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被满级人生看上时,我慌极了(孔思思曹炳尧)_(孔思思曹炳尧)全章节阅读

《穿书被满级人生看上时,我慌极了》中的人物孔思思曹炳尧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小说,“水鑫淼”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穿书被满级人生看上时,我慌极了》内容概括:孔思思一个普通大学毕业生,赶去医院的路上发生车祸,醒来就发现穿进了舍友看的古早玛丽苏娱乐圈霸总文,但是,她一不是女主、二不是女配,连女主的背影她都看不着,因为穿过来时,此书早已完结,大众视野中早没了女主的身影,书中家庭美满,又不回去原来世界,她就在书里开启了她普通小老百姓的生活
但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碰到了女主的儿子,此书女主是满级人生吗?不,她孩才是,孔思思不止一次和舍友吐槽,文再玛丽苏,女主男主还要有磨难,可女主未来的孩那真是集天时地利人和而出生,那未来真是顺风顺水顺财神,爸爸妈妈恩恩爱爱啥都不缺,叔叔婶婶啥的文中配角一整合,天下都是自家人,那真是一出生就是天选之子
孔思思本想敬而远之,但因工作需要又有所接触,可没想到,表面看着很是端正的人,暗地里却老爱给人牵线,还给自己和朋友组了CP,剧组里,他带头嗑,好不容易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的“乱点鸳鸯谱”,然后,她就被这个天选之子赖上呢,怎么说,一开始她懵了,懵完就慌了,那是真的慌极了,一边骂他脑子有坑,一边怀疑人生
但真正见到、经历到、体会到天选之子的生活,她只想说一句,果然投胎是门技术活,看不惯他又干不掉他真真是苦死孩子了……

小说:穿书被满级人生看上时,我慌极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水鑫淼

角色:孔思思曹炳尧

现代言情小说《穿书被满级人生看上时,我慌极了》的作者是“水鑫淼”。故事梗概:不管孔思思心里怎么踏实不踏实,时间依旧还会那么过着,半个月后,安琪收到了做曹炳尧的化妆师的邀请。“你知道他为啥突然换人吗?”去见安琪的路上,孔思思没忍住问刘若琪。“之前来咱这那次,好像就是因为这个化妆师,这次彻底闹蹦了所以他团队就心思给他换了。”“那挺好的,安姐肯定前途无量。”不知为何,安琪不愿别人叫她琪姐,大家也就一起叫她安姐了……

评论专区

非职业半仙:修道鬼怪类耽美。PS: 这个作者的IP,写作水准起伏不定。

我的大宝剑:好多恶俗烂梗,好多章给我一种宅臭味,总评干粮-,但作者我很敬佩,就凭他上本起点和谐跑贴吧,贴吧被封上微信连更八月的精神,就值得加分,个人干粮,但注意,要是不喜欢书的风格,就不要在折磨自己了,赶紧点×。

大国工程:目前该书属于公众期,看完发现不错,无毒点。

穿书被满级人生看上时,我慌极了

《穿书被满级人生看上时,我慌极了》在线阅读

第3章 是庄周梦了蝶,还是蝶梦了庄周

不管孔思思心里怎么踏实不踏实,时间依旧还会那么过着,半个月后,安琪收到了做曹炳尧的化妆师的邀请。

“你知道他为啥突然换人吗?”去见安琪的路上,孔思思没忍住问刘若琪。

“之前来咱这那次,好像就是因为这个化妆师,这次彻底闹蹦了所以他团队就心思给他换了。”

“那挺好的,安姐肯定前途无量。”不知为何,安琪不愿别人叫她琪姐,大家也就一起叫她安姐了。

“是呀,好像是之前曹炳尧对安姐印象挺好,这次主动提的。”

“那真的挺好的,安姐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对呀,这次那个赵梅要气死了。”

“可不么。”

两人聊着聊着就到了化妆间,安琪在化妆间收拾要带走的东西。

“安姐。”

“安姐。”

“嗯,来了,我有事要和你们两说,来,先坐。”两人没坐,一起帮着安琪收拾,收拾完,才一起坐了下来。

“小思呀,下周我就要跟着曹炳尧去剧组了,到时候你一起跟着我,那情况多,你学的也多。”

