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沁凤白衣)绑定作死系统后真千金爆火出圈了_(时沁凤白衣)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绑定作死系统后真千金爆火出圈了》是作者“ “帅得掉渣””的倾心著作,时沁凤白衣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飞升前夕,时沁穿成了平行时空的自己,还绑定了作死系统
  系统告诉时沁,她修仙得当爱豆,黑她的人越多她进阶越快,坐拥千万黑粉即可一步飞升!
  
  为了快速变强,时沁决定——
  
  不务正业玩游戏,当个网络喷子,引起电竞圈反感!
  自己出资拍烂剧,剧中放飞自我瞎演,引起影视圈反感!
  无脑透支资金,她人傻钱多诶就是玩儿!引起广大网友反感!
  
  彻底摆烂,静等自己被全网黑
  然而——  

  经纪人:成功的机会无处不在,好好运营人设,时沁不就是电竞花木兰?
  影视圈:今日份辱骂也照样……麻麻救命!!!我就知道灵气复苏是真的!!!
  资产管理人:扶持偏远山区的旁支项目收益远超目标额,一不小心个人身价翻倍嗯,努力一把今年还能冲个国榜
  
  时沁:?

  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小说:绑定作死系统后真千金爆火出圈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帅得掉渣

角色:时沁凤白衣

现代言情小说《绑定作死系统后真千金爆火出圈了》的作者是“帅得掉渣”。梗概:“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时沁气得不得了。她找到之前李昂死死护着,却在战斗中掉下来的东西。是一盆其貌不扬的盆栽。时沁揪着黑漆漆的叶子,把盆栽拎了起来。暂时看不出来品相,就扔进了系统空间里……

评论专区

黑锅:如果在十八年悬案告破之际结尾就好了,竟然还有一卷光做菜,一卷尽找人!当然老常里面的男女关系依然不太喜欢。

九符鬼书:灵异类的优秀作品,在普通的鬼怪虫妖基础上扯了些高大上的神话设定,已知四凶之一混沌出世,有修道法门并不是普通捉鬼术士,后期展开后可能比较精彩。

绝对牧师:牧师怎么加点,生命耐力点满,旋风斩,剑术精通点满,恩….剩下点个治愈术

绑定作死系统后真千金爆火出圈了

《绑定作死系统后真千金爆火出圈了》在线阅读

第四章 时景认贼作子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时沁气得不得了。

她找到之前李昂死死护着,却在战斗中掉下来的东西。

是一盆其貌不扬的盆栽。

时沁揪着黑漆漆的叶子,把盆栽拎了起来。

暂时看不出来品相,就扔进了系统空间里。

李昂没死,这盆黑漆漆的草好像也不是什么宝贝。

时沁不敢相信自己忙活一晚上什么也没捞到。

她不死心的捡回赤焰火缨枪,跳到已经被烧成一片废墟的别墅废墟上,用火缨枪挑挑戳戳,一副掘地三尺的架势。

热闹看完,吃瓜群众都散了,只有白、乔、韩三人留在原地。

韩毓看着‘死’后依然不得安宁的别墅,劝道:

“没必要,真没必要。这地儿都被你烧成灰了,收手吧,再翻下去,就不礼貌了。”

时沁重重的‘哼’了一声,不理他们。

韩毓沉默片刻:“……刚开始,我以为真千金是个品性放浪的俗人,紧跟着我被打脸。”

“后来,我以为她是个隐忍不发扮猪吃老虎的大佬,然后我又被打脸。”

韩毓仰头,一脸寂寞如雪:“她真的好像个雁过拔毛的抠搜土匪,有那么一瞬间,我竟然可耻的觉得她帅过……”

*

直到坐上白静颜的副座,时沁依旧闷闷不乐。

解析完资源包的系统小小翼翼探头:【哈喽啊宿主?】

【还在因为李昂跑了而不开心吗?】

时沁小脸深沉:‘我时机没找对,下次动手他肯定有所防备。’

系统语气纠结:【其实你做得已经很好了,没杀掉李昂不是因为时机选得不对,而是天道在庇佑他。】

时沁惊诧:‘天道?’

【对,天道。】

【李昂是这个位面的气运之子,与李昂作对,就等于和这个位面为敌。】

‘嗯?’

