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这姑娘能处,解机关真敢上)张起灵司聆全集在线阅读_(张起灵司聆)全集在线阅读

小说叫做《盗墓:这姑娘能处,解机关真敢上》,是作者“不要脆啵啵”写的小说,主角是张起灵司聆。本书精彩片段:【注意避雷:有女主!不是爽文!铁三角 互宠 女主腹黑 轻松向】
吴邪拿到一个和吴三省有关的神秘盒子,打开的同时得知张起灵竟然有未婚妻!
两兄弟化身吃瓜群众,又“被迫”卷入一场家族谋乱之中
从家族谋乱的事情中抽身后,吴邪又得知一个惊天秘密,为了找到真相,他再次踏入别人为他设下的局
这个时候铁三角忽然发现,别人盗墓遇上机关,恨不得赶紧跑路,司聆不一样,她看见解不开的机关,会为之着迷到走不动道
(一个小剧场:司聆抱着的精细机关,一脸满足仿佛在拥抱自己的爱人
吴邪:要不打晕扛走算了?
胖子:我觉得打晕了小聆儿也不会撒手!
张起灵内心腹诽:没有这样抱过我,心情有忆点复杂)
(!一点补充:前期解决女主的家族问题,中后期铁三角和女主盗墓为主)

小说:盗墓:这姑娘能处,解机关真敢上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不要脆啵啵

角色:张起灵司聆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盗墓:这姑娘能处,解机关真敢上》,作者是“不要脆啵啵”。本书精彩片段:老人看到吴邪他们进来,放下手里的茶示意。“请坐。”老人看着和蔼可亲,“敝人司知渊,各位叫我一声司老,便是我庄贵客。”三人坐下,司老给他们倒茶。“本以为是故友拜访,不想是几位没见过的年轻人……

评论专区

新生之十年以后:有点生硬,靠作者强行空降事件来推进剧情,比如老婆被车撞了,主角车坏了等等。还有一些描写,比如主角爸妈讲相声一样地在对话里抖设定,女配用喃喃自语表达自己的内心活动…

大明春色:请作者不要压抑自己,尽情释放!

清末英雄:刚到上海两天,吃饭都是问题那,还是租房子住,白天也没工作就光写个小文章,居然要安电灯,我想说,作者你的心是真大。毒

盗墓:这姑娘能处,解机关真敢上

《盗墓:这姑娘能处,解机关真敢上》在线阅读

第4章 妙手解盒

老人看到吴邪他们进来,放下手里的茶示意。

“请坐。”老人看着和蔼可亲,“敝人司知渊,各位叫我一声司老,便是我庄贵客。”

三人坐下,司老给他们倒茶。

“本以为是故友拜访,不想是几位没见过的年轻人。”

吴邪倒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名片是我二叔吴二白给我,他有事忙,才让我拿着名片来这里找您。”

老人点头,“我跟你二叔,交情不浅,你们来之前,他已经跟我提过此事。”

听到这里,吴邪在心中暗骂,老狐狸感情是真把他当跑腿的了。

胖子道,“这么说,司老您在这儿,身份不低吧?”

“他是司家当代管事。”边上的张起灵忽然开口。

吴邪和胖子一愣,张起灵这个反应,显然是和司老认识。

“许久不见,你还是老样子。”

张起灵微微点头示意,没有再说话。

吴邪和胖子眼神一顿交流,没弄明白张起灵,到底是记得司家的事情,还是不记得?

闲聊几句后,司老让吴邪,把东西拿出来让他看看。

吴邪从包里,把盒子拿出来,司老只是简单地看了几眼。

“司延,把聆儿叫过来。”

司老话刚出口,后面的廊中,一个男人从假山后翻下来。

“师父,聆儿这个时间,还在训练。”

“我知道,让她过来就是。”

闻言,司延微微颔首,“是,师父。”

几人在凉亭等了二十分钟,才看到司延带着人出现。

那是一个看上去,十分年轻的女孩,长得非常漂亮,带着古典美人的气质。她的长发,用一根簪子半挽着,簪子上镶嵌着一只栩栩如生的蝴蝶,看上去似乎是用金线缠绕而成。

女孩转头时带动发簪,蝴蝶看上去仿佛要展翅而飞。

“师父,您找我?”女孩进到凉亭里,恭恭敬敬地开口。

司老示意桌上的盒子,“这个盒子你看看,原拆原封,不要有损。”

女孩拿起桌上的盒子看了看,又转头去看吴邪他们。想不明白这三个人,哪里来的这么大面子,不仅让司老亲自接待,还把训练到一半的她,喊来做原拆原封的活。

这么简单的事情,司家里能做的人一抓一大把。

“是。”心中有疑惑,女孩并没有多询问什么,拿着盒子,去到凉亭对面的廊上。

廊上摆着一个屏风,能依稀看见屏风后面,还有一张桌子。

胖子看着女孩在桌前坐下,又道,“咋还不让人看啊?”

