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紫萱娄璟宸(偶遇娃爹不相识)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偶遇娃爹不相识)全本在线阅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馨馨”创作的《偶遇娃爹不相识》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听说那个嚣张跋扈的安家千金,一夜之间成了破产少女,最爱的父亲,优渥的生活,一夜之

小说:偶遇娃爹不相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馨馨

角色:安紫萱娄璟宸

经典现代言情小说《偶遇娃爹不相识》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馨馨”是个网文大神。主要讲的是:​酒店房间内,一对男女抱在一起激情忘我拥吻……突然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怒气冲冲跑进来,冲上去推开他们,声嘶力竭大喊:“何松康、黄如月,我哪里对不起你们了?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这样对我?”黄如月满脸得意,从何松康怀抱里出来,“为什么?安紫萱,你真是好笑,松康从头到尾喜欢的人只有我,你算什么东西?”看着安紫萱那张绝美动人的脸,眼底掩不住的嫉妒。若非那晚她使计提前把安紫萱带去了另一个房间,跟另一个男人睡了,何松康肯定狠不下心甩了安紫萱。何松康很不耐烦,“如月说的对,安紫萱,要不是你安家有钱,我怎么可能低声下气的跟在你身边这么久?”“何松康,你无耻!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居然认识你这个不要脸的渣男!”安紫萱气愤不过,一巴掌往何松康的脸给甩过去。没想到何松康反手抓住她的手腕,紧接着右手往她的脸狠狠甩过去!“啪!”安紫萱左脸顿时红肿,臃肿的身体一时没站稳,摔倒地上。“安紫萱,我是渣男没错,可也比不过你和别的男人搞大了肚子,还没皮没脸说是我的种!”安紫萱惊愕的摇着头,“不…那晚和我在一起的男人明明就是你,为什么你不承认?”黄如月双手环胸,讽刺笑道:“拜托!安紫萱,你别装了,行嘛?那晚松康和我在一起,他怎么有空陪你?”“……”安紫萱脸上的血色一点点退去,想起那晚是黄如月怂恿她喝酒,说是壮胆,别到时候她羞涩得跟阿拉伯的女人似的,一点也放不开,坏了何松康的兴趣……

评论专区

水浒逐鹿传:待定。。。

超级电脑:小爽文 写到后面突然就后宫了 一句mmp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网文界有乌贼这样每本作品都风格不同,锐意创新的可敬的作者;也有唐三这样本本书都一个小白套路,阅龄超过一年就不会再看的、还不断吃老本的作者,请允许我认真的评价一句:其行可鄙!

