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的岁月(宋晔萧萧)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宋晔萧萧)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虚妄的岁月》中的人物宋晔萧萧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小说,“醉与花眠”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虚妄的岁月》内容概括:他们之间熬过了那些虚妄的岁月,却还是没熬过计划外的计划!命运就是如此捉弄人,他说

小说:虚妄的岁月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醉与花眠

角色:宋晔萧萧

网络作者“醉与花眠”的经典佳作《虚妄的岁月》火爆上线,是一本现代言情分类的小说。文章精彩内容为:八月末,我从杭州写生回来,顶着烈阳享受了一个月的日光浴,该黑的地方都黑了,第二天傍晚就被宋晔叫出去吃大餐,说要为我接风洗尘,还给我准备了一个惊喜。想着反正都那么熟了,和他去的多的地方也不过就是大排档,大晚上黑不黑的也看不太清吧,懒得掩饰我健康的肤色。我披头散发的从街头走到街尾,来来回回走了几十次了,宋晔一直没出现,天都黑了,街头那个老大爷看我的眼神就像在警惕一个蹲点的犯罪嫌疑人。鄙人常年流落在外,也难怪他不眼熟我。给宋晔发了好多信息,他一条都没回……

评论专区

云海仙踪:难道这本书要太监了?大修这么久了没后续啊

天才麻将少女之岭上雪花:断了2年的筋筋,竟然长出来了!

火影之卡皇:你说你开头挺新颖,又魔术师又手机发热爆炸穿越,后面全是毒!所有的精华就一章,看了开头就可以走了。

虚妄的岁月

《虚妄的岁月》在线阅读

第1章:你们很幸福吗

八月末,我从杭州写生回来,顶着烈阳享受了一个月的日光浴,该黑的地方都黑了,第二天傍晚就被宋晔叫出去吃大餐,说要为我接风洗尘,还给我准备了一个惊喜。
想着反正都那么熟了,和他去的多的地方也不过就是大排档,大晚上黑不黑的也看不太清吧,懒得掩饰我健康的肤色。
我披头散发的从街头走到街尾,来来回回走了几十次了,宋晔一直没出现,天都黑了,街头那个老大爷看我的眼神就像在警惕一个蹲点的犯罪嫌疑人。
鄙人常年流落在外,也难怪他不眼熟我。
给宋晔发了好多信息,他一条都没回。
实在没忍住,一个电话打过去,终于有人接了。
电话那头一阵嘈杂的音乐声戛然而止,一个非常喜悦的声音传了出来,“萧萧啊。”
接到我的电话有这么高兴吗?
我恨不得两下拍死他,“两小时前就说你出发了,二十分钟的路程,还没到,你逗我玩呢?”
“这不是堵车了嘛,我马上到马上到。”
我怀疑他是玩太嗨了,还好没过几分钟,一辆车就停在了我面前,不然我真的要回去睡觉了。
他放下窗户扯了扯西装领带,上下打量了我一下,“上来吧。”
我这一身的休闲装扮已经是对他最大的尊重了,我那儿还有件睡衣…… 路灯晃过的速度与车速成正比,实在没看出来哪儿堵车了?
我眼看着从大排档前飘过,“我们去哪儿?”
他加快了车速,犹犹豫豫支支吾吾的说,“去福林轩吃饭啊,城西不是要建生态园嘛,我爸让我去接触一下那个规划师。”
福林轩?
“那我去干嘛?
撑场面啊?”
我提了提自己宽松白色T恤的大袖子,看了看腿上的破洞牛仔裤。
他又打量了我一遍,“来不及了,你到时候埋头吃饭就行了。”
到底是谁不说清楚,还让我等了那么久!
福林轩前的灯光太亮了,下车后宋晔欠揍的指着我的脸哈哈大笑,“刚刚还不觉得,你怎么变成煤球了?
我有点后悔把你带出来了。”
我一把打掉他的手,转身就走,却被他拖拉着就进去了,直奔目的地。
“宋晔,你这个——”餐馆里所有人都侧目看着我们,我立马闭了嘴。
“陆先生,楚小姐,你们好。”
一阵凳子挪动的声音,那两个人站了起来。
“你好,宋先生。
这位是?”
好客套的对话。
“我——”我踉踉跄跄的扶着宋晔转过身来,忽然就说不出话了。
一个四四方方的桌子,偏偏抬头就看见西装革履的陆齐川,楚枋挽着他的手臂,干练的短发因为蓬松而显得柔和起来,他们一直在一起吗?
我低头看着脚上的那双帆布鞋,抬不起头,散发遮住了我的脸。
我为什么不化个妆出门?

