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心南宫汐《三世卿缘》全本在线阅读_三世卿缘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叫做《三世卿缘》,是作者“佚名”写的小说,主角是白卿心南宫汐。本书精彩片段:白卿心是被天尊玄鸿用过法术扔出神殿的三日后,白卿心被带去诛仙台亲自监督狐族受刑以往对她最好的族人全部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小说:三世卿缘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佚名

角色:白卿心南宫汐

《三世卿缘》精彩小说,是小说写手佚名所写。精彩内容:…她身为青丘女帝,他却要她亲自去监斩狐族所有人!白卿心无力地瘫坐在地上,浑身冰冷。狐族最怕雷劫,而诛仙台更是九天之上雷刑最可怕的地方。他是真的好狠!他就这么恨她,要她看着所有的族人被诛仙台的雷刑活活折磨而死!白卿心被玄鸿封了法力,如今的她连最普通的天将都打不过更何况是去救族人。——天尊神殿

评论专区

世界设计师:书名与内容给人相差太大,失望-1主角是一个龙套-1情节不太抓人-1

火翼与冰鳍的怪奇谈:妖怪相关的单元剧。如果你喜欢都市妖奇谈类型的,这本也可以一试。

我有一个主神空间:看不下去,仙剑副本,无限恐怖副本,看着折这俩副本放开头就不想看

三世卿缘

《三世卿缘》在线阅读

三世卿缘第2章  青丘女帝

《三世卿缘》精彩小说,是小说写手佚名所写。
精彩内容:…她身为青丘女帝,他却要她亲自去监斩狐族所有人!
白卿心无力地瘫坐在地上,浑身冰冷。
狐族最怕雷劫,而诛仙台更是九天之上雷刑最可怕的地方。
他是真的好狠!
他就这么恨她,要她看着所有的族人被诛仙台的雷刑活活折磨而死!
白卿心被玄鸿封了法力,如今的她连最普通的天将都打不过更何况是去救族人。
——天尊神殿。
因为没了法力,白卿心倒是可以自由出入任何地方。
白卿心推开神尊殿的门,看着坐在寒玉床上的男人,她一步步走了过去。
“看在百年的夫妻情分上,你撤销命令可以吗?”
身为青丘女君,她何时这么卑微过?
可经历了昨日,白卿心知道他对她爱都是幻境。
她在天尊玄鸿的面前,卑微如同蝼蚁。
白卿心还穿着凡间时假扮花魁的衣服,单薄透明的紫纱批在身上露出白皙胜雪的肌肤。
在凡间时她假扮花魁引诱身为道士的他破戒,他最爱的便是她风情万种的模样。
可如今,她的眼底只剩下凄凉。
“夫妻情分不过是你仗着本尊下凡渡劫失忆时骗来的。
本尊的心中永远只有汐儿。”
“如果你不是眉眼和汐儿有几分相似,你以为本尊会多看你一眼?”
白卿心胸口猛地一痛。
她一度以为至少在凡间时,玄鸿还是爱她的。
可没想到她不过是南宫汐的替身!
双眼越发疼痛,狐族无泪只得流血让她眼底再度涌上了血红。
她走到他面前,双手撑在寒玉床上,看似风轻云淡道:“一百年,就算是养一只灵兽也该养出感情了吧。”
“可狐族的畜生还不如低贱的兽!”
玄鸿说这个话的时候甚至都没有睁开眼。
他不屑多看她一眼。
白卿心深吸了一口气,脱下了紫色薄纱,“你饶了狐族,你要我怎么样都可以。”
两人做了一百年的夫妻,她知道他最喜欢什么手段。
终于玄鸿睁开眼。
玄鸿伸手挑起白卿心的下巴,“三界之内,本尊要什么女人没有?”
“可别的女人得到了尊上元阳么?”
白卿心施展着狐族的魅惑,手更加不老实地在他袍子下动作,“毕竟我可是在一百年前就开始伺候尊上了。
一百年,我和尊上双修了无数次,尊上想要什么,我都知道。
不是吗?”
“白卿心,你可真下贱!”
白卿心只觉得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宛若雷刑一般抽打在她身上。
他真的好狠,在他眼里他们一百年的感情还不如南宫汐在他身边一年。
在凡间的一百年里,他有多疼爱自己,在天界他就有多冷酷无情。
明明胸口没有了心脏,可为什么还是这般疼痛?
白卿心抬起下巴,眼角满是狐族的魅惑,“我说过,只要尊上肯放狐族一条生路,尊上做什么都可以。”

