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洛李翊(重生之误惹霸道皇叔)全集在线阅读_白洛李翊热门小说

《重生之误惹霸道皇叔》是作者“ “半猫””的倾心著作,白洛李翊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自从撞树之后,恢复了前世的记忆,白洛整个人都变了回想自己的恶毒女配人生,都是因

小说:重生之误惹霸道皇叔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半猫

角色:白洛李翊

现代言情小说《重生之误惹霸道皇叔》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半猫”十分给力。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爹!娘!洛儿真的没有伤害妹妹!”“求求你们……不要赶走我!”惊蛰。乌云笼罩京都城的晌午,不多时,春雷突响,雨似断了线的珠子倾盆而下。镇西将军府。白洛跪在前院,狼狈的身子嵌入雾蒙蒙的烟雨中,她双拳紧攥,哭得撕心裂肺。廊前众人眸光冷肆,如漠视生人……

评论专区

我家古井通武林:嗯嗯

始于冰与火之歌:没看过原著和当土著是两个概念

电脑中的幻想世界:从这本书开始看类似无限流的各种电影世界幻想世界位面大冒险的书,有些穿越的世界不满意

重生之误惹霸道皇叔

《重生之误惹霸道皇叔》在线阅读

第1章

“爹!
娘!
洛儿真的没有伤害妹妹!”
“求求你们……不要赶走我!”
惊蛰。
乌云笼罩京都城的晌午,不多时,春雷突响,雨似断了线的珠子倾盆而下。
镇西将军府。
白洛跪在前院,狼狈的身子嵌入雾蒙蒙的烟雨中,她双拳紧攥,哭得撕心裂肺。
廊前众人眸光冷肆,如漠视生人。
镇西将军白亦书浅啜清茶,冷声道:“你将鸢儿骗去灵山,妄图害她性命,若非太子殿下及时发现,真叫你得逞了,你还敢说你没有?”
“……” 白洛咬着唇,月白指甲陷入掌肉却无痛觉。
见白洛不答,白亦书搁下茶盏,言语不怒自威:“打今日起,你我父女恩断义绝,你离开京城吧,回到你乡下父母那儿,就当你从未来过将军府!”
听到“乡下父母”四字,白洛如万刀割心,她浑浑噩噩地站起身,破碎的嘴角“啧”出嗤笑:“乡下父母?
那是白鸢的父母!”
“你们是不是忘记了?
我才是你们的亲生女儿!”
她嘶声力竭,言语道不尽的委屈与不甘。
电闪划破乌云,冰冷的寒光拍打着白洛爬着丑陋红斑的左脸颊。
春寒料峭,凛冽的风刮着她的肌肤,她似乎又回到了三年前,在杏花村被将军府接走的那一日。
白洛曾以为自己只是个乡下丫头。
她的爹娘皆是在地里刨食的,头上有两个哥哥,都是不学无术斗鸡走马的主。
为给哥哥们凑束脩,白洛被爹娘卖给村里出了名的老光棍赵胡子。
出嫁那日,白洛抵死不从,却无奈被套上盖头送上花轿。
好在刚出院门就被三个服料华贵的京城人拦下。
为首的是个上年纪的老太太,自称是镇西将军府的罗嬷嬷。
她道白洛是镇西将军府的嫡千金,被歹人换了身份流落民间。
如今她是来接她回府的。
白洛如被金蛋子砸中,浑浑噩噩间跟着罗嬷嬷上了马车,朦朦胧胧来到京都城,恍恍惚惚被娘亲张氏搂在怀里痛哭流涕。
白洛被张氏疼了好几日,戴的是金银,穿的是绫罗。
