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注定要让修行界之人害怕颤抖》白无涯庭前闲云全本在线阅读_白无涯庭前闲云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我,注定要让修行界之人害怕颤抖》,超级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主角是白无涯庭前闲云,是著名作者“庭前闲云”打造的,故事梗概:白无涯,一个倒霉的穿越者
系统故障,选择封闭十万年于沙漠
白无涯无奈于沙漠挥剑十万年
终于成就剑神,人无敌了,也变得喜怒无常
从修行界的底层开始玩弄敌人,亦正亦邪

小说:我,注定要让修行界之人害怕颤抖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庭前闲云

角色:白无涯庭前闲云

你喜欢看小说推荐分类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庭前闲云”的一本新书《我,注定要让修行界之人害怕颤抖》。故事精彩片段如下:“你小子夹紧双腿干嘛,上次是帮你减肥,你对小爷的误会是有多深啊”。白无涯往前一踏,两人瞬间消失在原地,一阵剑光凭空出现,激射而去。“哎呦呦,怎么不跑了,你这怎么流血了啊”白无涯凭空出现在燕无基身前,右手一挥,一股能量护住燕无基的灵魂。“咻!”剑光呼啸而至,激起满地的灰尘。“啊!”又是一阵凄惨的叫声响起,燕无基除了脑瓜子以外全身都是血,浑身满是剑痕,身上的衣服也全部都被剑气搅碎,若不是白无涯护住他的灵魂他已经在这一击之下魂归西天,跪地拜…..燕无基艰难的想要翻动身体,似乎想要掩盖什么,可是四肢都在这股剑光之下,全部搅碎……

评论专区

刀笼:希望能找回寇道前期的味道。别他妈再裹脚布了

无限之凡人的智慧:哈利波特篇写得那么好反而招骂,骂也骂不出个所以然来。想想如果本书真写得烂没人看,为什么还有人为作者出宫欢呼? 嫉妒心驱使的喷子哪里都有。

魔兽英雄:明晰,诱人,魔兽的征途——我们就是燃烧军团!

我,注定要让修行界之人害怕颤抖

《我,注定要让修行界之人害怕颤抖》在线阅读

第5章 不要有什么小心思

“你小子夹紧双腿干嘛,上次是帮你减肥,你对小爷的误会是有多深啊”。

白无涯往前一踏,两人瞬间消失在原地,一阵剑光凭空出现,激射而去。

“哎呦呦,怎么不跑了,你这怎么流血了啊”

白无涯凭空出现在燕无基身前,右手一挥,一股能量护住燕无基的灵魂。

“咻!”

剑光呼啸而至,激起满地的灰尘。

“啊!”

又是一阵凄惨的叫声响起,燕无基除了脑瓜子以外全身都是血,浑身满是剑痕,身上的衣服也全部都被剑气搅碎,若不是白无涯护住他的灵魂他已经在这一击之下魂归西天,跪地拜…..

燕无基艰难的想要翻动身体,似乎想要掩盖什么,可是四肢都在这股剑光之下,全部搅碎。

白无涯右手一挥,激起的灰尘瞬间消失,走近一看,满是皱纹的脸上略有些抖动,僵持在原地,似乎在思考什么,一言不发。

“涯爷,你咋了?”。

站在后边的李仁赶紧走上来,余光瞥了一下燕无基,嘴角不禁抽动,随后哈哈大笑。

李仁笑道:“哈哈哈,这是什么玩意,真的是丢人现眼”。

燕无基面色一红,把脑瓜子别了过去。“涯爷,我发现这小子的脑瓜子有点圆,要不我们….”

“啪!”

