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娱乐圈的小说家)沈深深苏凯_沈深深苏凯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混娱乐圈的小说家,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廿一舍”,主要人物有沈深深苏凯,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一个为和男偶像谈恋爱被骗进偶像圈的小说家,只想简简单单白头偕老
却被扒出初中时写的第一篇小说,被小说界大佬一个电话拉下舞台!
“你的文用垃圾形容都算夸你了,你就回家种田吧”
大佬的老婆说:“老公初恋是你,女儿的偶像也是你,这么多年你怎么阴魂不散!”
闺蜜说:“她有严重的抑郁症,你和她谈恋爱难道不知道?”
仇人大姐头说:“你还记得初中时害过的两条人命吗?”
大佬,我帮你搞定离婚,别再祸害我了,抱紧大腿带我飞!

小说:混娱乐圈的小说家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廿一舍

角色:沈深深苏凯

作者是“廿一舍”的热门新书《混娱乐圈的小说家》火爆上线,是一本现代言情分类的小说。其中内容精彩片段:今天的行程特别短,就是录一个直播,在新房的音乐室里。简单的对完本完毕后,我们俩共同主持,回答问题准备礼物,期间有苏凯作曲和玩游戏环节,时间略紧凑。开播了。“大家好,我们是宅夫妇,深深。”“苏凯……

评论专区

同萌会的一己之见:虽然是同人 ,但是看起来让我觉得有史诗感

逆行我的1997:可以,有《我的1979》感觉。希望剧情推进慢一些,不要像李二和那样一步超神

深海提督生存攻略:宅男企图上深海的故事。神巫六六走穴同人文,合格的宅系能量棒。阅至58章,天皇驾崩。

混娱乐圈的小说家

《混娱乐圈的小说家》在线阅读

别惹拎着开水的女人

今天的行程特别短,就是录一个直播,在新房的音乐室里。

简单的对完本完毕后,我们俩共同主持,回答问题准备礼物,期间有苏凯作曲和玩游戏环节,时间略紧凑。

开播了。

“大家好,我们是宅夫妇,深深。”

“苏凯。”

共同:“欢迎收看漫宅夫妇的直播!”

苏凯综艺感十足:“今天非常开心能再次跟大家直播,以前我个人的直播就有好几次呢,还不算成员一起的,深深应该是第一次直播吧?”

“嗯没错,感觉好激动,自己的心情能实时跟大家分享,没有剪辑,真的很神奇。”

“好呢,那我作为前辈欢迎深深来到直播室。哇!”他拍手。

“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

“首先得和大家宣布一件事吧,作为没有看过节目的观众来说,这个消息还是第一次。”我装作害羞地提醒。

“宣布啊,”他坏坏地看我一眼:“什么事呢?”

“那件事啊。”

“第一次由我宣布过了第二次该你了吧?”

“啊!”我心领神会:“那就是,各位,我们俩订婚啦!”

鼓掌。

“那你该叫我什么?”

“别了吧,这么多人。”

“该叫我什么?”他每次都装听不见。

“苏,苏苏,叔叔。”我结巴了。

“不是才不是!”他认真道:“老公,是老公,跟我念。”

“老,老公……呵呵呵呵。”

他伸出大手拍拍我的头:“做的很好。”

又面向镜头:“不知道素粉们有没有看第一期节目呢?好像现在第二期还没有播出呢?”

我配合点点头。

“看了,都看了,哭着看完的。”评论把他逗笑了。

问题环节,粉丝几乎都是他的。

然后尽问些为难我的话,什么滚出我订,求离开苏凯,你看他的眼神太恶心,苏凯是我的之类的。

苏凯时不时尴尬得看看我,对上我冷漠的实际上要爆发了的表情。

最后他终于忍不住了:“我的心里有你们哦,不要激动。”

评论缓和了很多。

作曲环节,他即兴作调子,我也来兴头,提出了自己的旋律,一首曲子顺利地完成,他跟我拍了个掌。

“你听过一首歌吗?我很喜欢。”

“哦?放来听听?”

