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咩咩灯泡不要放进嘴里(大明成长计划)_王咩咩灯泡不要放进嘴里完结版阅读

军事历史小说《大明成长计划》,由网络作家“灯泡不要放进嘴里”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王咩咩灯泡不要放进嘴里,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别人穿越,开局就是王公贵族,最不济也是个富甲一方,为啥我要服徭役?别人穿越,逛个街都能遇到微服私访的皇帝,为啥我来为国家出力还得坐牢?别人穿越,随随便便就能搞这个发明那个发明的,为啥我搞个小发明就变成旁门左道还差点被砍头?因为…作者安排的!

小说:大明成长计划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灯泡不要放进嘴里

角色:王咩咩灯泡不要放进嘴里

经典军事历史小说《大明成长计划》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灯泡不要放进嘴里”是个网文大神。剧情精彩片段:“哗啦哗啦”熟悉的开门声响起。正靠在墙角闭目养神的王咩咩耳朵一动,一个翻身立马爬起,来到牢门旁边,熟练的把脸夹进门缝里,眼睛不停的看向过道。只听得两个脚步声由远及近朝着这边走来。待到那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时,王咩咩笑了。他不慌不忙的转身,回到角落倚着墙闭上眼睛,好似一幅悠然自得的样子……

评论专区

学霸的科幻世界:一部流水账小说。如果说这本书有任何吸引人地方的话。那应该是主角穿越的世界的情怀吸引你。除此之外,这本书没有任何的亮点。

木叶之光:写好一个步步为营的伪君子主角完全超出了作者的能力范围。各种计划想当然,强行圆剧情。

焚天之怒:太干了,第一卷的主要内容就是主角的侍女被欺负了,主角怒了。又被欺负了,主角又怒。话说你让侍女跟着你一起走会死啊,侍女就不能修炼?这是我最大的毒点,如果略过此点,行文流畅还不错。

大明成长计划

《大明成长计划》在线阅读

第4章 论口才的重要性

“哗啦哗啦”

熟悉的开门声响起。

正靠在墙角闭目养神的王咩咩耳朵一动,一个翻身立马爬起,来到牢门旁边,熟练的把脸夹进门缝里,眼睛不停的看向过道。只听得两个脚步声由远及近朝着这边走来。待到那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时,王咩咩笑了。

他不慌不忙的转身,回到角落倚着墙闭上眼睛,好似一幅悠然自得的样子。

“王咩咩,你的事发了!”

“来了?”

苟学玑和王咩咩几乎同时开口道。

随即双方都愣住了,表情却截然不同。王咩咩此时一脸迷惑,毫不知晓自己什么事发了。反观苟学玑和牛十一却面带惊惧!

“你知道我们要来?”

“我什么事发了?”

两人再次同时开口道,随即牛十一摆了摆手打断了两个人:“你昨晚做了什么?”

王咩咩神秘一笑。

这事儿还得从清晨说起…

县太爷今日排衙,问了本县民夫征**况,赶巧今日这二人当值,遂向大老爷禀明了王咩咩遗失路引一事。按说此时路引制度虽然不像明后期那样被百姓视若无物,可到了县太爷这个级别却也着实算不得什么大事,毕竟欺上瞒下自古有之,无非再给出具一张路引罢了。

可倒霉就倒霉在,朱棣要亲征了。这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可不是开玩笑的。

几十万大军远征,这一路上人吃马嚼的都需要人伺候着。这就需要大量的民夫,再加上六月征调民夫替皇帝修山陵,那可是以后埋天子的地方更是马虎不得。

所以涉及到王咩咩这件本来可大可小的事,县太爷自然就重点了解了一番,毕竟太孙殿下此时坐镇北平,而且皇帝马上也要来了。县太爷自然不想在这个时候被御史们咬上一口。

于是乎,大老爷便顺手指派二人前来,带王咩咩过堂一问。

本来事情到了这里,可能也就是县太爷查明实况,然后重新开具路引,让王咩咩继续为国出力也就完了。谁知王咩咩偏要装作一副高人做派率先发问,这下弄巧成拙。

“你昨晚做了什么?”牛十一冷着脸再次问到。

王咩咩此时也看出了这两人并不是来救自己的,结结巴巴的说:“没…没做什么啊,我人在牢里怎么可能做什么?”