她也见到与自己互换身份的白鸢。
白鸢生得容貌俏丽,虽无天香国色,却也小家碧玉,一举一动皆显大家风范。
白鸢亲切的握住她的手,道:“好姐姐,你替我受了十年的苦,鸢儿深感愧疚。
以后府内的事,姐姐若是有不明白的,问鸢儿便是,鸢儿会好好照顾姐姐的。”
她的手润如丝绸,白洛常年做农活,指尖布满茧子,她羞愧的收回手,含羞腼腆的笑。
白洛乡俗难改,府中姊妹自是瞧不起她,唯一能说上话的唯有白鸢,她与白鸢同吃同住亲密无间。
张氏瞧着姐妹二人耳不离腮,慈爱的拥着二人:“洛儿,鸢儿,瞧着你二人情同手足,娘亲就知足了。
洛儿,你虽是姐姐,但府中的事物,鸢儿比你明白,你要好好听鸢儿的话。”
“是。”
白洛乖巧颔首。
白洛及笄时,已被将军府养得样貌倾城。
与白鸢同行,京城子弟的目光总能被白洛引了去。
有才气的秀人如此形容:镜中貌,月下影,隔帘形,睡初醒。
圣旨突临,白洛被赐婚太子。
夜里,白洛与白鸢躺在榻上戏谈闺中密话时,白洛羞着脸,软着声儿道:“你说太子殿下好不好看?”
“我与太子殿下幼时有过交集,殿下自是笑如朗月入怀,立如芝兰玉树。”
白鸢道,“我真羡慕姐姐,能有如此称心的如意郎君。”
白洛笑得如兑了蜜的甜,真心道:“像妹妹这般好的人,日后定也能找得好郎君。”
…… 七夕庙会,白鸢玩心大发,携着白洛偷跑出府。
岂料途中遭遇歹人劫财,为护白鸢,白洛被歹人追落悬崖。
待醒来时,她腿脚似断裂般疼入骨髓,左脸颊也如灼烧般疼痛。
从那一刻,白洛的命运发生了转变。
她被毁了容貌,左腿半瘸。
与太子的婚约配给了白鸢。
白洛整日轻纱遮面,躲在暗影之中。
她终于瞧见太子,如白鸢所言,笑如朗月入怀,立如芝兰玉树。
他为白鸢戴玉簪时,眼底宠溺流动。
白洛心如刀割,她后来才知,白鸢与太子青梅竹马早已芳心暗许。
她与张氏诉苦,张氏却道:“你只怪自己贪玩出府,鸢儿是见过市面之人,怎会被庙会所迷。
让你听鸢儿的话你不听,你有何可抱怨的,你且安心,你虽被毁了容貌,但将军府不缺你一口饭吃。”
白洛被张氏一席话扎得千疮百孔,对白鸢更是怨念丛生。
她恨,恨白鸢为何不将真话道出。
她开始处处针对白鸢,发疯般的报复,可每一次报复,换来的都是自讨苦吃。
渐渐的,她起了杀心,她要白鸢死!
她将白鸢骗去灵山,还未动手,白鸢却已被太子救下…… “洛儿不懂……为何爹娘宠着妹妹,明明洛儿才是爹娘的孩子……”白洛苦涩地垂下眼眸。
府中哥哥疼爱的也是白鸢,姊妹们从不搭理自己,她才是真正的掌上明珠不是么?
如今她落得这副下场,难道不是白鸢的过错?
昨日白鸢已十里红妆,风风光光嫁入了皇城。
而她,却受着爹娘的盘问。
凭什么?
“你说你知错,我看你根本就没有知错!
既是如此,来人啊!
将她绑了去,赶出府邸!”
白亦书重拍案几,下令道。
“用不着!”
白洛心如死灰,她绝望地望着廊前肃着神色的白亦书与眼底暗藏三分不舍的张氏,惨淡一笑,跪下身:“爹,娘,虽然你们从未相信过洛儿,但洛儿仍是感激你们让洛儿过了三年的好日子……” “或许生比不过养,在你们心中,我永远也比不过白鸢。”
“那便就到这里吧,洛儿以后无法再承欢膝下,愿爹娘一世平安顺遂,但这一切,洛儿……无悔。”
她哭过,闹过,如今,也该彻底放下了。
言罢,白洛决然的起身,在漂泊大雨中踉跄着冲向院中的老槐树,一头撞了上去。
愿来世,她再也不用活得如此窝囊……