“嗯?啊?那个,姐,我就不去了吧?我留在公司就行,那儿也挺远的,我家里还三个老人,要是出事啥的也不太方便。”孔思思面露难色,抬手摸着脖子推辞着,实则是不想去剧组,去那边肯定和曹炳尧有接触,一丝一毫的那个啥因果线都不想和他有交叉。

“嗯……”安琪看着眼前支吾的女孩,能看出来肯定不止她说的那些理由,安琪拧着眉,有点恼她不上道,孔思思来自己身边虽然不久,但为人老实踏实,性格好,也好学,学的也认真、肯钻研,天赋有,更重要的是孩子肯吃苦,安排的事,不明白也是听着,然后自己下班回家琢磨,实在查不到、弄不懂,才来问自己,做事也有条理,也不刻板、死板,什么都能列好、安排好,有时磨练她,让她和助理一起做事,小姑娘也没有怨言,做的有条不紊,有啥事吩咐下去,孩子做的很踏实,对孔思思,她是真的很喜欢,想着这次能去曹炳尧那里,让这孩子一起跟过去,也能多露露脸,到时小公子爷记住了,真裁员了,提一嘴,不就留下来了,这孩子怎么还拒绝。

“不远,坐高铁也就几小时的事,飞机更快,一天一来一回也是够的,你才多大,你父母应该还是没到需要你照顾的地步,这事,你得去,我知道这应该算是除了上学以外,你离家最远、出门最久的一次,安全什么家里可能也不放心,但,人总是长大的,你也要长大,不能局限于这一小方天地,得多去外面看看,你要真担心、拿不定主意,回去好好和爸妈商量商量,别急着在这拒绝我。”

“好,谢谢姐。”安琪都这么说了,孔思思也不好再拒绝,这事很乱,要再想想。

“和我还说谢,若琪呀,可能还需要你来一起帮忙了,那个化妆师带走了不少人,团队里有点缺人,我寻思那里给的钱踏实,在这边我也怕别的人把你要去不好好待你,我就心思着推荐了你,就是可能还要多帮着干些别的,但不累的,你看,能行吗?”其实,有些话,咱明白是回事,说就不能明说了,刘若琪想在小公子爷面前露脸,安琪就帮她一把,毕竟也算是自己人,她要上道更好,不上道那也怨不得安琪了,帮是帮过了的。

“行的,行的,谢谢姐!”刘安琪明显的面露喜色。

“你们也收拾收拾,总监那里我知会过了,这事就不和公司别人说了,到时咱直接过去就行。小思你要是真的不想去,到时去总监那里知会一声。行了,回去都忙吧,有事给我发微信。”

“好,谢谢姐。”两人道过谢后,一起出了化妆间的门。

下了班,坐在回家的公车上,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孔思思眼神放空,脑子里还在想着安琪说的事。

她不主动去争抢什么事,是因为知道自己不能争、不能抢,从小到大,那么多次实验,她争什么、抢什么,就不会让她得到什么,反而会失去,靠运气的这种,她不能强硬的去杠,只能随缘,有时候随缘了反而能得到,说好听的叫做心无旁骛,只扫自家雪,说难听的,就是磨,把性子磨没了,把心态磨平了,不期盼,也就不会难过了。

就像这次去不去m市,她想去,因为她不甘心,她想上进,想变得优秀,想为父母争口气,说实话,大实话,她也羡慕sk,可她不敢想,她怕,怕因为自己那该死的上进心,该死的想抄近路、变得优秀的虚荣心害了自己的家人,所以不是不去、是不敢,不是真的心甘情愿,还是会想反抗会不服,半个月前可以和自己说自己对于sk是随缘,可当别人又把机会给你时,又难免有侥幸心理的多想,唉,人,复杂。

这事整的孔思思心情有些低沉,回到家,哪怕她觉得自己伪装的很好,还是被姥姥拉过去说话了。

“宝宝啊,怎么了?我看你吃饭都不如以前吃的多了,有心事,有事情要和姥姥说。”姥姥拉着孔思思的手一下一下抚摸着。

“不能够,哪能有啥心事,姥姥,我就是想减肥了而已,减肥了,漂漂亮亮的,给你找个俊俏的孙女婿。”孔思思笑着去蹭姥姥。

姥姥笑着拍她,然后嘴一弯,假装生气道:“减肥,昨天还说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宝宝这是长大了,嫌弃我这糟老太太了,落后了,有些话,也确实不适合和我讲咯,唉。”

看到姥姥这个样,哪怕知道姥姥是故意的,也不想再瞒着她,“哪能呀,姥姥年轻着呢,没啥大事,您想听那我和你说。”

“好,宝宝,姥姥老了,但是,有问题姥姥想帮你,姥姥看的多,见过的人事物也多,想帮你的。”

“姥姥我知道的,有这样的姥姥是我最大的幸运。mua。”说着抱着姥姥亲了一口。

“哎呦呦,你呀,也不嫌我脏。”

“怎么会,姥姥最香了!”

