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嫣穆昱珩)嫡女张狂:大小姐是神医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嫡女张狂:大小姐是神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嫡女张狂:大小姐是神医》是作者“ “我爱仙贝””的倾心著作,容与嫣穆昱珩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重生+女强+空间+召唤兽+元素师】
第一世,容与嫣是丞相府不受宠的嫡女,母亲早亡,父亲宠妾灭妻与受宠庶妹一同嫁进了太子府,结果却是受尽刁难与冷落,最后死在了一个偏僻的小院,根本无人在意
第二世,她是22世纪神秘世家的大小姐,从小接受各种训练,一身医术收服众人
这一世,容与嫣带着前两世的记忆回到了容家,那些欠了她的,她要一一讨回来,伤过她的,必要他们加倍奉还!顺便……讨个眼疾王爷做丈夫也不是不可以

小说:嫡女张狂:大小姐是神医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我爱仙贝

角色:容与嫣穆昱珩

火爆新书《嫡女张狂:大小姐是神医》是由网络作者“我爱仙贝”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我爱仙贝”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光芒刺眼,容与嫣下意识地将手横在眼前。破旧狭小的房子中忽然掀起了一阵阵猛烈的狂风,本来就摇摇欲坠的房子此时已经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嘎吱”声。什么情况?容与嫣万分不解,在光芒和狂风中艰难地睁开眼睛,朝地上的玉石看去。玉石缓缓地从地上飘起,然后在容与嫣诧异的眼神中围着她周身转了好几圈,随后稳稳地停在了她的面前。像是被蛊惑了一般,容与嫣伸出还在渗血的手,玉石就像有意识一般,落在了她的掌心中,光芒和狂风也在眨眼间便消失了……

评论专区

大时代1958:作者从哪里得出“苏联对新中国太好了”这个结论的?我们爷爷辈的付出,忍耐,受尽屈辱被你一句“苏联对中国太好了”就概括了?

重返2008年:其實冬馬人設太強了

游戏开发巨头:404了 看的盗版主角在一九八四年六月七日发布了俄罗斯方块。。还比原主晚了一天~而且街机版的俄罗斯方块1美元1个游戏币!!?84年啊美元购买力那么低了?

嫡女张狂:大小姐是神医

《嫡女张狂:大小姐是神医》在线阅读

第5章 容家长君

光芒刺眼,容与嫣下意识地将手横在眼前。破旧狭小的房子中忽然掀起了一阵阵猛烈的狂风,本来就摇摇欲坠的房子此时已经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嘎吱”声。

什么情况?

容与嫣万分不解,在光芒和狂风中艰难地睁开眼睛,朝地上的玉石看去。

玉石缓缓地从地上飘起,然后在容与嫣诧异的眼神中围着她周身转了好几圈,随后稳稳地停在了她的面前。

像是被蛊惑了一般,容与嫣伸出还在渗血的手,玉石就像有意识一般,落在了她的掌心中,光芒和狂风也在眨眼间便消失了。

这是一块整体为乳白色,其间又夹杂着丝丝绕绕的鲜艳红色的玉石,小小的一颗,一接触到皮肤就散发着温热,很是奇特。

母亲留给自己的遗物终于失而复得,容与嫣心中有藏不住的激动,仔仔细细地摩挲着玉石,感受着它带来的温度。

“嗯?”

容与嫣忽然停住了手上的动作,指尖轻轻顺着玉石上的红色花纹滑动。

这是“嫣”字!竟然是她的名字!

容与嫣惊诧不已,她记得很清楚,在此之前晶石上的红色花纹都是杂乱无章的,像是小孩在白色的纸上随手画上的几笔,根本不可能组成一个字。

难道母亲留给她的这件东西还有什么秘密吗?