                       

小说:三世卿缘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佚名

角色:白卿心南宫汐

《三世卿缘》精彩小说,是小说写手佚名所写。精彩内容:…她身为青丘女帝,他却要她亲自去监斩狐族所有人!白卿心无力地瘫坐在地上,浑身冰冷。狐族最怕雷劫,而诛仙台更是九天之上雷刑最可怕的地方。他是真的好狠!他就这么恨她,要她看着所有的族人被诛仙台的雷刑活活折磨而死!白卿心被玄鸿封了法力,如今的她连最普通的天将都打不过更何况是去救族人。——天尊神殿

评论专区

世界设计师:书名与内容给人相差太大,失望-1主角是一个龙套-1情节不太抓人-1

火翼与冰鳍的怪奇谈:妖怪相关的单元剧。如果你喜欢都市妖奇谈类型的,这本也可以一试。

我有一个主神空间:看不下去,仙剑副本,无限恐怖副本,看着折这俩副本放开头就不想看

三世卿缘

《三世卿缘》在线阅读

三世卿缘第2章  青丘女帝

《三世卿缘》精彩小说,是小说写手佚名所写。
精彩内容:…她身为青丘女帝,他却要她亲自去监斩狐族所有人!
白卿心无力地瘫坐在地上,浑身冰冷。
狐族最怕雷劫,而诛仙台更是九天之上雷刑最可怕的地方。
他是真的好狠!
他就这么恨她,要她看着所有的族人被诛仙台的雷刑活活折磨而死!
白卿心被玄鸿封了法力,如今的她连最普通的天将都打不过更何况是去救族人。
——天尊神殿。
因为没了法力,白卿心倒是可以自由出入任何地方。
白卿心推开神尊殿的门,看着坐在寒玉床上的男人,她一步步走了过去。
“看在百年的夫妻情分上,你撤销命令可以吗?”
身为青丘女君,她何时这么卑微过?
可经历了昨日,白卿心知道他对她爱都是幻境。
她在天尊玄鸿的面前,卑微如同蝼蚁。
白卿心还穿着凡间时假扮花魁的衣服,单薄透明的紫纱批在身上露出白皙胜雪的肌肤。
在凡间时她假扮花魁引诱身为道士的他破戒,他最爱的便是她风情万种的模样。
可如今,她的眼底只剩下凄凉。
“夫妻情分不过是你仗着本尊下凡渡劫失忆时骗来的。
本尊的心中永远只有汐儿。”
“如果你不是眉眼和汐儿有几分相似,你以为本尊会多看你一眼?”
白卿心胸口猛地一痛。
她一度以为至少在凡间时,玄鸿还是爱她的。
可没想到她不过是南宫汐的替身!
双眼越发疼痛,狐族无泪只得流血让她眼底再度涌上了血红。
她走到他面前,双手撑在寒玉床上,看似风轻云淡道:“一百年,就算是养一只灵兽也该养出感情了吧。”
“可狐族的畜生还不如低贱的兽!”
玄鸿说这个话的时候甚至都没有睁开眼。
他不屑多看她一眼。
白卿心深吸了一口气,脱下了紫色薄纱,“你饶了狐族,你要我怎么样都可以。”
两人做了一百年的夫妻,她知道他最喜欢什么手段。
终于玄鸿睁开眼。
玄鸿伸手挑起白卿心的下巴,“三界之内,本尊要什么女人没有?”
“可别的女人得到了尊上元阳么?”
白卿心施展着狐族的魅惑,手更加不老实地在他袍子下动作,“毕竟我可是在一百年前就开始伺候尊上了。
一百年,我和尊上双修了无数次,尊上想要什么,我都知道。
不是吗?”
“白卿心,你可真下贱!”
白卿心只觉得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宛若雷刑一般抽打在她身上。
他真的好狠,在他眼里他们一百年的感情还不如南宫汐在他身边一年。
在凡间的一百年里,他有多疼爱自己,在天界他就有多冷酷无情。
明明胸口没有了心脏,可为什么还是这般疼痛?
白卿心抬起下巴,眼角满是狐族的魅惑,“我说过,只要尊上肯放狐族一条生路,尊上做什么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