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敬安吃雪糕的螃蟹(一人一剑斩神明,镇守华夏三千年)完整版免费阅读_王敬安吃雪糕的螃蟹全文在线阅读

完整版都市小说小说《一人一剑斩神明,镇守华夏三千年》,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王敬安吃雪糕的螃蟹,是网络作者“吃雪糕的螃蟹”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红月巨变,神明复苏!
多年以后,有个人问我,何为华夏?
我思考许久,想到的是家国大义、是薪火相传,是那些在万家灯火的背后,有烟火气息弥漫,有嬉戏打闹的孩童,也有父辈那群人在舍命与神明对抗,把一切希望都留给了后代……这就是我眼中的华夏!
那人又问,华夏无神,我们该如何打这场必败的神明战役?
我想了很久,想到的是撑起一个家庭的父亲、是身披白大褂救死扶伤的医生、是那些为国捐躯挺起民族脊梁的战士……这些生长在华夏土地的人,怀着炎黄血脉、有着一腔热血,他们以凡人之躯比肩神明,这样一群人,皆为我华夏守护神!
你说我华夏无神?
你说这是必败的神明战役?
当这头东方巨龙苏醒的那一刻
华夏——
人人如龙!
全民皆神!

小说:一人一剑斩神明,镇守华夏三千年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吃雪糕的螃蟹

角色:王敬安吃雪糕的螃蟹

热门新书《一人一剑斩神明,镇守华夏三千年》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吃雪糕的螃蟹”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片段如下:王敬安睁大了眼睛,脸上写满不可置信。因为在他的前面,是一头体型硕大的怪物。体型足足有着两米高,长三米。它并非人类,通体类虎,长着一张像人又似鬼的脸部,狰狞可怖!不到一秒的时间,这头体型类虎的怪物就朝着王敬安扑过来。浓浓的恶臭和血丝布满在怪物的嘴上……

评论专区

民国不求生:浪费一个晚上翻了这个作者的两本书,一本明末一本民国。除了大立场屁股没坐歪,其他都歪了。用下面一位网友的话来讲援共文没到6.5以上的都是出了大问题的。

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看了开头忍不了,两个能互助自残的精神病人还能住同一房间?医院领导是NC,还是这两位的病友?

我的成就有点多:看到开头写得还不错,我还以为主角会借助系统锻炼身体,做个漫画家什么的,走上人生巅峰,没想到你tm去直播,智障。

一人一剑斩神明,镇守华夏三千年

《一人一剑斩神明,镇守华夏三千年》在线阅读

第3章 坟墓里到底埋葬着什么?

王敬安睁大了眼睛,脸上写满不可置信。

因为在他的前面,是一头体型硕大的怪物。

体型足足有着两米高,长三米。

它并非人类,通体类虎,长着一张像人又似鬼的脸部,狰狞可怖!

不到一秒的时间,这头体型类虎的怪物就朝着王敬安扑过来。

浓浓的恶臭和血丝布满在怪物的嘴上。

这一刻的王敬安,大脑出现短暂的宕机。

帖子的由来,他想过很多种可能,可没想到这幕后之人居然是一头怪物?

害怕情绪还没来得及产生的时候,王敬安大脑像是被什么东西震了一下。

同一时间,脑海深处那座坟墓前插着的血色长剑,在嗡嗡震颤,隐隐有破土而出的迹象!

王敬安完全没有因为脑海深处的坟墓出现异象而动容,他现在想的是如何摆脱眼前这只怪物。

不过——

那头类虎怪物扑上来的动作强行中止,从另外一个视角上它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快速与王敬安拉开一定的距离。

那张狰狞可怖的脸上,写满了恐惧之色!

保持冷静的王敬安,已经看出来了,这头怪物,似乎惧怕的东西,就是自己脑海深处的坟墓。

坟墓里到底埋葬着什么东西?

为何第一座坟墓前,会突然插着一柄血色长剑?

石碑上的墓志铭,想要斩那红月沉沦,是否和现实中的红月有关联?

一切的谜团,都在王敬安心里缠绕不休,让他有一种想要拔出那柄血色长剑的冲动和**!

就在这个时候——

.

.

15分钟前。

在南路老城区那边。

一支特殊行动小队,正在这一片区域搜查着什么。

为首的是一名身穿黑色披风的中年男子,一脸胡渣,腰间挂着一把唐刀:“真是活见鬼了,那头鬼面虎居然能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溜走,阿雪,你的言灵探查到它的行踪轨迹没有?”