“咚咚咚。”

正当她陷入到思考中时,外面突然传来了几声敲门声。

容与嫣迅速将玉石收进随身的荷包里,警惕地朝院门走去。

难道容飞星竟然这么迫不及待,带着伤口都要来找她的麻烦?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躲躲闪闪并不是她容与嫣的性格。

“咚咚咚。”

敲门声还在继续,但是除了这声音院外就没有其他任何声响了,容与嫣在心里疑惑,这并不像容飞星和柳若柔的风格啊。

容与嫣猛地拉开门,然而门外并不是她以为的一大群呜呜泱泱来找她麻烦的侍卫仆从,而是一个看起来还很青涩的少年,以及他怀中的那条黄白小狗。

容与嫣门开得太快,那少年还没反应过来,准备敲门的手静止在了半空中。

“你是?”

见来人并不是凶神恶煞的样子,容与嫣稍稍放下了心,只是她实在想不起来这人到底是谁了。

少年听见容与嫣发问,这才回过神来,收回了静止在空中的手,摸了摸他怀里略显激动的小狗。

“长君见过大姐姐。”

少年人面带羞涩,在容与嫣疑惑的注视下显得有些局促,睫毛因为紧张不停地上下扇动着,不太合身的粗布衣衫穿在身上倒显出他的清正傲骨。

长君?大姐姐?

容与嫣秀眉微蹙,想起来了!

这少年就是容府的四少爷容长君,母亲是府中的一个姨娘,如果没记错的话,那个姨娘已经去世多时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

容与嫣稍稍放松了下来,双手抱于胸前,身子斜靠在门框上。

她记得自己和容长君并没有什么交集,最多的不过就是被罚去跪祠堂时从窗户的缝隙里看到他读书修炼的样子。

待容与嫣一发问,容长君就立刻毕恭毕敬地回答道:“长君此番前来叨扰是为了感谢大姐姐救了点点。”

说着,他举起怀里的黄白色小狗,小狗立刻兴冲冲地朝着容与嫣摇着尾巴,嘴里发出熟悉的嘤嘤声,似乎是很想冲进容与嫣的怀里撒娇。

“原来是你的狗?”

容与嫣轻笑出声,站直了身子,将小狗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她摸了摸小狗的毛,发现受伤的后腿已经被妥善地包扎过了。余光再瞥见自己还留有为未干血迹的手,不禁在心里暗笑,自己好歹也是个嫡出大小姐,在这府里过得竟然比一只狗都不如,啧啧。

小狗亲昵地蹭着容与嫣的手,发出舒服的哼叫声。

“你这狗胆子可真大,容飞星都敢去招惹。”容与嫣低垂着眼眸,轻轻拍着小狗头,“还叫什么点点,干脆改名叫大胆算了。”

容长君在听到容飞星的名字的时候眼神一暗,“三姐姐她……”

他还想说些什么,但是想到容飞星一直以来是怎么欺负他的,一时也说不出来什么话。

“把这小狗看好了,下次可不一定能遇见像我这么好心的人了。”

说完,容与嫣将点点放在了地上,转身就要关门。

“大姐姐且慢!”

眼见着院门就要被关上了,容长君这才反应过来,上前一步抵住了门的一侧。

“你还有什么事?”

“我……”容长君欲言又止,看得容与嫣都紧紧皱起了眉,都已经是十五岁的大男孩了,这人怎么扭捏得跟个三四岁的小娃娃一样,真不知道容远是怎么养的。

“有话快说,别扭扭捏捏的。”她已经快没有耐心了。

容长君见容与嫣真的不耐烦了,一咬牙,迅速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递给容与嫣,“这是专用来止血疗伤的药粉,三姐姐实力高强,大姐姐为了救点点必然会受伤。长君别无他物,唯有这瓶伤药聊以报答。”

说完,不等容与嫣出声,容长君便行了个礼,弯腰捞起点点就跑远了。

看着少年人远去的背影,容与嫣觉得第一世的轨迹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

她的目光落在地上的药粉瓶子上,不过她这时候确实需要一些药物来治疗伤口。这一贫如洗的小院必然是没有的,实际上她可以自己去采,然后炼制伤药,只是这样一来太过麻烦了。如今倒好,有人直接把药送来了,不用白不用。

