调查也就不了了之了。”

“不过幸好我在龙光界最大的炼药宗门修习过一段时间,翻过一些古籍,所以我发现,这里的酒里,有一种奇毒,叫‘失魂醉’,加入酒中,几乎无人能发现异常,反而会感觉酒醇香无比,服下者平时无异常,但若经某种秘法催动,就会被施法者控制。我猜他们都是被控制之后去到了什么地方,怕是都凶多吉少了。”

“什么地方呢……祭灵升仙阵?!”

————

是夜,月明星稀。

胡斟正坐在酒馆后面的院子里,身前的桌子上,摆着几壶酒,几个酒杯。他小心翼翼地把壶里的酒按照不同的比例分别倒进每个杯子里,待每个杯子都倒满,一股前所未有的酒香扑鼻而来。胡斟的神情亢奋起来,用力地嗅着空气中逸散的酒香。

但正当他想端起一杯来细细品尝时,突然感觉两股寒气逼向他的脖颈,而后脊背便有些发凉。

“两位夜访,可是被我的酒香吸引而来?”胡斟强压恐惧,声音平静中带着颤抖,“那就坐下来一同品尝吧,这是我刚调配的新酒,滋味美极了。”

“我们可不敢喝,怕里面有毒啊,啧啧啧,‘失魂醉’,可怕呀。”耿文美嘲讽道。

胡斟沉默片刻,声音低沉:“既然知道是失魂醉,怎么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幸好我翻的古籍比较多,找到了解毒之法。”玄青武得意道,“束手就擒吧,你这恶徒!”

“既然你看过很多古籍,”胡斟的语气忽然变得十分诚恳,“那么古籍上有没有记载,有人访过仙山,见过仙人呢?”

“没有。”玄青武心中忽然升起些许担忧,于是暗暗运转元力,锋利的刀锋直接割开了胡斟脖颈的皮肤,然后强横的元力侵入其体内,欲在最短时间内摧断其所有经脉,破环其窍穴,使其无法运转元力反抗。

耿文美也做着同样的事,但他们感觉打出去的元力忽然消失,如石沉大海。

“没有用的。”

胡斟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气势,竟然直接把耿文美二人震开。

玄青武迅速稳住身形,然后持刀前冲,刀身燃起炽热的火焰,那并不是元素之力,而是元力在燃烧,当元力燃烧起来,其产生的狂暴破坏力是极其恐怖的。

带着元力火焰的一刀毫无保留地砍在胡斟肩膀上,后者顿时皮开肉绽,一股焦糊味儿飘起,耿文美也瞅准机会,飞身坠下,蕴含强横元力的一刀砍在了胡斟另一侧肩膀,想要故技重施,摧断其经脉!

胡斟则神色平静,直接用双手握住刀刃,然后将一股白色的元力灌入刀身,直接顺着两人手臂侵入体内。

元力本无色,功法赋予之。

显然这是一种极其特殊而且狠毒的功法,在他的加持下,耿文美甚至感觉到那股白色元力所到之处,自己的经脉和血肉在失血干枯,就像草木枯萎。

他只能用气海内浩瀚如海的元力将其强逼出去!

这一边耿文美在体内与那股白色元力进行着激烈的对抗,另一边玄青武显然战斗经验更丰富,角逐之余还有余裕掏出一把短刀,径直**胡斟胸口。

现在胡斟与两人僵持着,正面的大多数部位都无暇防守,正是突袭的绝佳时机。

胡斟吐出一口血来,却并未慌张,而是闭上了双眼。

两人感觉不妙,同时加大了元力的输出,只为攻破其防线,一举制敌。

炼气境的战斗没有什么新鲜花样,就是元力的碰撞,针对炼气境设置的幻境试炼很好地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耿文美如海一般的气海变得十分有优势,僵持了片刻,便已率先逼退了白色元力,重新冲入胡斟体内。

另一边玄青武也面露喜色。

元力的涌入到达了某个临界点。

“轰!”

爆炸声响起,胡斟的胸口炸开了一个大洞,元力浪潮席卷,耿文美和玄青武倒飞出去,口里吐着血,显然受伤也不轻。

但是,胡斟依然直直地立在那里!

“我体内有上古阵法祭灵升仙阵,蕴含仙灵之力!凡灵之力只能破坏我的肉身罢了,不能伤及我的根基,你们的身体和血脉都是极其难得的养料,待我炼化了你们二人,我将向飞升成仙迈进一大步!”

玄青武想要起身再出击,却发现已经无法调动元力。

“你们刚走进酒馆,我就注意到了,都是无比珍稀的血脉!”

胡斟一步步走向二人。

“所以我亲自给你们斟酒,就是为了亲眼看着你们喝下我的‘枯元殇’,当你们剧烈运转元力之后,元力就会瞬间枯竭了,没有元力,你们还如何反抗?”

“另外你埋伏在外面的那些州府的人,也都中了我提前藏好的毒药了。”胡斟露出一个有些癫狂的笑容,“所以没有人能阻止我吞掉你们了!”

“等等。”

一直沉默的耿文美忽然开口了。

“嗯?你还想做什么无谓挣扎吗?”

“刚刚你说,凡灵之力杀不了你,是吗?”

“当然!”胡斟十分骄傲。

“那么,”耿文美站起身来,眉心处有一点红色分外显眼,而随着胡斟的目光看向那个红点,耿文美的眉心忽然燃烧起来了。

那是夺目的赤红色火焰。

“神灵之力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