偶遇娃爹不相识

《偶遇娃爹不相识》在线阅读

第1章 早产

酒店房间内,一对男女抱在一起激情忘我拥吻…… 突然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怒气冲冲跑进来,冲上去推开他们,声嘶力竭大喊:“何松康、黄如月,我哪里对不起你们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这样对我?”
黄如月满脸得意,从何松康怀抱里出来,“为什么?
安紫萱,你真是好笑,松康从头到尾喜欢的人只有我,你算什么东西?”
看着安紫萱那张绝美动人的脸,眼底掩不住的嫉妒。
若非那晚她使计提前把安紫萱带去了另一个房间,跟另一个男人睡了,何松康肯定狠不下心甩了安紫萱。
何松康很不耐烦,“如月说的对,安紫萱,要不是你安家有钱,我怎么可能低声下气的跟在你身边这么久?”
“何松康,你无耻!
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居然认识你这个不要脸的渣男!”
安紫萱气愤不过,一巴掌往何松康的脸给甩过去。
没想到何松康反手抓住她的手腕,紧接着右手往她的脸狠狠甩过去!
“啪!”
安紫萱左脸顿时红肿,臃肿的身体一时没站稳,摔倒地上。
“安紫萱,我是渣男没错,可也比不过你和别的男人搞大了肚子,还没皮没脸说是我的种!”
安紫萱惊愕的摇着头,“不…那晚和我在一起的男人明明就是你,为什么你不承认?”
黄如月双手环胸,讽刺笑道:“拜托!
安紫萱,你别装了,行嘛?
那晚松康和我在一起,他怎么有空陪你?”
“……” 安紫萱脸上的血色一点点退去,想起那晚是黄如月怂恿她喝酒,说是壮胆,别到时候她羞涩得跟阿拉伯的女人似的,一点也放不开,坏了何松康的兴趣。
她才喝了几杯,醉醺醺的,后来黄如月扶她去房间。
想起这些,安紫萱俏丽的脸涌起一抹怒色,“所以,这一切都是你们的圈套,为了让我爸更相信你们,所以你们设局把我的清白也搭了进去,对吗?”
“安紫萱,从现在开始你已经不是我未婚妻了,赶紧滚!
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不然别怪我手下不留情,把你也送去监狱和你爸作伴!”
何松康极度厌恶嫌弃的眼神,仿佛她就是一块又粘又恶心巴拉的膏药,恨不得赶紧甩掉,再踩上几脚。
“松康,跟她费那么多口水做什么?
咱们走吧。”
黄如月得意的笑了笑。
“嗯。”
何松康温柔的表情,和刚才吼安紫萱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随之两人离开房间。
瘫在地上的安紫萱,看着他们的背影,泪流满面。
没想到从前对她温柔似水又百依百顺的男人,早就跟黄如月勾搭在一起,偷走安氏企业的财产背叛了她,如今还污蔑她父亲,把他送进监狱…… 来不及懊悔和愤怒,突然皮包里的手机响了。
安紫萱擦掉脸上的泪水,吸了吸鼻子。
电话里响起陌生的女声,“你好!
请问是安紫萱吗?”
“是,我是。”
安紫萱急忙回应。
“安紫萱女士,你父亲因突发重疾,现在情况危急,你赶紧来医院见他最后一面吧。”
“……什么,我爸、爸不行了?”
安紫萱脸色惨白,心里紧张又害怕。
“安紫萱女士,你现在赶紧到医院哦,不然就见不到他最后一面了。”
说完,电话挂断了。
安紫萱心急如焚,挺着一个大肚子,冲出房间,跌跌撞撞往医院那边跑去。
然而刚到马路边,腹部突然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痛楚,伴随着还有一股热流缓缓从体内流了出来。
安紫萱瞬间有种不好的预感,下意识低头望去,地上赫然出现几滴鲜红的血!
额!
她、她这是早产,要生了!
可是,不、不行啊!
爸爸还在等着她,怎么能在这时候生孩子?
“宝、宝们,再忍忍吧,妈咪要见你们外公一面,最后一面,不然、不然怕来不及了……” 安紫萱咬着牙,摸着圆滚滚的肚子,试图减弱腹部的痛楚。
这时一辆黑色加长版的奔驰飞奔而来,里面的后排座上坐着一个男人。
一身穿着黑色的手工定制西装,高挺笔直的身影,冷峻帅气的面容,如雕刻般完美,强大的气场,沉如松雪,如同帝王。