牛十一看了苟学玑一眼,交换了个眼神,随即打开牢门,给王咩咩上了锁链,便要带走王咩咩。

王咩咩有点着急了,暗想难道是系统骗自己?于是小心翼翼的询问:“难道二位昨夜睡的不好吗?可是做了什么梦?”

牛十一看了一眼苟学玑,发现对方也在看自己。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强烈的疑惑。就这般对视许久,苟学玑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牛十一眉头紧皱,过了老半天才说:“我不管你是会妖法还是会邪术,你最好老实点。否则要你好看。”

牛十一说完,就和苟学玑带着王咩咩往外走去,出了牢狱没多远就来到县衙二堂,苟学玑进入禀报,牛十一有点不放心,又交代到:“待会别乱说,大老爷问什么答什么,其他的回头我会找你。”

王咩咩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苟学玑出现在门口点了点头,牛十一推了王咩咩一把,三人一起进入二堂。

二堂内。

堂上坐着一位身穿官服的男子,正低着头在写什么东西。

王咩咩好像一个好奇宝宝,东瞧瞧西看看。发现这里并不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堂内正中并没有挂什么明镜高悬,而是挂着“中正严明”四个字的牌匾,想象中的“威武”声也不存在,因为两边压根没有站衙役。

“想来这就是大堂和二堂的区别了吧。”王咩咩心里想着。

“咳咳…”

正在王咩咩放飞思想的时候,堂上传来两声咳嗽。

“禀县尊大人,王咩咩带到。”牛十一上前一步,拱手作揖道。

县太爷左手端过案几上的茶杯,头也未抬,只是搭着眼看着杯子,右手拿着盖子拨楞了两下,随后喝了一口放下。这才抬头看了一眼堂下说:“你就是王咩…咩?你这名字倒也稀奇。你是何方人士?”

苟学玑背对着知县,冲着王咩咩使了使眼色,王咩咩虽然很不愿意像电影里的百姓那样,看见官老爷就下跪磕头。但人在屋檐下岂能不低头?只好捏着鼻子认了。

说来还是王咩咩历史不精,明初文官还未露头之时,百姓见官若非大堂之上问案,其实并未强制要求行跪拜礼。而且整个明朝也多次禁止行跪拜礼。

王咩咩向前一步,膝盖弯曲正准备下回磕头,只听得堂上说道:“二堂传唤,免了。”

“咚”

王咩咩听了这话,一时想止住下跪之势,但知县终究是说晚了,王咩咩不仅没有站起来,还因为一时忙乱,两膝实打实的磕在了青石板上,疼的是一阵龇牙咧嘴。

“谢大老爷。”王咩咩没敢太过放肆,揉了揉膝盖站了起来说:“回大老爷,我是赵家村人,这不县衙说要征徭役,我就来干活来了,谁知道路引丢了,然后就被抓了。”

“家里可还有人?”

“没啦,我家就我一个,是赵家村林老二收留我,管我一口饭吃。刚好征徭役到他们家,我想着老是白吃人家的不安心,就主动替他们家来应征。”王咩咩老实的回答。

知县一愣,然后说道:“你倒是个知恩图报的。罢了,着杂役去查证,若属实便补他一张路引。”

牛十一上前拱手称是。

“那个啥,大老爷。我听牢里狱友说可以交钱免除徭役?”王咩咩试探性的问到。

“咳咳…咳”

知县好像被这话给刺激到了,一阵猛咳:“放肆。本官治下虽不敢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但也算得上是朗朗乾坤。怎会有你说的这些蝇营狗苟?拖下去,拖下去。”

知县终究想着皇帝要来了,便没有给王咩咩治罪!

王咩咩也算幸运,交钱免徭役几乎算是全国通病,地方上下有几个干净的?可这都是不成文的潜规则。就像明后期的火耗,全国上下谁不知道?但有几个人敢正大光明说出来?

今日居然被王咩咩当堂指出,还是冲着百里至尊发问,没被按个罪名真是该感谢朱元璋和朱棣父子俩了。这两父子把官员杀的是血流成河,导致这个时候的官员吏治总体还算清明。

“你可真会给自己添麻烦。”苟学玑一脸佩服的说到。

牛十一摆了摆手,示意噤声,随即带头朝着县衙外走去。

王咩咩看着并不是回牢里,心里一阵暗喜,想着自己总算放出来了。

牛十一两人带着王咩咩来到了一处小馆子,随手屏退了小二,转过头面带严肃的问道:“现在该说说昨天晚上的事了吧?”