“哈哈也就你觉得我不脏了。”

将姥姥逗笑了,孔思思思虑再三道:“姥姥,我好怕,好怕现在的都是假的,我小时候做过一次梦,我没敢和你们说,梦里爸妈都不在了,是姥姥把我养大,可还没等到我孝敬您的那天,您也……然后我就惊醒了,这么多年,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就像是庄周梦蝶,不知是蝶梦了庄周,还是庄周梦了蝶,我好怕,怕梦里的事情,我不想离开你们,一步不想。”

姥姥摸了摸孔思思的脑袋道:“不管是庄周梦了蝶,还是蝶梦了庄周,都要好好的活着,宝宝长大了,也要像小鸟一样,慢慢的张开翅膀,去看看这个世界有多大,有多少美好,以后也要像鸟爸爸鸟妈妈一样组建自己的小窝,不管爸爸妈妈还是姥姥,可都不会希望宝宝一辈子缩在我们身边呢,有时候,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不要恐惧未知的,走好眼前的,哪怕真的会发生什么,可不是你现在如何做就能改变的,宝宝不要怕,当时你醒了,看你时常精神恍惚,我就去找人算了算,那人说咱一家人呀,是有福的,尤其是咱宝宝,以后会出人头地,还会嫁个有钱人呢,到时候呀,也不知道人家能不能压住你这脾气。”

“姥姥,你又胡说。”

“我可没胡说,哈哈哈,还有呢?是要去哪?让宝宝这么难?”

孔思思和姥姥说了事情经过,虽然听了姥姥那么说,内心还是很不安,比较抗拒。

“这是好事呀,去呀,正好,我要是没记错,你那个剧组是在m省吧?”

“嗯。”孔思思闷闷地回答。

“正好那边山多,寺庙啥的也多,你去那边看看,先找个找个老和尚算算,要是真是不好,咱立马回来,我看视频,说那个叫啥的女演员,当时家里人都让她回老家,她没回,后来她姐姐就在m省那边,找了个大师,大师说她三十几岁的时候才会很好,哪怕那时那个女演员混的很差劲,但是还是劝着家人,然后家人就等,结果,还真让说着了,就那个岁数,没过两年就可火了,我现在就爱看她演的小品,胖胖的真喜人。”

孔思思知道那个人,靠喜剧火的,还真是没有多少黑粉的一个女艺人,很难得。

“好,那就听姥姥的。”孔思思不迷信,但有时候,还是该信时信,希望那儿真能有人给自己答案吧。

m省影视城外的某别墅。

“哥,东西都收拾好了,你要不要再和我们出去吃一顿?”

“好,麻烦了,我不去了,有些困了,再看会小说就睡了,你去吧。”

“好,那哥早休息。”

听到小周关门的声音,曹炳尧放下手机,伸了个懒腰,顺便打了个哈欠,揉揉眼,困了。

这次刚好没事,就提前来影视城这边,剧本提前看了,是个仙侠的,该背的也背过几遍了,他在里面演一个男二,虽然是个男二,但还是占比挺重的,挺具有挑战性,这还没开始拍,听说就有人开始骂了,这个剧是根据小说改编的,就心思这两天把小说也看了,看看能不能对角色再深一步理解,别说还挺好看,这男二从温文儒雅到一步步解开真面目的冷漠偏执,作者塑造的,很饱满,说这是个主角都可信,真再次感慨是个好本子,同样,演不好,可真的会被血喷,虽然他从来没亲眼看见过骂自己的话。

国内知名导演拍摄,知名编剧改编,班底有保障,这就代表他不能偷懒了,他不就是在家说了句立志当米虫,顺便和爸妈解释了下啥是米虫,然后第二天就被小叔和小婶给约谈了,小叔拍着胸脯和小婶一起看着他说,这角色绝对适合他,小婶还说啥她改的时候,就感觉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他信了他们的邪,然后两人无视他的拒绝,强硬地让他签下了这剧的合同,签完了才把剧本给他,小叔拍着他的肩膀说一定把他拍的漂亮的好看,他真是信了他们的邪,哪有用漂亮来形容男生的,看着合同,改都来不及改。