不得不说,容长君送的伤药确实管用,白色的药粉一沾上伤口便迅速化开,一阵阵刺痛之后伤口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

此时已经天黑,白天发生的事让容与嫣感到精神有些疲乏,晚饭也没有胃口吃,草草洗漱之后便躺在了床上,不一会儿便睡了过去。

“哗——”

夜幕之下,有一个身影从挂着彩绸和大红灯笼的容府的屋顶上跳过,静悄悄的,没有惊动一个人。

                       

小说:嫡女张狂:大小姐是神医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我爱仙贝

角色:容与嫣穆昱珩

火爆新书《嫡女张狂:大小姐是神医》是由网络作者“我爱仙贝”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我爱仙贝”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光芒刺眼,容与嫣下意识地将手横在眼前。破旧狭小的房子中忽然掀起了一阵阵猛烈的狂风,本来就摇摇欲坠的房子此时已经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嘎吱”声。什么情况?容与嫣万分不解,在光芒和狂风中艰难地睁开眼睛,朝地上的玉石看去。玉石缓缓地从地上飘起,然后在容与嫣诧异的眼神中围着她周身转了好几圈,随后稳稳地停在了她的面前。像是被蛊惑了一般,容与嫣伸出还在渗血的手,玉石就像有意识一般,落在了她的掌心中,光芒和狂风也在眨眼间便消失了……

评论专区

大时代1958:作者从哪里得出“苏联对新中国太好了”这个结论的?我们爷爷辈的付出,忍耐,受尽屈辱被你一句“苏联对中国太好了”就概括了?

重返2008年:其實冬馬人設太強了

游戏开发巨头:404了 看的盗版主角在一九八四年六月七日发布了俄罗斯方块。。还比原主晚了一天~而且街机版的俄罗斯方块1美元1个游戏币!!?84年啊美元购买力那么低了?

嫡女张狂:大小姐是神医

《嫡女张狂:大小姐是神医》在线阅读

第5章 容家长君

光芒刺眼,容与嫣下意识地将手横在眼前。破旧狭小的房子中忽然掀起了一阵阵猛烈的狂风,本来就摇摇欲坠的房子此时已经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嘎吱”声。

什么情况?

容与嫣万分不解,在光芒和狂风中艰难地睁开眼睛,朝地上的玉石看去。

玉石缓缓地从地上飘起,然后在容与嫣诧异的眼神中围着她周身转了好几圈,随后稳稳地停在了她的面前。

像是被蛊惑了一般,容与嫣伸出还在渗血的手,玉石就像有意识一般,落在了她的掌心中,光芒和狂风也在眨眼间便消失了。

这是一块整体为乳白色,其间又夹杂着丝丝绕绕的鲜艳红色的玉石,小小的一颗,一接触到皮肤就散发着温热,很是奇特。

母亲留给自己的遗物终于失而复得,容与嫣心中有藏不住的激动,仔仔细细地摩挲着玉石,感受着它带来的温度。

“嗯?”

容与嫣忽然停住了手上的动作,指尖轻轻顺着玉石上的红色花纹滑动。

这是“嫣”字!竟然是她的名字!

容与嫣惊诧不已,她记得很清楚,在此之前晶石上的红色花纹都是杂乱无章的,像是小孩在白色的纸上随手画上的几笔,根本不可能组成一个字。

难道母亲留给她的这件东西还有什么秘密吗?

“咚咚咚。”

正当她陷入到思考中时,外面突然传来了几声敲门声。

容与嫣迅速将玉石收进随身的荷包里,警惕地朝院门走去。

难道容飞星竟然这么迫不及待,带着伤口都要来找她的麻烦?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躲躲闪闪并不是她容与嫣的性格。

“咚咚咚。”

敲门声还在继续,但是除了这声音院外就没有其他任何声响了,容与嫣在心里疑惑,这并不像容飞星和柳若柔的风格啊。

容与嫣猛地拉开门,然而门外并不是她以为的一大群呜呜泱泱来找她麻烦的侍卫仆从,而是一个看起来还很青涩的少年,以及他怀中的那条黄白小狗。

容与嫣门开得太快,那少年还没反应过来,准备敲门的手静止在了半空中。

“你是?”