“ezra的《better》”我放起来,两个人随着节奏动起来,他说:“感觉不错啊。”

“我觉得和你的风格挺像的。”

“我的?”

“嗯我觉得你也能做出这样的曲子。真的超级棒。”我笑。

问答环节。

他举起题卡:“问题一,都说每首曲子就是一个故事,听歌能给你写小说带来灵感吗?”

“我很多时候都听着歌写来着,**的时候特别喜欢听漫威电影的插曲。”

“具体哪首?”

“Ironman 听得最多,除此之外还喜欢听梦龙乐队的。”

“我也超级喜欢,特别是开车的时候,感觉像在开赛车。”

“这个就不建议大家模仿哈哈哈。”

“问题二,你最近听过最好的赞美是什么?”

“嗯……有人说我长成这样小说肯定是抄袭的,我觉得这是对我最大的赞美,哈哈哈哈哈哈。”

他也笑得直不起腰:“哎哟太有才了。那问题三,你觉得哪个瞬间很完美。”

“嗯……这个嘛……我有时候感到完美的瞬间在于我自己的安排。比如说我吃水果,洗了手后用纸巾擦拭,纸巾就会有点湿,然后用它擦嘴,”我啪地一拍掌:“岂不是很完美!”

他笑过之后偷偷提醒我:“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说,遇见我很完美吗?”

我扶额,尬笑:“啊哈哈哈哈对不起我这个人喜欢说实话。”

他无语。

游戏环节是打电动,我一向喜欢玩游戏,但实力不怎么好,意外赢了一回。

但其余都输给了他,我怀疑他是让我的,于是被弹了个额头。

他还真的不留余力,仿佛是在报仇,疼得我差点从楼上跳下去。

直播结束我就在通红的额头上贴了创口贴,他还假惺惺过来问我痛不痛,多半是工作人员让他来问的。

我白一眼说:“你试试?”伸手就要去弹他,他连忙躲。

到晚上我又睡不着,这两天和他呆在一起都变少女了。

粑粑都拉不出来,觉也睡不好,天天顶着黑眼圈,需要很厚的遮瑕才能遮住。

月亮也降下去了,我明白是必须睡了。

然而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不是他的号码,我骂骂咧咧地打开。

打开来看里面说:“到楼下来。”

我汗毛直立,卧槽现在的骗子胆子这么大了吗?!

怎么查到我手机号并且知道我在家的!而且还知道卧室的方位!

我当然不敢擅自下楼,甚至窗都不敢开。

蹑手蹑脚烧了壶开水,拎着壶向窗外探头。

开窗望下去只见一戴帽子的纤长身影往上张望。

苏凯!

自从节目组节省开销以来我就自己一个人住在新房里了,苏凯是不会过来的。

猫都睡了的这个点他为什么过来?

难道说,他被我掩护他的行为感动,对我有非分之想?!

我还是心存疑虑,回短信问他干嘛,他马上回:“道歉。”

我马上披了件外套出门了。

昏暗的路灯,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他心平气和地看着我:“睡了?”

“这个问题问的有点晚吧。”

他叹了口气:“这几天我因为个人原因心情都挺不好的,对你态度差了,这不是你应该承受的,我道歉。”

他抬起疲惫的眼睛望着我。

我哪里受得了这么被看着,心马上软了:“没事,我没关系,你也别往心里去,只是合作关系而已嘛。”

增加了后面那句是我也对自己说,以后不能在他身上投入感情了,他的道歉让我释怀。

“在你心里,”他顿了顿:“只是合作关系吗?”

事到临头你还想怎么样?我还得上赶追你不成?