“用你说?我早就想到了,赶紧把脑瓜子弄下来”

白无涯一巴掌呼在小金猴脸上淡淡的说道。

小猴子也不生气,心念一动,整个猴身变成了成年人般大小,上前直接把燕无基的脑瓜子弄了下来。

“爷爷们,你们要干嘛啊”。

燕无基看着自己不远处的身体恐惧的说道,他现在特别想死,可就是死不掉,白无涯轰进身体的能量,硬生生的吊住他的灵魂。

小金猴把燕无基的脑瓜子放在地上,双脚不断的在脑瓜子上滑动,脑瓜子在地上不断摩擦。

燕无基视线不断的变化,一阵目眩,忍住想吐的心,赶紧说道:“别晃了,别晃了,再晃我都要吐了”。

“涯爷,接球咯”。

小金猴丝毫不在意燕无基的诉求,抬起右脚就是往前猛踢。

巨大的惯性直接冲向白无涯,携带着恐怖的劲风袭来。

“哈哈哈,好球,看我倒挂金钩”。

白无涯身体倒转,腾空的双脚稳稳的把球踢回去。一人一猴不断的在树林之中踢来踢去,传来一阵阵惨叫声。

……

“飕飕嗖”

两道破风声响起,顺着惨叫声不断腾空飞向白无涯所处的位置,这二人自然是出来找自家娃的欲魔宗长老基武利和一言宗长老张士苟。

两人落在巨大树枝末端,灵力聚于双腿,宛如炮弹般直接激射而去。

“涯爷涯爷,到我了”

李仁在一旁喊叫,不知不觉也已经融入到这场运动之中。

“哈哈哈,你小子看好了”。

白无涯双脚不断晃动,对着到来的足球直接蓄力一提,激射出去,燕无基已经感觉自己的脑瓜子膨胀了许多。

看着飞过来的燕无基,李仁直接双腿下蹲,残留在体内的造化丹药力直接发作聚于双腿之中,一个旋转回身踢,燕无基直接被踢向高空,消失不见。

白无涯和小金猴望着激射去高空消失不见的燕无基,一人一猴楞了半会转身对着李仁竖起大拇指,道:“你了不起,你清高!,对待邪魔歪道如此善良”。

“啊!”

还不待李仁解释,天空响起一阵惨叫声。

“砰!砰!”张士苟直接被激射而来的燕无基撞到,二人直接垂落到地上。

“是谁是谁,哪个混球玩意,半夜往高空踢球”

张士苟提着还在晕眩状态的燕无基大声叫道。

“那个,对不起,是我踢的”。

李仁不好意思的说道。

张士苟丢掉燕无基,走向李仁的方向。

“ 砰!”

“啊!咔嚓”

基武利直接从高空下落,踩在了燕无基的脑门上。燕无基感受到来人是基武利,赶紧道:“师尊师尊,您踩着我了,您挪一下腿”。

基武利赶忙把脚挪开,眼神巨变。

“我的好徒儿,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基武利也没有留意为啥徒弟失去身体还能活着,淡漠的问道,觉得很丢脸。

“师尊,就是眼前那个老的不像话,满脸褶子的玩意害我成这个样子的,您可得为徒儿报仇”。

“放心,伤我欲魔宗的人,必将碎尸万段”。

基武利缓慢的朝着白无涯所在的位置走去,身上弥漫出一股腥风,灵元境的气息席卷而出,本来走向李仁的张士苟突然伫立原地,让基武利打前锋去,欲魔宗的五长老他自然是认识的。

基武利露出整洁的白牙,森然的笑道:“桀桀,你们胆敢动我欲魔宗之人,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啪!”

“啊!”

话音才刚落就被白无涯弯腰拿起的草鞋隔空拍中。

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基武利暗自恼怒一声。

“大意了!”

随即右手一挥,周身汇聚的腥风瞬间凝聚成一头血蟒,口露血色獠牙,吐着长长的信子,朝着白无涯撕咬而去。望着急速扑来的巨大血蟒,李仁直接跳到白无涯的身后。

“此时就看涯爷大展神威了”。

“涯爷加油,我负责嘎嘎,你负责乱杀”。

看着即将扑杀到面前的血蟒,白无涯往前一踏,一股凌厉的剑气涌动。

“砰!”