闻言,司老又吩咐旁边的司延,去把屏风撤下来。

“给几位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徒弟司聆,她以后会接替我的位置。”

对面的司聆,看到屏风被撤走,顿时更加奇怪起来,她疑惑地看向司老。司老没有反应,司聆心中不解,开始低头看手里的盒子。

胖子又道,“这一路过来,看到那些人都喊您师父,看来司老徒弟不少?”

“其他人喊我师父,只是一个称呼。”司老慢悠悠道,“传手艺的徒弟,只有聆儿一个人。”

吴邪坐在旁边听着,顿时又觉得有些不对劲。

司老不仅亲自接见他们,还把自己的徒弟喊出来做介绍,这一套流程下来,很不符合常理。

他们哪里来这么大面子,让司家的现任管事,和未来管事接待?即便有吴二白这一层关系在,以司老的身份,也不可能陪着他们坐在这里。

这不得不让吴邪怀疑,司老是不是另有所图。

吴邪还在沉思,一抬头发现胖子的注意力,全在对面司聆拆盒子的动作上。

一旁的张起灵,同样在看司聆拆盒子,吴邪转头去看对面,突然反应过来,张起灵看着的是司聆,而不是司聆手中的盒子。

难道,小哥认识司聆?

想到这里,吴邪刚想开口询问,顿时又觉得不妥,这里还有其他司家的人在,他可以晚点回去再问。

索性,吴邪也开始看司聆拆盒子。

一眼看过去,吴邪一下被司聆那双,细如葱白的纤纤玉指,吸引了目光。他第一次看到,如此漂亮的一双手,仿佛每一寸肌肤,每一个关节,都是经过精雕细琢而成。

那双漂亮的手,正灵动地转着盒子。

司聆手上的动作不紧不慢,盒子在她手里转出了花,看上去像是一个听话的物件。

盒子的外壳,开始一点一点脱落。司聆手上的动作慢下来,她的指腹每摸一下盒子,就会带下来一片零件。

很快,司聆面前的桌子,摆满盒子拆下来的大小不一的零件。

不到半个小时,原本有手掌大的盒子,变成骰子一般大小的物件。

面前传来非常微弱的叮一声,司聆拿起旁边的镊子,从骰子大小般的盒子里,夹出一样东西。

司聆把东西,对着有阳光的方向挪了挪,仔细一看,发现这是一颗虫卵。将东西放进一旁的锦盒,司聆示意司延,拿过去给吴邪他们看。

胖子不可置信地看着锦盒,“这么大的盒子里,就装那么小一块东西?”

吴邪若有所思地看着锦盒,这似乎是一块琥珀石,但里面那颗黑红的小颗粒,他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

‘长春之道在其中’

吴邪想起短信里那句话,他现在一时之间,没想明白那句话,跟琥珀石有什么关系。

“里面那黑色的东西,是什么玩意儿?”胖子伸手去拿。

旁边的张起灵拦下他,“别用手碰。”

胖子一惊,急忙把手收回来,“有毒?”

几人说话间,司聆已经把盒子,重新复原装好,她拿起盒子来到凉亭里。

“师父,弄好了。”

“嗯。”司老点头,又道,“你认识这是什么吗?”

“看着像琥珀石,但应该是一种虫卵。”司聆摊开右手,上面是用布块包着的几枚银针,“这是盒子里,一起拆出来的毒针,有两枚当时已经扎在上面。

虫卵应该是被银针上的毒,给毒死了。”

“怎么就给扎死了?”胖子感到郁闷。

司聆耐心地解释道,“盒子之前受到过剧烈震动,我刚才拆的时候,发现有好几个零件,都已经被震脱位。”

吴邪转头去看胖子,意有所指,“剧 烈 震 动。”

胖子干咳两声,在吴山居的时候,他有一次研究盒子,半天没进展,火气上来后将盒子拍在桌上,当时手劲没控制,估计拍重了,没想到竟然会闯祸。

司聆并不知道其中缘由,又补刀一句。“虫卵本来应该是活着的状态,不过现在已经死透了。”