苟学玑也跟着点了点头,一只手看似随意的握住了腰刀。

“…”王咩咩一阵无语,他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本来今天就没事儿了,非得装高人,这下好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不说话是因为解释不清还是因为你会妖法?”苟学玑微眯着眼睛,王咩咩居然有种被人拿枪顶着脑袋的感觉。

“那啥,说来你们可能都不信。我昨天晚上做梦,梦里有个老头告诉我,说我上辈子积德…然后…然后…”王咩咩绞尽脑汁,实在是编不出来下文。

“然后怎样?莫非还想尝尝我们兄弟二人的手段才招?”苟学玑一字一句的说到。

“对,兄弟,然后那老头告诉我,咱三个是上辈子的弟兄,这次遇见二位就是为了再续前缘,是我上辈子积德积下的福报啊!”

王咩咩说完这段话,暗暗出了一口气:“呼…也不知道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能让老子遇见你俩。”

牛十一和苟学玑都傻眼了,他俩对视一眼微微摇头,摆明了不相信王咩咩的说辞。

苟学玑起身就要揍王咩咩,牛十一一把拉住了他:“既然梦中人嘱托,那我兄弟二人信你一次,你且回牢里安心住着,待我安排杂役往赵家村走一遭,了了你这桩官司再与你续前缘。”

说罢,牛十一起身,脑袋冲外一歪,王咩咩自觉的站起来,拱了拱手率先走了出去。

牢房里,王咩咩倚着墙,嘴里叼着一根杂草。脑袋里回想着今天苟学玑眼睛微眯时的情景。

“那一刻我真的能感觉到他想杀我,而且真的敢动手。你能不能查他的详细资料?”王咩咩和系统之间的对话已经越来越随意。

“系统故障,功能无法使用…”

“唉,我感觉他一定有故事!”王咩咩自言自语到。

县衙外。

苟学玑与牛十一出现在刚才的小馆子里。

“大哥,你真信那小子说的?”苟学玑喝了一口酒,把杯子重重的掷在桌上。

“要沉住气,我已安排人去赵家村摸底了,等人回来再说。到时如果有异…”牛十一眸中精光一闪,右手并掌为刀,向下狠狠一切。

苟学玑听了牛十一的话,舔了舔嘴唇,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王咩咩又在牢里关了两天,好在第三天一大早,就来了一个狱卒放自己出去。

“那我可走了?”王咩咩不确定的问到。

“赶紧走吧,牛头儿在外面等你。”那狱卒不耐烦的摆摆手。

牛头儿?是说牛十一?王咩咩挠了挠头一脸的不解。但还是快步走向外面,好像怕对方反悔似的。

“兄弟,这些时日受苦了。”

王咩咩刚到外面,牛十一就迎了上来。

“走,咱在庆丰楼给你摆宴压惊。”

不等王咩咩反应过来,牛十一拽着他就走。

庆丰楼是武清县最大的酒楼。以牛十一的身份,也上不去顶楼,但好歹有个包间!

推开门,发现苟学玑已经到了,牛十一大手一挥,喊小二上菜。

随后三人就开始了推杯换盏,聊着漫不着边的天。一直喝到王咩咩眼神迷离,牛十一二人才开始套话。但他们哪知道王咩咩有一个堪称外挂的系统,虽然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是外挂和系统。

王咩咩在脑海里早就用积分开启了维持精神状态的功能,想灌醉他王咩咩?少说还得再来三十个人。

“你到底是何人?”牛十一低声问到。

王咩咩摆出一副坐都坐不稳的样子,好像随时会摔倒一样:“实话…告诉你们…嗝…你们,我是超级…赛亚人。”

“赛亚人?赛亚在哪?”牛十一眉头一皱,扭头看着苟学玑,苟学玑微微摇头。

牛十一接着问道:“你找上我们有何目的?”

“我这个人不爱…不爱吃凉席!”

“我问你为什么找上我们?”

“谁媳妇儿沦落风尘?”

苟学玑听不下去了,指着王咩咩喝道:“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你邀请我去寻花…寻花问柳?”