被喊作阿雪的女子,摇头道:“队长,那头鬼面虎高了我足足一个境界,而且它已经诞生了一定灵智,如果有心想要蛰伏起来,我根本就无法探查到它的具体方位,要么它在我方圆500米内的范围我才能够使用言灵追踪到它,要么它不再蛰伏。”

披风男子一脸愤慨:“一头三境鬼面虎,居然被它躲了半个月,再继续下去,恐怕人口失踪案就会出现第九起甚至是第十起,到时候一定会引起民众的恐慌,鬼面虎的言灵能力太过诡异,不能再等了,全面封锁西郊各路的老城区,任务完成之后再写检讨!”

忽的,队伍里的阿雪,美眸闪出了一抹亮光,脸上浮现惊喜:“队长!鬼面虎的言灵动用了,在东路老城区那边!”

“什么?”披风男子闻言,惊喜爬上脸部:“188小队,全体注意,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东路老城区,注意封锁,不要引起民众恐慌!”

在15分钟内,这一支特殊行动小队赶到了东路老城区。

队伍里的阿雪,已经开始施展自己的“言灵”能力,锁定那头鬼面虎的具体方位:“队长,左前方100米的位置!”

为首的披风男,已经将手抵在唐刀上,准备冲锋。

距离越来越近,特殊小队所有人基本都可以感应到一股危险的气息正在蔓延。

当抵达十米的距离时,众人看到了一间老平房正被一道黑暗的力量吞没。

如果不是超凡者,普通人身陷其中,会处于一个绝对黑暗的环境,漆黑不见任何光亮,足以让普通人崩溃绝望。

“阿雪,阿粱,你们带队负责封锁这间平房的周围,老沈你和我准备冲破鬼面虎的言灵结界,不能再出现第九名受害者了!”

披风男子将刀抽出,身上爆发出难以言喻的恐怖力量,这种力量超越了普通人认知的范畴。

其他队员也意识到局势刻不容缓,全员进入了战斗状态。

然而——

披风男子准备强行突围进去时,他的肉眼就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一个画面。

眼前这间老平房,明明被黑暗吞没,可在屋子内部,却有一道剑光冲霄而起,在眨眼的功夫就把黑暗切割成两半。

“嗯?”披风男子眼皮一跳,“有人用蛮力强行将黑暗分离!”

突然“怦”的一声巨响,老平房的木门被震成碎粉,这支特殊小队全员都看清了里面的局势。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正和那头鬼面虎对峙,尽管青年身上鲜血淋漓、汗流浃背,却未曾有过片刻的退缩。

“是民间超凡者吗?”副队长老沈询问。

披风男子没有作答,在观察里面的一举一动。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王敬安已经架起血色长剑,缭绕着一团火焰挡住鬼面虎那势大力沉的爪击。

鬼面虎那张脸都布满狰狞与怒火,它不允许一个被自己盯上的食物可以做出反抗。

但是那柄带着火焰的长剑,稍加触碰就会被灼伤皮肤。

最后鬼面虎还是在境界的压制与凶猛力道下,震得王敬安双臂生疼,握剑的左臂隐隐麻木,五脏六腑都出现轻微震颤。

“救人!”

看到节节败退的王敬安,披风男子不带半分犹豫,握起手里的唐刀,纵身一个飞跃,如同穿行在月光里的刀客,直挺挺冲入屋内,丝毫不畏惧左右两边被切割开来的黑暗,像是背光前行的一线战士。

不管对方是不是超凡者,保护每一个民众,是职责所在!

队伍的副队长老沈,紧随队长的脚步,从后背取下一根长弓和弩箭,弯弓搭箭,能力也在这一刻展现出来。

其他队员也都配合得很好,各尽其责!

铛铛——

身处两边黑暗的王敬安,意识有些模糊,身体有数道抓痕,鲜血汩汩而流,耳边隐约传来了金铁碰撞的铿锵之音。

刚才从脑海深处拔出的那一剑,给他极其美妙的感觉……身上就好像多出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能力。

仿佛有火焰在沐浴着全身——

他不知道这种能力是什么,也不知道为何自己脑海深处会拥有这样匪夷所思的坟墓。

这一切,都颠覆了王敬安的三观。

直到……他与鬼面虎正面硬刚了几分钟,听到外面的脚步声,意识模糊时还看到有一个披着大风衣的男子冲进来,才看到一丝丝活着的希望。

应该——

大概——

或许——

有专门处理这种怪物的人存在吧?