“那姑娘你知道,这是什么虫卵不?”胖子急忙转移话题。

司聆看了看坐在对面的三兄弟,微微摇头。“师父,盒子的图解着急要么?着急的话,我今晚通宵画出来。”

司老转头去看了一眼张起灵,“不急,你有空再画,回去训练吧。”

“好。”

出于好奇的缘故,离开前司聆忍不住,偷偷回头看向湖心亭,没想到刚回头,目光一下和张起灵的视线撞在一起。

司聆一愣,急忙收回目光,很快离开了这里。

                       

小说:盗墓:这姑娘能处,解机关真敢上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不要脆啵啵

角色:张起灵司聆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盗墓:这姑娘能处,解机关真敢上》,作者是“不要脆啵啵”。本书精彩片段:老人看到吴邪他们进来,放下手里的茶示意。“请坐。”老人看着和蔼可亲,“敝人司知渊,各位叫我一声司老,便是我庄贵客。”三人坐下,司老给他们倒茶。“本以为是故友拜访,不想是几位没见过的年轻人……

评论专区

新生之十年以后:有点生硬,靠作者强行空降事件来推进剧情,比如老婆被车撞了,主角车坏了等等。还有一些描写,比如主角爸妈讲相声一样地在对话里抖设定,女配用喃喃自语表达自己的内心活动…

大明春色:请作者不要压抑自己,尽情释放!

清末英雄:刚到上海两天,吃饭都是问题那,还是租房子住,白天也没工作就光写个小文章,居然要安电灯,我想说,作者你的心是真大。毒

盗墓:这姑娘能处,解机关真敢上

《盗墓:这姑娘能处,解机关真敢上》在线阅读

第4章 妙手解盒

老人看到吴邪他们进来,放下手里的茶示意。

“请坐。”老人看着和蔼可亲,“敝人司知渊,各位叫我一声司老,便是我庄贵客。”

三人坐下,司老给他们倒茶。

“本以为是故友拜访,不想是几位没见过的年轻人。”

吴邪倒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名片是我二叔吴二白给我,他有事忙,才让我拿着名片来这里找您。”

老人点头,“我跟你二叔,交情不浅,你们来之前,他已经跟我提过此事。”

听到这里,吴邪在心中暗骂,老狐狸感情是真把他当跑腿的了。

胖子道,“这么说,司老您在这儿,身份不低吧?”

“他是司家当代管事。”边上的张起灵忽然开口。

吴邪和胖子一愣,张起灵这个反应,显然是和司老认识。

“许久不见,你还是老样子。”

张起灵微微点头示意,没有再说话。

吴邪和胖子眼神一顿交流,没弄明白张起灵,到底是记得司家的事情,还是不记得?

闲聊几句后,司老让吴邪,把东西拿出来让他看看。

吴邪从包里,把盒子拿出来,司老只是简单地看了几眼。

“司延,把聆儿叫过来。”

司老话刚出口,后面的廊中,一个男人从假山后翻下来。

“师父,聆儿这个时间,还在训练。”

“我知道,让她过来就是。”

闻言,司延微微颔首,“是,师父。”

几人在凉亭等了二十分钟,才看到司延带着人出现。

那是一个看上去,十分年轻的女孩,长得非常漂亮,带着古典美人的气质。她的长发,用一根簪子半挽着,簪子上镶嵌着一只栩栩如生的蝴蝶,看上去似乎是用金线缠绕而成。

女孩转头时带动发簪,蝴蝶看上去仿佛要展翅而飞。

“师父,您找我?”女孩进到凉亭里,恭恭敬敬地开口。

司老示意桌上的盒子,“这个盒子你看看,原拆原封,不要有损。”

女孩拿起桌上的盒子看了看,又转头去看吴邪他们。想不明白这三个人,哪里来的这么大面子,不仅让司老亲自接待,还把训练到一半的她,喊来做原拆原封的活。

这么简单的事情,司家里能做的人一抓一大把。

“是。”心中有疑惑,女孩并没有多询问什么,拿着盒子,去到凉亭对面的廊上。

廊上摆着一个屏风,能依稀看见屏风后面,还有一张桌子。

胖子看着女孩在桌前坐下,又道,“咋还不让人看啊?”