                       

小说:重生之误惹霸道皇叔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半猫

角色:白洛李翊

现代言情小说《重生之误惹霸道皇叔》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半猫”十分给力。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爹!娘!洛儿真的没有伤害妹妹!”“求求你们……不要赶走我!”惊蛰。乌云笼罩京都城的晌午,不多时,春雷突响,雨似断了线的珠子倾盆而下。镇西将军府。白洛跪在前院,狼狈的身子嵌入雾蒙蒙的烟雨中,她双拳紧攥,哭得撕心裂肺。廊前众人眸光冷肆,如漠视生人……

评论专区

我家古井通武林:嗯嗯

始于冰与火之歌:没看过原著和当土著是两个概念

电脑中的幻想世界:从这本书开始看类似无限流的各种电影世界幻想世界位面大冒险的书,有些穿越的世界不满意

重生之误惹霸道皇叔

《重生之误惹霸道皇叔》在线阅读

第1章

“爹!
娘!
洛儿真的没有伤害妹妹!”
“求求你们……不要赶走我!”
惊蛰。
乌云笼罩京都城的晌午,不多时,春雷突响,雨似断了线的珠子倾盆而下。
镇西将军府。
白洛跪在前院,狼狈的身子嵌入雾蒙蒙的烟雨中,她双拳紧攥,哭得撕心裂肺。
廊前众人眸光冷肆,如漠视生人。
镇西将军白亦书浅啜清茶,冷声道:“你将鸢儿骗去灵山,妄图害她性命,若非太子殿下及时发现,真叫你得逞了,你还敢说你没有?”
“……” 白洛咬着唇,月白指甲陷入掌肉却无痛觉。
见白洛不答,白亦书搁下茶盏,言语不怒自威:“打今日起,你我父女恩断义绝,你离开京城吧,回到你乡下父母那儿,就当你从未来过将军府!”
听到“乡下父母”四字,白洛如万刀割心,她浑浑噩噩地站起身,破碎的嘴角“啧”出嗤笑:“乡下父母?
那是白鸢的父母!”
“你们是不是忘记了?
我才是你们的亲生女儿!”
她嘶声力竭,言语道不尽的委屈与不甘。
电闪划破乌云,冰冷的寒光拍打着白洛爬着丑陋红斑的左脸颊。
春寒料峭,凛冽的风刮着她的肌肤,她似乎又回到了三年前,在杏花村被将军府接走的那一日。
白洛曾以为自己只是个乡下丫头。
她的爹娘皆是在地里刨食的,头上有两个哥哥,都是不学无术斗鸡走马的主。
为给哥哥们凑束脩,白洛被爹娘卖给村里出了名的老光棍赵胡子。
出嫁那日,白洛抵死不从,却无奈被套上盖头送上花轿。
好在刚出院门就被三个服料华贵的京城人拦下。
为首的是个上年纪的老太太,自称是镇西将军府的罗嬷嬷。
她道白洛是镇西将军府的嫡千金,被歹人换了身份流落民间。
如今她是来接她回府的。
白洛如被金蛋子砸中,浑浑噩噩间跟着罗嬷嬷上了马车,朦朦胧胧来到京都城,恍恍惚惚被娘亲张氏搂在怀里痛哭流涕。
白洛被张氏疼了好几日,戴的是金银,穿的是绫罗。
她也见到与自己互换身份的白鸢。
白鸢生得容貌俏丽,虽无天香国色,却也小家碧玉,一举一动皆显大家风范。
白鸢亲切的握住她的手,道:“好姐姐,你替我受了十年的苦,鸢儿深感愧疚。
以后府内的事,姐姐若是有不明白的,问鸢儿便是,鸢儿会好好照顾姐姐的。”