拿起床头柜上的剧本,看着厚厚的本,和那一页页标出来的台词,脑瓜子嗡嗡的直疼,没背过这么多的,哪怕让他小火一次的那个剧,剧本厚是厚,但他在里面也就个小配角,词也没那么多,当时过得挺轻松的,这次,真的脑瓜子疼,唉,睡吧,前儿刚看的星座,说这个月自己有桃花运,也不知道在哪呢,导演说在那砂山县有个取景,拍完开头几场就过去,听说那里有个很准的老道,回头让他给看看,嗐,自己都二十五、六了,也没个对象,家里也不催,真的是。

                       

小说:穿书被满级人生看上时,我慌极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水鑫淼

角色:孔思思曹炳尧

现代言情小说《穿书被满级人生看上时,我慌极了》的作者是“水鑫淼”。故事梗概:不管孔思思心里怎么踏实不踏实,时间依旧还会那么过着,半个月后,安琪收到了做曹炳尧的化妆师的邀请。“你知道他为啥突然换人吗?”去见安琪的路上,孔思思没忍住问刘若琪。“之前来咱这那次,好像就是因为这个化妆师,这次彻底闹蹦了所以他团队就心思给他换了。”“那挺好的,安姐肯定前途无量。”不知为何,安琪不愿别人叫她琪姐,大家也就一起叫她安姐了……

评论专区

非职业半仙:修道鬼怪类耽美。PS: 这个作者的IP,写作水准起伏不定。

我的大宝剑:好多恶俗烂梗,好多章给我一种宅臭味,总评干粮-,但作者我很敬佩,就凭他上本起点和谐跑贴吧,贴吧被封上微信连更八月的精神,就值得加分,个人干粮,但注意,要是不喜欢书的风格,就不要在折磨自己了,赶紧点×。

大国工程:目前该书属于公众期,看完发现不错,无毒点。

穿书被满级人生看上时,我慌极了

《穿书被满级人生看上时,我慌极了》在线阅读

第3章 是庄周梦了蝶,还是蝶梦了庄周

不管孔思思心里怎么踏实不踏实,时间依旧还会那么过着,半个月后,安琪收到了做曹炳尧的化妆师的邀请。

“你知道他为啥突然换人吗?”去见安琪的路上,孔思思没忍住问刘若琪。

“之前来咱这那次,好像就是因为这个化妆师,这次彻底闹蹦了所以他团队就心思给他换了。”

“那挺好的,安姐肯定前途无量。”不知为何,安琪不愿别人叫她琪姐,大家也就一起叫她安姐了。

“是呀,好像是之前曹炳尧对安姐印象挺好,这次主动提的。”

“那真的挺好的,安姐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对呀,这次那个赵梅要气死了。”

“可不么。”

两人聊着聊着就到了化妆间,安琪在化妆间收拾要带走的东西。

“安姐。”

“安姐。”

“嗯,来了,我有事要和你们两说,来,先坐。”两人没坐,一起帮着安琪收拾,收拾完,才一起坐了下来。

“小思呀,下周我就要跟着曹炳尧去剧组了,到时候你一起跟着我,那情况多,你学的也多。”

“嗯?啊?那个,姐,我就不去了吧?我留在公司就行,那儿也挺远的,我家里还三个老人,要是出事啥的也不太方便。”孔思思面露难色,抬手摸着脖子推辞着,实则是不想去剧组,去那边肯定和曹炳尧有接触,一丝一毫的那个啥因果线都不想和他有交叉。

“嗯……”安琪看着眼前支吾的女孩,能看出来肯定不止她说的那些理由,安琪拧着眉,有点恼她不上道,孔思思来自己身边虽然不久,但为人老实踏实,性格好,也好学,学的也认真、肯钻研,天赋有,更重要的是孩子肯吃苦,安排的事,不明白也是听着,然后自己下班回家琢磨,实在查不到、弄不懂,才来问自己,做事也有条理,也不刻板、死板,什么都能列好、安排好,有时磨练她,让她和助理一起做事,小姑娘也没有怨言,做的有条不紊,有啥事吩咐下去,孩子做的很踏实,对孔思思,她是真的很喜欢,想着这次能去曹炳尧那里,让这孩子一起跟过去,也能多露露脸,到时小公子爷记住了,真裁员了,提一嘴,不就留下来了,这孩子怎么还拒绝。