像个煤球。
我张了张嘴,发现喉咙有点痛,说不出话。
好久不见了,你们两个是在演绎说好的幸福吗?
我这辈子只写过一封正正经经的信,也只收到过一封伤心欲绝的书信。
一封给了陆齐川,一封来自楚枋。
我以为这辈子也不会再见了。
“这是我女朋友,萧似。
坐吧。”
宋晔彬彬有礼掩饰了我的情绪。
我瞥了一眼陆齐川的脸,他眼角挂着的笑意落在了楚枋的身上。
宋晔使劲的把我的手从他手臂上掰下来,把我赶上餐位,凑在我耳边抱怨,“我的手好痛!

!”
我咬牙切齿的盯着他,“我什么时候成你女朋友了!
你是不是早知道是他们!
这就是惊喜?
惊吓吧!”
“哦——”他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故意,“你眼睛进东西啦,我给你吹吹,呼!
呼!”
宋晔,脑子出问题啦!
我捂着眼睛感觉手指触碰到湿润,眼泪顺着手指流到了手心。
宋晔递给我一张餐巾纸,“来,擦擦,好了吗?”
我躲在餐巾纸后面瞪了宋晔一眼。
“宋先生,你和你女朋友关系真好。”
听上去这么幸福的话语,怎么从那个一脸骄傲的女人嘴里听见就那么恶心呢?
我盯着她那张脂粉越来越厚的精致的脸,面无表情的回应她,“你们两位看上去一起生活的也挺好的呀。”
“萧小姐说笑了。
不过,这些年我和齐川确实挺好的。”
她害羞的笑了笑,替陆齐川倒了一杯水。
顺着她的动作,忽然发现陆齐川虽然一言不发,却一直在盯着我,目光深邃寒意十足。
果然是不能招惹的,“宋晔,怎么还不上菜啊?”
宋晔立马招来了服务员上菜。
陆齐川将鳝片往我这里推了推,我还是很喜欢这个菜,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了。
我记得他们都是不吃这个菜的。
“宋先生,关于生态园的事情,我们这边已经提前准备了一份规划图。”
陆齐川拆了碗筷之后就放下了,一本正经的打算和宋晔谈谈,事实上所有人都没有动筷子开吃,除了我。
宋晔给我倒了一杯水,我被他们三个盯着不太舒服。
中国人为什么非要在饭桌上谈事情啊?
我吞着鳝片抬头看着他们,反正今天都煤球了,我也不想给他们留什么好印象,“你们谈你们的,这事儿和我没关系。”
嫩嫩的鳝片伴着脆脆的莴笋,微微的辣味口,我低头认真的啃着碗里的食物,却不是记忆中的味道。
楚枋从文件袋里拿出规划图递给宋晔,“宋先生,这是我们的规划图,你看看。”
我们的?
我低头吃鳝片,认真的竖着耳朵听他们说话。
“这个水池是不是太偏了。”
宋晔指了指那张图上的某一块。
陆齐川拿出笔在笔记本上漂亮的勾勒了两笔,“我们调查过城西那一片的环境,西边近山,而且山下就有一个小小的池塘,如果非要蓄水的话,那个地方是非常不错的,对生态平衡也不会造成很大的压力。”
楚枋补充到,“而且那边的采光特别好,热能比较丰富,太阳能能减少很多电量输出。
通风情况也不错。”
不知道他们叽叽哇哇的说什么,两个人一唱一和真有默契!
不知不觉的把整份鳝片都吃完了,盯着陆齐川看有点尴尬,我强迫自己认真的看着宋晔的一举一动,喝起了小酒。
头渐渐变得昏昏沉沉。
他们在协商吗?
宋晔原来懂这些东西啊?
真是没看出来呀。
楚枋的鱼尾纹要冒出来了,跟着陆齐川混一定很累。
我忍不住趴在了桌子上,看见宋晔拿了一下酒瓶,“怎么喝了这么多。”
闭了一会儿眼,忽然听见窗外鸣笛声,撑着坐了起来,打翻了桌上的水,迷迷糊糊的旁边那个人扶着我左看右看,“萧萧,没事吧。”
我摇摇头,桌上的菜已经被收走了,看了一下对桌,“宋晔,陆齐川和楚枋就走啦?”
“楚枋去洗手间了。
我不是……” 我根本没听他的,不分轻重的一手拍在宋晔的肩膀上,“你凭什么给我设鸿门宴!
你…” “萧萧,你醒啦?”
有个人跑过来,我感觉被另外一双手扶着站了起来,我酿酿呛呛的扶住桌子,指着他问,“你谁啊?”
“不好意思,规划图就像我们说的,再修一下。
萧萧好像醉了,我先带她回去了。”
“咦?
你也是——宋晔?”
那刚刚那个是谁?
我软靠在宋晔身上奇怪的看了他旁边走过来的人一眼,傲慢的说,“咦?
楚枋?
你怎么还在这儿?
陆齐川呢?”
,宋晔禁锢住我的手,在我耳边低语,为我引路,“萧萧,我们回去啊。
往这边走,慢点。”
 