时沁眼里透出两分兴味来:‘今晚过后,李昂肯定对我恨不得杀之而后快,我想活命,就必须杀掉他,而你说过完成系统任务就可以让我续命。’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系统的存在就是为了对抗天道,杀死李昂?’

系统听得晕晕乎乎:【啊……可能是这样的吧……但这些都是主系统的一级机密,我也不知道哇!可你说的好有道理,可、可能是这样的吧……】

【对了宿主,】系统突然支棱起来,【我的世界线资源包已经解析完了,我马上发给你!】

【还有新手指引!主系统给了咱们一个新手指引,完成它咱们就明白该怎么收集负面情绪值了。】系统兴奋的搓搓小手,【让我康康指引是怎么说的。】

【噢噢噢!这个厉害了!】它大声念:【打翻迷情酒从混混手中逃脱!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拆穿李昂的奸计?让他下不来台?就能获得混混和李昂的厌恶值50?杀意值30???】

系统不太确定的问:【这个流程好耳熟噢,宿主你是不是做过了啊?】

不仅做过,好像还超额完成了。

时沁也不确定,她打开识海里的任务面板,只见上面显示着清一色的3S金色任务完成标。

系统尖叫:【天呐宿主,你的新手指引完成评定等级是3S!奖励加倍了!由于你过于出色,不仅得到李昂和混混们百分百的厌恶值和杀意值,还得到好多路人的恐惧值!】

【要知道,厌恶、恐惧、杀意、排斥这些都是顶级负面情绪!】

【折合下来,宿主您得到1860点负面值,可以兑换成186点积分,获得了一阶灵师的灵力,还得到了一个月的额外生命!】

‘这就是作死?负面情绪的收集过程就这么简单?’

她不过是浅浅的放了一场火而已。

这也太没有难度了。

时沁兴致缺缺,把积分全拨到系统账户上,‘喏,先把积分还你。’

系统震惊:【您不自己留一点防身吗?或者留一半积分逛商场买买买?兑换寿命也行啊!】

时沁杵着下巴看窗外,‘不需要,我现在只对李昂的命感兴趣。’

‘至于寿命,’时沁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我可能不需要额外兑换了。’

*

黑色SUV行至珑山,驾驶座上的白静颜突然出声打破车内沉寂。

“哪个……”白静颜问时沁:“你住在山腰还是山顶?”

整座珑山都是时家的地盘。

山脚的桃花坞是旁系子弟的修炼之地。

半山腰的问世楼是家主夫人和时家嫡系血脉的住所。

山顶的日月苑则是现任家主和时家未来家主的居所。

在时沁没被找回来前,住在日月苑的是时家家主和李昂。

所以,白静颜问出这个问题时,颇有些尴尬。

“把我送到半山腰就好。”时沁倒是毫不在意,就着月色,撑着下巴看远处连绵的桃花。

黑色豪车如她所愿,驶上半山腰。

白静颜:“你战胜了李昂,怎么不趁着这个机会入主日月苑?”

她从小就是白家少主,按照她的理念,时沁本就比李昂少了十六年培植势力的时间。

趁着李昂伤重,时沁更应该高调入主日月苑,站稳脚跟,暗中发展自己的亲信才对。

时沁脸上却露出嫌弃的表情:“时景认贼作子,他脏了,我才不要他当我爹,我也看不上时家。”

等她回去探探这具身体生母的底,若是不好,她连母亲也不要了,连夜就走。

时沁上辈子是妖,哪怕现在变成了人,思考方式还是更偏向于简单干脆的妖族。

妖族亲缘淡薄,本来就习惯了居无定所,独来独往。

白静颜无法理解时沁,把她送到问世楼的结界前,真心实意道:“你这个年纪能有这般修为,是天才中的天才,的确有骄傲的资本,但时沁,很多事不是单凭自己的实力就能解决的。”

“时家是驭灵界中的超级世家,势力庞大不容想象,你毕竟是时家嫡女,又有如此修为,就算你无意夺权,也会有人替你去争。李昂他不会放过你的。”

“他从小就是一副宁杀错不放过的狠厉性子,你今晚还差点要了他的命,等他伤好,天涯海角也会派人杀你。”

“是吗?”时沁疑惑,人类的世界这么复杂吗?