血蟒整个身体直接停留在白无涯面前一步,张着倾盆大口就是咬不到白无涯,只见白无涯身前一道剑幕缓缓的显现出来。

“这口气,比臭鱼烂虾还臭”。

白无涯左手一挥,剑光亮起,这一剑朴实无华,半月弧形的剑光与血蟒碰撞在一起。

“嗤!”血蟒直接被剑光湮灭掉,宛如冬雪遇见夏日的烈阳。

“怎么可能?!”。

自己最强大的一招就这样被化解了,基武利瞳孔不自觉的收缩,十分震惊,哪怕是自己的至交好友二长老都没有此等实力。基武利瞬间跃上高空,腾空逃窜。

“山不转水转,此次虐徒之仇,下次再报,徒儿为师先溜了”。

燕无基眼睛瞪的溜圆,平时强大的师尊怎么一击没有成效就跑了,跑还不带上自己的徒弟。

白无涯望着不断借助树林腾空逃跑的基武利,嘴角噙笑。

“在我白无涯面前想逃?可能么”。

手掌一挥,巨大的吸引力附着在基武利身上。腾空中的基武利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拉扯自己,眼神惊骇,倒退间,连忙用手抓住大树,五指宛如铁钩般**去,试图抵挡住这股吸力。

“桀桀”

白无涯掌心处的力度加大。顿时狂风大起,这股巨力已经不仅仅作用在基武利身上,周围那些小树不断倒飞,激射向白无涯,不过都被白无涯周身的剑气搅碎成灰尘。

“咔嚓!”

基武利感觉屁股凉飕飕,外边的裤子已经被吸走。

“哈哈哈,粉红色?!”

“这么不要脸的吗?”

基武利老脸一红,居然被人发现了这么多年的秘密。

“砰!”

基武利最终还是挡不住白无涯的掌力,愣是被吸了回来,脖子被白无涯枯瘦的右手紧紧的握着。

“桀桀,你说你要帮你徒弟报仇?”

“要不我现在把你放了,咱俩过两招?”

大风已经停止呼啸,但是白无涯的声音让他如坠冰窖。

“大,大人,您说笑了不是,您就算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跟您动手啊”。

“小的拿毕生的财富交换小的这条狗命”。

基武利立刻求饶的态度,让白无涯很是满意。

望着被白无涯死死拿捏的基武利,张士苟已经萌生退意,白无涯太可怕了,实力强大,心思难猜,他还是第一见到拥有如此实力的人,居然拿个弱者的人头来当球踢,毫无强者风范。

“站住!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望着张士苟慢慢后退的身影,白无涯轻声道。

“噗通!大人啊,小的刚刚有眼无珠冒犯了诸位,还请大人高抬贵手啊”。

张士苟直接下跪,干脆利落,双手奉上储物戒,毫无宗门长老的强者风范。

白无涯灵识一扫,发现储物戒的灵晶比基武利的还多,眼神不由的阴沉了一会,欲魔宗与一言宗等级皆是九品宗门,长老的供奉基本差不了太多,但欲魔宗乃是奸邪之辈显然更容易获得灵晶。

“你欺骗我?!”。

白无涯淡淡的声音响起。一股恐怖的气势直接降临在基武利身上,全身不得动弹,原本好好的身体,承受不了重压,不断的往外渗透出血,这股势还在不断的增加,基武利面色涨红,口中鲜血淋漓。

“大,大人,小的还有部分灵晶在宗门,小的可以去取回来给您”。

白无涯收起微皱的眉毛,瞬间虚空不再凝重,如山般磅礴的气势直接消失,基武利大口的喘息,眼神飘向张士苟。

“不愧是被叫做狗的男人”

“出门带这么多灵晶,让别人一波肥”

“你清高,你真了不起!”

“害的我倾家破产!”

张士苟自然能够读懂基武利眼神的信息,但是他并没有告诉基武利里边还有从镇长那儿得来的灵晶。

“大人,我这就回去给您拿”。

“拿?这就不必了,叫你宗门的人来青山镇识记包子铺赎你就行”。

白无涯这个时候还不忘记给包子铺打广告。“那,那大人我呢,我可以走了么”。

张士苟抬头充满希翼的眼神望着白无涯。

“自然,不过你得帮忙通知一下欲魔宗的人,这几天就得过来赎人”。

“要是晚了,人,可就凉了”。

“一定一定,小的一定过去”。张士苟自然是答应的,比起欲魔宗还是白无涯更可怕一些,甚至到时候自己添油加醋,说不定…..。

张士苟起身直接腾空跑去,想要迅速的离开白无涯这个喜怒无常的人。

望着张士苟离去的背影,白无涯冷哼一声。凌厉的剑气直接出现在张士苟的面前,剑光闪现,血液激射而出。

“啊,我的手臂”远处传来张士苟痛苦的声音。

“以后,小心思不要这么多”“捡漏?,你还不配!”。

白无涯几人慢慢的消失在黑夜之中。嗤!燕无基的脑瓜子瞬间在内部的能量搅动下,彻底化为粉末!