司机看到前方挺着大肚子的安紫萱,脸色不好,地上还有些血迹,情况似乎不妙,不禁小心翼翼往后视镜里的男人看了一眼。
欲言又止,结结巴巴,“娄总,那、那个孕妇看起来有些不对劲,我们、要不要送她去医院?”
男人本来也不想多管闲事,可顺着司机的目光望去,看到安紫萱,帅气的脸微微一震!
脑海里瞬间浮现那张动情美丽的脸庞,又纯又欲…… 男人身体猛然僵直。
额,是她!
可她肚子怎么大了?
难不成是那晚……她、她怀孕了?
“停车!”
司机心跳漏了半拍,紧急刹车!
男人赶紧下车,抱起安紫萱,“赶紧去医院。”
“是的,娄总。”
司机一踩油门,飞快往医院的方向驶去。
这时安紫萱的脸色苍白,肚子已经痛得不行了,手紧紧抓住男人的胳膊,“痛,好痛。”
“乖,再忍会,马上到医院了。”
男人温柔的安慰她。
“可是,我,好痛,好痛啊……”安紫萱咬着牙,忍受肚子里传来密集的痛楚,一个用力。
下一秒车厢响起了小宝宝的哭声,“啊……” 也亏得安紫萱是穿着孕妇裙子,刚出生的娃才没憋到。
看着带有血迹,光着身子的小婴儿,那小手小脚不停晃动,张开的小嘴巴啼哭不停,还有那红通通的肚子上一条没剪断的脐带…… 男人彻底傻眼了!
到了医院,男人回过神,赶紧让司机找医生过来帮孩子剪脐带,送去保温箱护理照顾。
同时安紫萱也做了简单消毒,被送去病房休养。
生下孩子,安紫萱感觉肚子没那么痛了,虽然也很想看看孩子长什么样,可想到自己的父亲命在旦夕,就等着见自己最后一面,也顾不得了。
身体虚弱爬起来,“护士姑娘,这里有没有一个叫安罗华的病人?”
护士挠了挠头,想了想,“半个小时之前心肺科突然来了一个突发重疾的危急病人,好像就是叫安什么的,不知道是不是你问的那个人。”
“他、他现在在哪里?
你赶紧现在带我过去。”
安紫萱心里激动,擦了下脸上的泪水。
“好、谢谢你。”
安紫萱得知父亲就在这里,也顾不得休息,爬起来就要往外走。
护士很同情她,“你稍等会,我拿轮椅给你坐,推你过去。”
“好,谢谢你。”
安紫萱连忙点头感谢。
在护士的帮助下,很快安紫萱就看到心心念念最亲爱的父亲。
病床上,安罗华满头白发,面容憔悴,再也没有往日一丝风采。
安紫萱心疼极了,哽咽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紫、萱、紫萱……” 微弱的叫声,缓缓响起。
安紫萱再也控制不住,起身猛然扑倒在病床边上,“爸,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
都怪我不好,要不是我引狼入室,让何松康那混蛋害了你、也害了安氏企业,你也不会变成这样……” 安罗华气息微弱,“……紫萱、别哭,爸的宝贝儿,不、怪你,爸、现在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你…… 听爸的话,离开这里、去Y国,爸已经给你、留好后路,只要你带着孩子们,在Y国好好生活,不要回来这里…… 这样、何松康那、混蛋,也害不了你和孩子们……” 停在半空的手,没能抚上心爱女儿的头发,就这么突然掉了下来。
“嘀嘀嘀……” 旁边监控的电脑响起急促的声音,屏幕里显示心跳的曲线,突然下降为零,变成一条直线。
安紫萱抬起头,看着父亲,不敢相信的摇着头,“爸、爸、爸,你怎么了?
为什么不说话了?”
“安小姐,节哀顺便,你爸已经去世了。”
护士不忍心的提醒她。
安紫萱摇头痛哭,急得疯了,“不,我爸没有死,爸爸、快醒醒、快醒醒啊!
我是你最疼爱的紫萱,你快醒醒好不好,不要睡了,真的,以后我再也不会惹你生气,惹你不高兴了,你醒醒,我们一起去Y国,一起去那里定居,以后让我来照顾你好不好……” 眼泪不停掉落,可是无论再怎么撕心裂肺的叫喊,依旧唤不回来逝去的父亲。
倏地,安紫萱的腹部又传来一阵又一阵剧烈的痛楚,底下刚消毒的伤口又一次传来撕裂的痛。
安紫萱站不稳了,眼看要摔下来,幸亏旁边的护士眼疾手快,赶紧扶住她。
“护士姑娘,我、我可能…、又要生了。”
安紫萱咬着牙,忍痛道。
护士瞪大眼睛,满脸震惊,“什么?
你刚才不是已经生了一个女儿?”
“是,可我怀的,是、三胞胎……”安紫萱大口大口的吸着气,底下的痛楚一次又一次猛烈传来,安紫萱每次都痛得快晕过去。
“你、别慌,我现在马上推你去产房。”
护士推着安紫萱,飞奔赶去产房。
 