我眨巴眼,疑惑地看着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一直都有一个梦想,和自己的粉丝合作一次节目,可是等了很久没等到,终于,你出现了。”

他道:“如果你不再是我的粉丝,这个节目,又跟以前的没两样了。”

他欲言又止。

我终于明白了他那么对我的原因:“放心吧苏凯,再怎么样,我也会一直当你的粉丝。”

我也掏出心里话了:“说实话,当我知道你有女友的时候我真的特别难过,特别……

但是今天你坦白了,我明白了你得私生活和我根本无关。

我是你的粉丝,想要的不是你的人,而是你过得幸福,如此而已。”

我心跳得很快,呼吸不自然:“况且我还特别感谢你,只是在一起录节目,你没有必要专门跑过来跟我说这些。

所以,你做你自己就好。”

嗯。

他点点头,转身和我分别了。

我觉得心里未曾那么舒坦,可能是有机会做了次圣母吧?

转身准备开门,摸了摸衣服兜,空荡荡,而手里还拎着一壶开水。

卧槽……

突然想起那句话:这是上天安排的姻缘。

“等等!”我飞奔过去追上他:“那个,我忘带钥匙了,你,你有吗?”

我明知故问,他根本不在这里住,不可能有钥匙,但看他那个动歪脑筋的眼神,怕是觉得我刚才说的话有假。

但我还是问了。

“你翻窗子吧。”

你当我是壁虎啊?!

“一个人住我睡前都把门窗锁了的。”不过我还是认真考虑了一下。

现在才发觉当钥匙没带一切都是浮云。

“我有,上车我给你拿。”

你特么有钥匙不早说!让我翻窗?!

拿到手之前我不敢骂他,乖乖上了副驾驶。

上座时猛然很想就这么一辈子坐下去,很快就要下车了,居然有点失望。

他栓起安全带松开手刹,车子慢慢驶离了坡道,我觉得有点奇怪:“咦,你不是要给我钥匙吗?”

他觉得好笑:“骗你的,我没有。”

我忍住内心的激动,颤抖着说:“那,那现在去哪?”

“送你到收容所。”

“哈?”

他哈哈大笑:“你这智商还出来混娱乐圈,如果我不是好人,你这会儿就算完了。”

你是好人?你只能算是半个好人,四舍五入就是子人。

“呵呵呵……”

车开到一个小破楼,他说是他宿舍,我迟迟不敢下车。

你这算明星?住这种地方?我才不相信,不会要把我拐卖了吧?

他叹口气:“不上去?那我不管你了,你就在车上睡吧。”

说完他真的下车了,径直朝破楼走去。

我去!

我连忙拍玻璃让他回来。

他转了个弯回来了,开了车门,用看智障的眼神看我:“门没锁!”

我尴尬地想把门重新关上,他一把拉开门,拽住我的手腕往出扯:“啰啰嗦嗦都快天亮了。”

“还不是你害得我这么晚出门导致没带钥匙!”

“你自己听见你说的话了吗?”

楼里没电梯,我们摸黑上去的,黑暗里听见他的呼吸声我脸烫得可以煮水。

进门他开灯,小小的屋子倒是五脏俱全,他拖鞋扑倒在懒人沙发上。

我记起来了,这是ins上他睡不着开直播的房间。

我站在原地不敢动,你主人不发话我怎么敢到处跑?还是他不愿意我到处走?

“喂,你带过别人来过吗?”

“别人?女生吗?”

他睁开一只眼。

“…嗯”我不要脸地嗯了一声。

“切,”他觉得无趣:“别没事找事,我对你没兴趣。”

谢谢你,因为有你,温暖了四季!

“喂。”我叫醒他。

“又怎么了。”

“我睡哪儿?”

“睡地上啊。”

我靠我从小到大都没在地上睡过,我知道你们男人喜欢睡地上!

不说睡哪儿,你被子呢?你褥子呢?这是待客之道吗?

“那我盖的被子呢?”

他手一指旁边的电子琴。

“……你下来!我要睡沙发。”

我困得不行,才懒得跟你客气。

“不行我要睡沙发。”

“你没有床吗?房间呢!”

“那你睡去啊。”

原来有床啊!

