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漓贺津帆)让爱向阳而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让爱向阳而生精彩小说

向漓贺津帆是现代言情小说《让爱向阳而生》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风吹落叶”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他将所有的仇恨,都加注在向漓的身上,就因为有心人的算计,她被判定故意伤害了他心上

小说:让爱向阳而生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风吹落叶

角色:向漓贺津帆

现代言情小说《让爱向阳而生》的作者是“风吹落叶”。故事梗概:“咣当”一声,厚重的铁门在身后被关上。一名身材消瘦的女人静静的站着,缓缓伸手,接住天上飘然而下的雪。女人抬起头,忽视上面或深或浅的伤痕,可以看的出来那是一张年轻清秀的脸。“两年了……”当年进看守所的时候还是个春天,再出来也没想到过会是冬天。摸了摸自己身上的雪纺衬衫,她皱了皱眉,连带着眉角的一道月牙似的伤痕也皱了皱,环顾四周……

评论专区

娱乐春秋:已出狱,暂时网页端还点不开,APP可以了。网页端可能要等周一技术员上班。。

超级英雄间谍派:这是我见过的最撸的漫威同人,另外书中提到绿绿让我有点膈应。

帝王之友:崔氏子(女),压皇帝作者写情景真的有一套,那种暧昧的张力,啧啧啧作者试图对东方封建王朝进行不一样的体制思考。女主更迷人了

让爱向阳而生

《让爱向阳而生》在线阅读

第一章 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咣当”一声,厚重的铁门在身后被关上。
一名身材消瘦的女人静静的站着,缓缓伸手,接住天上飘然而下的雪。
女人抬起头,忽视上面或深或浅的伤痕,可以看的出来那是一张年轻清秀的脸。
“两年了……” 当年进看守所的时候还是个春天,再出来也没想到过会是冬天。
摸了摸自己身上的雪纺衬衫,她皱了皱眉,连带着眉角的一道月牙似的伤痕也皱了皱,环顾四周。
目光茫然的看着对面圈禁了她两年的看守所,刷白的墙上写着八个大字:“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突然,她忍不住笑了。
从这种地方出来的,还有重新做人的机会吗?
女人转眸看向远处的公交站,缓缓抬起了脚,或许是腿部有些不方便,她走的并不快。
普通人几分钟的路程,她走了许久,久到寒风带走身上仅存的温度,手脚冰凉,似乎死寂的心都不会跳动了。
寒冷中,她木然的站着,一个小时,也许是两个小时,巴士终于破开风雪开了过来,她恍然回神,这才揉了揉疼的难受的腿,上了车。
她只有一部过时的旧手机,还有看守所的狱jing好心塞给她的十几块零钱,投了币,她规规矩矩的坐到了后座的位置。
这班车是唯一一班从市中心开往看守所的车,所以整辆车上只有向漓一位乘客。
一路上,她死死扒着窗子,像是怎么也看不够似的。
两年时间,这个她从小生活的城市好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都快不认识了!
砰。
额头硬生生撞在了窗户玻璃上,有些疼。
向漓一边轻轻揉着,一边抬起头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
司机骂骂咧咧地,但到底还是下了车。
一看见被撞的是宾利,脸都绿了。
“真是晦气,我就说每天接送从jian狱里出来的社会渣滓会染上霉运,果然就没好事……” 向漓跟着下车,突然被脾气暴躁的司机推了一把,重重地摔进了雪地里。
周围的人都在好奇的打量,目光大多鄙夷,她脸色一白,垂着头,有羞愧也有疼痛。
直到,一双锃亮的皮鞋出现在她视线中。
她愣了愣,顺着那笔挺的手工西装裤往上瞧去,结果就看到了那张无数次出现在她梦里的脸……  

                       

小说:让爱向阳而生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风吹落叶

角色:向漓贺津帆

现代言情小说《让爱向阳而生》的作者是“风吹落叶”。故事梗概:“咣当”一声,厚重的铁门在身后被关上。一名身材消瘦的女人静静的站着,缓缓伸手,接住天上飘然而下的雪。女人抬起头,忽视上面或深或浅的伤痕,可以看的出来那是一张年轻清秀的脸。“两年了……”当年进看守所的时候还是个春天,再出来也没想到过会是冬天。摸了摸自己身上的雪纺衬衫,她皱了皱眉,连带着眉角的一道月牙似的伤痕也皱了皱,环顾四周……

评论专区

娱乐春秋:已出狱,暂时网页端还点不开,APP可以了。网页端可能要等周一技术员上班。。

超级英雄间谍派:这是我见过的最撸的漫威同人,另外书中提到绿绿让我有点膈应。

帝王之友:崔氏子(女),压皇帝作者写情景真的有一套,那种暧昧的张力,啧啧啧作者试图对东方封建王朝进行不一样的体制思考。女主更迷人了

让爱向阳而生

《让爱向阳而生》在线阅读

第一章 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咣当”一声,厚重的铁门在身后被关上。
一名身材消瘦的女人静静的站着,缓缓伸手,接住天上飘然而下的雪。
女人抬起头,忽视上面或深或浅的伤痕,可以看的出来那是一张年轻清秀的脸。
“两年了……” 当年进看守所的时候还是个春天,再出来也没想到过会是冬天。
摸了摸自己身上的雪纺衬衫,她皱了皱眉,连带着眉角的一道月牙似的伤痕也皱了皱,环顾四周。
目光茫然的看着对面圈禁了她两年的看守所,刷白的墙上写着八个大字:“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突然,她忍不住笑了。
从这种地方出来的,还有重新做人的机会吗?
女人转眸看向远处的公交站,缓缓抬起了脚,或许是腿部有些不方便,她走的并不快。
普通人几分钟的路程,她走了许久,久到寒风带走身上仅存的温度,手脚冰凉,似乎死寂的心都不会跳动了。
寒冷中,她木然的站着,一个小时,也许是两个小时,巴士终于破开风雪开了过来,她恍然回神,这才揉了揉疼的难受的腿,上了车。
她只有一部过时的旧手机,还有看守所的狱jing好心塞给她的十几块零钱,投了币,她规规矩矩的坐到了后座的位置。
这班车是唯一一班从市中心开往看守所的车,所以整辆车上只有向漓一位乘客。
一路上,她死死扒着窗子,像是怎么也看不够似的。
两年时间,这个她从小生活的城市好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都快不认识了!
砰。
额头硬生生撞在了窗户玻璃上,有些疼。
向漓一边轻轻揉着,一边抬起头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
司机骂骂咧咧地,但到底还是下了车。
一看见被撞的是宾利,脸都绿了。
“真是晦气,我就说每天接送从jian狱里出来的社会渣滓会染上霉运,果然就没好事……” 向漓跟着下车,突然被脾气暴躁的司机推了一把,重重地摔进了雪地里。
周围的人都在好奇的打量,目光大多鄙夷,她脸色一白,垂着头,有羞愧也有疼痛。
直到,一双锃亮的皮鞋出现在她视线中。
她愣了愣,顺着那笔挺的手工西装裤往上瞧去,结果就看到了那张无数次出现在她梦里的脸……