见来人并不是凶神恶煞的样子,容与嫣稍稍放下了心,只是她实在想不起来这人到底是谁了。

少年听见容与嫣发问,这才回过神来,收回了静止在空中的手,摸了摸他怀里略显激动的小狗。

“长君见过大姐姐。”

少年人面带羞涩,在容与嫣疑惑的注视下显得有些局促,睫毛因为紧张不停地上下扇动着,不太合身的粗布衣衫穿在身上倒显出他的清正傲骨。

长君?大姐姐?

容与嫣秀眉微蹙,想起来了!

这少年就是容府的四少爷容长君,母亲是府中的一个姨娘,如果没记错的话,那个姨娘已经去世多时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

容与嫣稍稍放松了下来,双手抱于胸前,身子斜靠在门框上。

她记得自己和容长君并没有什么交集,最多的不过就是被罚去跪祠堂时从窗户的缝隙里看到他读书修炼的样子。

待容与嫣一发问,容长君就立刻毕恭毕敬地回答道:“长君此番前来叨扰是为了感谢大姐姐救了点点。”

说着,他举起怀里的黄白色小狗,小狗立刻兴冲冲地朝着容与嫣摇着尾巴,嘴里发出熟悉的嘤嘤声,似乎是很想冲进容与嫣的怀里撒娇。

“原来是你的狗?”

容与嫣轻笑出声,站直了身子,将小狗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她摸了摸小狗的毛,发现受伤的后腿已经被妥善地包扎过了。余光再瞥见自己还留有为未干血迹的手,不禁在心里暗笑,自己好歹也是个嫡出大小姐,在这府里过得竟然比一只狗都不如,啧啧。

小狗亲昵地蹭着容与嫣的手,发出舒服的哼叫声。

“你这狗胆子可真大,容飞星都敢去招惹。”容与嫣低垂着眼眸,轻轻拍着小狗头,“还叫什么点点,干脆改名叫大胆算了。”

容长君在听到容飞星的名字的时候眼神一暗,“三姐姐她……”

他还想说些什么,但是想到容飞星一直以来是怎么欺负他的,一时也说不出来什么话。

“把这小狗看好了,下次可不一定能遇见像我这么好心的人了。”

说完,容与嫣将点点放在了地上,转身就要关门。

“大姐姐且慢!”

眼见着院门就要被关上了,容长君这才反应过来,上前一步抵住了门的一侧。

“你还有什么事?”

“我……”容长君欲言又止,看得容与嫣都紧紧皱起了眉,都已经是十五岁的大男孩了,这人怎么扭捏得跟个三四岁的小娃娃一样,真不知道容远是怎么养的。

“有话快说,别扭扭捏捏的。”她已经快没有耐心了。

容长君见容与嫣真的不耐烦了,一咬牙,迅速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递给容与嫣,“这是专用来止血疗伤的药粉,三姐姐实力高强,大姐姐为了救点点必然会受伤。长君别无他物,唯有这瓶伤药聊以报答。”

说完,不等容与嫣出声,容长君便行了个礼,弯腰捞起点点就跑远了。

看着少年人远去的背影,容与嫣觉得第一世的轨迹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

她的目光落在地上的药粉瓶子上,不过她这时候确实需要一些药物来治疗伤口。这一贫如洗的小院必然是没有的,实际上她可以自己去采,然后炼制伤药,只是这样一来太过麻烦了。如今倒好,有人直接把药送来了,不用白不用。

不得不说,容长君送的伤药确实管用,白色的药粉一沾上伤口便迅速化开,一阵阵刺痛之后伤口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

此时已经天黑,白天发生的事让容与嫣感到精神有些疲乏,晚饭也没有胃口吃,草草洗漱之后便躺在了床上,不一会儿便睡了过去。

“哗——”

夜幕之下,有一个身影从挂着彩绸和大红灯笼的容府的屋顶上跳过,静悄悄的,没有惊动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