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归尘芥末有七斤(冥府夜巡人)_《冥府夜巡人》全章节在线阅读

“芥末有七斤”的《冥府夜巡人》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脑洞玄幻 反无限流 洪荒万界】
陈归尘死了,但好像没完全死
私家侦探意外死亡之后却成为了地府鬼差,所属的职责不是捉鬼,而是捕捉异界穿越者?
三界之中诡风涌动,异界主神虎视眈眈,且看小小鬼差如何卷动风云,拯救三界!

小说:冥府夜巡人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芥末有七斤

角色:陈归尘芥末有七斤

热门小说《冥府夜巡人》是作者“芥末有七斤”所著。小说精彩片段:浓郁的鬼气在酆都城中涌动着。酆都之中,有一个人影在疾步行走着,途中所遇诸鬼,无论游魂还是鬼差,皆轻轻俯首致礼。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窄袖衮龙服,上刺着模糊的团龙图腾,似龙又似云,腰束玉带,脚踏鬼纹长靴,走进了一处气势磅礴的青石大殿。大殿之中耸立着九根青铜巨柱,直撑庞大殿顶,柱身宽大足可三人合抱,上刻诸多凶神恶煞的妖鬼图腾,在浓重的煞气之下显得格外的压抑。那人走进大殿,长靴踏在幽暗青石所制的平滑地板之上,“咚咚”的踏步声回响在空荡荡的大殿之中……

评论专区

末世法师:开创了杀妹证道流

民国之文豪崛起:问:“国难当头,何以救国?”或道教育,或建工业,或强军事。周曰:“发历史学说,抄爱情小说,结交中外名流,养姨太太!”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又是这种奇奇怪怪的缝合怪。力量体系我个人觉得非常非常奇怪

冥府夜巡人

《冥府夜巡人》在线阅读

第3章 涛涛鬼气鬼王来

浓郁的鬼气在酆都城中涌动着。

酆都之中,有一个人影在疾步行走着,途中所遇诸鬼,无论游魂还是鬼差,皆轻轻俯首致礼。

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窄袖衮龙服,上刺着模糊的团龙图腾,似龙又似云,腰束玉带,脚踏鬼纹长靴,走进了一处气势磅礴的青石大殿。

大殿之中耸立着九根青铜巨柱,直撑庞大殿顶,柱身宽大足可三人合抱,上刻诸多凶神恶煞的妖鬼图腾,在浓重的煞气之下显得格外的压抑。

那人走进大殿,长靴踏在幽暗青石所制的平滑地板之上,“咚咚”的踏步声回响在空荡荡的大殿之中。

立于大殿正中,轻轻地捋了捋黑色衮龙服的衣袖,这位留着细长胡须的中年男子样貌的人轻轻拱手,向殿上端坐的身影微微躬身,轻声道:

“夜游司朱罪,参见泰山王殿下。”

大殿之上,设有一个巨大的王座,通体由青玉雕琢,两侧扶手由诸多人鸟走兽的头骨所制。

王座之上,一位身影头戴珠帘的黑面青须的魁梧身影端坐其中,气势如同山岳连绵,无尽的压迫感伴随着狰狞的鬼气喷涌而出,这位身着王袍、气势磅礴幽沉的正是传说之中十殿阎王之第七殿阎王——泰山王。

稳若山岳的泰山王闻言,眼皮动了动,魁梧的身躯也随之移动,微微起身,竟然向着殿下的朱罪轻轻还了一礼!

泰山王嘴唇轻动,如若洪钟的声音瞬间在阎王殿之中回荡着:

“朱…司长,说了多次,你自可不用如此行礼,麻烦了你,也麻烦了我。”

殿下,朱罪依旧是一副不卑不亢的模样,向泰山王拱手行礼后便侧踏一步,避开了泰山王的回礼,沉声道:

“殿下不必如此,因果轮转一场空,此时我只是地府麾下一名司长罢了。”

泰山王魁梧的身躯微微挪动,珠帘轻响,黑面之上两只豹眼直勾勾看向殿中人,闷雷般的声音响起:

“朱司长,既然如此,那…鬼门关外那些蠹虫,是你的失职呢?还是另有所谋?”