白静颜看着她天真困惑不似作伪的表情,不禁失笑:“我的话你好好想想,要是有不懂的可以问我。”

她打了个响指,指尖出现一张名片,递给时沁。

这个人族倒是挺好的。

“等等。”

时沁喊住正要离开的白静颜,指尖金光环绕凌空画符,符成,一掌拍进白静颜左肩。

“谢谢你送我回来,”时沁歪歪小脑袋,“这算是给你的谢礼。”

说完,她撕开问世楼前的结界,背着小手蹦蹦跳跳往里走。

白静颜摸摸发烫的左肩。

抬头一看,时沁早已不见踪影,只有破了个结界的大洞在呼呼灌着冷风。

                       

小说:绑定作死系统后真千金爆火出圈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帅得掉渣

角色:时沁凤白衣

现代言情小说《绑定作死系统后真千金爆火出圈了》的作者是“帅得掉渣”。梗概:“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时沁气得不得了。她找到之前李昂死死护着,却在战斗中掉下来的东西。是一盆其貌不扬的盆栽。时沁揪着黑漆漆的叶子,把盆栽拎了起来。暂时看不出来品相,就扔进了系统空间里……

评论专区

黑锅:如果在十八年悬案告破之际结尾就好了,竟然还有一卷光做菜,一卷尽找人!当然老常里面的男女关系依然不太喜欢。

九符鬼书:灵异类的优秀作品,在普通的鬼怪虫妖基础上扯了些高大上的神话设定,已知四凶之一混沌出世,有修道法门并不是普通捉鬼术士,后期展开后可能比较精彩。

绝对牧师:牧师怎么加点,生命耐力点满,旋风斩,剑术精通点满,恩….剩下点个治愈术

绑定作死系统后真千金爆火出圈了

《绑定作死系统后真千金爆火出圈了》在线阅读

第四章 时景认贼作子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时沁气得不得了。

她找到之前李昂死死护着,却在战斗中掉下来的东西。

是一盆其貌不扬的盆栽。

时沁揪着黑漆漆的叶子,把盆栽拎了起来。

暂时看不出来品相,就扔进了系统空间里。

李昂没死,这盆黑漆漆的草好像也不是什么宝贝。

时沁不敢相信自己忙活一晚上什么也没捞到。

她不死心的捡回赤焰火缨枪,跳到已经被烧成一片废墟的别墅废墟上,用火缨枪挑挑戳戳,一副掘地三尺的架势。

热闹看完,吃瓜群众都散了,只有白、乔、韩三人留在原地。

韩毓看着‘死’后依然不得安宁的别墅,劝道:

“没必要,真没必要。这地儿都被你烧成灰了,收手吧,再翻下去,就不礼貌了。”

时沁重重的‘哼’了一声,不理他们。

韩毓沉默片刻:“……刚开始,我以为真千金是个品性放浪的俗人,紧跟着我被打脸。”

“后来,我以为她是个隐忍不发扮猪吃老虎的大佬,然后我又被打脸。”

韩毓仰头,一脸寂寞如雪:“她真的好像个雁过拔毛的抠搜土匪,有那么一瞬间,我竟然可耻的觉得她帅过……”

*

直到坐上白静颜的副座,时沁依旧闷闷不乐。

解析完资源包的系统小小翼翼探头:【哈喽啊宿主?】

【还在因为李昂跑了而不开心吗?】

时沁小脸深沉:‘我时机没找对,下次动手他肯定有所防备。’

系统语气纠结:【其实你做得已经很好了,没杀掉李昂不是因为时机选得不对,而是天道在庇佑他。】

时沁惊诧:‘天道?’

【对,天道。】

【李昂是这个位面的气运之子,与李昂作对,就等于和这个位面为敌。】

‘嗯?’

时沁眼里透出两分兴味来:‘今晚过后,李昂肯定对我恨不得杀之而后快,我想活命,就必须杀掉他,而你说过完成系统任务就可以让我续命。’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系统的存在就是为了对抗天道,杀死李昂?’