                       

小说:虚妄的岁月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醉与花眠

角色:宋晔萧萧

网络作者“醉与花眠”的经典佳作《虚妄的岁月》火爆上线,是一本现代言情分类的小说。文章精彩内容为:八月末,我从杭州写生回来,顶着烈阳享受了一个月的日光浴,该黑的地方都黑了,第二天傍晚就被宋晔叫出去吃大餐,说要为我接风洗尘,还给我准备了一个惊喜。想着反正都那么熟了,和他去的多的地方也不过就是大排档,大晚上黑不黑的也看不太清吧,懒得掩饰我健康的肤色。我披头散发的从街头走到街尾,来来回回走了几十次了,宋晔一直没出现,天都黑了,街头那个老大爷看我的眼神就像在警惕一个蹲点的犯罪嫌疑人。鄙人常年流落在外,也难怪他不眼熟我。给宋晔发了好多信息,他一条都没回……

评论专区

云海仙踪:难道这本书要太监了?大修这么久了没后续啊

天才麻将少女之岭上雪花:断了2年的筋筋,竟然长出来了!

火影之卡皇:你说你开头挺新颖,又魔术师又手机发热爆炸穿越,后面全是毒!所有的精华就一章,看了开头就可以走了。

虚妄的岁月

《虚妄的岁月》在线阅读

第1章:你们很幸福吗

八月末,我从杭州写生回来,顶着烈阳享受了一个月的日光浴,该黑的地方都黑了,第二天傍晚就被宋晔叫出去吃大餐,说要为我接风洗尘,还给我准备了一个惊喜。
想着反正都那么熟了,和他去的多的地方也不过就是大排档,大晚上黑不黑的也看不太清吧,懒得掩饰我健康的肤色。
我披头散发的从街头走到街尾,来来回回走了几十次了,宋晔一直没出现,天都黑了,街头那个老大爷看我的眼神就像在警惕一个蹲点的犯罪嫌疑人。
鄙人常年流落在外,也难怪他不眼熟我。
给宋晔发了好多信息,他一条都没回。
实在没忍住,一个电话打过去,终于有人接了。
电话那头一阵嘈杂的音乐声戛然而止,一个非常喜悦的声音传了出来,“萧萧啊。”
接到我的电话有这么高兴吗?
我恨不得两下拍死他,“两小时前就说你出发了,二十分钟的路程,还没到,你逗我玩呢?”
“这不是堵车了嘛,我马上到马上到。”
我怀疑他是玩太嗨了,还好没过几分钟,一辆车就停在了我面前,不然我真的要回去睡觉了。
他放下窗户扯了扯西装领带,上下打量了我一下,“上来吧。”
我这一身的休闲装扮已经是对他最大的尊重了,我那儿还有件睡衣…… 路灯晃过的速度与车速成正比,实在没看出来哪儿堵车了?
我眼看着从大排档前飘过,“我们去哪儿?”
他加快了车速,犹犹豫豫支支吾吾的说,“去福林轩吃饭啊,城西不是要建生态园嘛,我爸让我去接触一下那个规划师。”
福林轩?
“那我去干嘛?
撑场面啊?”
我提了提自己宽松白色T恤的大袖子,看了看腿上的破洞牛仔裤。
他又打量了我一遍,“来不及了,你到时候埋头吃饭就行了。”
到底是谁不说清楚,还让我等了那么久!
福林轩前的灯光太亮了,下车后宋晔欠揍的指着我的脸哈哈大笑,“刚刚还不觉得,你怎么变成煤球了?
我有点后悔把你带出来了。”
我一把打掉他的手,转身就走,却被他拖拉着就进去了,直奔目的地。
“宋晔,你这个——”餐馆里所有人都侧目看着我们,我立马闭了嘴。
“陆先生,楚小姐,你们好。”
一阵凳子挪动的声音,那两个人站了起来。
“你好,宋先生。
这位是?”
好客套的对话。
“我——”我踉踉跄跄的扶着宋晔转过身来,忽然就说不出话了。
一个四四方方的桌子,偏偏抬头就看见西装革履的陆齐川,楚枋挽着他的手臂,干练的短发因为蓬松而显得柔和起来,他们一直在一起吗?
我低头看着脚上的那双帆布鞋,抬不起头,散发遮住了我的脸。
我为什么不化个妆出门?