牛十一摆了摆手:“兄弟咱们今天就这样吧,时候也不早了,我在客栈给你开了间房,你先休息。咱们改日再会。”

苟学玑瞪了王咩咩一眼,起身准备去算账,刚走出包厢,就听见里面说道:“好,咱们明天开派对!”

                       

小说:大明成长计划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灯泡不要放进嘴里

角色:王咩咩灯泡不要放进嘴里

经典军事历史小说《大明成长计划》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灯泡不要放进嘴里”是个网文大神。剧情精彩片段:“哗啦哗啦”熟悉的开门声响起。正靠在墙角闭目养神的王咩咩耳朵一动,一个翻身立马爬起,来到牢门旁边,熟练的把脸夹进门缝里,眼睛不停的看向过道。只听得两个脚步声由远及近朝着这边走来。待到那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时,王咩咩笑了。他不慌不忙的转身,回到角落倚着墙闭上眼睛,好似一幅悠然自得的样子……

评论专区

学霸的科幻世界:一部流水账小说。如果说这本书有任何吸引人地方的话。那应该是主角穿越的世界的情怀吸引你。除此之外,这本书没有任何的亮点。

木叶之光:写好一个步步为营的伪君子主角完全超出了作者的能力范围。各种计划想当然,强行圆剧情。

焚天之怒:太干了,第一卷的主要内容就是主角的侍女被欺负了,主角怒了。又被欺负了,主角又怒。话说你让侍女跟着你一起走会死啊,侍女就不能修炼?这是我最大的毒点,如果略过此点,行文流畅还不错。

大明成长计划

《大明成长计划》在线阅读

第4章 论口才的重要性

“哗啦哗啦”

熟悉的开门声响起。

正靠在墙角闭目养神的王咩咩耳朵一动,一个翻身立马爬起,来到牢门旁边,熟练的把脸夹进门缝里,眼睛不停的看向过道。只听得两个脚步声由远及近朝着这边走来。待到那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时,王咩咩笑了。

他不慌不忙的转身,回到角落倚着墙闭上眼睛,好似一幅悠然自得的样子。

“王咩咩,你的事发了!”

“来了?”

苟学玑和王咩咩几乎同时开口道。

随即双方都愣住了,表情却截然不同。王咩咩此时一脸迷惑,毫不知晓自己什么事发了。反观苟学玑和牛十一却面带惊惧!

“你知道我们要来?”

“我什么事发了?”

两人再次同时开口道,随即牛十一摆了摆手打断了两个人:“你昨晚做了什么?”

王咩咩神秘一笑。

这事儿还得从清晨说起…

县太爷今日排衙,问了本县民夫征**况,赶巧今日这二人当值,遂向大老爷禀明了王咩咩遗失路引一事。按说此时路引制度虽然不像明后期那样被百姓视若无物,可到了县太爷这个级别却也着实算不得什么大事,毕竟欺上瞒下自古有之,无非再给出具一张路引罢了。

可倒霉就倒霉在,朱棣要亲征了。这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可不是开玩笑的。

几十万大军远征,这一路上人吃马嚼的都需要人伺候着。这就需要大量的民夫,再加上六月征调民夫替皇帝修山陵,那可是以后埋天子的地方更是马虎不得。

所以涉及到王咩咩这件本来可大可小的事,县太爷自然就重点了解了一番,毕竟太孙殿下此时坐镇北平,而且皇帝马上也要来了。县太爷自然不想在这个时候被御史们咬上一口。

于是乎,大老爷便顺手指派二人前来,带王咩咩过堂一问。

本来事情到了这里,可能也就是县太爷查明实况,然后重新开具路引,让王咩咩继续为国出力也就完了。谁知王咩咩偏要装作一副高人做派率先发问,这下弄巧成拙。

“你昨晚做了什么?”牛十一冷着脸再次问到。

王咩咩此时也看出了这两人并不是来救自己的,结结巴巴的说:“没…没做什么啊,我人在牢里怎么可能做什么?”

牛十一看了苟学玑一眼,交换了个眼神,随即打开牢门,给王咩咩上了锁链,便要带走王咩咩。

王咩咩有点着急了,暗想难道是系统骗自己?于是小心翼翼的询问:“难道二位昨夜睡的不好吗?可是做了什么梦?”