啊我要疯了!我只好凭着感觉找到他的房间,其实就在我旁边,真是要多小就有多小,而且到处都是他的衣服。

还有落地窗,其实我不知道那是落地窗还是东西堆出来的地方,上还有很多未拆封的礼物。

我把门锁上把灯关了,倒头就睡。

生了一场气要好睡的多,特别是闻到他枕头上的香气。

                       

小说:混娱乐圈的小说家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廿一舍

角色:沈深深苏凯

作者是“廿一舍”的热门新书《混娱乐圈的小说家》火爆上线,是一本现代言情分类的小说。其中内容精彩片段:今天的行程特别短,就是录一个直播,在新房的音乐室里。简单的对完本完毕后,我们俩共同主持,回答问题准备礼物,期间有苏凯作曲和玩游戏环节,时间略紧凑。开播了。“大家好,我们是宅夫妇,深深。”“苏凯……

评论专区

同萌会的一己之见:虽然是同人 ,但是看起来让我觉得有史诗感

逆行我的1997:可以,有《我的1979》感觉。希望剧情推进慢一些,不要像李二和那样一步超神

深海提督生存攻略:宅男企图上深海的故事。神巫六六走穴同人文,合格的宅系能量棒。阅至58章,天皇驾崩。

混娱乐圈的小说家

《混娱乐圈的小说家》在线阅读

别惹拎着开水的女人

今天的行程特别短,就是录一个直播,在新房的音乐室里。

简单的对完本完毕后,我们俩共同主持,回答问题准备礼物,期间有苏凯作曲和玩游戏环节,时间略紧凑。

开播了。

“大家好,我们是宅夫妇,深深。”

“苏凯。”

共同:“欢迎收看漫宅夫妇的直播!”

苏凯综艺感十足:“今天非常开心能再次跟大家直播,以前我个人的直播就有好几次呢,还不算成员一起的,深深应该是第一次直播吧?”

“嗯没错,感觉好激动,自己的心情能实时跟大家分享,没有剪辑,真的很神奇。”

“好呢,那我作为前辈欢迎深深来到直播室。哇!”他拍手。

“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

“首先得和大家宣布一件事吧,作为没有看过节目的观众来说,这个消息还是第一次。”我装作害羞地提醒。

“宣布啊,”他坏坏地看我一眼:“什么事呢?”

“那件事啊。”

“第一次由我宣布过了第二次该你了吧?”

“啊!”我心领神会:“那就是,各位,我们俩订婚啦!”

鼓掌。

“那你该叫我什么?”

“别了吧,这么多人。”

“该叫我什么?”他每次都装听不见。

“苏,苏苏,叔叔。”我结巴了。

“不是才不是!”他认真道:“老公,是老公,跟我念。”

“老,老公……呵呵呵呵。”

他伸出大手拍拍我的头:“做的很好。”

又面向镜头:“不知道素粉们有没有看第一期节目呢?好像现在第二期还没有播出呢?”

我配合点点头。

“看了,都看了,哭着看完的。”评论把他逗笑了。

问题环节,粉丝几乎都是他的。

然后尽问些为难我的话,什么滚出我订,求离开苏凯,你看他的眼神太恶心,苏凯是我的之类的。

苏凯时不时尴尬得看看我,对上我冷漠的实际上要爆发了的表情。

最后他终于忍不住了:“我的心里有你们哦,不要激动。”

评论缓和了很多。

作曲环节,他即兴作调子,我也来兴头,提出了自己的旋律,一首曲子顺利地完成,他跟我拍了个掌。

“你听过一首歌吗?我很喜欢。”

“哦?放来听听?”

“ezra的《better》”我放起来,两个人随着节奏动起来,他说:“感觉不错啊。”

“我觉得和你的风格挺像的。”

“我的?”

“嗯我觉得你也能做出这样的曲子。真的超级棒。”我笑。

问答环节。

他举起题卡:“问题一,都说每首曲子就是一个故事,听歌能给你写小说带来灵感吗?”