系统听得晕晕乎乎:【啊……可能是这样的吧……但这些都是主系统的一级机密,我也不知道哇!可你说的好有道理,可、可能是这样的吧……】

【对了宿主,】系统突然支棱起来,【我的世界线资源包已经解析完了,我马上发给你!】

【还有新手指引!主系统给了咱们一个新手指引,完成它咱们就明白该怎么收集负面情绪值了。】系统兴奋的搓搓小手,【让我康康指引是怎么说的。】

【噢噢噢!这个厉害了!】它大声念:【打翻迷情酒从混混手中逃脱!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拆穿李昂的奸计?让他下不来台?就能获得混混和李昂的厌恶值50?杀意值30???】

系统不太确定的问:【这个流程好耳熟噢,宿主你是不是做过了啊?】

不仅做过,好像还超额完成了。

时沁也不确定,她打开识海里的任务面板,只见上面显示着清一色的3S金色任务完成标。

系统尖叫:【天呐宿主,你的新手指引完成评定等级是3S!奖励加倍了!由于你过于出色,不仅得到李昂和混混们百分百的厌恶值和杀意值,还得到好多路人的恐惧值!】

【要知道,厌恶、恐惧、杀意、排斥这些都是顶级负面情绪!】

【折合下来,宿主您得到1860点负面值,可以兑换成186点积分,获得了一阶灵师的灵力,还得到了一个月的额外生命!】

‘这就是作死?负面情绪的收集过程就这么简单?’

她不过是浅浅的放了一场火而已。

这也太没有难度了。

时沁兴致缺缺,把积分全拨到系统账户上,‘喏,先把积分还你。’

系统震惊:【您不自己留一点防身吗?或者留一半积分逛商场买买买?兑换寿命也行啊!】

时沁杵着下巴看窗外,‘不需要,我现在只对李昂的命感兴趣。’

‘至于寿命,’时沁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我可能不需要额外兑换了。’

*

黑色SUV行至珑山,驾驶座上的白静颜突然出声打破车内沉寂。

“哪个……”白静颜问时沁:“你住在山腰还是山顶?”

整座珑山都是时家的地盘。

山脚的桃花坞是旁系子弟的修炼之地。

半山腰的问世楼是家主夫人和时家嫡系血脉的住所。

山顶的日月苑则是现任家主和时家未来家主的居所。

在时沁没被找回来前,住在日月苑的是时家家主和李昂。

所以,白静颜问出这个问题时,颇有些尴尬。

“把我送到半山腰就好。”时沁倒是毫不在意,就着月色,撑着下巴看远处连绵的桃花。

黑色豪车如她所愿,驶上半山腰。

白静颜:“你战胜了李昂,怎么不趁着这个机会入主日月苑?”

她从小就是白家少主,按照她的理念,时沁本就比李昂少了十六年培植势力的时间。

趁着李昂伤重,时沁更应该高调入主日月苑,站稳脚跟,暗中发展自己的亲信才对。

时沁脸上却露出嫌弃的表情:“时景认贼作子,他脏了,我才不要他当我爹,我也看不上时家。”

等她回去探探这具身体生母的底,若是不好,她连母亲也不要了,连夜就走。

时沁上辈子是妖,哪怕现在变成了人,思考方式还是更偏向于简单干脆的妖族。

妖族亲缘淡薄,本来就习惯了居无定所,独来独往。

白静颜无法理解时沁,把她送到问世楼的结界前,真心实意道:“你这个年纪能有这般修为,是天才中的天才,的确有骄傲的资本,但时沁,很多事不是单凭自己的实力就能解决的。”

“时家是驭灵界中的超级世家,势力庞大不容想象,你毕竟是时家嫡女,又有如此修为,就算你无意夺权,也会有人替你去争。李昂他不会放过你的。”

“他从小就是一副宁杀错不放过的狠厉性子,你今晚还差点要了他的命,等他伤好,天涯海角也会派人杀你。”

“是吗?”时沁疑惑,人类的世界这么复杂吗?

白静颜看着她天真困惑不似作伪的表情,不禁失笑:“我的话你好好想想,要是有不懂的可以问我。”

她打了个响指,指尖出现一张名片,递给时沁。

这个人族倒是挺好的。

“等等。”

时沁喊住正要离开的白静颜,指尖金光环绕凌空画符,符成,一掌拍进白静颜左肩。

“谢谢你送我回来,”时沁歪歪小脑袋,“这算是给你的谢礼。”

说完,她撕开问世楼前的结界,背着小手蹦蹦跳跳往里走。

白静颜摸摸发烫的左肩。

抬头一看,时沁早已不见踪影,只有破了个结界的大洞在呼呼灌着冷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