朱罪依旧不卑不亢的双手一举,沉声道:

“泰山王大人慧眼如炬,此番事件,还望殿下稍安勿躁。”

“哼!”

谁知泰山王冷哼一声,不满的自语道:

“我说那几个老东西最近非要让我来当值,自己各找理由出去浪了,就连大帝…”

“咳咳…”

殿下的朱罪连忙轻咳,表示自己什么也没有听到。

差点妄议大帝的泰山王也是老脸一红,只是天色太黑显得有些发黄。

片刻之后,泰山王对朱罪说道:

“既然大帝应允,以大帝之睿智定然无错,咳咳,朱罪,你便按照你的谋划所行事吧,但是最后结束之时,我还是会出手一次,以免你这戏过于刻意。”

朱罪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微微躬身道:

“殿下睿智。”

鬼门关外。

熊熊的鬼气与诡异的诡焰纠缠在了一起。

郝石麾下鬼差与诡火所化的丧尸纠缠在了一起,无数鬼气横扫、刀刃横飞,场面一度混乱。

阴魂凝尸就在转瞬之间,打了原本信心满满的阴差们一个措手不及。

一时间,诸多阴差被丧尸扑倒,撕扯着,诡异的是,由诡火凝聚而成的丧尸躯体,不仅弱化了阴差们对于阴魂体的天然克制,同时竟能够攻击到魂体组成的阴差们。

一时间,鬼门关前乱成一锅粥。

“来这边!”

鬼门关前,苏梦渝拉扯着陈归尘跑到了青铜大门旁,躲避着混乱的鬼群。

看着苏梦渝焦急的轻咬着手指的表情,陈归尘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我说,你也是个鬼差吧,怎么这么胆小?”

闻言,苏梦渝白了陈归尘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我只是轮回司的阴差,平时只负责为新魂喂食汤药,上个月我才修到超脱境…打打杀杀的我不擅长嘛。”

“不过倒是你这个小鬼,胆子还是很大嘛,不怕我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

看着故意板起脸庞吓唬自己的苏梦渝,陈归尘不禁轻笑:

“行了,我看你不止不擅长打架,你也不擅长吓唬人,小哥我天生胆子大,你省省吧。”

看着苏梦渝突然泄气的表情,陈归尘突然觉得原来死后的世界也没有那么可怕嘛。

“喂!”

“干嘛?”

苏梦渝抬眼看了一眼这个胆大包天的新魂,没好气的问道。

陈归尘拉着苏梦渝躲过了几个混乱的阴魂,四处张望了一下,疑惑道:

“地府的守备这么差劲的?”

“谁说的!”

苏梦渝连忙说道:

“地府除了骁勇善战的阴曹司鬼差,还有十大阴帅率领的百万鬼兵!”

“嗯?搁哪呢?”

看着陈归尘一脸不信的样子,苏梦渝不满道:

“地府很厉害的,只是这冥界太大了,阴帅们分散各处,可能…可能正在往这边赶吧…”

陈归尘“切”了一声,摸了摸鼻子,突然听到苏梦渝兴奋的声音:

“看!”

只见远处高耸的山峰旁,一团鬼气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整座荒原似乎都在轻轻颤抖。

鬼气卷云、如若雪峰坍顶一般向着鬼门关处汹涌袭来。

陈归尘擦了擦眼睛望去,只见汹涌的鬼云之上,隐约露出一个健硕的身影,上身裸露着青石般的肌肉,红发獠牙,左手拿着镇妖铃,面目狰狞凶恶,身下是数不清的阴兵鬼卒,怒吼着冲向鬼门关前的丧尸大阵。

来者正是十大阴帅之一的鬼王大帅!

“尔敢来阴曹地府闹事!”

鬼王怒吼着,带领着麾下数万鬼兵咆哮着冲杀向前,怒而挥手,数道鬼气凝结为煞气,将数十个丧尸劈斩的魂飞魄散!