“我很多时候都听着歌写来着,**的时候特别喜欢听漫威电影的插曲。”

“具体哪首?”

“Ironman 听得最多,除此之外还喜欢听梦龙乐队的。”

“我也超级喜欢,特别是开车的时候,感觉像在开赛车。”

“这个就不建议大家模仿哈哈哈。”

“问题二,你最近听过最好的赞美是什么?”

“嗯……有人说我长成这样小说肯定是抄袭的,我觉得这是对我最大的赞美,哈哈哈哈哈哈。”

他也笑得直不起腰:“哎哟太有才了。那问题三,你觉得哪个瞬间很完美。”

“嗯……这个嘛……我有时候感到完美的瞬间在于我自己的安排。比如说我吃水果,洗了手后用纸巾擦拭,纸巾就会有点湿,然后用它擦嘴,”我啪地一拍掌:“岂不是很完美!”

他笑过之后偷偷提醒我:“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说,遇见我很完美吗?”

我扶额,尬笑:“啊哈哈哈哈对不起我这个人喜欢说实话。”

他无语。

游戏环节是打电动,我一向喜欢玩游戏,但实力不怎么好,意外赢了一回。

但其余都输给了他,我怀疑他是让我的,于是被弹了个额头。

他还真的不留余力,仿佛是在报仇,疼得我差点从楼上跳下去。

直播结束我就在通红的额头上贴了创口贴,他还假惺惺过来问我痛不痛,多半是工作人员让他来问的。

我白一眼说:“你试试?”伸手就要去弹他,他连忙躲。

到晚上我又睡不着,这两天和他呆在一起都变少女了。

粑粑都拉不出来,觉也睡不好,天天顶着黑眼圈,需要很厚的遮瑕才能遮住。

月亮也降下去了,我明白是必须睡了。

然而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不是他的号码,我骂骂咧咧地打开。

打开来看里面说:“到楼下来。”

我汗毛直立,卧槽现在的骗子胆子这么大了吗?!

怎么查到我手机号并且知道我在家的!而且还知道卧室的方位!

我当然不敢擅自下楼,甚至窗都不敢开。

蹑手蹑脚烧了壶开水,拎着壶向窗外探头。

开窗望下去只见一戴帽子的纤长身影往上张望。

苏凯!

自从节目组节省开销以来我就自己一个人住在新房里了,苏凯是不会过来的。

猫都睡了的这个点他为什么过来?

难道说,他被我掩护他的行为感动,对我有非分之想?!

我还是心存疑虑,回短信问他干嘛,他马上回:“道歉。”

我马上披了件外套出门了。

昏暗的路灯,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他心平气和地看着我:“睡了?”

“这个问题问的有点晚吧。”

他叹了口气:“这几天我因为个人原因心情都挺不好的,对你态度差了,这不是你应该承受的,我道歉。”

他抬起疲惫的眼睛望着我。

我哪里受得了这么被看着,心马上软了:“没事,我没关系,你也别往心里去,只是合作关系而已嘛。”

增加了后面那句是我也对自己说,以后不能在他身上投入感情了,他的道歉让我释怀。

“在你心里,”他顿了顿:“只是合作关系吗?”

事到临头你还想怎么样?我还得上赶追你不成?

我眨巴眼,疑惑地看着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一直都有一个梦想,和自己的粉丝合作一次节目,可是等了很久没等到,终于,你出现了。”

他道:“如果你不再是我的粉丝,这个节目,又跟以前的没两样了。”

他欲言又止。

我终于明白了他那么对我的原因:“放心吧苏凯,再怎么样,我也会一直当你的粉丝。”

我也掏出心里话了:“说实话,当我知道你有女友的时候我真的特别难过,特别……

但是今天你坦白了,我明白了你得私生活和我根本无关。

我是你的粉丝,想要的不是你的人,而是你过得幸福,如此而已。”

我心跳得很快,呼吸不自然:“况且我还特别感谢你,只是在一起录节目,你没有必要专门跑过来跟我说这些。

所以,你做你自己就好。”

嗯。

他点点头,转身和我分别了。

我觉得心里未曾那么舒坦,可能是有机会做了次圣母吧?