                       

小说:我,注定要让修行界之人害怕颤抖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庭前闲云

角色:白无涯庭前闲云

你喜欢看小说推荐分类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庭前闲云”的一本新书《我,注定要让修行界之人害怕颤抖》。故事精彩片段如下:“你小子夹紧双腿干嘛,上次是帮你减肥,你对小爷的误会是有多深啊”。白无涯往前一踏,两人瞬间消失在原地,一阵剑光凭空出现,激射而去。“哎呦呦,怎么不跑了,你这怎么流血了啊”白无涯凭空出现在燕无基身前,右手一挥,一股能量护住燕无基的灵魂。“咻!”剑光呼啸而至,激起满地的灰尘。“啊!”又是一阵凄惨的叫声响起,燕无基除了脑瓜子以外全身都是血,浑身满是剑痕,身上的衣服也全部都被剑气搅碎,若不是白无涯护住他的灵魂他已经在这一击之下魂归西天,跪地拜…..燕无基艰难的想要翻动身体,似乎想要掩盖什么,可是四肢都在这股剑光之下,全部搅碎……

评论专区

刀笼:希望能找回寇道前期的味道。别他妈再裹脚布了

无限之凡人的智慧:哈利波特篇写得那么好反而招骂,骂也骂不出个所以然来。想想如果本书真写得烂没人看,为什么还有人为作者出宫欢呼? 嫉妒心驱使的喷子哪里都有。

魔兽英雄:明晰,诱人,魔兽的征途——我们就是燃烧军团!

我,注定要让修行界之人害怕颤抖

《我,注定要让修行界之人害怕颤抖》在线阅读

第5章 不要有什么小心思

“你小子夹紧双腿干嘛,上次是帮你减肥,你对小爷的误会是有多深啊”。

白无涯往前一踏,两人瞬间消失在原地,一阵剑光凭空出现,激射而去。

“哎呦呦,怎么不跑了,你这怎么流血了啊”

白无涯凭空出现在燕无基身前,右手一挥,一股能量护住燕无基的灵魂。

“咻!”

剑光呼啸而至,激起满地的灰尘。

“啊!”

又是一阵凄惨的叫声响起,燕无基除了脑瓜子以外全身都是血,浑身满是剑痕,身上的衣服也全部都被剑气搅碎,若不是白无涯护住他的灵魂他已经在这一击之下魂归西天,跪地拜…..

燕无基艰难的想要翻动身体,似乎想要掩盖什么,可是四肢都在这股剑光之下,全部搅碎。

白无涯右手一挥,激起的灰尘瞬间消失,走近一看,满是皱纹的脸上略有些抖动,僵持在原地,似乎在思考什么,一言不发。

“涯爷,你咋了?”。

站在后边的李仁赶紧走上来,余光瞥了一下燕无基,嘴角不禁抽动,随后哈哈大笑。

李仁笑道:“哈哈哈,这是什么玩意,真的是丢人现眼”。

燕无基面色一红,把脑瓜子别了过去。“涯爷,我发现这小子的脑瓜子有点圆,要不我们….”

“啪!”

“用你说?我早就想到了,赶紧把脑瓜子弄下来”

白无涯一巴掌呼在小金猴脸上淡淡的说道。

小猴子也不生气,心念一动,整个猴身变成了成年人般大小,上前直接把燕无基的脑瓜子弄了下来。

“爷爷们,你们要干嘛啊”。

燕无基看着自己不远处的身体恐惧的说道,他现在特别想死,可就是死不掉,白无涯轰进身体的能量,硬生生的吊住他的灵魂。

小金猴把燕无基的脑瓜子放在地上,双脚不断的在脑瓜子上滑动,脑瓜子在地上不断摩擦。

燕无基视线不断的变化,一阵目眩,忍住想吐的心,赶紧说道:“别晃了,别晃了,再晃我都要吐了”。

“涯爷,接球咯”。

小金猴丝毫不在意燕无基的诉求,抬起右脚就是往前猛踢。

巨大的惯性直接冲向白无涯,携带着恐怖的劲风袭来。

“哈哈哈,好球,看我倒挂金钩”。

白无涯身体倒转,腾空的双脚稳稳的把球踢回去。一人一猴不断的在树林之中踢来踢去,传来一阵阵惨叫声。

……

“飕飕嗖”