                       

小说:偶遇娃爹不相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馨馨

角色:安紫萱娄璟宸

经典现代言情小说《偶遇娃爹不相识》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馨馨”是个网文大神。主要讲的是:​酒店房间内,一对男女抱在一起激情忘我拥吻……突然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怒气冲冲跑进来,冲上去推开他们,声嘶力竭大喊:“何松康、黄如月,我哪里对不起你们了?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这样对我?”黄如月满脸得意,从何松康怀抱里出来,“为什么?安紫萱,你真是好笑,松康从头到尾喜欢的人只有我,你算什么东西?”看着安紫萱那张绝美动人的脸,眼底掩不住的嫉妒。若非那晚她使计提前把安紫萱带去了另一个房间,跟另一个男人睡了,何松康肯定狠不下心甩了安紫萱。何松康很不耐烦,“如月说的对,安紫萱,要不是你安家有钱,我怎么可能低声下气的跟在你身边这么久?”“何松康,你无耻!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居然认识你这个不要脸的渣男!”安紫萱气愤不过,一巴掌往何松康的脸给甩过去。没想到何松康反手抓住她的手腕,紧接着右手往她的脸狠狠甩过去!“啪!”安紫萱左脸顿时红肿,臃肿的身体一时没站稳,摔倒地上。“安紫萱,我是渣男没错,可也比不过你和别的男人搞大了肚子,还没皮没脸说是我的种!”安紫萱惊愕的摇着头,“不…那晚和我在一起的男人明明就是你,为什么你不承认?”黄如月双手环胸,讽刺笑道:“拜托!安紫萱,你别装了,行嘛?那晚松康和我在一起,他怎么有空陪你?”“……”安紫萱脸上的血色一点点退去,想起那晚是黄如月怂恿她喝酒,说是壮胆,别到时候她羞涩得跟阿拉伯的女人似的,一点也放不开,坏了何松康的兴趣……

评论专区

水浒逐鹿传:待定。。。

超级电脑:小爽文 写到后面突然就后宫了 一句mmp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网文界有乌贼这样每本作品都风格不同,锐意创新的可敬的作者;也有唐三这样本本书都一个小白套路,阅龄超过一年就不会再看的、还不断吃老本的作者,请允许我认真的评价一句:其行可鄙!