转身准备开门,摸了摸衣服兜,空荡荡,而手里还拎着一壶开水。

卧槽……

突然想起那句话:这是上天安排的姻缘。

“等等!”我飞奔过去追上他:“那个,我忘带钥匙了,你,你有吗?”

我明知故问,他根本不在这里住,不可能有钥匙,但看他那个动歪脑筋的眼神,怕是觉得我刚才说的话有假。

但我还是问了。

“你翻窗子吧。”

你当我是壁虎啊?!

“一个人住我睡前都把门窗锁了的。”不过我还是认真考虑了一下。

现在才发觉当钥匙没带一切都是浮云。

“我有,上车我给你拿。”

你特么有钥匙不早说!让我翻窗?!

拿到手之前我不敢骂他,乖乖上了副驾驶。

上座时猛然很想就这么一辈子坐下去,很快就要下车了,居然有点失望。

他栓起安全带松开手刹,车子慢慢驶离了坡道,我觉得有点奇怪:“咦,你不是要给我钥匙吗?”

他觉得好笑:“骗你的,我没有。”

我忍住内心的激动,颤抖着说:“那,那现在去哪?”

“送你到收容所。”

“哈?”

他哈哈大笑:“你这智商还出来混娱乐圈,如果我不是好人,你这会儿就算完了。”

你是好人?你只能算是半个好人,四舍五入就是子人。

“呵呵呵……”

车开到一个小破楼,他说是他宿舍,我迟迟不敢下车。

你这算明星?住这种地方?我才不相信,不会要把我拐卖了吧?

他叹口气:“不上去?那我不管你了,你就在车上睡吧。”

说完他真的下车了,径直朝破楼走去。

我去!

我连忙拍玻璃让他回来。

他转了个弯回来了,开了车门,用看智障的眼神看我:“门没锁!”

我尴尬地想把门重新关上,他一把拉开门,拽住我的手腕往出扯:“啰啰嗦嗦都快天亮了。”

“还不是你害得我这么晚出门导致没带钥匙!”

“你自己听见你说的话了吗?”

楼里没电梯,我们摸黑上去的,黑暗里听见他的呼吸声我脸烫得可以煮水。

进门他开灯,小小的屋子倒是五脏俱全,他拖鞋扑倒在懒人沙发上。

我记起来了,这是ins上他睡不着开直播的房间。

我站在原地不敢动,你主人不发话我怎么敢到处跑?还是他不愿意我到处走?

“喂,你带过别人来过吗?”

“别人?女生吗?”

他睁开一只眼。

“…嗯”我不要脸地嗯了一声。

“切,”他觉得无趣:“别没事找事,我对你没兴趣。”

谢谢你,因为有你,温暖了四季!

“喂。”我叫醒他。

“又怎么了。”

“我睡哪儿?”

“睡地上啊。”

我靠我从小到大都没在地上睡过,我知道你们男人喜欢睡地上!

不说睡哪儿,你被子呢?你褥子呢?这是待客之道吗?

“那我盖的被子呢?”

他手一指旁边的电子琴。

“……你下来!我要睡沙发。”

我困得不行,才懒得跟你客气。

“不行我要睡沙发。”

“你没有床吗?房间呢!”

“那你睡去啊。”

原来有床啊!

啊我要疯了!我只好凭着感觉找到他的房间,其实就在我旁边,真是要多小就有多小,而且到处都是他的衣服。

还有落地窗,其实我不知道那是落地窗还是东西堆出来的地方,上还有很多未拆封的礼物。

我把门锁上把灯关了,倒头就睡。

生了一场气要好睡的多,特别是闻到他枕头上的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