王敬安也在刀声碰撞的动静,倒在血泊中……

吼——鬼面虎被突如其来的攻击劈掉半边脑袋,发出痛苦的嚎叫,它那种诡异的能力遇上这种正面硬刚的超凡者,毫无招架之力。

而且在门外还时不时有强箭射来,命中率极高,无法躲避。

短短不到几分钟,披风男和那位拿弓箭的老沈,就已经将鬼面虎打得节节败退,毫无招架之力,连逃跑的能力都没有。

                       

小说:一人一剑斩神明,镇守华夏三千年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吃雪糕的螃蟹

角色:王敬安吃雪糕的螃蟹

热门新书《一人一剑斩神明,镇守华夏三千年》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吃雪糕的螃蟹”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片段如下:王敬安睁大了眼睛,脸上写满不可置信。因为在他的前面,是一头体型硕大的怪物。体型足足有着两米高,长三米。它并非人类,通体类虎,长着一张像人又似鬼的脸部,狰狞可怖!不到一秒的时间,这头体型类虎的怪物就朝着王敬安扑过来。浓浓的恶臭和血丝布满在怪物的嘴上……

评论专区

民国不求生:浪费一个晚上翻了这个作者的两本书,一本明末一本民国。除了大立场屁股没坐歪,其他都歪了。用下面一位网友的话来讲援共文没到6.5以上的都是出了大问题的。

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看了开头忍不了,两个能互助自残的精神病人还能住同一房间?医院领导是NC,还是这两位的病友?

我的成就有点多:看到开头写得还不错,我还以为主角会借助系统锻炼身体,做个漫画家什么的,走上人生巅峰,没想到你tm去直播,智障。

一人一剑斩神明,镇守华夏三千年

《一人一剑斩神明,镇守华夏三千年》在线阅读

第3章 坟墓里到底埋葬着什么?

王敬安睁大了眼睛,脸上写满不可置信。

因为在他的前面,是一头体型硕大的怪物。

体型足足有着两米高,长三米。

它并非人类,通体类虎,长着一张像人又似鬼的脸部,狰狞可怖!

不到一秒的时间,这头体型类虎的怪物就朝着王敬安扑过来。

浓浓的恶臭和血丝布满在怪物的嘴上。

这一刻的王敬安,大脑出现短暂的宕机。

帖子的由来,他想过很多种可能,可没想到这幕后之人居然是一头怪物?

害怕情绪还没来得及产生的时候,王敬安大脑像是被什么东西震了一下。

同一时间,脑海深处那座坟墓前插着的血色长剑,在嗡嗡震颤,隐隐有破土而出的迹象!

王敬安完全没有因为脑海深处的坟墓出现异象而动容,他现在想的是如何摆脱眼前这只怪物。

不过——

那头类虎怪物扑上来的动作强行中止,从另外一个视角上它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快速与王敬安拉开一定的距离。

那张狰狞可怖的脸上,写满了恐惧之色!

保持冷静的王敬安,已经看出来了,这头怪物,似乎惧怕的东西,就是自己脑海深处的坟墓。

坟墓里到底埋葬着什么东西?

为何第一座坟墓前,会突然插着一柄血色长剑?

石碑上的墓志铭,想要斩那红月沉沦,是否和现实中的红月有关联?

一切的谜团,都在王敬安心里缠绕不休,让他有一种想要拔出那柄血色长剑的冲动和**!

就在这个时候——

.

.

15分钟前。

在南路老城区那边。

一支特殊行动小队,正在这一片区域搜查着什么。

为首的是一名身穿黑色披风的中年男子,一脸胡渣,腰间挂着一把唐刀:“真是活见鬼了,那头鬼面虎居然能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溜走,阿雪,你的言灵探查到它的行踪轨迹没有?”

被喊作阿雪的女子,摇头道:“队长,那头鬼面虎高了我足足一个境界,而且它已经诞生了一定灵智,如果有心想要蛰伏起来,我根本就无法探查到它的具体方位,要么它在我方圆500米内的范围我才能够使用言灵追踪到它,要么它不再蛰伏。”

披风男子一脸愤慨:“一头三境鬼面虎,居然被它躲了半个月,再继续下去,恐怕人口失踪案就会出现第九起甚至是第十起,到时候一定会引起民众的恐慌,鬼面虎的言灵能力太过诡异,不能再等了,全面封锁西郊各路的老城区,任务完成之后再写检讨!”