列车残骸之中,神秘的【木马星队】诸人见状,也是迅速交流着。

莫槡眯起眼睛看去,低沉的声音道:

“按照这一世界的兵、将、神、仙的力量划分,来者似乎是一个鬼将级别的战力,我的丧尸宝宝们可能抵挡不住啊。”

居中的队长大城敬一抬眼望了望鬼王,嘴角翘起:

“为了让我们当这个出头鸟,那两队不也没少出血,梵妮,把那东西取出来。”

梵妮应了一声,低头在腰间的口袋中寻找起来。

而大城敬一则转身对身后的另一人说道:

“波克,一会儿趁乱你也出手吧,尽量混进鬼门关内。”

名叫波克的人极其瘦小,存在感极低,如果不说话似乎都很难让人发现他。

听到队长的吩咐,波克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同时手指上下翻飞,结了一个异常复杂的手印。

手印完成之时,波克身下的影子猛然痛苦的颤抖,片刻之后影子就像是被撕裂了一般化为两半,脱离本体的那一半影子微微颤抖了几下,随即便像一道闪电一般顺着地面悄然冲出。

“队长,给。”

翻腾了半天的梵妮终于找到了,她伸出细长的胳膊,递给了大城敬一一个拳头大小的圆球。

大城敬一接过圆球,脸色露出了若有若无的阴笑。

只见那是一个上红下白的圆球,一圈金属口沿将圆球均匀分为两半,一个按钮般的白色凸起正在其间。

这竟是一颗精灵球!

大城敬一缓缓起身,面向鬼王袭来的方向,发出了低沉而放肆的低笑:

“呵呵…哈…哈哈哈哈…这个渺小世界的可笑土著,来感受一下来自异世界的力量吧…”

随着低吼,大城敬一猛的将手中的精灵球抛出!

红白相间的精灵球旋转着飞出,在半空中猛然张开,一道白光从中爆裂而出!

只见白光猛然爆发,断魂荒原之上如同升起了一颗太阳一般,阻拦在鬼王前方。

随着白光缓缓收敛,一个数百米的恐怖身影缓缓显露,斑驳而狰狞的皮肤,闪烁的恐怖雷光的背甲,如同城墙一般的长尾,不一不彰显着这个从精灵球中出现的怪兽的不凡。

大城敬一癫狂的大笑着:

“就决定是你了!”

“丧尸…哥斯拉!”

                       

小说:冥府夜巡人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芥末有七斤

角色:陈归尘芥末有七斤

热门小说《冥府夜巡人》是作者“芥末有七斤”所著。小说精彩片段:浓郁的鬼气在酆都城中涌动着。酆都之中,有一个人影在疾步行走着,途中所遇诸鬼,无论游魂还是鬼差,皆轻轻俯首致礼。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窄袖衮龙服,上刺着模糊的团龙图腾,似龙又似云,腰束玉带,脚踏鬼纹长靴,走进了一处气势磅礴的青石大殿。大殿之中耸立着九根青铜巨柱,直撑庞大殿顶,柱身宽大足可三人合抱,上刻诸多凶神恶煞的妖鬼图腾,在浓重的煞气之下显得格外的压抑。那人走进大殿,长靴踏在幽暗青石所制的平滑地板之上,“咚咚”的踏步声回响在空荡荡的大殿之中……

评论专区

末世法师:开创了杀妹证道流

民国之文豪崛起:问:“国难当头,何以救国?”或道教育,或建工业,或强军事。周曰:“发历史学说,抄爱情小说,结交中外名流,养姨太太!”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又是这种奇奇怪怪的缝合怪。力量体系我个人觉得非常非常奇怪

冥府夜巡人

《冥府夜巡人》在线阅读

第3章 涛涛鬼气鬼王来

浓郁的鬼气在酆都城中涌动着。

酆都之中,有一个人影在疾步行走着,途中所遇诸鬼,无论游魂还是鬼差,皆轻轻俯首致礼。

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窄袖衮龙服,上刺着模糊的团龙图腾,似龙又似云,腰束玉带,脚踏鬼纹长靴,走进了一处气势磅礴的青石大殿。