“不远,坐高铁也就几小时的事,飞机更快,一天一来一回也是够的,你才多大,你父母应该还是没到需要你照顾的地步,这事,你得去,我知道这应该算是除了上学以外,你离家最远、出门最久的一次,安全什么家里可能也不放心,但,人总是长大的,你也要长大,不能局限于这一小方天地,得多去外面看看,你要真担心、拿不定主意,回去好好和爸妈商量商量,别急着在这拒绝我。”

“好,谢谢姐。”安琪都这么说了,孔思思也不好再拒绝,这事很乱,要再想想。

“和我还说谢,若琪呀,可能还需要你来一起帮忙了,那个化妆师带走了不少人,团队里有点缺人,我寻思那里给的钱踏实,在这边我也怕别的人把你要去不好好待你,我就心思着推荐了你,就是可能还要多帮着干些别的,但不累的,你看,能行吗?”其实,有些话,咱明白是回事,说就不能明说了,刘若琪想在小公子爷面前露脸,安琪就帮她一把,毕竟也算是自己人,她要上道更好,不上道那也怨不得安琪了,帮是帮过了的。

“行的,行的,谢谢姐!”刘安琪明显的面露喜色。

“你们也收拾收拾,总监那里我知会过了,这事就不和公司别人说了,到时咱直接过去就行。小思你要是真的不想去,到时去总监那里知会一声。行了,回去都忙吧,有事给我发微信。”

“好,谢谢姐。”两人道过谢后,一起出了化妆间的门。

下了班,坐在回家的公车上,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孔思思眼神放空,脑子里还在想着安琪说的事。

她不主动去争抢什么事,是因为知道自己不能争、不能抢,从小到大,那么多次实验,她争什么、抢什么,就不会让她得到什么,反而会失去,靠运气的这种,她不能强硬的去杠,只能随缘,有时候随缘了反而能得到,说好听的叫做心无旁骛,只扫自家雪,说难听的,就是磨,把性子磨没了,把心态磨平了,不期盼,也就不会难过了。

就像这次去不去m市,她想去,因为她不甘心,她想上进,想变得优秀,想为父母争口气,说实话,大实话,她也羡慕sk,可她不敢想,她怕,怕因为自己那该死的上进心,该死的想抄近路、变得优秀的虚荣心害了自己的家人,所以不是不去、是不敢,不是真的心甘情愿,还是会想反抗会不服,半个月前可以和自己说自己对于sk是随缘,可当别人又把机会给你时,又难免有侥幸心理的多想,唉,人,复杂。

这事整的孔思思心情有些低沉,回到家,哪怕她觉得自己伪装的很好,还是被姥姥拉过去说话了。

“宝宝啊,怎么了?我看你吃饭都不如以前吃的多了,有心事,有事情要和姥姥说。”姥姥拉着孔思思的手一下一下抚摸着。

“不能够,哪能有啥心事,姥姥,我就是想减肥了而已,减肥了,漂漂亮亮的,给你找个俊俏的孙女婿。”孔思思笑着去蹭姥姥。

姥姥笑着拍她,然后嘴一弯,假装生气道:“减肥,昨天还说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宝宝这是长大了,嫌弃我这糟老太太了,落后了,有些话,也确实不适合和我讲咯,唉。”

看到姥姥这个样,哪怕知道姥姥是故意的,也不想再瞒着她,“哪能呀,姥姥年轻着呢,没啥大事,您想听那我和你说。”

“好,宝宝,姥姥老了,但是,有问题姥姥想帮你,姥姥看的多,见过的人事物也多,想帮你的。”

“姥姥我知道的,有这样的姥姥是我最大的幸运。mua。”说着抱着姥姥亲了一口。

“哎呦呦,你呀,也不嫌我脏。”

“怎么会,姥姥最香了!”