两道破风声响起,顺着惨叫声不断腾空飞向白无涯所处的位置,这二人自然是出来找自家娃的欲魔宗长老基武利和一言宗长老张士苟。

两人落在巨大树枝末端,灵力聚于双腿,宛如炮弹般直接激射而去。

“涯爷涯爷,到我了”

李仁在一旁喊叫,不知不觉也已经融入到这场运动之中。

“哈哈哈,你小子看好了”。

白无涯双脚不断晃动,对着到来的足球直接蓄力一提,激射出去,燕无基已经感觉自己的脑瓜子膨胀了许多。

看着飞过来的燕无基,李仁直接双腿下蹲,残留在体内的造化丹药力直接发作聚于双腿之中,一个旋转回身踢,燕无基直接被踢向高空,消失不见。

白无涯和小金猴望着激射去高空消失不见的燕无基,一人一猴楞了半会转身对着李仁竖起大拇指,道:“你了不起,你清高!,对待邪魔歪道如此善良”。

“啊!”

还不待李仁解释,天空响起一阵惨叫声。

“砰!砰!”张士苟直接被激射而来的燕无基撞到,二人直接垂落到地上。

“是谁是谁,哪个混球玩意,半夜往高空踢球”

张士苟提着还在晕眩状态的燕无基大声叫道。

“那个,对不起,是我踢的”。

李仁不好意思的说道。

张士苟丢掉燕无基,走向李仁的方向。

“ 砰!”

“啊!咔嚓”

基武利直接从高空下落,踩在了燕无基的脑门上。燕无基感受到来人是基武利,赶紧道:“师尊师尊,您踩着我了,您挪一下腿”。

基武利赶忙把脚挪开,眼神巨变。

“我的好徒儿,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基武利也没有留意为啥徒弟失去身体还能活着,淡漠的问道,觉得很丢脸。

“师尊,就是眼前那个老的不像话,满脸褶子的玩意害我成这个样子的,您可得为徒儿报仇”。

“放心,伤我欲魔宗的人,必将碎尸万段”。

基武利缓慢的朝着白无涯所在的位置走去,身上弥漫出一股腥风,灵元境的气息席卷而出,本来走向李仁的张士苟突然伫立原地,让基武利打前锋去,欲魔宗的五长老他自然是认识的。

基武利露出整洁的白牙,森然的笑道:“桀桀,你们胆敢动我欲魔宗之人,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啪!”

“啊!”

话音才刚落就被白无涯弯腰拿起的草鞋隔空拍中。

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基武利暗自恼怒一声。

“大意了!”

随即右手一挥,周身汇聚的腥风瞬间凝聚成一头血蟒,口露血色獠牙,吐着长长的信子,朝着白无涯撕咬而去。望着急速扑来的巨大血蟒,李仁直接跳到白无涯的身后。

“此时就看涯爷大展神威了”。

“涯爷加油,我负责嘎嘎,你负责乱杀”。

看着即将扑杀到面前的血蟒,白无涯往前一踏,一股凌厉的剑气涌动。

“砰!”

血蟒整个身体直接停留在白无涯面前一步,张着倾盆大口就是咬不到白无涯,只见白无涯身前一道剑幕缓缓的显现出来。

“这口气,比臭鱼烂虾还臭”。

白无涯左手一挥,剑光亮起,这一剑朴实无华,半月弧形的剑光与血蟒碰撞在一起。

“嗤!”血蟒直接被剑光湮灭掉,宛如冬雪遇见夏日的烈阳。

“怎么可能?!”。

自己最强大的一招就这样被化解了,基武利瞳孔不自觉的收缩,十分震惊,哪怕是自己的至交好友二长老都没有此等实力。基武利瞬间跃上高空,腾空逃窜。

“山不转水转,此次虐徒之仇,下次再报,徒儿为师先溜了”。

燕无基眼睛瞪的溜圆,平时强大的师尊怎么一击没有成效就跑了,跑还不带上自己的徒弟。

白无涯望着不断借助树林腾空逃跑的基武利,嘴角噙笑。

“在我白无涯面前想逃?可能么”。

手掌一挥,巨大的吸引力附着在基武利身上。腾空中的基武利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拉扯自己,眼神惊骇,倒退间,连忙用手抓住大树,五指宛如铁钩般**去,试图抵挡住这股吸力。