像个煤球。
我张了张嘴,发现喉咙有点痛,说不出话。
好久不见了,你们两个是在演绎说好的幸福吗?
我这辈子只写过一封正正经经的信,也只收到过一封伤心欲绝的书信。
一封给了陆齐川,一封来自楚枋。
我以为这辈子也不会再见了。
“这是我女朋友,萧似。
坐吧。”
宋晔彬彬有礼掩饰了我的情绪。
我瞥了一眼陆齐川的脸,他眼角挂着的笑意落在了楚枋的身上。
宋晔使劲的把我的手从他手臂上掰下来,把我赶上餐位,凑在我耳边抱怨,“我的手好痛!

!”
我咬牙切齿的盯着他,“我什么时候成你女朋友了!
你是不是早知道是他们!
这就是惊喜?
惊吓吧!”
“哦——”他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故意,“你眼睛进东西啦,我给你吹吹,呼!
呼!”
宋晔,脑子出问题啦!
我捂着眼睛感觉手指触碰到湿润,眼泪顺着手指流到了手心。
宋晔递给我一张餐巾纸,“来,擦擦,好了吗?”
我躲在餐巾纸后面瞪了宋晔一眼。
“宋先生,你和你女朋友关系真好。”
听上去这么幸福的话语,怎么从那个一脸骄傲的女人嘴里听见就那么恶心呢?
我盯着她那张脂粉越来越厚的精致的脸,面无表情的回应她,“你们两位看上去一起生活的也挺好的呀。”
“萧小姐说笑了。
不过,这些年我和齐川确实挺好的。”
她害羞的笑了笑,替陆齐川倒了一杯水。
顺着她的动作,忽然发现陆齐川虽然一言不发,却一直在盯着我,目光深邃寒意十足。
果然是不能招惹的,“宋晔,怎么还不上菜啊?”
宋晔立马招来了服务员上菜。
陆齐川将鳝片往我这里推了推,我还是很喜欢这个菜,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了。
我记得他们都是不吃这个菜的。
“宋先生,关于生态园的事情,我们这边已经提前准备了一份规划图。”
陆齐川拆了碗筷之后就放下了,一本正经的打算和宋晔谈谈,事实上所有人都没有动筷子开吃,除了我。
宋晔给我倒了一杯水,我被他们三个盯着不太舒服。
中国人为什么非要在饭桌上谈事情啊?
我吞着鳝片抬头看着他们,反正今天都煤球了,我也不想给他们留什么好印象,“你们谈你们的,这事儿和我没关系。”
嫩嫩的鳝片伴着脆脆的莴笋,微微的辣味口,我低头认真的啃着碗里的食物,却不是记忆中的味道。
楚枋从文件袋里拿出规划图递给宋晔,“宋先生,这是我们的规划图,你看看。”
我们的?
我低头吃鳝片,认真的竖着耳朵听他们说话。
“这个水池是不是太偏了。”
宋晔指了指那张图上的某一块。
陆齐川拿出笔在笔记本上漂亮的勾勒了两笔,“我们调查过城西那一片的环境,西边近山,而且山下就有一个小小的池塘,如果非要蓄水的话,那个地方是非常不错的,对生态平衡也不会造成很大的压力。”
楚枋补充到,“而且那边的采光特别好,热能比较丰富,太阳能能减少很多电量输出。
通风情况也不错。”
不知道他们叽叽哇哇的说什么,两个人一唱一和真有默契!
不知不觉的把整份鳝片都吃完了,盯着陆齐川看有点尴尬,我强迫自己认真的看着宋晔的一举一动,喝起了小酒。
头渐渐变得昏昏沉沉。
他们在协商吗?
宋晔原来懂这些东西啊?
真是没看出来呀。
楚枋的鱼尾纹要冒出来了,跟着陆齐川混一定很累。
我忍不住趴在了桌子上,看见宋晔拿了一下酒瓶,“怎么喝了这么多。”
闭了一会儿眼,忽然听见窗外鸣笛声,撑着坐了起来,打翻了桌上的水,迷迷糊糊的旁边那个人扶着我左看右看,“萧萧,没事吧。”
我摇摇头,桌上的菜已经被收走了,看了一下对桌,“宋晔,陆齐川和楚枋就走啦?”
“楚枋去洗手间了。
我不是……” 我根本没听他的,不分轻重的一手拍在宋晔的肩膀上,“你凭什么给我设鸿门宴!
你…” “萧萧,你醒啦?”
有个人跑过来,我感觉被另外一双手扶着站了起来,我酿酿呛呛的扶住桌子,指着他问,“你谁啊?”
“不好意思,规划图就像我们说的,再修一下。
萧萧好像醉了,我先带她回去了。”
“咦?
你也是——宋晔?”
那刚刚那个是谁?
我软靠在宋晔身上奇怪的看了他旁边走过来的人一眼,傲慢的说,“咦?
楚枋?
你怎么还在这儿?
陆齐川呢?”
,宋晔禁锢住我的手,在我耳边低语,为我引路,“萧萧,我们回去啊。
往这边走,慢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