“哈哈也就你觉得我不脏了。”

将姥姥逗笑了,孔思思思虑再三道:“姥姥,我好怕,好怕现在的都是假的,我小时候做过一次梦,我没敢和你们说,梦里爸妈都不在了,是姥姥把我养大,可还没等到我孝敬您的那天,您也……然后我就惊醒了,这么多年,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就像是庄周梦蝶,不知是蝶梦了庄周,还是庄周梦了蝶,我好怕,怕梦里的事情,我不想离开你们,一步不想。”

姥姥摸了摸孔思思的脑袋道:“不管是庄周梦了蝶,还是蝶梦了庄周,都要好好的活着,宝宝长大了,也要像小鸟一样,慢慢的张开翅膀,去看看这个世界有多大,有多少美好,以后也要像鸟爸爸鸟妈妈一样组建自己的小窝,不管爸爸妈妈还是姥姥,可都不会希望宝宝一辈子缩在我们身边呢,有时候,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不要恐惧未知的,走好眼前的,哪怕真的会发生什么,可不是你现在如何做就能改变的,宝宝不要怕,当时你醒了,看你时常精神恍惚,我就去找人算了算,那人说咱一家人呀,是有福的,尤其是咱宝宝,以后会出人头地,还会嫁个有钱人呢,到时候呀,也不知道人家能不能压住你这脾气。”

“姥姥,你又胡说。”

“我可没胡说,哈哈哈,还有呢?是要去哪?让宝宝这么难?”

孔思思和姥姥说了事情经过,虽然听了姥姥那么说,内心还是很不安,比较抗拒。

“这是好事呀,去呀,正好,我要是没记错,你那个剧组是在m省吧?”

“嗯。”孔思思闷闷地回答。

“正好那边山多,寺庙啥的也多,你去那边看看,先找个找个老和尚算算,要是真是不好,咱立马回来,我看视频,说那个叫啥的女演员,当时家里人都让她回老家,她没回,后来她姐姐就在m省那边,找了个大师,大师说她三十几岁的时候才会很好,哪怕那时那个女演员混的很差劲,但是还是劝着家人,然后家人就等,结果,还真让说着了,就那个岁数,没过两年就可火了,我现在就爱看她演的小品,胖胖的真喜人。”

孔思思知道那个人,靠喜剧火的,还真是没有多少黑粉的一个女艺人,很难得。

“好,那就听姥姥的。”孔思思不迷信,但有时候,还是该信时信,希望那儿真能有人给自己答案吧。

m省影视城外的某别墅。

“哥,东西都收拾好了,你要不要再和我们出去吃一顿?”

“好,麻烦了,我不去了,有些困了,再看会小说就睡了,你去吧。”

“好,那哥早休息。”

听到小周关门的声音,曹炳尧放下手机,伸了个懒腰,顺便打了个哈欠,揉揉眼,困了。

这次刚好没事,就提前来影视城这边,剧本提前看了,是个仙侠的,该背的也背过几遍了,他在里面演一个男二,虽然是个男二,但还是占比挺重的,挺具有挑战性,这还没开始拍,听说就有人开始骂了,这个剧是根据小说改编的,就心思这两天把小说也看了,看看能不能对角色再深一步理解,别说还挺好看,这男二从温文儒雅到一步步解开真面目的冷漠偏执,作者塑造的,很饱满,说这是个主角都可信,真再次感慨是个好本子,同样,演不好,可真的会被血喷,虽然他从来没亲眼看见过骂自己的话。

国内知名导演拍摄,知名编剧改编,班底有保障,这就代表他不能偷懒了,他不就是在家说了句立志当米虫,顺便和爸妈解释了下啥是米虫,然后第二天就被小叔和小婶给约谈了,小叔拍着胸脯和小婶一起看着他说,这角色绝对适合他,小婶还说啥她改的时候,就感觉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他信了他们的邪,然后两人无视他的拒绝,强硬地让他签下了这剧的合同,签完了才把剧本给他,小叔拍着他的肩膀说一定把他拍的漂亮的好看,他真是信了他们的邪,哪有用漂亮来形容男生的,看着合同,改都来不及改。

拿起床头柜上的剧本,看着厚厚的本,和那一页页标出来的台词,脑瓜子嗡嗡的直疼,没背过这么多的,哪怕让他小火一次的那个剧,剧本厚是厚,但他在里面也就个小配角,词也没那么多,当时过得挺轻松的,这次,真的脑瓜子疼,唉,睡吧,前儿刚看的星座,说这个月自己有桃花运,也不知道在哪呢,导演说在那砂山县有个取景,拍完开头几场就过去,听说那里有个很准的老道,回头让他给看看,嗐,自己都二十五、六了,也没个对象,家里也不催,真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