牛十一看了一眼苟学玑,发现对方也在看自己。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强烈的疑惑。就这般对视许久,苟学玑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牛十一眉头紧皱,过了老半天才说:“我不管你是会妖法还是会邪术,你最好老实点。否则要你好看。”

牛十一说完,就和苟学玑带着王咩咩往外走去,出了牢狱没多远就来到县衙二堂,苟学玑进入禀报,牛十一有点不放心,又交代到:“待会别乱说,大老爷问什么答什么,其他的回头我会找你。”

王咩咩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苟学玑出现在门口点了点头,牛十一推了王咩咩一把,三人一起进入二堂。

二堂内。

堂上坐着一位身穿官服的男子,正低着头在写什么东西。

王咩咩好像一个好奇宝宝,东瞧瞧西看看。发现这里并不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堂内正中并没有挂什么明镜高悬,而是挂着“中正严明”四个字的牌匾,想象中的“威武”声也不存在,因为两边压根没有站衙役。

“想来这就是大堂和二堂的区别了吧。”王咩咩心里想着。

“咳咳…”

正在王咩咩放飞思想的时候,堂上传来两声咳嗽。

“禀县尊大人,王咩咩带到。”牛十一上前一步,拱手作揖道。

县太爷左手端过案几上的茶杯,头也未抬,只是搭着眼看着杯子,右手拿着盖子拨楞了两下,随后喝了一口放下。这才抬头看了一眼堂下说:“你就是王咩…咩?你这名字倒也稀奇。你是何方人士?”

苟学玑背对着知县,冲着王咩咩使了使眼色,王咩咩虽然很不愿意像电影里的百姓那样,看见官老爷就下跪磕头。但人在屋檐下岂能不低头?只好捏着鼻子认了。

说来还是王咩咩历史不精,明初文官还未露头之时,百姓见官若非大堂之上问案,其实并未强制要求行跪拜礼。而且整个明朝也多次禁止行跪拜礼。

王咩咩向前一步,膝盖弯曲正准备下回磕头,只听得堂上说道:“二堂传唤,免了。”

“咚”

王咩咩听了这话,一时想止住下跪之势,但知县终究是说晚了,王咩咩不仅没有站起来,还因为一时忙乱,两膝实打实的磕在了青石板上,疼的是一阵龇牙咧嘴。

“谢大老爷。”王咩咩没敢太过放肆,揉了揉膝盖站了起来说:“回大老爷,我是赵家村人,这不县衙说要征徭役,我就来干活来了,谁知道路引丢了,然后就被抓了。”

“家里可还有人?”

“没啦,我家就我一个,是赵家村林老二收留我,管我一口饭吃。刚好征徭役到他们家,我想着老是白吃人家的不安心,就主动替他们家来应征。”王咩咩老实的回答。

知县一愣,然后说道:“你倒是个知恩图报的。罢了,着杂役去查证,若属实便补他一张路引。”

牛十一上前拱手称是。

“那个啥,大老爷。我听牢里狱友说可以交钱免除徭役?”王咩咩试探性的问到。

“咳咳…咳”

知县好像被这话给刺激到了,一阵猛咳:“放肆。本官治下虽不敢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但也算得上是朗朗乾坤。怎会有你说的这些蝇营狗苟?拖下去,拖下去。”

知县终究想着皇帝要来了,便没有给王咩咩治罪!

王咩咩也算幸运,交钱免徭役几乎算是全国通病,地方上下有几个干净的?可这都是不成文的潜规则。就像明后期的火耗,全国上下谁不知道?但有几个人敢正大光明说出来?

今日居然被王咩咩当堂指出,还是冲着百里至尊发问,没被按个罪名真是该感谢朱元璋和朱棣父子俩了。这两父子把官员杀的是血流成河,导致这个时候的官员吏治总体还算清明。

“你可真会给自己添麻烦。”苟学玑一脸佩服的说到。

牛十一摆了摆手,示意噤声,随即带头朝着县衙外走去。

王咩咩看着并不是回牢里,心里一阵暗喜,想着自己总算放出来了。

牛十一两人带着王咩咩来到了一处小馆子,随手屏退了小二,转过头面带严肃的问道:“现在该说说昨天晚上的事了吧?”