忽的,队伍里的阿雪,美眸闪出了一抹亮光,脸上浮现惊喜:“队长!鬼面虎的言灵动用了,在东路老城区那边!”

“什么?”披风男子闻言,惊喜爬上脸部:“188小队,全体注意,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东路老城区,注意封锁,不要引起民众恐慌!”

在15分钟内,这一支特殊行动小队赶到了东路老城区。

队伍里的阿雪,已经开始施展自己的“言灵”能力,锁定那头鬼面虎的具体方位:“队长,左前方100米的位置!”

为首的披风男,已经将手抵在唐刀上,准备冲锋。

距离越来越近,特殊小队所有人基本都可以感应到一股危险的气息正在蔓延。

当抵达十米的距离时,众人看到了一间老平房正被一道黑暗的力量吞没。

如果不是超凡者,普通人身陷其中,会处于一个绝对黑暗的环境,漆黑不见任何光亮,足以让普通人崩溃绝望。

“阿雪,阿粱,你们带队负责封锁这间平房的周围,老沈你和我准备冲破鬼面虎的言灵结界,不能再出现第九名受害者了!”

披风男子将刀抽出,身上爆发出难以言喻的恐怖力量,这种力量超越了普通人认知的范畴。

其他队员也意识到局势刻不容缓,全员进入了战斗状态。

然而——

披风男子准备强行突围进去时,他的肉眼就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一个画面。

眼前这间老平房,明明被黑暗吞没,可在屋子内部,却有一道剑光冲霄而起,在眨眼的功夫就把黑暗切割成两半。

“嗯?”披风男子眼皮一跳,“有人用蛮力强行将黑暗分离!”

突然“怦”的一声巨响,老平房的木门被震成碎粉,这支特殊小队全员都看清了里面的局势。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正和那头鬼面虎对峙,尽管青年身上鲜血淋漓、汗流浃背,却未曾有过片刻的退缩。

“是民间超凡者吗?”副队长老沈询问。

披风男子没有作答,在观察里面的一举一动。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王敬安已经架起血色长剑,缭绕着一团火焰挡住鬼面虎那势大力沉的爪击。

鬼面虎那张脸都布满狰狞与怒火,它不允许一个被自己盯上的食物可以做出反抗。

但是那柄带着火焰的长剑,稍加触碰就会被灼伤皮肤。

最后鬼面虎还是在境界的压制与凶猛力道下,震得王敬安双臂生疼,握剑的左臂隐隐麻木,五脏六腑都出现轻微震颤。

“救人!”

看到节节败退的王敬安,披风男子不带半分犹豫,握起手里的唐刀,纵身一个飞跃,如同穿行在月光里的刀客,直挺挺冲入屋内,丝毫不畏惧左右两边被切割开来的黑暗,像是背光前行的一线战士。

不管对方是不是超凡者,保护每一个民众,是职责所在!

队伍的副队长老沈,紧随队长的脚步,从后背取下一根长弓和弩箭,弯弓搭箭,能力也在这一刻展现出来。

其他队员也都配合得很好,各尽其责!

铛铛——

身处两边黑暗的王敬安,意识有些模糊,身体有数道抓痕,鲜血汩汩而流,耳边隐约传来了金铁碰撞的铿锵之音。

刚才从脑海深处拔出的那一剑,给他极其美妙的感觉……身上就好像多出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能力。

仿佛有火焰在沐浴着全身——

他不知道这种能力是什么,也不知道为何自己脑海深处会拥有这样匪夷所思的坟墓。

这一切,都颠覆了王敬安的三观。

直到……他与鬼面虎正面硬刚了几分钟,听到外面的脚步声,意识模糊时还看到有一个披着大风衣的男子冲进来,才看到一丝丝活着的希望。

应该——

大概——

或许——

有专门处理这种怪物的人存在吧?

王敬安也在刀声碰撞的动静,倒在血泊中……

吼——鬼面虎被突如其来的攻击劈掉半边脑袋,发出痛苦的嚎叫,它那种诡异的能力遇上这种正面硬刚的超凡者,毫无招架之力。

而且在门外还时不时有强箭射来,命中率极高,无法躲避。

短短不到几分钟,披风男和那位拿弓箭的老沈,就已经将鬼面虎打得节节败退,毫无招架之力,连逃跑的能力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