闻言,司老又吩咐旁边的司延,去把屏风撤下来。

“给几位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徒弟司聆,她以后会接替我的位置。”

对面的司聆,看到屏风被撤走,顿时更加奇怪起来,她疑惑地看向司老。司老没有反应,司聆心中不解,开始低头看手里的盒子。

胖子又道,“这一路过来,看到那些人都喊您师父,看来司老徒弟不少?”

“其他人喊我师父,只是一个称呼。”司老慢悠悠道,“传手艺的徒弟,只有聆儿一个人。”

吴邪坐在旁边听着,顿时又觉得有些不对劲。

司老不仅亲自接见他们,还把自己的徒弟喊出来做介绍,这一套流程下来,很不符合常理。

他们哪里来这么大面子,让司家的现任管事,和未来管事接待?即便有吴二白这一层关系在,以司老的身份,也不可能陪着他们坐在这里。

这不得不让吴邪怀疑,司老是不是另有所图。

吴邪还在沉思,一抬头发现胖子的注意力,全在对面司聆拆盒子的动作上。

一旁的张起灵,同样在看司聆拆盒子,吴邪转头去看对面,突然反应过来,张起灵看着的是司聆,而不是司聆手中的盒子。

难道,小哥认识司聆?

想到这里,吴邪刚想开口询问,顿时又觉得不妥,这里还有其他司家的人在,他可以晚点回去再问。

索性,吴邪也开始看司聆拆盒子。

一眼看过去,吴邪一下被司聆那双,细如葱白的纤纤玉指,吸引了目光。他第一次看到,如此漂亮的一双手,仿佛每一寸肌肤,每一个关节,都是经过精雕细琢而成。

那双漂亮的手,正灵动地转着盒子。

司聆手上的动作不紧不慢,盒子在她手里转出了花,看上去像是一个听话的物件。

盒子的外壳,开始一点一点脱落。司聆手上的动作慢下来,她的指腹每摸一下盒子,就会带下来一片零件。

很快,司聆面前的桌子,摆满盒子拆下来的大小不一的零件。

不到半个小时,原本有手掌大的盒子,变成骰子一般大小的物件。

面前传来非常微弱的叮一声,司聆拿起旁边的镊子,从骰子大小般的盒子里,夹出一样东西。

司聆把东西,对着有阳光的方向挪了挪,仔细一看,发现这是一颗虫卵。将东西放进一旁的锦盒,司聆示意司延,拿过去给吴邪他们看。

胖子不可置信地看着锦盒,“这么大的盒子里,就装那么小一块东西?”

吴邪若有所思地看着锦盒,这似乎是一块琥珀石,但里面那颗黑红的小颗粒,他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

‘长春之道在其中’

吴邪想起短信里那句话,他现在一时之间,没想明白那句话,跟琥珀石有什么关系。

“里面那黑色的东西,是什么玩意儿?”胖子伸手去拿。

旁边的张起灵拦下他,“别用手碰。”

胖子一惊,急忙把手收回来,“有毒?”

几人说话间,司聆已经把盒子,重新复原装好,她拿起盒子来到凉亭里。

“师父,弄好了。”

“嗯。”司老点头,又道,“你认识这是什么吗?”

“看着像琥珀石,但应该是一种虫卵。”司聆摊开右手,上面是用布块包着的几枚银针,“这是盒子里,一起拆出来的毒针,有两枚当时已经扎在上面。

虫卵应该是被银针上的毒,给毒死了。”

“怎么就给扎死了?”胖子感到郁闷。

司聆耐心地解释道,“盒子之前受到过剧烈震动,我刚才拆的时候,发现有好几个零件,都已经被震脱位。”

吴邪转头去看胖子,意有所指,“剧 烈 震 动。”

胖子干咳两声,在吴山居的时候,他有一次研究盒子,半天没进展,火气上来后将盒子拍在桌上,当时手劲没控制,估计拍重了,没想到竟然会闯祸。

司聆并不知道其中缘由,又补刀一句。“虫卵本来应该是活着的状态,不过现在已经死透了。”

“那姑娘你知道,这是什么虫卵不?”胖子急忙转移话题。

司聆看了看坐在对面的三兄弟,微微摇头。“师父,盒子的图解着急要么?着急的话,我今晚通宵画出来。”

司老转头去看了一眼张起灵,“不急,你有空再画,回去训练吧。”

“好。”

出于好奇的缘故,离开前司聆忍不住,偷偷回头看向湖心亭,没想到刚回头,目光一下和张起灵的视线撞在一起。

司聆一愣,急忙收回目光,很快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