她的手润如丝绸,白洛常年做农活,指尖布满茧子,她羞愧的收回手,含羞腼腆的笑。
白洛乡俗难改,府中姊妹自是瞧不起她,唯一能说上话的唯有白鸢,她与白鸢同吃同住亲密无间。
张氏瞧着姐妹二人耳不离腮,慈爱的拥着二人:“洛儿,鸢儿,瞧着你二人情同手足,娘亲就知足了。
洛儿,你虽是姐姐,但府中的事物,鸢儿比你明白,你要好好听鸢儿的话。”
“是。”
白洛乖巧颔首。
白洛及笄时,已被将军府养得样貌倾城。
与白鸢同行,京城子弟的目光总能被白洛引了去。
有才气的秀人如此形容:镜中貌,月下影,隔帘形,睡初醒。
圣旨突临,白洛被赐婚太子。
夜里,白洛与白鸢躺在榻上戏谈闺中密话时,白洛羞着脸,软着声儿道:“你说太子殿下好不好看?”
“我与太子殿下幼时有过交集,殿下自是笑如朗月入怀,立如芝兰玉树。”
白鸢道,“我真羡慕姐姐,能有如此称心的如意郎君。”
白洛笑得如兑了蜜的甜,真心道:“像妹妹这般好的人,日后定也能找得好郎君。”
…… 七夕庙会,白鸢玩心大发,携着白洛偷跑出府。
岂料途中遭遇歹人劫财,为护白鸢,白洛被歹人追落悬崖。
待醒来时,她腿脚似断裂般疼入骨髓,左脸颊也如灼烧般疼痛。
从那一刻,白洛的命运发生了转变。
她被毁了容貌,左腿半瘸。
与太子的婚约配给了白鸢。
白洛整日轻纱遮面,躲在暗影之中。
她终于瞧见太子,如白鸢所言,笑如朗月入怀,立如芝兰玉树。
他为白鸢戴玉簪时,眼底宠溺流动。
白洛心如刀割,她后来才知,白鸢与太子青梅竹马早已芳心暗许。
她与张氏诉苦,张氏却道:“你只怪自己贪玩出府,鸢儿是见过市面之人,怎会被庙会所迷。
让你听鸢儿的话你不听,你有何可抱怨的,你且安心,你虽被毁了容貌,但将军府不缺你一口饭吃。”
白洛被张氏一席话扎得千疮百孔,对白鸢更是怨念丛生。
她恨,恨白鸢为何不将真话道出。
她开始处处针对白鸢,发疯般的报复,可每一次报复,换来的都是自讨苦吃。
渐渐的,她起了杀心,她要白鸢死!
她将白鸢骗去灵山,还未动手,白鸢却已被太子救下…… “洛儿不懂……为何爹娘宠着妹妹,明明洛儿才是爹娘的孩子……”白洛苦涩地垂下眼眸。
府中哥哥疼爱的也是白鸢,姊妹们从不搭理自己,她才是真正的掌上明珠不是么?
如今她落得这副下场,难道不是白鸢的过错?
昨日白鸢已十里红妆,风风光光嫁入了皇城。
而她,却受着爹娘的盘问。
凭什么?
“你说你知错,我看你根本就没有知错!
既是如此,来人啊!
将她绑了去,赶出府邸!”
白亦书重拍案几,下令道。
“用不着!”
白洛心如死灰,她绝望地望着廊前肃着神色的白亦书与眼底暗藏三分不舍的张氏,惨淡一笑,跪下身:“爹,娘,虽然你们从未相信过洛儿,但洛儿仍是感激你们让洛儿过了三年的好日子……” “或许生比不过养,在你们心中,我永远也比不过白鸢。”
“那便就到这里吧,洛儿以后无法再承欢膝下,愿爹娘一世平安顺遂,但这一切,洛儿……无悔。”
她哭过,闹过,如今,也该彻底放下了。
言罢,白洛决然的起身,在漂泊大雨中踉跄着冲向院中的老槐树,一头撞了上去。
愿来世,她再也不用活得如此窝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