“桀桀”

白无涯掌心处的力度加大。顿时狂风大起,这股巨力已经不仅仅作用在基武利身上,周围那些小树不断倒飞,激射向白无涯,不过都被白无涯周身的剑气搅碎成灰尘。

“咔嚓!”

基武利感觉屁股凉飕飕,外边的裤子已经被吸走。

“哈哈哈,粉红色?!”

“这么不要脸的吗?”

基武利老脸一红,居然被人发现了这么多年的秘密。

“砰!”

基武利最终还是挡不住白无涯的掌力,愣是被吸了回来,脖子被白无涯枯瘦的右手紧紧的握着。

“桀桀,你说你要帮你徒弟报仇?”

“要不我现在把你放了,咱俩过两招?”

大风已经停止呼啸,但是白无涯的声音让他如坠冰窖。

“大,大人,您说笑了不是,您就算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跟您动手啊”。

“小的拿毕生的财富交换小的这条狗命”。

基武利立刻求饶的态度,让白无涯很是满意。

望着被白无涯死死拿捏的基武利,张士苟已经萌生退意,白无涯太可怕了,实力强大,心思难猜,他还是第一见到拥有如此实力的人,居然拿个弱者的人头来当球踢,毫无强者风范。

“站住!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望着张士苟慢慢后退的身影,白无涯轻声道。

“噗通!大人啊,小的刚刚有眼无珠冒犯了诸位,还请大人高抬贵手啊”。

张士苟直接下跪,干脆利落,双手奉上储物戒,毫无宗门长老的强者风范。

白无涯灵识一扫,发现储物戒的灵晶比基武利的还多,眼神不由的阴沉了一会,欲魔宗与一言宗等级皆是九品宗门,长老的供奉基本差不了太多,但欲魔宗乃是奸邪之辈显然更容易获得灵晶。

“你欺骗我?!”。

白无涯淡淡的声音响起。一股恐怖的气势直接降临在基武利身上,全身不得动弹,原本好好的身体,承受不了重压,不断的往外渗透出血,这股势还在不断的增加,基武利面色涨红,口中鲜血淋漓。

“大,大人,小的还有部分灵晶在宗门,小的可以去取回来给您”。

白无涯收起微皱的眉毛,瞬间虚空不再凝重,如山般磅礴的气势直接消失,基武利大口的喘息,眼神飘向张士苟。

“不愧是被叫做狗的男人”

“出门带这么多灵晶,让别人一波肥”

“你清高,你真了不起!”

“害的我倾家破产!”

张士苟自然能够读懂基武利眼神的信息,但是他并没有告诉基武利里边还有从镇长那儿得来的灵晶。

“大人,我这就回去给您拿”。

“拿?这就不必了,叫你宗门的人来青山镇识记包子铺赎你就行”。

白无涯这个时候还不忘记给包子铺打广告。“那,那大人我呢,我可以走了么”。

张士苟抬头充满希翼的眼神望着白无涯。

“自然,不过你得帮忙通知一下欲魔宗的人,这几天就得过来赎人”。

“要是晚了,人,可就凉了”。

“一定一定,小的一定过去”。张士苟自然是答应的,比起欲魔宗还是白无涯更可怕一些,甚至到时候自己添油加醋,说不定…..。

张士苟起身直接腾空跑去,想要迅速的离开白无涯这个喜怒无常的人。

望着张士苟离去的背影,白无涯冷哼一声。凌厉的剑气直接出现在张士苟的面前,剑光闪现,血液激射而出。

“啊,我的手臂”远处传来张士苟痛苦的声音。

“以后,小心思不要这么多”“捡漏?,你还不配!”。

白无涯几人慢慢的消失在黑夜之中。嗤!燕无基的脑瓜子瞬间在内部的能量搅动下,彻底化为粉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