大殿之中耸立着九根青铜巨柱,直撑庞大殿顶,柱身宽大足可三人合抱,上刻诸多凶神恶煞的妖鬼图腾,在浓重的煞气之下显得格外的压抑。

那人走进大殿,长靴踏在幽暗青石所制的平滑地板之上,“咚咚”的踏步声回响在空荡荡的大殿之中。

立于大殿正中,轻轻地捋了捋黑色衮龙服的衣袖,这位留着细长胡须的中年男子样貌的人轻轻拱手,向殿上端坐的身影微微躬身,轻声道:

“夜游司朱罪,参见泰山王殿下。”

大殿之上,设有一个巨大的王座,通体由青玉雕琢,两侧扶手由诸多人鸟走兽的头骨所制。

王座之上,一位身影头戴珠帘的黑面青须的魁梧身影端坐其中,气势如同山岳连绵,无尽的压迫感伴随着狰狞的鬼气喷涌而出,这位身着王袍、气势磅礴幽沉的正是传说之中十殿阎王之第七殿阎王——泰山王。

稳若山岳的泰山王闻言,眼皮动了动,魁梧的身躯也随之移动,微微起身,竟然向着殿下的朱罪轻轻还了一礼!

泰山王嘴唇轻动,如若洪钟的声音瞬间在阎王殿之中回荡着:

“朱…司长,说了多次,你自可不用如此行礼,麻烦了你,也麻烦了我。”

殿下,朱罪依旧是一副不卑不亢的模样,向泰山王拱手行礼后便侧踏一步,避开了泰山王的回礼,沉声道:

“殿下不必如此,因果轮转一场空,此时我只是地府麾下一名司长罢了。”

泰山王魁梧的身躯微微挪动,珠帘轻响,黑面之上两只豹眼直勾勾看向殿中人,闷雷般的声音响起:

“朱司长,既然如此,那…鬼门关外那些蠹虫,是你的失职呢?还是另有所谋?”

朱罪依旧不卑不亢的双手一举,沉声道:

“泰山王大人慧眼如炬,此番事件,还望殿下稍安勿躁。”

“哼!”

谁知泰山王冷哼一声,不满的自语道:

“我说那几个老东西最近非要让我来当值,自己各找理由出去浪了,就连大帝…”

“咳咳…”

殿下的朱罪连忙轻咳,表示自己什么也没有听到。

差点妄议大帝的泰山王也是老脸一红,只是天色太黑显得有些发黄。

片刻之后,泰山王对朱罪说道:

“既然大帝应允,以大帝之睿智定然无错,咳咳,朱罪,你便按照你的谋划所行事吧,但是最后结束之时,我还是会出手一次,以免你这戏过于刻意。”

朱罪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微微躬身道:

“殿下睿智。”

鬼门关外。

熊熊的鬼气与诡异的诡焰纠缠在了一起。

郝石麾下鬼差与诡火所化的丧尸纠缠在了一起,无数鬼气横扫、刀刃横飞,场面一度混乱。

阴魂凝尸就在转瞬之间,打了原本信心满满的阴差们一个措手不及。

一时间,诸多阴差被丧尸扑倒,撕扯着,诡异的是,由诡火凝聚而成的丧尸躯体,不仅弱化了阴差们对于阴魂体的天然克制,同时竟能够攻击到魂体组成的阴差们。

一时间,鬼门关前乱成一锅粥。

“来这边!”

鬼门关前,苏梦渝拉扯着陈归尘跑到了青铜大门旁,躲避着混乱的鬼群。

看着苏梦渝焦急的轻咬着手指的表情,陈归尘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我说,你也是个鬼差吧,怎么这么胆小?”

闻言,苏梦渝白了陈归尘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我只是轮回司的阴差,平时只负责为新魂喂食汤药,上个月我才修到超脱境…打打杀杀的我不擅长嘛。”

“不过倒是你这个小鬼,胆子还是很大嘛,不怕我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

看着故意板起脸庞吓唬自己的苏梦渝,陈归尘不禁轻笑:

“行了,我看你不止不擅长打架,你也不擅长吓唬人,小哥我天生胆子大,你省省吧。”

看着苏梦渝突然泄气的表情,陈归尘突然觉得原来死后的世界也没有那么可怕嘛。

“喂!”