偶遇娃爹不相识

《偶遇娃爹不相识》在线阅读

第1章 早产

酒店房间内,一对男女抱在一起激情忘我拥吻…… 突然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怒气冲冲跑进来,冲上去推开他们,声嘶力竭大喊:“何松康、黄如月,我哪里对不起你们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这样对我?”
黄如月满脸得意,从何松康怀抱里出来,“为什么?
安紫萱,你真是好笑,松康从头到尾喜欢的人只有我,你算什么东西?”
看着安紫萱那张绝美动人的脸,眼底掩不住的嫉妒。
若非那晚她使计提前把安紫萱带去了另一个房间,跟另一个男人睡了,何松康肯定狠不下心甩了安紫萱。
何松康很不耐烦,“如月说的对,安紫萱,要不是你安家有钱,我怎么可能低声下气的跟在你身边这么久?”
“何松康,你无耻!
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居然认识你这个不要脸的渣男!”
安紫萱气愤不过,一巴掌往何松康的脸给甩过去。
没想到何松康反手抓住她的手腕,紧接着右手往她的脸狠狠甩过去!
“啪!”
安紫萱左脸顿时红肿,臃肿的身体一时没站稳,摔倒地上。
“安紫萱,我是渣男没错,可也比不过你和别的男人搞大了肚子,还没皮没脸说是我的种!”
安紫萱惊愕的摇着头,“不…那晚和我在一起的男人明明就是你,为什么你不承认?”
黄如月双手环胸,讽刺笑道:“拜托!
安紫萱,你别装了,行嘛?
那晚松康和我在一起,他怎么有空陪你?”
“……” 安紫萱脸上的血色一点点退去,想起那晚是黄如月怂恿她喝酒,说是壮胆,别到时候她羞涩得跟阿拉伯的女人似的,一点也放不开,坏了何松康的兴趣。
她才喝了几杯,醉醺醺的,后来黄如月扶她去房间。
想起这些,安紫萱俏丽的脸涌起一抹怒色,“所以,这一切都是你们的圈套,为了让我爸更相信你们,所以你们设局把我的清白也搭了进去,对吗?”
“安紫萱,从现在开始你已经不是我未婚妻了,赶紧滚!
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不然别怪我手下不留情,把你也送去监狱和你爸作伴!”
何松康极度厌恶嫌弃的眼神,仿佛她就是一块又粘又恶心巴拉的膏药,恨不得赶紧甩掉,再踩上几脚。
“松康,跟她费那么多口水做什么?
咱们走吧。”
黄如月得意的笑了笑。
“嗯。”
何松康温柔的表情,和刚才吼安紫萱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随之两人离开房间。
瘫在地上的安紫萱,看着他们的背影,泪流满面。
没想到从前对她温柔似水又百依百顺的男人,早就跟黄如月勾搭在一起,偷走安氏企业的财产背叛了她,如今还污蔑她父亲,把他送进监狱…… 来不及懊悔和愤怒,突然皮包里的手机响了。
安紫萱擦掉脸上的泪水,吸了吸鼻子。
电话里响起陌生的女声,“你好!
请问是安紫萱吗?”
“是,我是。”
安紫萱急忙回应。
“安紫萱女士,你父亲因突发重疾,现在情况危急,你赶紧来医院见他最后一面吧。”
“……什么,我爸、爸不行了?”
安紫萱脸色惨白,心里紧张又害怕。
“安紫萱女士,你现在赶紧到医院哦,不然就见不到他最后一面了。”
说完,电话挂断了。
安紫萱心急如焚,挺着一个大肚子,冲出房间,跌跌撞撞往医院那边跑去。
然而刚到马路边,腹部突然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痛楚,伴随着还有一股热流缓缓从体内流了出来。
安紫萱瞬间有种不好的预感,下意识低头望去,地上赫然出现几滴鲜红的血!
额!
她、她这是早产,要生了!
可是,不、不行啊!
爸爸还在等着她,怎么能在这时候生孩子?
“宝、宝们,再忍忍吧,妈咪要见你们外公一面,最后一面,不然、不然怕来不及了……” 安紫萱咬着牙,摸着圆滚滚的肚子,试图减弱腹部的痛楚。
这时一辆黑色加长版的奔驰飞奔而来,里面的后排座上坐着一个男人。
一身穿着黑色的手工定制西装,高挺笔直的身影,冷峻帅气的面容,如雕刻般完美,强大的气场,沉如松雪,如同帝王。
司机看到前方挺着大肚子的安紫萱,脸色不好,地上还有些血迹,情况似乎不妙,不禁小心翼翼往后视镜里的男人看了一眼。