苟学玑也跟着点了点头,一只手看似随意的握住了腰刀。

“…”王咩咩一阵无语,他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本来今天就没事儿了,非得装高人,这下好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不说话是因为解释不清还是因为你会妖法?”苟学玑微眯着眼睛,王咩咩居然有种被人拿枪顶着脑袋的感觉。

“那啥,说来你们可能都不信。我昨天晚上做梦,梦里有个老头告诉我,说我上辈子积德…然后…然后…”王咩咩绞尽脑汁,实在是编不出来下文。

“然后怎样?莫非还想尝尝我们兄弟二人的手段才招?”苟学玑一字一句的说到。

“对,兄弟,然后那老头告诉我,咱三个是上辈子的弟兄,这次遇见二位就是为了再续前缘,是我上辈子积德积下的福报啊!”

王咩咩说完这段话,暗暗出了一口气:“呼…也不知道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能让老子遇见你俩。”

牛十一和苟学玑都傻眼了,他俩对视一眼微微摇头,摆明了不相信王咩咩的说辞。

苟学玑起身就要揍王咩咩,牛十一一把拉住了他:“既然梦中人嘱托,那我兄弟二人信你一次,你且回牢里安心住着,待我安排杂役往赵家村走一遭,了了你这桩官司再与你续前缘。”

说罢,牛十一起身,脑袋冲外一歪,王咩咩自觉的站起来,拱了拱手率先走了出去。

牢房里,王咩咩倚着墙,嘴里叼着一根杂草。脑袋里回想着今天苟学玑眼睛微眯时的情景。

“那一刻我真的能感觉到他想杀我,而且真的敢动手。你能不能查他的详细资料?”王咩咩和系统之间的对话已经越来越随意。

“系统故障,功能无法使用…”

“唉,我感觉他一定有故事!”王咩咩自言自语到。

县衙外。

苟学玑与牛十一出现在刚才的小馆子里。

“大哥,你真信那小子说的?”苟学玑喝了一口酒,把杯子重重的掷在桌上。

“要沉住气,我已安排人去赵家村摸底了,等人回来再说。到时如果有异…”牛十一眸中精光一闪,右手并掌为刀,向下狠狠一切。

苟学玑听了牛十一的话,舔了舔嘴唇,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王咩咩又在牢里关了两天,好在第三天一大早,就来了一个狱卒放自己出去。

“那我可走了?”王咩咩不确定的问到。

“赶紧走吧,牛头儿在外面等你。”那狱卒不耐烦的摆摆手。

牛头儿?是说牛十一?王咩咩挠了挠头一脸的不解。但还是快步走向外面,好像怕对方反悔似的。

“兄弟,这些时日受苦了。”

王咩咩刚到外面,牛十一就迎了上来。

“走,咱在庆丰楼给你摆宴压惊。”

不等王咩咩反应过来,牛十一拽着他就走。

庆丰楼是武清县最大的酒楼。以牛十一的身份,也上不去顶楼,但好歹有个包间!

推开门,发现苟学玑已经到了,牛十一大手一挥,喊小二上菜。

随后三人就开始了推杯换盏,聊着漫不着边的天。一直喝到王咩咩眼神迷离,牛十一二人才开始套话。但他们哪知道王咩咩有一个堪称外挂的系统,虽然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是外挂和系统。

王咩咩在脑海里早就用积分开启了维持精神状态的功能,想灌醉他王咩咩?少说还得再来三十个人。

“你到底是何人?”牛十一低声问到。

王咩咩摆出一副坐都坐不稳的样子,好像随时会摔倒一样:“实话…告诉你们…嗝…你们,我是超级…赛亚人。”

“赛亚人?赛亚在哪?”牛十一眉头一皱,扭头看着苟学玑,苟学玑微微摇头。

牛十一接着问道:“你找上我们有何目的?”

“我这个人不爱…不爱吃凉席!”

“我问你为什么找上我们?”

“谁媳妇儿沦落风尘?”

苟学玑听不下去了,指着王咩咩喝道:“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你邀请我去寻花…寻花问柳?”

牛十一摆了摆手:“兄弟咱们今天就这样吧,时候也不早了,我在客栈给你开了间房,你先休息。咱们改日再会。”

苟学玑瞪了王咩咩一眼,起身准备去算账,刚走出包厢,就听见里面说道:“好,咱们明天开派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