“干嘛?”

苏梦渝抬眼看了一眼这个胆大包天的新魂,没好气的问道。

陈归尘拉着苏梦渝躲过了几个混乱的阴魂,四处张望了一下,疑惑道:

“地府的守备这么差劲的?”

“谁说的!”

苏梦渝连忙说道:

“地府除了骁勇善战的阴曹司鬼差,还有十大阴帅率领的百万鬼兵!”

“嗯?搁哪呢?”

看着陈归尘一脸不信的样子,苏梦渝不满道:

“地府很厉害的,只是这冥界太大了,阴帅们分散各处,可能…可能正在往这边赶吧…”

陈归尘“切”了一声,摸了摸鼻子,突然听到苏梦渝兴奋的声音:

“看!”

只见远处高耸的山峰旁,一团鬼气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整座荒原似乎都在轻轻颤抖。

鬼气卷云、如若雪峰坍顶一般向着鬼门关处汹涌袭来。

陈归尘擦了擦眼睛望去,只见汹涌的鬼云之上,隐约露出一个健硕的身影,上身裸露着青石般的肌肉,红发獠牙,左手拿着镇妖铃,面目狰狞凶恶,身下是数不清的阴兵鬼卒,怒吼着冲向鬼门关前的丧尸大阵。

来者正是十大阴帅之一的鬼王大帅!

“尔敢来阴曹地府闹事!”

鬼王怒吼着,带领着麾下数万鬼兵咆哮着冲杀向前,怒而挥手,数道鬼气凝结为煞气,将数十个丧尸劈斩的魂飞魄散!

列车残骸之中,神秘的【木马星队】诸人见状,也是迅速交流着。

莫槡眯起眼睛看去,低沉的声音道:

“按照这一世界的兵、将、神、仙的力量划分,来者似乎是一个鬼将级别的战力,我的丧尸宝宝们可能抵挡不住啊。”

居中的队长大城敬一抬眼望了望鬼王,嘴角翘起:

“为了让我们当这个出头鸟,那两队不也没少出血,梵妮,把那东西取出来。”

梵妮应了一声,低头在腰间的口袋中寻找起来。

而大城敬一则转身对身后的另一人说道:

“波克,一会儿趁乱你也出手吧,尽量混进鬼门关内。”

名叫波克的人极其瘦小,存在感极低,如果不说话似乎都很难让人发现他。

听到队长的吩咐,波克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同时手指上下翻飞,结了一个异常复杂的手印。

手印完成之时,波克身下的影子猛然痛苦的颤抖,片刻之后影子就像是被撕裂了一般化为两半,脱离本体的那一半影子微微颤抖了几下,随即便像一道闪电一般顺着地面悄然冲出。

“队长,给。”

翻腾了半天的梵妮终于找到了,她伸出细长的胳膊,递给了大城敬一一个拳头大小的圆球。

大城敬一接过圆球,脸色露出了若有若无的阴笑。

只见那是一个上红下白的圆球,一圈金属口沿将圆球均匀分为两半,一个按钮般的白色凸起正在其间。

这竟是一颗精灵球!

大城敬一缓缓起身,面向鬼王袭来的方向,发出了低沉而放肆的低笑:

“呵呵…哈…哈哈哈哈…这个渺小世界的可笑土著,来感受一下来自异世界的力量吧…”

随着低吼,大城敬一猛的将手中的精灵球抛出!

红白相间的精灵球旋转着飞出,在半空中猛然张开,一道白光从中爆裂而出!

只见白光猛然爆发,断魂荒原之上如同升起了一颗太阳一般,阻拦在鬼王前方。

随着白光缓缓收敛,一个数百米的恐怖身影缓缓显露,斑驳而狰狞的皮肤,闪烁的恐怖雷光的背甲,如同城墙一般的长尾,不一不彰显着这个从精灵球中出现的怪兽的不凡。

大城敬一癫狂的大笑着:

“就决定是你了!”

“丧尸…哥斯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