欲言又止,结结巴巴,“娄总,那、那个孕妇看起来有些不对劲,我们、要不要送她去医院?”
男人本来也不想多管闲事,可顺着司机的目光望去,看到安紫萱,帅气的脸微微一震!
脑海里瞬间浮现那张动情美丽的脸庞,又纯又欲…… 男人身体猛然僵直。
额,是她!
可她肚子怎么大了?
难不成是那晚……她、她怀孕了?
“停车!”
司机心跳漏了半拍,紧急刹车!
男人赶紧下车,抱起安紫萱,“赶紧去医院。”
“是的,娄总。”
司机一踩油门,飞快往医院的方向驶去。
这时安紫萱的脸色苍白,肚子已经痛得不行了,手紧紧抓住男人的胳膊,“痛,好痛。”
“乖,再忍会,马上到医院了。”
男人温柔的安慰她。
“可是,我,好痛,好痛啊……”安紫萱咬着牙,忍受肚子里传来密集的痛楚,一个用力。
下一秒车厢响起了小宝宝的哭声,“啊……” 也亏得安紫萱是穿着孕妇裙子,刚出生的娃才没憋到。
看着带有血迹,光着身子的小婴儿,那小手小脚不停晃动,张开的小嘴巴啼哭不停,还有那红通通的肚子上一条没剪断的脐带…… 男人彻底傻眼了!
到了医院,男人回过神,赶紧让司机找医生过来帮孩子剪脐带,送去保温箱护理照顾。
同时安紫萱也做了简单消毒,被送去病房休养。
生下孩子,安紫萱感觉肚子没那么痛了,虽然也很想看看孩子长什么样,可想到自己的父亲命在旦夕,就等着见自己最后一面,也顾不得了。
身体虚弱爬起来,“护士姑娘,这里有没有一个叫安罗华的病人?”
护士挠了挠头,想了想,“半个小时之前心肺科突然来了一个突发重疾的危急病人,好像就是叫安什么的,不知道是不是你问的那个人。”
“他、他现在在哪里?
你赶紧现在带我过去。”
安紫萱心里激动,擦了下脸上的泪水。
“好、谢谢你。”
安紫萱得知父亲就在这里,也顾不得休息,爬起来就要往外走。
护士很同情她,“你稍等会,我拿轮椅给你坐,推你过去。”
“好,谢谢你。”
安紫萱连忙点头感谢。
在护士的帮助下,很快安紫萱就看到心心念念最亲爱的父亲。
病床上,安罗华满头白发,面容憔悴,再也没有往日一丝风采。
安紫萱心疼极了,哽咽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紫、萱、紫萱……” 微弱的叫声,缓缓响起。
安紫萱再也控制不住,起身猛然扑倒在病床边上,“爸,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
都怪我不好,要不是我引狼入室,让何松康那混蛋害了你、也害了安氏企业,你也不会变成这样……” 安罗华气息微弱,“……紫萱、别哭,爸的宝贝儿,不、怪你,爸、现在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你…… 听爸的话,离开这里、去Y国,爸已经给你、留好后路,只要你带着孩子们,在Y国好好生活,不要回来这里…… 这样、何松康那、混蛋,也害不了你和孩子们……” 停在半空的手,没能抚上心爱女儿的头发,就这么突然掉了下来。
“嘀嘀嘀……” 旁边监控的电脑响起急促的声音,屏幕里显示心跳的曲线,突然下降为零,变成一条直线。
安紫萱抬起头,看着父亲,不敢相信的摇着头,“爸、爸、爸,你怎么了?
为什么不说话了?”
“安小姐,节哀顺便,你爸已经去世了。”
护士不忍心的提醒她。
安紫萱摇头痛哭,急得疯了,“不,我爸没有死,爸爸、快醒醒、快醒醒啊!
我是你最疼爱的紫萱,你快醒醒好不好,不要睡了,真的,以后我再也不会惹你生气,惹你不高兴了,你醒醒,我们一起去Y国,一起去那里定居,以后让我来照顾你好不好……” 眼泪不停掉落,可是无论再怎么撕心裂肺的叫喊,依旧唤不回来逝去的父亲。
倏地,安紫萱的腹部又传来一阵又一阵剧烈的痛楚,底下刚消毒的伤口又一次传来撕裂的痛。
安紫萱站不稳了,眼看要摔下来,幸亏旁边的护士眼疾手快,赶紧扶住她。
“护士姑娘,我、我可能…、又要生了。”
安紫萱咬着牙,忍痛道。
护士瞪大眼睛,满脸震惊,“什么?
你刚才不是已经生了一个女儿?”
“是,可我怀的,是、三胞胎……”安紫萱大口大口的吸着气,底下的痛楚一次又一次猛烈传来,安紫萱每次都痛得快晕过去。
“你、别慌,我现在马上推你去产房。”
护士推着安紫萱,飞奔赶去产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